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推理笔记 > 推理笔记III:死神笔记重现 > game start 游戏启动_第四关 密室杀人

game start 游戏启动_第四关 密室杀人

第四关 密室杀人

入夜的L总部,黑衣人出现了。

他悄悄地行动,走廊上那抹无声的影子慢慢地逼近了其中一个房间。

他打开了房门。尽管房门锁着,普通人根本不能从外面进入,可这对他来说却易如反掌,他熟悉这里的一切。

房间里十分安静,窗帘没有拉上,城市的夜景像画框一样圈在了墙上。远处的霓虹灯散发出一些破碎的光彩,恍惚地流淌进来,轻轻罩住了睡在**的少女。黑衣人悄悄靠了过去。

少女的呼吸很轻,很淡,跟屋里的空气融为一体。

黑衣人冷冷地看着睡相甜美的少女。突然,少女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迷糊地睁开眼睛。她看到了站在床边的黑衣人。

“哇啊——”尖叫声再次划破了 L总部的宁静。

当其他人被惊醒赶来时,一个黑衣人正慌张失措地从吴桐的房间里跑出来。见到其他人,他慌不择路,所以跑进了隔壁的房间,并且反锁了房门。

那是夏早安的房间,里面随即传出了她的惊叫。

谁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米卡卡心急如焚地拍着房门,大声喊道:“夏早安,你没事吧!喂喂喂!”

这时候,其他人也围到了走廊上。吴桐脸色苍白地告诉大家,刚才有一个可疑的家伙溜到了她的房间。

那家伙显然不是这些人里面的其中一个,因为所有人现在都在走廊上。

除了徐诗茗老师,还有谁吗?修Z低头沉思片刻,抬头看向就站在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只见她同样斜睨着他。那道目光说不出的诡异,而且脸上还挂着难以察觉的冷笑。

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还有第二个人?

突然,房门响了。走廊上,大伙儿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警惕地盯着缓缓打开的房门。

有点意外,站在门后的人是夏早安。

她像是吓坏了,嘴唇不停地哆嗦,说起话来有些语无伦次:“刚……刚才有个人……进了我的房间……”

“这个我们都知道了。”米卡卡紧张地往房间里看了一眼,里面一片阴暗,看不到任何活动的身影,“那……那家伙呢?”

“他……他从窗口跳下去了。”

“不可能,这可是五楼啊!”修Z吃惊地说,“那家伙不会蠢到自杀吧?”

“他没有跳下去啦!”

“那你刚才不是说他跳下去了吗?”

“他是跳下去啦……”夏早安越说越混乱,周围的人都听糊涂了。她急红了脸,生气地瘪嘴瞪了修Z一眼。和这小鬼抬杠,好像让她忘记了刚才的恐惧。她稍稍恢复了冷静:“你到底懂不懂啦!我说的是,那家伙从窗口跳下去,然后飞走了。”

“飞走了?”跟修Z一样,其他人也听傻了。

米卡卡怀疑地说:“夏早安你看错了吧,人怎么可能会飞?”

“没有看错啦!”夏早安激动地坚持说,“他真的飞走啦,就像柯南里面的怪盗基德……”

“你是说,那人像怪盗基德一样,利用滑翔伞飞走了?”修Z用手指点着下巴说。

“原来那东西叫滑翔伞!”夏早安那双眼瞳又闪闪发光,“那东西很酷啊,你们说我是不是也要装备一个?”

没有人理她……

修Z和米卡卡跑进夏早安的房间,四处查找了一下,果然没看到嫌疑人的踪影。那家伙真的是从窗口飞走了?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站在敞开的窗口眺望辽阔的夜空,星空下看不到飞翔的身影,只有飞机的红色导航灯,一闪一闪朝更遥远的地方去了。

那个人到底是谁?他怎么混进L总部的?

