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2-3【Kira的寻人启事】

2-3【Kira的寻人启事】

命运就像一道被死神编好的程序,谁也无法改写。

他的笔记上写着——孔梓欣,十点,自焚而亡。

天气晴朗,艳阳高照,世界的尘埃都纤细可辨。

人潮汹涌的商业街,商店都开了门,勤奋的店员站在门口热情地招揽客人。各家商店里传出的动感音乐,与人群的嘈杂声交织在一起。夏早安等人刚一出现,便引起了路人的阵阵尖叫。

“哇!是L!”

“没错没错!我在电视里见过她,长得很萝莉哟!”

看到大家投来羡慕和崇拜的目光,夏早安走起路来马上神气了几分,她甚至学起了电视里的大明星范,朝她的支持者挥了挥手。这下子可不得了了,一群小孩和中学生马上将她团团围住,索要签名。

“哎,L的真人好娇小,好可爱哦……”

“L大人,我好稀饭你呀,能和我握手吗?”

“大神,帮偶签个名吧。”

受到大家的追捧,夏早安别提有多高兴了。她乐此不疲地一一满足众人的要求,完全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被晾在一边的米卡卡阴起了脸,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就快到10点了!

“孟劲大叔,你看看孔梓欣来了没?”他对站在身边的孟劲说。

孟劲立刻在街道上密集的人流里仔细搜寻了一遍:“人太多了,想从中找个人真的很难呀!”

“这就难办了,孔梓欣又没说在哪里碰头。”米卡卡忧心忡忡。他朝被围在人群中的夏早安大喊了几声,可那个名人美眉根本听不到他的呼唤。

围拢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了,这时候又有人叫起来:“哎呀,电视台的人来了!”

随着人群涌过来的,是守候已久的木棉花电视台采访组。一个娇小的女记者抓着话筒飞快地跑了过来:“L!早安同学!请接受我们的采访!”扛着摄像机的工作人员也兴冲冲地跟在后面跑。

很快,夏早安又出现在了电视节目中。

商业街另一边竖立的大型电视屏幕下面,聚集了越来越多围观的群众。其中一个人,转身朝那边走了过去。这个人步履匆匆,仿佛是要挣脱黑暗,奔向光明。可她没发觉,死神的影子正紧紧跟在她的身后。

大型屏幕里继续播放着对夏早安的采访。

“L,请问你出现在这里是来阻止第二个Kira杀人的吗?”女记者直截了当地问道。

夏早安有点措手不及:“咦,谁说的?”

“我们收到死神琉克的来信啦。他叫我们来这里的,他说这里待会儿会有人死掉。”

“不是吧?”夏早安立刻紧张兮兮地瞪大了眼睛,完全没了刚才的神气,“谁要死掉?什么时候呀?”

女记者看了一下时间,脸色也一白,微张嘴巴,惊讶的黑色大眼睛紧盯着夏早安:“就是现在,10点钟!”

那一瞬间,空气仿佛停止了流动,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世界上仿佛只剩下沉默的镜头在缓慢转动。

压抑的寂静里,突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世界又恢复了喧嚣,空气中出现了燃烧的焦味。

“啊!”哪里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嘶叫,这空洞而惨烈的尖利哭号伴着人们的惊叫,震耳欲聋,响彻云霄。

一个火球在人群中出现了,跳动的,有生命的。

这是一个人在燃烧。夏早安、米卡卡、孟劲、夏嘉宝都目瞪口呆地注视着这一景象,那个燃烧的人就在他们不远处发出了骇人的哀号。女记者惊呆了,她那位扛着摄像机的同事也惊呆了。镜头里,火球仍在熊熊燃烧,守候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们惊呆了。所有人都惊呆了。

只有远在半个城市之外的房间里,张维康正对着电视从容地嘲笑:“我说过吧,死神笔记是不可能被阻止的!”

