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番外 死神的梦想

……大火,好像妖艳的红花在这黑夜中盛放。

房子熊熊地燃烧着,火焰吞噬掉了眼前的一切。厄运、悲剧、饥饿、贫苦——那些肮脏卑微的人生,如同房子的木头一样,渐渐被烧成了灰烬。此刻的黑暗,也在这火光的灼烧下淡薄起来。

小男孩默默地注视着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家,面无表情,眼睛里流露出的是对什么都不关心的呆滞。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熟悉的街坊跑过来提水救火。

一位大婶同情地抚摸着小男孩的头,对身边的人说:“这孩子,一定是吓坏了。他的父母现在还在里面没救出来呢。”

其实,不是这样子的。小男孩抬起头,看着头上一脸同情的大人们,多想跟他们说:“其实,我在笑呢。”

第一次想开心地大笑。

他扑进了大婶的怀里,悲恸地号啕大哭。满溢而出的泪水簌簌而下,沿着脖子滑到了肩膀,像雨点般打湿了衣服。

所有的眼泪都是假的。

“求求你们,救救我的爸爸妈妈!”

让他们都下地狱吧!

大婶伤感地抱住小男孩,怜爱地抹去他双颊的泪水:“好孩子,别哭,别哭啊!”

小男孩的肩膀无助地颤抖着。他转过那张满是泪水的脸,凝视着映亮半边天的大火。在他的瞳孔里,那大火就像是一朵红花在绽放,多么美丽啊!他想。那张小小的唇无声地扭曲成笑的形状,这是死神的笑容。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起,他便是死神了,带给别人死亡的神。

很久很久以后,他的名字将在人世间流传,那是神一样的名字——琉克。

他刚出生时是没有名字的,亦没有家,孤独是他的全部。

他记不起自己父母的模样,自己第一个能叫出的名字估计是福利院的刘奶奶。

在福利院,他一直待到五岁。

那时候的所有记忆都那么琐碎纷乱,统统隐没在模糊的大脑深处。唯一能记清楚的,是刘奶奶慈祥地抱着自己,坐在院子里,哼着那首老掉牙的童谣。他躺在刘奶奶温暖的怀里,看着漫天的繁星,无忧无虑。

夏夜的微风轻轻吹过,院子里的葡萄一串一串地**下淡淡的芳香。一颗流星划过宁静的夜空,带着他的天真无知,然后坠落在一个恍惚的时光断流中。

那年最后的夏天,就这样画上了句号。

秋天的时候,刘奶奶带着一对陌生的男女来到了他的面前。他们应该是夫妻,看起来很和善。站在他们的面前,他低着头,感到很窘迫。

那个男人乐呵呵地看着他,一只手摩挲着下巴,像是打量着一件可琢的艺术品。而那个女人则蹲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糖果,不停地往他的手里塞。

“吃吧,吃吧!小破乖,小破真是个乖孩子!”

小破,应该就是他的新名字。他觉得这个名字难听极了,喉咙顿时涌上一股胃酸。

“小破,以后我们就是你的爸爸妈妈了,快,叫爸爸妈妈呀!”

女人张开了笑脸,浑身散发着劣质香水的味道。脸上那些庸俗的脂粉反射着廉价的光线,从咧开的嘴巴里可以看到发黄的牙缝里还残留着的青菜的渣滓。

他含着那颗甜得很假的糖果,看着那对夫妇,在刘奶奶的催促下不情不愿地叫了一声:“爸爸,妈妈!”

女人脸上匆匆掠过了一丝不悦,他看到了。

他讨厌这对夫妇。打从心底里生出的厌恶感,像苔藓一样黏附在心上,怎么也甩不掉,就像他不喜欢的那个名字,伴随了他的人生好几年。

——小破。

小破多么不愿意离开福利院啊,可是无论他怎么哭闹,那个男人还是硬把他抱在怀里,塞进了一辆面包车。

他在渐渐远去的视野中,失去了他怀念的福利院。可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比地狱还要恐怖的家。

不能称之为家,电视上说,这种地方叫贼窝。直到那时,小破才知道,那对夫妇是以偷盗为生的坏人,他被领养回去,只是用来做赚钱的工具。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到那里时,屋子里已经有一个比他还小一点的男孩羞怯地躲在墙角,手上沾着来不及擦掉的白饭粒。

男人一走进去就一脚把椅子踢飞到小男孩的身上,骂道 :“兔崽子,敢偷饭吃!”

