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2-1【女主播之死】

第二关 13天的规则

2-1【女主播之死】

广场上躺着两具尸体。第一个Kira——蒋雨轩死了。他僵硬的手仍紧紧地抓着胸口的衣服,从这死亡姿势大概可以猜得出,他是死于心脏麻痹。

漫画版的《死亡笔记》最为世人所知的一条规则是,不写死因的话,全部默认为在人间时间单位40秒之内心脏麻痹而死。但这绝不是漫画,蒋雨轩极有可能是中毒而死。

现在,我们知道了,如果Kira输掉这位幕后死神所设的游戏,那么作为惩罚,Kira将面临死亡。这点,Kira应该是被蒙在鼓里的。人类的生命对死神而言,真的是只如沙子一样不值得一提的东西吗?

“死神琉克……”爱迪生轻声念着这个名字,手里抓着那张黑葵A的扑克牌。

终有一天,我会揭穿你的真面目!

这个时候,更多的警车从远处开来了。警笛声搅乱了港湾宁静的夜晚,居民楼里一些黑暗的房间又亮起了灯,被吵醒的居民站在窗口看热闹。驶近了,米卡卡看到领头的是一辆红色的美洲豹跑车,不用说,坐在里面的一定是他那位高傲又犀利的警探哥哥米杰。

没想到,死神的游戏把哥哥的部门也惊动了。

“不管怎么说,游戏终于结束了。”米卡卡稍稍松了一口气,紧绷了一晚的神经终于可以放松下来了。但他却听到爱迪生说 :“结束?不,现在才是开始。”

“不会吧?Kira不是已经死了吗?”

爱迪生摆摆手 :“Kira只是一枚棋子,我们真正的对手是死神琉克。只有抓到他,这个游戏才算真正结束。如果我没有猜错,第二个Kira很快便会出现。”

爱迪生是对的。可他不知道的是,第二个案件的关键人物已经和他见过面了——那位刚刚出现过的年轻人。

年轻人从大楼走了出来。他裹紧外套,拉紧拉链,死神的笔记就藏在怀里,似乎正散发着某种神秘的热量,让他整个人都觉得热乎乎的。年轻人迎着凛冽的夜风,快步沿着山道走了下去。

广场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警车,所有的警灯仿佛都在喧闹一般,闪烁,刺眼,气氛异常紧张。年轻人不假思索地走到围观的人群中。他听到围观者带着惊恐之色描述着刚才那可怕的一幕——男生突然倒地死掉了。

这都是我干的!是死神的力量啊!

年轻人激动得心脏怦怦直跳,手紧紧抓着揣在怀里的笔记不放。他尽量装作平静,在旁人看来,他只不过是凑热闹的看客而已。这时他的手机响了,其他人都看了过来。年轻人不动声色地掏出手机,看到来电的联络人,他皱起眉头,停顿两三秒后直接按了挂断键。对方却不肯善罢甘休,随即发来了一条短信:

“张维康,你想甩掉我,没那么容易!大不了,我告发你!别忘了,去年夏天我们做过的那件事!”

夜风在四周吹拂着,名叫张维康的年轻人听到风在耳边不时地呼呼作响,一丝烦恼难以察觉地划过他的脸颊,但转眼即逝。“我不值得再为此烦心,”他对自己说,“用不了几天,那个女人就会从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也没有人会怀疑到我的身上,因为我是用这本笔记杀死她的!”张维康更用力地抱紧了怀中的那本笔记。

这时,他看到一个年轻帅气的警探从一辆美洲豹跑车里走了出来。他在电视上见过这个目光犀利的警探,听说是叫米杰什么的破案之神。

“你们,请远离案发现场。”米杰对围观者毫不客气地说,又回过头示意旁边的警察把这些围观的人赶走。几个警察立刻过来,很有礼貌地把周围的人驱散开。

张维康低下头,怀揣着笔记迅速离开了案发现场。

广场上只剩下警方和米卡卡他们了。米杰径直蹲到尸体旁仔细查看,孟劲朝他敬礼,他也全然没理会,而是沉思不语。

刚才发生在监狱里的一幕仍清楚地浮现在脑海中。

听说夜神月要求见他,米杰立刻赶到了那所监狱。在X牢房里,他见到了久违的夜神月。

“好久不见了,米杰。”夜神月转过身,看着米杰。那是一种不怀好意的目光,甚至带着一种冷冷的敌意。

这也难怪,正是米杰亲手将他抓捕归案的。

“不过,米杰,你还没完全赢呢!”

