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2-5【第二个Kira】

2-5【第二个Kira】

漆黑沉重的梦境中,冰冷而机械地回**着同一个声音——“啪啪啪”!

那声音消失,又增强,消失,又增强。

空气中弥漫着某种莫名的惆怅。黑暗在四周沉甸甸的,某处盈盈浮动着一团隐隐约约的白光,白光中一个人的轮廓被模糊地勾画了出来。那是一个年轻男子,他正坐在电脑前,飞快地敲打着键盘,在这寂静的夜晚,那“啪啪”的声音显得格外响亮。

梦境像电影镜头一样,忽然拉近了。在电脑散发出的幽白荧光中,年轻男子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他有着深色的头发与英俊的五官,脸上的骨骼仿佛透明。他是谁……好熟悉的脸……

他在写什么呢?电脑屏幕的最上方写着四个字的标题——推理笔记!

推理笔记?下面是什么内容?

镜头却突然从电脑上拉开了,并朝着四周缓缓地转动。街上的灯光一串串地**进了这个房间,桌子上凌乱地放着各种文件,像是什么事务所。窗户外头悬挂着几个招牌大字——前面的名称被障碍物遮住了,只看到“侦探社”三个字。

死寂的空气中,突然传来一丝声响,沉闷却轻微。

镜头迅速捕捉过去。只见一扇门悄悄地裂开了半条门缝,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闪了进来。他慢慢地向年轻男子走过去。这时候年轻男子正在将刚才的文件加密传送到什么地方,屏幕里显示着50%,60%,63%……

紧紧注视屏幕的年轻男子终于察觉到了身后的异常,他猛地回头,那个人就站在他的身后,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黑暗中谁的阴笑在空气中撕开了一条细长的口子。

“伊天敬,游戏到此为止。Game Over!”

伊天敬,这就是年轻男子的名字吧?这名字好熟悉啊!

叫伊天敬的男子却并不感到意外,他冲来人淡淡地一笑:“原来是你。”

“没错,就是我。”来人得意地说,“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推理能力,居然连藏在幕后的我也能挖出来。我本来还认为如果我们合作,一定会创造出最完美的罪恶,那将是犯罪史上最璀璨的一颗明珠。”

“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伊天敬的双眼闪闪发光,宛如深邃的宇宙中最明亮的星光,“任何黑暗的罪恶最后都会暴露在阳光下。”

“可是,即使是你,也对抗不了黑暗,不是吗?你马上就要死了,而我还会继续生存在黑暗里,法律根本制裁不了我。这不是很可笑吗?”

“不!即使我死了,你也逃不出法律的制裁。”

来人沉默了。几秒后,他猛然察觉到什么,冲上去将挡在电脑前的伊天敬击倒在地。然后,他看到了电脑屏幕上显示着——100%传送完毕。

“你传了什么出去?”他冲伊天敬吼道。

“我的推理笔记。”倒在地上的伊天敬慢慢地擦去嘴角的血迹。他笑了,对死亡毫不畏惧。

“什么推理笔记?里面都写了些什么?”他听起来很害怕。

“我只能告诉你,它会摧毁你所创造的一切罪恶!”

“那在这之前,你去死吧!”他咬牙切齿地举起了枪口。

“啊!”爱迪生从梦中惊醒了。他睁开眼睛,便看到了米卡卡和孟劲的脸。

“你总算醒来了!”米卡卡长吁一口气,然后紧盯着他的眼睛,不确定地问,“你到底是夏早安还是爱迪生?”

“我是爱迪生。”他站起来说,是该他出场的时候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片梦魇慢慢地从脑海中退潮了。山谷吹进房里的和风让他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他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着心脏的跳动。

活着真好!

“现在,让我们去找出第二个Kira吧。”爱迪生活动活动手脚,充满了干劲。

米卡卡和孟劲则面面相觑。

“第二个Kira不是张维康吗?”

“当然不是,”爱迪生自信地看着他们,“第二个Kira是那个假扮孔梓欣杀掉张维康的凶手!”

