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王妃归来目录

焰脉之变

所属书籍: 王妃归来

西聆君大约是知道她急着赶路, 马车日夜兼程, 除了驿站换马,极少停歇,路上关口甚多, 果然无人敢拦这辆马车, 不过雁初留神查看, 发现那些守军并没有特别加紧盘查其他路人,这令她稍许感到意外。

车行半个多月, 驰入一片深山峻岭中, 雁初忽然让马车停下。

山高林深, 树木凋残, 杂草丛生,石上爬满了藤草苔藓,百年前那场惨烈的战斗留下的痕迹早已被淹没。

夜色初降,雁初冒着冷风一步步前行。

昔日越将军父子孤军深入诱敌,最重要的粮草却迟迟不到,求援信被秦川琉羽兄妹派人所截, 越将军无奈之下决定改道, 终于慢了一步, 几番遭遇伏击, 两万人马折损大半, 最后被牧风国大军围困在此地。整整半年, 越将军拒不出降, 率部下据山而守, 没了粮食,便食战马,食草根树皮……数千人到最后只剩了两百,突围战死的,饿死的,病死的……

脚下土地,洒了多少鲜血,葬了多少白骨!

她的父亲,身染重病之下率仅剩的两百人突围,宁可战死沙场而不肯苟延残喘,他是真正的将军;她唯一的哥哥为了保护父亲突围,身中数十刀,首级与父亲一起被敌军高悬城楼之上,残破的尸体至今仍时时出现在梦中。

平生为焰国征战四方、令敌军闻风丧胆的越将军父子,最终竟落得如此下场,他们至死都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被他们所效忠的人设计。

多么完美的“意外”,萧齐发兵的密信被“牧风国奸细”调换,援兵迟迟不到,导致最忠诚最精锐的一支越家军全军覆没!那里面都是她最熟悉的人,亲自教她掌法的闻人大哥,爱取笑捉弄她的小丁,大嗓门的力叔……

萧齐后来率军收复附近一带失地,特意带她来此地设祭,那一声声沉痛温柔的安慰,原来只是为了收服越军众将之心。

寒风呜咽,齐腰的杂草在风中如波浪般起伏。雁初停住脚步,弯腰捡起一块沙土。

没有泪,泪早已流尽。

怎么能原谅?怎么能放弃?害死她的亲人,抢走他们的东西,心安理得享受荣华富贵?做梦!他们做梦!

手用力,沙土立即散开,点点被风吹落,雁初抱着头蹲下。

她那么蠢啊,蠢到以为那个男人是她的全部!蠢到相信他夜不归宿编造的谎话,蠢到以为他对她多少会有一丝感情!蠢到失去亲人还信任他!

浅蓝色下摆映入眼帘,半露出白缎靴面。

“越夕落不会哭。”

雁初茫然地仰起脸,暮色朦胧,看不清他的脸。

“你会如愿以偿的。”

来自头顶的声音,犹如审判,让她的心陡然间落地,踏踏实实,素日里对他所怀的那些畏惧尽数消失。

雁初站起身:“嗯,会的。”

她要让将那害死父兄的幕后之人拉下宝座,让他不得好死!萧齐不是一心重振云泽族吗,她偏要让他亲眼看着云泽族衰落

.

天已全黑,火堆很快升起,秋冬季节适宜打猎,很快雁初便猎了两只山鸡回来,干净利落地去毛剥皮,放到火上烤。

西聆君看着她做完这些,道:“几时学会做这些了?”

雁初小心翼翼地翻转手中山鸡肉,随口道:“当年我只爱练刀法,父亲和大哥都纵着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直到遇上萧齐后,才匆匆忙忙地学烧菜料理家事的。”

她微微低头:“那时候满心眼里都是他,想亲手为他烧可口的饭菜,想为他生儿育女……他喜欢什么,我便做什么。”

火光忽明忽暗,西聆君脸上神色不辨。

雁初道:“年少时糊涂,让西聆君笑话。”

西聆君道:“冷血的报复,能解你之恨?”

