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3-1【L的推理】

第三关 爱迪生之谜

3-1【L的推理】

爱迪生站在店长的房门外,敲了敲门:“店长?”

没人回应。

“店长?”他又叫了一声,房里依旧沉默。爱迪生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劲,马上拉开了房门,房间里空无一人。

“糟糕!让她逃了!”

爱迪生的话令身后的米卡卡和孟劲大为吃惊。米卡卡听出了话里的含意:“难道酒店店长才是第二个Kira?”

“具体情况以后再说。现在,我们必须找到她。”

爱迪生冲到了酒店的柜台,一个伙计刚打完电话。

听到爱迪生问店长的去处,伙计指了指外面:“刚才她和你们当中的一个女生出去了。”

女生?谁?

站在柜台前的三个人面面相觑数秒,几乎同时叫出了同一个名字——“夏嘉宝!”

大概十分钟之前,夏嘉宝和女店长出了酒店,走进了森林。

月光之下的森林,寂静沉重地压迫过来。黑暗中隐隐地显出一片蒙眬的绿光,萤火虫浮动着,散发出一些破碎的光芒,像是一条绽裂的河流,恍惚地流淌进了夜色里。

在幽幽的绿光深处,一个人影静静地站在那里。夏嘉宝押着店长走到了他的跟前。

只见那个人头戴黑帽,身穿黑衣,像是要跟黑暗融合为一体似的,只能隐隐看出一个轮廓。

夏嘉宝不敢走上前去,她让店长挡在前面。“我是该叫你黑葵A,还是死神琉克?”她将手伸进了衣服里。

“随便你。”那边的黑暗中传出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夏嘉宝只觉得寒气逼人,她提醒自己必须小心点。谁都知道,跟死神打交道,稍有不慎就会丧命。

“那你呢?你的代号是什么?”

“我是黑葵Q。”

“级别真低,”死神琉克像是在说一个事实,“Joker派你来送死吗?”

这激怒了夏嘉宝,虽然恨得直咬牙,但她还是沉住了气。

“笔记呢?”她只从店长的身后露出了半寸脸。

“把她放了,我就给你。”

“不!”她坚决不肯,这店长是她现在最大的筹码,“先把笔记给我!”

几秒的沉默,死神琉克看似妥协了。

他叹息道:“笔记就在你前面的地上,把她放了。”

果然,那里放着一本笔记,几只萤火虫在上面飞舞。夏嘉宝瞪大了眼睛,欣喜地看到了那几个激动人心的英文字母——DEATH NOTE,但她可不是容易上当的人。

“等我拿到笔记再说。如果这是真的,我再放人。”

琉克没有出声,似乎默认了这个建议。

夏嘉宝小心翼翼地押着店长朝地上的笔记走了过去,弯下身的时候,她也留意着附近有没有什么陷阱。死神琉克突然发动袭击,也不是不可能的。但很顺利,她拿到了。

她又押着店长退回了原来的地方,打开笔记,从口袋里掏出小型手电筒,仔细查看里面的内容。这确实是属于死神的笔记。

“翻到最后一页。”突然,琉克说话了。

这几乎吓到了夏嘉宝,她神经一紧,生怕对方会使用什么阴谋诡计。可琉克只是站在那边的黑影里,看不出要采取什么行动。夏嘉宝稍微放心了些,但她同时也将衣服里的一把手枪拿了出来。

翻到最后一页,只见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夏嘉宝。

她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强撑着讥笑道:“你别跟我演戏了,身为组织里的人会不知道这本笔记的真正用途是什么吗?就算你写上了我的名字,恐怕你也没机会动手了。”她顿了一顿,将手中的枪偷偷地举了起来,话锋一转,顿显凌厉,“Joker说,拿到笔记,就杀死你!”

子弹射出,没有枪响,手枪上装了消声器,只听那边的黑暗中响起什么被击中的声音。接连几枪后,有什么倒了下去。夏嘉宝一把推开女店长,试探性地朝那边走过去。她不知道,有一双眼睛正在树上冷冷地注视着这一切。

她终于走到了倒下的黑影前。可她大吃一惊,因为那是一个假人——只是穿了黑衣、戴了黑帽而已,身上还放置了一个通讯器,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她被骗了,死神琉克还没死。还没等夏嘉宝反应过来,她便听到假人身上的通讯器传出了死神琉克数数的声音。

“5、4、3……”那就像是送葬的声音。

夏嘉宝惊慌地看着四周,害怕地拿着手枪乱指:“死神琉克,你在哪里?你这个混蛋,快给我滚出来!”

