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月歌行(奔月)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月歌行(奔月) > 第47章 重归魔界

第47章 重归魔界

所属书籍: 月歌行(奔月)

    终于还是来了。柳梢慢慢地后退,双手紧紧地掰着身旁的岩壁。

    能破解结界,食心魔果然在青华宫内。洛歌那一击何等厉害,他的伤不可能好得这么快,估计是太心急,所以才趁着商镜未归,迫不及待地来下手。

    若反抗,必定会惊动看守弟子,魔力恢复的事就要暴露,但此时为了保命也顾不得那么多,只要缠住食心魔,让仙门的人看到他就好了。

    眨眼间,坑底血雾弥漫。

    浓重的魔气侵袭,体内魔血随之沸腾,柳梢全神盯着血雾里的动静,杏眸渐渐地阴沉下去。

    没错,跟他拼了!

    眼看着,暗蓄的力量一触即发——

    突然,所有血雾如潮水般迅速退回缝隙外,紧接着缝隙合拢,结界恢复原状。

    “谢师兄?”头顶传来洛宁的声音,“你怎么在这儿?”

    “徵月魔宫频繁干扰人间城防,想让我们放人,掌教和仙尊们都出去了,我怕这边有意外,所以过来看看。”

    “最近辛苦师兄。”

    “掌教命我镇守青华宫,这便是我的职责,只要六界太平,辛苦又有什么,”谢令齐停了停,轻声道,“仙道原该超脱生死,别太伤心了,还有师兄在呢。”

    “我知道,多谢师兄。”

    “记得你小时候么,”谢令齐似乎有点失望,“那时你还经常缠着我,想不到如今你我竟生分至此。”不待洛宁说话,他又笑道:“好了,我并没有生气,定会寻药治好你,你也是个懂事的姑娘,照顾好自己,别让师兄不放心。”

    洛宁“嗯”了声:“方才青华宫师兄找你呢,掌教他们有信来。”

    谢令齐还没答话,果然就有弟子走来:“原来谢师兄在这儿,商宫主来信,卓师姐请你过去商议。”

    “师兄快去吧。”

    “你……”

    洛宁道:“我先看她到底怎样了,立刻就来找你。”

    原西城亲自封印了柳梢的魔力,应该不存在问题。谢令齐皱眉叮嘱:“此女出身武道,你已经保住她的命,断不可轻信于她,我让人守在外面,你看过就快些回去,我晚些时候再来找你。”

    说完他便匆匆离去。

    .

    魔力恢复,柳梢在坑里将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楚。

    当时是谢令齐从自己手里接过冰弦琴,他最有嫌疑,谁知道他对洛宁的好是真是假呢……

    眼下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柳梢抱着额头,觉得混乱无比。

    原西城他们都不在,只让谢令齐与卓秋弦镇守青华宫,怪不得食心魔会肆无忌惮地下手!没想到的是,徵月魔宫此时干扰人间城防,声称救自己,这不是让仙门认定自己与魔宫勾结了吗?

    “柳师姐。”轻飘飘的声音自头顶传来。

    柳梢收回思绪,仰头看,只见少女坐在高高的岩石上,身形比往日更瘦小单薄。

    良久的沉默。

    洛宁开口:“你别怕,我想过了,只要食心魔还想潜伏在仙门,就不会轻易对我下手,从现在起我就守在这儿,没人敢来害你。”

    是啊,还有人相信自己。柳梢哑着喉咙道:“我没事,你要当心。”

    洛宁“嗯”了声:“我修为浅,这样你听着很费力吧?”

    她用传音之术,是为了防备偷听。柳梢立刻道:“我能听见。”

    洛宁又不说话了。

    柳梢道:“别相信谢令齐。”

    “我知道,”洛宁停了下,“我相信哥哥,他相信的是你,我也信你。”

    一夜之间,公主失去了庇护,所以,也会长大吗?

    柳梢静静地望着她。

    看吧,柳梢儿,这就是你当初嫉妒的女孩子,天生残缺沉眠,醒来后仅仅在哥哥的保护下过了十几年快乐简单的日子,如今至少你还有一身修为,还有报仇的希望,她却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但是此刻,她在保护你呢。

    还有什么理由放弃?还有什么理由自怨自艾呢?

