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找到真凶

所属书籍: 王妃归来

永恒之间秋风暗扫,天色更加暗淡,面前没有弈崖也没有石棋盘,岚使者等人都不在,惟见漫山枫叶,这里气候比外面更冷,枫叶已红了几分,不纯的色彩,却又透着纯净的美丽,那是完美的蜕变,是美丽之初。

熟悉的身影负手立于林中,旁边既无棋也无琴,淡蓝色下摆在地面铺开,腰间美玉幽幽摇晃。

“喜欢?”

雁初记得今日并非饲花之期,忽被接到永恒之间,她原有些意外,闻言点头道:“喜欢。”

“为何喜欢?”

亲手种下这漫山枫树,他自然也是爱枫之人,雁初不知道怎么答才合他的意,心念转动,她含笑道:“我失忆之前是在越乙山长大,那边少有枫树,见过的时候不多。”

西聆君道:“是这缘故?”

雁初目光微动:“难道不是?”

西聆君却没有回答:“枫叶初红,不如共赏。”

试探失败,雁初有些失望,望着枫林随口道:“想不到西聆君也有这些喜好。”

“哦?”

“世人都道西聆君如何神秘,原来也……”话未说完就见他欺近前,雁初忙后退两步,紧接着反应过来,揶揄道:“堂堂永恒之主为这小事与我计较,在外人面前却好大的架子。”

西聆君道:“外人?”

雁初这才察觉言语过于轻佻,没等她再开口,西聆君又颔首道:“没错,有交易的是朋友,不算外人。”

提起那场交易,雁初想到被他骗了,羞恼之下冷声道:“西聆君放心,不会再有下次。”

“会有的,一回生二回熟么。”西聆君边随口说,边顺着小径朝前走。

雁初噎得满脸通红,紧抿着唇站在原地,待要负气离开,却发现身后的门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无奈之下只得跟上去。

行走林间,仿佛身在画中,时有鸟惊飞,全不似表面上死寂一片。

枫叶拂衣,如手轻柔;枫声熟悉,如人叹息。

往事?与丢失的往事有关吗?

雁初垂了凤眸,默默前行。

对枫叶,她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迷恋,当年初醒,第一次看到书房的红叶图就发了半日呆,越小将军为此特意寻了两株上好的枫树种在园里,每逢秋日好天气,兄妹二人在树下切磋刀法,秋影在旁边煮茶,共看红叶映夕阳。

后来嫁入云泽家,萧齐特意为新婚妻子建枫园,两人仅仅共赏了一度红叶,正如同这场浅薄的夫妻缘分,每夜伴着孤枕枫声,她都觉得只有听不尽的凄清,直到最后,她才终于明白那是为什么。

死去的王妃归来,如今的枫园装满了她所有的怨恨、恶毒与伪装。

她更没料到,有朝一日会与大名鼎鼎的永恒之主共赏红叶。

最不可能有交集的人,对她有救命之恩,了解她的一切,她甚至有种被掌控的感觉,正因为这缘故,她对他总是带着种很奇怪的排斥感,不愿走近他,可是见到又很踏实,尤其是在发生那样尴尬的关系之后。

枫叶翩翩,秋色婉娩,小径尽头又见洞府。

“到了。”西聆君丢下这句,径直朝前走。

望着他的背影,雁初咬住唇,拥有这样的地位,世上之人他只怕都不曾放在眼里过,相比之下,自己赌气的行为就更显幼稚了。

只是那扇门……

雁初沉默半日,终于也迈步走过去。

没有惊讶,仿佛就应该是那样的,没有桌椅,洞中央有个简陋的架子,下面有火烧过的痕迹,似乎有人在这里生过火堆,角落里有一张宽大的简单的石床,上面铺着简单素净的被褥,床头放着一个烛台。

雁初轻轻地吸了口凉气,道:“这是西聆君闭关修行之处?”

西聆君站在床前:“过来吧。”

视线被牢牢地锁定在了那张石床上,雁初早顾不上话中暧昧,不由自主地朝他走过去。

宽大的浅蓝色长袍,覆盖着两个纠缠的人……

女子在下面无力地娇喘,男人并未打算放过她。

“在想谁?”