小男孩委屈地流下眼泪:“可这是昨天晚上的剩饭……”

“就是倒进厕所也不给你吃!”男人恶狠狠地走过去,猛抽了小男孩几个耳光。小男孩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小破看到这一切,从头一直冷到脚。那个女人在后面推着他,掐他的脖子,那阴险狡诈的声音完全剥掉了先前温柔和善的伪装。

“兔崽子,看什么呢,还不给老娘滚进去?!”

很久之后,他仍记得这个如噩梦般的声音,就如同一张打开的网把他团团打包,扔进了潮湿阴暗的地狱里。

可笑的是,这个家庭在街坊眼里却是和和睦睦的。人们哪会想到,这里实际上充斥的不是亲情的温暖,而是冷冰冰的暴力虐待。

他们被收养,只是为了被训练成小偷。

火光映亮了人群中许多焦急的脸庞。小破站在火灾现场,凝望着熊熊烧向夜空的火舌,潸然泪下。

“呜呜呜,我的爸爸妈妈没有了,他们都死了!”

人们纷纷表示同情。没有人想得到,在那张催人泪下的可爱小脸蛋下面却暗藏着邪笑。

他们死了好!

消防员不停地往里面喷水,火势控制了一些,一队消防员从大火里冲了出来。

“有人被救出来了!”周围的群众欢呼雀跃。

有人推了小破一下:“快去看看是不是你的父母!”

不可能!

小破不敢移动一寸,他害怕被抬上救护车的是他憎恨的那两个人。那时候他年纪还小,虽然自己十分不情愿,但还是被大人们簇拥着推到救护车前。

躺在担架上的是一个小小的身躯,小破松了一口气,他知道那个人是谁。那张在氧气罩下被熏得黑黑的小脸蛋看起来多么熟悉啊!

他还活着。

小破激动地移动脚步,走到他的身边:“小涵,你还好吧?”

小涵是比他早来这个家的那个小孩。

他睁开了眼睛,勉强冲小破笑了笑:“哥,我没事。”

他握上小涵的手,眼泪掉了下来。

虽然不是亲兄弟,但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吃不饱饭是常有的事。他们常常在死寂的深夜里,跑到厨房偷吃垃圾桶里的剩饭剩菜,吃得自己都呕吐起来。

蛋糕、可乐、面包、炸鸡腿……这些对他们而言简直如山珍海味一般的食品,只在梦里出现过。有一天,这些全部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那天是小涵的生日。

他把它们全部画在纸上,然后把画纸揉成了一团,递给小涵 :“吃吧,吃吧,很好吃的。”

“可是……”小涵犹豫着。

最后饥肠辘辘的他毫不在乎地把纸团塞进了嘴里,大口大口地咀嚼起来。他第一次尝到纸原来是这样的味道。他绝对不想再吃第二次了。

小涵也把心一横,咬掉了画纸的一角。

“好吃吗?等哥长大了,再请你吃好的啊!”

“嗯嗯!”小涵重重地点点头。

留在童年的诺言,随着陈旧的时光一起腐烂了。

那天晚上,他们终于决定要逃出这个魔窟。他和小涵趁“父母”睡着的时候,蹑手蹑脚地割断了房间的电线,这样就可以伪造成电路失火的假象。这是他从电视上学到的。他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坏小孩,因为懂很多干坏事的方法。

他就是天生的恶魔吧。

火很快蹿起来了,从窗帘一瞬间蔓延到了天花板,整个房间的温度高得吓人,他和小涵突然惊慌起来。离开的时候,小涵不小心被倒下的柜子压住了。他搬不动它,他只有六岁,三餐不饱,虚弱得连逃跑都没有力气。

“哥,你走吧,不要理我!”小涵一把推开他。

他固执地不肯离开,可火势却越来越大。

小涵哭了起来:“哥,你快点走,不然,我们都会死的!”

