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月歌行(奔月)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月歌行(奔月) > 第67章 月华妖木

第67章 月华妖木

所属书籍: 月歌行(奔月)

    眸中火焰淡去,化作阴魅的笑意。鹰如很快就平复了情绪,抬手整理白发:“战场上总没见你,还以为你已经忘记我了。”不待诃那说话,她又叹道:“我知晓,你是不忍心与我为敌,倘若咱们当年没有……那样多好。”

    诃那“嗯”了声。

    “好容易见面,你就没什么说的?”鹰如笑道,“你该不会以为,我会害你吧?”

    诃那莞尔:“你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当然,”鹰如摸摸脸,沙哑的叹息声竟也十分动听,透着浓浓的惆怅,“才转身就过了这么多年,还记得那天,你说要抛弃以往的生活,去追寻强者之路……你成功了。”

    诃那道:“你也很好。”

    “你修成天妖,我总不能还停留在原地,”鹰如放下手,所有惆怅之色眨眼即消失,“没有你,就没有如今的百妖陵午王。”

    他们两人叙旧,柳梢在旁边生闷气。这女的果然与诃那相识,敢情她激怒自己就是想引诃那现身呢,可恶!这样的心眼实在不比阿浮君好多少,难怪未旭说要小心她,好在看情形她应该不会与诃那为敌。柳梢想到这,又觉得放心了点。

    鹰如加入,三人的气氛开始变得微妙。

    柳梢竖着耳朵听他们谈话,从中了解到两人的往事,昔年寄水族还是经常被欺凌猎杀的弱者,恰好那时鹰如是睛鹰一族中资质最差的一个,经常受兄姐嘲弄,两人偶然相识,同病相怜,只是后来诃那被族长选中,成为寄水族的希望,两人自此再未见面。

    对柳梢来说,现在最亲近的人就是诃那,如今横空插个鹰如进来,柳梢怎么瞧怎么碍眼,其实就是犯了老毛病,她也知道这种感觉不对,没好意思表现得太明显。

    好容易等到二人说话的空隙,柳梢早已想好话题,插嘴:“诃那,我们该……”

    “先往西走吧,”鹰如轻易就打断了她,眼睛看着诃那,“我王兄他们应该是去了东北方向。”

    诃那点头:“多谢你。”

    “你我之间还用说谢,倘若我有事,你不也会帮我么?”鹰如笑着,转向柳梢,“对了,你方才要说什么?”

    柳梢一时被噎住。

    诃那看看她,道:“连日赶路也乏了,天色已晚,不如暂且歇息,养足精神再走。”

    “就在这里吧,”鹰如看看四周,“此地地势好,适合扎营,有什么动静也能及时发现,我法力低微,你如今最好别动用妖力,还是让柳梢儿设结界吧。”

    柳梢听得满肚子不乐意,腹诽——才认识多久就使唤上了,柳梢儿柳梢儿,谁跟你很熟吗!

    不过她的话还有几分道理,柳梢正打算动手,被诃那制止:“魔族气息更容易引来仙门注意,我看我们都不怕什么凶兽,就不用结界了。”

    鹰如看看两人,笑着点头称是。

    这样一来,柳梢也不用耗费魔力,三个随便找了颗枝叶茂密的老树,就地歇息。山中干柴多,鹰如生起了一堆火。人乃万灵之长,天地钟爱者,妖族最重要的进阶便是化形为人,因此他们大都酷爱模仿人类习惯,以求得天运眷顾,并不将自己当异类,生火这种事毫不稀奇。

    白绢落地,自动叠成绢花,诃那落到花上,鹰如很自然地走过去坐到旁边,柳梢本来路上就憋着一肚子气,见状更不舒服,也大步过去坐到另一边。

    诃那微微沉了下巴,不着痕迹地朝她摇头,含着嗔意。

    还嫌自己打扰他们了啊!柳梢有点负气地想,她到底不再是以前那个少女,心里明白自己又在无理取闹,人家与他本来就是旧相识,什么关系都不清楚,冒这种酸味实在没道理。

    未曾拥有过,难免就在意。

    如果自己与诃那才是最早认识的,那该多好!