“你这是什么意思?”米杰抱紧双手,表情沉着,但还是微微透出一丝得意,“别忘了你现在身处的地方,你一辈子也离不开这里。”

但这话并没有对夜神月造成多大的打击,他提起嘴角假笑了一声,接着从**站了起来,走到铁笼边,双手用力抓住了冰冷的铁条:“米杰,恐怕你的如意算盘打不响了。我很快就会出去,而且,是你亲自放我出去的!”

“哦?”米杰用简单的语气,嘲笑对方荒谬的想法。

“你会放我出去的。”夜神月说,他的语调拐了个弯,变得懒洋洋的。他又转了身,走回床边背对着米杰说,“米杰,虽然你抓到了我,可你没有赢,因为你没有找到那本笔记。上次的游戏,你实际上是输了。”他坐回到**,双脚交叉在一起,低头静思片刻,然后意味深长地斜睨着米杰:“只要它还在人间,就一定会重新出现!不,它已经出现了,它又开始杀人了,你该领略过它的力量了。”

米杰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从夜神月的口气可以判断得出,他已经知道上次的三起模仿死亡笔记的杀人事件了。不过,在这样密不透风的监牢里,夜神月怎么可能知道外界的消息呢?虽然出于人道主义,狱方也会提供一些报纸、杂志什么的,但是,肯定会预先删除此类消息的。既然如此,夜神月怎么会……

“你最好放我出去,不然,你等着后悔吧。”夜神月自信地说。

“如果你打算拿那种混淆视听的笔记要挟我,那你要失望了。”米杰冷冷地回应他,“不管对方是谁,这一次,我也一定会将他抓住,彻底粉碎这出模仿死亡笔记的杀人事件!”

“可惜啊!”夜神月垂首叹息,“你对这次的对手一点也不了解,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有我才能抓到他!”

“哦?这次游戏的幕后策划者到底是谁?”米杰问。

“告诉你也无妨,”夜神月扬起眉毛,直直地盯着米杰的眼睛,“你应该知道,这本笔记真正的主人不是我夜神月,而是……死神琉克!”

“死神琉克?!”齿间吐出这个名字,米杰仿佛受到了某种震撼,脸颊突然绷紧了。

“你斗不过他的!”夜神月宣判。

米杰站起来,他这时才看到自己的弟弟以及弟弟的同学——那个叫夏早安的女生。更出乎意料的是夏早安的胸口佩戴着一个L的徽章。

她难道就是这次游戏的L?夏早安到底是何方神圣?她看起来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高中女生,虽然她本人并不承认,但据他手下汇报,上两次复杂的案件确实是她解决的。说实话,米杰对解开那两件案子也没多大的把握。但是,这个17岁的高中女生却……

“你就是这次游戏中的L吗?”米杰冲爱迪生问。不过,奇怪的是,爱迪生却没有回答,反而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为什么心脏跳得这么快呢?难道,我苏醒的时间已经到极限了吗?他使劲甩了甩头,用最后一点意识看了看米杰,突然双眼一闭,倒进了他的怀中。

“喂!你怎么了?”米杰措手不及。而米卡卡早已习惯了这种状况,他边对哥哥苦笑边把夏早安接过来:“哥,不要紧的,我同学有……有心脏病,时不时会晕过去的。不过不用担心,她过一会儿就能醒过来。”

“这张扑克牌是……”米杰捡起地上的扑克牌——黑葵A,牌面是一个张开黑色羽翼的死神。

“这是Kira死之前手握的证物,可能代表某个人。”孟劲对米杰汇报。

米杰点了点头:“你好像是刑事F课的孟劲对吧。”之前的狐妖事件,米杰做过一番了解,自然对孟劲的背景了解得一清二楚。

“是的。”孟劲说,并没表现出格外的热情。

刑事F课虽然也属米杰手下的部门,但里面都是一些等待退休的老头子,跟其他精英部门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孟劲对米杰这位所谓的上级也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态度。

米杰也顾不上搭理孟劲,凝视着手中的扑克牌,脑海中全是一个人的名字——死神琉克。

看来,夜神月所言不虚,在背后操纵这场游戏的,确实是化名为死神琉克的神秘人物。这一次,他也得把今晚的事情严密封锁,不能透露一丝风声。万一这种模仿死亡笔记杀人的事情被媒体大肆渲染,不知道会在社会上造成怎样的**!