“这么说,张维康不是孔梓欣杀的?孔梓欣并没有活过来?”可是种种证据都指向了孔梓欣啊!

“你们要知道,死人是不会复活的,”爱迪生眯起深邃的双眼,“死神琉克从一开始就误导了我们,让我们深信张维康就是第二个Kira。这个狡猾的家伙!”

“可是,这样的话……”米卡卡有些生气地说,“这样做不是犯规了吗?我们一直以为这关的Kira是张维康呀,这多不公平!”

“不,”爱迪生用悦耳的声音说,“从头到尾,死神琉克都没有说Kira是张维康。”

“可是,你是怎么发现第二个Kira另有其人的?”

“很简单,孔梓欣死的时候,我就发现第二个Kira的影子了。”

“怎么说?”这一次,是孟劲抢着问。

“因为孔梓欣是按照张维康写在笔记上的时间和死法死去的,可那个时候张维康根本不可能行凶,那么,就是说,有个人偷偷干了这一切。”

“但是那个人怎么知道张维康写在笔记上的内容呢?”

“兴许他在张维康房间里装了针孔摄像头什么的,又或许是死神琉克告诉他的,总之,这对第二个Kira来说,不算难事。不,应该说这一切都在死神琉克的计划之内。第二个Kira在背后杀了李莉、孔梓欣,而警方的注意力却落到了张维康身上,然后,他又利用所谓的13天规则,假扮复活的孔梓欣,杀了张维康。”

听爱迪生分析到这里,米卡卡十分着急地追问:“如果是这样,第二个Kira到底是谁?会不会是那个怪女人?糟糕,她已经逃跑了呀!”

“不,”爱迪生神情凝重,“她应该还在这里。”

第二个Kira正在房间里静静地注视着柜子上的一个小男孩的照片。

她在心里说,妈妈终于替你报仇了!

心脏好像被悲伤捆成了一团,曾经的伤口又在她的梦境里一道一道地裂开了。

她再次想起了那个噩梦般的夜晚。

那是美丽的仲夏夜。山野上方是深蓝色的夜空,月光褪成水彩,像时间的河流隐隐流动。寂静的山路两边,草丛里传来虫子的长鸣,小溪轻声奏着夏季的协奏曲,萤火虫提着小灯笼,寻找回家的归途。

一对母子,手牵手走在回家的路上。月光下,他们的影子相依偎。

儿子只有四岁,手脚胖乎乎的。他一边欢快地唱着童谣,一边抓着妈妈的手:“妈妈你看,萤火虫,好好看!”

“嗯。”母亲爱怜地看着她的宝贝,心中流淌着暖暖的幸福。

突然,儿子扬起小脑袋,睁着清澈的大眼睛问:“妈妈,你看,这么多萤火虫,爸爸是不是能找到回家的路了?”

母亲愣了愣,隐隐的悲伤突然像涓涓的泉水一样流淌了出来,她的身体仿佛要干涸了。她跟儿子说过,萤火虫的故事。她说,萤火虫提的小灯笼,会引领迷路的爸爸回家。

可是,他的爸爸永远也不会回来了,他去世好久了。儿子不知道,现在只剩下她们母子俩相依为命。他是她唯一的牵挂。

“儿子。”她蹲下去,深情又无奈地将他拥入怀中。

“妈妈……”孩子温暖的呢喃突然被尖锐的车声摧毁。一道刺眼的车光凌乱地晃了过来,母亲抬起头,惊愕地看到一辆法拉利跑车正在山路上东摇西摆地疾驰,就像喝醉酒似的,车胎摩擦着地面发出毛骨悚然的声响,车子从山腰上一下子冲到了跟前。

母亲睁大惊恐的眼睛,抱着孩子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她希望这辆名贵的跑车能及时停下来,但她看到坐在车里的一对男女正醉态百出地又喊又笑。那两张脸,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们堕落在颓靡的大笑中,直到驾驶座上的年轻男人也看见了她。

他惊叫起来,慌张地踩下刹车,可一切都来不及了。

“妈妈!”那是她听到的儿子最后的呼唤。这声呼唤听起来那么遥远,然后,便被各种尖锐的声响撕成了碎片。

飞行,旋转,八月的流星划过黑夜,世界走向终结。

母亲重重地落到了公路边潮湿的水田里,鲜血染红了她的视线。她的意识尚且清醒,但是肩膀和手臂强烈作痛,整个身体一丝动弹不得,身体里的血液逃逸到了空气中。

我的孩子呢?这是唯一支撑她思考的动力!

