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月歌行(奔月)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月歌行(奔月) > 第16章 南华洛歌

第16章 南华洛歌

所属书籍: 月歌行(奔月)

    青华山门外人山人海,商宫主与仙尊们是长辈,都在殿内坐着,晚辈弟子们但凡留在青华宫内的几乎全都出来了,足足有七八千人,其中还有不少客人,对于那位特殊的南华弟子,众人已经不是单纯的佩服了。

    仙道晋升位阶可归为五类,实力由低至高排列,分别为鬼仙、人仙、地仙、天仙,到最后近神的大罗金仙,而仙道史上修成大罗金仙的仅昔年重华尊者一人而已,天罚后,仙门没落,连地仙都寥寥无几,晋升天仙的,只有洛歌。

    柳梢爱凑热闹,跟着挤在人群里,对于这位传说中的仙长,她也很期待。

    商玉容是少宫主,理所当然地站在人群最前面迎接。今日他依旧风骚地穿着红锦袍,手里的牡丹团扇换成了一柄更加醒目的美人团扇,头顶硕大的牡丹花冠上居然挂了两串长长的红白玛瑙珠子,直垂到肩。他又不停地跟人说话玩笑,扭头间珠子摇摇晃晃,活像是女人的步摇或耳坠,看得柳梢直冒汗,这位少宫主真是什么都敢往身上戴!

    没多时,一名弟子御剑而来,至商玉容跟前说了几句话,商玉容微露喜色,领着几名青华大弟子走下石阶。

    到了?柳梢暗自揣测,未及多想,周围瞬间变得奇静无比,只剩下呼呼的海浪声。身旁女弟子们一个个满脸通红,兴奋地张嘴,却没声音发出来。柳梢连忙抬眸,顺着她们的视线望去。

    海天之际,大片祥云朝这边移来,远远地,云头一袭白衣过分的夺目,刹那间占尽了所有风景。

    挺拔身形,暗藏威严,素带当风,分明潇洒。

    一时间,柳梢竟魂飞天外,记忆不知不觉跳回了多年前那个夜晚,耳畔仿佛响起了摧山裂石的琴声。冷漠而璀璨的夜空,皎皎的月,年轻剑仙扶琴而立……如今,相似的场景再次出现,比之当初更加真实!

    是他!原来是他!

    晴天碧海,白衣仙人遥立云端,净冷如冰雪,灼灼如丽日。

    原来他就是洛歌!柳梢激动得睁大眼睛直盯着那片白影,完全忽略了其他,待云头降下,洛歌率先登上宫门前的宽阔大道,柳梢才发现他后面还跟着数十名南华弟子。

    步距略大,走得有点快,而步步沉稳,绝无轻浮之态。

    这是个天生就该集所有光华于一身的人物。

    脸自是俊美的,不容置疑的俊美,不同于陆离那种病态的、苍白精致的五官,这张脸肤色如美玉,鬓如刀裁,五官立体,轮廓清晰,俊得气势十足,张扬而不容掩饰,见者无不心折。

    双眉形状凌厉如长刀,真正的斜飞入鬓,目狭而睫长,给人感觉始终是眯着的,其中清光流转,凛然生威,似能洞悉一切,令人不敢直视。薄唇微抿,象征着决心与果断,这是个极有主见的人。长发大半披散着,几垂于地,只在脑后挽起一部分,斜斜戴了支古朴的长尾白玉簪,簪尾弯曲,除此之外再无任何饰物。

    与商玉容俨然是两个极端,洁白的衣,如墨的发,简单得不能再简单,无须任何装饰,他的人,已足以掩盖任何饰物的光彩。

    人越近,越能感受到那迫人的气势,恍惚间,如秋风扫过、秋云行来,冷意遍千山。

    五年时光,在他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初见至今,仿佛只是弹指间的工夫而已。

    柳梢心头一窒,双睫轻颤。

    众人早就涌上去了,连同辈弟子都对他极恭敬,女弟子们更不用说。面对诸多热情,他并未理会,带着潮水般的追随者们,一脸平静地沿石级上行,目不斜视,而众人似乎也理所当然。

    “哥哥!哥哥!”洛宁终于冲出人群,扑上去,“你总算来啦!”