    “讲讲大荒发生的事吧。”洛宁轻声说道。

    “好。”

    夜帷落下,半月升空,谢令齐也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没有再来,洛宁也没有离开。

    坑底潮水回涨,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洛宁歪倒在岩石上,应该是睡着了。

    在柳梢的叙述里,她的哥哥是安心离开的,他盼望她能好好地活下去。

    原来安慰人的感觉是这样?柳梢抱膝而坐,静静地听着水声。没有如实讲出最后的情形,因为怕她难过伤神。

    托付三件事,实际上却只有两件。他其实是在担心妹妹吧?没有说出来,是因为他知道,她的处境比洛宁更加危险,她才是食心魔的目标。

    “今日之事,换成宁儿我也会如此。”他这么说,是不令她内疚。

    真换成洛宁,他会如何选择?柳梢没有计较这些,也永远不会再计较这些了。

    也许有这个结果也是好事,若一切照计划,食心魔追踪自己回青华宫,商镜相信食心魔的存在,必会进行彻查,洛宁却偏偏在此时来了青华宫,重伤的食心魔难以藏身,未必不会迁怒挟持她,如今自己受冤枉,洛宁反而安全了。

    柳梢心头猛地一跳。

    阿浮君没有公开洛歌的事,难道是……

    也不对,柳梢否认了这个可能,阿浮君跟洛宁又不熟,更谈不上什么交情,最多是洛歌当初从自己手下救了他一命,要说那个冷血的妖王会报恩,简直是笑话。

    头顶似乎有动静。

    柳梢警惕地抬眼:“是谁?”

    洛宁还是安安稳稳地睡在岩石上,一朵斗大的雪花缓缓地飘落,紫衣男子立于花中,藻形簪尾上的宝石与雪光相映,显得那张脸更加柔和。

    “诃那!”柳梢立即站起身,只来得及叫出这一声,眼泪便止不住地流下来。

    见她蓬头散发形容狼狈,诃那沉默了下,道:“我都听说了。”

    “你怎么进来的?”柳梢擦擦眼睛,又恍然,“是卓师姐?”

    他与见素真君洛宜有渊源,又曾与卓秋弦联手对付食心魔,卓秋弦自然信任他。加上堂堂青华宫并非浪得虚名,就算商镜不在,长老弟子里也不乏高手,魔尊进来也未必能全身而退,所以卓秋弦才会同意让他来看自己吧。

    柳梢本来还打算让洛宁再去找卓秋弦,如今见他来了,既伤心又欢喜:“你……”

    “事不宜迟,”诃那压低声音打断她,“我来救你出去。”

    柳梢大吃一惊,下意识地拒绝:“那怎么行!”

    此时逃走,等于坐实了勾结魔宫的罪名。

    “你已经无路可走,”诃那明白她的意思,“徵月魔宫明目张胆地要人,仙门认定你与魔宫勾结,就算商镜回来,你有十足把握令他相信你?”

    柳梢愣住。

    是啊,商镜回来又能改变什么?冰弦琴被毁,如何令他相信?仙门有魔仙,这个消息太骇人听闻,能为自己作证的只有羽星湖和阿浮君,就算阿浮君肯出面,妖界与仙门关系微妙,仙门会不会信他的话也难说;羽星湖又深入大荒寻找妻子去了,不定几年才出来,况且大荒地广凶险,他独自一人,变数何其多,食心魔可能已经着手安排对付他了。

    诃那语气凝重:“此番白衣告知我消息,让我来救你,正好配合魔宫调虎离山之计,等商镜他们回来,你再要逃就难如登天,别忘了你是魔,总有魔性,纵使他们饶你一命,你也是终身被囚的下场。”

    是白衣让他来的?柳梢看他一眼。

    白衣屡次卖人情,是因为自己身上的力量?风浪中,洛歌最后留下的话是真的吗?

    诃那以为她还在迟疑:“食心魔在仙门,你留在仙门一日,随时都可能发生意外,机不可失,你想清楚。”

    柳梢打了个寒噤。

    没错,方才若不是洛宁来,食心魔不就对自己下手了?

    思绪乱如麻,柳梢指着洛宁随口道:“你先把她送去卓师姐那里,我……再想想。”

    “时间不多,尽快决定。”诃那飞身而起,抱着洛宁离开。

    柳梢盘膝坐下,强迫自己冷静。

    究竟是该走,还是该留下来?此刻面临的抉择十分关键,也十分艰难,她却偏偏不是个会拿主意的人,每次的决定似乎都没有正确的。

    走,仙门会认定自己有罪。

    可是留下来,就等于把命运完全交给了别人,包括食心魔。

    把命运交给别人?