但是,他的这个想法马上落空了——有个警员着急地朝米杰喊道:“米队,不好了,电视台的来了!”

只见一辆直播车急速地驶过来,停下后,从里面冲出了一台摄像机,一位长相貌美的女记者穿着高跟鞋“噔噔”地快步跑过来,那阵势一时间竟把在场所有的人都震住了。有眼尖的警员惊讶地对旁人说:“那个记者是以跑新闻出名的主持人李莉啊!”

来者不善,米杰和李莉也打过数次交道,深知这个女人不容易对付。但此时他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女记者冲到他跟前,连珠炮似的发问:“米杰队长,我们是木棉花电视台的,请问这次事件是死神笔记干的吗?这世界上真的有杀人不费吹灰之力的死神笔记吗?”

对着女记者的话筒,米杰脸色一沉。其他警员也大吃一惊,面面相觑。电视台怎么会知道此次模仿死亡笔记的杀人事件呢?是有人泄露出去的吗?

见米杰不肯回应,李莉也毫不气馁 :“米杰队长,想否认可不行哦。有人给我们电视台寄了一封信,将这几件案子描述得清清楚楚。对了,那个寄信的自称是死神琉克,就是他把笔记给了第一个Kira,据他说以后还会有更多的Kira出现。这一切是真的吗?”

难怪电视台会闻风而来,竟然是死神琉克将今晚的事情泄露出去的。如今看来,已经无法再将消息封锁了。

“此事等案件结束,警方会对媒体有个交代的。”米杰冷冷回应,不愿多说。

孟劲倒看不下去了,他厉声呵斥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喂,谁让你们进来了?这里是案发现场,闲人免进!”他挥挥手,马上有两个警员准备过来驱赶。

但李莉全然不畏惧,一张嘴巴轻易不饶人:“你叫什么名字?警员证号码多少?你知不知道,媒体有采访自由的权利!社会大众有知情权!要是你们敢侵犯我们的权利,我就将你们在电视上曝光!”

“这……”孟劲被反驳得一时语塞。确实,如果粗暴地阻止媒体的正常报道,一定会引起社会的反感。

她看准了警方的死穴,更加得寸进尺了:“信中还说,死神琉克还为Kira找了对手L。”李莉的目光四处搜寻,一眼便瞧见了正缓缓醒来的夏早安,“竟然是这个漂亮的美眉!看,她的胸口还戴着L的徽章呢!没想到啊,L的年纪居然这么小,还长得这么漂亮!”

镜头里,夏早安刚眯开眼睛,她仍觉得有些头晕目眩。

“哎呀,头好疼……”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以L的身份出现在电视台的镜头里了。

第二天,关

于死亡游戏的报道铺天盖地地出现在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里。自称死神琉克的人将会把本属于自己的死神笔记送给任何一个自愿做Kira的人,而被选为L的侦探夏早安,如果无法抓住这个Kira,那他将无限制地惩治这世界上的恶人;相反,如果Kira被抓,那Kira就要接受死神的惩罚并没收笔记,直至下一个Kira选定。

得到第一手资料的木棉花电视台理所当然创下了历史新高的收视率,主持人李莉和整个节目组也因此得到了电视台领导的格外夸奖。

这天晚上李莉请节目组的同事去酒楼好好吃了一顿。宴席之间大家显得特别高兴,不少人认为节目的收视率还会继续上升,毕竟这样耸人听闻的游戏谁都会关注。

不过死神为什么会选择他们这个电视台公布,成为了席间颇为热点的话题。

“要我说呀,这……这都是李姐的功劳!”一个男同事喝得醉醺醺的,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只手仍高举着酒杯,“李姐可是咱们台的台柱,对犯罪案件一直有独到的见解,不然死神琉克也不会把资料寄给她啦!”

“是啊!都是李姐的功劳!”其他同事纷纷附和。

李莉客套地回应大家的奉承:“以后还要大家多多努力才行。只要死神琉克一天没被抓到,我们节目的收视率就会一直居高不下。恐怕我们将会创造传媒界的收视神话喽!”

