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月歌行(奔月)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月歌行(奔月) > 第88章 神血灭咒

第88章 神血灭咒

所属书籍: 月歌行(奔月)

    青华卓家与南华派极有渊源,因为见素真君的缘故,卓家人对南华阵术并不陌生。

    蓝袍带清风,仙子踏秋意扇而来,落在劫行身旁,她也不开口说一句话,直接收赤霄剑在手,作备战姿势。

    她竟出手帮魔宫,原西城等人诧异,魔宫众将也都一愣。

    “秋弦,你为何救她?”商镜开口。

    “我相信玉容是对的,我也相信洛歌,”卓秋弦面不改色地道,“他们都护她,我便救她。”

    商镜严厉地道:“她如今已是魔尊徵月,你可知道她要做什么?”

    卓秋弦答得直接:“不知道。”

    无关对错,只是固执地信任,她的爱恨向来就是这么简单。

    “你这是与魔为伍。”善缘尊者开口。

    卓秋弦道:“那又如何?”

    她自幼剑术超群,众青华弟子素来佩服她,万万没料到她敢当众背离仙门,登时惊怒交加,一名女弟子气急,扬剑指着她:“卓师姐,我们真是看错了你!”

    卓秋弦意外地扫她一眼:“我一身剑术并非出自青华宫传授,从不曾用过青华一粒丹药,你们看错,与我何干。”她停了下:“我也从未想让你们看对。”

    那女弟子被噎住,现场鸦雀无声。

    眼见卢笙欲开口。卓秋弦又冷淡地道:“我只是帮柳梢儿,不是帮你们。”

    这就是卓秋弦,最骄傲、最潇洒自在的卓秋弦,走着她的修行之路,你们只管尽情地崇拜与践踏吧,却不知道,她从不曾在意过。

    因为仙子固执的保护,少女已趁机前行至地焰中央。

    “商宫主!”善缘尊者忍怒提醒。

    商镜断然下令:“阻止她!”

    “你挡得住么!”卢笙一声冷笑,单手负身后,左手却高高抬起,宽袍鼓风,昔日魔尊气势再现。

    握掌,远处八方浊流升起,滚滚而来,将所有人笼罩在内。

    商镜变色:“魔祭术。”

    四十九条魔魂为代价,魔血祭出逆天大阵,四十九粒魔丹破体而出,在上空融合为一粒金色魔丹,魔丹急速吸纳天地浊气,浊流增强阵力,魔阵中亮起一道道蓝色闪电。

    善渊尊者结咒印,欲破魔阵,不料那闪电借了旁边地焰之力,竟将她击退两步,披肩道巾一角也被烧焦,善缘尊者微惊,忙挥动拂尘护住众弟子,所幸无人伤亡,商镜与武扬候等都松了口气,心知这类祭术不过是拖延时间,便没再轻举妄动。

    一盏茶工夫,又有许多人影自森林里冲出来,赫然是扶生派掌教祝冲等人,还有另外三位武道首领,看来外面的魔阵已全数被破了。

    劫行变色:“竟然这么快。”

    卢笙皱眉,沉声道:“我来应付,守住!”

    “是。”众魔将齐声回答。

    乍见到魔阵,祝冲等人变色,真一掌教伯邻上前问:“商宫主可在里面?”

    阵中商镜等人面露喜色,商镜高声回应:“外面是真一无余兄?”

    知道里面的人无事,伯邻众人都松了口气,祝冲喝令:“都准备,助商宫主他们破阵!”

    不等众掌教弟子上前,阵中就掠出一人挡在前方,正是卢笙。

    祝冲上次在冥界通道见过他的本事,冷笑:“卢护法当真是深藏不露,可惜也不过是螳臂当车,上!”

    卢笙一人抽调阵力困住三位掌教,奈何其余人难以牵制,再强大的魔祭阵也架不住他们与商镜等里应外合攻击,开始摇晃。几名人修者趁隙潜至地煞坑旁,妄想寻找宝贝,还没看清里面的东西,就惨叫着化为几堆焦骨。

    祝冲鄙夷地扫了一眼,大喝:“全力破阵!”

