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月歌行(奔月)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月歌行(奔月) > 第36章 寄水妖王

第36章 寄水妖王

所属书籍: 月歌行(奔月)

    识镜现世,实为难得。关于这件神物的来历与用途,众人也仅仅是听闻,据古书记载,此镜乃神皇与月神分别取日月精华合炼而成的阴阳镜,可辨识六界之物,仙魔遇之显形,若真能找到它,查出食心魔就容易多了,这也是洛歌坚持去大荒的缘故。至于这件神物的具体位置,天机峰仇真君已卜测出大致方向,此事除了商镜等几位掌教知晓内情,对外都是保密的。

    洛歌带着柳梢从盍玄宫出仙界,御剑而行,没几日便到了东海。

    时近中秋,天气转凉,洛歌没有住青华宫的仙驿,而是找了所渔家的简陋客栈落脚。客栈旁有个酒馆,是往来客商行人的歇息之处,因为地近青华宫,不时有佩剑的青华弟子三三两两自门外经过。

    柳梢独自坐在酒馆里发呆,面前鱼肉早已冷却。

    在仙界一年,人间都变得陌生了,更何况她已经是魔,早就不属于人间。

    因为魔神禁令,魔族不能摄取清阳之气,然而她在虚天仍能摄取少量清气,还能接受洛歌的先天灵气,都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魔神禁令,只是不允许摄取外界天地清气。”这就是洛歌的推测。

    人类号称万灵之长,*正好携有一丝先天清气,仙门弟子修炼所得之仙体更是清气充盈,魔族魔性大发时会下意识地寻求平衡,这便是他们嗜血补养的由来。

    虚天守护之神,魔族的最高信仰,他为何要下这样一道禁令,让子民走上一条毁灭之路?

    柳梢感到不解,洛歌也只是说:“魔神禁令必有缘故,或许魔道修炼到最后真与清阳之气有所冲突,正所谓天地不全,道亦难十全十美,况且入魔者多是偏激凶残之辈,害人不仅是因为魔性,魔神禁令只是断了他们的回头之路而已。”

    然而听月的意思,魔族还有未来,难道这个缺陷有办法弥补?不能摄取外界天地清气,除了夺取人类之灵气,又要到哪里去找清气呢?她柳梢能有多大的能耐?无论是修改魔神禁令,还是制造不属于天地自生的清阳之气,这些事都不是她可以完成的。

    而且,这和六界碑又有什么关系?

    就在柳梢出神时,几名人修者走进酒馆,在她旁边那桌坐下,其中一人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另几个立刻都朝柳梢看,不怀好意地笑。柳梢本就烦躁至极,察觉之后立即凶狠地瞪向他们。这一路上洛歌用仙印镇住了她身上的魔气,连过往的仙门弟子都没发现异常,那几个人修者看不出来,犹自放肆。

    “这丫头有些辣,三哥,怕你吃不下啊。”

    “笑话!”

    带头那人一拍桌子站起来,端着杯酒来到柳梢面前:“小……”

    “小什么小,识相的快滚!”柳梢直接开骂。

    那人失了脸面,大怒:“臭丫头,给脸不要!今日这酒你还非吃不可!”

    “找死!”柳梢拍桌子站起来。

    “如此,当见识这非吃不可的酒。”清冽的声音。

    凝聚的魔力被强行压制住,不容抵抗。柳梢立时便猜到是谁,不甘心地要吵嚷,却发现那几名人修者情况更惨,每个人似乎都遭受着极大的折磨,脸色或红或白或青,额间纷纷冒出冷汗。

    广袖带着清风,洛歌走进门。

    “柳师姐!”他身后蹦出个少女,乌黑的头发在头顶绾着简单的发髻,别着支翠绿的簪子,一身白绿相间的衣裙透着鲜活灵气,不是洛宁是谁!

    就算顶着巨大的压力,几名人修者也看得眼睛发直。

    洛宁倒没察觉,高兴地跑过来拉柳梢:“我一直都想回南华去看你呢!”

    见那些人修者还盯着洛宁,柳梢威胁:“还看!再看挖眼睛!”

    几名人修者吓得低头,闹事那人知道遇上高手,脸上肌肉直抽搐,勉强挤出个难看的笑,颤声道:“是我们兄弟有眼无珠,冒犯仙驾,仙姑慈悲为怀,仙门武道不都是一家……”

    “谁跟你一家!”柳梢毫不犹豫地一脚踢开他,她才不管什么仙武联盟!

