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月歌行(奔月)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月歌行(奔月) > 第82章 爱与错误

第82章 爱与错误

所属书籍: 月歌行(奔月)

    大概是在配合柳梢的谎言,归途中,月并未与三人同行,劫行显然早就在留意他了,偶尔会出言试探柳梢,柳梢假装糊涂不理,只管找洛宁说话,谁知洛宁也变得出奇的沉默,似乎有心事,路上气氛很沉闷。し

    前方又有一群发光的藻母游过,远不如先前那夜壮观。

    劫行皱眉,看柳梢。

    柳梢缓缓摇头,见洛宁望着藻母群出神,不知道有没有想起什么,柳梢忙过去小心翼翼地问:“你见过这种藻母吗?”

    “应该是见过吧,”洛宁莞尔,“有点印象,我好像还捞过一串。”

    原来她还记得这些事情,只是忘记了陪在身边的人,那个人可比她狠心多了。柳梢觉得鼻子有点发酸,还是过去给她捞了串藻母上来:“给你。”

    洛宁高兴地接到手里玩了会儿,还是像上次那样将它们放回了水里,忽然道:“那个月……师姐你不觉得他像一个人吗?”

    柳梢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低头不语。

    曾经刻骨铭心的名字,如今在心底已经激不起多大波澜。不知何时从记忆中淡去的少年,他用死亡成就了一场骗局,让她可笑地迈出了错误的一步,走上这条早已被人谋划好的路。

    像与不像,没有区别。

    洛宁见她这样,也没再追问:“你想夺地灵眼。”

    柳梢本来就打算跟她商量这事,如今她主动提起,柳梢也不隐瞒:“那个对我们很重要,魔宫需要它。”

    洛宁担忧地道:“我知道你必定有缘故,可地灵眼乃神界之宝,据说神物降世都会引发异变,你别忘了,神族力量何等强大,他们摘取异宝都未必容易,何况你我?神物现外界,此事已不寻常,不是神,却妄取神物,十分危险,当初尊者选择隐瞒消息,想来也有避免仙门弟子因贪念送命的缘故。”

    柳梢咬了下唇:“食心魔敢打它的主意,说明也不是没有办法。”

    “没错,”洛宁神情越发凝重,“师姐,你说过你身上有一种奇特的力量……”

    “我明白你的意思,食心魔把消息泄露给我,就是要引我去摘地灵眼,”柳梢停了停,一笑,“只有我,才能摘到地灵眼。”

    洛宁迟疑了下:“但你可曾想过,为什么你会有这种力量?到底是谁给你的?他的目的是不是……”

    ”放心,我自有打算,”柳梢故作轻松,岔开话题,“最好别让食心魔知道地灵眼的真正位置,你看,我们能不能把食心魔骗到别的地方围杀?”

    洛宁还是摇头:“诛杀食心魔,只有那里最合适。”

    “可他要抢……”柳梢皱眉。

    “放心吧,”洛宁笑了下,“他不会得逞的。”见柳梢还是拿不定主意,她又解释道:“师姐你想,他那么谨慎,没见到真正的地灵眼,他会轻易现身么?”

    这话也有理,柳梢只得放弃:“他可能会利用仙门。”

    “我担心的正是这个,”洛宁垂眸,“倘若只是诛杀食心魔,逼他现形就好,可如果关系到地灵眼,那就是……”

    关于清气与魔性的秘密,洛歌当初也只是猜测,没人证实过,何况地灵眼有助于修炼,仙门不会看着这样的宝贝落入魔宫手里,要夺取地灵眼,一场恶战绝对免不了。

    柳梢有点烦躁,望着远处。

    洛宁望望远处,问:“百妖陵的?”

    连她也猜到了。柳梢摆手:“是个疯女人,不管她。”

    话音刚落,一声长长的鹰鸣由远及近,巨大的黑影腾空而来,眨眼就化身为窈窕女子,长眉狭眸,雪发飞扬,正是鹰如。

    她先朝劫行拱手:“巧得很,尊驾也在。”

    作为曾经的魔尊徵月,劫行只是略略点了下头:“原来是午王。”

    “小王是专程过来拜会现任魔尊的。”鹰如笑着转向柳梢。

    什么前任魔尊现任魔尊,这种挑拨她算是用错了地方,柳梢还真的不在乎这个,不过因为诃那的事,柳梢对她也没什么好脸色,站起身道:“你来做什么?”

