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2【死胡同之谜】

1-2【死胡同之谜】

烟花汇演分为十节主题,每节中间,有很短暂的间歇。

第五节的主题是《国家》,背景音乐是成龙大哥演唱的主题曲。这位影视巨星的歌声刚刚在港湾上空停止,随即响起的一声大叫,便尖锐地划破了那几秒的平静安宁。

“啊!抢劫啦!杀人啦!”

还沉浸在兴奋中的人们纷纷顺着声音望过来,维持秩序的警察们也看过来。在所有人的视线中,有个人正在朝地上倒下去,而另一个人影正拼命地逃跑。

窒息的死寂后,烟花又在城市上空爆炸了,同时响起的还有离案发现场最近的人们的尖叫。

“抢劫啦!死人啦!”

那具倒在地上的尸体漫出了大片吓人的血。

人群骚乱起来,警察们忙着维持秩序。

“大家不要乱跑!务必待在原地!”

三四个警察第一时间朝已逃出一大段距离的凶手追了过去。和他们一起的还有一个人,他从人群里冲出来,直奔凶手的背影而去。那是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少年,看起来文质彬彬,跑得却很快。

“别跑!”米卡卡边跑边大喊。凶手就在前面,他清楚地看到那人的手上拿着一把血淋淋的刀,鲜血一滴滴地往下落。他加快了脚步,但对方跑得更快了。

他转过一个拐角,就消失了。

略显荒凉的街道上,一个人影也没有。

米卡卡和那几个警察都站在原地张望,他们不确定凶手往哪一边跑了。就在此时,一辆停在某家商店门口的私家车突然发动了,车头灯像是不小心启动的,很快又关上。但这瞬间射出的强烈灯光却帮了他们大忙,只见前方一个稍纵即逝的身影映在了墙上。

“在那里!”两个眼尖的警察同时指着人影所在的地方叫起来。

一个巷口,里面是条幽深的死胡同。大家跑到那儿,隐约能看见那里有个人影。

“小心点儿!那人手里有刀!”米卡卡警惕地对身边的警察说。

说来也奇怪,警察们似乎把米卡卡当成他们当中的一员了,谁也没提出异议。他们小心翼翼地朝那个人影包围过去。

在胡同外,刚才发动的汽车正缓缓驶过去,车里的人似乎并未察觉到这里的情况有多么惊险。

不知为何,胡同里的那人坐在墙角,一动不动了。

走过去的时候,他们不断发现地上有围巾、外套、帽子,跟他们追逐的人同样的衣着。

离那人越来越近了,没有佩戴警枪的警察们纷纷抽出了警棍,以防受到疑犯的突然反抗。

但大家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

那人依然一动不动,一副坐以待毙的样子。

“别动!举起手来!”警察们掏出手电筒,照住疑犯的脸,同时威严地喊道。

“啊?”那人依然没动,但米卡卡却愕然地叫了出来,“夏早安?!”

佩戴着L徽章的少女像沉睡的木偶一样被人摆放在墙角,而她的身边,有一把血淋淋的尖刀。

大楼最高处的楼顶,在黑夜的披风下静静站着一个人。皎洁的月光勾勒出他的身形,留下一个薄薄的浅色轮廓。光线在某个角度遁去,帽檐的阴影下,一抹冷笑烈烈地延伸出嘴角。

干得不错!第一个Kira,果然没令我失望。

死神琉克冷冷地俯视着下方街道的骚乱。烟花汇演依旧在继续,但案发现场那一片的人们想必早已没有了观看的兴致。人群空出的地方,一具尸体在夜风中慢慢变冷。烟花一遍一遍地将世间最美好的光彩,映在了那张苍白扭曲的脸庞上。

警笛声响了起来,由远而近。更多的警察赶到了死胡同口,而最里面,那个沉睡的L正在苏醒。等待着她的,将是成为替罪羊的困境。

L,让我看看你的本领吧!死神琉克微微一笑,然后张开嘴巴,将手中的一枚红苹果轻轻咬了一口。不知为何,他也很喜欢吃红苹果。

死胡同里,米卡卡使劲地拍着沉睡少女的脸:“喂!醒醒!快醒醒啊!”

