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月歌行(奔月)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月歌行(奔月) > 第53章 雪域逢生

第53章 雪域逢生

所属书籍: 月歌行(奔月)

    仙门着紧洛宁的安危,顾不上纠缠魔宫这个死敌,对他们来讲,“救”永远比“杀”重要。而魔宫实力比仙门弱,卢笙等人也不敢大举深入人间纠缠,暂时退回虚天。

    魔神殿内,气氛也有些沉重,巨大的浮雕勾勒出冰冷的魔神像,虚天的守护者静静地站在高处,俯视着这些为了生存而沉沦的子民们。

    “怎么办?”左使笈中道问。

    卢笙轻哼:“能利用仙门拖住我们,有点长进。”

    “这样也好,”未旭负手踱了两步,“至少她没落入仙门手上。”

    “恐怕是食心魔在操纵。”卢笙皱眉。果真如此的话,那就必须在食心魔之前找到她,更要保证她还活着。

    未旭会意:“人间关口是仙武联盟的地盘,还有就是雪域。”

    一名魔将摇头:“她身受重伤,逃入雪域极寒之地必死无疑。”

    未旭赞同:“所以仙门并没派多少人进雪域搜索,我们……”

    “我与左使去人烟之地查看,”卢笙打断他,“你带一队人进雪域,务必仔细。”

    未旭愣了下,没反驳:“谨慎些也好,我先去了。”

    毕竟柳梢拥有近于天魔的修为,魔宫中人始终还是忌讳的,既然背叛了,就没人希望她再回来报复。至于洛歌的妹妹,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个废物,倒没怎么用心。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卢笙这才转身。

    黑石巨墙犹如虚空延伸的阴影,那人站在墙下,黑斗篷与黑色的魔神浮雕融在一起,让人几乎感受不到他的存在。

    卢笙道:“放弃了她,你不忍心了?”

    他开口:“许多事总有必须放弃的过程,残酷,却能带来希望。”

    “你做了正确的选择,”卢笙松了口气,“什么清阳之气,终不可信,我对她身上的力量来源很感兴趣,如果获得那样的力量,我会有把握摧毁六界碑,六界入魔,才是魔族的希望。”

    “希望,一定要通过毁灭来实现?”

    “你有更好的选择?”

    面对反问,月没有回答:“有时候,被选择未必是好事。”

    “魔,从不畏惧牺牲,”卢笙冷笑,“你呢?是真的为了魔族,还是想做那个黄雀?”

    “这都不是重点,”月道,“我做出了选择,你又是否能顺利取代她?别忘了她只是个小孩,小孩任性的后果,你恐怕承受不起。”

    半个时辰过去,夜依旧沉沉。细窄的碧绿色长剑在云中穿行,柔弱安静,像一片狭长的绿叶,偶尔遇见云中有风,兰蕤剑就会被震得剧烈摇晃,显然是御剑之人功力不足。

    “我们这样会不会被发现?”柳梢忍不住出声。

    “不会,”洛宁道,“你现在重伤,商伯伯他们定然以为你会贴地遁逃,好借草木掩护,我们索性在他们上空走,反而不容易被发现。”

    柳梢想想也有道理,便不再说了。

    两人从上空俯视,透过云层,不时见到仙门弟子低空飞掠进行搜寻,商镜必然是调动了周围所有的仙盟势力。两人看得心惊胆战,紧紧地拉着手,大气都不敢出。那些弟子飞来飞去,洛宁所用也是仙门御剑术,法力波动倒正好被他们掩盖住,居然真的混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微明,脚下升起阵阵阴寒之气,柳梢顿时感觉更加虚弱,忙往下看,入眼是莽莽雪山,连绵无尽。

    柳梢问:“这是哪里?”

    洛宁沉默了下:“是雪域,商伯伯会加强人间城防,我们去人烟之地是逃不了的,唯有躲进雪域。”

    魔丹受重创,如何抵御极寒之气?在这种地方停留无疑是送死,可不进雪域的话,更是毫无生路。

    柳梢咬牙:“就进雪域!”

    洛宁突然一笑:“师姐放心,我会帮你逃出去的。”

    雪域上空,寒气与水雾凝成雪花,纷纷扬扬,飘飘洒洒,看似美丽的风景构成了致命的威胁。两人刚闯入,兰蕤剑上立时结了层薄冰,柳梢重伤难愈,洛宁法力微薄,两人都被冻得直打寒战。

    剑身颠簸得厉害,柳梢知道洛宁法力透支,忙道:“我们歇会儿,养足精神再走。”

    洛宁没有逞强,驭剑降落。

    两人忍着彻骨寒气跳下兰蕤剑,还没站稳,突然听得“轰隆”巨响!

