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目录

第十四章

所属书籍: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

周五是休息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公司允许不穿严格的职业装,可以在符合着装制度和礼仪的范畴内,穿稍微轻松一些的衣服,算是一种人性化的体现。

因为晚上答应和方云晓去参加一个不知所谓的艺术展,我穿了件改良旗袍款式的上衣。一到公司,就遇见那天一起看电影的市场部主管,恰巧穆彦也正从任亚丽办公室出来,和我们打了个照面。他今天穿着黑色修身裁剪的上衣,从走廊那边过来,像块磁石吸附住许多目光。

“小安,打扮这么漂亮,晚上一定有约会!”那位主管笑着打趣我。

“周末当然要有约会。”我回应他的玩笑,并朝穆彦笑了笑,“穆总今天这么早?”

穆彦面无表情,避开我的目光,一颔首就过去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莫名觉得古怪。

走进办公室,发现纪远尧也已到了,今天好像每个人都格外勤勉。

我看了看纪远尧今天的工作日程,照例他会出席营销部门每周五的全体例会。

我拿文件进去,顺便提醒他,一会儿该去26层了。

“今天不用去。”纪远尧平静地回答,

我怔了下:“那我通知程总主持会议?”

他薄削的嘴唇一抿:“让穆彦主持。”

“哦……”我有些错愕,向他投以询问的目光。

他抬眼看向我,顿了顿,语声低沉严肃:“公司决定对营销部门进行合并调整。”

“合并?”我震住,无数问号当头砸下,摸不清这是什么意思,谁合并谁?

“市场和企划部将合并为一个新部门,很遗憾有些同伴今天不得不离开公司。”

他用了“同伴”这个词,而不是毫无感情色彩的“同事”。

然而他的语气如此平静,平静得没有一丝感情波澜:“这是一个策略上的决定,我们不得不做取舍。”

我直勾勾望着他,头脑失去反应能力,做梦也没想到这个变故——传说中的“裁员”,竟然在眼前说发生就发生。就在陪他输液那个晚上,他不是还问起我对市场部的看法么——脑子里一激灵,隐隐想起当时的对话,异样凉意浮上心头。

难道那个时候,就已经酝酿下今天的变故,他已有了合并市场部的想法?

咫尺之外的纪远尧,像一块散发着寒气的冰。

他温和儒雅、风度翩翩,他从容自若,令人信赖,但远远不止这样,月亮背后的阴影里,还有无数张看不透的面容,看不清的微笑,每一个都可以叫做“纪远尧”。

那夜的某一瞬间,我曾以为离他很近。

原来依然有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我的情绪冻结在这一刻,沉默退出办公室时,见他侧头看着窗外,夏日早晨的阳光竟刺目炫亮。

这是什么样的策略考虑,在新项目即将启动的前夕,打乱自己一手建立的营销团队,丢掉这么久以来辛苦培养的人才——我不懂。

很快消息就已传遍两层楼。

人事部已行动起来,连同行政也都就位。

任亚丽和两名人事主管已在26层的会议室里,逐一与市场部员工谈话。

网络技术主管开始对oa上的部分账号进行锁定。

一切早已准备好了,只等今天一声令下,像做大扫除,干脆利落地将这些朝夕相对、曾为公司付出汗水、辛劳甚至感情的人,齐齐扫地出门。

留给他们离开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包括谈话、办理离职手续、清理办公电脑、整理收纳个人物品。两小时之后,他们的门禁卡将被收回,oa删除,再不属于公司的一员,这里所有的门户都将对他们关闭。一早出门上班的时候,也许有人还想着手头的工作,走进公司大门的时候,绝不会想到是最后一次。

我躲在座位后整整一上午,没敢走出去,怕看见那些将要离开的人。

最后还是被苏雯叫去,经过走廊时,看见那天一起看电影的市场部主管冯海峰,拿着一只文件袋,从人事部出来,表情木然,手里的袋子也许就装着他为公司服务三年,最终能得到的一切。