再三催促下,少女终于勉强睁开了眼睛。她将手放在脑袋上,神志不清地晃了晃:“头好痛!该死!那家伙!”

听语气,这是爱迪生,而不是夏早安。可不管是谁,他现在的身份是杀人的嫌疑犯。

警察不客气地将她双手铐住,米卡卡急得大叫:“阿Sir,等等,这是一场误会!一定是误会!她是被冤枉的!”

“谁被冤枉了?”一个敦厚的声音从胡同口传进来。只见一个警官模样的男人走了进来,看来他是负责人,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警察都回身对他敬礼:“孟Sir!”

“孟劲大叔!”那警官走到光亮处,米卡卡兴奋地叫了起来。

孟劲一愣,脸上掠过一丝久别重逢的喜悦。

“米卡卡,怎么是你呀?”他一边问一边朝四周看了看,“欸,你的那个搭档夏早安呢?”

真是个好问题,米卡卡指了指被手铐铐住的夏早安,苦笑道 :“她在这儿。”

下一秒是孟劲比谁都要讶异的惊呼:“你们怎么把她给铐住了?”听下属报告说这就是本案的嫌疑犯时,孟劲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你杀人了?”

“不是我。”迷药的副作用渐渐消失了,爱迪生慢慢站了起来,那双深邃的眼瞳恢复了平日的熠熠光彩。和普通的嫌疑犯不同,他没有显露出丝毫的慌张和惶恐,嘴角反而漾着一丝自信的笑意。

他的目光落到地上的杀人凶器——那把沾满鲜血的尖刀上。

栽赃嫁祸吗?Kira就是用这样拙劣的伎俩?

“不。”脑海中马上响起一个声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爱迪生暗忖,死神的游戏绝非如此简单。

“米卡卡,告诉我什么情况?”

“嗯,是这样……”米卡卡将情况一一道来。

案发时间是8点15分。因为当时刚好是烟花汇演第五节主题结束的时候,有相当多的目击证人都听到受害者大喊“杀人啦!抢劫啦”。

“就这样?那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在爱迪生的询问下,米卡卡于是将发现他的经过一一道出。

“这下子可有趣了。”爱迪生笑了起来。这一笑竟令旁人大为不解,尤其是那些警察们,他们觉得这个戴着手铐却表现得像个侦探的嫌疑犯很奇怪。爱迪生继续说:“这是一个密室

的诡计。”

“密室?”孟劲摸摸下巴上的胡茬。

“你们看这里的环境。这是一条死胡同,只有一个出口。米卡卡他们是看见有人跑进这里才追过来的,而这里除了我就没有其他人了。如果我不是凶手,那么那个跑进来的人又怎么会在这样的密室逃掉呢?”

“是啊……”这真是件怪事!确实如爱迪生所说,这条死胡同除了出口,三面都贴着居民楼,而离地面最低的窗户也在二楼。即使那个跑进来的人能纵身跃到二楼的窗户,也无济于事,因为那是飞天大盗也闯不进去的防盗窗。

所以……

“这样一来,凶手非我莫属了。”爱迪生突然优雅地笑起来,“死神所设下的游戏,果然很有趣!”

“什么死神?”孟劲发出疑问。待米卡卡将前因后果告诉他后,他啧啧称奇:“居然还有人模仿《死亡笔记》杀人的?也就是说,我们要寻找的凶手是自称Kira的家伙。到底是谁呢……”

“我知道他是谁!”爱迪生这么一说,大家又惊又喜。

“那可真是太好了,只要逮住那个家伙好好审问一下就行啦!”

和大家的喜悦情绪不同,爱迪生若有所思,这种沉思的目光显得他心事重重。

“Kira就是蒋雨轩。”

“不会吧?”米卡卡有点不敢相信,“就是今天下午放学时救了我们的那个男生?”