大家为这个美好的憧憬又齐声举杯欢呼。只有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女孩不合时宜地说:“可是,如果死神琉克所说的是真的,不是会有更多的人死掉吗?”

忽然冷场,所有人都停止了欢笑,齐刷刷地看着这个发言的女孩。那些看过来的眼光是不屑的、嘲讽的。有人公然嗤之以鼻:“如果没有人死,这个节目还有谁看呀?就是要死人,我们的收视率才能节节上升啊!”

下一刻他们都举杯高呼:“收视率万岁!”那一张张平日里道貌岸然的脸,此时是邪恶的、扭曲的、丑陋的。

不过,一位服务员走过来打断了这些人的无耻狂欢,她端上来一个蛋糕。

“李姐想得真周到,连庆祝蛋糕也准备了!”

喝得微醉的李莉却意外地说:“我没有准备蛋糕啊!”

“那一定是酒楼送的啦!”

“不是我们送的,”女侍应对这群喝得东倒西歪的人解释道,“是有个女人叫我端进来给你们的。”

“哦?”李莉说,“是谁这么有心呢,特地送个蛋糕来给我们庆祝?”

“李姐,快打开看看!”

随着一片起哄声,李莉带着醉意打开了蛋糕盒。事情是在一瞬间发生的,李莉忽然大叫一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不知缘由的同事们纷纷跑过去扶起她:“李姐,你没事吧?”

在别人的搀扶下,李莉才勉强站了起来,但神情仍然十分惶恐不安。她的手指颤抖得厉害,哆嗦着指向蛋糕,挤出几个字:“蛋……蛋糕!”

蛋糕怎么了?大家仔细一看,脸色全变了。

蛋糕上写着的可不是庆祝恭喜的话语,而是一行歪歪斜斜的红字——

我要杀了你!

孔梓欣

没有人出声,死一般的寂静。

刚才的女孩小声问身边的同事:“孔梓欣是谁?”

“她是我们节目组原来的主持人,不过……”顾虑到什么,那个人没有再说下去。

“好了,我先回去。”李莉似乎在害怕什么,赶紧拿起自己的手提包离开了。

等她离开后,同事们立刻聚在一起小声议论起来。

“你们知道吗?听说呀,孔姐是李莉耍手段挤走的。李莉这个人可不简单,她好像连孔姐的男朋友也抢走了,不然,她才没有机会坐上首席主播的位置。”

“现在有好戏看了!你们说,孔姐会怎么报复她?”

“谁知道呢,反正和我没关系。”

适才这群人还一脸的奉承,此时却恶毒地诅咒着刚走出门的女人。谁也不知道,他们的诅咒就在今天晚上应验了。

一个影子跟着她。

李莉停了下来,双腿有点发软,心里一声急一声地催促自己再走几步,街道的尽头就是自己的住处了。但她再次惶恐地转过头,已压抑不住心中的恐惧:“谁?谁……在那里?”

夜如此深,冷风呼啸着吹过上空。周围的建筑物匍匐成午夜中的黑影,散发出诡异的气息。

没有人回应。李莉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残存在上面的酒精的味道此刻有些苦涩。黑夜像一张巨大的网慢慢伸展开来,她愈发感到不安,黑暗中潜伏着谁的呼吸,她知道,是那个女人的!

“孔梓欣,别耍花样!我不怕你!”声音虽强装勇敢,但此时她的心里却怕得要命。

“我要杀了你!”蛋糕上的那句话如闪电般再次刺激着她的大脑神经。

那个女人兴许只是嘴上吓唬吓唬她而已,不一定敢那么做。可是,谁又能保证,一个失去所有的女人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她不由得下意识地抱紧了手提包。

打电话给他吧,让他过来陪我!她想到这里,很快从手提包里掏出了手机。就在这时,她的身后传来了细碎的声响。

“啊呀!”她花容失色地回过头,却发现一只猫沿着墙角飞快地蹿了过去,“吓我一跳!”她拍拍胸口,再次拨起手机。还没按下第一个号码,她就蓦地看见一个影子赫然出现在脚边。

那个女人就在眼前,多少天来那张留着疤痕的脸一直缠绕在她的梦中!