10点,女人,自焚。

这是万人见证的时刻,见证早已被死神笔记编排好命运的女人,带着烧焦的尸体,躺在繁忙的街头。

这名死者就是孔梓欣。虽然烧得很严重,但挣扎的时候,她的脸部是本能地朝下的,这在很大程度上保住了她的样貌。经过辨认,这是孔梓欣无疑。根据对现场目击者的调查,大家几乎众口一词,谁也没看见这个女人是怎么烧起来的,她好像……就这样自己烧起来了。

警方经过调查后,认定起火有可疑,并在尸体上发现了易燃的物质,但是,他们还是将此案列为了悬案。因为,本案最大的嫌疑人——张维康在案发时正处在警方的严密监控之下,根本不可能犯罪。

如果他不是凶手,那么,怎么解释他在笔记上写下的那一切跟当时的情况一模一样呢?

死者是自焚而亡的?目前看来,这个可能性很大。

按理说,死者不可能自焚。

难道说笔记能够控制人在死前的行为?

惨案发生三天后,怪事发生了……

那是一个月圆之夜,皎洁的月光为城市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青石板似的暗淡天空中,碎冰块状的星星放射出耀眼的寒光。

深夜,无人的街道,公园里陈旧的秋千被风吹得慢慢摇动,发出“咯咯”的怪响。一片死寂的居民楼,被树木浓重的黑影层层包围着,月光从余下的空白模糊地漏进来。

梅花街2号楼305号房,熟睡着三口之家,爸爸、妈妈以及他们6岁的宝贝儿子。

黑暗空旷的房间里忽然响起了奇怪的声响,很轻,一下一下像谁的喘气声,有时又有点重,刺耳得像刮玻璃的声音。

这样持续了很久,熟睡的小男孩终于被吵醒了。他揉揉惺忪的眼睛,从**爬了下来,迷迷糊糊地走出了卧室,去寻找那诡异的声音之源。

他走进一片楔型的月光中,那片光是从一扇窗户照进来的,一个黑影在窗户上晃动。小男孩抬起头,便看见了那个东西。

她就在他的眼前。她趴在窗户上,眼睛像两个深陷的陨石坑,闪耀着邪恶的寒光。

小男孩被自己看到的景象吓呆了,张口结舌,发不出声音来。

站在窗外的是一个女人。一张可怕的脸浮现在窗户上,看起来像是在噩梦中才能见到的女鬼,脸孔如墓碑般苍白,脸上有一道恐怖的伤疤。女人正用尖尖的手指一下下地刮着玻璃——这就是小男孩所听到的怪声。

“嘿嘿嘿……”女人冲小男孩阴阴地笑了。

小男孩猛地用手捂住眼睛,喘着粗气开始摇晃,终于尖叫了出来。

第二天早上,此事被迅速汇报给了警方。

因为小男孩

见到的不是别人,正是曾经住在他家隔壁306号房的怪女人——孔梓欣。而且,后来闻声跑出卧室的小男孩的父母也见到了那个站在窗外的女人,她的脸上确实有一道醒目的伤疤。

接报的警员不敢大意,立刻将情况报告给了米杰。米杰也大惊失色,要知道,孔梓欣可是几天前就死了的。

一个死人怎么可能重现人间?

他马上下令,将手下分成两路,一路去梅花街调查,另一路去法医那里查看孔梓欣的尸体。

不到半天,两边便都传回了令人震惊的消息——停放在太平间的孔梓欣的尸体不翼而飞了!

更恐怖的是,在梅花街305号窗户上提取到的指纹……正是孔梓欣的!

连续三天,市民们都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则怪异的寻人启事。不少人站在报纸摊前啧啧称奇地看着报纸议论纷纷。

“这条寻人启事怎么这么奇怪呀,第二个Kira急寻死神琉克?”

“就这么一句话哟!莫不是什么暗号?”

“谁知道。不过,第二个Kira和死神琉克不是一伙的吗?”