    心头登时雪亮,柳梢情不自禁地冷笑。

    不!不能死,更不能被囚禁!洛歌为自己换回的生机,怎能轻易交给别人来定夺!此时离开也许会令误解更深,但至少还有机会,只要活下去,自己就能变强,能报仇,能做更多的事!

    仙门大劫到底是什么?也许不是指食心魔得到魔婴,而是洛歌的陨落,仙门再无人能牵制食心魔,更可怕的是,他们根本不相信食心魔的存在。

    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你想怎么做?你认为该怎么做?

    柳梢清楚地记得他最后看来的那一眼,没有后悔,却有遗憾与内疚。

    救了她,放走食心魔,觉得愧对苍生吗?那么就由她来完成吧,她要活下去,为苍生除去食心魔这个祸害,了却他的遗憾。

    浮躁已久的心,终于在此刻回归宁静。

    夜深,当诃那再次踏雪花到来,柳梢站起身:“我跟你走。”

    .

    昔年见素真君之夫正是青华宫东来尊者卓衍,诃那曾得见素真君指点,对青华宫结界也略知一二,严密的结界很快被撕开一角,禁魔坑底果然连通东海,两人立即潜入水中。诃那在海中如履平地,紫衣被水牵开,隔着生动的海波看去,竟也有种飘逸感。

    柳梢避水急走。

    有关海的记忆,如此的令她痛恨,又难以忘记。

    两人逃出数百里,诃那才停住。

    柳梢突然想起:“我们这样走了,会不会连累卓师姐?”

    诃那摇头:“她明知我与见素真君的关系,还放我进去,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柳梢愣住。

    谢令齐应该也是被她拖住了,原来,她终究是信了自己吗?

    “好了,”诃那道,“那么多人看着我进青华宫,我也要去妖界避避风头,这些时日不能来见你了。”

    为洛歌之事,仙门必有一阵忙乱,不可能进妖界去找他算账。柳梢点点头:“谢谢你,诃那。”

    见她郑重的模样,诃那忍不住一笑:“你……”

    突然,一道白影自面前的水波影里浮现,吓了柳梢一跳,却是阿浮君。

    诃那便没再说,轻轻地颔首:“你来了。”

    视线自柳梢身上扫过,阿浮君淡淡地道:“主君说人救出来之后,尽快回去。”

    柳梢明白其中含义,他是在提醒自己记得妖君白衣的人情。

    诃那转向她道:“我也不送你了,你的朋友就在前面接应,珍重。”

    “谢谢你,也谢谢白衣。”柳梢再次道谢,然后遁走。

    等她离去,阿浮君才又开口道:“这一次妖阙救她性命,再大的人情也不过如此,无论将来她是死是活,都会记得妖阙之恩。”

    诃那看着她消失的方向沉默了下,道:“你这样算计她……”

    阿浮君打断他:“施恩已毕,我们无须再为她分心,百妖陵已决定发兵攻打妖阙,苔老他们还等着商议大事。”

    “罢了,回去吧。”

    .

    不说诃那与阿浮君自回妖阙,这边柳梢别过他们,水遁疾行,两个时辰后就看到了岸。

    岸上果真等了一个人。

    一如当年,他站在白色的沙滩上,任那温柔的波浪一层一层在足边荡开。

    “柳梢儿,”他含笑伸出手,斗篷被掀起优雅的褶皱,“走,我们回去了。”

    想不到是他来接自己,柳梢盯着面前修长漂亮的手指,没有接受,却也没再像往常那样发脾气:“走吧。”

    .

    洛歌之事震惊六界,却也令许多人暗自松了口气。正如卢笙所言,仙盟联盟并未因此出现裂缝,人间防守依旧固若金汤,武扬候与加入仙武联盟的几脉武道头领亲自上青华宫悼唁,当场对柳梢下了格杀令。

    青华七重阶,一道蓝影拾级而上,沿着宽阔的白石道大步走向通玄殿。风卷起长长的白色发带与黑色发丝,随蓝袍后摆起伏,风姿潇洒。

    两旁弟子却无心欣赏,多数都带着责怨之色,连平日最崇拜她的女弟子们也不出声。

    卓秋弦全不理会,径直从他们面前走过,入殿跪下:“卓秋弦前来领罚。”

    高阶上,众掌门仙尊左右列坐,脸色都不好。

    “魔宫果然是在调虎离山,可恨!”祝冲终是忍不住道,“青华宫把守仙界通道,怎能让外人随意进出?那女娃吸收魔婴之气,修为增长骇人,这岂不是放虎归山!”