    洛歌这才停住脚步看她,任她抱着手臂喋喋不休,浑身气势不觉收敛了几分,表情也明显带上了一丝宠溺,可见他很疼爱妹妹。

    柳梢看得心里涩涩的,说不清是羡慕还是嫉妒。

    商玉容倒是笑嘻嘻地站在原地,待洛歌行至阶下,他才摇着团扇迎上一步,戏谑地弯腰作礼:“少爷总算来了,这望穿了多少秋水啊。”

    洛歌难得朝他点了下头。

    柳梢忍不住“噗”地笑出来,若非商玉容身材声音举止明显是男人,光看那身华丽装饰,还以为是哪位少夫人迎接郎君呢,幸亏他不穿女装,否则真要颠倒雌雄了。

    她笑得很小声,洛歌却侧脸向这边瞟来。

    好厉害!柳梢吓一跳,再也不敢笑了,连忙低头悄悄往后缩,借前面的人遮挡身形,等到那无形的压力消失,她才敢重新抬眼看。

    苏信正恭敬地朝洛歌作礼,洛歌虽无太多表示,脸色却温和了些,苏信如今在青华弟子里小有名气,看样子他也知道妹妹跟苏信的关系,对苏信还算满意。

    后方人群朝两边让开,一名清清瘦瘦的年轻大弟子从中间走出来,面含微笑,正是谢令齐。他微笑着朝洛歌道:“师弟总算到了,商宫主和师祖他们都在殿里等你,快去吧。”

    洛歌是晚辈,商宫主没有亲自迎接,却等在殿内,足见重视。商玉容并肩陪着他往冲虚殿走,苏信、洛宁跟在后面,他仍是一句话不说,更不曾看众女一眼,纵然如此,众女仍不减热情,争先跟在他身后。

    “少爷再迟几日,我都没法跟这些师妹师侄交代了。”商玉容一口一个“少爷”,这称呼让柳梢倍觉亲切,只是出现在仙门,听着就有点不伦不类,柳梢又想笑——洛歌乃重华尊者之后,出身名门,加上那副高高在上的架势,可不就是个大少爷!

    商玉容开玩笑,眼高于顶的洛歌居然也没介意,两人应该交情不浅。

    不知怎的,柳梢对洛歌始终有几分敬畏,没敢往他身边挤,选择跟在谢令齐身后。谢令齐不如洛歌引人注目,但他身边也围着许多弟子,人缘不错,柳梢对他的印象一直很好——身为南华首座弟子,地位仅次于南华掌教与长老仙尊,难得他还平易近人,所以才会受大家拥护吧。

    “又是好大的架子!”

    “这般目中无人,从不将我们青华宫放眼里。”

    冷笑声刻意压低了,柳梢离得太近,恰好听到,转脸看,抱怨的是旁边几名青华大弟子。

    柳梢在武道混了五年,深知人心,闻言就知道有好戏看了。

    果不其然,谢令齐无奈的声音传来:“几位师弟误会了,洛师弟向来如此,并非藐视青华宫。”

    那几个青华弟子齐齐轻哼,其中一个道:“他不将我们放眼里就罢了,在谢师兄跟前也如此,谢师兄太宽厚。”

    谢令齐道:“洛师弟修为高深,眼界自然高些,商宫主极看重他,诸位何必介意小节。”

    柳梢惊讶不已。

    这些青华弟子就罢了,令她意外的反而是谢令齐,谢令齐身为南华首座弟子,又是洛歌的师兄,这种时候理当出言解释,可是话却说得不太对劲,柳梢在武扬侯府没少干挑拨的事儿,比别人更敏感,他那么说,简直就等于承认了洛歌真的没将青华宫放眼里,仙门弟子最看重师门脸面,这些青华弟子定会更加不忿。