不过从下午的情况来看,他和吴涵之间的关系确实有问题,他有杀人动机。

“得找到他!”说罢,爱迪生抬头望了一下夜空。

烟花正在上方绽放出最后的光彩,接着,所有的光芒都消失了。

烟花大会在8点30分准时结束。

人群散去了很多,空气中残留着烟花燃烧后的气味。喧嚣过后的夜空,透露着更浓厚的死寂。几乎清空的广场上,只有一个地方仍围着看热闹的人群。

拉起的警戒线圈出了一小块空地,在这里面,一具尸体仍摆放在原处。尸体保持着死前痛苦扭曲的表情,血染红了他身上的白T恤。鉴证人员正在检查死者的物品——裤袋里只搜出几片治感冒的药,除此之外,别无他物。还有,死者的钱包在死胡同里找到了,里面没有一分钱。

“看来,真的是抢劫杀人案。”孟劲得出结论。但他不太确定地回过头问道:“是这样子吗?”

米卡卡也转到同样的方向,看着爱迪生。他站着寻思了片刻,揉揉他的额头,整张脸看起来严肃而慎重。

“抢劫?”他最后说,“这只是凶手使用的把戏而已。”

“虽说如此,不过……”说到一半,米卡卡的话就被爱迪生打断了。

“奇怪!”他蹲下去,像发现了什么,双眼闪着怀疑的光芒,“好像少了什么东西……”

“是什么?”

“我也说不清楚,但有什么东西,凶手拿走了。”

“既然是抢劫,有东西不见也很正常啊!”米卡卡说,他倒没看出死者少了什么东西。

风比刚才更凉了,米卡卡抱紧了双臂。

就在这时,一个警察从远处跑了过来。刚才孟劲让他去查蒋雨轩家里的房产情况。果然不出所料,根据调查,蒋雨轩家在山上的大楼里有一间空置的公寓,门号是2号楼A单元903。

“那应该就是软禁我的地方。”爱迪生推断道。

等他来到那栋大楼楼下时,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从大楼所在的位置看,确实符合他看到烟花绽放时所产生的距离感。只不过……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听到了谁在暗处嘲笑他。

黑夜中,一个人在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他就在背后。

这个直觉刺痛了他的大脑,爱迪生猛然醒悟般转过头,他看到那边的铁道口,有个阴暗的人影在那里一动不动。黑暗的夜色像**一样在他身边缓缓流动,孤立无援的夜风从铁轨上荒凉地刮了过去。

“喂,你在看什么呢?”在大楼的入口处,米卡卡呼唤他。爱迪生“嗯”了一声,然后跑了过去。

站在铁道口的男子,拉了拉帽檐,笑了。

L,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赶到903的时候,蒋雨轩正在房间里。

似乎一早就等着他们来到似的,蒋雨轩坐在椅子上,镇定自若,左边的嘴角冷笑着:“你们终于来了。”

“我当然要来,因为你就是凶手!”爱迪生冷冷地回应。他走到书桌边,拉开抽屉,在里面找到了夏早安的手机。然后,他拉开了窗帘,在窗口驻足了几分钟。

远处,海心沙电视塔发出的七彩灯光依旧迷人。他刚才应该就是被软禁在这里的。

“是你杀了那个叫吴涵的男生?”爱迪生不客气地回头说。

蒋雨轩耸耸双肩,好像早就知道会接受这样的审问一样,很爽快地承认:“没错,人是我杀的,是我用死神的笔记杀死的。”他自信地笑着,拿起书桌上的笔记扬了扬,“如果你们愿意,可以拿这本笔记回去作证据,然后向世人公告说你们抓到了杀人凶手,他是用死神的笔记凭空杀人的。我在想,有人会相信吗?”