只见那个女人抄起遗弃在路边的铁棍,像一头势在必得的饿狼,步步逼近。

“啊……”她吓坏了,极度的惊慌令她的手脚剧烈地颤抖着,手机掉在了地上,蓝光微闪的屏幕摔到了阴湿的墙边。她睁大双眼,喘着粗气开始摇晃。

“去死吧!”女人朝一脸惊愕的她狠狠挥下了铁棍。

就在恶行发生的同时,这座城市某栋高级住宅楼的房间里,一个男人坐在书桌前打开了死神送给他的笔记。

他就是昨天晚上和死神琉克见面的年轻人。从房间的布置可以看出,这个年轻人家境富裕,散落在书桌上的一张名片写着:张维康,某地产公司执行总经理。

长得帅气又有钱的张维康喜欢混迹在娱乐圈,与不少女星传过绯闻,是娱乐八卦新闻上的常客。而最近,他的新晋女友是木棉花电视台的首席主播李莉。可众所周知的是,他和木棉花电视台前任主播孔梓欣也有一段恋情。

坊间更传言,孔梓欣被毁容,就是两个女人争风吃醋的结果。

真相如何,不得而知。自从毁容以后,孔梓欣就从公众的视线中消失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只有张维康清楚,她仍像冤鬼一样缠着自己……利用去年那件见不得光的事情,时刻威胁着自己。

只有杀了她,他才能恢复从前逍遥自在的生活!

张维康将笔筒里的钢笔拿了出来,拧开钢笔帽。他埋下头,准备写下孔梓欣的名字。

只要写下谁的名字,谁就会死,真是一件杀人的好工具!

但他手握的钢笔停住了。既然我有这本笔记在手,又何必那么急于杀死她呢?我会为她选择最悲惨的死法的!

他合上笔记,心情极度舒畅。没有任何人可以给他带来烦恼了,张维康想,他只要不喜欢谁,就可以将那些人不动声色地除掉。

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10点,平常这个时候,李莉都会打电话来的,可今天晚上……张维康看了一眼静静躺在书桌上的手机,抓了起来,想立刻将他得到这本神奇笔记的好消息告诉对方——但死神琉克说过,不能把笔记的事透露给别人。张维康想了又想,还是把手机放了回去。

最后他换上睡衣,躺在舒适的**惬意地睡着了。

“喂!你在干什么?”有个声音在街口响起。

女人吓了一跳,回过头,看到一个路人正在朝两边大声喊:“快来人呀!这里有人在行凶!”

街口很快多出了几个身影,纷纷地向这边跑过来。

再不跑会被抓住的!女人不得已一把将铁棍扔到一边,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后面追来的人后才拔腿逃跑。这个动作对她来说是个致命的失误。

那些闻讯赶来的人都看见了一个脸上有恐怖疤痕的女人又惊又慌地逃跑了。这些证词很快将出现在警方的笔录上。而那位受伤不轻的知名主持人,在醒过来后也指证施暴的女人正是孔梓欣。

警方提取了铁棍上的指纹,就等着逮捕孔梓欣后将她的指纹与其作比对。但警方没有想到,几天后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具尸体。

死神游戏第二关正逐渐拉开它恐怖的序幕。

“你知道吗?死神还有一本有着特殊规则的笔记,使用过这本笔记的人如果又很荣幸地被死神的其他笔记杀死,神会还他13天的生命哦。”

黑暗中谁在说话,孔梓欣吓得停住了脚步。那声音来自前方——墙角的阴影里似乎站着一个人。

“是……是谁?”孔梓欣颤抖着问,震惊之下她的声音不自觉高了八度。刚才差点被人当场抓住,她仍心有余悸。

阴影中,走出来一个奇怪的美男子。

看到那人的第一眼,孔梓欣忽然感觉有一股战栗自背脊蹿上来。只见那人一身黑,仿佛是黑夜的一部分,黑色的帽子下一抹诡异的微笑被月光清楚地捕捉到了。

“你到底是谁?”孔梓欣强装冷静地问。

“我是死神琉克。”露出半张俊秀脸庞的美男子说,他的声音在黑暗中带着光滑的触感。

“死神琉克?”孔梓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脏怦怦地剧烈跳动着,“你就是电视里报道的那个死神琉克?”

今天新闻上的头号人物,她怎么会不知道呢?而且,李莉直播的新闻她也看了,是咬牙切齿地看完的。因为,那个首席主播的位置原本是她孔梓欣的!都是那个可恶的女人李莉……

现在却不是她憎恨另一个人的时候,孔梓欣站得像个木头人似的,一两分钟之内,她的脑海中急切地涌出各种问题。为什么死神琉克要来找她?这个最关键的问题,在她嘴边踌躇好久才诚惶诚恐地问出来。

“你找我干……干什么呀?”