    众修者嘴角沁出血丝,纷纷跪地求饶,直到洛歌抬手,他们才如释重负,起身丢下银钱结帐,狼狈地逃离了客栈。

    “你放了他们干什么!”柳梢理直气壮,得理不饶,“是他们找死,这种混蛋就该教训,不然他们还要欺负别人!”

    “恃强凌弱,人间常情,”洛歌在桌旁坐下,“仙魔超脱人间之外,不应过问世事。”

    柳梢不服气地哼了声,想当年他眼看着陆家被诬陷都无动于衷,真是无情!

    洛宁岔开话题:“师姐你的伤都没事了吧?”

    柳梢看看她,吞下了不满,嘟着嘴重新在桌旁坐下来。

    原来洛宁从未出过仙界,这次几个青华大弟子实在禁不住她央求,就带她出来了,反正是青华地界,不走远就出不了事,谁料竟被洛歌撞见。洛宁缠着哥哥问个不停,又拿出亲手做好的小礼物,洛歌的神情才温和下来,他看似只简短地问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然而就凭这几句话,连旁边的柳梢都已经将洛宁在青华宫的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

    柳梢只管低头摆弄面前的碗碟,假装没听见。

    兄妹久别重逢,仙者平静的声音都难得带上了温度,然而,两人周围仿佛有道无形的屏障,将外人统统隔绝,那样的温度始终只属于一人。

    半晌——

    “宁儿,你去叫苏信过来。”

    “好啊。”

    等到洛宁跑出门,洛歌开口道:“不得再惹事。”

    “谁惹事了!明明是他们先惹我!”柳梢反应过来,简直要气炸了。

    自己明明已经很听话了,都没有主动惹事,出了仙界,凭什么还要受气!

    “反正我又不是洛宁,怎么都是我错!”柳梢拍桌子跳起来,怒视他,“我是魔,稀罕什么高度!要不是你,我对付他们绰绰有余!谁欺负我我就要还手,才不让他们得意!”

    洛歌皱眉,居然也没再说了。

    柳梢重新坐下,嘀咕:“不是放过他们了吗,我又没惹青华宫的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

    洛歌暗暗摇头。

    大概是洛宁太让自己省心,所以才会遇见这么个顽劣的,自己也是苛刻急进了些,此女的确已经改了许多,还是要慢慢来。

    “这两日你留在客栈,照看宁儿。”

    “啊?”

    见她愕然的模样,洛歌也没有解释,起身走了。

    柳梢回神,待要追出去,洛宁就从门外跑进来:“柳师姐!哥哥答应让我留在这里陪你玩啦!”

    “他去哪儿?”

    “大荒附近的石兰村出现了鬼尸,据说是尸魔石兰做的,商伯伯请哥哥去青华宫商议。”

    洛歌不好带她去青华宫,附近青华弟子多,他们都惦记着商玉容之死,若她闹出什么事,有洛宁在便放心多了。

    柳梢莫名地恼怒起来,生硬地道:“你自己玩吧,我出去走走。”

    “你去哪儿?”洛宁追出来,“我陪你啊。”

    “我说了不用!”柳梢挥开她。

    “哥哥他……”

    “谁要他管了!”柳梢咬唇。他这哪里是让自己照看洛宁,分明是让洛宁看着自己呢!在他眼里,自己比不上洛宁懂事听话,但自己既然答应过他了,就绝对不会再惹事,他还不放心!

    洛宁不说什么了,委屈地望着她。

    “我又不是小孩,不用你陪啊!”柳梢也知道不该冲她发火,声音不觉小了许多,嘟哝着就转身走,“我不会惹青华宫的人,这样你总该放心了吧……”

    洛宁却也固执,跟在她后面不肯回去。

    柳梢见甩不掉她,索性动用魔力遁走。

    “师姐你去哪里呀!”背后洛宁着急地叫,“等等我!”

    柳梢早已今非昔比,洛宁因为命魂的缘故修炼艰难,因此柳梢很快就摆脱了她,跑到海边才停住,大大地松了口气,心里是有点酸酸的。

    一无所有的人,对拥有太多的人总是怀着莫名的抵触情绪。

    .