为什么呢?一个疑惑在脑海中缓慢地划过。到底是为什么呢?爱迪生想,这个Kira为何如此自信,这实在很不寻常。爱迪生沉思起来。

紧接着他听到孟劲不客气地说:“别装了,什么死神笔记,根本就是你杀的人。”

一个警察走过去,给蒋雨轩带上了手铐。蒋雨轩没反抗,只是笑,那是一种自信非凡的嘲笑。

“等等!”爱迪生猛地抬起头。

他发现了一个关键的地方!

这就是蒋雨轩充满自信的原因吗?

烟花广场上,孟劲用通话机下达命令:“开始吧。”他马上按下计时器,时间立刻一分一秒地流逝。

1分钟,2分钟……7分钟过去了。孟劲越发着急,不住地伸长脖子朝山脚的十字路口张望。又过了3分钟左右,他期盼的人影才出现。一个年轻强壮的警察飞奔着向这边跑过来,气喘吁吁地跑到孟劲站着的地方。

10分钟!孟劲立刻将这个试验结果跟903房间里的爱迪生报告了。

“10分钟……我晕过去的时候是8点07分,案发时间是8点15分……中间只隔了8分钟……”

时间基本是确定了。爱迪生记得晕过去之前,窗外的烟花显示“20

11”的字样,根据录像可知,那正是烟火大会第三节的主题。而案发时,刚好是第五节主题结束的时候,也就是8点15分。身处山上的Kira怎么用8分钟走完10分钟所需的路程呢?当然,如果使用摩托车、自行车什么的,倒可以缩短时间……

蒋雨轩坐在椅子上,故作悠闲地用双手枕着后脑勺,脸上带着嘲弄的笑,真正见识过死神笔记的他内心是如此的笃定。他忍不住要嘲弄一下爱迪生:“就算我使用别的交通工具,也不可能在8分钟之内赶到广场上的。”

“为什么?”米卡卡迫切地问。

蒋雨轩露出一排帅气的白齿,谁能料到,这个样貌阳光的少年竟甘愿沦为死神的使徒。只见他嘴角微翘,说道:“因为有个细节你们忽略了。”

“什么细节?”

蒋雨轩往窗外一指:“你们不知道吧,今天晚上8点10分,铁道口有一列火车经过。”蒋雨轩说着站了起来,用一种傲然的姿态环视众人,“要等火车过去是在8点15分。试问一下,我是如何在火车经过的时候跑到广场上杀人的呢?”

“这……”米卡卡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求助似的看向爱迪生。

也就是说,实际上从这里到广场上的时间是15分钟。爱迪生心想,即使驾驶便捷的交通工具,也无法抹掉火车经过的那5分钟的。况且,蒋雨轩还要把夏早安搬到死胡同里,布置好一切,再跑到广场上杀人,无论怎么计算,时间还是不够的。

更重要的是,爱迪生还没解开一个最大的疑团:凶手是如何在广场上找到受害人的?

要知道,当时可是有十几万人在观看烟花。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要如何在十几万人的人群中找到自己的目标呢?凶手是用了什么方法呢?最简单直接的方法,是从一开始就悄悄跟着受害人。如果假设成立,蒋雨轩就不是凶手。

随后警方调出了铁道口的监控录像。录像显示,在火车经过的前后时间,并没有可疑的车辆和人物经过。

“会不会有帮凶?”孟劲说着抽起了烟,吐出的烟雾瞬即便被强劲的夜风吹散了,“真难办呢!现在怎么找到那个帮凶啊?”

“那万一找不到会怎样?”米卡卡表达了自己的担心。

孟劲心领神会地皱起了眉头,懊恼地看向旁边的夏早安:“找不到的话,只能将你作为杀人犯惩办了。虽然找不到你的杀人动机,但是杀人凶器上能找到你的指纹,而且,更要命的是,几个警察和米卡卡都看见凶手跑进了死胡同。如果凶手不是你,他又怎么会在死胡同里消失呢?”