他不得不离开。

小涵向他做了最后的告别 :“哥,如果我死了,你要记住我的名字,我叫苏语涵。”

苏语涵,我记住你了。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

自从小涵在那天被送往医院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苏语涵了。

从那以后,他便开始一个人孤独地生活着,利用自己邪恶的天赋,在尔虞我诈的世界上坚强地生存下来。

那段日子小破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

那仿若是一场冗长的梦境,永远没有终点。

他流浪在一座又一座冰冷的城市里。

天桥下、地铁站口、公园里,都是他临时的家。每天夜里,他躺在草地上仰望着空旷冰冷的夜空,总是会想起在孤儿院里的那些夜晚,想起他敬爱的刘奶奶。他没有再回到过那里。

刘奶奶已经老了,就在半年前,她去见她一直虔诚膜拜的上帝了。

天堂一定很美好,应该是种满了鲜花,还有一朵朵的白云在天空飘浮着。风也是美好的,没有一丝肮脏的气息。

跟这个人间很是不同吧。

很多时候,小破总是安静地站在路边,看一张张冷漠的脸经过自己。放在地上的讨钱的小碗里,一天下来连几毛钱都没有。

他跟其他流浪儿不同。他们是跪着的,而他却是昂首挺胸地站在那里。所以,没有人扔钱给他,人们都喜欢高高在上地俯视别人的感觉。小破饿着肚子对那些人露出了傲然的冷笑。

因为经常饿肚子,他变得瘦骨嶙峋。明明已经七岁了,看起来却像是只有四岁的样子。那一天,同一条街上的流浪儿来找他,把他带到了一处废车场。在那里,一个男孩高高地坐在废铁堆出来的车顶上,一脸的高傲。

那个流浪儿的头头叫他加入他们的团伙,他答应了。他知道这一片居民楼失窃的案件都是他们所为。而他,这次的任务是放风。

那个头头对他说:“你是最低级的成员,永远都要听我的,知道吗?”

小破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在目送着那些同伙们越过围墙后,他转过身,朝设置在路边的保安亭跑了过去。

很快,正在翻箱倒柜的流浪儿们被及时赶来的大人一一逮住了。那个头头看着躲在大人们身后的小破,眼里满是憎恨。

你们知道吗?有一种鸟,叫杜鹃,自幼便生活在别的鸟巢里,并且会把别的幼鸟挤出鸟巢。小破有时候觉得自己便是这种鸟,为了生存,不择手段。

被警察带走的流浪儿头头气得青筋暴出,不断地冲小破咆哮 :“你这个混蛋,我会报仇的!记住我的名字,我叫蓝晓!有一天我会要了你的命!”

小破装出害怕的样子,躲在大人的后面,呜呜啜泣。大人们疼爱地安慰着他:“别哭别哭,你是好孩子,不用怕坏小孩!”

那些大人没有看到,小破隐藏起来的另一边嘴角,正浮动着蝶影似的坏笑。

没错,他是好孩子,因为他用自己的方式惩治了一群坏小孩。小破很高兴,因为他的正义得到了别人的认同。

在那个叫蓝晓的头头从少年管教所出来之前,小破离开了这座城市。

他不再是身无分文。在大人们面前,他流足了眼泪,编织着自己凄惨的身世。他说他原本要去找亲生妈妈,不小心却落入了不良团伙之手。大人们都相信了,他们一边擦眼泪一边慷慨解囊。

小破带着他第一次骗到的钱,继续着自己的流浪旅程。

永远一个人的旅程,总是与孤独相伴。

走得累的时候,小破会停下来,抬起头看看天。他发现,每一个经过的城市都有一片天空是冰冷的,阳光晒到身上,温度一刻也无法停留。

就在这样的天空下,生活着一群苍白冷漠的灵魂。

小破从七岁长到八岁,然后九岁、十岁、十一岁……他不断地看见一些可笑的人物,以及膨胀在他们肮脏的眼角的欲望。在罪恶泛滥的都市里,他像一个忠诚的守望者伫立在高处,久久不动。

一个神圣的声音像是从天空之上的世界传递而来的。

神说:“这个世界太肮脏了,应该来一场大清洁。”

他说:“对的。”

他问:“什么是正义?”

