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杀阵逢生

所属书籍: 王妃归来

回枫园就从红叶嘴里听到影妃的死讯,算是最近发生的唯一的大事,不仅红叶拍手称快,满朝文武都在感叹,祸乱后宫的妖妃突然病亡,真是老天开眼了,不少老臣趁机上书历数她的罪状,焰皇虽未封谥,却也没有别的表示。

池畔枫影如鬼爪,偶尔风过,声如鬼哭。

头顶月光分外明亮,明亮得可怕,甚至有点刺眼,如霜如银,落在地面惨白惨白的,亭角的灯笼则黯然失色。

池中沉着月影,皎皎无暇。

月光入酒,杯中有光华。

曲桥栏杆边,雁初闭上眼睛,缓缓将酒倾入池中。

酒洒落在水面,发出断断续续的响声,击碎池中月影,惊起无数涟漪,点点银光波动,好似当年江上的水光。

江边那个沉默忧郁的漂亮女孩,焰国上下尽知的妖妃,背负忘恩负义的名声,失去所有人的理解,可是她做到了她的承诺,还了越家之恩,还得太多,太多。

百年后匆匆相认,已是永别。

可以不相信红叶,却从没有怀疑她,纵然她屡次故作刁难,也从来都没有怀疑过。

酒尽,杯空。

雁初默默地走回亭子里坐下,遥望月影。

萧齐站在树影里看了许久,终于顺着曲桥走上池心亭,在她面前停住。

经历这场事变,她整个人比以往足足瘦了一圈,下巴也削尖了,看上去越发单薄,坐在那里仿佛一缕轻飘飘的幽魂,全无神采的凤眸,身上散发的死寂味道,竟能让他的心隐隐作痛。

许久,萧齐开口道:“她是自尽的,并没受折磨。”

雁初“嗯”了声。

萧齐道:“你怪我也罢,我总希望你……保重自己。”

“无论如何,多谢你……”雁初垂了眼帘,提起酒壶斟酒,接着说道,“多谢你担心我,我回了永恒之间,倒没留意外面发生的事。”

萧齐沉默。

不想再错,命运却背离了他,事情一步步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眼睁睁地看着两个人越走越远,中间的血越流越多。

百年前的选择,他救了琉羽,但就算再给他一次机会,或许他仍不能放弃琉羽的性命。

面前的选择更加残酷,他和她注定争夺同一个结局。

时间自两人身侧无声走过,终于,风中有了露意。

萧齐低声道:“她毕竟伏侍过夕落,卢山老将军听说此事很是难过,你不妨去陪他说说话,他老人家也许会高兴些。”

雁初捏紧酒杯。

这个人明明背叛了她,害得她一无所有,却让焰国上下都称赞他的深情,明明做了那么可恨的事,心却还是不够狠,原以为没有机会再见卢山迟的,想不到一场牺牲就能向他换来机会。他居然还想安慰她,还能对她作出这样的关切之态,如果不知道背后那些故事,她也会原谅他吧?

若不是他献出那个看似完美的战术,战无不胜的父亲与兄长又怎会冒险孤军深入?

诱饵,合围,多么高明的计划,获越军支持,此战必胜无疑,没有一个人怀疑过粮草的问题,行军素来最重视的粮草押运竟然会出“意外”!

越将军父子亲自率精卫队,临时换下了原本担任诱敌任务的他,越将军最疼爱女。

因为她与萧齐的婚事,父女两人一直耿耿于怀,足足赌了一年的气,直到出征那日送行,看她担忧,越小将军才笑着告诉她:“妹夫此计甚妙,父亲多有赞赏,你放心,他老人家其实是担心萧齐呢,这次回来他必定就不生气了。”

父亲的爱,却是被最信任的人利用,他怎么能忍心!

粮草不继,求援信被有心人劫走,京中无半点消息,数千人被困在山中整整半年,饥饿,瘟疫,突围血战……她却全然不知,每日只想着如何讨眼前人的欢心,如何让他爱上她。

而如今,他竟然来安慰她。

雁初慢慢地饮尽杯中酒,哑声道:“我身体不适,休息几日再去吧。”

萧齐点头:“你几时想去,就告知我。”

雁初道:“我方才远远望见夫人,见她憔悴不少,她待你是真心的好。”

萧齐倒愣了:“你……”

“我没事,”雁初幽幽道,“也许是人想通了,许多事情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语气难辨真假,可是这些话,令人迫切地想要相信。

萧齐的目光立即明亮起来:“夕落!”

雁初弯了下唇角,扯起一抹苦涩的笑:“继续又如何,不继续又如何,过去的事不能重来,死了的人也不能再活,帮我喜欢我的人定然希望我过得好,我是不是太执著了,才会落到一无所有的下场?”