黑暗中只有她的声音在回**,还有站在树上的死神琉克,冷漠地,慢慢地,数完最后一个数字:“1。”

那代表终结。死寂中响起“扑通”的倒地声,声音在黑夜中缓慢地消散。黑葵Q,安德烈,夏嘉宝,同一个人身上的三种称呼,在这个夜晚彻底被毁灭了。

死神琉克从树上跳了下来。

他走近倒毙在地的夏嘉宝。她死了,萤火虫在她死灰的眼睛上方飞舞。她的手软绵绵地摊在地上,笔记掉了出来。她永远也不会想到,她就是被死神的笔记杀死的。这本笔记被涂满了剧毒,只要皮肤稍微接触,那毒液立刻就会传遍全身,几十秒内就能导致心脏麻痹而死。

“笨蛋。”死神琉克看着地上的尸体,凛冽地笑了。他从身上掏出一瓶喷剂,在笔记上来回喷了几下,待把上

面的毒素全部清除,才把笔记本放回自己的怀中。

他回过头,视线移向树下的店长。

他的瞳孔里倒映着黑夜的黑。

他对她冷冷地说 :“第二个Kira,你应该知道接下来该如何了断了吧?”

女店长闭上眼睛,深深呼吸着,在黑夜中的萤光随着她心跳的节奏从她眼前飘过。是时候了,她知道。她慢慢站了起来,拍掉了身上的泥土。

“谢谢你,死神琉克!”她朝他深深鞠躬,抬起头时,双眼盈满了泪光,“真好,我马上就能跟我的孩子在一起了。”说完,她转过身,缓缓地走出了森林。

在她身后,死神琉克一动不动地站在漫天飞舞的萤光中。

一个伙计跑了过来:“我看见店长了。”

在酒店四周搜寻的爱迪生等人马上精神一振。爱迪生着急地问伙计:“她在哪里?”

“我刚刚看见她往悬崖那边去了。”

“什么?”爱迪生的脸顿时一紧,“糟了,她想自杀!”

话音未落,他便拔腿冲了出去,米卡卡和孟劲对视了一眼,赶紧跟着跑起来。

月光下飘着无数的萤火虫,星星点点的绿光,沉淀出一个静谧的世界。店长静静地站在崖边,那张年轻美好的面容上浮动着蝶影般的光斑。她张开了双臂,崖底涌上来的风仿佛要将她放飞到一个纯洁的叫天堂的地方。

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别跳下去!”爱迪生伸出手,大声叫道。

行事冲动的孟劲想跑上前抱住女店长,但被米卡卡拦住了。因为这样会适得其反。

店长回过头,脸色平静,带着月光一样温柔的笑 :“你终于来了,L。”

“是的,”爱迪生回答,“第二个Kira,我来了。”

“看来你已经推理出我的身份了。很好,这样就好。”她的语气很平淡。

“孔梓欣就是你假扮的吧。”爱迪生说,店长配合地点了点头。

接着爱迪生跟Joker一样道出了指纹中的诡计。

“那么,我是怎么进入第七个房间的呢?”店长认真地问。她忽然想知道这个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女生有没有足够的能力对付死神琉克。就在刚才,她亲眼见识了死神琉克是怎么不费吹灰之力杀掉夏嘉宝的。她不希望夏早安会落得同样的下场。

但她很快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她听到眼前的女生用名侦探的口吻慢慢说出了她使用的诡计。她当然不知道,说话的其实不是十八岁的女生,而是另一个人——爱迪生。

爱迪生说:“进入第七个房间的诡计其实很简单。我们都知道,在灯光前任何物体都会留下影子,就是这个常识令我们放松了警惕。我们认为即使关上了纱窗门,凶手想从走廊上经过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它会在纱窗门上留下影子。但是,我们却忽略了一点,凶手不是从灯光前面走过去的,而是从灯光后面走过去的。这样,就不会留下影子了。”

