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月歌行(奔月)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月歌行(奔月) > 第33章 妖界战火

第33章 妖界战火

所属书籍: 月歌行(奔月)

    一部《南华经》,衍生万年古剑门。通天门六界碑,这个象征六界秩序的神圣标志,使得南华派成为历来仙魔之战的主战场,闻名六界。纵使仙门历经磨难,几番盛衰,南华弟子们依然牢记着自己的责任,坚定地守护着六界碑。

    千年前的天罚、百年前的仙魔大战……六界碑的平安,总是伴随着一代仙尊们的陨落,长生不死的仙者们,为了六界渺小脆弱的生灵,弃生赴死。天罚后,南华派早已不复昔日仙门第一大派风采,却又因为拥有代表剑仙术颠峰的紫竹峰术法,依然稳稳地霸着第一剑仙道之位。万无仙尊撑持千年,现任掌教原西城教徒有方,门下新秀也不少,至洛歌出道,南华派终于声名再起,渐复兴盛。

    南华山灵气不衰,是六界碑给予守护者们的微薄回报,仙光瑞气环绕山头,珍禽异兽悠然来去。大小十二峰,南华峰为主峰,是历任掌教居住之地,峰上*殿为议事正殿。主峰旁,另有从峰四座,乃是天机峰、摩云峰、玉晨峰和紫竹峰。

    重华宫位于紫竹峰上,遍地白云滚滚,人立其中,犹如置身茫茫云海,云海上生着千万竿翠竹,风过竹吟,如诗如歌,时有仙鹤自头顶掠过。紫竹峰是因一位前辈喜爱紫竹而得名,早期这里的竹子并非全是紫竹,曾有诗云:“玉干生在白云间,鹤影归来寻不见”,唯有亲眼见到这般清幽景象,方知此地是真正的尘外仙境。

    重华宫当年在天罚之下完全塌毁,重华尊者洛音凡离去后,其孙洛攸只在原址上进行了简单的重建。除了正殿与两间偏殿,仅有不到十间房。正殿朴素庄严,出门下石级,庭前有一道约三丈宽的清流,冒着稀薄的寒气,其中游鱼来去,鳞色各异。一块巨石横于水上,便算作桥了。

    紫竹峰剑术闻名,这一脉弟子却不多,重华尊者其后代及弟子大都殒身于那场天罚之下,至洛歌这一辈,仅余五名正式弟子,除洛歌兄妹与那位只闻铃声未见过面的羽星湖尊者之外,另两个都去人间驻守了,目前紫竹峰上就只有洛歌与柳梢。

    虽然只有两个人,紫竹峰却丝毫不见冷清。

    “放我出去!谁要在这儿!”

    “我是魔,怎么不来杀了我呀!”

    “你给我出来!”

    ……

    就算只有勉强行走的力气,柳梢依然歇斯底里地闹了半天,直叫得气喘吁吁,胸口隐隐作痛,才不得不闭嘴歇息。

    她并不清楚自己当时的惨状,除去外伤,五脏尽裂,筋脉也遭受重创,算是死人一个。如今经过洛歌救治,配合魔体的特殊能力,她的外伤已基本痊愈,但筋脉受损严重,几乎用不了魔力。

    紫竹峰设置了结界,外人不得进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洛歌的目的很明显。

    利落的黑衣不见,柳梢看着身上洁白的仙袍。

    这种雪一样的白,就像仙门那群人,个个都认为自己干净无暇,站在高处审判着别人,有谁亲自体会过身陷泥污的痛苦?

    柳梢恨恨地“呸”了声,慢慢地挪上石桥。

    白衣仙者踏云而来,步伐平稳,仿佛带着一缕清风,卷得足下云气动荡。

    与以往不同,如今他穿了身正宗的紫竹峰道袍,素带广袖,后摆雪纱拖了老远,在云气中起伏,极为飘逸。

    柳梢见到他立刻又来劲了,叉腰挡在桥中间。

    洛歌连眼波都没动一下,眨眼就已经站在了桥对面,沿着石级往殿内走。

    被困在紫竹峰至今,柳梢算是完全展现了本色,不识好歹地冲着他的背影骂:“谁稀罕你救!我要出去,快放我走!我才不要在仙门!”