黑暗中,谁随意抛起了一张方块A的扑克牌?在那道抛物线后面,一线邪笑散发着缕缕的寒意。

那个人就在这里!张子舒心中又浮起了这个可怕的想法。杀死她的那个人,就在她的身边,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虽然修Z那个小鬼说叫爱迪生的凶手已经死去了,但是她却打心底感觉到那个邪恶的灵魂还逗留在人世间。特别是当她靠近夏早安的时候,她的感受格外强烈。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难道应该怀疑夏早安?不,听米卡卡说她是名侦探L,所以,不该怀疑到她的头上才对……

张子舒躺在**胡思乱想,慢慢陷入了沉睡。

而她的下铺睡着的吴桐也慢慢进入了梦乡。

因为遭遇了昨晚的入侵事件,今天晚上,吴桐不敢再一个人睡了。她早就强烈要求,以后要和别人一起睡。L总部倒是有一间双人房,只不过分上下床铺。吴桐对此倒不介意,她更关心的是合宿的人选。神经过敏的她觉得这里的人全部都有嫌疑。如果那个家伙能混入L总部,说不定这里就有个人是他的同伙呢,所以她得仔细选择室友。

徐诗茗老师?跟她不是很熟,直接剔除!

米卡卡?男生,所谓男女授受不亲,也剔除!

夏早安?看起来就不可靠……到时候还不知道谁保护谁呢!

修Z?一个小鬼,毫无战斗力!

“张子舒+王浩杰”的合体?虽说身体是男生,可灵魂却是她认识的朋友。而且,她之前还是受害者,Kira第一个想除掉的人就是她呀!

安全守则第一条,不想死就找个替死鬼……

对吴桐的提议,张子舒思量片刻点头表示同意。其他人也认为这个提议不错,毕竟她们都是这个游戏预定的受害者。如果集中住在一起被保护,就能减低被伤害的风险。于是,这两个人便搬到了那个双人房。

“你们放心,”米卡卡对她们说,“那个房间有监视器,今天晚上你们只要关好门,凶手就没有机会下手。”

修Z用补充道:“俺们几个会轮流坐在监视屏幕前,就算飞进去一个苍蝇,俺们也会发现滴!”

“俺们指的是……”夏早安装可爱地歪起脑袋。

修Z手指点了两下:“当然是你和米卡卡,还有俺三个人了。今天晚上,俺们就轮流值班……”

还没说完,夏早安便犹如被晴天霹雳击中一般:“我不要熬夜啊!人家这么可爱,熬夜会长黑眼圈啊!”

修Z鄙视地白了她一眼:“不想熬也可以,你自动退出让俺当正牌L!”

“呸呸呸! L是我,我绝对不会让给你这个小鬼的!”夏早安突然变得奋发图强,连米卡卡也稍稍被感动了。

不过,修Z却一脸知道黑幕的样子,说道:“姐姐,表装了,俺全知道哦!”

“知道神马呀?”夏早安头一歪,又装可爱了。

“俺知道你为什么不肯让出L的宝位!”

“当然是为了世界的和平。”夏早安这时闪亮的眼神,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电视里能变身为打倒怪兽维护世界和平的特设英雄。只是米卡卡从不知道她有这么伟大的理想……貌似,她的理想从头到尾就是成为一名富婆……

“和平你个头啦!”修Z毫不留情地揭穿了她的阴谋诡计,“你明明就和电视台签了合同,要以L的身份去做节目。利用L的身份来赚钱,亏你做得出来!”

她真的做得出来啊……米卡卡哀叹。

不管如何,夜晚还是很快就到来了。

夏早安第一个值班,不然,她睡着了就很难叫起来了。结果,当第二个值班的米卡卡到控制大厅接班的时候,发现夏早安已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完全忘了自己担负的任务。米卡卡赶紧察看了一下监控录像。

在夏早安值班的时间里,那个双人房没有异常情况,张子舒睡在上铺,吴桐睡在下铺,没有人进入房间。

米卡卡这才放心,他费力地将夏早安搬到沙发上,然后坐在监视屏幕前,眼睛专注地盯着上面的画面。三个小时的时间里,那个房间始终没有出现异常。

修Z一出来接班,米卡卡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他是被一阵焦急的叫声吵醒的。

“起来!起来!”是修Z在喊。

米卡卡打了个激灵,睡意全无了:“出……出什么事了?”他有不好的预感,修Z的表情很凝重。

果然,修Z用沮丧又震惊的声音说:“吴桐姐姐……她死了。”

“啊,不会吧?凶手是谁?”米卡卡猛地坐起来,凶手竟然就在他的眼皮底下杀死了他的朋友。

“俺也不知道

。”身为推理之神接班人的修Z都说出这样的话,可想他有多么沮丧了。

“她……就那样死了。”

“什么叫就那样……”修Z苦笑了一下,眼睛里的光芒仿佛一瞬间全暗淡了,“今天俺去叫姐姐们起床的时候,吴桐姐姐没有答应,后来,俺才发现她已经没有呼吸了。”

“是怎么死的?”米卡卡问道。

“应该是窒息而死。”

“那是凶手潜进去杀死她的?”