    “快走!”柳梢只当又中陷阱,下意识朝那方向一拍。哪知她不发掌还好,一出手,本来寻常的雪崩受到这股力量震荡,半座雪山头都融了下来,积雪与冰渣将两人埋在底下。

    柳梢暗骂了两句,慌忙冲出雪面大喊:“洛宁!洛宁!”

    “师姐!”雪下传来微弱的声音。

    “你别怕,我来了!”柳梢奋力刨开雪,将她拉出来。

    洛宁嘴唇青紫,哆嗦不止:“哈,这就是雪崩!”

    “有什么好笑!一点也不好笑!”柳梢气得骂,脱下外衫裹在她身上。

    “书上的话果真不假,这极寒之气太厉害了,”洛宁道,“但只要我们撑过去,雪域之南就是妖界入口,我们可以暂入妖界躲避,再想办法。”

    虽然白衣有目的,但至少他不会急着杀自己,何况诃那也在妖界呢。柳梢是个急性子,看到希望就不打算休息了:“我们快走!”

    极寒之气随时可能要命,两人也无可奈何,这条路已经是相对安全的了。柳梢强忍伤势带着洛宁日夜狂奔,魔族御风速度不慢,然而雪域宽广,两人往南走了两三日仍然没看到边,柳梢已经坚持不住了。

    “雪域怎么这么大!”柳梢暴躁。

    洛宁脸色不太好:“师姐快停下,这好像是步回阵!”

    步回阵?柳梢生出不祥的预感,慌忙刹住身形。洛宁来不及解释,两人足底的大片雪地迅速往下陷落,雪山中出现一片红湖,腥风掀血浪,送来熏人的暖意。

    黑影现身血湖上空,斗篷随风漂浮。

    “食心魔。”洛宁认出来。

    “你果然跟来了!”事到临头,柳梢反而没那么惊慌,“我就等着你呢!”

    食心魔沙哑着声音大笑:“小女娃,你支撑不了多久,还是乖乖地让我吸收吧。”

    “啊呸!你做梦!”柳梢将洛宁推落在湖畔山头,大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谢令齐!”

    “哦?”

    “有本事你摘下面具呀!你是南华首座弟子,所以知道破解魔铃的办法,是你阻止他们,我才能突围,你根本不是担心洛宁,而是故意放我走,”柳梢道,“你害了那么多人,洛师兄就不该放过你!”

    “洛歌,我不想对付他,”食心魔哼了声,果然不肯摘面具,“可惜他不知道我的苦心,糊涂!祸害六界,魔族本来就不该存在!”

    柳梢与洛宁都一愣。

    他口口声声要灭魔族,难道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正义的?那他又为何仙修魔道?

    “你也是魔,该死!”食心魔抬起枯瘦的手,青铜面具上的小孔迸射凶光,分明是伤势未愈,魔性难以控制。

    “站着做什么!”柳梢突然冲洛宁发脾气,“走远点,别拖累我,看我对付它!”

    洛宁眨了眨眼睛,什么也没说,驾着兰蕤剑飞走。

    走投无路,不过是拼命而已!柳梢早就料到今日,完全豁了出去,鄙夷地朝食心魔啐道:“你这点法力算什么,洛师兄那一剑够你受的吧?想吸收我的力量,有本事自己来拿呀!”

    她反而先扑上去,单手推暗雷,气流卷雪花。

    食心魔挥袖:“不自量力!”

    柳梢勉强站稳,喷出一口血箭。

    嗅到那丝特殊的血气,食心魔更加激动,蓝色的指甲再长出几寸,指甲尖泛红。也许是知道赤弦琴的影响,这次他没让尸魔石兰跟来,算是侥幸了。新仇旧恨堆在一起,柳梢恨不得杀了他,无奈能力不足,深陷步回阵,要逃走谈何容易。

    柳梢誓取生机,不顾一切地催动剩余力量,受损的魔丹已到承受的极限,强大力量贯注身体,魔骨出现裂缝,魔魂即将溃散。

    “你还能坚持多久?”沙哑的笑声。

    “呸!”柳梢抓着满把雪泥,挣扎着跃起,嚣张地挑眉,“再……再来呀!”