她拼命地睁开眼睛,欣喜地看到不远的公路上,她的宝贝仍活着,他甚至朝她伸出了手。

“妈妈,救我!”他张了张嘴巴,似乎这么说。

这时候,那对男女从停在公路中间的法拉利跑车上走了下来。他们清醒了许多,剧烈的撞击吓得他们脸色苍白。年轻男子带着诚惶诚恐的美女,小心翼翼地走过来察看女人的情况。

母亲想向他们求救,可她根本动不了,连眨一下眼睛都十分困难。

“她死了。”年轻男子松了一口气说。

母亲一辈子都记得那个声音。

他们又走回去察看躺在地上的小孩的情况,美女像见到未知生物那样的惊叫:“哎呀,这小孩还活着呀!”

“真麻烦!”年轻男子厌恶地说。

美女也说:“我采访过一桩交通意外,有个小孩被撞残了,司机赔了好多钱……”

这句话后是片刻的沉默,年轻男子和美女互相看了看对方,会意地露出了神秘的微笑。然后,他们回到了车里。

法拉利跑车重新开动了。不过,它不是开走,而是倒了回去,那沉重的车轮慢慢地朝躺在公路上的小男孩探过去。时间凝滞了,月亮在夜空中冷冷地俯视着这一切……

爱迪生伸出一根手指头,像是老师提出第一个问题似的:“在死者待过的房间里和握过的凶刀上都沾有孔梓欣的指纹。凶手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

孟劲点头,双手交叉地放在胸前:“凶手一定是预先在凶刀上染上了孔梓欣的指纹,这好像不难做到啊!”

米卡卡也得出了他的推论:“如果凶手在杀人后再将尸体搬到这里来,故意到处留下指纹,也是有可能的。”

“不,”爱迪生否认道,“你们都错了,凶手是不可能做到你们说的那样的。”

“为什么?”米卡卡和孟劲不约而同地问。

爱迪生却卖起关子,他伸出第二根手指:“重点在于,凶手是怎么不留痕迹地进入第七个房间的。”

从旅馆外进入的?这似乎不可能,毕竟张维康预先把房间的窗户用木板封死了,他没有理由打开。

“只能从走廊进去了。”米卡卡低声说,声音里透着沮丧。因为如此一来,凶手就是在他们眼皮底下行凶的。

这简直是**裸地侮辱他们智慧的诡计。

“可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凶手是怎么进去的。”米卡卡站在走廊上说。他抬头看着墙上的廊灯,它们发出了在白天显得不那么明亮的光芒:“如果有人从走廊上走过去,一定会在纱窗门上留下影子啊!”

“那再试一次看看吧。”爱迪生说。他拿来一个红苹果,放在第六个房间的桌子上:“如果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拿到这个苹果,就算实验成功。”

爱迪生吩咐夏嘉宝、孟劲去两边的房间,自己则走进中间的房间拉上了房门。而米卡卡负责不露痕迹地从走廊走过,但他刚走到孟劲的房间便被发现了。

“捉到了!”孟劲拉开房门说,“我看到你的影子了。”

爱迪生和夏嘉宝也从隔壁的房间走了出来。

米卡卡摊开双手,表示失败。他尝试紧贴着墙壁走过去,但还是被发现了。因为廊灯是嵌在墙壁里的,墙壁分两层,外面一层用透明的材料做成,不管人如何贴着墙壁,都会在光线照射的范围内。

“根本不可能呀!”米卡卡肯定地说,“除非那个是透明人,不然他怎么过得去啊?”

