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1【烟花里的诡计】

第一关 烟花的距离

1-1【烟花里的诡计】

蒋雨轩看了看时间,下午5点15分。放学后的校园,随着学生们的离开,变得格外的安静,同时也更加没有人注意到他又来到了这所学校。他站在树后,默默等待着。

夏早安和米卡卡还没下来呢。

他忽然抬起自己的手掌看了看,这只手待会儿可要在那个家伙的身上留下死亡的印记了。

思绪突然被楼梯上的脚步声和谈话声打断,他赶紧做好准备。而在他的另一边角落,同样也有个人在做准备。不过,那个人却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是一只可笑的螳螂,身后有黄雀。

夏早安率先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卡卡,死神寄来的信里说,今晚要我去枫叶港湾那里看烟火大会。难道死神也喜欢看烟花?”

“死神分明是说,烟花大会上会有大事发生。”紧接着,米卡卡也走出了楼梯。

“哦哦,会有什么大事?”

“我想,到时可能会死人。”

“不会吧!”夏早安美丽的花容微微变苍白了,“那我不去了,我最怕死人啦!”

“不去怎么行,你都已经加入这个游戏了。”

“那我把钱退回去给他不就行了?”

米卡卡显然对夏早安的想法不屑一顾:“你把钱退给谁啊?你知道死神在哪里吗?再说,你会舍得这次游戏的奖品?弄不好真是黄金、钻石呢!”

“这个……”夏早安委屈地戳戳手指,“可是我见到死人会晕啊!唉,果然贪那一千块钱是不对的,我以后一定要改!”

“哈!你终于觉悟了!你确定自己以后不贪钱了?”米卡卡多少有点感动。

“No!”结果夏早安冲他摇摇手指,“以后要贪就贪多点,才一千块,实在太不值得啊!”

米卡卡顿感无力……就在这时,冷不防,有个身影闯进了他的视线。

“操,就是你这个家伙吧,竟敢撬我的墙角!”一个男生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他染着一头黄发,耳朵上戴着一只金色耳环,一看就是个标准的不良少年。他很快冲到了米卡卡跟前,恶狠狠地扬起了拳头。

米卡卡和夏早安一时都反应不过来,愣在了原地。眼看拳头就要砸下来了,突然又冲出来一个男生,一把将不良少年推开,后者猝不及防,一下子摔出几米远,倒在了地上。

“快跑!”蒋雨轩冲发呆的米卡卡和夏早安说,“还不快跑?想等死啊!”

他们赶紧拔腿就跑。

地上的不良少年看清袭击他的人,扯开喉咙疯狂地咆哮:“操!蒋雨轩,你竟敢反抗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他从地上爬起来,看三人没跑出多远,赶紧就追,不料有人死死拽住了他的胳膊。

“是你!”不良少年有些吃惊,但更多的是愤怒,“唐雪娇,你干什么?!”

只见唐雪娇泪水涟涟地恳求道:“吴涵,你放过蒋雨轩他们吧,我求求你了!你……”

“啪”的一声,五个手指印辣辣地在那张柔弱的脸上燃烧着,泪水浸湿了她的眼角。唐雪娇咬紧嘴唇,捂着脸,眼睛里满是痛苦。

“呸!你越是替他求情,我越要整死他!什么蒋雨轩,什么米卡卡,谁要靠近你,我就要他们不得好死!”叫吴涵的不良少年凶神恶煞般咆哮道。

他丝毫不知道,死神已经在他身上留下了死亡的印记——看不见的,缓慢地,缓慢地,侵入那颗被黑色笼罩的心脏。

跑出好远,估计不良少年不会追上来了,米卡卡他们才在离学校不远的一个桥洞下放缓了脚步。

夏早安气喘吁吁地蹲在地上,米卡卡也停下来,直喘气:“呼……刚才到底怎么回事呀?”