    “魔的韧性,嘴硬。”食心魔哼了声,仙魔之力再出,浩大的力量卷起满湖红浪朝她压过去。

    危急万分,强悍一击,即将终结战局。

    谁也别想得逞!柳梢极力镇住溃散的魂魄,心念微动之间,背后突然传来洛宁清柔的声音。

    “你也是魔呢,”她在笑,“你忘记了吗?”

    食心魔一怔。

    紧接着,柳梢就从雪地上消失了!

    红湖依然翻浪,犹如遗失在雪山中的红宝石,步回阵依然在,只是再也捕捉不到两人的气息。

    “敢坏我的事!”食心魔咬牙切齿,“小小把戏,能逃到哪里!”

    挥手之间,步回阵撤去,红湖消失,万里雪山静寂。他迅速朝一个方向追过去,黑斗篷瞬间便隐没在雪色中。

    不远处,几个人影从积雪下冒出来,当先一人乃是未旭。

    一名魔将难以置信地道:“她竟然真的不怕死,敢进雪域!”

    未旭只是看着柳梢消失的地方,没有接这话题。

    “食心魔的确不简单,”另一名魔将沉声道,“他正好重伤未愈,方才我们何不联手……”

    未旭收回视线:“要除去他,我们的力量还不够,他的目标不是我们,魔宫没必要招惹麻烦,留给仙门吧。”

    那魔将忙笑道:“圣尊英明,那现在怎么办?”

    “圣尊之位,非我能担当,”未旭制止他反驳,再朝凌乱的雪地扫了眼,“继续追。”

    魔宫众人随之离开,等到周围恢复沉寂,看似无人的雪地上,一座寻常的雪堆突然“噗”地散开,露出两个人影。

    洛宁修为尚浅,哪能破解食心魔的步回阵?她只是在阵中另排了之前那个阵,暂时隐藏气息形体,让食心魔以为两人逃走,主动解开了外层的步回阵,她是料定食心魔狂躁之下不会深思,如此设计着实精妙。

    殷红血液映着白雪地,柳梢咳嗽:“你真聪明!”

    洛宁扶着她,望着未旭等人离去的方向,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柳梢问:“现在怎么办?”

    洛宁回过神,也很高兴:“食心魔很快就会发现上当,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

    柳梢点头,刚抬步就口吐鲜血不止,压抑的伤势完全爆发。

    “找地方疗伤!”洛宁急忙召出兰蕤剑,将她拉上去。

    .

    围杀柳梢失败,反而让洛宁被挟持,南华派上下心情都不好。祝冲犯脾气,直接带着弟子们回扶生派去了。仙驿之内,原西城沉着脸坐在中间,旁边万无仙尊也紧皱眉头,邵楠与另一名留守的弟子长沪跪在地上。

    洛歌出事,洛宁被擒,羽星湖是真的急怒攻心:“掌教临走时吩咐你们什么来?怎么让她跑出去了!”

    邵楠低头不敢言语。

    忽然有人道:“洛宁师姐怎么知道这事,倒也奇怪。”

    “嗯?”羽星湖看那人。

    说话的正是武道冯小杏。冯小杏自从被派来仙门,就跟着杜明冲阿谀奉承,胆子渐渐地大了,见羽星湖注意到自己,她暗暗高兴,用手肘碰了碰身旁的白凤:“白凤姐,听说你那天陪洛宁师姐说了好些话儿,她可有透露什么?”

    众人都看白凤。

    白凤低头:“洛师妹问我要了些鱼饵,还让我叫邵师兄进去,若早知道她是……都怪我。”

    她在仙门人缘甚好,众人倒不忍过于追究。

    邵楠忙道:“这事不能怪白师妹,洛师妹素来精灵古怪,连我都上了当。”

    冯小杏眼里闪过不忿之色,假笑:“洛宁师姐不会有事的,这不,谢师兄都亲自去雪域找了,想必很快就有消息,白凤姐也不用自责了。”

    白凤淡淡地道:“柳梢到底是魔,我也担心她魔性发作伤害洛师妹,何况谢师兄看着洛师妹长大的。”

    众人都知道她和谢令齐的事,此刻见她这么大度,羽星湖颇为赞许地点头:“正是如此。”