雁初听得一愣,当即冷了脸,愤然:“报该报之仇,在西聆君眼里是冷血,那利用妻子全家性命去博取前程,与外面的女人偷情放弃妻子性命的做法又算什么?”

西聆君道:“妻子?”

这个称呼别人听来没什么,然而女人都是敏感的,此时他刻意强调,雁初听来只觉得话中似有所指,从来没有得到丈夫,对一个女人来讲简直是最大的嘲笑,雁初顿时涨红脸,既羞且恼,偏又不好发作。

西聆君提醒她:“可以吃了。”

浓浓的肉香飘散,雁初这才发现山鸡已烤好,见他伸手示意,她终究迟疑着递了过去。

西聆君只略尝了点就丢下,依旧是烟火气不沾的样子:“萧齐选秦川琉羽,是为明智。”

再受奚落,雁初气闷难当:“他为越军娶我也罢,我还是他的王妃,秦川琉羽再得宠又如何,我从没把她放眼里,秦川琉林死了,他还不是照样护着我?”

西聆君道:“凭自伤换取内疚?”

雁初道:“那又怎样?只要我勾勾手指,他照样会什么都听我的,只要我愿意,我的儿子就是将来的世子。”

西聆君“哦”了声:“你可以再勾勾手指,说不定我也会听你的。”

雁初怒视他。

西聆君道:“没长进。”

对上他的视线,雁初便知他是故意了,忍不住冷笑:“我自报复我的,与西聆君何干?”

四周陷入沉寂。

许久,他终于开口:“自然与我有关。”

语气冷冷如夹风雪,含有薄怒。雁初立时清醒过来,知道他是真的发怒了,但回顾所言并无过分之处,要说过分也是他才对,不知究竟哪里触了他的逆鳞。

雁初虽觉懊恼,但想到是他轻辱在先,便有些拉不下脸,语气生硬地说道:“西聆君之恩,我时刻都记在心上,但你我之间不过是场交易,各取所需,西聆君又何必管我是怎样的人?”

说完,她随意换了个姿势,合上眼睛。

深秋时节露意极重,不知过了多久,火堆光芒渐暗,最后的温暖也在急剧减弱,山林里寒气逼人,浅蓝色长袍与黑色长发仿佛也被露水沾湿了,显得越发厚重。

四下寂静无声,对面的人已沉沉睡去。

衣袍摩擦发出轻响,西聆君缓步走到她面前。

熟睡的人背倚树干,头微垂,呼吸声时轻时重时缓时急极不均匀,应是体弱的缘故。

西聆君看了她许久,袖底掌心隐约闪现蓝光,清冷双眸中,怒火与无情杀机交错,他抬起左手,朝她头顶缓缓拍下。

细密长睫被露染湿,分外柔弱可怜,此刻的她竟轻易失去了平日的警惕,身处险境却毫无察觉。

“凤歧,我抓到只野鸡,我们烤了它吃。”

“你会做?”

“……不会。”

……

“好香!原来你手艺这么好!以后你做饭吧。”她理所当然地使唤他。

“那你做什么?”

“我砍柴洗碗。”

她信他是个寻常隐士,信任他的一切,他为了维持棋局决定放手,令她生恨,以至做出疯狂的举动,狠狠地报复了他,也因此承受了他的怒气与惩罚,最后,她选择遗忘。

掌心距她头顶不到三寸,即将决定她的生死。

他猛地移开了手掌。

冰寒的掌风释放,扫过旁边的火堆,凌厉如刀,霎时火星子飞溅,火堆几乎熄灭。

他终是收了手,转身看向残焰,神色复杂。

动静太大,雁初被惊醒:“西聆君?”

西聆君“嗯”了声,在旁边坐下,漆黑双眸映照着微弱的火光,更加深邃,看不清里面究竟有些什么。

心口隐隐作痛,雁初抬头望了眼黑沉沉的天,轻声道:“又要下雨了吧?”