同一时间,电视里也播报着同样的新闻。主持人用充满热情的声音播报道:“最近,在各大报纸上出现了一条奇怪的寻人启事。由于里面的内容过于奇怪,我们曾经到刊登启事的报社进行过调查,然而,据报社负责人的反馈,要求刊登这则启事的人身份不明。他到底是不是第二个Kira呢?难道是因为他和死神琉克失去了联系才出此下策吗?我们电视台将会继续关注这条城中热题。”

电视关上了。

在L的总部里,米卡卡拿着遥控器回过头对坐在身后的同伴说:“看样子,死神笔记第二关的游戏还没结束呢。”

“可不是吗?”夏早安伸了伸懒腰,“这第二关怎么怪怪的?第二个Kira不就是那个叫张维康的坏蛋吗?既然已经找出谁是第二个Kira了,我们算不算通关了?”

“不算吧,”米卡卡说,“我们连他怎么杀掉孔梓欣的都还没弄清楚呢。”

案发时,张维康就在警方的监视之下。米卡卡他们想破脑袋,也没弄清楚那个男人是怎么杀人的。

这时,一边的孟劲插话道 :“说起孔梓欣,最近发生了一件怪事呢。”

“什么怪事?”

“听别的同事说,孔梓欣的尸体在太平间不见了。”

“那尼?怎……怎怎怎怎么回事……”一旦提到尸体什么的,夏早安就会不由自主地紧张,她的双腿也开始不听话地轻轻哆嗦了,她的脑海里不禁又浮现出那幕街头火人的恐怖场景。那天,夏早安吓得晕过去了。不过,那次爱迪生却没有醒过来。

“是不是被别人偷走了?”米卡卡说,“不过,谁会偷走那具尸体呢?那具尸体上难道有见不得人的秘密?”

“不会有的。”孟劲摆摆手表示否定,“有什么秘密早让法医给发现了。而且,我要说的重点不是这个……”孟劲忽然停顿了一下,舔了舔嘴唇,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然后接着说,“重点是,孔梓欣前几天又出现了。在她原来住的那条街上,有人见过她。”

“什么?”米卡卡摇了摇头,疑惑的神情爬到了脸上。

待孟劲将事情详详细细说了出来,大家都非常震惊,胆小的夏早安直接被吓傻了,喃喃地重复着 :“你是说,那家人见到孔梓欣的鬼魂了?”

寻人启事已经刊登了三天了,依旧没见死神琉克的踪影。

张维康心情烦躁地走到窗前,用手轻轻拉开窗帘,从缝隙望下楼去,楼下停着一辆不起眼的面包车。他看不见里面的情况,因为面包车的车窗全用布帘遮上了。但在微微露出的一条缝隙中,有镜片反射的微光一闪而过。

是照相机,还是望远镜……

张维康可不是傻瓜,他知道那辆面包车是警方派来监视他的。它已经停在楼下三天了,他发的寻人启事在报纸上刊登没多久,那辆车便出现在了楼下。

看来,警方早已认定他就是第二个Kira,无论他在公司还是在家里,都被监视着。就算在街上走,张维康也能感觉到有人悄悄地跟在后面。这种情况下,死神琉克根本不可能来找他,警方正为逮捕他而撒下大网呢。

可恶!张维康紧紧攥住拳头,发泄似的向空中挥了一拳,但什么也没打到。他重重地坐到沙发上,双手胡乱地抓起头发。倘若有谁见到他这个模样,难免会心生怜悯。因为他现在的模样看起来是那么憔悴可怜,一双眼睛深陷进黑眼圈里,眼神里写满了恐惧。

这几天,他真的害怕极了。因为……那个女人又出现在他面前了。

这样的情况已经有好几次了,一次是他和客人喝酒出来时,一次是他去停车场时,还有一次她就在自己的窗前,他发现那个女人就在楼下抬头望上来。

幽灵般出现的女人,噩梦似的占据了他所有的生活。

明明被大火烧死的女人,明明在死神笔记里写上名字的女人……怎么还活着?!

“哔哔!”