“没有……你!想你!凤歧!你……过分!”

“是么。”

……

手抚过石床边的枫叶纹,雁初脸色有点白,飞快缩回手后退两步。

西聆君无视她的反应,随手取过一件东西:“识得此物否?”

看清那是什么,雁初忍不住哆嗦起来,只觉胸口一阵比一阵发紧,呼吸困难,她勉强按捺住心头悸动,镇定地答道:“这是双火莲样式的烛台,我刚醒的时候,家中用的便是这种,如今两百年过去,市面上的双火莲早已不是这样了。”

不待西聆君说话,她匆匆往外走:“此地无枫可赏,还是出去吧。”

再无来时的好心情,眼前无数枫叶招展,每一片都那么刺目,每一片都如同残破的心。

不知道方向,雁初迷迷糊糊地顺着路走出很远,最终踉跄着在一株枫树下停住,紧紧捂住胸口。

方才所见竟像是刻在了脑海里,再也抹不去。

枫叶纹,连心的枫叶纹,不去感叹它的巧合,她只知道,如今的她仍然能熟练地雕出那样的枫叶纹,那是越家刀法的痕迹。

“难道这就是一叶花?轮回之花?”

“这个烛台好不好看?是外面最时兴的样式呢。”

……

猛地一阵眩晕,头疼欲裂,雁初急忙伸手去扶旁边树干,冷不防被另一只手握住,不轻不重,带着比她略低的、独特的体温,那种安然的味道就和他的人一样。

雁初抬眸看着他。

“没事吧?”那双眼依旧黑漆漆的没有任何变化。

“我认识西聆君,”雁初忽然道,“世上人那么多,若你我素不相识,你又怎会救我呢,只是我又为何失去了记忆?”

西聆君道:“走吧。”

不容反抗地,他扶着她慢慢地朝林外走,两人谁也没有再说话。

刚出枫陵就见岚使者等在门口,他见到西聆君就上来禀报:“弈主,白奇将军到了。”

“让他再等片刻。”

“是。”

雁初心头一动,待岚使者退下,她便假作站立不稳,整个人都倚在西聆君身上,不解地问:“莫不是冰国扶帘将军门下的白奇将军?西聆君与地师有交情,与冰国也有往来?”

西聆君好似没有察觉她的小动作,答道:“冰帝寿元将尽,佞臣宠妃当道,太子处境堪忧。”

雁初试探道:“西聆君很忧心冰国的事?”

西聆君道:“永恒之间虽不插手外事,但与各国也有些往来,我亦出身冰国。”

“是我失言,”雁初面露惭愧之色,从他怀里离开,“既然有贵客,雁初就不耽误西聆君会客了。”

西聆君看她一眼,转身道:“婉玉,随我去见客。”

轮椅声响,扶帘婉玉果然从石后移出来,嘴角噙笑,低垂着眼帘,温温柔柔地答了声“是”,然后便跟着他走了。

茶楼,特殊的房间里,陈设极为讲究。南王文朱成锦独自端坐榻上,身着不太显眼的黑色外袍,抬眸看向进来的人。

身段比往日更加单薄,素净的脸不施脂粉,艳光收敛,惟有那双凤眸,依旧含着笑,再无以往那种刻意的媚态,深邃得令人捉摸不到任何情绪。待她站定,身上立时散发出一股锋利无比的气息,如同闻名于世的越家刀。

“恭喜南王殿下。”雁初作礼。

漆黑双眸变得更加明亮锐利,南王示意她坐,口里问:“喜从何来?”

雁初往旁边椅子上陪着坐了,答道:“地国之变,相王迟早即位,殿下的宝押对了。”

南王没有继续这话题:“来意?”

雁初道:“萧齐安排出使冰国,殿下不打算动手?”

南王道:“本王不做白费力气的事。”

雁初道:“看来殿下早有准备,莫非殿下的使者已经捷足先登了?”

南王道:“自然,实际上本王根本无需担忧,地国之变如你所言,相王迟早即位,冰国与牧风国即将自顾不暇,又岂有余力管我国事?”