“我是来帮你的。”死神琉克又向前了一步,一点脚步声也没有,就像虚无缥缈的空气,“我知道,你有想杀掉的人。”他微张嘴唇,那稍稍露出的牙齿白净得像一排苍白的墓碑,上面记录着已然逝去的名字。

“你在乱说什么?”她否认并心虚地往身后望了一眼,生怕后面还有追上来的人。但她已经跑出好几条街了,她知道自己不必担心被逮着——至少在今晚不会。

然后她听到死神琉克似嘲笑又似叹息的声音:“你刚才想杀死的女人并没有死,她会活下来的。我是死神,我能看到那个叫李莉的女人还有多久的寿命。”

孔梓欣动弹不得,死神琉克对一切事情了如指掌!

这个出现在各种新闻报道里的神秘人物,这个在幕后操纵着Kira的人物,这个人们畏忌谈及的人物,莫非真拥有管辖人类死亡的权力?

这个想法,此刻并不荒谬。

孔梓欣不安地抖了抖身体,转过身面对死神琉克。

只见在一身笔直的深黑色里,他的神情被削成了薄薄一片,无色地挂在帽檐下方。

“你……你为何找上我?”她鼓足了勇气问。

“因为我是死神,”琉克说,“人类的杀意是最吸引我的东西。”

死神琉克左手拿着一本黑色的笔记本,借着月光,孔梓欣依稀看到几个残缺的英文字母。她用丰富的想象力将这些字母拼凑完整了——DEATH NOTE!

“你可以拥有它!”琉克突然说。

好像没听清楚似的,孔梓欣错愕地问道:“你说什么?”她得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你可以拥有这本特别的笔记。”

这回她听得清清楚楚,每个字每个音节都掷地有声。那一瞬间,她觉得所有的血管都撑开了,沸腾的血液奔跑在神经末梢:“我……我真的能拥有它?这么说我就是下一个Kira吗?”

黑夜的风尖叫着穿过屋顶,又顺着黑乎乎的排水沟滑了下去。

“是的,如果你愿意这样认为,你就是第二个Kira。你只要在这上面写下李莉的名字,她就死定了……”死神琉克还没说完,孔梓欣就马上打开了笔记:“我要她现在就死!笔,你有笔吗?我没有笔。”

琉克摇了摇头,然后,他见到了疯狂的一幕——孔梓欣竟毫不犹豫咬破了自己的手指,迫不及待地用血写下了她憎恨的那个女人的名字——李莉。写完之后,她冷冷地欣赏着,直到血液被纸缝吸收才心满意足地笑了。

真是疯狂的女人,死神琉克想。他可不喜欢这种人,相比起来,他更喜欢那种冷静行事的凶手。琉克别开他玻璃色的眼睛,再也不看这个女人。

她终于笑够了,又追着他问:“这一切是真的吧?那个叫李莉的女人真的会死掉吧?你不会是骗我吧?”

死神琉克不屑地哼了一声:“你明天看电视新闻吧。”

“也对。”她想,如果知名主持人李莉死了,媒体一定会报道的。“那我就拭目以待啦!对了,这本笔记还是属于我的吧?”孔梓欣紧紧抱着它,没有一点想归还的意思。

“忘了告诉你,”死神琉克戏谑地看着孔梓欣,“你手里那本笔记是我私人设计的一个副本,只能使用一次。所以,它现在已经失去效用了,和普通的笔记无异。”

“啊!多么可惜啊!”孔梓欣表现出深深的失望,但她很快重拾心情,“不过,我已经用它杀掉那个女人了,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你是幸运的。”死神琉克突然说。

“什么意思?”