    果然,那几名弟子恼怒无比,互相递了个眼色,退后聚在一起低声商议。

    柳梢重新打量谢令齐,见他仍是温文尔雅,一副好脾气的大师兄模样,再想到那日他主动给自己和白凤赔礼时的谦和,实在不像是有心计会挑拨的人,柳梢一时又怀疑自己想多了。

    冷不防对上谢令齐的视线,柳梢生怕心思被发现,她在武道受过训练,应变得快,忙冲他展颜一笑,不好意思地别过了脸。

    谢令齐见她一副羞涩的模样,愣了下,莞尔。

    柳梢假装东张西望,暗中留意先前那几个青华弟子,只见他们商量片刻就匆匆离开了。柳梢大略也猜到他们的意图,洛歌那么厉害都有人敢暗算,嫉妒心真可怕。

    不过,洛歌真是太出风头啦,对师兄都不怎么理睬,难怪谢令齐会在背后阴他呀。

    柳梢情不自禁瞟了远处的白凤一眼,撇嘴不作声。

    .

    众人拥着洛歌走过几百石级,到达冲虚殿。殿前石阶宽敞,两根黑色大柱子十分庄严,众弟子皆止步阶下,唯有洛歌、商玉容、苏信、洛宁和几名南华大弟子走上阶。

    殿门两旁几名弟子执剑而立,正是方才抱怨洛歌的那几个,此刻他们满脸恭谨,俨然礼让的姿态。

    好戏来了!柳梢半是好奇半是紧张地看着洛歌。

    当众被暗算,他这样的人物会大发脾气出手反击,还是一言不发拂袖而去?

    商玉容似笑非笑地看洛歌一眼,边朝里面走,边大声道:“洛师兄前来与父亲和几位仙尊见礼了。”

    狭长双眸微眯,洛歌当先进殿,几名南华大弟子紧随其后,行动间不见任何异常。

    没事?柳梢顿觉满头雾水,连忙看门边那几名青华弟子,只见他们全都僵硬地站在原地,个个脸色发白,仿佛正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柳梢正在疑惑,就被殿内洛歌的声音吸引了,声音清冽,与记忆中相同。

    “洛歌奉掌教师伯之命,前来青华宫道贺,愿青华仙道永传。”

    礼物早由谢令齐带到,商镜笑着谢过南华原掌教。万无仙尊和青华仙尊们都在殿里,洛歌又一一上前见礼,几位长辈都笑称免了,关切地问他修行进度,看样子都很喜欢这个出色的后辈。柳梢之前只觉得洛歌自负,想不到他对长辈还是很恭敬的,礼数周全,语气用词无不恰当。

    洛歌大略提了下此行经历,原来他半路发现食心魔踪迹,率弟子追踪至秀城,线索突然中断,而后便接到食心魔来了仙界的消息。商镜等人体谅他路途辛苦,没有多问,让商玉容安顿他和一众南华弟子歇息。

    等到商镜和几位仙尊离开,众人都涌上阶。

    谢令齐看看旁边那几名满头大汗、脸色紫涨的青华弟子,走到洛歌身旁低声劝道:“师弟何必计较,且看商宫主颜面吧。”

    洛歌面不改色:“身为仙门弟子,不齐心协力,反为私怨对同道出手,薄惩而已。”

    话音方落,几名弟子摇晃两下,慢慢地能动了,好在众人注意力都在洛歌身上,并未发现异常。

    商玉容瞪那几个弟子一眼,笑骂:“自作自受!”

    几名弟子羞愧地退下。

    看得出来,他们都对求情的谢令齐极为感激,可若不是谢令齐那番话,他们也未必会打洛歌的主意吧?这番求情反有笼络人心之嫌。真是同门师兄弟不睦?