    就在这危急之刻,地焰中的少女突然回头,由于魔力消耗巨大,她的魂魄已经开始遭到侵蚀。俏丽的脸上却未显露丝毫痛苦,反而生起一种奇异的庄重之色,如水杏眼倒映着火焰,明亮得吓人。

    她举起了双手。

    熊熊地焰仿佛感应到什么,猛地变得暗淡!

    围攻众人发现异常,都情不自禁地收手,观望。

    “指天誓,界碑为证——”

    少女的声音自地焰中响起,一字字地传入所有人的耳朵,传向天际,清晰得可怕

    “水神祝福,神血灭咒,除妙音罪业!”

    .

    神血灭咒,除妙音罪业!

    天际仿佛也传来回音。

    刹那的宁静之后,淡蓝色光芒自天尽头亮起!

    众人惊疑之际,那道光芒越来越强烈,映亮了半边天,甚至掩盖了那只恐怖的黑色天眼,四周空气也跟着变了颜色,众人犹如置身于纯净清凉的水中!

    巨大的海浪声传来!

    仙海暴涨,海水咆哮着漫上岛屿,冲毁土石,淹没那些奇花与树根,大半座岛屿顷刻变成泽国。

    隐隐地,有优美飘渺的歌声响起,由远及近。

    无词的歌,曲调古怪,闻之令人心神动摇。初时仅有一人的声音,渐渐地,加入的声音越来越多,仿佛有百千人齐唱。

    妖歌推动寒气蔓延,百里海面成冰原。

    上千名白衣人现身冰上,男男女女,密密麻麻的站了大片,他们吟唱着奇怪的歌曲,踏着冰面朝岸上走来。

    “寄水族?”真一掌教伯邻定住心神,厉声道,“无迹妖阙敢是要背信?妖君白衣何在?”

    回答他的是冷悠悠的一句:“妖阙不插手外界事。”

    无迹妖阙不参与,便是白衣不参与,那么,来的仅仅是寄水族?众武道高手受妖歌影响,真气不继,顿时狂躁起来,拔刀就上:“寄水族也敢来送死!”

    寄水族的弱小六界闻名,行动修炼都受限制,面对强大的仙武联盟,他们此刻参战简直就是来送死。众仙门掌教毕竟仁慈,待要再劝说,那些人修者已经冲上去了。寄水族的弱小登时显露,除了惑人的妖歌,他们的修为比起这些高手实在太低浅,走在前面的寄水妖纷纷被强悍的武招斩中,尸体爆裂,化为水珠消散,可他们并没有知难而退,就像是不怕死一般,依旧高歌着朝岸上走来。

    终于,一名寄水妖率先抵达岸边,踏上了向往已久的土地。

    下一刻,他就在手刃之下化为一蓬水雾,妖魂不存。

    “解脱了!”不知道是谁激动地喊了一句。

    妖歌骤然停止,四周陷入沉寂。

    屠戮者们也都不自觉地停手了,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们,看着他们一个个走上岸,雪白的长靴踏上硬实的地面。

    骤然,歌声再起!

    更多寄水妖出现在冰面上,除了族中老弱,几乎整个寄水族全都出动了。数千双蓝色的眼睛里都闪烁着泪光,他们仰头高歌,像是欢呼,更像是哭泣。

    燃烧生命的歌声,激越动人,其中又有多少兴奋、多少辛酸!

    在诅咒的阴影下挣扎生存的种族,不再软弱,不再畏惧战斗与牺牲。纵然他们全都战死,那又如何?寄水族已经拥有了未来。哪怕生命只剩一刻,这一刻也值得了,只要希望还在,怕什么呢?

    历经千万年的忏悔,仁慈的受害者终于彻底原谅了他们,去除过去的枷锁,给予辉煌的未来,神水元在他们身上得以延续,从此将在六界绽放异彩。

    眼前场景太震撼,许多人修高手与仙门弟子心神动荡之际,不幸落入妖歌控制,他们犹如被摄去了神智,任凭身旁同伴怎么呼唤都不醒转,就连修为深厚的掌教仙尊们也不得不运起清心诀定神,卢笙趁机重伤一名地仙尊者,魔阵压力减小,恢复稳固。

    谁也没料到,战局竟因为一个弱小的种族而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几名武道首领大怒,下令:“杀!”

