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王妃归来目录

议婚

所属书籍: 王妃归来

昏倒的侍者丫鬟们早就醒了,照常往来,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因此萧齐回府并未察觉,至第二日清早,宫里忽然来了两名侍者,带焰皇口谕,传萧齐与夫人进宫赴宴,雁初听到消息微微笑了。

定王妃在别人眼里是死了,在萧齐心里却没有,这种场合他当然不会只带琉羽去。

天凉,酒宴设在御花园中的小阁内,不出所料,座中大半是皇族子弟,除了萧齐,就只有两名无关紧要的外姓臣子作陪,似皇族家宴而非家宴,礼数也不如平日严格,女眷们在里间,隔着镂空的雕花格子,彼此动静都看得清楚。

萧齐察觉异常,虽有疑惑,倒也不动声色入座了,里间琉羽十分不安,与雁初拜过皇后,再与众王妃夫人见礼,这才落座。

焰皇道:“此非家宴,今日定王无须拘礼,朕不过与你们说说话。”

皇后道:“陛下此言差矣,来日方长,一家人也是有可能的。”

焰皇笑称是:“朕自罚一杯。”

察觉他二人话中有话,萧齐看向里间,雁初仿佛没听见,低头摆弄酒杯,琉羽则面露惊疑之色。

好在焰皇没有继续这话题,酒宴照常进行,众人举杯陪笑。

酒过数巡,安王忽然道:“定王救了平阳郡主,老王叔还不谢他酒!”

众人听出蹊跷,都看钱王。

这钱王乃是先帝的异母兄弟,与先帝感情极好,此刻听得安王取笑,他连忙解释道:“前日小女落水,幸遇定王搭救,原该登门道谢的。”

萧齐早已查得平阳郡主身分,道:“举手之劳,王爷无须多礼。”

安王喝得醺醺然,闻言笑道:“定王一向艳福不浅,据说已故王妃极貌美,夫人也是美人,如今又英雄救美,叫我等好生羡慕。”

众王哄笑:“安王所言极是。”

“王弟倒提醒朕了,”焰皇也来了兴致,搁下酒杯道,“这些年定王为朕分忧,疏于家事,至今尚无子嗣,朕一直在担忧,此番倒像是天赐良缘与定王,众位卿家说是也不是?”

众人依稀猜出他今日设宴的目的,纷纷附和,顿时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到三个人身上。雁初规规矩矩地坐着,神情平静,琉羽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握着酒杯的手越来越紧,指关节发白。

终于,萧齐开口道:“众位说笑了,萧齐曾立誓只娶一个,如今为后嗣着想才……此生绝不会再娶再纳了。”

话题刚起就被这句话轻轻掐断,拒绝得彻底,场面顿时有点僵。

焰皇若无其事道:“既已破誓,也不在这一个两个,定王为后嗣着想,王妃泉下有知,应能谅解,何况……”他瞟了眼雁初,没有继续往下说。

钱王的脸色便不太好了,萧齐入宫索要舞姬之事人人尽知,这关头他突然拒不再纳,岂不是说堂堂平阳郡主连一个舞姬也不如?

萧齐立即起身道:“臣断不敢有此意。”

“男人岂有只娶一个的,”焰皇打断他,意味深长道,“定王为王妃立誓,王妃已故,夫人无出,定王再这样恐会惹人非议,也有损夫人贤惠之名,夫人说是不是?”

琉羽咬唇望着萧齐,迟迟不答。

此刻若回答是,焰皇定然就顺水推舟赐婚了,她固然想要贤名,但之前不过是做做样子,又怎会真的愿意让萧齐纳其他女人?何况平阳郡主出身王族,就算同做侧妃,也绝不是她能比的。

众人见状顿时明了,都不再说什么,不少人已露出嘲讽之色,都说定王这位夫人如何贤惠,原来也是个善妒的。

皇后打圆场:“陛下明知故问,夫人出身名门知书达礼,岂会嫉妒,自然是高兴的。”

焰皇若有所思,转问雁初:“雁初姑娘的意思?”