他看见我,那表情似乎算笑了一下,一言不发转身走了。

我却说不出一声再见。

所谓的合并,几乎将市场部员工全部裁掉,只剩一个部门经理,一个主管,被合并到企划部,从此统称市场企划部。原市场部经理变成副经理,成了徐青的副手。

对整个集团而言,几个员工被扫地出门,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对营销部门,对穆彦,却是伤筋动骨。

与此同时,公司宣布了另一个重要消息——新项目因故推迟启动。

我去给程奕送文件,他没在办公室,一个人在茶水间待着,沉默地喝着一杯咖啡。

看见我,他转头笑了一下。

我看着那杯咖啡黑乎乎的颜色:“你都不加东西,就这么喝不苦吗?”

他回答:“苦也是种味道。”

我笑了笑,递上文件。

他接过去看了一眼,没说话,随手搁在一旁。

有风吹来,薄薄纸页掠过桌面,轻飘飘落在他脚下。

我将文件捡起,递上手中的笔,低声说:“麻烦您确认下回执。”

他接过笔刷刷签上名字,抬眼一笑,依然露出整齐白亮的牙齿,“你要咖啡吗?”

我看着他的杯子笑了笑:“不要了,我怕苦。”

他也笑,眉毛依然很有特色地上扬,笑容中的阳光味道却不再——在机场第一次看见他时,就像一个大学学长,和此时阴郁的模样,判若两人。

每个离开的员工都获得了应有赔偿金,只有市场部主管冯海峰例外。

他是以重大工作失误,给公司造成损失的缘故被炒,不仅没有赔偿,走得更是狼狈。

导致市场部付出这样惨重代价的源头,正是程奕负责调查的br造假问题。

对冯海峰的处理办法也是程奕提出的,穆彦对此默许。

公司对具体人员的处理如此坚决,对事件本身却采取了淡化态度,并没有对内公开。除了极个别人知情,公司同事都不知道冯海峰和br究竟有什么问题。事实上,我也只含糊知道个大概——此前br的报告对风险评估有严重偏差,影响了公司决策,以致临时推迟新项目的启动。程奕捅出这个问题,不只打击到市场部,矛头更直指穆彦。

纪远尧不得不让他调查,查到最后,终究没有证据表明br的数据是人为造假,只能归结为工作失误。责任追究下来,落到冯海峰头上,算是他的失职。

总部的责问,给纪远尧施加了很大压力,一个冯海峰不足以挡住杀气腾腾的刀锋,市场部终于被推上砧板,挡在了他们的主帅身前。

企划和市场两个部门,在各地分公司都是独立并行的存在,职能上各有侧重,虽然同在一个系统,却常有各自为政,争夺利益的情况出现。早在去年,总部就提出过精简架构的想法,在其他分公司做过尝试,合并这两个部门,削减一直居高不下的营销成本。

但在我们这里却受到抵触——多个项目同时推进,推广压力很大,加上纪远尧的支持,使穆彦有充分的底气拒绝合并部门。

将在外,箭在弦,总部一时找不到理由强制我们接受调整。

而现在,穆彦却手起刀落,亲自砍掉了自己珍爱的那条臂膀。

他一手建立的江山折耗惨重,市场这半壁几近全毁。

看上去程奕似乎又赢了,可明明流血的人是穆彦,阴郁的表情只出现在程奕脸上——他恐怕没有想到,对手宁肯自断其腕,舍车保帅,也不给他伺机插手的机会。

市场部是程奕好不容易寻找到的突破口,刚刚撕开一条裂纹,却被人彻底堵上。

这个结果不但使程奕插手的目的落空,更将他推到整个团队的对立面。

穆彦曾开玩笑说,如果在古代战场上,他定是横刀立马,阵前直取上将首级的虎将。

他是大开大阖,爱恨喜恶分明的人,经此一役,和程奕的嫌隙恐怕再难化解了。

周一的晚上,纪远尧留在办公室很晚都没走,将近八点钟了,他还在里面忙碌。人事部今晚也在加班,有个同事叫了外卖,顺便问我要不要也叫一份。

这提醒我想起自己的本分,就去敲了敲纪远尧的门,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他说进来。

推开门,看见他刚刚挂上电话。

我问要不要为他叫外卖。

他像是这才想起时间,看了下表,诧异道:“八点了?穆彦还在吗?你叫他过来。”

我点点头,带上门的时候又问:“那外卖还是先给您送上来?”