“不,凶手从头到尾都没出现过呀。锅锅,俺觉得呀,那个房间算得上是一个密室。外人进不去,而且,就算进去了,也会被监视器拍下来呀!”

“那凶手是怎么作案的?”米卡卡越来越困惑了。

听到修Z说“俺们还是看看监控录像吧”,他马上揉揉眼睛,跑到了监视屏幕前。从昨晚到今天早上,房间里确确实实只进去了张子舒和吴桐两个人,只见她们放好行李包,关好门窗,就爬上床睡了。其间她们没有起来过,只是一直沉睡着……

而死神就在其中某个时间点降临了,轻轻挥动着它黑色的羽翼。

米卡卡默默注视着**少女的尸体,很难想象她已经死去了。她只是睡着了吧,那么安静,苍白的花朵在她脸庞上悄悄地绽放。止不住的眼泪浸湿了米卡卡的脸颊。

“米卡卡,我死的时候你也为我流过泪吗?”

米卡卡转过头,便看见了同样流泪的张子舒。她忧伤的眼神缠绕着他,米卡卡点了点头。他想起那天的葬礼上,他默默在她的墓前站了很久很久,当时,整个天空是灰色的。

“我一直为你悲伤,”他说,“我从没忘记过你。”

“谢谢你,”她抬起手指,擦拭掉一颗泪珠,另一颗又迅速地填补了原来的空白,“能有人一直想着自己,真的很幸福。”她露出心碎般的微笑,忽明忽暗的悲伤在眼瞳里隐隐约约地闪烁着:“接下来,就轮到我了吧?”

米卡卡忽然有种想抱她的冲动,站在他面前的不是男生王浩杰,而是他曾经最好的朋友张子舒。他不想再一次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死去。

“小舒,我不会让你死的,一定不会!”他抿抿双唇,郑重地许下了这个承诺。

“谢谢你,”张子舒静静地向他绽放了一片空洞而忧伤的笑靥,“就像你说的,我醒来是天意,是为了完成这个游戏。当这个游戏完结的那天,我就会离开的。我想,我是因为这个游戏才复活的吧。”

米卡卡看着她,沉默了。那一瞬间,心里面有悲伤的潮水涌过,哗,哗,哗……

吴桐的尸体被送去做尸检了。

那天上午,修Z就待在双人房里,苦苦寻找着破案的线索。没有任何动静,凶案就发生了,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离奇的案件。对张子舒的询问毫无结果,她说她一直睡着,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监控录像也证明确实如此。

唯一一个奇怪的地方,是张子舒说她行李包里的衣服不翼而飞了。

“我明明把它们装进了行李包里呀!”张子舒对此感到十分困惑,她发现自己的衣服全被人扔在了原先房间的**。

“是不是你记错了?”米卡卡说。

“也许吧。”张子舒也不太确定。

这似乎是个无关痛痒的细节。

徐诗茗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游戏的发展已经完全脱离了她的掌控。虽说她是第三个Kira,是她重启了这个游戏,然而,也仅此而已,她连王浩杰都没杀掉,便被莫名其妙地排除在了游戏之外。她现在就是一个被忽视的看客,主宰这个游戏的另有其人!

她当然知道所有推理谜题的谜底,第四个推理谜题的答案就是……

徐诗茗老师走到门边,稍稍打开了一条门缝望过去,对面房间里叫修Z的小鬼坐在地上,轻闭眼睛,依旧在思考着这道难题。

她有种想走过去把答案告诉他的冲动,因为,她很想知道杀死吴桐的凶手是谁。

他在这些人里面,还是一直潜伏在暗处?

徐诗茗老师又关上了门。她在房间里走了两圈,停下来两次从窗户向外张望喧嚣的都市。后来她走回到床边坐下,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哭笑不得。除了袭击王浩杰,她连一件坏事也没做成。

这样子,还算是Kira吗?