神答:“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正义。正义的天平存在于每个人的心中,每个人都有对正义的量度。用自己的量度去衡量别人的正义或罪恶是十分可笑的。”

他狠狠地点了点头,认同了这个说法。

这是神给他的指示。小破跟他敬爱的刘奶奶一样,对神是充满崇敬的。

“代替神,来清洁这个肮脏的世界。”

在城市颓败的霓虹中,这句话刻入了小破那张沧桑而坚定的脸庞。

就在那天晚上,他杀了一个人,也是他在人生中杀的第一个人。

那是一个抢劫强奸犯,染着黄头发的坏青年,估计十八周岁还没到。小破很早就注意到那个青年了,因为看过太多太多的人,所以他一眼便能看出青年眼中汹涌的恶意。

黄发青年怀里揣着一把水果刀,入夜后便守在偏僻的马路边。黑夜笼罩着那张充满邪恶的脸,他在等候他的猎物。

等到夜深人静,有个妙龄女子独自行走在路上。她完全没有戒备,扭动着曼妙的身体,尽情展现着自己的风姿。短裙配高跟鞋,纤细的美腿恰如其分地暴露在路灯下,黑暗中那双久候的眼睛立刻发出了贪婪之光。

小破一直等到那名女子被黄发青年挟持进路边的草丛里才不慌不忙地捡起一块石头,朝那个发出低声威吓的黑暗处走过去。黄发青年根本没注意到后面有人。小破对准他的后脑勺,高高举起了石头。

一下,小破感到有些温热黏稠的**溅到了他的手上,空气中弥散出一股奇妙的血腥味。

两下,黄发青年发出一声闷哼,像屠宰场里被宰掉的牲畜,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

三下,四下……每一次都砸在同一个部位。小破算好了,他要把这次案件制造成一场意外。

等到黄发青年断气了,小破才不慌不忙地看了一眼旁边被吓呆的妙龄女子。她睁大惊恐的眼睛,尖叫一声,惊慌失措地扭动着自己那故作姿态的臀部跑掉了。

路上一个人也没有了,黑夜带着令人窒息的死寂压近头顶。

十岁的小破,拖着比他重很多的尸体,开始去实施他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了。

第二天,警方在海边的碎石堆里发现了黄发青年的尸体。

死者手里抓着一个空酒瓶,现场弥漫着浓重的酒味。不少人推断死者是酒后失足跌倒,因后脑勺撞到石头上失血过多而死。

此事似乎就这样定性了。

如果没有那个人的出现,小破觉得他的计划是完美的。他站在围观的人群里,正暗自为自己的诡计得逞而高兴。就在那时,一个年轻人越过了警戒线。

“不,这是一起谋杀案。”年轻人的话让小破心中一惊。

他马上将视线转到年轻人的身上。那是一张他一辈子也忘不了的英俊而充满睿智的脸。

年轻人不是警察,可是在场的警察对他的态度却是恭恭敬敬的。小破听到站在身边的两个警察悄悄议论,他们称呼那个年轻人为名侦探。这是小破第一次接触到“侦探”这个词,他原来一直以为,破案的只有警察。

只见年轻人蹲在尸体的旁边,仔细检查着。

旁边的一个警探问他:“从哪里看出这是一起谋杀案?”

年轻人淡淡一笑:“是石头。”他拿起那块血迹斑斑的石头,把它的底部翻了过来,“你们看,这块石头下面有泥土,而这种泥土显然不属于这里。况且从外表看,这块石头和其他的石头明显不同。我推断这应该是凶手故意伪造的死者死于意外的假象。”

他居然没有想到这一点……小破觉得背脊都僵硬了,喉咙干干的。

本可以做得更好的,他对自己有点生气。

年轻人这时不知为何,竟朝人群这里望了过来。像是故意宣布似的,他稍稍提高音量,笑了出来 :“哈哈,这个凶手一点儿也不聪明。不,应该说很幼稚。这起案件只要稍微深入调查一下,就会错漏百出。就算没有石头的破绽,一旦做尸检,就能发现尸体的腹部没有酒精,只有喉咙才能验出酒精。这说明,死者是死后被人灌下啤酒的。”

说完,年轻人发出了不屑的嘲笑。

小破永远记得那种胜利者的微笑,它刺痛了他的瞳孔,如同熬干的沥青般黏糊糊地留在了他的心里。他的第一个诡计,居然失败得如此彻底。

那个时候,年轻人的视线有意无意地在围观的人群中扫了一遍,落到了小破的身上,但很快又移开了。直到人群散去,小破在偷偷听到年轻人和警探的对话后才知道他刚才为什么故意那么说。

年轻人说:“这件案子的凶手故意设置了一个诡计来误导警方。这种罪犯通常都有自视甚高的心理,大多数人都会在事后混在围观的人群里,想看看自己的诡计有没有被识穿。”

小破惊出一身冷汗。他终于体会到了年轻人刚才那道犀利目光的厉害之处。是的,他很有可能曾经被年轻人怀疑过,但他小小的年纪很好地替他掩饰过去了。

年轻人恐怕想不到,凶手竟然是一个十岁的小孩。

更想不到的是,几年之后,他们再度相逢了。

小破那时无意中听到警探叫那个年轻人的名字——伊天敬。

十三岁时,小破已经很厉害了。

走在路上,他和那些穿梭在人流中的学生们看起来并无两样。要是行人们知道他是最近频频上报的“正义使者”,会作何感想呢?