他笑了下:“好。”雪一样清冷的灯光下,他又低头开始忙碌。

我拨了穆彦办公室电话,往常这个时候,他一般都还在,今天却好久无人接听。

又拨他手机,终于接了,却不像在安静的室内,电话里隐约有风声传来。

我一下子明白他在哪里了。

听说纪远尧找他,穆彦淡淡说了声“马上来”,便挂断了电话。

当他匆匆而来,经过我身边时,隐约还有一丝烟草味道。

果然是在小天台上抽烟。

小天台,我已经好久没上去了,栏杆后盛满烟蒂的咖啡杯,不知道是否还在。他身上的烟味,令我心底刺了一下,小小的一下。

我定定盯着电脑,将注意力重新聚集在工作上,极力不去想起天台上雪白衬衣的身影。

上周五的裁员风波刚发生,没有人心里好受,这两层楼里低气压仍持续不散,一整天下来,25层办公区里似乎连谈笑声都听不到,26层的气氛可想而知。

但我必须若无其事,和一门之隔的那个人保持态度一致。

就在昨天,我亲眼见到纪远尧温雅面貌之下的冷酷。

七个同事作为斗争的牺牲品离开了,连穆彦这么凉薄的人,多少都有些掩饰不住的伤感内疚,纪远尧却始终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流露。他像个优雅的古罗马雕塑,高高在上,充满权威,从头到脚找不到软弱的漏洞。

看着这样一个人,即使在他温文尔雅的时候,和我一起完成拓展挑战的时候,甚至是生病睡着的时候,依然觉得他遥远飘渺;而现在看见他的冷酷,喜怒不形于色的微笑之下,反倒有了血肉,有了温度。

外卖到了,我敲门送进去。

里面两人的交谈被打断,一齐停下来看我。

穆彦瞟了餐盒一眼:“怎么吃这种垃圾食品。”

我反问:“不吃这个,难道弄口锅到公司来煮吗?”

穆彦大概没想到我会在纪远尧面前与他呛声,一时哑了,板起脸来不理我。

纪远尧笑着抬腕看时间:“还真不早了,今天先到这里吧,我们听穆彦的,垃圾食品就不要吃了,另外找个地方一起吃饭。”

我看着手里餐盒小声嘀咕:“不早说,浪费粮食。”

“下次我早点说。”纪远尧好脾气地笑着,一点也不以为意。

穆彦看看纪远尧,又看看我,然后移开目光。

我假装看不到他的存在。

压抑的环境下,需要有人缓释气氛,充当办公室里的调剂品。

在这些日子的磨合试探之后,我已大约摸索到与纪远尧的相处之道,他本人作风严谨,却不喜欢周围人太过刻板。也许这样的互动,显得有些太亲近,但我已无所谓穆彦怎么看,他此刻表情,倒让我有种幽晦的快意。

旁人将我看作什么人,并不取决于我怎么做,而只取决于他们愿意怎样看。

老范开车,带我们去了一家幽静别致的私房菜餐厅。

餐厅在一座外表并不起眼的两层小楼里,天台上灯光映着天光,没有刻意雕饰的靡靡情调,却有婆娑的吊兰、斑驳的木条地板和空气里浮动的木香。

我从不知道有这样好一个地方,而它居然就在我家对面,只隔一条街。

可惜是和上司们吃饭,再好的情调也白搭。

这个时间已经没什么人吃饭,楼下有情侣在喝茶,天台只我们四个人。

老范坐在我旁边,同纪远尧聊着美食的话题。

穆彦却沉默下去,在公司里安之若素的神情,被落寞疲惫取代。

自落座之后,他就懒懒靠在椅子里,仿佛竖起一道无形的屏,将自己与外界隔开,自顾出神。

菜上来了,色香味俱佳。

三人各自专注于碗箸之间,只有穆彦还是那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吃的东西比我还少。

老范留意着他脸色,笑着问:“穆总,这地方觉得怎么样?”