    冯小杏悻悻地闭嘴。

    “罢了,等消息吧,”原西城抬手制止众人斗心眼,严厉地作了处置,“邵楠与长沪自回南华,面壁思过一年。”

    这样的处置也不算太重,邵楠与长沪连忙领罚退下,羽星湖心急,去外面询问消息,原西城去见商镜,万无仙尊起身回房,众弟子各自散了。

    白凤面不改色地从冯小杏身边走过:“你过来。”

    冯小杏轻笑了声,尾随她走到清静角落,若无其事地开口道:“白凤姐找我……”

    清脆的响声打断她。

    白凤修为精湛,冯小杏吃了这一记耳光,眼露凶光,待要反击却真气难提,这才察觉周围设置了阵法,转眼她就被白凤踢倒在地。

    “我可不是那个废物,”白凤冷声道,“要收拾吃里爬外的东西,容易的很。”

    冯小杏吐了口血,变色:“你敢……”

    “我不敢?还真是到仙门就忘了身份,”白凤轻蔑地俯视她,满脸阴狠讽刺之色,“你我是武道的人,就算我杀了你,仙门也不能追究,反正我今世入不了仙门,不在乎他们怎么看我,你死了,侯爷最多另派一个人来,你说,我还有什么不敢?”

    知道她的狠辣手段,冯小杏面如土色,忙翻身跪在地上朝她叩头:“我这些年多亏白凤姐提点,哪敢作对?柳梢儿向来讨人厌,你怎么可能帮她,我没那个意思……”

    “够了,”白凤打断她,厌恶地道,“别在我跟前耍花招,记住,我要捏死你不用一根手指头。”

    .

    “哗哗”的雨声,在山洞中带出阵阵回响,显得越发密集,好像那夜大荒的风雨。

    柳梢瞪大无神的双眼,双手在半空乱舞,想要抓住什么。那个怀抱的记忆只有一次,却是如此深刻,让她只想永远留在梦里。

    “师姐!柳师姐?”呼唤声让涣散的神智重新凝聚。

    双眼渐渐有了焦距,柳梢安静下来,看见了洛宁焦急的脸。

    “总算醒啦!”洛宁喜道。

    柳梢吃力地扫视四周,发现这里真的是个山洞,先前听见的声音并不是雨,而是流水,她选在这种地方,应该是想借水声掩盖动静。柳梢扯了扯嘴角,坐起来:“这地方……很好。”

    洛宁道:“方才那红衣少年……”

    “是魔宫的。”柳梢轻哼了声,神情惨淡。

    昨日还是魔尊,今日便被追杀,天下之大,竟无容身之地。或许真的应该放手,魔族害人已久,多害几个又何妨?自己都保不住自己,又能阻止多少呢?到头来还落到这种凄惨境地。

    “他们背叛你,因为你不是魔啊,”洛宁突然开口,大眼睛认真地看着她,满含坚定的光彩,“师姐,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但我知道你是对的。”

    能阻止多少,就阻止多少。都惧怕邪恶的强大,善良又如何生长?没有勇气的人为聪明保身而沾沾自喜,然后鄙夷勇者的傻。

    柳梢鼻子一酸,别过脸嘀咕:“你知道什么!”

    洛宁担忧地望四周:“这里寒气太盛,我们就算躲过追踪也会被冻死,得想个办法。”

    她说的没错,照两个人目前的情况来看,别说撑几日,能否捱过今夜都成问题。柳梢沉默半晌,哼了声:“怕什么,有我呢!”她早就想到这问题,实在顶不住,拼死将洛宁送出去就是。

    洛宁却抿嘴笑了:“师姐你别担心,我听说雪域地下有万年老柴,能驱寒气,我去找找看。”

    原来她已有办法,柳梢一喜,想到她几乎没有法力,正要阻止,忽然一团影子从洞口窜进来,将两人吓了一大跳。

    一只毛茸茸的大耳兔在洞口跳来跳去,龇牙咧嘴朝两人做鬼脸。

    “是聪耳沙兔!”洛宁先认出来,惊讶,“它不是只在大荒出没吗?”

    柳梢看那兔子眼熟,试探:“是你?”