    洛歌终于转身来看她。

    对着那双眼睛,柳梢完全不惧:“让你把我带来这儿的,快放我出去!”

    洛歌道:“此时出去,便是送死。”

    柳梢哼了声:“我才不怕!”

    “如此,又何必出去,”洛歌道,“你足下便是四海水,六界至寒,跳下去也是死路。”

    “谁怕!我就是不要留在这儿!”柳梢将牙一咬,当真“扑通”跳入水中。

    对于她这种任性的举动,洛歌并不意外:“你伤重未愈,魔体难以承受。”

    不用他说,柳梢已经察觉到这水奇寒无比,比冰块还要冷十倍不止,寒意直透骨髓,柳梢被冻得直哆嗦,却仍不肯服软,倔强而得意地瞪着他:“要……要你管!”

    洛歌往庭前石桌旁坐下,平静地道:“我已救过你一命,从此刻起,你的生死由你决定。”

    至寒之水侵蚀身体,柳梢唯有强行运转魔力与之抵抗,本已受伤的筋脉很快难以承受,寒冷与伤痛双重折磨,柳梢惨白着脸,上下牙直打架,犹自嘴硬:“我……我要走!我才不不留在这儿!不……不如死了!”

    洛歌“嗯”了声。

    眨眼工夫,柳梢冻得双唇乌青,望着岸上冷漠的仙人,威胁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一盏茶后,筋脉尽废,半个时辰后,死。”洛歌起身往殿内走,不曾再看她一眼。

    云中衣袖翻滚起舞,天丝泛着无情的光泽。

    望着那个背影,少女开始恐惧了。

    他不是陆离,根本不关心她是否会痛会难受,她的威胁毫无意义。

    被纵容得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少女,直到今日才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拿自己威胁别人,是愚蠢。

    不,不要死!他们杀了陆离,还冤枉她,她不甘心!所有人都想她死,她就偏要活着!筋脉!不能被废了筋脉!所有人都放弃她,力量才是唯一的倚仗,她不能再成为废物!她还要杀了商镜他们报仇给陆离报仇!

    意识开始模糊,麻木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往水下沉,柳梢明白,这种时候昏迷过去,后果只有一个。

    “不!”惊慌的少女用尽力气保留最后一丝神智,死命扒住石岸,终于开口冲那个白影大叫,“救我!救我呀!”

    他似乎回头看她了,可惜她已经看不清他的神情。

    “我为何要救你?”

    “我不想死!”

    “魔性驱使,你终会害人。”

    “我不会的!不会害你!”

    “不得向仙门寻仇。”

    面对这个条件,柳梢咬了会儿唇,突然狠狠地“呸”了声:“我才不!”

    谢令齐那么可恶!害了陆离,把她也害成这个样子,凭什么不让她报仇!

    固执的少女哆嗦着,努力地瞪大眼睛做出不屑的表情,果断地松开手沉入水里。

    .

    脑袋变得沉重无比,人在梦与清醒间挣扎,简直比之前受伤还要难受。

    再次睁眼,柳梢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榻上。

    房间再熟悉不过,除了木榻和被褥,仅有一扇木窗,一张矮桌、两张木椅,除此之外见不到别的陈设,连个柜子镜子都没有,朴素得不可思议。

    身上裹着厚厚的羽被,寒气还是不停地散发,睫毛尖都结了冰。

    没有人抱着她安慰,也没有人会管她了。

    目睹仙者无情,方知曾经的温暖难得。柳梢想哭,喉间却好象被什么东西堵住,发不出声音,唯有抓紧被子蜷成一团,颤抖。

    “吱呀”声响,门被推开,风送进药香。

    柳梢立即闭眼。

    脚步声走近,在榻边停住,接下来是药碗搁在矮桌上的声音,然后脚步声又朝着门去了。

    柳梢猛地撑起身挥手将药打翻,冲他的背影叫:“我才不吃药!谁要你假好心!”