一切都是缘于意外。要不是王浩杰忽然死而复生,她何至于惊慌失措,被修Z看出了破绽。那小鬼整天盯着她,她纵使知道所有的推理谜题也没有作案的机会。更意外的是,有另一个人做了这一切。她苦恼地躺在**,望着天花板发起呆。

一串脚步声在她的门外响起,夏早安站在双人房门外,嘴巴“吧唧吧唧”地吃着雪糕:“小鬼,你在干什么呢?”

被打断思路的修Z有些气恼地睁开眼睛:“拜托,俺在思考的时候别说话啦!还有,别叫俺小鬼!!!”他刚在思考既然凶手能杀死吴桐,为什么不同时杀死张子舒。

“明明就是小鬼嘛,不然叫你啥呀?”夏早安又吃了一口雪糕,“你到底在干什么呢?”说着她就要走进来,修Z忽然喝止:“哎哎哎,别进来,你会破坏现场证据的!”

“什么嘛,你不是也进来啦?”

“俺不同,俺是小孩,体积小,对环境破坏力不构成影响。”修Z理直气壮地翘起了鼻子。

什么狗屁道理!

夏早安不服气地硬要挤进来,修Z抬脚绊了她一下,结果她一头就撞到了墙上。突然,她的脑袋又飞快地从墙上移开了。

“咦,这是什么?”她像发现了新大陆,充满惊奇。

“让俺看看!”他好奇地跑出去,毕竟他还是小孩。

“不让你看!”夏早安用身子死死挡住,修Z根本看不清墙上有什么。

他甚至怀疑这是夏早安的恶作剧。

“就不让你看,气死你!气死你!”夏早安得意地伸出舌头,朝修Z做起鬼脸。但下一秒,她的语气突然来了个180度大转变:“亲爱可爱超有爱的小盆友,你要看早说嘛,姐姐抱你看哦!”

夏早安一把提起修Z的领子,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修Z手中的一百块钞票收入了囊中。

对付夏早安的招数,从头到尾只需一招——钱。看来修Z这小鬼很上道嘛!

不过他此刻正专注地查看墙上的意外发现。

墙上有一个小型的电脑屏幕,利用它可以和房间里的人通讯,但是它的功能不仅如此。夏早安刚才大概无意中碰到了什么按钮,电脑屏幕里跳出了一串奇怪的数据。

N2,O2,CO,CO2……

“化学分子式!”修Z顿时醒悟过来,“也就是说,这上面显示的是房间空气的成分,貌似还能控制房间的温度。”

“化学分子式?虾米东东?”对夏早安这种化学白痴而言,她才不关心她呼吸的空气里有什么分子。

“有点奇怪……”修Z的目光突然被什么吸引住了。定格数秒,他的眼睛蓦地亮了:“原来是利用这个杀人的啊!”

第四个推理谜题,终于解开了。

高中女生走进了一个阴暗的房间,里面空无一物,四面的墙壁给人一种压迫的窒息感。

“张子舒,欢迎你来到这里!”

依旧是这个幽幽的声音,在死寂的黑暗里缓慢地回响着。听得出来,这是从扩音器里播放出来的声音,可整个房间没有发现音箱,也找不到监视器。但张子舒知道,黑暗中有一道阴冷的目光正在窥视着自己。

“这里有两扇门,如果你猜出第四道推理谜题,便走右边的门进入下一关。如果猜不出,便走左边被淘汰的门。”

张子舒朝两边看了看。左边的那扇门是白色,右边的那扇门是红色,看起来两个门都没有吉祥的预兆。

“现在,说出你的答案!”声音像是从头顶压迫下来的。张子舒感觉肩膀一沉,她悄悄安慰了一下自己才说话。

不过,她先说的是:“能不能,先告诉我……那个叫爱迪生的男人有没有答中?”

“哈哈哈,”那个声音笑了起来,“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如果那个男的没有答中,你就没有竞争对手了。只可惜,他答中了,他已经进入了下一关。”

“哦。”张子舒稍稍叹息了一声,虽然这不算出乎她的意料。她早感觉到,那个年轻男子很不一般。

可是,她也不赖。她张了张嘴巴,说出了第四个推理谜题的答案。

“那个女生是窒息而死,”她认真地分析道,“凶手当然就是你。你趁我们睡着的时候,偷偷往我们的房间里注入了二氧化碳气体。真不幸,由于房间是密室,二氧化碳气体无法排放出去,而二氧化碳比氧气重,所以会沉淀在下面,就这样,睡在我下铺的那个女生被杀死了,而我因为睡在上铺才逃过一劫。是这样子吧?”

