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来世之约

所属书籍: 王妃归来

刚进京城天就黑了, 雁初被接应的人接入南王府, 她坐在厅上等了半日,屏风后才出来一个人,不是南王, 而是南王妃。

雁初没有意外:“依计行事。”

神态雍容, 穿戴尊贵大方, 南王妃面上哪里还有半分妒色,反而恭恭敬敬地朝她拜下:“今夜殿下能否安然离京, 全在姑娘身上。”

焰皇怎肯放虎归山, 必会有所行动, 雁初没有跟她客套, 只说了句“事不宜迟”,便迅速换上一身早已准备好的紧身黑衣,穿戴完毕,她想了想,又撕下块黑巾蒙住脸,这才与南王妃两人转到府西侧门处, 那里停着一辆外表普通的马车。南王妃请她先上车, 然后自己也坐进去, 马车驰出府, 走最僻静的街道, 既无侍卫也无丫鬟跟随。

南王妃端坐车内, 神色平静。

雁初问道:“平昌侯已投陛下了?”

南王妃点头:“急焰军如今在陛下手里。”

雁初闻言笑了笑, 南王留在京城多日, 绝不会真的只是坐等焰皇出手,明里失了急焰军,暗里不知道又收用了多少,单凭越军四部投诚的消息,该站哪边,那些人焉能不重新考虑?焰皇也没料到吧,自以为得手,其实是得不偿失——焰邪元君再厉害也就一个人而已,纵使得到急焰军,又怎能与勇猛善战攻城夺池的越军相比?

雁初道:“想不到殿下为脱身,连王妃也牺牲做了替身。”

南王妃道:“我不过区区妇人,只要能助殿下成大事,死不足惜。”

投入感情的时候,总是女人最傻,雁初叹道:“王妃实乃贤内助,殿下之福。”

“雁初姑娘过奖,”南王妃岂会听不出讽刺之意,她只微微一笑,看向车门,“外面这车夫是他最得力的暗卫,曾多次救他性命,如今他肯留给我,我已满足了,或者……我倒宁愿命丧今日。”

雁初听得惊讶了。

“活着,看他坐上那个位子,将来我还不知要应付多少后宫佳丽,诸子争储,能否保全地位都难说,”南王妃叹息,眉宇间隐有三分意气,“死有何惧?他会永远记得我,念在我为他而死,必能用心保护栽培我们的孩子,纵然将来他再宠爱哪个妃子,活人又如何与死人争呢?我还能留个千古美名,是最好的结果。”

雁初沉默片刻,道:“王妃大义,雁初佩服。”

南王妃摇头:“其实除了我,不知多少女人都愿意为他赴死的,纵然他喜欢的是……我姐姐。”

“丹妃娘娘?”雁初想起了当初御花园里见到的那个女子,苦笑。

连南王妃都被骗过,不得不说南王太会作戏,那个美丽痴情的妃子只是被南王利用,成为焰皇手里一张假的底牌而已,南王兵反之日,她的命运难以料知,其实她才是最无辜最悲哀的那个吧。

两人各怀心思,都不再说话,然而马车前行没多久,陡然颠簸起来,加快了速度。

“王妃坐稳了,有埋伏。”车夫低沉的声音传来。

南王妃虽然早有准备,但她毕竟是女人,出身贵族,从未经历过这种惊险之事,闻言不由紧张得握紧了双手,面色发白。

雁初微微叹息,轻拍她的手:“王妃定能无恙,母仪天下。”

“落到陛下手里,我务求一死,叫他起兵有名,无后顾之忧,”南王妃果断地反握住她的手,将一只镯子滑至她腕间,“稍后以拖延时间为上,倘若遇险,姑娘不必管我,自行脱身便是,将来代我照顾两个孩子吧,此镯是殿下所赠,教他们从此认你为母……”

这种时候还想着丈夫的大事,雁初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她忽然叫了声“小心”,猛地将南王妃拉倒,同时朝车后壁拍出一掌。

车壁飞出,已被一柄闪闪长剑穿透。

终于动手了!雁初丢开南王妃,眨眼间人已高高站在车顶上,凌厉掌风将近处几名刺客逼开,右手在腰间一扣,弯刀再现,火光中几名刺客血溅当场。

许多刺客是初次见识越家刀的威力,惊骇之下出手放慢了许多,这也难怪,看她身形明显是个女子,焰国女人极少有习武的,想不到她出手就这么凶悍。

车夫不知何时也执了柄剑护在车前,与雁初前后配合,两人都称得上一等一的高手,然而焰皇派出的人又岂是寻常之辈?何况他们人数多出数倍,渐渐地两人都有招架吃力的迹象,围上来的刺客却不见减少。