    风云变色,妖歌惑世。妙音响彻仙海,宛如一曲死亡的战歌。面对血腥的剿杀,寄水族几乎无力还击,可他们依旧前赴后继地过来,操纵水箭帮助魔宫,丝毫不因折损而伤痛惋惜,争取时间,是他们给予的回报。

    希望已现,战魂永存。

    眼前场景近于惨烈,黑色身影独立于虚空,不知道有没有在看。

    “主人,你还能支撑吗?”蓝叱问。

    “可以。”他依旧站得挺直好看,一只手握拳在唇边,掩去口中源源流出又消失的鲜血。

    “她是在找死,你承受神罚为她争取机会,她却为了别的男人冒险,甚至可能葬送你的计划,女人的喜欢果然不算什么。”

    “够了,蓝叱。”他温和地制止对话,微微侧头,仿佛在看他的女孩。

    那边地焰燃烧更旺,窈窕身影几乎完全被吞没,脉管中神血抽离,保护的力量大减,地焰疯狂地蚕食着魔魂!

    少女站在火焰中,微笑。

    ——今日以寄水之身着紫袍,愿来日妙音族不见白衣。

    诃那,你看到了吗?

    昔日,我欠你一曲妙音,而今,我还你一个强大的妙音族。

    她又抬头朝虚空处望了一眼,带着歉意。

    对不起,我再次任性了,你的计划也许会因此失败,可是这段情,我必须要偿还。

    转身,头也不回地朝焰圈中心走去

    .

    借神血释放之力穿过地焰层中最危险的地带,剩下的路程相对容易,然而魔力早已损耗大半,失去神血保护,魔魂遭受火焰侵蚀更加严重,每迈出一步都要花费极大的力气。

    眼睛可以清楚地看到体内魂魄在燃烧,剧烈的疼痛,远远胜过之前受的那些伤。

    真想放弃啊。

    短短两三丈距离,好像有天涯海角那么远,究竟走了多久,柳梢自己都不知道,只是带着满身火焰,行尸走肉般地,坚定地往前挪动。

    火焰终于从视线中消失,前方变得开阔。

    过来了?柳梢跌坐在地上喘息,脸色苍白,冷汗一阵阵地往外冒,意识慢慢地恢复。

    足下就是漏斗状的地煞坑,坑壁泥浆早已凝固成发白的干土,保持着之前往下融流的形态,漏斗底部被薄薄的灵气笼罩,那是来自深层地脉的、最纯正的天地清气。

    被灵气刺激,柳梢彻底清醒过来,听到外面杀声震天。

    卢笙他们支撑不了多久!

    柳梢慌忙扑灭身上的地火,咬牙忍着剧痛,纵身往下跃,力量透支,她整个人沿着坑壁滚下去,重重地摔落在坑底。

    坑底地势较平,大约能容百余人,地面上几条深深的沟壑自各个方向延伸而来,分明是地脉爆发的痕迹,沟壑汇合之处,罩着一片更加浓郁的乳白色灵气,清气正是从那里冒出来的。

    柳梢已经缓过气来,不顾满脸灰土血迹,起身走过去,发现那里生着一块人头大的、颜色鲜艳石头,形若伞菌,触手光滑有凉意,深层地气转化的清气正不断从伞盖上冒出来。大概是有了凶险的地煞焰,周围并没有发现什么守护兽。

    地灵眼,这就是魔界的希望,有了它,你就不用再内疚了吗?

    柳梢弯了弯唇,果断地摘下菌石。

    刹那间,头顶光华大作,地焰冲霄,足边那些地缝逐渐扩大,像是无底的黑洞,周围地面咕嘟咕嘟地软化成泥浆,尽数被黑洞吞噬,坑底开始往下陷落!