语句的尾音蒸发在黑暗里,房间突然像是被抽空了介质,陷入一片死寂中。张子舒只听到自己孤独的呼吸声。

突然,四周又泛滥起那吓人的笑声:“嘿嘿嘿,你答对了,请进入下一关吧!”

伴随着这个声音,右边红色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门的另一边,却依然是未知的黑暗。

“凶手是利用二氧化碳气体杀人的!”修Z把眼镜往上一推,扫视在场的人一眼。

L总部里,此时只剩下五个人。米卡卡看了看其他人,视线又落回到修Z的身上,问道:“你怎么发现的?”

“多亏了这里的现代化设备,每个房间外的微型电脑能自动调节房间里的空气和温度。双人房门外的电脑显示出,那个房间里的二氧化碳含量达到了50%,而正常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仅为0.03%。这个极不寻常的比例就证明,吴桐会窒息而死,肯定是吸入了大量的二氧化碳。”

“原来是这样。”米卡卡点头表示赞同,“那么,凶手是谁呢?”他又提出了这个问题。

控制大厅里的气氛一瞬间僵住了。

修Z用怀疑的目光审视着每个人。“凶手就在你们当中!”他慢慢地说。

“不对哦!”夏早安立刻跳出了一步,仿佛要和其他人划清界限似的,高调地说,“我怎么也成嫌疑人啦?我可是侦探耶,你这小鬼怎么把我也扯进来啦?!”

“你的嫌疑才最大呢!凶手是通过电脑调节那个房间的空气成分,释放出大量的二氧化碳,而要控制这里的电脑,必须有Master凭证才行。你是L,只有你才有唯一的Master凭证。”

在这种危难时刻,夏早安的智商似乎提升了不少,她马上还击道:“你也是L,你也有Master凭证啊!”

“对哦,俺好像也有凭证哦。”修Z才想起来似的。确实,他当初要和夏早安竞争当L,刚进来的时候便获得了Master凭证。“不对!”他马上摇起脑袋,“俺是名侦探,应该排除嫌疑。”

“不害臊啊!我看你最有嫌疑,等着我的严刑逼供吧!”

明明是很正经的推理剧,只要有夏早安在,就变得……很白痴!

于是乎,米卡卡同学很淡定地坐下喝起茶来。在他身后,所谓的两个名侦探像笨蛋一样追来躲去。

女人突然醒了,房间里有不寻常的东西。

她警觉地从**猛然坐起来。黑夜中有寒冷的风吹到她的脸上,皮肤仿佛划破了一般,有轻微疼痛。她目瞪口呆地看着窗口,明明确定关上的窗户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此时窗口正站着一个人。

帽檐下那半张脸,像罩了一层寒霜。稍稍抬头的时候,他的瞳孔像白银一样,闪着亮光。

“你好啊,第三个Kira!”他的声音顺着夜风传来,徐诗茗感觉全身的血在那一刻都冻僵了。她喘了两口气,竟然大起胆子,有点埋怨地冲他说:“死神琉克,这是怎么回事啊?”

“你指的是什么?”死神琉克轻轻走进来,步伐没有任何声音,就像他踩着的不是地板而是一团空气。

“当然是……”徐诗茗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想了想,换了个方式,单刀直入地问道:“这个游戏里,你是不是还安排了另一个人?”

“没有这回事。”死神琉克不紧不慢地说,声音如同一潭死水。他再次走近几步便站着不动了,徐诗茗能看到窗外的月亮孤独地悬挂在整个黑暗城市的上空。

“那为什么……”还没等她问完,琉克又开口说:“我这次来是告诉你,你的第三个Kira的身份已经被解除了。”

徐诗茗从**跳了下来,她本想走过去追问这是怎么回事,但死神琉克已伸出一只手来,示意不准靠近。她只得悻悻地坐回到床边,急切地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在这个游戏里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琉克直接答道。

徐诗茗不服气:“没了我,那你的游戏还想不想玩下去了啊?”

“这你不用担心,”死神琉克微微一笑,一小块斑状月光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他邪笑的嘴角,“我已经找到了合适的人选。”

“是谁?”就是那个人吧,一直躲在暗处操纵整个游戏的家伙!