    夕阳沉入海里,唯余天尽头一片黄白的光,海风透心凉。

    柳梢一条一条将鱼丢回海里。

    去年,他们手拉着手买下了一条鱼,在这里将它放归大海。

    远处,渔村上空炊烟四起,气氛宁静安详得让人想要跟着沉睡。柳梢丢掉最后一条鱼,不由得伸出手,却发现身边空空,曾经陪伴的人早已不在。

    柳梢也觉得奇怪,每次想起那个少年,心里并没有太痛的感觉。

    是恨吧,恨他抛下自己。

    从不被重视的少女,执着地想要拥有重视自己的人,可惜,她从来都不是他们心里最重要的那一个。

    为了魔宫,为了他的子民,他不仅放弃了她,还放弃了他自己,然而魔宫又有谁知道他做的一切,又有谁记得有过这么一位魔尊呢?他们只知道感激如今的“魔尊徵月”。他怎么就不肯选择她?真是可恨。

    只要你爱我,我就为你做一切。

    柳梢摸着颈间的贝壳,暗暗地想。

    虽然他是想利用自己,但那没有成功啊,至少他没有害自己,也许,他还是有一点喜欢自己的吧?

    柳梢宁可这么认为。

    海上有点点光芒来去,是那些巡海的青华弟子。

    心头有什么东西又蠢蠢欲动,柳梢看看双手,赤弦琴应召而现,她端端正正地坐下,将琴放在膝上,专注地弹起来。

    琴声响,醒灵识,眼底猩红悄然退去。

    海天之际最后一丝亮光消失,秋风吹落漫天星斗,沉入海中,伴随琴声而颤动。

    少女仍无归去的意思,披着星光倔强地坐在风中,指下火花绕弦。

    “柳梢儿,你太弱了。”

    没错,如果她当时强大一点,他是不是就不用死呢?如今她可以获得强大的力量了,却没了要保护的人。

    ……

    回来,我不骂你了,我不发脾气,我听你的话。

    你喜欢谁就找谁,我不生气了。

    ……

    琴声戛然而止,风急浪高,海的咆哮声盖过了一切。

    习惯被抛弃的女孩,还是因为同样的原因而悲伤,她再次被抛弃,不同的是,这次,是不得已的死别。

    远处,斗篷下的人看着那小小身影。

    他轻轻抚摸着左手指上的紫水精戒指,许久才叹了口气,想起当年抛下女孩离开时的场景,莞尔:“还是这么能哭啊。”

    “你在内疚?”

    “也许是有点,”他微微笑,“蓝叱,别把你的主人想得那么坏。”

    “这已经是你最好的形象。”

    面对嘲讽,月倒没有介意,他看似随意地向前跨出一步,眨眼间人却前进了十丈,来到少女的身后。

    还没等他现身,面前的少女骤然止住了哭声。

    “是你!”她倏地站起来,转身叉腰大骂,“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快给我滚出来!我最讨厌有人跟着我了!”

    横眉怒目,小脸上表情带着刻意的凶狠。

    月下意识地后退了步。

    对面而立,距离如此近,她的视线直接透过了他,对着虚空发火:“我知道你在,再不滚,别怪我不客气,哼!”

    月反应过来,将手缩回斗篷里,忍不住叹气。

    “主人,你不用这么丢脸。”

    “唉,我忘记她看不见我了。”

    “这是要证明什么?”

    “这证明,我的内疚是多余的。”月毫不迟疑地转身隐去。

    熟悉的气息消失,柳梢便知道他走了,有瞬间的茫然,不过她紧接着就重重地哼了声,表示不屑。

    看不见人,可是她能感受到他在,想看笑话?呸!

    方才差点又显魔相,很可怕吧?体内的神秘力量能快速提升修为,却也加剧了魔性增长,等到压制不了魔性,她就会变得跟未旭他们一样。就算洛歌愿意,她也不能总靠他的仙体灵气支撑,究竟要到哪里去找不属于外界的清阳之气?魔族未来又在哪里?