飕飕声起,空中箭雨如织。

雁初将牙一咬,弯刀收起,玄功初运,双掌往面前一压一推,气劲爆开,形成一道竖立的火色光幕,三丈外地面尘土飞扬,暗箭被扫落大半。旁边那车夫意外而赞赏地看了她一眼,舞剑相护。南王妃仍在车内没露面,看来她是铁了心要拖延时间,好助南王平安离京,偶有箭没入车壁,虽未射中,也没听她惊叫出声。

两人合斗众高手,雁初毕竟年轻,修为有限,更觉支拙。

就在这关头,夜风送来一阵诡异的气息,紧接着,熟悉的热浪骤然掀起!围攻的几个人只来得及惨叫几声,眨眼便化作了枯骨飞灰!

他出手向来不分彼此,众刺客既惊且喜,慌忙退避。

“是焰邪元君!”车夫变色。

焰皇果然还是派出了他,雁初也知再难拖延时间,当下自作决定,足底用劲,马车板壁砰然炸开,南王妃闭目端坐于内。

“不好,又是计!”有人叫。

没找到目标,萧炎看看南王妃,毫无留恋地掠走。

“走西侧门。”任务当前,众人发觉弄错对象,生恐走脱了正主,哪里还敢耽搁,一时也顾不得追究南王妃的身份,紧追萧炎离开,只留下几名刺客对付三人。

南王的调虎离山之计成功了,雁初松了口气,伸手去扶南王妃,不料南王妃刚刚定了神就猛地抓住她的手,急急哀求道:“元君过去了!你不用管我,快去救殿下,西侧门!”

车夫道:“这里交给我,接应的人马上就来了。”

雁初也清楚孰轻孰重,毫不犹豫地点了下头,施展轻功走壁而去,不是往西侧门,而是直奔北侧门

.

不出所料,北侧门外火光映照,混战成一片,双方在京城内的势力终于交上了手,北侧门位于宫城旁,由焰皇的人把守,四面追截,南王偏偏选了所有人认为他最不可能走的路,果然令对方措手不及,连南王妃也被骗过了。

萧炎竟也寻到了这里,被南王手下数十名卫士团团围在中间,情况有点不对,只见他身上红白二色光芒交替闪烁,仿佛功体受制,邪力难以施展,纵然如此,周围仍不断有人倒下,死无全尸。

雁初一来就见到这般场景,惊讶失声:“凝雪石!”

凝雪石乃是极地冰国国宝,也是克制萧炎功体唯一的东西,连冰国也仅有寥寥几粒,极少外流,太祖皇帝曾出兵助冰国驱逐雷泽国大军,冰帝以一粒凝雪石答谢厚谊,后来萧炎转世时竟多出一条邪火灵,为了制服他,焰皇便用这粒凝雪石封印了他的心,对外隐瞒真相,雁初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被关在地牢里,功体受制,因此雁初对凝雪石并不陌生,。

握有凝雪石,难怪南王这么有把握,焰皇听说他离京,果然沉不住气了,派萧炎追杀,却不知道南王目的本就是如此——一是需要起兵的名义,名正言顺,有时候比雄厚的兵力更重要;二是对付萧炎,代表皇权的元君提前结束一世,不说别的,焰国人心先就会散。

然而,这粒凝雪石南王是如何得来?他能耐再大,冰国也没有谁够胆子将此物偷出国库赠人的。

萧炎功体受制,力量仍不可小瞧,众人迟迟拿不下他。雁初看他负伤亦不退,十分担忧着急,正打算上去阻止,一只手从旁边伸来拦住了她。

南王身着寻常黑袍,隐在角落里十分不起眼:“他的死,只是转世重生而已。”

不同的,雁初摇头道:“你的目的已达到,他不需要现在死。”

“你我大事必成,皇权更替,他迟早也会死,接受事实是为明智,”南王看她一眼,冷声下令,“放箭。”

雁初扣住他的手腕,冷冷道:“殿下莫要忘形,越军还不在你手里。”

“在我手里,”南王道,“本王未必非要越军不可,而把越军交到本王手上,对你对越军才是最安全的选择,越夕落,你活着是为了报仇,当年败在男人手里,如今还为一个男人延误大事?愚蠢!”