“你这么想,我很高兴,”萧齐忍不住俯身,双手扶住她的肩,“你并非一无所有,你还有我。”

雁初别过脸:“话虽如此,想要释怀,终究不易。”

萧齐目光微黯:“我明白,我可以等。”

我可以等,这是她新婚之夜亲口说的话呢,雁初重新执壶往杯中斟酒:“夜深了,定王回去吧。”

“别再喝了,”萧齐伸手制止她,语气不觉带了一丝心疼,“我……”

手与手交叠,两人都僵了下,各自不动声色地缩回。

雁初移开视线:“我再坐会儿。”

知她坚持,萧齐往旁边坐下:“我陪你。”

雁初“哦”了声,低头让阴影遮住脸。

她没有等到他回头的那天,他也注定等不到,她后悔当日的选择,他也注定会后悔今日的心软,如果女人的柔弱能让他卸下几分防备,秦川琉羽会,那么她也会。

萧齐留在枫园的消息不是秘密,第二日就传来琉羽病的消息,这病却是不假,请医用药迟迟不见好转,自那日大怒之下离去,萧齐一直歇在书房,还是头一次冷落她这么久,想她应该知道轻重,今后定会有所收敛,因此萧齐得信后立即过去看视,琉羽也十分后悔,言语中不再与他置气,又见他仍关切自己,心病既去,过个三五日也就好转了。

经此一事,对于萧齐时而去枫园的行为,琉羽纵然不舒坦,也没再多说什么了,好在除了那夜,萧齐从未留宿枫园,加上她安插了眼线在雁初身边,很快弄清那夜的真相,想萧齐终究不负自己,更是得意。

御书房内,萧齐朝上作礼:“陛下急召臣入宫,不知所为何事?”

焰皇立于案前,面色有点沉:“朕得到密报,前日牧风国有使者前往极地冰国,恐有结盟的意图。”

争地之战,越军大败牧风国,致使牧风国元气大伤,无力再入侵,故焰国边境战事渐少,然而经过这百年休养生息,牧风国国力逐渐恢复,近来又开始蠢蠢欲动,而焰国国内屡逢灾年,口乱时起,南王弄权,堪称内忧外患,若极地冰国果真答应与牧风国结盟,对焰国的威胁不小。

焰皇不轻不重地敲了下书案,冷冷的语气透着一丝无奈与焦虑:“冰帝莫非也想掺合进来?”

萧齐微微皱眉,道:“陛下稍安勿燥,极地冰国与我焰国一向互不侵犯,当年口祖皇帝曾出兵助他们驱逐雷泽国大军,单论这份交情,就比牧风国要更深一层。”

焰皇闻言双眼一亮,示意他继续说。

萧齐道:“眼下冰国内部看似安定,但北有五色地乡之地国,西有天方雷泽之雷泽国,雷泽国对冰国一向虎视眈眈,地国新皇登基,有相王辅佐,国富兵强,亦不可小觑,冰帝怎敢轻易抽兵助牧风国?何况牧风国本就有野心,与之合作乃是引狼入室。”

一席话听下来,焰皇颔首,露三分喜意:“依你之见,当如何是好?”

萧齐道:“冰帝在位这些年,大事上不曾糊涂,依臣愚见,陛下不妨也派使者前去,一为试探,再者,冰国外有宠臣丰悦,内有宠妃金贵妃,风头几胜太子,陛下不妨备份厚礼与他二人,臣与那丰悦曾有一面之缘,若他二人肯为焰国说话更好了。”

焰皇面色已然和缓:“朝中谁能担此重任?”

“臣一时也未有合适的人选,”萧齐沉吟道,“此行不宜张扬,恐牧风国得知后会全力破坏,南王殿下那边更不可不防。”

“此事就由你来办吧,”焰皇打住这话题,“朕还探得一事,南王与地国相王似有往来。”

萧齐道:“陛下大可放心,新皇无过,旧臣拥护,那相王怎能落人话柄,新皇在位一日,他便一日不能动。”

焰皇满意地“嗯”了声,再说几句,萧齐便告退,自回府与幕僚商议筹划出使冰国之事。

夏日炎炎,雁初慢步走在游廊上,悠闲地摇着扇子,心里却焦急万分。

萧炎答应传信与老将军,至今迟迟不见回来,明知道他性情乖张,不是个合作的好对象,然而只要他真肯帮手,必定事办功倍,委实令她舍不得放弃利用。有了初见时的教训,她当然不会傻到真的完全相信他,所以才只托他带那句看似无关紧要的话,就算他再次背叛她,萧齐知道了也未必能看出问题。

雁初宽慰着自己,不觉将游廊走了两个来回。

“师父在想念我吗?”面前骤然出现人影。

听到这磁性的声音,雁初大喜,拿团扇挡住半边脸,低声埋怨:“办个事也这么慢。”

萧炎脸上喜色淡下来:“徒儿遵从师父的吩咐,用了两天才潜上山,没有惊动他们,想不到换来师父的责怪。”

雁初见他神情委屈像小孩,不由得扑哧笑了,敷衍性地安慰:“好了,是我不对。”接着又忙问正事,“怎样,见到老将军了吗?”