    洛歌也没生气,皱眉看她一眼,便出门离去。

    柳梢怔怔地看着地上的空碗与药汁,眼泪再也不受控制地直往下流,她慢慢地缩回被子里,将头也完全藏进去,像只藏在壳里的乌龟。

    没多久,脚步声再次走近。

    柳梢从被子里探出头,发现面前又放了碗新的药汁,望着那张波澜不惊的脸,柳梢撇嘴,飞快地擦干泪,又要动手。

    “这是最后一碗,可祛除四海水寒气。”

    手抬到半空,到底没有挥下去。

    柳梢红着眼睛瞪了他半晌,哼了声,夺过药一口气喝光,然后示威性地将碗砸到地上摔碎,重新抱着被子躺下,闭眼。

    须臾,额上一沉。

    长睫忍不住乱颤,柳梢连忙将眼睛闭得更紧。

    透着力度的触感,像是清凉舒适,又像是带着似有似无的温度,纯正的仙门真气流遍全身,将寒毒逼出体外。

    纵然闭着眼,泪水依旧不停地往外涌,柳梢悄悄地咬唇,抓紧了被子。

    “嗯,放弃自己的人,无人能救,”那声音似乎也温和了几分,“能明白这个道理,很好。”

    寒气消减,脑袋一轻,柳梢顿时感觉好受了许多,等到脚步声离开,她才偷偷地睁眼,只来得及看到房门合上前那一片雪白的衣角。

    谁要明白他的道理!柳梢撇嘴,翻身过去。

    一只手又伸来摸她的额头。

    “谁稀罕……”柳梢突然顿住。

    那手的动作很温柔,可是没有丝毫温度,指节苍白漂亮,看上去却透着僵硬感,无名指上戴着一枚美丽的紫水精戒指。

    .

    “月!”柳梢立即从榻上跳起来,任凭身上羽被掉落,似乎也感受不到冷意了。

    “是我啊,柳梢儿。”他站在榻前,斗篷前襟微微晃动。

    柳梢咬了咬唇,冷冷地道:“你来干什么!”

    “嗯,你已经好多了。”他似乎很关切。

    柳梢哼了声,踢开被子跳下地:“走吧。”

    他没有动。

    柳梢呆呆地看了他片刻,明白过来,满不在乎地将脸一扬,重新上榻裹住被子:“我也不稀罕你救!我会逃出去的,总有一天我要把他们全都杀了!”

    “你是魔宫的希望,”他摇头道,“你忘记陆离想要什么了?”

    没错,她是“魔宫的希望”,他用这个理由引诱陆离,陆离到底想要什么?什么叫“魔族的未来”?陆离到最后也没有告诉她。

    “我不相信你!”柳梢将头缩回被子里,“你根本不知道陆离的事,就是想要利用我!”

    他叹了口气:“很抱歉没有救你,我有不能插手的理由。”

    “呸,你那么厉害!”柳梢冷笑。重华宫的结界可是洛歌亲手所设,他却肆无忌惮地站在这儿说话,只要他愿意,还有谁能阻止他?柳梢大声威胁:“你再不滚,我叫洛歌收拾你!”

    月并没有害怕的样子:“真是无情啊,你小时候还想嫁给我的。”

    “谁想嫁你了!”

    “那就好。”

    “混蛋!”柳梢气得连伤病也忘了,跳起来就狠狠一脚踢过去。

    对面的人没有闪避,眼看她就要踢到那半张讨厌的脸,一股神秘的力量将她拦在了半空,再也前进不了半寸。

    “嗳呀,小孩才光脚。”他伸手握住她的脚。

    “不要脸!”那种冰凉的触感很讨厌,柳梢七窍生烟,挥拳去打他的脸。

    月唇角轻勾,手一抬。

    重心顿失,柳梢整个人被掀了个倒仰,摔在榻上。

    “脾气这么坏可不好,”月倾身,拾起羽被裹到她身上,“看,再要受凉,你就会病得更久了。”

    羽被如此柔软,恰如那温柔的动作和声音。柳梢心头一阵颤,立刻背过身。

    这根本就是个无情的人,在她被卖入侯府时袖手旁观,在她重伤濒死时也不曾相救,如今却还想来哄她。

    半晌。

    “留在洛歌身边,你会知道该做什么。”

    柳梢再回头,榻前空无人影。

    .