“我不能告诉你,”琉克说,逆着光,他的表情冷漠,“知道得越少,对你越好。你最好置身事外。”

“我不能!我不能!”徐诗茗有些歇斯底里地喊起来,也不管会不会被隔壁房间的人听到。她咬着嘴唇,双手不停地缠绕着。虽然站在她面前的是令世人闻风丧胆的死神琉克,可她还是强迫自己抬头看着琉克:“你明明知道,我重启这个游戏就是为了张子舒。”

“我当然知道,你是为了替张子舒报仇,才自愿帮我假扮白云酒店里的绷带女人,成为第三个Kira的。”琉克淡淡地说。

“没错!”徐诗茗不再隐藏自己深深的怨恨,“我的女儿张子舒死了,我要替她报仇!”

“所以,你要杀掉一年前游戏的幸存者。”

“没错,凶手肯定在他们当中,他们要为我女儿的死负责!”

“于是,你袭击了王浩杰。可你没想到,你的女儿却因此活过来了。”琉克似乎觉得自己这个说法很有趣,兀自笑了笑。

“不,”徐诗茗摇了摇头,“我现在还不能肯定他的体内是否真的有我女儿的灵魂。如果是那个男生在假扮我的女儿呢?对,也许,他就是你说的那个人,他企图用我女儿的身份蒙蔽大家,好伺机作案。”

琉克似笑非笑地说道:“你的推理很有趣,不愧是曾经钻研过推理小说的人。”

“你就别取笑我了,”徐诗茗的脸顿时红了,“我要是能干,就不会连一本推理小说也出版不了了。”

“所以说你女儿的推理天分比你高多了,她在上一次的游戏中闯过了所有的关卡。”

“可是,她还是死了……”徐诗茗低着头,声音有些哽咽,像回忆往事似的喃喃自语,“我应该陪她一起成长的……可是我生下她的时候还在读高中,家里人觉得这件事很羞耻,便偷偷把她送给了别人。这些年,我一直在找她,直到一年前……”她说不下去了,抬起手擦了擦眼泪。

“王浩杰并没有在假扮你的女儿,他身体里的确实是张子舒的灵魂。”死神琉克忽然说道,声音轻柔,仿佛动了恻隐之心。

“这么说,他真的是我的女儿?”徐诗茗脸上绽放出异样的光芒,“我女儿还活着……”她的表情变得很复杂,毕竟,接受那个男生是她女儿的事实并不容易。

死神琉克慢慢走向了窗边。

“我走了,”他头也不回地说,“记住,你已经不是第三个Kira,你要完全从这个游戏中抽身出来。假如你再插手这个游戏,抑或把我和你之间的交易告诉别人,你的名字就会出现在我的笔记上。哦,忘了告诉你,既然我取消了你Kira的身份,那这本笔记我就收回来了。”

月光下,那本黑色笔记本仿佛张开了血盆大口,吞噬着一切。

徐诗茗无力地应声,然后注视着琉克的背影突然在黑夜中展开,像死神打开了巨大的羽翼。看仔细点,那原来是琉克使用的滑翔伞。

“啊!”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正要飞入夜空中的琉克停了下来,半侧着脸,准备倾听她的下文。她舔了一下嘴唇,鼓起勇气问:“那天晚上,跑进夏早安房里的那个人是乘滑翔伞逃走的。难道,那个人就是你?”

琉克的下巴流淌出诡异的笑:“给你一个善意的提醒,别把夏早安看得太简单了。他的能力,和我同级别。”

是他,不是她。

琉克展开滑翔伞,纵身跳入了夜色中。冰凉的风自下方涌上来,滑翔伞像一只黑色的苍鹭抓着他高高地冲向夜空。那纯黑色的伞面在月光下反射出一种鬼魅般的光泽,庞大的城市上方,顿时出现了一只悬浮在空中的午夜幽灵。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推理笔记 > 推理笔记III:死神笔记重现 > game start 游戏启动_第四关 密室杀人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怒江之战 第二部作者:南派三叔 2大漠苍狼1:绝地勘探作者:南派三叔 3推理笔记IV:夜神月归来作者:早安夏天 4推理笔记I:1/2傲娇侦探作者:早安夏天 5怒江之战 第一部作者:南派三叔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