雁初沉默,缓缓地、有些僵硬地松开了手,闭上双眼。

破空声响起,一道接一道,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刮得耳膜生疼,夹杂着许多惨呼声,听不出是由谁发出来的。

他的死亡原本就不由自己决定,生死对他来说没有区别,痛与不痛也一样吧。

“不,不要!”雁初猛然睁开眼。

形势已变,萧炎后肩中箭,箭羽仍留在身上,他好像根本不知道疼痛,手起掌落,按在一名侍卫天灵盖上,邪恶的力量下,颅骨碎裂,脑浆来不及流出,那侍卫上半身已经变成枯骨。

雁初倒抽了口冷气,只听身旁南王道:“好个元君,若不趁机除去,他日要夺皇印必然艰难!”

说话之间,那边萧炎仿佛有了感应,猛地转脸朝这边看来,犹如猎者发现了目标。

纵然隔着面纱,雁初也知道他已经发现自己,暗道不好,一只手扣刀一只手推开南王:“殿下快走!”

对面几名黑衣人也留意到这种变化,眼中突现兴奋之色,纷纷挥刀朝这边扑来,出手狠辣,直取南王,这次任务关系太大,也难怪他们个个急于争功。

危急之刻,南王并不躲避,轻掀大氅,掌风凌厉。他竟一直深藏不露,几名黑衣人毫无防备,身在半空退无可退,毙命当场。

雁初虚惊一场,冷冷道:“原来殿下才是高手。”

“你还不打算出手?”南王道,“越家刀阳劲足却不过分,可以影响他身上的凝雪石,凝雪石躁动,必能扰乱他的真气。”

“这才是殿下今日要我相助的真正目的?”

“没错。”

雁初踌躇间,忽听得一片惊呼声,感受到熟悉的热浪,她连忙抬眸看。

萧炎已经站在二人面前,形貌越发妖邪,俊脸时青时红,睫下赤光闪烁,分明是真气散乱的表现,想不到他受凝雪石所制,竟然还能脱出重围,目前距离太近,最近的卫士都援救不及,惟有眼睁睁看着他抬掌拍出。

南王微惊,退后两步。

毫不迟疑地,掌劲吐,炎风起。

“萧炎,住手!”雁初想也不想就扑过去挡在他面前。

南王若死,所做的一切都将毫无意义,这些年忍受痛苦折磨,坚持活下来只为报仇雪恨,如今仇报不了,恨消不了,如何甘心!

掌心红赤,朝她额头拍下!

突如其来的危机感使得头脑一片空白,雁初瞬间汗湿后背,惟有握紧刀摇头,茫然地唤他:“萧炎!”

长睫微动,离她的前额还有一寸左右,那手掌忽然停住了!

掌风吹起她的头发,隐隐含着受压制的热力,让脸上皮肤生疼。

未经思考地,雁初下意识地将刀往前一送。

轻轻的响声里,周围空气静止了。

刀,刺入心脏。

消失的意识逐渐回来,她眼睁睁地看眼前人摇晃着身体,慢慢地单膝跪倒。

刀锋在这股力量下顺势拔出,然而,雁初手颤得再也握不住了,刀落地,发出“当”的一声响,清脆,清晰。

雁初迅速跪地抱住他,张了张嘴,没有说出一个字。

南王却目光灼灼,扬手指着宫城:“很好,皇兄不顾先皇遗命行赶尽杀绝之事,文朱成锦也不必顾念手足之情,今日所受之祸,他日必当奉还!”

代表皇权的元君殒命,对面众人也早已被震呆了,哪里还记得任务。

南王俯身,单手搀住雁初的右臂,神色柔和:“你救了本王性命,这就随本王走吧。”

雁初轻轻将萧炎平放在旁边,仍是双膝跪地,呈上一枚扳指和一面玄铁牌:“越军二部、三部、五部、七部愿效忠殿下,请殿下将来善待几位将军。”

南王接过信物放入袖内,皱眉道:“知晓越军反了,萧齐就算肯放过你,皇兄也定然不饶,你怎的如此糊涂!”

雁初恍若未闻,转身抱住萧炎,邪火灵之气渐散,凝雪石失去制约,力量急速爆发,寒气自萧炎身上散发出来,冻得她连连哆嗦,旧伤复发,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南王见状大惊,立即回身问:“医官何在?”