雁初不慌不忙地起身道:“回陛下,雁初身份低微,不敢多言,只知陛下做主的事定然好,别人求都求不来,是定王的荣耀。”

萧齐盯着她,神色黯淡。

众人先前都听说了不少传言,知道萧齐十分宠她,原以为她是第一个不高兴的,想不到此刻会说出这番话,众人大感意外,纷纷猜测她这番大方是真是假,再反观对面的琉羽,不由都暗暗叹息,看来传言毕竟当不得真。

南王忽然轻笑了声。

周围本就安静,这声笑显得分外清晰,雁初透过雕花格子听见,忍不住问道:“殿下笑什么?”

南王含笑端起酒杯,不答。

焰皇也问:“王弟何故发笑?”

南王这才开口道:“回皇兄,臣弟只是想不到雁初姑娘竟这般贤惠,故而发笑。”

雁初亦不客气:“惭愧,让殿下失望了。”

他两人明里是讽刺对方,在有心人眼里反成了暧昧,众人都拿眼睛看萧齐。

萧齐朝上作礼:“陛下美意,臣感激不尽,只是听说平阳郡主美而慧,如何肯委屈做侧妃?或需再斟酌。”

焰皇点头,朝钱王笑道:“也罢,朕一时起意,倒忘记你家丫头的脾气,做侧妃是有些委屈她,王叔莫怪。”

原是听说萧齐救平阳郡主之事,焰皇才打起这个主意,平阳郡主是王族女,真嫁过去,地位绝不能低于琉羽,至少也要封侧妃,若她在琉羽之前先有了子嗣,萧齐手上兵权所构成的威胁就会小许多。但如今萧齐拒绝之意明显,问郡主不过是托词,强迫他亦无好处,毕竟目前的局面两个人必须联手,何况南王在场,不能让他看出君臣离心。

焰皇沉吟道:“照定王的意思,若平阳郡主愿意……”

萧齐道:“但凭陛下作主。”

事情既说定,焰皇便不再提,君臣照常饮酒作乐,一时宴散,众王各自出宫回府。

宫门处停着马车,南王缓步迈上脚踏,回身朝雁初点了点头。

雁初方才展颜笑了。

萧齐扶琉羽上了马车,待要过来,却被琉羽紧紧拉住,众目睽睽之下恐她当场闹起来,他只得跟着进了车里。

不出意料,琉羽回到府中就丢开萧齐,扶着丫鬟含泪往后园去了,雁初装作没留意,摇着团扇慢悠悠地走进枫园。

看吧,当初所求不过一席之地,多么可怜的女人!然而一旦有机会,她就想把这一席之地再变大点了。印象中的女人越柔弱,此刻形成的反差就显得越大,萧齐,你会不会感到惊讶?再让她多闹几场,你的耐心够用么?

放眼四周,冷冷清清,当成功无人分享,一个人也是得意不起来的。

雁初正拿扇子扇枝头枫叶作耍,忽有一串珍珠垂落眼前,粒粒圆而大,色泽温润美丽极罕见,堪称价值连城。

“你几时回来的?”乍见他,雁初真生出几分喜悦,继而又自嘲,“我身边竟只剩你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了。”

“师父不喜欢我的礼物,伤心啊,”萧炎随手将名贵的珍珠丢进池塘,“你又干什么坏事了?”

雁初倚着树干将事情经过讲了遍,末了以扇指身后,颇有些幸灾乐祸:“萧齐没有当场答应,分明就是拒绝的意思,这女人还不识趣,跟他闹呢。”

萧炎道:“愚蠢有这么好笑吗?”