“也许,从地上爬过去的?”夏嘉宝说。

结果,他们又失败了。虽然从地上爬过去在纱窗门上留下的影子很模糊,但还是看得见。这种拙劣的把戏根本骗不过眼光犀利的米杰,想必这位警局的神探同样思考过各种可能性。

“如果从天花板爬过去呢?”

“他又不是蜘蛛侠……”

“那凶手是怎么过去的呀?”

“会不会……我听说鬼魂没有影子,像孔梓欣这种活死人可能……”

在其他人七嘴八舌讨论的时候,爱迪生却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走廊。突然,他说了一句:“这次,让我来试试吧。”

这一次,等了蛮久。时间过去了十分钟,爱迪生的声音终于在走廊上响起了:“出来吧。”

大家闻声走出房间,只见爱迪生站在走廊入口,手里拿着一个红苹果,抛上,落下,抛上,落下……他的笑容灿烂而自信。然后,他一把抓住红苹果,停留在眼眶的阴影被眼里的光芒一扫而空了。

“谜团已经解开了,”他说,“藏在黑夜中的影子,我已经发现了。第二个Kira,只能是那个人!”

女生走进了森林,这里十分安静,光的碎片静静地流离在阴暗中。她警惕地朝四周环顾了一下,确定没人后,才放心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部通讯器。她按下开关后,巴掌大的屏幕里又出现了那个神秘人物——屡屡在L总部控制大厅屏幕上出现的黑影人。

跟以往一样,这次同样看不见他的样貌。他的声音显然经过了变声器的过滤,听上去机械而毫无感情。

“Joker。”女生的声音透着无上的尊敬。

如果米卡卡他们在旁边,肯定会大吃一惊。他们一直以为黑影人就是死神琉克,哪会想到他居然另有身份。

“黑葵Q。”通讯器里传出冷冷的声音。

黑葵Q显然就是这个女生的代号。

“你捉到死神琉克了吗?”

“对不起,还没有。”女生低下了头,闷闷地回答。

屏幕中,Joker没有任何反应,但女生已经全身僵硬。她不知道如果Joker生气了,自己的下场会如何。

“我保证,一定会尽快抓到死神琉克的!”女生的语气急促起来。

“你不是他的对手。”那机械的回答像一场温度在零下的暴风雪,将女生围绕起来。她沉默了,不知该说什么好。接着说话打破沉寂的是Joker:“告诉我,这场死亡游戏现在进行到哪里了?L知道第二个Kira是谁了吗?”

“嗯。L说已经知道第二个Kira的身份了。”

“是谁?”

“这个……她没有说。她说今天晚上就会揭穿凶手的诡计,现在离天黑还有不到两个小时了。”

“那我们必须赶在她之前把第二个Kira找出来,你要利用第二个Kira,引出死神琉克。”

“可是,我不知道第二个Kira是谁呀!”女生有些气急败坏了,但通讯器里的Joker却不慌不忙。他吩咐她将L刚才推理的言行重复一遍。接着,通讯器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女生知道,Joker在进行推理了。

Joker当然比黑葵A也就是死神琉克更厉害,这是毫无疑问的。Joker把自己的一切都教给了他,却换来了他的背叛。黑葵Q不明白,Joker为何一直对死神琉克钟爱有加,他把他培养成了最厉害的死神,而他却忘恩负义,偷走了组织里最珍贵的死神笔记,自立为王。

抓到死神琉克,找回笔记,就是Joker最近给他们这些成员下达的命令。

如果笔记找回来了,死神琉克怎么处理?

“杀掉他!”

听到Joker这样说,黑葵Q很高兴。她可是一直都嫉妒着死神琉克,因为只有他死掉了,她才

有可能赢得黑葵A的代号——只有最厉害的人才能配得上的荣誉。

突然,森林的寂静被通讯器里的声音划破了,Joker已经解开了谜底。

他一向毫无感情的声音竟也露出了一丝的喜悦:“第二个Kira就是那个人。”

“是谁?”女生心悦诚服地说,“Joker好厉害,这么短的时间就找出第二个Kira了。”

“那个人就是酒店的店长。”

“竟是她?”女生好不惊讶,“可是,为什么?”