忽然响起来的电子声打断了张维康的思绪,他抬头望去,发现电脑里出现了一个新邮件提醒。刚走出去,他便发现电脑屏幕像中毒似的变了样——黑色的格子一寸寸地填满原来的桌面,紧接着便出现了死神琉克的图像。

和漫画里的死神人物一模一样,人形的怪物,厚厚的嘴唇完全不能掩盖口中那尖利惨白的牙齿。它在笑,随即图像中弹出了一个对话框。

——对方请求开始视频会话,请点击确键或取消键。

他点了确定,马上漫画人物死神琉克的图像消失了,而他熟悉的那个美男子出现在了屏幕里。

“听说你找我?”他依然是那副黑衣黑帽的装扮,帽子下是一半俊美的脸,在黑暗中发亮。

“是的,是的!”张维康获救一般坐到电脑前,戴起耳麦,“是我找你!告诉我,孔梓欣为什么还没死?”

“哦?”屏幕里的脸毫无变化,死神琉克缓缓地说道,“我想,你应该看过电视了,孔梓欣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烧死的。这跟你在笔记上写的一模一样。”

“是这样没错……可是,这几天我又看到她了。”张维康想了一下,然后惊恐地将他这几天的所见所闻和盘托出。没想到,死神琉克听完后却突然爆发出一阵如孩童因恶作剧成功而窃喜的大笑。

这让张维康脸色一沉,不满地问道:“你笑什么?”

琉克收起笑声,说:“作为死神,虽然没有义务向你交代这一切,但我还是可以告诉你的,上一个使用过我的笔记

的人就是孔梓欣。”

张维康忽然有一种上当的感觉,但他还是自欺欺人地觉得这件事与自己无关:“这又怎么样?”

“她用我的笔记杀死了李莉。”

竟然是这样!张维康原来以为李莉是因为被孔梓欣袭击,受伤过重而死的,没想到,居然是……当时,警方的确怀疑是死于心脏麻痹。他对此十分恼火,被耍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死神居然也把笔记给了孔梓欣,而且还用它杀了他的情人。

死神琉克看穿了他的心思,冷冷地说:“我是死神,我想把笔记给谁是我的自由。你应该觉得庆幸,因为孔梓欣没在上面写下你的名字。”

张维康叹了一口气。他觉得再生气也无济于事,事情已成定局,而且对方是死神,他根本无力反抗。现在,他有更关心的问题。

“那么告诉我,孔梓欣为什么还活着?”

屏幕里的美男子突然笑了,那种笑透着一股腐烂的气息,像要浸透人皮肤般向张维康渗过来。他只觉得身体一僵,不明白美男子为何笑得如此诡异可怕。

“还有7天。”琉克莫名其妙地报出了一个数字。

“什么7天?”

面对张维康的疑问,琉克继续自说自话:“离13天还剩7天,如果你能躲过这7天,那么你就会没事。”

“告诉我,什么7天?”

死神琉克在消失之前终于回答道:“我好像忘了告诉你,给你和孔梓欣的笔记虽然都只能使用一次,但各有一个特别福利呢。孔梓欣的是,使用过它的人如果被我的其他笔记杀死,还能重获13天的寿命 ;而你的呢,我允许L救你一命。当然,前提是L有这个能力!”

随着这句话的尾音,电脑倏地撤换了黑色的背景,原来清新的桌面又呈现在了面前,还有一封附着L总部地址的新邮件。

摆脱了跟踪的警察,张维康站在一栋废弃的烂尾楼外面。他仰头望了望这栋颓败的大楼,再三确认过地址后,才半信半疑地走了进去。

好不容易找到了地下车库,张维康发现了死神琉克所说的电梯门,门上果然涂鸦着大大的“L”。他拍了拍电梯门,并且大声叫唤。

夏早安他们早就发现了他的到来。米卡卡通过监视器仔细观察过后,说:“好像是那个叫张维康的男人?”米卡卡见过一次这男人的照片,随后也得到了孟劲的证实。

“没错,这就是张维康。”孟劲的目光里透着疑惑,“奇怪,他怎么会找到这里?”