    巡海的青华弟子快往这边来了,柳梢也清楚,眼下若闹出什么事,他们只会把帐算到洛歌头上,于是她嘟着嘴收了赤弦琴,打算回客栈。

    “柳师姐——”海风中依稀飘来洛宁的呼声。

    想不到她会来找自己,还真找到了这里,柳梢有些没好气地嘟哝了声,飞快朝声音来处跑过去。果然,洛宁踏着她那柄秀气的兰蕤剑,低贴地面飞行,正在礁石堆里转悠着,海水飞溅,不时洒到她身上。

    柳梢毫不客气地斥道:“叫什么!怕引不来人啊!”

    “师姐!”洛宁欢呼着朝她冲过来,谁知就在这瞬间,飞溅在半空的海水突然有了生命,竟在半空中凝聚为一条晶莹的水绳,卷向洛宁的腰!

    柳梢吓得叫:“别过来!快!快跑!”

    洛宁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却也聪慧,立即调转方向逃跑,然而她的修为实在过于低微,速度完全跟不上反应,眼看要被水绳缠住。

    “是寄水族!”经历过相似的情形,柳梢大急,想也不想就凝聚全身魔力朝那水绳源头送出一掌!

    .

    水绳受魔力所震,自洛宁手臂旁甩过。

    柳梢趁机赶到她身边:“叫你别乱跑!你气死我了!”

    还没等她骂完,海水陡然暴涨,灌入礁石群中,将大大小小的礁石淹没!白衣妖王足踏沧浪,银丝腰带在风中飘动,风采绝伦。

    “阿浮君!”柳梢认出他,更觉不妙。

    之前经过诃那调解,寄水族都已经不再缠自己了,为什么阿浮君突然要对自己动手?

    不用她开口,洛宁已经转身御剑奔逃,她毕竟博学,没有往青华宫的方向跑,而是打算先上岸,意图离开寄水族的攻击范围。其实她向来行动都很谨慎,这里离青华宫近,巡海弟子又多,所以才敢出来,不料遇上这种事情,也是她很少出仙界经验欠缺的缘故,而且海上本是寄水族的活跃之地,实在防不胜防。

    柳梢见状大喜,自己已经今非昔比,只要洛宁安全逃走,自己要脱身也不难。

    阿浮君负手站在水上,并无动作。

    眼看洛宁即将冲上岸,突然,礁石群边缘卷起一堵毛茸茸的绿墙,墙上生出无数触手,洛宁躲避不及,被触手牢牢地缚住。

    不好,苔老也来了!柳梢已经朝另一个方向逃出几丈,见状气得骂了声“死老妖”,只好站住,提掌在半空一握一放,炎炎赤光飞出,化为长刃,毫不客气地斩断那些青苔。

    洛宁掉下来,兰蕤剑及时过去将她托起,不等她再跑,一个透明的水球从水里冒出,将她连人带剑困在中间,慢慢地朝阿浮君的方向飘移过去。

    柳梢心急如焚,忙过去破水球抢人,伸手却被弹了回来。水乃世间至柔之物,以柔克刚,竟将她的力道化去了十之*。

    目光微动,阿浮君足尖轻抬,也移过来。

    水球能化消外力,也是间接地保护了里面的洛宁,柳梢索性放弃破开它的打算,全力阻其去路,与阿浮君形成争夺之势。

    寄水族曾是妖界强族,就算知道他们的弱点,也不是人人都有那个能耐对付,阿浮君有备而来,此地是海边,得地利之便,柳梢修为虽然大有长进,却依然不敌,水球仍是带着洛宁朝对面飘过去。

    洛宁绝不能出事!

    动静这么大还没惊动青华弟子,柳梢便知阿浮君设了结界,登时交握双手,再提十成魔功,顿时杏眼中赤光大盛,右眉上三道魔纹亦散发出血红色的光华,显露美丽又诡异的魔相!

    魔力仍未能突破头顶结界!

    料到对方修为胜过自己,柳梢改变方向,强纳地下浊气,海面浪潮顿现倒旋之势!

    “风絮之界!”

    蓄力已成,柳梢将右掌朝下一拍。

    神赐武典《柳絮杀》第二式,魔絮点点随气浪起伏,犹如被风卷起,形成带刺的气墙,气墙翻滚扩张,强大的压力竟将漫上岸的海水逼退回海里,水面下降,露出黑色的礁石。

    由于失水,水球变得稀薄,终于如水晶般破裂成无数碎片,消失!