“这本笔记可是有一条我额外赠送的福利哦,凡是使用过它的人如果被我的其他笔记杀死,还能重获13天的寿命。”

“是吗?这有什么幸运的,只不过多活了13天而已!”孔梓欣对此一点也不在乎,她留恋地看了一眼手中的笔记,然后将它扔向了远处的垃圾堆。

琉克仿佛自语般:“13天其实还是能做许多事情的。”

“反正与我无关,不是吗?”孔梓欣准备离开了。

“谁知道呢?作为死神,我只是有义务告诉使用者这本笔记的使用规则而已。”

她不屑地一笑:“与其告诉我这么无聊的东西,还不如告诉我我的寿命剩下多少呢。你不是死神吗?你说过你能看到每个人剩下的寿命的。”

“的确……”死神琉克为难地说,“一般情况下,死神不应该随便透露人类的寿命的,但你知道,我是一个喜欢刺激的死神,我喜欢看到人类由心而生的恐惧表情。所以,既然你问起了,我也不妨告诉你,现在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另一个人拥有我的笔记哦。”

“是……是谁?”孔梓欣颤抖着问。

她的脸上已经寻不到那种大仇得报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隐隐的不安。死神琉克像看微尘一般看着她,那双漆黑的瞳孔简直让人可以联想到宇宙空间。

他说得很慢,是一秒一个音节的语速,她的背后犹如有一双手正慢慢地将她推向死亡的边缘。

“那本笔记的主人是一个叫张维康的男人。”

“是他?!”

竟然是他!孔梓欣立刻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无法思考。她失去了全身的力气,像被剪断的扯线木偶,一下子颓然坐在地上。

她知道这代表什么,那个男人绝对会在笔记上写下她的名字!

死神琉克满意地离开了。

因为他已经见识了人类最美妙的表情,那便是对死亡的恐惧。

一个人影悄悄潜入了医院大楼。

3楼304号房,他站在楼梯口的门后,只见两个警察刚录完口供出来,正站在病房门口和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讨论伤者的病情。

“大夫,李莉小姐伤势如何?”

“经过初步的治疗,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不过凶手下手很狠,如果不是路人发现得早,凶手真的会把她杀掉的!”

“是啊,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那么,凶手抓到了吗?”

“暂时还没有,不过根据证人的证词,我们已经初步确定了嫌疑人……”

聊了两三分钟,警察随大夫去拿医疗报告了。也许是他们觉得嫌疑人再怎么猖獗也不敢来医院行凶吧,所以病房门口没有任何警察留守。

机会来了!他从楼梯口走了出来。刚走到走廊上,迎面便走来了一个护士。但他没有慌张失措,而是若无其事地走进了304号房。护士毫无察觉地从他身边走了过去。他关上了门,将用来伪装的清洁工具放在了一旁。

病房里很安静,有着淡淡的消毒药水的味道。窗帘拉起来了,看不见窗外的黑夜。他转过身,将这边面对走廊的百叶窗也全部拉了下来。现在,在房间里只有他和刚录完口供、躺在**休息的李莉。

当他走过去时,李莉惊醒了。她额头上包扎着一圈圈的绷带。只见一个身穿清洁工制服的人站在床边,她疑惑地出声道:“你……”

接下来,她再也发不出声了。

他用枕头死死按住了李莉的头部。后者拼命反抗,连着输液管的双手用力地抓着枕头,想将枕头从自己的头上甩开,但一切都无济于事。五分钟后,李莉的身体慢慢停止了挣扎,脚不乱踢了,手也从**垂了下去。她死了。

他拿开枕头,李莉那双突出来的死鱼眼睛毫无生气地看着天花板。他伸出手,把手慢慢放上她的额头,轻轻地摸下去。她死不瞑目的眼睛终于闭上了。

一个护士推着小车走进了走廊。她抬起头的时候,刚好一个清洁工的背影不慌不忙地消失在了走廊的拐角。她没有产生一丝的怀疑,昨天吵了架的男朋友刚打电话说要来医院接她下班,现在她的心情好极了。

她迈着轻快的脚步推开了304号房的门。短暂几秒过去后,房间里爆发出一声尖叫,划破了夜晚的宁静。

这是一个叫梅花街的地方。这里的住宅楼谈不上老旧,但也算不上高级。住户们大都是一些收入不高的工薪阶层,出门偶尔会和遇见的邻居打打招呼。大家寒暄几句,谈谈今天的天气或者别人的闲话。

同一层楼里的家庭主妇有些已经混得相当熟了。她们有着谈不完的话题,站在开放式的走廊一谈就忘了厨房里煲的汤都快糊了。对2单元3层楼的师奶们而言,她们每天都离不开的话题就是住在这层楼里的那个奇怪女人。