在他头上,是川流不息的汽车碾过的声响。阴暗的桥洞过道,墙壁潮湿,两边摆着许多单车,使过道变得更狭窄了。而来路不明的霓虹灯闪烁出涟漪般的色彩,周围泛出幽幽的蓝光。

“刚才那是吴涵,”蒋雨轩说,“我们学校里最出名的坏学生,你应该知道。”

米卡卡点点头:“我想起来了,他就是吴涵啊。可是,我跟他没有瓜葛呀。”

“我想,他大概是以为你在追唐雪娇。”

“啊!这么回事啊……”米卡卡不禁一脸苦笑,“我也够倒霉了,居然被那么恐怖的家伙误会。”

“可不是。”夏早安站了起来,她体力一向差劲,气还没缓回来,脸色有些苍白,让人不免有些担心她会随时晕过去。她干脆坐在旁边的单车上,指着米卡卡说:“那坏蛋就是冲你来的……我今天早上看见了,那家伙在偷偷地看你和唐雪娇又搂又抱呢。”

“喂喂!谁又搂又抱了?”米卡卡不满地瞪了夏早安一眼,可夏早安却毫无反省之意。

“反正啊,你是死定了!我提前帮你默哀一分钟……阿门!”

“去去去,你才死定了呢!你再敢乱说,今晚我就不陪你去参加烟花大会了。”

弱点被抓到了,夏早安赶紧乖乖闭上嘴巴。

“你们要去烟花大会吗?”蒋雨轩问,米卡卡回过头看了看他,给予了肯定的回答,然后又说,“差点忘了,刚才真是谢谢你!”

“不用客气。吴涵这个家伙可不好惹,你最好小心点,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

蒋雨轩走出几步,忽然又回过头冲身后的男生女生说:“哦,希望你们今天晚上玩得开心。”

和米卡卡分别后,夏早安搭上了回家的公车。车上的乘客不算多,她找了个空位刚坐下来,马上便有人坐在了旁边的座位上。

“哎呀,是你啊!好巧!”来者就是刚刚分别不久的蒋雨轩。

他咧嘴对她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那双瞳仁亦是温柔的亮色。少年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日光穿过车窗,沿着斜斜的角度倾倒在他黑头发的表面,萤火般流动。

“嗯,好巧,L!”他笑了。

“L?”夏早安愣了半秒。她忘了,她已经进入了死神所设置的游戏,她的身份是L。

“没错,我是Kira!”突然,那张帅气的脸陷入了阴影。

公车在下一个站牌停了下来。

一个少年背着昏迷的少女,一边走下车一边害羞地对少女抱怨:“懒虫,还睡呢!”

乘客们会意一笑,为这对甜蜜又温馨的小情侣。

谁又会料到,少女是被迷晕的呢。

沉重的眼皮,压迫着黑暗的世界。

这是在哪里?

爱迪生醒过来了,明晃晃的白光在他的眼皮上乱跳。那些纷乱跳跃的小白点令他感到昏眩,他试图抬起手遮挡,但却马上发现,身体一动也不能动。

这是怎么了?爱迪生勉强睁开眼睛,视线里有个东摇西晃的人影。他依稀能辨认出那是个少年,正伏在桌子上仔细翻着什么。几个模模糊糊的英文字母闯进瞳孔里,又消失,出现,消失……这样好几次。

破碎的细节慢慢拼凑完整,那两

个英文字是——DEATH NOTE!

爱迪生猛地清醒过来,睁大了眼睛。他记起来了,准确地说,那是夏早安的记忆。在公车上,蒋雨轩突然掏出香水瓶什么的在她面前喷了喷,不用两三秒,她便失去了意识。

是迷药。一个高中生居然连这种东西也能搞得到,确实令人意外……但如果这个人是Kira就另当别论了。

晕过去之前,爱迪生还记得蒋雨轩那诡异的微笑以及他说过的话。

“L,我是Kira,你这次的对手!”

没错,这家伙就是此次游戏中的第一个Kira!

但是,为什么呢?蒋雨轩没必要这么早就泄露自己的身份啊!他是Kira,那么今天晚上他就要进行最后的杀人计划。人们也自然而然就会将自称为Kira的他作为重要嫌疑犯。作为一个凶手,他这样做究竟是失策,还是太自信?

无论如何,不能小觑这个人。毕竟,他就是Kira!

爱迪生想张嘴说话,结果只能发出“嗯嗯嗯”的闷声。原来,除了身体被紧紧绑死在椅子上,嘴巴也被塞住了。

“你醒了。”坐在书桌前翻着笔记的少年回过头,脸上带着若隐若现的笑。他搬开椅子,走了过来,手中竟拿着一把刀。爱迪生的心跳急促起来。

要是这家伙的目的是杀死我呢?这就不难解释他为何那么放心地泄露他是Kira的身份了。

蒋雨轩走到了跟前,爱迪生觉得神经都绷紧了,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窒息。他要做点什么……他可不想死在这种小屁孩的手上!