    柳梢立即抢上前去夺洛宁,同时风絮之墙散开,魔絮尽数化成细小的水刺,攻向阿浮君。

    阿浮君有些意外地“嗯”了声,眉头微蹙,抬起左手屈指往半空一划,那些水刺如同撞上无形的屏障,全部都变成了水雾,消失。

    之前见过他离开水满身尘土的模样,柳梢便下意识地低估了他,如今杀招轻易被破,柳梢大惊失色,方知寄水妖王根本未尽全力。别人若有他这般修为,早已名震六界,足见水对寄水妙音族的限制有多严重。

    “师姐你……”洛宁惊骇。

    知道她是被自己的魔相吓到了,柳梢不耐烦地道:“叫什么,不知道我是魔吗!”

    “哎呀!”洛宁低呼。

    两句话的工夫,阿浮君已欺身上来,伸手抓向洛宁。

    方才为救人,柳梢根本没留半点退路,完全没想到他修为这么高,下意识便将洛宁拉到身后。

    魔力来不及回复,此时是个危险的空隙。

    自私的少女,头一次拼命保护别人。

    洛宁出事,洛歌会怎么看自己?不是仙门弟子高尚的牺牲,只是不想让最后关切自己的人失望,不想再失去。

    阿浮君似乎早已料到她会这么做,直接扣住她的颈,稍稍用力就可致她于死地。

    柳梢额上冒出冷汗,叫道:“快走!”

    洛宁并未受伤,略微迟疑了下,依言御剑往渔村方向逃。

    阿浮君没有追,看来他还不知道洛宁的身份。柳梢暗暗松了口气,洛宁身份特殊,落到任何势力手里都是大麻烦,青华宫应该已经察觉了魔气,洛歌很快会来。至于自己,好歹诃那与白衣有交情,活命的机会也不小。

    然而洛宁还没跑远,就被地面上冒出的一条水桶粗的青苔拦住。

    苔老现身青苔顶端:“这女娃认得我们,让她回去告诉洛歌,妖阙会有麻烦。”

    “你敢动她!”柳梢顾不得了,挣扎起来。

    阿浮君哪会将她放在眼里,直接将手一收,憋得她脸通红。

    苔老“咦”了声:“听说仙门囚禁了你,你还护着他们的人,这女娃是谁?”

    “你管她是谁!”柳梢犹自嘴硬。

    阿浮君开口:“是洛歌之妹。”

    他竟然看出了洛宁的身份!柳梢吃吓,慌忙道:“你别胡说!她才不是……”

    “没事的,师姐,”洛宁居然镇定下来了,打断她,“原来是无迹妖阙,我很早就听哥哥提过,妖君麾下三十二妖将,当以苔老为首,而除妖君之外,寄水族能有这等修为的,除了阿浮君别无他人,据说妖君十分英明,若能去妖阙作客,我也很荣幸啦。”

    阿浮君意外地看她一眼。

    苔老大笑:“你这小女娃修行是废材,头脑倒很聪明,不错,老夫喜欢!不愧是洛歌的妹妹,哈哈哈!”

    谁想去妖界作客啊,笨蛋!柳梢气得在心里直骂。

    “得来全不费工夫!想不到此行有这么大的收获,”苔老对阿浮君笑道,“洛歌阻我主君大业,这下他妹妹落到我们手里,且看他还敢拦否!”他记恨着出征百妖陵的事,洛歌命仙门守住妖界通道,阻止魔宫援军进入,妖君白衣因此未获全功。

    他们想要挟洛歌!柳梢心直往下沉,偏偏体内的神秘力量在关键时刻又没了动静,完全无能为力。

    洛宁盘膝坐在兰蕤剑上,依旧无半点着急的样子,还摇头示意她别动。

    她懂个什么呀!柳梢气苦,这位“公主”都没出过仙界,哪知道其中厉害关系!

    对于苔老的提议,阿浮君没有反对,目光从洛宁身上掠过,扫向远处的礁石群:“都带回妖阙。”

    话音刚落,柳梢就感到身体一麻,气脉受制,魔力被封印。

    在青华弟子赶到之前,阿浮君与苔老带着二女沉入海中。

    一道瘦高人影负手立于礁石间,阴冷双眸在夜色中闪着疑惑的光,却是卢笙。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月歌行(奔月) > 第36章 寄水妖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终于轮到我恋爱了)作者:明月西 2影后今天离婚了吗作者:亿万君 3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4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5如果蜗牛有爱情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