    柳梢疑惑地看谢令齐。

    谢令齐大约是对她有了印象,这次很快就看过来。

    柳梢镇定多了,大方地一笑,然后转向洛歌,发现他也轻微地皱了下眉。

    出手惩治那几人的是洛歌无疑了,他分明早有防备,难道他已经看出了谢令齐的小动作?

    柳梢想起方才自己只笑了一笑便被他察觉,心里阵阵发毛。

    仙门常用尊号有几种,仙尊、尊者、真君、真人等等,受尊号的都是修为精深、极有威望的仙者,其中又以仙尊、尊者地位最高,他们最少也是地仙级别,因为那场天罚,如今整个仙界才不到十位。仙尊与尊者的区别,在于他们第一次立大功的方式,杀护为仙尊,救护为尊者。传言中,洛歌本该受仙尊之位的,可见他初出茅庐第一功便是杀生护世,再联系当年他登门问罪武道时的表现,废人修为,手段强势,言语锋利……个性恐怕不那么宽容。

    柳梢越发感到气怯。

    围着洛歌的人虽多,敢找他说话的却很少,这也难怪,寻常人都很难将自己与他摆在平等的高度,光应对就很有压力了,弟子们对他更多是崇拜敬仰吧。

    还是陆离说得对,只要够厉害,还怕谁呀,嘿!

    抛弃反省之心,柳梢立刻就发现了陆离。

    黑斗篷拖至地下,斗篷帽还是压在鼻子上,盖住眉眼头发,他居然还站在那根大黑石柱子前,这个位置未免太合适了些,真正是“人柱一色”,在洛歌光芒的衬托下,几乎无人察觉他的存在。

    柳梢无语,又惊奇。

    陆离自从进青华宫就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想不到今日肯出来看热闹啦。

    她正在纳闷,那边洛歌低声问了商玉容一句什么,竟举步朝这边走来。众人视线不约而同地跟着移动,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柳梢出于杀手的习惯,虽然想着事情,眼睛仍在观察周围情况,然后,她看到他停在了陆离面前。

    议论声渐起,众人这才注意到柱子前有个人。

    “那是谁?”

    “竟然是人修者?”

    ……

    斗篷很常见,穿在他身上似乎就带了种奇特的魅力,犹如一卷深埋废墟里的上古画卷,神秘,引人遐想,想要探索那背后的故事。半张苍白的脸露在外,没有过分眩目的光彩,柔和优雅,恰如月之银辉,让人忍不住怀疑是传说中的月神族王子前来作客。

    若非知道他的身份,恐怕没人会相信他是个武道杀手,女弟子们眼睛亮了,不自觉地围过去,想要看清那斗篷下的另外半张脸是什么模样。

    柳梢怔怔地望着那个身影。

    奇特的悲哀感来得莫名,相伴五年的人,竟有着初次相识的陌生,原来被保护得太好的她,早就自动忽略了他的故事。

    洛歌对面看着他不说话,他也纹丝不动地站在那儿任洛歌看。

    终于,洛歌开口:“武道师弟,如何称呼?”

    “姓陆,陆离,洛仙长好。”陆离含笑回答,声音一惯的低沉。

    “陆师兄很厉害的!”小云生从人群缝隙里钻出来,激动地介绍,“他救过我和苏师兄!”他这话自是夸张,当时陆离根本没出手,只是仙门弟子一向反感武道,此番洛歌出乎意料地对陆离客气,他有心站出来多说两句好话,因为紧张,胖胖的脸都红了。

    洛歌点头:“仙门武道素来友好,陆师弟若不见外,可以叫我一声师兄。”

    他明显是认可了对方,众人既惊讶又羡慕。

    柳梢不知道他是何时注意到陆离的,只发现他说话间已再次迅速打量了陆离一遍,光这点已是许多人不能及。想当年他骂武道“沦落至此”,这会儿却面不改色地说友好,可见并非不善应酬之人。不管怎样,陆离能得到他的青睐,柳梢十分高兴。

    然而陆离似乎没领会到这番好意,他不慌不忙地拉了拉斗篷:“这个,叫师兄不太合适吧,还是叫少爷?”