“灯光后面?”米卡卡表示不解,“走廊上的灯都安装在墙里,人要是从灯光后面走过,除非是穿墙而过。”

“不。”爱迪生说,“其实,走廊上藏着一个机关,就在花盆的下面。只要按下那个按钮,墙里的灯就会慢慢伸出来。不需凸出太多,到时候,凶手只要贴着墙,保持在灯的后方,她的影子就不会出现在纱窗门上了。店长就是利用这个方法,悄悄潜入了第七个房间,杀害了张维康。当然,要利用好这个诡计,还得添加一些细节。我估计,所谓有毒的蚊虫就是她故意制造出来的。在我们入住的第一晚,她就故意在别的住客身上下毒,然后声称是被蚊虫叮咬所致,这无疑是给我们的潜意识下了一个圈套——让我们不敢随便打开纱窗门。而她每天晚上都装作是在喷杀虫剂,其实那是吸引蚊虫的药水才对。特别是最后一个晚上,蚊虫特别多。这些蚊虫就是她完成诡计的最好助手。”

“至于孔梓欣掉在悬崖下的尸体,估计是一早就扔下去的。只要杀掉人后打开窗户,很容易就造成了别人的错觉,以为孔梓欣杀人后跳下了悬崖。我说得对吧,店长?”爱迪生的脸上绽放着光芒,他又露出了破解谜题时的自信。

店长再次配合地点了点头 :“你说得没错,一切都如你推理的那般。死神笔记的第二关,你通过了。”

她转身,脚步移到了悬崖的边缘。几颗小石子“哗啦啦”地滚下去,掉进了数十米高的崖底,一点儿声音也没发出就摔了个粉碎。

“等一等,”爱迪生安抚她似的柔声说,“我知道你是有苦衷的,为什么要杀人?为什么要当第二个Kira?”

店长又回过头看了看他,眼睛里已经氤氲着泪水。

四周纷飞的萤光像被捣碎的宇宙光物质,在世间撒下耀眼的磷粉。她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可那些可爱的萤火虫轻轻地躲开了。

她流着泪说:“你们知道吗?萤火虫的光会引领那些迷路的灵魂回家的。”

这是她跟儿子说过的传说。

她的孩子才四岁,一年前遇上车祸死了。不,应该说,他是被人杀死的,因为他当时只是受伤了,可肇事司机却丧心病狂,硬生生地将他碾死了。那辆沾满鲜血的法拉利跑车上,坐着的人就是张维康和孔梓欣。

是他们杀害了她的孩子,而她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仇恨的种子从那一刻起,就在她的心里生根了。

张维康和孔梓欣处理了

现场,把她和儿子当成了已死之人送去了医院,没想到她却被抢救了回来,在医院住了整整三个月,而这个杀人事件却早已被当成一般交通事故处理了。出院后,她到处奔波,四处寻访,终于找到了当时的目击证人和一段重要的公路监控录像。

当时,她并不认识坐在车里面的男女。于是,她想到了找媒体帮忙。

她找到的人,就是木棉花电视台的首席主播李莉。人家都说,李莉是个不畏权势、力求客观公正的媒体人。她拿着证据满怀希望地找到了李莉,李莉当时也大言不惭地答应帮助她。然而,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她并没有在电视上看到任何她关心的新闻。她充满了疑问,每次打电话给李莉,对方都一味搪塞。终于有一天,她忍不住跑到了电视台门口守候着。

快下班的时候,她等到了李莉以及来接李莉的那个年轻男子。

她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张脸。

她立刻明白了,李莉一定是将那段录像交给了年轻男子。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她再也找不到那个目击证人了。听人说,那人发了一笔横财,搬走了。

她为儿子报仇的机会就这样被李莉给毁掉了。

李莉跟那个年轻男子是一伙的!他们都该死!