“所以殿下不必担心他们会插手坏你的大事,”雁初点头道,“殿下不打算动使者,但必须为我杀掉一个人。”

“谁?”

“秦川琉林,他只是个副手,杀他无需费太多力气。”

“好,”南王应承得很干脆,“使队过境时遭遇牧风国行刺,秦川将军为保护使者身亡。”

雁初再次起身作礼:“多谢殿下。”

南王点头,面容越发添了三分光彩,灼灼生辉:“今日的你,才配与本王合作。”

雁初恭声道:“殿下抬举。”

于对方来讲,之前的她是棋子,也不过是一枚可有可无的棋子而已。

两名下人走进来,半跪在小几前奉上热茶,然后悄然无声地退走。

南王忽然问道:“定王府内近日出了何事?”

看来府中异常他已留意到了,很可能还派人试探过,结果不难猜测,只要是撞上萧炎的人,估计都有去无回。

雁初想了想道:“殿下不必急于知道,总之是好事。”

南王便不再问。

别了南王,雁初小心地从后门出了茶楼,尽量避开热闹人群,穿过几条僻静的巷子,就到了云泽家祠的后墙外,萧炎果然坐在墙头上等她,黑袍长发,笑眼弯弯,俊秀的脸在阳光下显得生动无比。

“师父的表情告诉我,交易很顺利。”

“多谢你掩护我。”雁初其实没想到他真的会帮自己,他的存在就是个变数,让人难以掌控,这一刻或许讨人喜欢,下一刻或许又分外可恶。

“你真的要继续吗?”

“我就是要让秦川琉羽也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

“报仇是件多么愚蠢的事,”萧炎俯视她,“你看,人总是会死,再过个一千多年他们自然就死了,那时你的仇不也一样报了吗?”

雁初失笑:“这么荒谬的道理你也说得出来。”

萧炎觉得理所当然:“同样的结果,何必在乎方式?”

跟此人讲道理的绝对是傻子,雁初摆手道:“我懒得跟你说。”

“我的花啊,”萧炎仰脸对着阳光叹气,“它为何不肯结果呢!

雁初始终难以理解他对花的执著,忍不住说道:“你明知它不可能结果的。”西聆君肯将残花送与他,自然是因为这个缘故,世上也只有他这种疯子才会上当。

“我知道,”萧炎摸摸心口,“可是我和你一样怀有希望啊,所以不愿意放弃。”

听他又开始胡扯,雁初纵身跃入墙内,径直回房了。

有了南王的承诺,雁初便只需等待结果,她果真邀了平阳郡主出来,助萧齐回绝了亲事,焰皇果然没有再提。然而琉羽听说此事后又恼了一场,萧齐不好与她闹,惟有忍气搬进书房,想借冷落警醒她。雁初对此视而不见,每日间照常言笑,心里盘算着如何再找机会见卢山迟,想来这几次相见,卢山迟应该已经有所察觉了。

从永恒之间的雪洞中出来,雁初照常问了句:“西聆君在吗?”

岚使者答道:“弈主外出未归。”

雁初走了几步,忽然道:“我胸口有些疼,要歇息片刻。”

岚使者微惊:“好好的怎会疼,莫不是旧疾犯了?”

雁初勉强一笑:“不妨事,我坐坐便好。”

“弈主前日为姑娘准备了药,”岚使者忙将她扶至旁边亭子里坐下,“姑娘在这里等,我去取来。”

枫陵之内依旧静谧,脚底石径往前延伸,陡然间,四周枫叶无风而动,叶片指西。

杀阵!雁初惊觉,倏地止步。

印象中的杀阵不是这位置,而且本该有的标记怎不见?

来不及思考,数道剑光再次自四面射下,弯刀在手,雁初边挡边退,刀与剑的碰撞,但见一团团火花爆裂,火星飞溅如雨。

再次误入凶险杀阵,雁初并不担心,岚使者取药回来不见人,自然会寻找,她只需支撑片刻就够了。

突然间,剑网中多出一道掌风!