“你到底想干什么?”这句想说的话被堵在喉咙里,最终发出的还是含糊不清的“嗯嗯”声。但蒋雨轩似乎听懂了他的问题,自顾自地说道 :“放心,我不会杀了你。至少,我不会用这么拙劣的手段杀人,或者说,我根本不用亲自动手……”他抬起手指,指着太阳穴,“我只要在脑海里想着那个人的模样,再把名字写到我的笔记上,那人就会死。”

这正是《死亡笔记》里的杀人方法!

“我可以让那个人以任何方式死去!我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蒋雨轩仰起头,张开双臂,闭上眼睛像在享受着什么,简直是一副君临天下的姿态。而在他身后,似乎真有一个张开黑色翅膀的死神飘浮在空中。

可笑的家伙,爱迪生在心里耻笑。

这个世界上不会真的有死亡笔记存在的。存在的,只是那些自欺欺人的罪恶。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蒋雨轩拿起书桌上的笔记,再次走过来,“所以,我今晚就要让你见识一下它的威力。”他扬了扬那本制作精美的笔记。

不过爱迪生认为那只不过是从文具店买来的玩意罢了,是商家为了迎合学生的追捧心理而推出的产品。

但蒋雨轩的嘴唇缓慢地,清晰地,一字一句地说:“我要杀死一个人。”

是谁?

“你也认识他。”

爱迪生思考起来。他所认识的人不多,最亲密的算是米卡卡。但是夏早安认识的人可不少,要将学校的可疑人物一一排除,那将是一个很费脑筋的工作。

反正,他很快就会知道的。

爱迪生静静地看着蒋雨轩蹲下来,用笔在笔记上飞快地写着什么,每个字都紧紧牵动着爱迪生的心。很快,他写完了。蒋雨轩说:“你应该知道,这本笔记是正义的力量。所以,我杀死的是坏人。”

正义?犯罪根本就不会有正义和罪恶之分的。

爱迪生更想知道的是,这次笔记针对的目标是谁。很快,他便看到了。

笔记上写着——吴涵,8点15分死于劫匪的刀下。

吴涵……是那个不良少年吗?

“他这种人该死!”蒋雨轩大声说道,语气里隐含着无从发泄的怨恨,“吴涵根本就是人渣,不应该活在这世上!”他紧紧握住拳头,下一秒,他的眼神却爆出兴奋与得意,“幸好,还有这本笔记。能随意杀掉自己不喜欢的人,真好啊!”

所谓的死亡笔记,是一件能将人心最丑恶的一面完全展露出来的魔物吗?

时间走向7点35分。

烟花大会即将开始了。枫叶港湾的广场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黑压压的一片,罕见的喧嚣与往日港湾的宁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秋风渐起,不少人都多穿了一件外套。他们交头接耳,满脸欣喜地期待着烟火盛会的开幕,但等待他们的,将是烟火下的罪恶。

在广场上米卡卡双手插在裤兜里边走边寻找着什么。人太多了,路灯的光线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只能依稀辨认在三四米之内经过的陌生人。

微凉的晚风打在他身上,他打了个哆嗦。气温有点低,他今晚只穿了校衫,出门前老妈还嘱咐他应该多穿件衣服的,他却认为没必要,现在有点后悔了……

快8点了吧?

米卡卡再次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他又在附近转了一圈,结果依旧没有看见夏早安的身影。他只得悻悻地回到原先的地方,他的身后是一尊李小龙的铜像。

跟她明明说好的,在广场的铜像下等的啊!这丫头,难道迟到了?过分!

米卡卡越想越生气,他怀疑夏早安是临阵脱逃了。就她那种见钱眼开、见尸就晕的个性,不敢来也是可能的,这不能怪她。但如果她不来,那么,爱迪生也就无法前来了……掏出手机,米卡卡迅速地拨出了夏早安的手机号码。

无形的电波沿着夜晚冰凉的空气,传送到距离不远的一座大楼的房间里。

两个人同时警惕地盯向那儿——振动的裤袋。

“是米卡卡打来的。”蒋雨轩将手机从夏早安的裤袋里掏出来,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咧嘴一笑,那是毫不掩饰的嘲笑,“其实我有点奇怪,为什么死神会把L的徽章寄给你?像你这样的笨蛋,怎么可能配做L呢?”