    阶下立时响起笑声,柳梢捂住嘴,商玉容也抬扇掩面。

    洛歌居然也没恼,还笑了下:“亦可。”

    这一笑简直炫花了所有人的眼,没等众人回味,他已经恢复少爷脸,走回商玉容那边去了。

    不识相!柳梢差点抓狂,飞快地挤到陆离身旁拿手肘撞他,低声骂:“什么什么!别看人家年轻,说不定都好几百岁啦!让你叫师兄是看得起你,只要……什么不合适呀!”

    只要有洛歌撑腰,在仙门还怕谁呀!

    “没事啦,”洛宁笑嘻嘻地凑过来,“我哥哥脾气很好,商师兄经常这么叫他的,他不会生气。”

    陆离马上道:“你看,没事的。”

    人家关系不一样!柳梢当着洛宁的面也不好说,轻哼了声。

    经洛歌引导,许多人都注意上陆离,能让洛歌这么客气对待,说明他定有不凡之处,加上他进青华宫就一直很低调,众人对他印象不差,此刻完全放弃了对武修者的成见,纷纷上去介绍认识。陆离似乎天生有女人缘,言语风趣,应付自如,比起目下无尘的洛歌,反而有更多女弟子围着他去了。

    洛歌站在商玉容身旁静静地看着,目无波澜,全不介意被人抢风头。

    柳梢却被那些热情的女弟子挤到了旁边,脸色开始发绿。

    有什么好看呀!陆离就是惯会哄人的,实际上都是她们在说,他只偶尔插一句“嗯”“是吗”,她们还以为自己多受重视呢,傻。

    柳梢表示不屑,过去找洛宁说话。

    洛宁的美正是那种远离红尘不沾烟火的,好似带了晨露的花苞,所有人对她照拂有加,真正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苏信那么守礼的人竟也不避嫌,当众拉着她的手,眉眼间温柔无限。

    柳梢是嫉妒洛宁的,只不过洛宁真心当她是师姐,她就不得不装出个姐姐的样子来,将武道时的风格藏得严实,连商玉容等人也被骗过了。她容貌不差,站在洛宁身旁并未逊色多少,也有男弟子将目光落在她身上,表情却带着一丝惋惜。不用想,柳梢就知道那是因为自己的杀手身份,于是轻轻咬了唇,往旁边挪开两步。

    洛宁发现她闷闷不乐,问:“柳师姐,你怎么了?”

    柳梢用手扶额:“没什么,就是有点头晕。”

    苏信与她最熟,忙问:“没事吧?我送你回去。”

    洛宁道:“别是病啦,我们带她去药师房看看。”

    她是真的关切,柳梢却另有盘算,忙道:“不用,你哥哥才到呢,你还是陪他说话吧,苏师兄送我回去就好了。”

    洛宁见到哥哥也舍不得走,正犹豫,就听到淡淡的声音传来——

    “我送她吧。”

    .

    说笑声、议论声……都被这一句话盖过,周围瞬间静得出奇,所有视线再次集中到那人身上,连商玉容也有些意外地看着他。

    他似乎是要让众人确认,不紧不慢地朝柳梢迈出一步:“我送你吧。”

    底下仍旧无人作声。洛歌对女仙从来不怎么热情,如今却当众对一名人修女献殷勤,简直是破天荒的了。仙门以清雅出尘为美,此女俗气十足,女弟子们哪里服气,看着柳梢的眼光都变得苛刻起来。

    清楚地感受到众女的嫉妒,柳梢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那是洛歌!洛歌要亲自送她回去!