    六界无宁日,食心魔之祸刚过半年,妖界战火再起。妖君白衣欲统一妖界,亲率无迹妖阙五千妖兵攻打百妖陵,百妖陵妖王鹰非亦有争雄之心,以攻为守,全不退让,双方打得难解难分,各有胜负,妖界千里之地成焦土。

    双方都明白,此时若有外力介入,便可决定局势。

    白衣曾在魔婴之战中鼎力相助,魔尊徵月,也就是天护法劫行,依约派魔军支援无迹妖阙,然而妖界入口却被早有准备的仙门守住了。

    南华峰,*殿内。

    殿顶嵌着太极图的明珠,珠光下大殿通明。迎面高阶上有四张椅子,掌教原西城身着黑白道袍,坐在高阶正中的椅子上,面前冰螭剑剑尖朝下悬浮在半空,隐隐吞吐着龙形烟雾。万无仙尊坐在左边椅子上,手拿一柄白丝褐柄的拂尘,右边两张椅子却空着。

    阶下,洛歌和谢令齐分立左右。

    万无仙尊道:“小歌这么处理原没错,近年仙武联盟能压制魔宫,保得人间太平,与妖界内部分裂不无关系,妖君白衣曾助魔宫夺魔婴,倘若真让他一统妖界,彼时六界局势难料不说,无迹妖阙再与魔宫勾结,后果就严重了。”

    谢令齐道:“但仙妖不同道,仙门插手妖界事总是不妥,如此公然阻碍白衣的大业,只怕会与他结怨,将来妖界一统,难保他不会报复仙门。”

    原西城缓缓颔首:“不错。”

    “同取太阴之气修炼,魔族修行速度远胜妖族,一旦仙门不存,危险的不只是人间,也有妖界,”洛歌道,“我旁观多年,白衣尚且明智,不会为人作嫁,让魔宫做大。”

    万无仙尊想了想道:“没错,妖界曾被魔宫吞并,有这段教训在前,妖族当会警惕。”

    原西城皱眉:“如此,就让白衣一统妖界,暂时也并无威胁。”

    谢令齐笑道:“我却明白洛师弟的意思了,阻止魔军入妖界,并非是为阻止白衣一统妖界,只是不令白衣承魔宫之情而已。”

    万无仙尊与原西城皆恍然,点头不止。

    半晌,原西城开口道:“那柳梢,你打算如何处置?”

    “商宫主虽然没说什么,但青华宫上下都对师弟你颇有微词,”谢令齐道,“不说我们两派的交情,玉容师弟也是与你一起长大的,如今你执意保下柳梢,难免惹他们误会。”

    万无仙尊也道:“我知晓你的意思,魔未必是恶,你当仙道前辈没想过教化他们?可惜一入魔道,魔性噬心,难以根除,她迟早都会害人。”

    “我会留意,”洛歌不动声色地答应,又看着右边第一张空椅道,“待仇师叔出关,我想请他再卜一卦。”

    谢令齐忙道:“食心魔已除,何必多此一举?何况卜测大事极耗心神,仇师叔他……”

    洛歌道:“仙门劫象一出,人心惶惶,如今事情已完,也该令众位掌教安心。”

    万无仙尊点头:“能确认也好。”

    原西城道:“你还是相信她?”