“你没看秦川琉羽当时那个样子,名门之女,亏得她当家这么久,这就沉不住气了,我还以为她见过多大场面,”雁初不屑,“她不是叫人在外面散播萧齐纵容我的消息吗,今日人人都看得清楚,贤惠谁不会装啊。”

说到这里,她又“噗嗤”笑起来:“先前有我在,她只能偷偷摸摸与萧齐鬼混,好不容易等我死了,她嫁进来了,却只能做个侧妃,如今又来个身份尊贵的郡主,也怨不得她,连我都替她不甘。”

萧炎半卧在山石上,手撑着头,饶有兴味地听她讲。

明知这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可是对着他,雁初反而不用防备顾虑,毫不掩饰心中得意:“萧齐既已弃她而娶我,她就不该再与别人丈夫私通,还起害人之心,一切是她自己的选择,怨不得别人,萧齐需越军相助,越夕落有资格对他提要求,她秦川琉羽是什么东西,萧齐当众迁就她,传到那些越军旧部耳朵里就好了,她根本是在替萧齐添乱。”

“是你让郡主落水,”萧炎伸手抚摸她弯起的唇角,“报复让你快乐。”

雁初一时忘形,也没留意他的动作:“我不过是闹闹萧齐,让他分心,没空注意我而已,总之他们别想好过,眼下他要想办法推脱婚事,又担心越军,还要哄后院的女人,想必烦得很。”

她忍不住趴到萧炎怀里,笑道:“好徒弟,我真是太高兴了,这对狗男女闹得越厉害越好。”

“我可怜的大哥,他听到会伤心的,”萧炎扶额道,“他早知道你的身份,不忍对你下手呢。”

雁初倏地抬起脸瞪他:“他当年利用我的感情,我如今利用他的感情,哪里不对?”

“好像没错,”萧炎扯了扯略带卷曲的长发,“平阳郡主会愿意嫁给他?”

雁初道:“英雄救美,哪个女人不动心,之前我就是这么看上他的,没有王妃,她做侧妃也不算委屈。”

萧炎道:“我大哥不会同意。”

“所以我要帮他推脱婚事,”雁初似是意识到什么,直起身离开他,顺便用扇子盖住他的脸,“他必定在怀疑我了,帮他,他才会更信我护我,我才有机会继续接近卢山叔。”

大约是被关在地室太久,萧炎尤其喜欢太阳,不时用手去接叶间投下的光影,秋季的阳光很温和,照着修长的手指,有种难以言喻的美。

雁初观察他许久,忽然问:“你转过这么多世,知道的事一定很多。”

萧炎仰面躺在山石上答道:“不多也不少,师父想问什么?”

雁初道:“两百年前我失去了记忆,你可知道?”

“要听实话?”

“当然。”

“那是上任焰皇在的时候了,我当时尚未脱离控制,你又不曾露面,”萧炎道,“就算露面,我的兴趣一向有限,怎会留意你呢?”

雁初拿扇柄敲他。

“想听实话,又难以接受它的真实,”萧炎握住扇柄,“师父你多么虚伪。”

雁初道:“讲。”

“你的事我不清楚,但你父亲越将军的名气可大了,”他缩回手敲敲额头,“为了不惹你生气,让徒儿想想,是该叫做忠直还是顽固呢……”

雁初反倒笑了,收回扇子,神色不觉柔和许多:“他老人家的性子我清楚,明知道太子难成大器,却与南王政见不合,因此一直没选择阵营。”

光彩迅速流失,她声音低沉了些:“后来,是我帮他老人家作了选择。”

若非她嫁与萧齐,越将军手握重兵保持中立,在当时的情势下,无论谁上位都会选择笼络,他是安全的。

萧炎道:“师父啊,你如何不肯多想一步?倘若当年即位的是南王,有越将军在,南王这皇位肯定坐得不太舒服的。”

雁初面色微变。

对南王来说,当时连续几年天灾,外有牧风国侵扰,内有越军雄踞,越将军与他不合,且朝中还有许多拥护“立长”的顽固老臣,不恰当的时间,紧张的时局,加上“名不正”一条,他没能即位也未必是坏事。

但南王素有野心,行事果断,这些年治理封地可见雄才,终非池中物,他需要的是一个时机。

越军因为萧齐而卷入争地之战,不仅牧风国元气大损,无力再入侵,越将军父子也身亡,越军群龙无首,表面上看是成就了萧齐,焰皇得益,然而实际上萧齐至今也没能完全控制越军,因为只要真相揭开,越军旧部未必还会继续效忠于他,活着的越夕落,正是揭开真相的那粒棋子。

不仅她,连同萧齐和焰皇都成了棋子,他们自己也不曾想过吧,从头到尾最终的受益者只有一个人——南王,这一切就像是在为他铺路。

是天意如此,还是有心安排?