西聆君握住她的手,强大的力量源源送过去,护住残伤的心脉,使那因受寒而引起的疼痛逐渐减轻。

雁初要抽手:“我……”

“你已元气大伤,不宜再用火疗之术。”

柔和的声音像是叹息,几乎令她忘记了屈辱与恼怒。他们曾经相识吧,却又是何种关系?越夕落怎么可能结识这个大名鼎鼎的人物?找不回残缺的记忆,看不清他的面目,隐者,皇者,温和中藏着冷酷,救她,威胁她,要她的身体,似是报复惩罚,又似关切,真真假假,孰真孰假,难以分辨。

雁初也在想到底是哪句话惹恼了他,斟酌着说道:“无论是萧齐还是元君,雁初都不敢生出别的心思。”

西聆君道:“你以为我在意?”

雁初手一颤,勉强扯了扯唇角:“西聆君何等身份,自然是……”

“自然是在意,”他打断她,“我不喜欢自己的女人与别人有关系,无论她做了什么,是怎样的人。”

她做得对与错,只能由他来处置。

雁初明白他的意思,暗暗松了口气,心头又生出百般滋味,她与他有的本是最不堪的交易,实在算不上他的女人,但他说出来,她也不敢反对

.

两人再行几日便到达风火泽边缘,雁初已经确定萧齐并未派人追查自己下落了,然而她与西聆君同行原是为掩饰行踪,哪知到头来根本不必,之前的献身交易就显得讽刺了。再回想上次交易其实也是上当,雁初便怀疑西聆君早料到这个结果,他似乎惯会看她笑话,雁初忍不住留神观察,无奈那俊脸上半点痕迹不露,只得作罢。

风火泽地近牧风国,焰脉从此泄,其中隐约可见星星点点的恶火燃烧,上空满布烟云,加上受附近风脉影响,助长火力,更加凶险。

目的地已达,雁初拜别西聆君,客气地道谢。

西聆君颔首道:“小心。”

大仇未报,雁初当然不会再做没把握的事,想自己本属正宗焰国体质,且南王所赠之王佩上有火灵之气,护体自保应当无碍,反倒是他出身冰国,与此地属性相克,焰脉泄力何其强大,纵然道法再高也是不宜涉险的,只不知他究竟要办何事。

念及此,雁初有意多停留了片刻,见他仍无表示,又不好多问,于是转身快步朝风火泽走去,不一会儿便消失在烟云之中。

西聆君依旧站在原地,顷刻开口道:“元君还要继续跟下去?”

“能发现我,你修为确实不差。”一道黑色身影果然自矮树后走出来,长睫盖住双眸,有邪魅妖光透出,果然是萧炎。

西聆君道:“我的修为会增强,你却只能停留原地,你远不及我。”

“你的自信令我赞叹,”萧炎望着雁初去的方向,奇怪地问,“你想利用她做什么?”

“在她身上,你投入的兴趣过多了。”

“与你有关系?”

“适当收起兴趣,珍惜你此刻拥有的自由,这是我最后的忠告。”

声音平静依旧,瞬息间,蓝袍隐去。

“杀气藏得真好啊……想杀我吗?他没有必胜的把握呢。”萧炎摸摸额头,思索片刻,仍是一副不解的样子,他望着风火泽迟疑许久,最终还是转身掠走了

.

京城定王府书房内,萧齐与几名幕僚正商议事情,忽有一名侍者匆匆走进来,俯身至萧齐耳畔低声说了几句话。

据暗卫回报,几位将军处未见任何异常,如此,她又是去了何处?难道真不是她自己走的?倘若有另外的势力插手,她的处境必然危险。

不见尸体,意味着也有生还的可能吧?萧齐暗暗宽慰自己,开始后悔,先前没有加强关口盘查,是怕追查太紧,她本就有伤在身,为了躲避又做出什么更危险的事来,早知如此结果,委实该派人去关口才是。

眼下别无他法,他只得吩咐:“加紧查探,一有消息尽快回报”

.