    “我相信玉容,”洛歌平静地道,“玉容不会给她偷袭的机会。”

    原西城皱眉不语,万无仙尊叹息着正要说话,忽然,无数灵雀惊叫着自殿外窜过,一道剑影斩破暮色,径直飞入殿内。

    浮云决横在面前,低吟不止,洛歌见状立即告退,踏剑朝紫竹峰方向而去。

    .

    妖界虫原,细小的毒虫在半空中聚成团,形成庞大的妖云。地上草木尽毁,冒着青烟的焦土上露出无数莲蓬状的孔穴,虫蚁进出其中,绿色黑色粘稠的妖血都成了毒虫的食料。

    几名妖将恭敬地站着,最前面是绿袍绿须的苔老,另有两名紫眉妖将,他们不仅装束相同,连身高面貌也生得完全一样,手里都拿着紫色怪刀。阿浮君则立于不远处的黑水河上。

    一道白影悬空立于高处,背对众人。

    满头雪发垂至脚踝,犹如被狂风吹动,飞散起舞,与身上宽大的白袍融为一色,发间淡蓝色的饰物精致美丽,闪着微光。袍下露出带淡蓝水纹的白靴,足尖轻点,一团透明的水球在足下变换着形状。

    单看这背影,竟是不辨男女。

    须臾,他开口,声音悦耳:“前方战况如何?”

    苔老立即回道:“妖阙伤百人,折损妖将三名,如今虫姬率部众控虫进攻,未见成效,百妖陵应该也有驭虫者。”

    两名紫眉将同声道:“徵月依约派兵相助,仙门却不肯放行,阻碍主君大业,可恶!”

    “苔老,着人支援虫姬,加紧攻打,”白衣停了停道,“另外,继续留意三处入口的动静。”

    “是。”

    “都退下吧。”白衣抬起左手,手腕处露出一串淡蓝色的链子。

    等众将退去,他才转向阿浮君:“阿浮,你看呢?”

    阿浮君开口道:“仙门插手,此战胜算不大了。”

    白衣担忧:“鹰非与几脉人修者有联系,人修者一旦加入,恐于妖阙不利。”

    “妖阙援军被阻,鹰非也未必能得意,若我所料不错,洛歌亦会阻拦人修入妖界。”

    “哦?他会帮我们?”

    “他不是帮我们,是表明不插手的意思,”阿浮君皱眉,“其实我也一直在迟疑,之前请主君答应与魔宫合作,是想顺利助他们夺得魔婴,魔宫再助主君攻打百妖陵便是还情,双方各不相欠,然而洛歌计胜一等,夺取魔婴失败,此番魔宫果真助主君一统妖界,我们欠的人情就太大了,敢问主君,若将来魔宫邀我们攻打仙门,主君是打还是不打?”

    “这……”白衣摇头。

    不打,是失信;打,是为人作嫁。妖界经历战火,元气大伤,得罪魔宫和仙门都不明智。

    “洛歌只是不令我们欠魔宫之情,无迹妖阙一统妖界是迟早的事,”阿浮君说到这里,单膝跪下,“此番是属下忽略了仙门,仓促开战,以致妖阙徒增伤亡,请主君降罪。”

    “这不关你的事,”白衣立即过去双手扶起他,低头叹道,“阿浮,你我是亲兄弟,当初你……”

    阿浮君截口道:“正因为我与主君是兄弟,更要赏罚分明,老族长让我执掌寄水族,是希望我辅佐主君成就大业,主君切不可徇私。”

    “也罢,回去再说,”白衣无奈放开他,道,“眼下局势如此,你看……”

    “十日后若再攻不下,”阿浮君顿了顿,“主君,收兵吧。”

    .