旁边一名将领跪地阻拦:“殿下,大事为重!”

一名幕僚也急急走上来:“西卫军转移到城外,此刻正拖住他们的人,但他们已察觉我们的调虎离山之计,京中护卫和急焰军都快赶到了,何况殿下这次回封地,途中尚有变数,事不宜迟,趁萧齐没过来,请殿下速速出城!”

“元君已死,降者不究,愿追随本王者,即刻出城。”南王说完,看了眼雁初腕间的镯子,转身上马

.

耳畔蹄声逐渐远去,消失,周围火光依旧明亮,雁初抱着萧炎久久不动,剩下的宫卫暗卫都清楚大势已去,或许是太过恐慌的缘故,也没有谁先上来动她。

俊秀的脸苍白如雪,胸前血流不止,凝雪石的寒气很快释放完,渐渐地,他全身又开始发热。

他毕竟留情了,违背命令对她留情了。

被控制的一世终于结束,很快又要迎接被控制的来世。无止尽的轮回,被强迫做事,沦为维护皇权的工具,重复的每一世,逃不出的宿命,造就了他邪恶怪诞的个性。厌恶规则,玩弄他人命运,只因为他自己是个被规则和命运束缚的人。

西聆君了解他想要什么,所以才会以那盆残花打动了他,他想要借了因果逃离五灵界,逃脱这可悲的轮回宿命。

师父总算懂你了。

“用这有限的时间,送你一世快活。”无论如何,他是第一个对她说出这句话的人,尽管那可能只是个恶作剧的玩笑。她对他,从最初的惧怕到最后的感激,那是种奇怪的感情,是惺惺相惜,还是朦胧的心动,连她自己也不清楚,已经来不及想清楚。

雁初低声道:“对不起。”

对不起,我不配。

邪火灵流失,皇印控制的力量也随之减弱,怀中人盯着她许久,慢慢地弯起嘴角,变回了那个熟悉的恶魔:“终于又有了短暂的自由时刻,想不到今世会以这种方式结束。”

“我回来只是因为兴趣,可是师父,你笨得回来找我,让我很高兴,”他像往常那样抬起一只手,仿佛要去接那漫天的火光,“是高兴,多久没有高兴的感觉了啊!”

面巾轻颤,雁初嗓音沙哑:“你放心,那盆花已结果了。”

俊脸真正有了光彩,萧炎拿手指摸摸脸,笑道:“那么,我在来世等你,师父。”

雁初点头:“很快。”

手滑落,长睫垂下。

冬寒天气,周围却掀起了一阵热风,仿佛炎炎夏日,熏得人昏昏欲睡,好似醉了般。

风力劲猛,衣袍鼓起,发丝被吹得散乱,漫天尘沙扬起。

尘沙影里,雁初跪在原地纹丝不动,眼睁睁地看着怀中燃起幽幽的火焰。焰邪元君的死是这样的过程?火焰燃烧,不烫手,出乎意料的温和,将他全身笼罩,双臂间的重量在逐渐减轻,最后完全消失了,只剩两只手依旧维持着拥抱的姿势。

一缕暖意在心口游走,疼痛消失,是他留下的最后的温暖。

萧齐早已带着人赶到,静静地站在旁边看着一切,没有他的命令,周围的人也不敢擅自动手。

许久,萧齐才开口:“你是谁?”

风吹面巾,雁初蓦地反应过来,飞身掠走

.

消息传入宫里,偏殿内,焰皇手握茶杯坐在案前,阴沉着脸。

骤然,茶杯掷出,摔得粉碎,面前书案也同时碎裂,案上堆积的奏折被震得四处飞散。

旁边侍者战战兢兢地问道:“那些死士……”

“没用的东西,杀。”

“是。”

焰皇叫住他:“你看清了,是那个女人?”

侍者道:“没错,虽然她蒙了脸,可是那身段错不了,据下面人报,她出手时用的好像是越家刀。”

“越家,”焰皇咬牙,“养虎为患,萧齐很好,糊涂得好!”

让南王走脱不说,焰邪元君之死带来的后果是极严重的,叫他如何不震怒!最关键的是,目前不能与萧齐翻脸,这口气憋在心里,便越发的恨。

回目录:《王妃归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扶摇皇后作者:天下归元 2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3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4天命新娘作者:蜀客 5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