    柳梢连忙将地灵眼抱在怀里,用尽全力沿着坑壁往上逃,没多时便到达坑顶,回头看,坑底已经深不可见。

    前方地焰熊熊,神物被窃,激发地怒,褐色火焰比之前强烈数倍,居然在朝坑内扩张,恐怕不用片刻,整个地煞坑都会被火焰吞没。

    柳梢抬脸望,看不到那个身影,心头微微有点失望。

    也好,你还是不要内疚了。

    只可惜看不到食心魔伏诛,始终是欠了一段情。

    对面厮杀声震耳,夹杂着卢笙等人的喝声。饶是柳梢看不见,也知道外面情势很不妙,容不得拖延,唯有将地灵眼交给卢笙。

    柳梢看看手中地灵眼,正待开口——

    “柳梢儿。”低魅的声音在唤她。

    柳梢立即抬头。

    “出来,你可以。”温和的声音真实地响在耳边,只是不见人影。

    柳梢固执地咬唇,笑了。

    不,我不怕死了,我只是舍不得立刻灰飞烟灭,至少你在身边,我还可以听你说话。

    “我没骗你,”他似乎是在咳嗽,声音弱了不少,继续哄,“出来了,我就给你找最好看的贝壳,真的。”

    柳梢沉默片刻,低头。

    还是被诱惑了。纵使知道你在骗我,事情结束,你就会像当年那样离开,可我还是被这个谎言诱惑了。

    “好啊。”柳梢提起仅剩的魔力,真的踏入地焰中。

    更强烈的地焰灼烧,魔力所剩无几,大约是早已麻木,疼痛倒减轻不少,就在视线开始模糊时,脉管中却涌出了一股熟悉的力量,牢牢地护住她的本魂,阻止火焰侵蚀。

    柳梢惊愕:“月?”

    没有回答

    .

    地焰圈外,魔阵摇摇欲坠,上空那粒金色魔丹裂痕累累,卢笙等人只是死守苦战,若非有妖歌相助,魔阵怕是早已被攻破了。然而寄水族也已伤亡大半,只剩数百人,千里冰原早已消融,还原为起伏的海面。

    昆山玉琵琶声与妖歌抗衡,仙乐清音定神,形势对魔宫极其不利。

    仙武联盟虽强,奈何人修者自私,武道几个首领都不愿折损实力,派出的只是二流高手,那些真正的顶尖高手都未尽全力,只求自保。再则,武扬候与白秋阳等首领见柳梢能入地煞坑,不免也打起主意,妄图借她之手摘取神物,坐收渔利。人修者有这些心眼,让摆明的胜局生生拖到了现在。

    商镜众人岂会看不出他们的意图,奈何人间关防还要倚仗他们,大局为重,只好忍了。祝冲眼里却揉不得沙子,咬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武道首领白秋阳闻言脸一沉:“祝掌教这是什么意思?”

    商镜忙打圆场:“两位,大局当前,当以诛魔为上。”

    白秋阳哼了声,倒也不好做得太明显,硬着头皮喝令手下围攻。仙武联盟高手齐上,魔丹坠毁,魔阵终于被攻陷,几名魔将力竭倒地,被人修者们斩为肉泥。

    就在此时,火中走出了一道身影。

    那是个妙龄少女,魂魄损伤得厉害,黑色披风与绿袍都被地焰灼去大片,露出半条雪白的手臂,眉间妖异的柳叶纹已证明了她的身份。她刚踏出焰圈,背后地焰就冲天而起,成为巨大的光柱,天空那只黑色巨眼随之消失,从上空俯视,整个地煞坑都被熊熊地焰吞没,像是天地间的巨型火炉,烤得在场众人魂魄刺痛。

    “圣尊!”劫行与卢笙大喜,左右护住她。

    所有视线都落在柳梢手中的地灵眼上,哪怕人修者不知内情,他们也已经猜出那是难得的宝贝。

    “拦住她,杀!”几名武道首领同时下令。

    争抢宝贝这种事是人修者们最乐意干的,他们个个兴奋无比,争先围上去,可接着他们就纷纷惨叫而退,数条手臂混合血雨飞落。

    仙道有名的青华剑术,岂是寻常高手能抵挡的?