沼泽湿热,看似硬实的地面不时咕咕冒泡,冒着袅袅青烟,上空烟云极浓厚,贴近地面处反而薄淡些,雁初不愿消耗太多内力,早已准备了帕子,倒些水在上面用来掩住口鼻,长木杖击地,正可探路,她缓慢地跟着木杖朝前走,每行一步都极为谨慎。

很快天又黑了,雁初找了处硬实的泽岛停住歇息。

不用升火,周围火光终年不灭,风火泽的夜不冷,而是热得怕人,高温气候,若无这身功力与王佩相护,纵是焰国体质也早已丧命。

雁初擦了擦额角滚落的汗水,坐下来随便吃了点干粮,再看壶里的水只剩了三成不到,不由暗暗担心。据萧炎讲,那株紫芝应该就在这一带,可自己已寻了整整两日,但凡与他描述相似的地方都找过,仍未见到紫芝的影子,此番果真是白来一趟了。

想到这里,雁初下意识抬眼望向沼泽深处。

再往前就是沼泽中心地带,火毒肆虐,那才是最危险的地方,几乎从未有人进去过。

萧炎的话未必可信,但紫芝素喜酷热之地,算来风火泽也是最符合条件的,好不容易才得以脱身来寻,就这么回去委实不甘,何况有王佩在手,上面的火灵之气可以暂时压制火毒,全身而退应是无碍,与其空手而归,倒不如冒险一探。

雁初既拿定主意,当下便合眼歇息,约莫五更时分,她就养足了精神,动身上路。

不出所料,前行不到半个时辰,脚下泥浆土地皆呈现赤色,探路的木杖触及那赤红泥浆,瞬间竟被烧焦。

天然的力量远非人力能及,空气里热浪翻涌,灼得肌肤隐隐作痛,窒息感越来越严重,王佩感受到火毒侵袭,开始发热,雁初朝里面注入内力,顿时火灵之气散发流转,与火毒抗衡,雁初只觉胸口一轻,呼吸一畅,痛苦减轻不少。

如此一来,内力消耗甚剧,雁初渐觉力不从心,无奈沼泽内处处危机,只要行错一步,很可能就是死路一条,因此她再着急也不敢过于加快速度。

两三个时辰俱无发现,终于,就在她准备放弃打算退出去的时候,前方烟雾中突然现出一团黑影,那是一块半人高的矮石,其形层层堆叠如塔。

据萧炎讲,那株紫芝生于一座小石塔后,难道就是这里?

雁初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立刻飞身跃起,轻飘飘地落到石上。

果不其然,石塔后生着一株灵草,圆圆叶片映照火光,散发着浅浅的、淡紫色的光晕。

欣喜之下,疑云顿生。

找到紫芝,可见萧炎没有撒谎,但据他所说,这座石塔应该在外围一带才对,此刻怎会出现在这里面?幸亏自己作了万全准备,预先找南王借了王佩,否则如何能进来!

雁初不敢多作停留,迅速拿簪子小心翼翼地将紫芝连根带叶挖出,用帕子包好。

也罢,萧炎性情捉摸不定,或者这又是一个恶意的玩笑,更可能是时隔多年他记错了,总之东西找到就好。

既取了紫芝,雁初毫不迟疑地转身往回走,哪知就在此时,头顶忽然刮来一阵强风,爆裂声中,周围的恶焰竟猛地拔高数尺!熊熊火光里,青色火毒被强风卷作一条,在上空盘旋穿梭,仿佛张牙舞爪的青龙,随时准备扑下来。

与此同时,王佩“砰”地炸开,裂成碎片!