手机响了几下,便中断了。蒋雨轩把关掉的手机放在抽屉里。

“我可不想你用这个手机报警,”他说,跟着回身冷笑,“至少,在欣赏死神的杰作之前,我还是希望警方不要出现。”

在不远的地方,拥挤的广场上,米卡卡气恼地将手机放回了裤袋。

居然被夏早安挂断了!没礼貌的家伙!

一阵凉风从空旷的方向吹来,米卡卡缩缩脖子,打了一个喷嚏。人已经够多了,堤岸那边挤满了人,不少穿着制服的警察排成人墙拿着荧光棒在维持秩序,水面上几艘机动船正随时候命,待时间一到,就点燃船上的烟花炮。

选择在这种万众瞩目的场合杀人,而且,还是在警察的眼皮底下……米卡卡摸起了脸颊,认真地思考起死神琉克的意图。不管对方是神是鬼,他似乎并不害怕被人知晓他的存在。

或者说,这恰恰是他所希望的。

也许,今晚过后,全世界就会知道原来真的有死神存在。到了那时,社会将会陷入混乱,还是,将迎来一个罪恶被彻底抑制的美好世界呢?

“咳!”不远处有人在咳嗽,像是感冒

了。天气的突然转凉,确实令人猝不及防。接着,一个粗暴的骂声在附近响起来:“唐雪娇!你再不赶快来,别怪我不客气!我管你塞不塞车!你敢不听我的话,我就整死你!限你在8点10分之前赶过来,不然有你好看!”

听着耳熟,米卡卡循声看去。在人群里,一个穿着黑色外套、长相凶恶的不良少年正在冲手机大嚷大骂,口里不断爆出肮脏下流的言词,而他耳朵上那只金色的耳环也嚣张地抖动着。

是吴涵!下午放学差点被他扁了!

米卡卡赶紧转过身,就连其他人也诚惶诚恐地离吴涵远远的。

挂机后,吴涵骂骂咧咧地从李小龙的铜像前经过,并没有看到躲在铜像后面的米卡卡。

一团跳跃的光芒瞬即消失在人群中。米卡卡还在猜测那是什么的时候,突然,夜空中爆发出巨响,灿烂的光线刹那间刺破了瞳孔的黑暗,人群随即爆发出阵阵欢呼声。

烟花大会终于开始了。

一列火车迅速地开往光明之地,车轮呼啸着碾碎了夜晚的死寂。火车上的乘客能看到,很远处,那片炫目的夜空正在被逐渐拉近。10分钟后,它将经过枫叶港湾。

窗外的天空不时被烟花照得乍明乍暗,窗帘变换着颜色,外面似乎是个热闹明亮的世界。蒋雨轩走过去,拉起了其中一个窗户的窗帘,而其他窗户的窗帘依然遮得严严实实。

“好好看吧,”蒋雨轩站在窗前,欣赏着盛放在夜空中的烟花,“这可是为死神所设下的游戏而拉开的华丽序幕啊!”

透过窗户玻璃望出去,一朵朵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出艳丽的色彩。爱迪生可没心思欣赏这一幕美景,他要做的是,尽可能推断出自己所处的地方。

根据烟花升空的高度判断,这个房间应该位于一栋大楼的高层,而离烟花燃放地点的距离,大概有一两千米。也就是说,他现在在枫叶港湾山腰的一栋高层公寓里。然而,即使知道这些,对解决问题似乎也毫无帮助。

爱迪生在心里嘀咕起来,他猜想着蒋雨轩的下一步计划将是什么。

烟花在夜空中一个接一个地绽放。港湾对面一座城市的标志性建筑物——海心沙电视塔,仿佛是烟火下扭着蛮腰起舞的岭南美女。抖落下的光明中,那张定格在窗边的阴暗侧脸就像是一道光芒灼烧不到的峭壁。

蒋雨轩站在另一扇窗户边,窗帘只稍稍拉开了一条缝隙,他手中拿着望远镜,目光注视某一点,眉头轻皱,像是在寻找什么。

墙上,时钟的指针跳过了5分钟的间距。

8点05分,耳朵里似乎渐渐响起了送葬的钟声。

8点15分,就会有一个生命殒灭在烟花的灿烂之下。

突然,一片移动的光团出现在了视野里。

死神的印记!蒋雨轩笑了。

“待会儿,从这里就能看见事情是怎么发生的。真好,马上那个人就会死了,”他回过头说,“不过,你是看不到这一切的。我可不是请你来当看客的。”

把L抓来,还有另一个目的。

桌子上有一个棕色的瓶子,里面装着不明的**。爱迪生刚才就注意到了。当看到蒋雨轩掏出手帕,拧开瓶盖倒了些**在上面,他马上意识到,这是迷药。

蒋雨轩走了过来,一股令人晕眩的气味随之逼近:“你先好好睡一觉吧。”

混蛋,你想干什么?!