    鹰如丝毫不介意她的态度,曼声道:“上次多得尊驾指点,小王铭感于心,听闻尊驾近日频繁往来仙海,小王好奇,就跟过来看看,不知魔宫要做什么大事,或许有需要小王效劳之处。”

    柳梢深知此女报复心强,上次在冥海被自己压制,此番她哪里是要帮忙,明摆着是有心来坏事的。于是柳梢也刺她:“魔宫的事魔宫能解决,何需外人帮忙,本座没记错的话,百妖陵现在应该忙得很,你还有闲心出来逛?”

    鹰如叹道:“制造天妖现世的动静引开我们,再趁机归界,不愧是白衣,不过……”她一转美眸,打量洛宁,“这位便是洛姑娘?果然容貌不俗,我见犹怜。”

    洛宁抿嘴一笑,道:“午王说笑。”

    “看来姑娘不是被魔宫劫走,而是不愿回仙门?”鹰如瞟着柳梢,“因为白衣?”

    柳梢听不得这种阴阳怪气的话,抢道:“你就别挑拨了,诃那不会再见你。”

    鹰如倒没生气,淡声道:“不错,我想见他,但他并没有见我的意思。”

    “你就来我这里捣乱?”

    “小王不过是好奇,魔宫到底在仙海谋划什么?”鹰如负手走了几步,似笑非笑地道,“这里出事,他总不会袖手旁观,你们的交情不是很好么。”

    她显然不知道白衣已经换人了,柳梢还真郁闷,她真来插上一脚,整件事就会变得相当棘手,谁见到地灵眼不生觊觎之心?而她真和魔宫闹起来的话,阿浮君是肯定会袖手旁观的。

    这女人简直可厌至极,甩都甩不掉!柳梢好容易才按捺住杀心,她敢过来相见,说明同行肯定不只她一人,无论是取地灵眼还是杀食心魔,都出不得错,眼下实在不能招惹百妖陵。妖魔两界不相连,难怪她有恃无恐。

    洛宁见状正欲开口,旁边忽来一声冷哼,强劲的掌力将鹰如震得倒退三丈。

    鹰如轻身落在海面,神情阴暗,口里笑道:“阁下果真是忠心耿耿。”

    劫行一拂披风,冷冷地道:“冒犯圣尊,此是惩戒,不杀你,是念及两界之谊。午王真敢为外界事拿整个百妖陵作赌,我魔宫亦无可惧,本座奉劝你一句,鱼死网破,对谁都没有好处。”

    “本座?”鹰如挑眉看柳梢。

    劫行这才察觉失言,哼了声,并不辩解。

    鹰如就是个疯子,柳梢不认为她会就此罢手,但还是觉得无比解气:“劫行叔说的好!百妖陵不怕,我们怕什么!将来白衣一统妖界,午王抱头鼠窜时,本座还是可以考虑收留你的。”

    “小王也等着那日。”鹰如冷笑,化为雪鹰飞走。

    “嚣张个什么!”柳梢冲她的背影骂了句,重新坐下来。

    见她没有计较的意思,劫行也暗自松了口气,走回船尾不再多言。

    对于鹰如,柳梢虽然不理解这种得不到就毁掉的心态,却能理解她的执着,亦是“放不下”三字而已,可她安心要坏事的话……柳梢狠狠地拍船舷:“我迟早杀了她!”

    “师姐,回去再说。”洛宁安慰。

    鹰如的事一时说不清,柳梢点点头,没有多作解释

    .

    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虚天魔宫,洛宁还是心事重重,自去休息了。柳梢先到谒圣殿听下面禀报各种事务,她大概与卢笙提了几句,关于地灵眼的事,柳梢没打算瞒他,卢笙有野心,却绝无私心,他在魔宫影响力极大,任何行动都需要他的支持,他明白此事的重要性,自会竭尽全力。

    这次仙海之行并不愉快,最大的收获莫过于确认了地灵眼的位置,卢笙似乎也没有特别惊喜,反而是听到鹰如出现的时候,他皱了下眉,显然也知道事情很棘手。

    “仙海那边,我会派人留意动静。”

    “一切都由你安排吧。”柳梢有点疲倦,说完就离开了谒圣殿。

    卢笙负手望着殿外浊云,久久站立,不语。

    “魔族的未来,魔道将兴。”旁边劫行突然开口,眼中光芒极盛。

    因魔性导致深重杀孽,多少魔族在天劫之下灰飞烟灭,如今,这条没有未来的沉沦之路即将被终结。魔道,将是六界最完美之道,魔行天下,指日可待。

    卢笙道:“事情没那么容易。”

    劫行断然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可能就是唯一的机会,再难,我们也当拼上一场!”

    正在自我毁灭的族类,想要抓住希望,哪怕付出再惨重的代价也值得。

    卢笙道:“神物降世,必会引发异变,没那么容易得手,食心魔不安好心。”

    劫行想想也点头,朝殿外望了眼:“她身上是有些秘密,难道……会不会有危险?”