他当然还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傻乎乎的女生其实已经被另一个人取代了——爱迪生,生活在夏早安体内的名侦探,没有过去,没有未来,甚至记不起姓名的神秘人物。

爱迪生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手铐,无奈地苦笑:“这下子,我就算想退出这个游戏都不行了。不过,相信我,我一定会揭开所有谜团的。”他那双眼眸散发出热切自信的光辉,在寒冷的夜风中,所有人似乎都因此觉得暖和了。

他们一起慢慢沿着山路走下去,就着路灯,走过那些关了门的商店。突然一个影子走到了他们身后,爱迪生猛地回头。

他感觉到仿佛整晚都在被人监视着,被操控着这个游戏的那个人——死神琉克监视着。

可出现在他身后的却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羞怯地冲他们微微一笑:“请问你是孟Sir吗?”

“嗯,我就是!你是哪位?”

不认识的年轻人,着装十分整洁,样貌俊朗,说话很有精神。“孟Sir,”他对孟劲说,“刚才在那边抓到一个可疑的人,有个警察吩咐我来叫你过去看看。”

“真的?!”这个好消息好像一下驱散了夜晚的凉意,众人的精神都为之一振,立刻跟着年轻人小跑起来。

在离广场不远的一条偏僻的后街上,沿着后街轻轻流淌的河水映出夜空中的月亮,水面泛着粼粼白光,像热带鱼的鱼鳞。一个少女不安地站在原地,一个警察看着她。少女的手里沾着一点血迹。

“警察叔叔,不是我干的。”她快要哭出来了,再次跟那个警察说,但这样的辩解是多么的苍白无力啊!

“别说那么多了。”警察冷冰冰地打断她的话头。听到匆匆赶来的脚步声,他转过身,朝来人敬礼:“孟Sir!”

“这个丫头就是嫌疑人?”不但孟劲觉得意外,待爱迪生和米卡卡看清楚那个少女后,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喊道:“唐雪娇?!”

唐雪娇局促地看着他们,梨花带雨的表情此刻更是楚楚可怜 :“米卡卡,夏早安……你们帮帮我,一定要帮我!”

“你怎么会在这里?”米卡卡不禁关切地问。

“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唐雪娇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呜呜……吴涵不是我杀的,不关我的事……”她一下子失去了支撑,蹲地掩面而哭,像是受了万般委屈一样,或许也只是为了男朋友的死而感到难过。

“怎么回事?”爱迪生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唐雪娇,他的语气虽平淡,但是眼神却锐利得很,充满戒心。

他留意到唐雪娇手上的血迹。听这个警察说,他在附近调查的时候,发现唐雪娇形迹可疑,待他走上去盘问,她却慌忙要逃跑,幸好那个年轻人及时在前面拦住了她。她顿时慌了手脚,情急之下想把藏在身后的东西扔进河里,又被年轻人眼明手快地阻止了。

她想要毁灭的是一部手机,手机上沾满血迹,而且破损得很厉害。但很幸运,这部手机还能工作。

“这是吴涵的手机吧!”孟劲查看手机里面的内容,发现了吴涵的照片。继续翻看下去,他的脸色愈发凝重,“这些照片是……”

“别看!别看!求求你!”唐雪娇跳起来,边哭泣边哀求着要夺回手机,可被警察拦住了。

“照片怎么了?”爱迪生凑过去一看,也愣了愣。

原来吴涵的手机里存储的都是一些不雅的照片,照片上的人正是唐雪娇。不过,看得出这并不是她自愿拍下的。照片里还出现了另外几张熟悉的脸,她们竟然就是先前死去的那帮女生。

现在终于明白唐雪娇为什么要急着毁掉这部手机了。

这很有可能就是她杀人的动机——为了报复欺负她的不良少女,以及夺回那部手机。

如果她是蒋雨轩的帮凶,那么一切疑团将迎刃而解。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大漠苍狼作者:南派三叔 2推理笔记作者:早安夏天 3大漠苍狼1:绝地勘探作者:南派三叔 4藏地密码作者:何马 5开端作者:祈祷君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