    意识到这一刻的想法太可笑,柳梢有些失意地别过脸,想要站起来走开。

    诃那叹气,伸手拉住她。

    柳梢挣了两下没挣开,这才不再动了。

    旁边鹰如全无反应,似乎并没有发现两人的小动作。

    山中夜色浓,火焰跳跃,温暖的光芒穿不透密密层层的枝叶,仰头望去仍是一片黑。气氛有点诡异,谁都没有打坐歇息,也没有先开口说话。鹰如偶尔抬手,一根枯枝自行添加到火堆上,火色染上她卷翘的睫毛,双睫丝毫无颤动,静得出奇,犹如头顶黑羽般的魅。

    “诃那……”柳梢悄声。

    “对了,我王兄到处捉拿你,你怎么还出来走动?”鹰如突然开口打断了她。

    擒拿石兰的计划不能告诉外人,柳梢立即扯诃那的袖子,抢先嘟哝道:“说了我们是出来找药。”

    “听说你在大荒被围杀时,石兰救过你一命,”鹰如丝毫不受影响,“如今仙门要对付她,看样子你是来救她的?”

    对上诃那带笑的眼神,柳梢没好意思再隐瞒。

    鹰如皱眉道:“食心魔的事真不是你编的?他真的存在?”

    柳梢很不高兴,她几次打断自己和诃那对话,明显是故意的。柳梢也存心吓她,故意慢吞吞地道:“我说有没有不重要,关键是你信不信,说不定他这次也跟来了,你可要当心喽。”

    “嗯,多谢你提醒,”鹰如看诃那,“眼下数我法力最为低微,诃那你多照看着我些。”

    真好意思!柳梢这个自诩刁蛮的人也听得目瞪口呆,简直要膜拜她的厚脸皮。

    诃那道:“只要我们三人不分开,谅他也不会轻易现身,不过仙门与你们百妖陵都汇聚于此,倘若被他利用来对付我们,事情就有些麻烦。”

    柳梢早就吃过这样的亏,苦恼:“他在暗,我们在明,防不胜防。”

    “这倒未必,”诃那安慰她,“我们此行是秘密的,魔宫那边未曾泄露消息,他便不会得知我们的行踪,我们也算身在暗处,只要我们赶在仙门之前找到石兰,将她带走就是了。”

    鹰如立即道:“这个无妨,我的身份并无顾忌,待我与王兄联系,打听仙门的消息也容易。”

    她主动相助,柳梢有点别扭:“不用了,我们自有……”

    “我不是在帮你,是为了诃那,”鹰如再次打断她,抬手又往火堆上添了枝柴,“我也只能帮到这些,来日再见,还不知道是敌是友呢。”

    她这么坦然,柳梢倒不好说什么了。

    诃那叹息:“鹰如,但愿你我还能像当年一样。”

    “我们现在不就是么?”鹰如答道。

    然后就没人再说话了,三人闭目,各自想着心事。

    这蒲芒山乃灵气所钟之地,蕴生许多山精木魅,夜里是他们出没最频繁的时候,他们妖力低微,且多数是修正宗妖道,鲜有害人的,偶尔会干点恶作剧,仙门慈悲为怀,并不轻易惩治他们。眼见几只山精从旁边跑过,三人同时隐去身形气息,也是避免泄露行踪。

    沉寂的夜,头顶露滴垂落的声音也如此清晰。几只山精围在火堆旁,彼此拱手作礼问候,言行与人类无异。

    “白兄怎么没来?”

    “他啊,今年白头峰地气流失,他忙着迁移他的那些子孙,哪有心情过来。”

    “地气流失是大事啊,究竟怎么了?”

    “其中内情我也不清楚,那边的人都缄口不言,谁知道呢!”

    “何不报与仙门?”

    “仙门那些货管得宽,这种为六界操心的事就该报给他们,不过嘛……关我屁事!我又用不到地气,他们自己都不吭声,我何必找麻烦?喝酒喝酒,这次小弟我带来的可是上品人参浆……”

    ……

    无意中听得这番对话,柳梢睁开眼,恰好与诃那的目光对上,彼此心中都已有数。

    几个山精饮酒作乐,居然还赋诗作对,彼此应和,好不热闹。柳梢得知白头峰地气异常,哪里还能静心,好容易等到天亮,山精们兴尽散去,柳梢立刻拉着诃那要启程。

    鹰如道:“白头峰在东北方向,我王兄恰好也去了那边。”