    卢笙看他,淡声道:“一切以魔宫为重。”

    劫行不再说话

    .

    这边柳梢随意在魔宫内走了圈,虽然她还是不大管事,但众魔脸上的恭敬之色已经显得真诚了许多。很快,未旭派了个护卫过来禀告,说石兰一直在魔宫,未曾外出过,柳梢知道他误会了,也没追究他是怎么得知消息的,直接点头让护卫回去了。

    仙海跟踪自己的是谁,柳梢也在思考这事。

    朦胧月光照柳树,绿茧床静静地悬在那里,几丝烟雾从床边浮过,沾上旁边的黑色斗篷。

    “回来多久了?”柳梢走过去,问得很是自然。

    “很久。”

    “你在等我?”

    “你打算去取地灵眼吗?”

    柳梢背着手在他面前站定:“怎么,你不想让我去了?”

    “当然不,”他停了下,“但你说过不会再帮我。”

    “我为什么不帮你?”柳梢仰脸望着他,笑得有点狡猾,“让你欠我多一点,我们就可以继续做交易啊,你别想再用三天打发我。”

    他先是愣,随即一笑。

    “只有我能摘地灵眼?”

    “嗯,地灵眼成熟,会牵动四方地脉,形成地煞坑,要进去摘,必须能抵抗外层的煞气。”

    “需要我身上的神血?”

    “是。”

    她了然,抬起双臂:“抱抱我。”

    “不行。”他不再上当。

    “这事只有我能办到,只有我能救魔族,”柳梢凑上去威胁他,“难道你不想讨好我?抱一抱你又不亏,怎么说那也是我吃亏啊。”

    他失笑,伸手搂住她。

    她顺势钻到斗篷内,斗篷立刻一阵晃动,不知道她在里面做什么,只见那双大眼睛不怀好意地眨啊眨。

    他扣住她的手:“柳梢儿,你越来越坏了。”

    柳梢还是笑着,突然问:“我去摘地灵眼,还是很危险吧?”

    他沉默片刻,“嗯”了声。

    “有多危险呢,重伤?”

    “更严重点。”

    “会死吗?”

    等了半晌没有回答,她慢慢地敛了笑。

    他放开她的手,道:“你身上这一滴血,能让你安全进入地煞坑,摘取地灵眼。”

    她没有放过话中的问题:“可是,不一定能出来?”

    “也许。”

    “魂飞魄散?”见他没否认,她居然也没生气,“我这么怕死,你应该骗我的,说它对我多好多有用,那样我才会更卖力地去抢啊。”

    他微微勾了唇:“我原本也是想骗你的。”

    “月亮,你真是太坏了!太坏了!”她笑起来,却在瞬间红了眼圈。

    原来早就被放弃,用三天的诱惑,买一生的命运。

    原来这满身满地的月光,果然是冷淡无比。

    鼻翼轻轻地颤动,整个人仿佛被抽空,柳梢尽力让语气显得平静:“你想救他们,想救整个魔族,可我凭什么要为他们去死呢?”

    他似乎是想要说话,却又什么也没说。

    她突然勾住他的颈,踮起脚尖吻了上去。

    吻,丝毫不觉得甜蜜,甚至带着那么一丝的恨意,她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啃咬,折腾着他的唇。

    笑起来如此迷人的薄唇,原来凉得彻骨,只这么吻着,就能让人打心底里发冷。

    依稀听到呜咽声,他推她:“好了,柳梢儿。”

    “只要你喜欢我,我就为你做一切,就算……是死。”她仰着脸道。

    只要你爱我,我就为你做一切。

    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他,蓄满了水光,映出光华点点,却又明明是在笑。

    紫水精闪烁,推拒的力量在减弱。

    “怎么回事呢?”她轻轻喘息着,趴到他胸前,语气带着点好奇,“真奇怪啊,每次我都恨你恨得想要你死,你总是骗我,还想要我的命,可每次到最后,我还是想要你抱我,现在也是。”