    大耳兔跳到她面前,摇耳朵。

    “你怎么来这儿了!”柳梢按捺住激动,伸手要抱它,它却忽地掉头跑出洞去了。

    柳梢大略跟洛宁解释了几句,那只大耳兔又跑了回来,长耳朵上架着一根黝黑发亮的树枝。知道它有灵性,洛宁已经猜到那是什么,连忙道谢,接过树枝作法点火,果然,火光刚亮起,周围的寒气立时就弱了几分。

    昔日一点善念,如今收获回报。柳梢再次逃过死劫,无奈魔丹终究还是受到严寒气候的影响,伤势并无太大好转,所幸这一路有大耳兔帮忙找万年老柴,两人渐渐接近了雪域边缘。前方百里外就是妖界入口,洛宁也很激动,全力驾驭兰蕤剑往前飞。

    突然,后方罡气冲天。

    洛宁立即刹住:“是仙门!”

    柳梢急道:“他们追来了,快走啊!”

    洛宁还是迟疑。表面看是仙门进雪域搜寻,又怎知这不是食心魔的安排?食心魔再厉害只有一个,仙门却弟子众多,他身在仙门,正好利用仙门的力量将两人逼出雪域,而他自己很可能就在前面守株待兔。

    柳梢明白过来:“也许他……不会想这么多?”

    后有追兵,前有强敌,没时间考虑,洛宁也没有好办法,只好继续御剑前行。

    突然,大耳兔“吱”地窜上柳梢肩头,拿耳朵不停地拍她脑袋,似乎很是惊慌,不等兰蕤剑降落,它就直接跳下去摔在雪地里,打了个滚,眨眼便逃得无影无踪。

    心知不对,洛宁忙驭剑后退,腥风已到面前。柳梢强提真气挡开这掌,魔丹再现裂痕,她顿时眼前一黑,差点从兰蕤剑上掉下去。

    “师姐!”洛宁扶住她,朝仙门方向退去。

    搜寻的仙门弟子越来越近,食心魔毕竟不想暴露身份:“看你两个娃娃还能撑多久!”

    .

    不能怪大耳兔丢下两人逃跑,聪耳沙兔生性胆小多疑,能帮两人走出雪域已经难得。雪域冰洞很多,洛宁小心地找到一个冰洞躲避,用雪堵住入口,外面不时有仙门弟子经过,两人也不敢点火取暖,只能强忍。

    胸口痛得仿佛要炸开,腥甜的液体又往外涌。柳梢突围时已受重创,再与食心魔激战一场,拖到现在已是强弩之末,魔体自愈能力消失,神智开始模糊了。

    眼看她魂体将散,洛宁慌忙封住她的灵穴:“师姐,你撑住!”

    “我……我才不会死!”柳梢拼命睁大眼睛,“现在怎么办?”

    洛宁倒很冷静:“只要瞒过仙门,等他们撤出,我们就跟着他们出去,食心魔自然想不到。”

    “好!好主意!你……真聪明!”柳梢用力拍手,血往外喷,声音也模糊了。

    “苏师兄?”洛宁轻声惊叫。

    洞口积雪被推开,门口青年手提长剑,身着紫纹白底青帝袍,平展的双眉下,眼神透着十分惊喜,赫然是苏信。原来他得知洛宁被挟持,立即出关,非要跟谢令齐进雪域寻找,恰好柳梢魔魂将散,魔气外溢,让路过的他察觉了。

    看出柳梢伤重难救,苏信松了口气,急忙过来拉洛宁:“宁儿,你没事吧?”

    “我没事,”洛宁站起身,“但柳师姐……”

    苏信感激地看柳梢:“我就猜到你不会伤宁儿,我相信宁儿,你是冤枉的,我们回去好好跟师父解释。”

    柳梢看洛宁。

    洛宁摇头:“回到仙门,柳师姐很危险。”

    “但你们逃走,不是更让人误会吗?”苏信扶住她的肩,“清者自清,你我是仙门弟子,做事当光明正大,我们总有办法还柳梢儿清白。”

    “商伯伯他们不会信你。”

    “我会求师父留她性命,或者求我父亲出面,师父会听的,”苏信迟疑了下,“况且她已入魔,魔性发作会害人,我们不能任由她在外面。”

    柳梢扶着洞壁站起来。

    少年的回忆在流逝,昔日善良的小世子,如今光风霁月的青华弟子,依旧美好如玉,坚持着心底的信念。也许该庆幸来的是他,不是别人,否则自己现在已经死了。只是不知道当初那个立足顶峰的仙人,为何会从头到尾相信自己,以至于做出违背理智的决定,那么果断。如果他放弃她,就不会有今日之事,也不会再有人被食心魔害死。

    事实上,他的确是做错了。可是做为没有被放弃的人,为何会这么幸福?

