无忧书城
返回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 > 第二十九章(上)

第二十九章(上)

所属书籍: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

当我赶过去, 看清迎面拦住邱先生的人,以及他手里出示的记者证时, 一下想起这是谁了。

准确说来,我只见过他两次, 却记住了这个其貌不扬的瘦小男人,他叫江磊,一个资深的行业记者——之所以记得,是因为在我接触过的记者中,只有他,到场不领红包,对通稿置若罔闻, 仍一针见血在报道中写出对我们的负面评价。那次惹恼穆彦, 一个电话打到报社副主编那里,次日他们主任就和江磊一起来拜访,即使当着穆彦和自己上司的面,这个江磊也一副黑脸。由于穆彦的不满, 报社最终还是换了一个行业记者来跟进, 就是杜菡。

一晃这么久,连杜菡都做了广告部主任,却在这时又见到江磊。

他早已不再跟进我们,可说一点关系也没有,却当面拦住邱先生,问了一个要命的问题。

“贵公司在对外宣传中,一向强调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和诚信价值观, 我再次请问,对于某些机构或人士,利用商业手段操纵舆论,妨碍媒体公正立场的行为,您有什么看法?”

“操纵舆论?”邱先生松垂的眼睑下,目光闪了闪,“比如呢,可以说详细一点吗?”

“比如贿赂媒体高层,垄断广告,压制负面新闻,只许发布对自己有利和对竞争对手不利的消息,甚至通过高压手段,干涉记者的正常采访……”江磊一口气说下来,咄咄逼人。

我听得心惊,下意识看向程奕,在他脸上见到罕有的凝重不安。

邱先生若有所思地听他说完,朝前略微倾身,温和地说,“媒体的公正立场不应该被商业利益左右,这一点毋庸置疑。”

程奕皱眉,想要插话打断,江磊却已抢先发问,“那么您认为贵公司是否存在这种行为?”

邱先生还没有回答,苏雯在旁出言解围,语气尖锐地说,“对不起,你这问题是毫无根据的揣测,我们没有必要作出答复。”

江磊依然盯着邱先生,手里握着录音笔,不紧不慢说,“我没做任何揣测,只是提出问题,当然您可以拒绝回答,我作为一个记者,也有替公众了解真相的责任。”

“江先生,你的问题很有意思,商业利益和媒体立场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站在企业的角度,我们更希望在相互尊重的前提下,保持良好的商业合作关系。本公司也一向遵循这个立场,是这样吗,alex?”邱先生笑容不减,转头看程奕,将话抛了给他。

“是的,我们欢迎媒体的关注。”程奕露出招牌式的诚恳笑容,伸出手,向江磊做自我介绍,“江先生,幸会!鄙姓程,程奕。”

江磊不得不与他握手,注意力被引到他身上。

越过程奕的肩膀,我看见和纪远尧站在一起交谈的胡局等人已望向这边,注意到了这边的异样,纪远尧却像什么都没察觉,一径留住胡局说话——这个状况不能被外人知道,否则公司形象大损。在他拦住胡局的这点时间里,我们必须马上解决邱先生面对的尴尬。

程奕和江磊握手,是最好插话打断的时机,但苏雯在旁没有反应,只一味戒备地盯着江磊,想引着邱先生自行离开——那样真像狼狈而逃,太不好看了。

我一步站到程奕身边,对江磊笑道,“江先生,好久不见。”

江磊看向我,勉强而冷淡地一笑。

“这位是我们新任副总,你和杜菡交接之前程总还没有到任,今天是初次见面。但江先生已是老朋友了,与我们很早前就接触过。”我将他介绍给程奕,“江先生的稿子非常漂亮,我很钦佩。”

程奕送上适时恭维,一时用礼貌堵住了江磊,迫使他脸上挤出敷衍的笑,目光却疑惑地扫向我,不知有没有认出我就是以前跟在穆彦身边,在应酬的场合,总是拙于应对的那个小助理。

我热情微笑,“程总现在分管营销,到任这么久,都忙于工作,没来得及与媒体的朋友多交流。其实江先生感兴趣的问题,也是我们最近在关注的事件。”

“你指的事件是什么?”江磊毫不放松,看了我一眼,目光又转向程奕和邱先生。

“不道德的竞争手段。”程奕回答,“这正是个别商家最擅长的方式,不仅他们自己这样做,更对外散布流言,让外界听到一些本公司的负面传闻,盲目产生质疑,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明天我们会在展示会上发布重要消息,并对个别传闻做出正面回应。现在涉及商业机密,暂时不便回答太多,还请谅解。”

这时候苏雯及时插话。

“邱先生,您和胡局稍后还有安排,时间差不多,您看现在是不是可以出发了?”