警察和媒体都在密切地关注着这个神秘人物。

第一件案子发生在一起交通事故的第二天,导致路人一死两伤的醉驾司机,在众目睽睽之下肇事逃逸。据说那个年轻人是个富二代,因为家里有权有势,所以打算利用关系摆平这件事。就在民众强烈要求警方将肇事者逮捕归案的时候,富二代却倒毙在自己家里。现场留着一张“替天行道”的纸条,留名者自称“正义使者”。

第二个死者是一个横行乡里许久的恶霸。他尽管劣迹斑斑,却因为买通了当地官员而一直逍遥法外。他的死相很惨,似乎是受了五马分尸之刑,身体被撕裂得不成样子,在现场还留下了他画押招供出的贪官名单。

第三件案子发生在一个宾馆里,两个死者**裸地躺在**。后来查明,男死者是一个官员,女死者是他的情妇。尸体旁边还有一笔夸张的巨款,“正义使者”说这是贪官贪污受贿的证据。

总之,那段时间里所有的媒体都在追踪报道着这个替天行道的神秘人物。民众纷纷鼓掌叫好,而坏人们则整天提心吊胆。感到颜面尽失的警方,发誓要抓到此人并开始了大追捕。然而,他们最终却无功而返,因为“正义使者”没有在现场留下任何证据,来无影,去无踪。

小破对此十分满意。他听到了人们的赞扬,于是心中毫无愧疚。他做的是为民除害的好事,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能令这个世界少一些污浊,多一些美好,他便认为值得。

没错,他就是上天派来的“正义使者”。

小破怀着这个念头一直骄傲着。可是,他还是差点栽了。

那些天,电视上突然报道了一个杀人犯因证据不足而被无罪释放的新闻。小破记住了那个杀人犯的脸,打算继续他的正义之途。然而,这一次却是一个陷阱。

这是警方设置的圈套。提出这个建议的人,正是那个名侦探伊天敬。

当小破悄悄走到那个杀人犯的家门口时,一种强烈的不安感冲击着他的心脏。他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于是决定终止计划。

一切已来不及了。

从门口猛地冲出几个警察,有人高喊:“别想逃!!”

小破听得出来,那个声音的主人就是伊天敬。他回过头,便看见了冲在前面的那张熟悉的年轻脸庞。他无路可逃了。

这是名侦探早就布置好的陷阱。守候在巷口阴暗处的警察也跑了出来,他们从四面八方围堵了小破所有的去路。他被绝望地围在其中,末日的情绪漫上了头顶。

“你输了!”伊天敬站在他的面前用胜利者的口吻说。

这是小破第二次见到这种胜利的笑容。

他又一次输给了这位名侦探,可恶!

小破很不甘心,自己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待遇啊!他明明是替天行道的,是正义的一方,为什么别人要质疑他正义的行为,还要来抓他呢?

伊天敬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用罪行惩治罪行不是正义,只是自我标榜、粉饰太平的畸形罪恶感而已。”

“不,才不是!”小破忍不住大声反驳道。

伊天敬听到他的声音,略微一惊:“你还是个孩子?”

如此处心积虑的案件,竟然是一个小孩所为,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不知道这个小男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伊天敬那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把这个孩子带回正途,把他的才能用在正确的事情上。

可惜,伊天敬的想法没有实现。

小破逃走了。

在重重包围之下,小破还是逃走了。

当时街道上的一辆黑色轿车突然开足马力冲了过来,坐在轿车里的人还掏出手枪开了两枪,这突如其来的意外令警察猝不及防,纷纷找障碍物躲避。趁那当儿,轿车里的人打开了车门,冲小破大声喊 :“快上车!”