雁初语气凉了:“难道是先皇……”

“你过分抬举他了,”萧炎打断她,“先皇唯一没错的就是眼光,知道南王才是最合适的继承者。”

“也是,先皇行事优柔寡断,不太可能有这等心思,何况嫁与萧齐是我自己的决定,中间并未有谁插手,天意吧,谁有那么大能耐在焰国朝堂布这百年的局呢,”雁初重新展颜,却没了先前的意气,像是自我安慰,“无论如何,父兄的仇都是要报的,就算做棋子我也甘愿。”

萧炎对此事似乎很感兴趣,眯了眼沉思。

莫名地联想到地国之变,雁初极力排除脑中杂念,挑起他额前的一缕秀发,眼底微露暖意,柔声嗔道:“看你,头发都乱了。”

“乱了吗?”萧炎摸摸脑袋。

“来,我替你梳头。”

焰邪元君在枫园,丫鬟们哪敢现身,雁初亲自回房间取来了水和梳子,就在池塘边慢慢地替他清洗梳理。

漆黑的头发略带弧度地起伏,根根有光泽,有着适手的硬度,于是那张脸被衬得更加柔美秀气。

雁初忍不住赞道:“真是个美男子。”

萧炎道:“每一转世都是同样的皮相,令人厌烦。”

雁初用棉布擦干他的头发,道:“你被命运控制,难以摆脱轮回宿命,我被命运捉弄,大好姻缘到头来落得一无所有,我们也算同病相怜了。”

萧炎躺在栏杆上叹息:“我们这对苦命的师徒啊。”

这种辛酸的话出自他口中,味道就全变了,雁初嘴角抽搐,低声道:“你已经不受皇印控制,那个皇位未必还能影响你。”

萧炎歪着头看她。

“放心,我不会强迫你做不愿意做的事,”雁初莞尔,“你已经帮过我许多,我也不想你再为我冒险。”

萧炎意外:“真的吗?”

雁初停住动作,嗔道:“你不信我?”

“徒儿只是意外,你竟然不想利用我,”萧炎道,“作为一个重复轮回的人,因为特殊的原因而被皇印控制,被迫与皇位扯上了关系,成为皇者博取百姓信仰的工具,这种难以摆脱的宿命禁锢着我,让我历经转世,受历代皇帝驱使,言行皆不由自主,徒儿已经习惯被利用了。”

转世也摆脱不了被控制的命运,一朝解脱,才会造就这种乖张的性情。

突然听到这番话,雁初沉默了。

萧炎道:“我转世在云泽家,他们将我当作无上的荣耀,可是发现我多了条邪火灵后,他们就变了,设计用链子锁住我,用凝雪石封我的心窍,把我关起来,藏起来。”

他抬起脸,仰望绿叶缝隙中透进的阳光:“地牢里不知日夜,凝雪石真冷,我无时无刻不渴望太阳,背负这样的命运,我有什么错?”

雁初摇头:“遭遇背叛,我们都没错。”

“是的,”长睫扇起笑意,萧炎慢慢地将脸埋到她怀里,“只有你肯待我这么好了,师父,说吧,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雁初的确是安了打动他利用他的心思,可是她发现,再不择手段,要利用一个更可悲的人,这种行为仍然太过卑劣,她始终没变。

雁初继续擦拭他的头发,半晌开口道:“不需要。”

萧炎道:“真的不想让我帮你?”