    一个人再怎么装,本性都掩盖不了,柳梢也有着女孩子的虚荣心,不免忘形,纵使她还尽力控制表情,那下巴已经习惯性地抬了几分,胸脯也挺了几分,眼睛挑衅地瞟向陆离身边的女弟子们。

    仙子有多了不起,她柳梢也不比谁差!

    洛宁疑惑地看看哥哥,再看看她,眨眨眼:“好哇,让我哥哥送你!”她开心得不得了,压低声音对柳梢道:“我哥哥从没送过女孩子呢。”

    柳梢更觉得意,正欲迈步上前,冷不防对上洛歌的视线。

    双眸本身就像是眯着的,十分凌厉,加上那两排浓黑双睫并不似别人那般弯曲上翘,而是又长又直,衬得眼神更加凌厉。

    犹如冷水当头泼下,柳梢瞬间清醒过来。

    柳梢很清楚自己的分量,除了容貌,没有任何出色的地方,还是个人修者,要说让洛歌一见倾心,柳梢自己都觉得是笑话!何况柳梢经历复杂,怎会感受不出?洛歌或许会作戏,但此刻他显然不屑,柳梢不知道他的真实用意,却知道今日之后,自己必会树敌无数。

    那点虚荣心早已飞到九霄云外,柳梢吓得连连摇头:“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

    “让我哥哥送啦!”洛宁头一次见哥哥对女孩子表示好感,她又很喜欢柳梢,不等柳梢多说便将她推到洛歌面前,“让他送吧!”

    洛歌点头,径直走上游廊。

    “快去呀!”洛宁推柳梢。

    柳梢急得满头大汗,见陆离跟那些女弟子说话,完全没有过来的意思,顿时气得险些咬碎牙,只好乖乖地跟上去——此事根本不容拒绝,或许她会被女弟子们排斥,可是拒绝他的好意,她恐怕要得罪所有仙门弟子,那些崇拜他的弟子会认为她自傲,他们对武道有成见呢。

    直到二人去远,众人才又窃窃议论起来。

    .

    弯曲石径,喷雾灵泉,老树奇花,翩翩仙鹤……往日秀美绝伦的仙界风景,此刻都在那洁白背影的映衬下黯然失色。

    山风海风掀广袖,修长手指若隐若现,令人禁不住想象他抚琴时的风采。

    这个人永远是主角。

    相比之下,柳梢低头走在后面,简直就是个毫不起眼的跟班。

    洛歌显然刻意放慢了步速,偶尔还会停下来等她,不近不远的距离把握得刚好,不失礼数。

    柳梢却步步都走得谨慎,也许是他之前表现出敏锐的洞察力,柳梢始终对他充满敬畏,总感觉自己温顺的伪装在他眼底被剥得干净。

    自己慌称头疼要苏信送,难道他已经看出来了?

    做贼心虚,柳梢正处于这种状态,脑子里反复思考着各种可能,暗悔不该在他跟前耍心眼。

    就在她越来越不安的时候,洛歌停下脚步。

    “到了。”

    “啊?”

    洛歌不语,微微侧身示意。

    迎雁峰近在眼前,他果然没有送到底的意思,柳梢不觉得失望,反而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匆匆道谢,躲进院子去了。

    还以为他要借机警告呢,原来真的只是送送自己,他没看出什么吧?

    这件事导致柳梢一整天都过得心惊胆战,想象着那些女弟子的脸色,她连门都没敢再出,并且生平第一次感到冤屈了,事情根本不是她们认为的那样!

    陆离直到天黑才回来,柳梢等在窗前,听到他答应两名女弟子明日的邀请,立刻扭头就上床睡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月歌行(奔月) > 第16章 南华洛歌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印钞机女友作者:时镜 2夏梦狂诗曲III作者:君子以泽 3抱住锦鲤相公作者:立誓成妖 4纵然爱你有时差作者:夜女三更 5夏梦狂诗曲II作者:君子以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