    商镜端坐中央主位,略显憔悴的面容看上去倒更加威严,只是多了一丝黯然。他在归途中闻知洛歌噩耗,接着就被尸魔石兰缠上,然后是魔宫再犯人间,根本来不及喘息,他一边处理城防,一边暗暗担忧未来局势,待事情平息便日夜兼程赶回青华宫,奔波之苦全顾不得了。

    商镜沉声道:“秋弦,你这次也太疏忽了!”

    旁边卓姓长老毫不客气地责骂:“看你往日做事还谨慎,原掌教才临时将青华宫托付与你,想不到你这些年在外毫无长进,令人失望!”

    卓秋弦头也不低:“是我轻信于人,致使罪魔逃脱,我愿受罚。”

    她向来敢做敢为,许多大弟子都站出来为她求情。

    苏信忙上前道:“此事不能全怪卓师姐,那位诃那仙长自称见素真君于他有半师之缘,又会重华宫术法,见素真君自幼便有聪慧机敏的名声,颇能识人,因此卓师姐才没有防备。”

    万无仙尊也道:“发生这种事,两个孩子哪能想那么多。”

    “若要罚,不应只罚卓师妹,”谢令齐站出来,走到卓秋弦身旁跪下,“我亦有失查之过。”

    旁边一名青华大弟子忙道:“人又不是师兄你引进来的,与你何干。”

    谢令齐摇头:“我与卓师妹受诸位掌门之命镇守青华宫,卓师妹轻信于人固然不妥,但我既知此事,仍不加防备,也是疏忽,此事若有十分过错,弟子与卓师妹便各占五分,要罚也是一人一半才公平。”

    此事说来真不怪他,他分明是在为卓秋弦分担,众弟子不约而同地面露钦佩之色,等着商镜决定。

    商镜沉吟,迟迟未表态。

    几位青华长老甚为感动,纷纷道:“好孩子,不关你的事,快起来。”

    卓秋弦原是青华后辈里最拔尖的,如今晋升在即,受罚定会耽误修行,青华优秀的后辈就这几个,又没了商玉容,众人口里责骂她,其实还是心痛的,只是放走害洛歌的凶手,谁都不好说情,谢令齐身为南华首座弟子,他开口最合适。

    “我做的事,我自领罚,”卓秋弦淡淡地道,“你要做好人却与我无关。”

    她毫不领情,连商镜都有些尴尬,不好下台了。

    谢令齐清楚她的性子,微笑:“我因有过而受过,师妹多虑了。”

    放走害洛歌的凶手,南华派几名大弟子早就愤怒不已,见卓秋弦不通人情,一名弟子当即冷笑:“当日师姐让那位诃那仙长去禁魔坑,谢师兄原本要跟去,却被师姐留下来说话,我们在旁边瞧着,师姐怎么也不像是疏忽……”

    不待原西城喝止,卓秋弦便冷冷地道:“当初柳梢也有害玉容的嫌疑,洛歌能救走她,如今她有嫌疑害洛歌,我为何就不能放?”

    她这么直接顶回去,竟堵得南华众人紫涨了脸,无言以对。

    “秋弦,不得无礼!”商镜呵斥。

    “弟子愿自逐人间五十年,必立功一千,炼疫药三万,斩除尸魔石兰以谢罪。”卓秋弦说完,也不理会众人,站起来径直出殿去了。

    殿内气氛更加尴尬,说来她也不过是疏忽,这等惩罚已经很重,实在没理由再追究。加上商玉容与洛歌先后出事,仙门出色后辈已失其二,众人心理上难免也会宽容些,只有祝冲哼了声,对她这种我行我素的风格甚是不满。

    南华派最优秀的人物陨落,身为掌教的原西城心中悲愤比旁人更来得深刻,然而碍于洛家与卓家的渊源,他也不好过于责怪卓秋弦,终是开口道:“罢了!”

    眼见谢令齐还跪在地上,洛宁走到商镜身旁劝道:“谢师兄也不是故意的。”

    众掌教纷纷道:“重罚了一个,没理由再罚第二个。”

    商镜点头示意他起来,又皱眉道:“那个诃那自称受过见素真君指点,即是仙道中人,他怎会出手救这柳梢?”