“是死神琉克给了我报仇的机会,我很感激他,哪怕知道失败后的结局是怎样的!”女店长说完,长长舒了一口气,最后一滴眼泪顺着她的鼻翼滑落。

泪光中,她看见无数的萤火虫仿佛在夜色里蔓延出了一条光彩夺目的路。路的尽头,慢慢走来两个人,那是她的丈夫和儿子,他们朝她轻轻伸出了手,他们看起来那么幸福。她再次面向悬崖,她也要走上那条通往幸福的星轨。

爱迪生知道她要干什么,冲了上去,可一切都来不及了。

第二个Kira,带着心满意足去寻找属于她的幸福了。

爱迪生站在崖边,久久凝视着满天的萤火虫。

他的心脏开始慢慢停止跳动,苏醒的时间用尽了。他倒在了米卡卡的怀中,接下来又是一段漫长的睡眠。

而那个梦,再次出现了。

梦中,有个年轻人正在电脑前“噼里啪啦”地敲打着键盘,电脑屏幕上浮动着四个字——推理笔记。

盘坐在**的夜神月突然站起来,走到铁笼边,冷笑着注视铁笼外的年轻男子:“前任的L,米杰,你得承认,现在死神笔记的游戏不是我们两个人当主角了。”

米杰冷峻地抱起双臂,脸上仍是那种锐利的表情。他永远是一个冰王子般的存在,似乎没有人能看穿他心中所想。但夜神月知道,米杰此时的心情一定十分沮丧,因为这次死神笔记游戏里的L居然是一个高中女生,而且,她还赶在他之前解决了案件,抓住了Kira。

米杰那高傲的自尊心恐怕又被L——夏早安狠狠地伤害了一回。但游戏还没有结束,他还有机会赢回他的尊严。

夜神月嘴角轻轻一扯,**道:“我们之间的交易还有效——把我放了,我就帮你抓到死神琉克。

米杰有些动摇了,但他仍坚持说:“不,这不可能。”

“现在说不,还为时过早。”夜神月浓浓的笑意自他的嘴角扩散,“米杰,你迟早会答应的。因为你知道,只有和我合作,你才有机会赢L,那个高中女生。”

“不!”米杰打断道,“破案不是游戏,无所谓输赢!”

夜神月反而笑得更厉害了:“可是,你真的这么想吗?我认识的米杰,可是高高在上的。”

米杰咬紧牙关,吞下了所有反驳的语言。夜神月说得没错,他自己号称中国的福尔摩斯,居然会落败在一个高中女生的手里,这简直是他的耻辱。他握紧了拳头,身体里的嫉妒和愤怒化作了利爪在挠他的心。

难道他真的要靠夜神月才能比L更先一步抓到死神琉克?但他更清楚自己是不可能放了夜神月的,所以,所谓的交易就不可能存在。米杰转过身,对一角的监视器做出了离开的手势,门口的铁门立刻自动打开了。

“哈!”骤然响起的笑声在寂静的牢房里孤独地回**着,米杰转过身,他看见夜神月又坐回了**,正仰起微笑的脸庞,像全能的神向人类降下神谕一般高高在上。他说:“我可以免费告诉你有关第三个Kira的情报。”

米杰浓密睫毛下的黑色瞳孔收紧了:“为什么要告诉我?你要知道,我不可能跟你谈什么条件。”

“不,”夜神月摇了摇手指,“你一定会的,只不过你现在下不了决心而已。我告诉你第三个Kira的情报,就是想向你证明,这场游戏,我知道的比你多得多。我对你有很好的利用价值。”

“好吧,那尽管说说看。”米杰兀自冷静地搭腔。

夜神月露出了一丝邪笑 :“你还记得一年前寻找死神笔记的游戏吗?”

“当然记得。”一年前在各大高校忽然流行起这种游戏,爱好推理的学生们趋之若鹜,但从来没有人把它当真,也没有人知道这游戏是谁兴起的。

“那么,你还记得那场游戏是怎么终止的吗?”

米杰当然不会忘记:“大家都以为只是游戏的游戏却酿成了惨剧,参加游戏的一个女生被杀,还有一个男生受重伤,而凶手在逃跑中也死于车祸……”米杰顿了顿,没继续说下去,他很好奇,夜神月为什么要重提这件事。

夜神月向前倾了倾身子:“因为这个游戏又要被重新启动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推理笔记外传作者:早安夏天 2藏地密码作者:何马 3惊悚乐园作者:三天两觉 4他来了请闭眼之暗粼作者:丁墨 5推理笔记V:最终游戏作者:早安夏天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