    她再次仰头,小而饱满的唇半张着,泛着水润润的光泽,让人想要将中间那空隙填满。

    于是他沉默,微微低头,仿佛是看着她再次吻上来。

    少女玲珑有致的身体,紧紧地贴上他,紧紧地,带着无穷的力量和最大的热情,像是要融入他的身体里,几乎要将他推得后退。

    距离太近,近到没有距离,她还在往他身上挤,想要压平那些间隙,让他立刻就清楚了这具身体的每一处曲线。

    唇过分火热,如此柔软,却带来久违的痛感,动作生涩粗鲁得让他忍不住想要笑。

    于是,薄唇弯了下。

    那只戴着紫水精戒指的手不觉地扶上她的腰,承受住她的重量,让她更放松,更热情。

    已经不知道是谁在亲吻谁,似有似无的回应,将她的生涩都包容在内,似有似无的引导,让她的粗鲁都化作最细致的品味。

    原来亲吻的感觉会这样美丽,身体阵阵地发软,忍不住地颤抖,她似乎是要醉了,情不自禁地睁大眼睛,杏眼中的水光也跟着微微发抖,像闪烁的小星星。

    她抓起他另一只冰冷的手,往软绵绵的胸前带,往衣裳里带,那手没有拒绝,任凭她胡乱指挥一气,然后自行找到满意的位置。

    最细微的动作,轻易点燃少女身体里的**,她整个人都被**充满,站立不稳,渐渐顺着他的身体往下滑,她死命地抱住他的颈,蹭他的脸,舔他的耳朵。

    “只要你喜欢我,啊,只要你爱我……”呢喃,带着呜咽。

    他叹气,收手。

    她整个人被推开,倒在绿色大茧里,撞得绿床剧烈地摇晃。

    “你太激动了,柳梢儿。”他勾着那凉薄的唇,转身隐去。

    长发散乱地铺成枕,柳梢怔怔地望着天空,过了许久,直到身下绿床静止,才慢慢地反应过来。

    哦,又被放弃了。

    他放弃她一个,只是为了救更多人,没有错吧,可是作为被放弃的那个,还是有点难过啊……

    柳梢翻身,面朝下趴在大茧子里,让眼中液体顺着柳叶的缝隙滴下去。

    嗯,有点难过啊。

    突然想起诃那,那也是个没良心的,为了他的责任,说走就走了,完全不记得当初的承诺。

    谁稀罕。柳梢无声地念了两遍,闭上眼睛睡着了

    .

    幻海之上,月踏着烟波前行,苍白的手指轻轻拉着斗篷襟,步伐又恢复了优雅。

    “不是人类的身体,同样充满**,”粗重的声音传来,“你这可怜的自制力啊。”

    “我从未说过我有自制力这种东西。”

    “其实你不必逃,我很习惯替你看门,保证无人打扰。”

    “我有逃么,”他轻敲手指,“我发现,自从解禁之后,你就学会了偷窥这种不良习惯,我应该考虑限制你的行动了。”

    “我是提醒你,自从那道分魂回归,你受到的影响越来越深。”

    “一缕分魂而已,主宰不了我,”他停了半晌,道,“其实她一直都是个很不错的小孩,很可爱,很可怜,不是吗?”

    “小孩?”半空传来笑声,“你的身体好像不那么认为。”

    “她是长大的小孩。”

    “没错,你不能喜欢这个小孩,你要是喜欢她,又怎么会看着她送命呢?”

    “我只是觉得她可怜,不希望将来内疚,那很麻烦,毕竟,我看着她长大,投入太多关注,就算是一只小狗,看久了也会有感情。”

    “我没发现你对我有这样的感情。”

    “因为你不如她漂亮,也不如她可爱。”

    “你想救这个漂亮可爱的小孩?”

    这次,他沉默了许久才道:“蓝驰,也许计划本身是个错误,我只是想纠正这个错误。”

    “为了弥补第一个错误,犯下第二个错误,我不希望你再犯第三个错误,主人,这个计划是你根据规则的漏洞制造出来的,至今为止,你已经插手太多,来自规则的惩罚,你承受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  脖子以上的亲密情节,不知道能不能通过审核,汗,我酝酿这么久,不许说不好看。

    感谢 linking 的长评和所有支持的同学,以及以下同学:

    废柴扔了一个地雷

    废柴扔了一个地雷

    废柴扔了一个地雷

    废柴扔了一个地雷

    废柴扔了一个地雷

    废柴扔了一个地雷

    废柴扔了一个地雷

    废柴扔了一个地雷

    废柴扔了一个地雷

    废柴扔了一个地雷

    废柴扔了一个地雷

    ci?yu?u扔了一个地雷

    繁纹扔了一个地雷

    汩汩扔了一个地雷

    汩汩扔了一个地雷

    18318813扔了一个手榴弹

    nn扔了一个手榴弹

    长亭晚扔了一个地雷

    yz扔了一个地雷

    yz扔了一个地雷

    yz扔了一个地雷

    yz扔了一个地雷

    yz扔了一个地雷

    娜娜扔了一个地雷

    包子扔了一个深水鱼雷

    包子扔了一个地雷

    蓝易栩扔了一个地雷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月歌行(奔月) > 第82章 爱与错误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生一世作者:墨宝非宝 2长相思作者:桐华 3你若盛开作者:沉闇 4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5云中歌2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