    这边柳梢被困在紫竹峰,哪肯乖乖就范,洛歌看在眼里,既不责备也不迁就,他多数时候都在殿内处理各处报上来的信件,或者外出去办事,柳梢完全与他说不上话,殿外一草一木都有结界,打不动骂不应,柳梢闹了几天发现毫无效果,也觉得没意思,只得罢休,不过每日按时服用汤药,她的身体倒明显好转了。

    仙宫清冷,翠竹雪融,不知不觉度过大半年光阴,柳梢的伤基本痊愈,她也慢慢接受了现实,等到筋脉痊愈,便迫不及待地开始修炼。仙界清气多而浊气稀薄,但浊气本就号称废气,也没人跟她抢。有神秘力量相助,柳梢的进境快得不可思议,魔体成长速度已开始变慢。在这点上,魔道与仙道的确有相似之处,修炼到一定程度*便停止生长,等同于长生,相比之下,魔道的长生似乎来得更容易,然而这完全是一种不能称之为长生的“长生”——深重杀孽使得他们难度天劫,许多魔族在晋升时灰飞烟灭,之前的徵月就是晋升天魔失败,导致魔体损伤,才不得不附身凡人。

    以柳梢目前的能耐,要破开紫竹峰结界还差得远,胸中闷气难以发泄,魔性随着修炼渐渐苏醒,柳梢的情绪变得空前的坏,暴躁易怒,常常为点小事发火。

    这日,柳梢照常在房间纳气修炼,门外忽然飘来一阵药味,柳梢早就腻了,忍不住嫌弃地撇嘴,爬起来出门去看。

    外面天色昏暗,已是戌时初了。

    一名弟子正冷着脸将药搁到石桌上,粗手粗脚,药汁都溅出来了。

    原来洛歌去主峰议事,便令送药的弟子直接上了紫竹峰。商玉容人缘极好,仙门弟子都认定他的死与柳梢有关,那弟子原不乐意为她送药,也是无奈。

    柳梢对仙门弟子同样没有好颜色,不耐烦地问:“洛歌呢?”

    听她直呼洛歌名讳,那弟子忍不住骂道:“你这女魔!洛师叔救了你,你反倒对他不恭!”

    柳梢近日正憋着气,难得有人回应,立刻还嘴:“谁叫他把我关在这破地方!”

    “关你又怎么!”那弟子也怒,“你害了商师叔,出仙门就要被他们碎尸万段,洛师叔保你,你还不知好歹,依我说,该一剑斩了你这祸害!”

    一句“斩了这祸害”,柳梢又忍不住想起被诬陷围攻的场景,面前那张嘴一开一合不断地责骂,勾起躁动的魔性,久违的嗜血冲动再次出现,体内魔力失衡,杏眼渐渐浮现红丝。

    “入了魔迟早会害人,也不知道洛师叔怎么想的……”那弟子犹未察觉,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

    忽然,脖颈被一只纤手掐住。

    双眸红赤,魔相再现,失控的魔力急须平衡,柳梢捏着他的脖子,情不自禁地凑近他深吸了口气,仙门弟子纳天地灵气于体内,浣骨修灵,*灵气极纯,这种气息正刺激着柳梢那敏锐的嗅觉,多诱人!吃了他!

    那弟子被她吓到,挣扎:“你做什么!”

    听到吼声,柳梢清醒了点,手上劲道一松。

    那弟子也知道自己出言不妥激怒了她,终究有些心虚,又恐洛歌知道后责备,忙趁她发怔之际御剑溜了。

    意识中的猎物逃走,柳梢本能地追出几步,却发现那弟子已不见踪影,柳梢顿时更加烦躁,转眼瞥见一只仙鹤停在石桥头,大概是被魔气吸引,正好奇地瞧她。柳梢不由凶性再起,曲指为爪,只闻“噗”的一声响,那仙鹤竟被她凌空摄入手中!

    杀!杀了它!这讨厌的仙界!

    仙鹤挣扎不止,柳梢也在挣扎,想象着热腾腾的血从仙鹤颈间流出的画面,手指控制不住地开始用力。

    忽然,一道琴声划破沉沉暮色。

    上穷碧落之清音,不轻不重,犹如天钟轻撞,震散魔障,牵引神思回归识海。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月歌行(奔月) > 第33章 妖界战火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2寂寞空庭春欲晚作者:匪我思存 3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4燕子声声里作者:白鹭成双 5终于等到你作者:蓝白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