小破稍稍迟疑了一下,很快便钻进了车里,黑色轿车随即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你为什么要救我?”小破不解地问。

坐在驾驶座上的人摘下了伪装的面具,回过头来,那竟然是一张只有十七八岁的脸。

帅气的少年露出迷人的微笑:“你好,我叫王子。”

“王子?我不认识你啊,你为什么要救我?”

“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你是最近在报纸上很红的‘正义使者’,我们对你进行过调查。”

“你们?”

“嗯。我们想请你加入我们的组织。现在,我就带你去见一个人,他很欣赏你!”

小破坐在黑色轿车里,望着车窗外茫茫的夜色,苍穹之中投射而下的一点星光仿佛为他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那是小破和Joker的第一次见面。

不是真人,只是利用视频通信。Joker坐在一张很大的座椅里,阴暗的轮廓透出高高在上的气势。

“欢迎你的到来!”Joker冷冷地说。

小破有些害怕,双脚微微发抖。其实他是装的。小破从小就明白,伪装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就在那时,小破惊喜地发现这个组织有跟他一致的理念。

“我们的宗旨是不择手段,替这个世界铲除罪恶,所以希望你能加入我们。”Joker真诚地发出了邀请。

小破看着屏幕上一张张滚动播放的扑克牌,心里笑了一笑,并没有立刻回答。

“让我考虑一下好吗?”他说。

这个组织有一本如神物一般的笔记本,组织里的每个人都对它虎视眈眈。大家都说,拿到它,自己就会变成神一样的存在。

从那时起,小破便开始有了一个梦想,他要成为神。

四年后,小破再一次重临这个组织,没有人认得他。

这一次,他成了最厉害的黑葵A。他打败的那个人,是他很久之前便见过的,那个流浪儿团伙的头头——蓝晓。可是,蓝晓已经认不出他了。蓝晓又一次成了小破的手下败将。

小破因此有了能亲近那本笔记的机会。只有黑葵A和Joker才能接触死神笔记,这才是小破愿意待在组织的原因。这本死神的笔记聚集了世界上最黑暗最邪恶的想法,只要得到它,他就能更顺利地宣扬他的正义观。他将是神派来的“正义使者”。

什么Joker,什么扑克牌组织,他都不屑与之为伍。一直以来,他都是孤身一人在这个冰冷阴暗的人世间行走,他才是自己命运的主宰者。

然而,计划出了一点点意外。

在他接触到那本笔记之前,蓝晓竟然背叛了Joker和组织,擅自盗走了笔记,并化身为夜神月在外面兴风作浪。

于是,他作为黑葵A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惩治叛徒,找回属于死神的笔记。

他不辱使命,终于制服了夜神月,并像丢弃流浪狗一样将这个穷途末路的家伙扔给了警方。那一天,他拿到了梦寐以求的死神笔记。

在苍白的月光下,他小心地抚摸着那精致的封皮,心情激动得难以形容。然后,他张开双臂,君临天下般地大笑起来。皎洁的月光在他的头上镀上了一顶晶莹透明的王冠。

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神!

他不但主宰自己的命运,还主宰了其他人的命运。

从那天起,小破舍弃了那个卑贱低级的名字。他不再叫小破,他从此叫琉克,死神琉克!

死神琉克带着人人敬畏的笔记,出现在了世人的面前。

他开启了死神笔记的游戏。他要让世人都知道他的存在,他要告诉人们死神琉克是“正义使者”,任何作恶多端的人都将被写进笔记里。把所有坏人都杀光,建立这个世界的新秩序,这就是死神琉克的使命。

琉克以为没有人能阻止他这个宏图大计,因为,屡次打败他的那个名侦探伊天敬,已经死了。死神琉克认为没有人再能赢过自己,即使Joker也不行。可他惊奇地发现,自己错了,错得很离谱。

有那么一个高中女生,贪钱又傲娇,每次昏过去再醒来就会摇身一变,成为众人叹服的推理高手。

她竟然是他最大的对手——L。

令死神琉克更想不到的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死神笔记,还有一本推理笔记。

死神琉克和L的游戏,死神笔记和推理笔记的战争,将会一直延续下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推理笔记IV:夜神月归来作者:早安夏天 2大唐泥犁狱西游八十一案作者:陈渐 3叛逆者作者:畀愚 4他来了请闭眼作者:丁墨 5推理笔记III:死神笔记重现作者:早安夏天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