雁初耷拉着眼皮道:“你还是尽快离开吧,最好马上就走。”

“我帮你报仇!”萧炎握住她的手。

雁初道:“我的仇与你无关。”

萧炎不解:“那你为什么要赶我走?”

雁初迟疑着,终是说出了心底的猜测:“你脱离控制是何等重要的事,西聆君答应陛下插手,只怕不仅仅是保密那么简单,他们不可能会放过你。”

“这是在担心我吗?”萧炎弯起唇角。

雁初不答:“你还是走吧,一生有限,走远点,别再回来了,再珍贵的花也是身外之物,不值得你为它放弃自由。”

萧炎撑着额头瞧了她片刻,道:“善良是多数女人的弱点,从未变过,师父你根本不擅长算计。”

察觉不对,雁初愕然:“你……”

一声低笑充满磁性,萧炎抬起手指轻轻刮了下她的脸:“好师父啊,替我想得真周到,徒儿怎舍得离开你。”

“你又骗我?”

“你看你,同样的当还能上第二次,徒儿都感到惊讶了,”长睫不停颤动,将眯起的双眼完全盖住,仅留两道迷人的弧线,萧炎抱着她大笑,差点没从栏杆上摔下去,“你难道不是想用情打动我吗,利用的另一个方式,你看徒儿也会,比你用得更好。”

算计不成反被戏弄,雁初恨恨道:“这天下还有谁能打动你呢!”

“拥有善良和诚实的本性,却要强迫自己违背它,只是因为仇恨,”萧炎拉着她的一缕头发放到鼻端,“你的愤怒影响不到任何人,快别生气了,徒儿补偿你吧。”

雁初拉开他的手:“谁稀罕!”

“真的不要?”

“你会帮我?”

“那要看你会提什么要求。”

雁初毕竟不是轻易被气恼冲昏头的人,闻言恢复冷静,道:“如今萧齐虽对我少了许多防备,却仍然派了人时刻看着我,我想让你掩护我出府见南王。”

萧炎道:“这个容易。”

雁初正要继续说,忽然又发现身后有动静,她立即住了口,转身看,只见萧齐立于池边。

萧炎主动起身打招呼:“亲爱的大哥,你是来看我的吗?”

见他这般厚颜,雁初险些笑出声,推他:“没你的事了,走吧。”

等到他离去,萧齐脸色方才好转了些,终究是欲言又止,半晌道:“方才忙乱,没顾得上你。”

雁初请他坐下,问:“夫人没事吧?”

萧齐道:“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雁初道:“她以前只希望越夕落能容她进门,如今却未必会容越夕落了。”

萧齐道:“不会,你放心。”

雁初移开话题:“定王已有拒婚之意,何不让夫人明白?”

萧齐道:“拒绝这门婚事,我并非是为她。”

“自然,”雁初笑了笑道,“陛下打什么主意,定王岂会不知道。”

萧齐道:“你是这么想的?”

雁初不答,浅笑道:“依我看,平阳郡主是个极有主见的女子,定王只需与她一谈就够了,但此事定王亲自出面相邀毕竟不妥,当日我也曾出手救她,不如以我的名义约她出来吧。”

萧齐意外:“你……”

“想不到我会帮你?”雁初道,“你一直要我信你,可一直也在怀疑我。”

萧齐没有否认:“你变了很多。”

“陛下是不会逼定王的,只要彼此有个台阶下就够了。”雁初说完这句话,径直朝房间里走了。

转身之际,唇角微扬。

任性的傻女人固然可爱,但有时候,权力斗争中心的男人是不是更期待一位贤内助?顺水人情不做白不做,就算不主动帮忙,萧齐自己也能解决,这场小小的闹剧根本不算什么,接下来的事才更令人期待呢。

※※※※※※※※※※※※※※※※※※※※

谢谢微微、yichencherry 的长评:)

节日忙,终于赶发上来,祝大家中秋快乐,团团圆圆,超出的字数是礼物:)

回目录:《王妃归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王妃归来作者:蜀客 2山河枕作者:墨书白 3富春山居作者:扫雪煮茶 4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5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