    “还用说?”祝冲道,“他定是被那魔女花言巧语骗了,当初沧沙仙尊不也误信了她!”

    噩耗公开,众掌门弟子自发改称洛歌尊号。想天罚之后,仙门千年无天仙,更兼魔宫侵扰,咒仙术几近失传,剑仙术亦少有大成者,公认仙门第一的紫竹峰术法也不复当初,重华宫一脉本就单薄,到洛歌这代,洛宁残缺,武式微失踪,羽星湖离开,另几名弟子为抵御魔祸死的死伤的伤,洛歌自幼天赋出众,受命担起承继重任,百年前仙门遭逢大劫,他出关促成仙武联盟,弥平魔祸,仙门方有休养的机会,近年晋升的弟子成倍增长。他这一生可谓极其简单,前半生闭关修炼剑术,后半生为六界奔走,所立功劳已数不清。绝顶剑术,百年功绩,仙尊之名他完全受得起。

    提到他,众人皆黯然,一名弟子大声道:“我等必定要擒回魔女,报此血仇!”

    在场弟子都高声附和。

    商镜不禁脸色一肃,未等他开口,祝冲便喝道:“住口!沧沙仙尊之事固然令人痛心,魔宫亦是可恨,但我等斩杀魔女是为六界安危,不是为了报仇!”

    弟子们被骂得惭愧而退,个个垂首不敢作声。

    商镜亦严厉地道:“身在仙道岂能执着于仇恨,尔等需谨记祝掌教的教诲。”

    天山派掌教睢和咳嗽了声,道:“眼下妖界内患未平,不足为惧,唯有魔宫,恐怕会再度兴风作浪。”

    他们要商议事情,众弟子忙退出殿外。

    一名武修者早就等在外面,见了苏信忙作礼:“侯爷请师弟过去一叙。”

    处理卓秋弦是仙门内事,商镜自然没让武道首领参与,武扬侯这次在青华宫停留了快半个月,算算日子也该回去了。

    苏信忙拉洛宁:“走,我们过去吧。”

    那名武道弟子咳嗽了声,笑道:“侯爷有礼物要送洛姑娘的,不过这次是让师弟单独去说说话。”

    苏信皱眉:“宁儿又不是外人……”

    洛宁打断他:“苏伯伯定然有要事嘱咐,你快些去吧。”

    苏信也觉得有理,说声“晚些来找你”,就跟着那弟子匆匆地走了。

    洛宁望着他的背影好一会儿,直到看不见了,才低头。

    “宁儿,”谢令齐拍她的肩膀,“师兄在呢。”

    洛宁笑了,摇头:“我没事啊。”

    .

    迎雁峰的客房院子里,武扬侯端坐在石凳上,披着厚紫色披风,双眸依旧炯炯有神。方卫长与两名侍卫站在他身后,见到苏信进来都作礼称“世子”。

    没等苏信说话,武扬侯便开口道:“他入了仙门,你们不必讲这些规矩。”

    方卫长等人答应。

    苏信果然高兴了,上前作礼:“父亲!”

    武扬侯挥手示意他起来。

    “父亲要回去了?”苏信坐到他身旁,父子难得有这段相聚的时日,如今即将分别,难免不舍,“我有空回去看你。”

    天下父母心,恶人也是一样。从商镜口中知道儿子修行顺利,可望得仙骨,武扬侯欣慰不已,当初将他送入仙门果然是对的:“你只管用心修行,切不可惦记我,误了正事。”

    苏信答应:“父亲有何要事,连宁儿也瞒着?”

    武扬侯没有立即回答,方卫长几人知趣,连忙退出院门外。武扬侯这才道:“命魂残缺,轻易是治不好的,该远着的,就远着些。”

    苏信脸色微变:“父亲这话什么意思?”

    能与紫竹峰结亲,武扬侯最初是欢喜不已,然而如今洛歌不在了,洛宁天生残缺,连自保之力都没有,人仙观念始终有利益之别,武扬侯为了儿子,哪肯接受这样一个儿媳妇:“她不能修炼,将来只会拖累你,耽误你的修行大道!”

    苏信忙道:“我会用心修行,不会耽误大事。”

    “她修不得仙骨,迟早会老去,你那时还要对着她?”

    “我给她找药!”