    “鹰非也在?”柳梢迟疑起来。

    诃那道:“无妨,我们谨慎些,暗中行事就对了。”

    鹰如道:“你的行踪泄露,后果严重。”

    诃那道:“食心魔或许也来了,我们不能单独行动,何况还有仙门在。”

    鹰如瞧瞧柳梢,突然一笑:“你就这么不放心她,罢了,蒲芒山这么大,未必就会遇到王兄他们,我陪你们走一趟,有我在,你们行事也方便。”

    柳梢闻言反而不好意思了。

    诃那含笑道:“多谢你了,鹰如。”

    鹰如凝神看了他半晌,道:“终究不是当年,你跟我也变得客气了。”

    诃那没有接话。

    .

    食心魔、仙门、妖界都汇聚蒲芒山,事情再怎么紧急,三人也不敢大张旗鼓地行动,唯有采用速度相对缓慢的地遁术,大约行了五六日才抵达白头峰。这白头峰在整个蒲芒山脉里显得很是特别,半山腰以上生着一种特殊的白色树木,枝干叶皆呈现白色,数量不多,远远望去却也白皑皑的一片,白头峰因此而得名。

    诃那看到那些树先是惊疑,掠至树上查看半晌,似难置信:“月华妖木?真是月华妖木!”

    “什么!”鹰如立即跃到他身旁。

    柳梢见状也凑过去,只见那些白色的叶子极为美丽,每片约有鸡蛋大小,呈圆形,叶脉更是线条流畅,泛着丝丝银光,枝叶摇曳碰撞之间,“沙沙”的声音十分清美。

    诃那小心地拉过一片叶,那叶子登时微微地颤抖起来,察觉到这个细小变化,诃那大喜:“往常我以为此族只存在于传说中,想不到竟然真有,还被遗落在人间,这些妖木已有灵性,再过百年定能化形,妖阙当接引……”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住。

    柳梢和鹰如都看着他。

    “倒忘了,我早已不是什么妖君。”诃那摇头笑了笑,松开手。

    柳梢大声道:“什么不是!总有一天我们会……”她本想说夺回妖阙,突然想起百妖陵午王鹰如就在旁边,连忙打住。

    鹰如凑近叶片嗅了嗅,轻描淡写地岔开话题:“这月华妖木之名我也曾听闻,却从未见过,若非你提起,我还认不出来。”

    柳梢忙道:“能认出这个,诃那你真厉害!”

    诃那摇头:“我原本也不认识,是听见素真君提过才知道的。”

    见素真君洛宜素有聪慧之名,且博学多识。柳梢问:“月华妖木很有名?”

    “说起来,它与你们魔界也有些关系呢,”诃那笑道,“据说此树种是一位月神借月华之力培植而成,可转化浊气,得名月华木,实为妖物,后来流出神界,不知怎的被魔宫引入,然而几任魔尊陨落,魔宫失去结界支撑,在虚天浊流冲击之下毁于一旦,我们便以为此树已经绝灭了,想不到如今居然在人间出现,人间气候并不适合此树生长,大约这蒲芒山的环境特别吧。”

    鹰如忍不住抚摸叶片,目光闪亮:“此木由神培植而成,修炼定能得天庇佑,将来必成我妖界一大助力!”她很快平复激动,冲诃那一笑:“回头我就禀明王兄,接引它们入妖界,这事我们百妖陵来做,你该不会介意吧?”

    诃那微微皱眉:“既属妖族,妖阙与百妖陵皆有维护接引之责,不过你我对这月华妖木都了解不多,需谨慎行事,切莫躁进,伤了他们的道途。”

    鹰如忙答应。

    诃那回头见柳梢发呆,唤她:“怎么了?”

    “没有,我只是想起了一个故事,”柳梢回过神,突然警惕起来,“咦,这气息……”

    风中隐约飘来阴寒之气,那是一种独特的阴气,刺得人全身毛孔都随之战栗。

    诃那与她对视一眼,点头。

    鹰如修为不足,并未察觉到异常,见两人神色古怪,便询问:“是什么?”

    诃那打手势制止她,沉声道:“有人来了!”