“因为指纹。”

“指纹?”

无需Joker再解释,女生已照他的提示思考下去了。

这个案子里能表明孔梓欣还活着的证据就是她的指纹。显然,这个指纹是伪造的,但凶手即店长是如何做到的呢?警方在五个时间段采集到了孔梓欣的指纹——第一,在李莉被袭的棍子上有指纹,路人证明行凶者就是孔梓欣。第二,在孔梓欣租住的306号房间外,她发疯地袭击了一个家庭主妇,在受伤者的身上也采集到了同样的指纹。第三,在孔梓欣遇害后,隔壁305号房的住客自称见到了她,在窗户上同样采集到了她的指纹。第四,白云酒店的店长声称被有伤疤的女人袭击,现场留下了一把凶刀,凶刀上有同样的指纹。第五,张维康遇害的现场,同样遗留下了一模一样的指纹。

“那些指纹不是孔梓欣的,而是店长的,”Joker说,“只要想清楚这一点,就能知道孔梓欣是店长假扮的。在这里,最有迷惑性的指纹就是李莉受袭时遗留在棍子上的指纹。”

“是啊!”黑葵Q两道漂亮的眉毛纠结在了一起,她说,“无论店长怎么假扮,李莉也不会认错吧。李莉明明说袭击她的人就是孔梓欣,那上面怎么会有店长的指纹呢?难道店长和孔梓欣事先就勾结在一起了?”

“你不知道,在警方当晚所录取的口供里,曾经少了一个人?”

“哦,什么人?”

“当晚的目击证人有四个,他们都说听到一个女人大叫帮忙,于是就跑了过去。他们和那个女人一起救下了李莉,可事后,那个女人却突然消失了,没有到警局录口供。当时,警方对这个细节并没在意,现在看来,那个女人就是店长。她偷偷跟踪孔梓欣,瞅准了机会,故意装作救人赶跑了孔梓欣,然后趁机擦去棍子上孔梓欣的指纹,换上了自己的指纹。这样就为她以后假扮孔梓欣打下了基础。”

“原来如此,”黑葵Q恍然,“之后的孔梓欣都是店长假扮的,而她留下指纹就是为了掩饰她的真实身份,果然很高明。”她忽然想到什么,又说:“可是,Joker你是从哪里看出了店长的破绽的呢?”

“你之前的报告提到过,店长有洁癖,经常戴着手套。我想,她的洁癖是装出来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有充分的理由戴上手套而尽量不留下指纹。但这个诡计有个致命处,”Joker顿了一下才继续说,“要杀死孔梓欣,同时必须毁掉她的双手,这样指纹的诡计才不会被识破。而孔梓欣死的时候,双手确实被烧焦了,警方根本采集不到她的指纹。但是,这样一来,之后再出现指纹就变得很奇怪了,就算孔梓欣复活,她也不可能留下指纹,因为她的双手被烧焦了,这是很容易被忽略的一点。L就是从这里入手,识破了第二个Kira的身份。现在,你要赶在他之前,把那个店长控制住,我相信,死神琉克一定会出现的。”

“为什么?”黑葵Q表示不解,“死神琉克会关心第二个Kira吗?店长只是他利用的工具而已吧?”