    武扬侯冷笑:“你这点修为能去凶险之地找药?如此,你这一生都要为她奔波,哪里还顾得上修行?”

    苏信噎了噎,涨红脸站起身:“她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嫌弃,无论如何,我绝不能弃她不顾!”

    武扬侯早料到他倔强,拍桌呵斥:“放肆!我送你入仙门,是为苏家后代着想,你竟全不体谅,心里还有没有为父,有没有苏家祖宗!”

    苏信脾气本就软弱,一时被骂得无言以对,对峙半晌,终究是放软了语气:“洛师兄出事,我就弃宁儿不顾,同门师兄弟将如何看我?父亲希望我在仙门立足,总该我着想。”

    这话却也有理,武扬侯哼了声:“好皮囊的女人多的是,过些时候再慢慢远着吧,走了!”

    他说完就带着方卫长等人去向商镜辞行,苏信哪还有心情挽留,想到洛宁的境地,顿时越发酸楚心疼,连忙过去陪她说话了。

    .

    久别的虚天魔宫依旧保持着一片混沌的状态,游走的污浊烟气被驱散在结界之外,不见蓝色幻海,只见层层云潮荡漾,映着月色,颇有几分朦胧飘逸的美感。

    柳梢并不会欣赏这种美感,若非走投无路,她也不想来这里。

    孤寂乏味的柳家园子,残酷罪恶的武扬侯府,幽美庄严的青华宫,以及奇异凶险的大荒……每个地方都有不好的经历,却又多多少少有一些她想要留住的东西,无论哪一处都比阴暗污浊的魔宫好多了。

    柳梢常常想到那遍生翠竹的孤绝仙峰,以及淌着四海寒水的冷寂宫殿。尽管没有多少内容,她总是在闹脾气,仙者总是在殿内处理事务,可那段记忆是她有生以来最真实的。

    大荒那一夜,阳夹山雨水激流,浮波的仙影终是烙在了她的心头。

    “用你的命,也许能换更多人活下去,你怕死么?”

    “想活下去,没有错。”

    同样的风雨夜,她记得那个怀抱,却没料到他的决定,她常常会想,当时那双眼睛里会是什么样的神情呢?

    察觉魔丹气滞,柳梢收回思绪。

    随着报仇之念放下,她一度放弃修炼,可如今为了守护,她必须走下去,守护他所守护的东西,哪怕伴随着魔性的危机。

    行功完毕,柳梢看了眼远处云海上的黑色人影。

    这些天他似乎一直都站在那里,没有来缠她,也没有离开。

    柳梢是真的奇怪了。

    不肯放弃,这又是一种怎样的执著?

    柳梢径直出了结界,她最近伤势已经痊愈,便想起洛歌的话,叫住几个魔兵吩咐道:“你们去大荒,打探尸魔石兰的下落,回来告诉我。”

    魔兵迟疑:“这……”

    “你们敢不听!”柳梢威胁,如今她要收拾这几个小魔绰绰有余。

    “你有资格命令谁?”洪亮的声音喝止她。

    “圣君。”众魔兵敬畏地俯首。

    来人穿着蓝黑衣袍,鬼眉短髯,面相凶恶,正是天护法劫行,也是如今的魔尊徵月,名副其实的魔宫之主。

    柳梢有些惧怕他,不由后退了步。

    徵月对她看不上眼,冷哼:“魔宫给你容身之地,想要地位,就拿出实力让本座看。”

    柳梢壮着胆子道:“食心魔说过,等他修炼大成就会扫平魔祸,魔宫不该对付他吗?尸魔石兰是他的帮手……”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微月打断她,袍袖一挥就消失了。

    魔宫与侯府一样,毫无地位只会自取其辱。柳梢总算认清事实,没敢再生事,垂头丧气地回到云海结界里。

    空阔的云海上,颀长身影依旧站在那里,披着清淡的月光,任凭身畔云雾游动,犹如传说中的月之神。

    见她回来,他微微侧了身。

    他早就料到这个结果,只是看着一切发生,从不曾提醒过她。

    柳梢在不远处的云榻上仰面躺下,望着结界外昏昏的天空发呆。

    虚天夜空,那片薄薄的月亮似乎永远都是一个样子,凄凉地挂在那里,月下时而掠过烟云影。

    “月亮。”她突然开口。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月歌行(奔月) > 第47章 重归魔界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温暖的弦作者:安宁 2帝皇书 上卷作者:星零 3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作者:籽月 4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5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