    三人刚刚隐匿身形气息,就见一名男子御剑而下,长发随意披散,白色发带沿着鬓边垂下,此外别无装饰,身上穿着简单的海蓝色长袍,白色腰带上别着柄折扇,右手里提着个药囊,看样子是来采药的。

    “是个女仙?”鹰如眼力好,认出之后惊讶不已。

    她往常很少出妖界,自然是不认识。柳梢与诃那忍不住笑了,同时现出身形,柳梢飞快掠下树,打招呼:“卓师姐!”

    卓秋弦似是未闻,也没有看她一眼,径自从她身旁走过。

    柳梢站在原地,沉默。

    “卓仙姑留步。”诃那开口。

    卓秋弦停住,难得好脾气地“嗯”了声,看着他:“也来了。”

    诃那道:“我们找石兰。”

    卓秋弦道:“百妖陵王在据此百里之外的回龙门。”

    诃那点头:“我知道了,多谢仙姑提点。”

    卓秋弦便不再说什么。

    诃那看看四周:“你是来采药?”

    卓秋弦答道:“人间南部有洪灾,滋生瘟疫,我炼丹缺几味药。”

    “我这儿有!”柳梢早已知道她之前为放走自己受罚的事,连忙跑过来,取出袋子,将之前顺手采的那些灵草全都倒在地上。

    卓秋弦仍不理她。

    诃那微笑:“这些药都是我们采的,救人要紧,若有用得上的,也算我们做好事。”

    卓秋弦看着他的脸,半晌一点头,挥手将所有药收入药囊中,举步就走。

    诃那叫住她:“仙姑且慢,借一步说话。”

    卓秋弦“嗯”了声,毫不迟疑地回转,跟在他后面。

    柳梢早已猜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并不觉得好奇,目送两人消失才回头,见鹰如还望着那个方向,多半是误会了,柳梢虽然不喜欢她,但对她这一路表现的善意也有几分感激,于是好心解释道:“不是那样的,她只是……把他当成了另一个人。”

    “她姓卓,是卓秋弦吧,”鹰如收回视线,全无半点醋意,“妖族与你们不同,通常都不与外界婚配的。”

    她说的没错,妖族本体体质所限,若与外界婚配,所生后代血脉不纯不说,更面临无修炼之道的难题,这种事不是没有先例,半人半妖,到底该修仙道还是修妖道?答案是两个道都会受限制。除非真的修成神,彻底抹去本族根脉,可神界覆灭数万年以来,六界又有几个得证大道成神了呢?

    不过……

    还婚配呢,想得还挺远!胸不大屁股不大,脸还没诃那漂亮,就算诃那不娶外族,也不一定要你呀!

    柳梢兀自低头腹诽,忽有一片黑色映入眼帘。

    斗篷下摆拖垂在草地上,犹在轻轻晃动,门襟微微敞开,依稀露出轻靴上的月纹。

    柳梢猛地抬脸。

    “嗳,真是不争气的魔尊,看这模样又在骂谁了?”弯弯的嘴角,发出沉沉的笑声。

    柳梢一时没反应过来,旁边鹰如吃惊不已,暗暗皱眉。此人到来,自己竟全无感知,可见其修为远在自己之上,没料到魔宫还有这号人物,百妖陵须得警惕才是。

    想了想,鹰如上前试探:“阁下是……”

    月朝她侧过身来:“说我吗?”

    鹰如嫣然道:“小王百妖陵鹰如。”

    月回忆半晌,奇怪地道:“我不认识你吧?”

    鹰如怔了下,很快便镇定自若了,抱拳笑道:“小王素日不出妖界,阁下不知,亦不足为奇,方才观阁下修为不凡,小王甚是佩服。”

    “嗯,应该的。”他很客气地点头。

    鹰如表情有点僵,语气略淡:“小王也只知魔宫有未护法,不曾听闻阁下这号人物。”

    月不在意:“这个么——”

    柳梢回过神,“哈哈”笑了声:“区区魔宫小卒而已,你不知,不足为奇。”

    鹰如“哦”了声:“敢擅自跑来这种地方,莫非魔宫小卒都这么大胆?”

    月笑道:“有个不争气的妖君,你会习惯的。”

    “看来是小王小题大作了。”鹰如目光一沉,随即莞尔,若无其事地走开。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月歌行(奔月) > 第67章 月华妖木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片冰心在玉壶作者:蓝色狮 2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作者:叶斐然 3夏梦狂诗曲I作者:君子以泽 4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5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