爱迪生心里边骂着边晕了过去。闭上眼睛之前,他清楚地记得窗外的烟花绽放出“2011”的字样。然后,那些绮丽的光芒随着意识一起沉没在了无尽的黑暗中。

关上门的前一秒,蒋雨轩看了一下时钟——8点07分。

火车就快来了。他竖起耳朵,望着远方,果然有一道强烈的灯光正在迅速地驶近。他这才不慌不忙地上了锁,从后楼梯走了下去。

他的后背上晕睡着一个不省人事的少女,而少女的身体里却沉睡着两个人——爱迪生,抑或,夏早安。下一次醒来的将会是谁呢?但不管是哪个,他或她都在隐隐约约的梦境中听到了一种美妙的铃声,天籁一般,像一种翠绿的色彩,打翻在梦中。

8点10分,铁道口的栏杆放下来了,警示声刺耳地回**在黑夜中。等在铁道两边的行人都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望向夜空中的烟花。人群中交织着兴奋与惊叹的低语声。

下山的道路一向安静,两边的商店通常很早便关门了,一个人影从冰冷的铁闸前面走了过去。这转凉的天气帮了他大忙,他全副武装,穿得严严实实,连围巾也派上了用场,但在这样的天气里别人也只会认为这是个怕冷的家伙罢了。

他用围巾遮住脸,压低帽子,一路疾行,一双耐克的休闲鞋“啪嗒啪嗒”地撞击着地面。被甩在身后的路灯闪烁着暗黄的光线,将那个影子投映在水泥道上,时隐时现。

而他的手,始终插在口袋里。他握着一把长10公分的匕首,锋利无比。

他用了一会儿时间,就跑到了山脚的路口。放眼望去,广场上全是人,想在这里面找出一个人,可不容易。可他非常自信地朝某个方向走过去。“请让让!请让一下!”他一边经过拥挤的人群,一边在不大的范围内寻找着。

刚才就确认过了,目标人物应该就在这块区域。

他在寻找死神的印记,这不是一件难事。那团跃动的蓝光又出现在了他眼中——就像弥漫着迷雾的森林里的那一盏可靠的指明灯,他迅速靠了上去。很好,围巾下他的嘴角终于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找到你了!

在人群中,那个不良少年正在大声地通电话。烟花的爆破声淹没了他那下流肮脏的辱骂。他是令人讨厌的一个人,所以他身边的观众都有所顾忌地躲开了一段距离。而且所有人都仰起头,欣赏着头顶光彩夺目的烟花。

死神的印记于是格外显眼。

不良少年仍在旁若无人地大吼道:“唐雪娇,现在几点了?还不赶快给我滚过来!你就是我的一条狗,我要你怎么样你就得怎么样……”

像震耳欲聋的音响突然被拔掉了插头,像世界突然被抽光了声音。更准确的描述是,不良少年被身后的一只黑手套死死捂住了嘴巴,再也骂不出来了。所有肮脏的语言都被按回了那张满口黄牙满是烟味的嘴巴里。

“你去死吧,吴涵。我代表正义宣布你的死刑。”

烟花,继续在夜空绽放。人们,依旧发出阵阵惊叹声。谁也没有留意到死神的游戏正在进行中。

血涌了出来。

吴涵的脸部因为极度痛苦和恐惧而扭曲着,手机掉在了地上,他试图用双手掰开那只捂住他嘴巴的黑手套。可他就要死了,他的眼皮剧烈地跳动。那是一双凄惨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瞳孔里满是不解与疑惑。一分钟后,这双死灰的眼睛里就看不到任何感情了,空洞地盯着夜空。

一张纸条,写着他的名字,缓缓地飘落下来。

确定对方返魂无术了,他才不慌不忙地看了看时间。时间刚刚好——8点15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大漠苍狼1:绝地勘探作者:南派三叔 2开端作者:祈祷君 3大漠苍狼作者:南派三叔 4推理笔记I:1/2傲娇侦探作者:早安夏天 5叛逆者作者:畀愚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