    “人心可厌,”仙子冷冷地警告,“再来,死。”

    “你当真要背弃仙门?”善缘尊者开口。

    仙子不语,只是再次举起赤霄剑。

    再怎么怨愤,再怎么责怪,在那人倒下之后,她还是选择拿起了他的剑。

    恼过,恨过,也依然爱。

    ——既然你不肯为我放下责任,那么,就让我放弃坚持,为你拾起责任吧。我相信你的选择,何惧他人误解?

    “秋弦!”商镜呵斥。

    卓秋弦道:“食心魔没死,仙门被他利用,地灵眼谁得到都不关我事,但绝不能落入你们手里,让食心魔得逞,就这样。”

    素日的潇洒,此刻在众人眼里已成了可厌的固执。一青华弟子气恼:“你那是被她骗了,身为仙门弟子,你怎么就……”

    “我都选了,哪来那么多废话。”

    海上掀起一阵狂风,浩荡仙气爆发,长长青丝与白色发带随之起伏。仙子飞身立于狂风之中,灵气再次洗炼仙体,一层浊气如烟飘散。

    天降点点甘霖,洗去蓝袍污迹。

    紫霄宫宫主玉息真君讶然:“这是……晋升?”

    临战突破晋升,卓秋弦浮身半空,双手交扣于头顶,捏剑诀,赤霄剑冲天而起。

    东华焚海,青华名招,由地仙尊者亲自使来,威力已是今非昔比。

    天乍黑,虚空再现。指间散开的流萤,一点一点,仿佛是那人笑盈盈的目光,却让人看得如此悲伤。

    仙子突然闭目。

    漫天流萤燃烧,化作破茧白蝶,翩翩飞舞。

    转眼,赤霄剑带着火红的剑光盘旋而下,引爆地面气流,蓝色光波向八方扩散,依稀竟带着潮声,众多人修者与仙门弟子被剑气扫中,或昏死,或负伤败退。

    眼看着这一剑竟要为魔宫劈出生路。善缘尊者叹道:“可惜,执迷不悟!”

    闪闪五道咒印升空,罩下!天仙修为毕竟非凡,生生将焚海之焰压制住,卓秋弦一声不吭自半空跌落,生死不知。

    “卓师姐!”柳梢叫。

    “仙门不会让她死,”劫行拦住她,“大事要紧,快走!”

    前方生路再度合拢,咒印闪闪。

    柳梢见状,将地灵眼递给卢笙,卢笙却没有接:“劫行,护送圣尊回虚天,其余人与我断后!”

    魔宫众将应声道:“是!”

    见柳梢发愣,卢笙转身道:“魔宫需要徵月,你就是魔尊徵月。”

    魔尊生还,不再有支撑结界的顾虑,他是决定亲自断后了。柳梢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什么,却听劫行冷笑:“既然你这个徵月早就成为过去,又有什么资格命令老夫!”

    卢笙皱眉看他:“你……”

    劫行一拂披风,昂首上前。

    失去魔神禁令的约束,魔丹急速吸纳天地灵气,积蓄最大的力量,魔体因此而喀嚓作响。

    “他这是……”梦魔寒冥变色。

    “劫行叔!”柳梢醒悟过来,“你快回来!”

    那魁梧身影并未回头,只是冷喝道:“我代魔尊多年,也知道你们不服,魔宫因我而衰落,是我之过,我只问你们,如今这徵月之名,我当不当得?”

    他竟是计较着这件事。

    梦魔等闻言皆垂首。卢笙望着他的背影,淡声道:“魔尊徵月,你当之无愧。”

    “好!好!”劫行大笑。

    自从站到那个位置,成为替代者那一刻开始,半生都在追求认可,终于在此时得以完满。

    狂笑声中,魔体爆裂!

    毕生魔力凝聚,携最强的解体之力,冲向咒印!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月歌行(奔月) > 第88章 神血灭咒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约会Excel(我的约会清单)作者:倪一宁 王思璟 2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3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4电竞恋人作者:南野琳儿 5霸王别姬作者:李碧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