“挺好。”穆彦笑笑。

这时服务生端上最后一道缤纷十色的甜品,介绍名字叫“活色生香”。

纪远尧慢条斯理喝了一口鲈鱼莼菜汤:“有安澜同我们一起吃饭,算得上活色生香。”

老范哈哈笑。

穆彦侧目,似真非真地笑了笑。

在餐厅幽约悱恻的光线里看去,对面的纪远尧,微微眯起眼角的笑,给人一种妖异的错觉。

我被自己瞬间的错觉吓了一跳,定睛再看,对面还是那个温文尔雅的纪总。

幽暗灯光替我遮掩了刹那的脸热。

这顿饭吃得食不知味,好在他们没有谈工作,也许是因为我和老范在的缘故。

我却记挂着明天上午的会议,新项目推迟之后,整体工作进度的调整讨论,涉及研发、营销、预决算、财务等多个部门,将会决定接下来的工作走向。

在程穆二人的争斗中,纪远尧没有保持中立,显而易见站在穆彦一边。起初猜测他与穆彦关系出现裂痕的人,现在都闭嘴了。舍车保帅的结果,与其说是对穆彦的维护,不如说是他在坚持自己的权威。

一顿饭吃完,时间已晚,走的时候纪远尧说先送我回家。

老范说车从这方向不能掉头,要绕一大圈。

“我送她好了,你们方向不顺。”穆彦眼也不抬。

我一时没出声,等纪远尧上车走了,才对穆彦说:“过了马路就是我家,不用送的。”

“不把女士送到家,会显得我很没风度。”他懒洋洋说。

“你还需要风度?”

他瞥我一眼。

我朝前方已经看得见的大楼指了指,“那么近,还送什么。”

他一副了然的样子:“哦,你嫌近,那就散步绕一圈。”

我被噎住。

闷头往前走,随便他好了,愿意送就送。

他不紧不慢跟着,一直走到过街天桥下,我到底忍不住回头看他。

路旁树荫的影子影影绰绰罩下来,他站在这团树影的边缘,懒懒问:“看什么,跟我有仇?”

我扬了扬眉。

时近深夜的天桥下行人已经稀少,也许是疲倦的原因,他看上去没有了平日的傲慢:“不用这个样子,好好说话总可以吧。”

听上去像是主动言和。

我怔了。

他走过来,拽我一起走上天桥,走在我身边。

天桥上的风从四面吹来,寥寥行人经过身旁。

他望着远处,不紧不慢地说:“我们是不是该各自说声抱歉?”

“为什么?”

“我不该那样说。”他显然不太习惯低姿态讲话,“但你也对我说了谎。”

“什么谎?”

他哼了声:“事实上,苏雯向老大推荐你之后,我很快就知道了,你原本没必要对我遮掩,你那点小私心,傻得可爱。”

我深吸了口气,克制情绪,不想解释分辨,当时真实想法现在说出来也没什么意义,他若不相信,无非徒增难堪。

“你以为我完全不知情,以为老大不会告诉我吗?”穆彦哂笑,“你是我带出来的人,假如要到老大身边去,他当然会询问我对你的评价。”

“是吗,那你没说说我的坏话?”我冷冷问。

“你认为我会吗?”他反问。

我转头看他。

“那是个好机会,从私人立场我会为你高兴,从工作立场,更希望你选择回来支持我。”穆彦轻飘飘一笑:“我以为你会回来,结果你不声不响去了老大那边……当时我对你很失望。”

“你对纪总怎么评价我?”我望着他。

“实话实说。”他一笑,不多言。

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

穆彦直视我,目光深而明亮,“安澜,我对你从来没有恶意。”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2轻狂作者:巫哲 3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赵乾乾 4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5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