萧炎弯了眼睛:“师父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结果,徒儿也迫不及待地想得到奖励。”

团扇绕至他脑后,雁初毫不迟疑地环上他的颈,已是早有准备。

萧炎也配合地俯下脸。

“云泽萧炎!”怒喝声陡然响起。

瞟见来人,雁初一惊。

萧炎并无意外,低笑声透着邪恶:“太不幸了,他进宫商议出使冰国的事,护送使队的人选还没定,回来就抓到我们。”

出使冰国,护送的人选?雁初目光流转,不动声色地松开他。

“大哥为国事忙碌,真是辛苦。”萧炎抬脸冲来人亲切地笑了下,然后走了。

萧齐上前几步拉住雁初:“我会约束他,你没事吧?”

那个疯子分明是故意的!雁初有点没好气,最重要的事没问出答案,她也没精神磨蹭,懒懒地挣开他的手:“我有点累,要回房歇息了。”

“夕落!”

“夫人在等你。”

萧齐闻言停了脚步,没有跟上来。

雁初急着想知道萧炎见卢山迟的结果,然而萧炎偏偏故意要她着急似的,接连两日都没有露面,雁初气得暗中将他骂了千百遍,亦无可奈何。

又到饲花的日子,永恒之间艳阳高照,本就繁盛的草木看上去越发绿油油,有了几分夏意。

雁初进洞喂过花,走出来发现岚使者竟已不在了,她只得独自回去。

踏进石门,枫山再现,衬着晴朗的天色,比上次更加幽美。

枫陵?雁初诧异,停住脚步。

平心而论,面前的景色是赏心悦目的,但突然出现在意料之外的地方,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通往焰国的出口和枫陵入口,两扇门区别很大,不太可能走错吧?

雁初转身要退回,却发现门已消失,不由苦笑,看样子只好等人发现自己了,但愿他们能尽快察觉。

第二次入枫陵,熟悉的感觉更加强烈,这里既是西聆君闭关之处,有这种感觉就更不正常,雁初早已觉得古怪,索性踏上小径信步向前,欲找寻原由。

层层枝叶两边开,千姿百态,随脚步前行而有序地呈现,如同一幕幕画面。

忽然,一声尖细的惨叫自脑海中炸开。

那叫声分明出自女子,有点失真,仿佛是受了极大的折磨,极度痛苦之下所发出来的,听得她浑身一颤。

“痛吗?我只恨不能教你更痛!”熟悉而冷酷的笑声同样出自女人,不同的是,它更加真实,真实得就在耳畔。

雁初陡然惊醒,倏地止步,抬手抚摸红唇,心中尽是骇然。

如此怨毒的话,竟是……出自自己!

两百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为何会失忆?又为何会身中冰解术?她当真那样残忍地对待过那名女子?那女子究竟是谁?

父兄早已身亡,如今秋影也不在了,谁能告诉她真相?

胸中疑团无数,雁初更加心烦意乱,漫无目的地继续前行,刚走出不到十步,她又猛然停住。

周围枫树无风而动,枝叶彼此摩擦,飒飒声不绝,一片萧杀之气迅速在林中弥漫。

习武者的警觉性本就高,雁初察觉不对,当即斩断思绪,以足划地,暗提真气凝神戒备,同时移动视线扫视四周。

忽然,叶间迸出一道剑气,速度奇快奇准!

雁初及时侧身避开,但见土石飞溅,地面立时多了个坑,生生将她惊出冷汗。袭击并未就此结束,没等她喘息,那剑气一道接一道从四面八方袭来,绵绵不绝,根本不知道林中究竟埋伏着多少人。

万分危急之刻,雁初没有时间考虑,手果断地扣上腰间。

再出手,已多了一柄弯刀。

比普通的刀略窄,真气注入,刀身泛着火艳艳的光泽,在半空划出一道美丽的弧光,正是消失百年、曾经闻名焰国的越家刀。

刀风掀气浪,爆裂声里,数株枫树被搅得粉碎!

剑气绵密,刀法亦高明,防守滴水不漏,但闻交击声不绝,雁初挡下数道剑气,足尖点地,借势飞身而起,欲后撤,然而对方好像早已料到她这一手,剑气如同一张大网压下,生生将她逼落回地面。

相同的剑气,相同的力道,到哪里找这么多功力相当的高手组剑阵?

雁初幡然醒悟。

这枫林中根本没人,是自己一时大意,闯进了那个传说中的极凶险的杀阵!