纪远尧陪着胡局也往这边来了。

邱景国远远对胡局点头笑,回头向江磊道了声,“不好意思,失陪了,江先生如果还有问题可以与我们宣传负责人沟通。”

他将目光投向程奕与我。

纪远尧过来,与苏雯一起陪着邱先生离开,上了门前的车。

我这才松了口气。

程奕仍与不甘心的江磊应付了半天,才得以脱身。

我们走出酒店,看见苏雯在后面一辆车上等着,邱先生他们已乘前面车子走了。

程奕一上车便沉下脸,露出从未有过的严厉之色,“这记者是怎么回事,你给徐青打电话,让他半小时后给我答复。”

我并没有立刻给徐青打电话。

车到目的地,胡局领着邱先生一行去看新建投资项目,我走到外面,拨了杜菡的电话。

我必须心里先有个数,再去告诉徐青——徐青知道了,就等于穆彦知道了,现在我最担心的不是江磊为什么来找我们麻烦,而是他说的那些事,到底和穆彦有多大关系。

如果江磊说的都是实情,那就可以解释,企划部那些莫名支出的费用,都花到了哪里——打通媒体关节并不新鲜,用广告份额交换新闻支持,是心照不宣的游戏规则,只要在适当分寸之内,没人会去捅破这层窗户纸。

可要是超出了分寸,就变了味道,传出去是绝对的丑闻。

贿赂媒体高层这种事,若被坐实了证据,更加严重。

江磊到底想干什么。

拨通杜菡电话,她听我说了江磊的事,第一反应是推卸,说是江磊的个人行为,报社完全不知情。在我追问下,她才说出,之前江磊被调离,一直存着怨气。最近我们和正信斗得乌烟瘴气,不可否认对市场有负面影响。江磊就此写了一系列评论文章,尖锐地指责这种恶性竞争,稿子却全被主编毙了,对我们不利的消息一条也不准发。而见诸报上的,要么是我们的软稿,要么是其他记者的吹捧文章。江磊为此多次和主任争执,扬言要维护新闻尊严,曝光我们的黑幕。报社领导已习惯了这个“刺头”,对他爱理不睬。

没想到,江磊来真的。

如果今天邱先生或是谁,说了半句有漏洞的话,真不知如何收场。

就算是这样,也让我们十分狼狈,纪远尧和程奕都是大丢面子。

杜菡向我道歉,承诺马上处理此事,然而电话里语气依然漫不经心,一副没什么大不了,只是个别人不懂事的样子。

沈红伟的事,加上之前的流言,我对这个女人已厌恶之极,只是不打算把个人喜恶带入工作情绪。这时候,只好说,是她不识趣了。

“江磊是不是个人行为,这我不关心。”我对电话那端的杜菡笑了笑,“但恐怕今天的事,不会影响任何人对江磊的看法,只会影响到我们双方合作的信任基础。如果类似这样的事情频频发生,我想,公司会重新考虑是否延签下半年的广告合约。”

“安小姐……”杜菡愣了愣,立刻换了语气,连声赔笑,“这真是抱歉,我的意思没有表达清楚,江磊完全是道听途说,也可能是出于个人情绪,我们的合作内情是不可能透露出去的,这一点请放心,今后的合作不会有任何问题,也绝不会再发生类似事件,对于江磊我们会严肃处理。”

她继续巧舌如簧地表达诚挚与歉意。

我却满耳朵听不见,只回响着这一句,“我们的合作内情是不可能透露出去的”。

江磊说的都是实情。

想到这个人,想到这个黑瘦男人执拗倔强的脸,我心悸。

是的,我怕这个人,准确地说,是怕这一类人——他们不合时宜,不向游戏规则妥协,固执坚持着一点在外人看来或许可笑的职业操守,甚至理想,哪怕是和整个行业对抗,他们也豁得出去,敢于成为破坏者。像这样的人,现在很少,但江磊不是唯一。

与其说怕,不如说是敬,我敬重这种人,只因自己没有这样的勇气,早已成为游戏规则的服从者。而穆彦,更是深陷其中,我已分不清他是规则的制定者,还是被规则所“制订”?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 > 第二十九章(上)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作者:籽月 2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安知晓 3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 4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5陌上人如玉(古代小清新)作者:御井烹香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