“不。你别忘了,如果第二个Kira不见了,那么就算L破解了诡计,也同样算不上过关。对L来说,这是不公平的。死神琉克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也可以说是固执到了极点,他绝对会让这个游戏在公平的情况下进行的。”

“说得有道理!”女生欣喜地说。

五分钟后,她敲响了店长的房门。

店长打开门就看到了一张纯洁天真的脸:“夏嘉宝妹妹?你有什么事吗?”她完全没有戒心。

但她很快惊愕地发现了异常,夏嘉宝露出了奇特的、不怀好意的笑:“嘿嘿嘿,第二个Kira,我找到你了。”

天黑下来了。

白云酒店四周的森林蔓延进了深渊一般的黑暗。沉甸甸的夜色中,细小而微弱地跳动着一缕晦暗的光线。树林里的风蠢蠢欲动,站在树上,死神琉克的黑衣被掀了起来,接着又迅速地沉寂。

他望向酒店那边,这个时候,L应该要进行推理了。如果第二个Kira不在场,这个游戏就无法进行下去。

“死神琉克,我知道你能听到,快点给我出来,不然,就别怪我对你的第二个Kira下毒手!”

这个声音又在耳麦里了响起来,死神琉克苦笑了一下。他可没想到对方会来这一招。一开始,他便知道自称安德烈的夏嘉宝是组织的人,是Joker派来的。他们想要这本死神的笔记。

不过,他们不会如愿的。

这次,Joker你可失策了,白白让一个人来送死。

琉克将耳麦的另一头放到嘴边,这是微型的通讯器,电波迅速传到了酒店里的某个房间。这时,灯光微暗的房间里,夏嘉宝的手里正把玩着一把水果刀,阴狠地看着一边角落里被她捆绑住双手的店长。

窗外已经拉下了夜幕。时间很紧迫,L很快就要开始推理了,但到现在为止,死神琉克还没有任何回应。夏嘉宝的心情越发焦躁,攥着刀柄的手心已渗出了汗。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她心想:难道他不知道店长被抓了?不,死神琉克一定知道的。既然如此,他为何还没有任何行动?他是在跟我玩心理游戏吗?他想赌我会不会杀掉店长?如果他这么想,可就大错特错了。我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

时间又跳过一秒,夏嘉宝忽然冲过去揪住店长的衣角:“快说,死神琉克都怎么跟你联系的!”

“我真的不知道,他给了我那本笔记后就再也没跟我联系了。”店长直勾勾地盯着逼在眼前的刀锋,声音虽然有些颤抖,但眼神却没有表露出对死亡的恐惧。

“不,你在骗我!”夏嘉宝生气地说。

“随便你怎么想。”店长闭上了眼睛,安静地等待着死亡。

“你想死?那好,我就成全你!”夏嘉宝决定下手了。

她等得已经够久了,她举起了刀。

“你可真心急。”一个声音轻轻地嘲笑她。

夏嘉宝马上向四周看了看:“死神琉克?”她一开始不知道那声音从哪里来的。接着,那个声音又近在咫尺地响了起来。

“没错,是我。你不是很想找到我吗?”

夏嘉宝发现了,她一把将店长头上的发簪摘了下来。这是个微型通讯器,或者说是监听器更准确些。店长也十分惊讶,她没想到死神琉克竟将监听器安装在她平常佩戴的头饰上面,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突然包裹了她。

多么可怕的人,她想。

夏嘉宝拿着发簪,咬牙切齿地说 :“死神琉克,你终于肯现身了。”

“让女士等可真不好意思。你是Joker派来取回笔记的吧?”

“知道就好。只要你乖乖把它交出来,我可以向Joker求情。”

“真要谢谢你的仁慈!如果想取回笔记,就带第二个Kira到森林里来,我等着你。”

通话结束了。

死神琉克站在漆黑的森林里。在他四周,突然浮动起绿色的小荧光,越来越多。

那是萤火虫,那半透明色的光芒在黑夜中隐约地浮现着。它们奇异地交织在一起,在森林中散着、飘着,一点点飘到琉克的身边,在他脸庞上投下了透明的阴影。

琉克突然发出冷笑,紧接着他打开笔记本,拿出笔,写下了一个名字——夏嘉宝。

stage3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他来了请闭眼之暗粼作者:丁墨 2大唐泥犁狱西游八十一案作者:陈渐 3推理笔记IV:夜神月归来作者:早安夏天 4大漠苍狼2:绝密飞行作者:南派三叔 5推理笔记V:最终游戏作者:早安夏天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