生于武将家,雁初学过不少阵法,弄清处境,她当下便仗着刀法纯熟,边挡边寻找破绽,哪知此阵极为高明,非但找不到半点破绽,随着时间过去,应付反而越来越艰难,就如同猛将受困于万军之中,敌人又不断增加,再难突围。纵是高手,遇上这种杀阵,就算不被万剑穿心,到最后定然也要被累死,也幸亏她刀法高明,才能支撑到现在。

雁初倒抽了口冷气,苦笑,

不愧是西聆君亲手所设的阵法,凭自己根本没把握脱身,眼下惟有尽力拖延时间,等待他来救,否则定要枉死于此地……

正在着急,背后忽来一股大力,凭空将她推了出去!

眼前景物骤然变化,人已立足花荫小径之上,头顶阳光热烈,明晃晃的极为刺眼。

前方花阴下摆着张矮木桌,桌上放着精致的木棋盘,西聆君端坐竹席上,任凭红白花瓣落了满身。

枫陵,尖叫,杀阵……恍如一梦,惟有手中刀证实着事情是真真切切发生过,雁初既庆幸又惊疑,口里喘息未定,握刀的手已是汗津津的,整个人几近虚脱。

见到他,雁初不免又想到那夜之事,事实上她到现在仍觉得难以置信,作为名震五灵界的人物,他见识过的女人不知多少,只要他愿意,五灵界的女人怕是恨不得都贴上去,他又怎会做趁人之危这种有失身分的事?

刹那间主意改变,雁初深深地吸了口气,慢慢地收起刀,过去拜谢:“西聆君此阵果然高明。”

西聆君拈起棋子,看也不看她:“无须你说。”

语气依旧如上次那般冷淡,神情半点不改,他好象根本已不记得曾经对一个女子提出过那样的条件。

误入枫陵,触发杀阵,及时获救,表面看并无值得怀疑之处,雁初低声道:“许是雁初看错路……”

“嗯,我不怪你。”

宽容的话,偏偏让人听出刻意的刁难,雁初沉默片刻,问道:“西聆君可知道这世上有谁会冰解术?”

西聆君道:“我。”

雁初愣住。

西聆君道:“你可以走了。”

雁初道:“方才的杀阵……”

西聆君打断她:“你的问题太多,我没有答复的必要。”

雁初咬了咬唇,终于镇定地说出来:“我想与西聆君做一笔交易。”

“哦?”西聆君观察棋盘中形势,不慌不忙地落下一粒子,这才微微侧了脸,斜眸瞟她。目光冰凉而不客气,带着高高在上的人所习惯的姿态,尽管此时他坐着,给人的感觉却依旧是只能仰视。

雁初垂首,任凭他打量。

他提出条件,与她主动送上门是两回事,他在重新评估她的身价,更屈辱的是,她心里还担心会被他拒绝。

半晌,他重新将视线移回棋盘上,语气无波澜:“我那是说笑的。”

她拒绝,他就用同样的话拒绝她,这种场面不可谓不难堪。残酷铁血的史实早就告诉她,他不是个温和的人,而是个强势的裁决者,他不喜欢被拒绝,那夜她拒绝他的时候就该知道这个后果。

雁初语气生硬:“如此报复一个女子,西聆君有失身份。”

西聆君道:“我报复你?”

雁初白着脸,艰难地开口:“没有,是我有所求。”

西聆君“哦”了声:“所求何事?”

“求西聆君……”声音颤抖,雁初最终还是吐出了最难启齿的话,“……答应我的交易。”

求他答应交易,求他要她,她的拒绝触犯了他的权威,如今她就只能做出最卑微最屈辱的姿态,惟有这样才能让他满意,从而放弃计较。

从活过来那刻开始,她就决心为达目地不择手段了,有什么不能牺牲的?

落子声不轻不重不缓不急,除了执棋人的从容,就再也听不出什么情绪了,越是这样,她越发没底,他根本连看都没再看她。

许久得不到回应,雁初发现自己坚持不下去了,只想尽快逃离此地,她匆匆作礼道:“雁初明白了,告辞。”

他拂袖扰乱了满盘棋子:“三日后再来吧。”

就在雁初发愣时,他站起身往弈崖走,路过她身畔时特意顿住脚步:“好生准备。”

※※※※※※※※※※※※※※※※※※※※

此文因出版停更,上市后会照旧V出结局,4月5日开《重紫》的姐妹文,以亡月为主线,大家不妨先看新文,前面的自然就出版了:)

感谢慕笙汐、唐夜雪、毛毛葵同学的长评:)

回目录:《王妃归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扶摇皇后作者:天下归元 2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作者:猫腻 3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4九州 · 缥缈录2 · 苍云古齿作者:江南 5一寸相思作者:紫微流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