突来的变化令人措手不及,雁初骇然,立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此地近牧风国,附近应有风脉,想是风脉受到外力影响爆裂,风助火势,才生出这场灾难。

好端端撞上这种百年难遇的祸事,雁初暗道晦气,见王佩已毁,毒烟袭体,知道情况危险万分,哪里还顾得上前面有无泥潭,连忙动用全身内力逼开毒烟,同时奋力飞身而起,身体轻灵若飞燕,堪堪避过毒龙,瞅准机会从焰火缝隙中穿出。

身后恶焰恰如追兵,排山倒海般涌来!

雁初一口真气用尽,身体不得已开始下落。毒龙迫近,令人窒息,后背已被那炽热的温度灼伤,火辣辣的疼,足下偏偏又是块赤色泥潭,咕嘟冒着气泡和青烟。遇上风脉波动,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想今日竟是要葬身此地,雁初顿感毛骨悚然,大仇未报,自己是万不能死的!老天也太可恨!

愤恨难当,雁初张口便吐出一股血箭来!

就在这危急关头,一道力量忽然凭空而至,将她硬生生拉出泥潭!

惊魂未定,雁初下意识抬脸看,只见到那轮廓柔和的下巴与淡无血色的薄唇。

广袖拂过,空气中热浪立即减退,寒意彻骨。

上古冰解之术,凝水成冰,泥浆刹那间被冻住,百丈沼泽成冰土!

空中雪花飘飞,片片如薄刃,朝那火毒形成的毒龙挡去,刹那间,毒龙被冰雪封得严实,静止在半空,成了条冰龙。

熟悉的寒气加剧旧伤,雁初心口剧痛,仿佛被利剑刺中,她再也承受不住,弯腰吐血不止。

西聆君见状立即撤了术法,扶住她。

周围冰雪世界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崩裂融化,地面的恶焰猛然窜上半空,毒龙得脱束缚,再次变得生动,携风势朝二人扑来。

雁初大惊失色,下意识推他:“快走!”

足尖点地,巨响声里,滚烫的泥浆四下飞溅,落地已被冻得硬如石块,排列成阵。

趁这眨眼工夫,西聆君揽住她的腰,借阵法之力缩地转移。

眼前景物快速变幻,浑浑噩噩的不知将去何处,雁初惟有紧紧抱住他不至分散,大约一盏茶工夫过去,头顶猛地投下天光,两人已站在风火泽外,脚底是硬实的草地,旁边两三株矮树。

此番受惊不小,雁初脸色微白,急忙摸摸怀中,发现紫芝还在,她这才轻轻吐出口气,讷讷地道:“西聆君可以不用管我的。”

西聆君道:“嗯,我也这么想过。”

雁初不知道该说什么,那样的紧要关头,没有谁会轻易冒险救人,可他最终还是出手了,时间巧得不可思议,他定然是一直跟着自己,冰国体质本就与此地属性相克,风火泽是他最不该进的地方。

“西聆君方才所用……”

“是冰解术。”

听到明确的回答,雁初情不自禁地抬手摸了下心口,迟疑着没有问出来。察觉二人距离太近,她连忙要退开,却见他扶着自己不放,微微蹙眉,苍白面上逐渐浮起青黑之气,隔着衣衫,那手也烫得怕人。

猛然间想到什么,雁初反扣住他的手腕:“你……中了恶沼火毒?”

西聆君看她的手。

雁初怔怔地站了半日,反而平静下来,松开手道:“西聆君自以为是地施恩于我,未免不可理喻。”

西聆君道:“不是施恩,是让你知道与我交易的价值。”

乍提到交易,雁初语塞,涨红了脸。

西聆君手指轻握,微微闭目,周身真气运转,不消片刻面上青气便全消退了,体温恢复正常。

“耽误数日,该随我回去饲花了。”

“是。”雁初垂眸答应,扶着他慢慢走。

回目录:《王妃归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 · 缥缈录6 · 豹魂作者:江南 2庆余年 第七卷 朝天子作者:猫腻 3庆余年 第六卷 殿前欢作者:猫腻 4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作者:江南 5第三卷 鸳鸯谱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