那个女人是一个月前搬到306号房的。她像个幽灵一样生活着,白天几乎从不出门,只有入夜后才跑到附近超市买些食物和日常用品什么的。她出门的时候,就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穿着一件红大衣,脖子缠一条同样鲜红的围巾。最特别的是,她总戴着一个遮住大半张脸的大口罩,露出来的那双眼睛里满是阴郁与怨恨。

刚开始,谁也不知道她为何要这样打扮。后来有一天,一位家庭主妇和这个女人在楼道里相遇。她看到女人脸上的口罩不小心脱落,掉在了地上,家庭主妇便热心地将口罩捡起来,想还给女人,但她抬起头时却吓得不禁尖叫了一声。

女人原来长相这么恐怖啊!那张脸上有一道难看的伤疤,好像活生生地要把嘴巴撕开似的。

那惊魂未定的一幕,随即在当事人的描述下变成了一种恐惧的细菌,在整栋楼蔓延。大家都知道那个房间里住着一个长相恐怖的女人。307号和305号房的家庭主妇随后也言之凿凿地说,她们在自家的阳台上也偷偷看到了那个女人,没戴口罩的模样确实很吓人。

可能听到了别人的议论,女人减少了出门的次数。但就在那一天,她疯了。

那是个美好的早上。天气好极了,天空澄清,一片湛蓝,阳光暖暖地洒在青翠的绿叶上。楼下不远的空地上,一群小孩子在快乐地玩着,稚嫩的童语随花丛中的蝴蝶一起飞舞。几只鸽子停留在栏杆上,对着天空“咕咕”地叫着什么。

怎么看都是一个美好的早晨啊!

有个中年男人走出门来伸伸懒腰,肚子上的赘肉一跳一跳的,好像在开怀地笑。正在走廊上闲聊的几个家庭主妇冲上半身**的男人微微皱了下眉头,然后又接着聊她们的话题。在男人身后没关门的客厅里,传出了电视里早间新闻的播报声。

节目里的女主播换了一张陌生的脸。她神情悲伤地宣布一个不幸的消息——本台的女主播李莉小姐,今天凌晨在医院不幸去世,具体死因还待法医进一步确认。

这个消息,男人没有注意到,走廊上的家庭主妇也没听到,但就在离她们相当近的某个房间里,有个女人却惊恐万分地坐在电视机前,最终还是没忍住,口中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

主妇们面面相觑地盯向306号房,**上身的中年男人也茫然地望过来,对到底要不要去看看情况拿不定主意。

接着,那个女人“砰”地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我不要死!”她高喊着,“我不想死!求死神放过我吧!”走廊上的人都惊呆了。这无疑就是她们认识的那个长相恐怖的女人,从她那一成不变的穿着就能看出来——红大衣、红围巾以及那个遮住伤疤的大型口罩。她冲走廊上的人尖叫,并朝其中一个家庭主妇扑了过去。其他人都躲开了,只有那个运气糟糕的家庭主妇被逮了个正着。女人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浮木一般,**地抓着家庭主妇的手臂,双眼圆睁,两脚颤抖得厉害:“我会死的!快阻止那本笔记!它会杀了我,救救我!”

女人睁大的双眼因极度的恐惧而扭曲得令人心里畏惧。没人知道她遭受了什么可怕的经历,但所有人都知道她的精神正在迅速地崩溃——是的,她一定是疯了。

所有人都不敢出声,尽量蜷缩自己的身体,以一种隔岸观火的心态看着这一幕。最后,女人失魂落魄地跑开了。她跑进楼梯口,楼道里传来了她崩溃的哭泣。很快她出现在楼下,神情恍惚地朝街道那边跑去。在空地上玩游戏的孩子们畏惧地看着她,一个骑单车的差点从车上摔下来。女人跑向了很远的地方,不见了。

在黑暗的306号房间里,电视机仍闪烁着惨白的光芒。画面里出现了一个高中的校门口,许多记者和摄像机挤在那里,黑压压的一片,节目主持人的画外音从电视中传出来:“各位观众,现在我们就在香云中学的门口,这就是L所就读的学校……”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叛逆者作者:畀愚 2推理笔记作者:早安夏天 3死亡万花筒作者:西子绪 4大漠苍狼2:绝密飞行作者:南派三叔 5推理笔记Ⅱ:狐妖杀人事件作者:早安夏天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