    柳梢盯着苏信:“我的命不能交给别人。”

    “抱歉了柳梢儿,我必须带你回去。”苏信微微叹气,放开洛宁走过去,照柳梢现在的情况,根本无力反抗他。

    “苏师兄,我不跟你走了,”背后响起洛宁的声音,“从今往后,我们再没有关系。”

    “你说什么!”苏信大惊失色,回头。

    地面生起两条银色的锁链,锁住他的双足!

    再回头,柳梢已至跟前,伸手拍向他的额头!

    灵识被封的瞬间,苏信盯着脸色苍白的少女,清澈双眸满是伤痛与不可置信:“你……”

    故意说分手扰乱他的心,趁机布下太微禁仙阵,一切都是她算计好了的,她竟会对他下手!

    眼中有水光跳跃,洛宁默然片刻,微笑:“苏师兄从来都不防备我,总是中计。”

    力量流失殆尽,柳梢跌坐在地上,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我早就想这么做了,”洛宁也看着她,有点茫然,“我应该要这么做,必须要这么做。”

    柳梢动了动嘴唇,还是没说话。

    应该这么做,想要这么做,所以才会有艰难的选择。

    无忧无虑的仙门小公主,遇上初入仙门的侯府小世子,两人就那么单纯快乐地相爱了,青涩又美好。可是如今,失去庇护的公主长大了,必须面对许多事,她想要承担起哥哥的责任,他却不明白。她想做的,他不懂,她也不想让他懂,因为她要做的事太危险。

    洛宁很快就调整好情绪,脱下外袍盖在苏信身上。

    柳梢急了:“你干什么!怕冷不死你呀!”

    “他没修得仙骨,会受寒。”

    “他再差也比你强!”柳梢气急之下又胸口发闷,整个人都歪倒在地上,大口地咽着血,不肯让它流出来。

    悄然之间,一股柔和的灵气慢慢地沁入筋脉,修补着受损的魔丹,作用极其微小,却起到了最关键的作用,体内灵气得到平衡,魔丹开始慢慢地自我修复,伤势减缓,魂体也不再溃散。

    柳梢清醒过来,大怒:“你在做什么!给我停下!”

    “我说过会帮你逃出去的。”

    “谁让你帮!”

    “哥哥护我半生,我不能让食心魔毁去他毕生守护的东西,我做不了什么,只有你才能除去食心魔,师姐,你往后做事一定要更谨慎,要当心。”

    “谁要你假好心!你这点修为根本没用!”视线模糊,凉凉的液体不断地从脸上滚落,柳梢完全动不了,唯有气急败坏地大骂,“不用你,我自己就能好!”

    “师姐,你总是骂人,其实不坏呀。”

    “放屁!再不住手,看我打你!”

    ……

    骂得累了,嗓子哑了,泪痕也干了。

    旁边洛宁安安静静地躺着,身体余温犹在,魂魄本就不稳,再耗损真气,裂缝已经清晰可见,仿佛碰一下就要裂成碎片。

    柳梢翻身爬起来,轻轻摇晃她:“洛宁!你醒来!快醒醒!”

    “师姐……”双睫微颤,洛宁迷迷糊糊地道,“羽师兄……的时候,我怀疑……试探过你,你别生气……”

    “我就是生气!”顾不得刚有好转的伤势,柳梢不管不顾地将真气送入她的体内。

    “别浪费……”

    “你给我住口!”

    真气如石沉大海,全无效果,柳梢依然疯狂地持续着救治,根本不管散发的魔气可能会惊动外面的仙门弟子。

    知道很蠢,也要这么做。没错,她就是柳梢,任性的柳梢,脑子笨,脾气坏,从来都留不住什么。谁对她好,哪怕他们有一千个理由该死,她也不要看着他们离开。

    真气流失,刚刚修复的魔丹不断躁动。

    突然,一道红影悄无声息地闪入山洞。

    尸魔石兰!柳梢慌忙挡在洛宁面前,取出赤弦琴。

    石兰听到琴声又怔了下,没等柳梢再做什么,她一把拉过洛宁,抬掌拍向其天灵盖!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月歌行(奔月) > 第53章 雪域逢生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安小饭馆作者:樱桃糕 2和空姐同居的日子作者:三十 3你若盛开作者:沉闇 4装腔启示录作者:柳翠虎 5香寒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