只听监视器里的男人大声喊着:“喂!L你在里面吗?”一边大力地拍起电梯门。

米卡卡按下了电梯门的开关,通过话筒告诉张维康 :“请上来吧。”

张维康等待写着“L”的电梯门缓缓打开,犹豫了两三秒才大步走了进去。

电梯升到了五楼。

当电梯门再次打开,眼前宽敞明亮的控制大厅令张维康感到瞠目结舌。他根本没想到这栋烂尾楼的内部竟是如此的精致。而此刻,控制大厅里的几双眼睛正注视着他。

他迫切地走向其中一个漂亮的女生。

在电视上,他见过她。

“L,救救我!”

当张维康在L的总部将一切坦白的同时,一个人走进了城里一座监狱的X号牢房。

阴暗的牢房里,夜神月盘腿坐在**沉思。明知那人来了,他也不理不睬。他早知道,那人一定会来找他。因为最适合对付死神琉克的人不是L,而是他——夜神月。只有同样活在黑暗中的人才最了解对方。

“第二个Kira出现了。”身后的声音说。

夜神月不回答,仍装作在静静地沉思。在这场较量中,他要始终保持上风。

那人显然没有办法,继续说:“事情很奇怪,被第二个Kira杀死的人突然……”那个声音忽然变得不确定,犹犹豫豫地说,“……突然活过来一样……”

“嘿嘿,”听到这里,夜神月转过身,冲站在牢笼外的米杰露出了一抹坏笑,“我说过,只有我才能对付死神琉克。不过是一人换一人而已,把我放出去,我就帮你们抓到死神琉克……”

还没说完,米杰便干净利落地摇头说:“我拒绝这种交易。”

“哦,”夜神月似乎早预料到会是这样的回答,但他仍显得信心十足,脸上的坏笑更浓了,“没关系,你们迟早会答应的。”

米杰看着他,慢慢地说:“我看得出来,你比我们更想抓住死神琉克。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吗?”

笑容在夜神月的脸上消失了。但他没有表现出愤怒,尽管此刻他的胸腔里燃烧着熊熊怒火。他和死神琉克之间的恩怨无需外人来插手。

“你的目的只是想抓住死神琉克而已,别的事情你用不着知道那么多。”夜神月摆出冷酷的侧脸,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眸微微弯了起来,“对了,我想起死神笔记的一个副本的规则。”

“什么副本?什么规则?”

随后夜神月明朗地笑了。他弄明白死神琉克这次玩的是什么把戏了:“据说拥有过那个副本的人如果又被死神的笔记杀死,神会还他13天的生命。”

“哦?”米杰果然是聪明人,思考了几秒便反应了过来,“你是说,那个消失的死者又活过来了,是因为她用死神的副本杀过人,所以能额外获得13天的寿命?”

死神笔记原来有这么一条规则,他慨叹着,脑子同时飞转起来。如果死神琉克利用了这条规则,那么当然可以解释为什么梅花街那家人声称看到了孔梓欣,并且在窗户上检查到了符合的指纹,也可以解释张维康最近的异常行为。他一定也是看到了孔梓欣,所以才急着要和死神琉克联系。

但是,这样的推断必须建立在一个前提之上——死人复活。

这可能吗?据他所知,死神的笔记是一本集中了世界上最高明最完美杀人诡计的黑暗笔记本。

有什么诡计能令死人复活?和上次的狐妖杀人事件不同——狐妖其实并没有死去,而这次的死者却是千真万确地在千万观众的面前被烧死了……

“只剩7天。”夜神月举起了7根手指。从米杰刚才所说的案发时间推算,他得出这个结论:“也就是说,离死神游戏第二关结束的时间,只剩下7天了。”

深夜里,灯光下一个女人颤抖着双手在一片猩红中写下了三个字——张维康。

写完后,她合上了笔记本。

灯光跌落下来,在那本黑色笔记本上四散迸裂,微碎的光芒中,我们熟悉的英文字母浮现了出来。

DEATH NOTE!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孤鹰作者:邵雪城 2怒江之战 第二部作者:南派三叔 3惊悚乐园作者:三天两觉 4大漠苍狼1:绝地勘探作者:南派三叔 5大漠苍狼2:绝密飞行作者:南派三叔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