雁初扬刀挡开,目光乍变凌厉:“是谁!”

无人回答,对方掌风接连而来,遭遇偷袭,雁初一时竟支拙,惟有勉强移动身形,避开要害。

剑风穿透□□,发出“扑”的一声,左肩头受创,鲜血如泉水般喷涌而出。

对方原本出手还有几分谨慎,此刻见她受伤,就如同失去顾忌,掌风更加紧迫,已是安心要置她于死地。

等不及了吗?雁初目光一闪,猛然扬刀!

她可是更等不及呢……

艳艳光照,如同烈火燃烧,铺天盖地而来,足底土石崩坏,方圆数十丈内的枫树全部断折,杀阵告破!

故意入阵引对方出手,故意受伤令对方掉以轻心,等的就是此刻,找准对方所在的位置,不令其有逃遁的机会。

沙土落尽,现出两道人影。

雁初执刀而立,刀锋直指对面轮椅上的女子:“果然是你。”

秋影之事让她开始怀疑永恒之间,试问寻常使女又如何有能耐从牧风国将军府取得印信?上次无端误入枫陵更证实了这个猜测,她不可能记错路,是有人想借杀阵杀她,所以她向西聆君求得阵图,学得破阵之法,事实证明她是对的,能让西聆君袒护的人只有这位扶帘公主,能成为永恒之间的公主,可知他二人关系不一般。

扶帘婉玉很快恢复镇定,眼底有恨色:“是他教你破阵的?”

雁初没有否认,冷冷地道:“不论你我之间曾经有何仇怨,秋影之死是你造成,我今日必杀你。”

“你就这么有把握能杀我?”

“借杀阵来对付我,可见你虽有小小法术,武功却不及我,公主,我说的对不对呢?”

真气贯注,弯刀光华四射,如同新升血月,展现出勾魂夺魄的美丽,一阵飒飒声响,刀风再起,杀气中透着果断。

扶帘婉玉反应也不慢,连人带轮椅横移两丈,同时抬手回掌。

越家刀法本就闻名于世,此刻雁初满心复仇,全神施为,更是威力倍增,扶帘婉玉虽说功力胜过她,终究行动不便,招式上吃了亏,应付起来甚是狼狈,扶帘婉玉心知不妙,忙借势想要退走,雁初哪容她逃,刀势一变,将她去路封死。

扶帘婉玉作色:“越夕落,你当真敢动我?”

迟迟未得手,雁初也暗暗着急,道:“杀了你,我会向西聆君请罪。”

刀风凌厉,绞碎半边木轮,扶帘婉玉跌落轮椅,翻滚着避开杀招,连声音也变了:“你可知道你身中冰解术是谁下的手!”

雁初恍若未闻,刀光无情,化作最终的杀招,巨大的圆形光环当头罩下。

扶帘婉玉无处可退,惊呼。

忽然,一道力量硬生生地插入战局。

两下碰撞,对方的强大立时显现,越家刀最强招式竟如儿戏,所有变化都在那无形的力量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雁初受此冲击,整个人倒退三丈,滚落在地。

来人一袭蓝袍,站在扶帘婉玉身旁,黑眸冷冷。

向他求取阵图,目的是为了杀永恒之间的公主,他会发怒实属情理之中的事,雁初没觉得奇怪,有的只是失败的懊恼,与即将受到何种处置的担忧。

她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果然看到扶帘婉玉眼底深藏的笑意。

扶帘婉玉拉着那浅蓝色广袖,低声道:“你总算来了。”

西聆君没有表示,吩咐赶来的使女:“送公主回去。”

待到扶帘公主等人离开,雁初这才开口道:“取牧风国将军府印信,此事的主使是扶帘公主,贵门法规对她有用否?”

西聆君道:“在永恒之间,你能做的事是饲花。”

言下之意很清楚,雁初果断地收了刀,拜伏于地:“今日冒犯公主,求西聆君宽恕。”

这个人看似温和,实际手段狠辣,对触犯自己的人绝不留情,当年塞城弈战便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如今他名为退隐,但观其行事,委实不像是清心淡然的隐者,雁初并不想激怒他,以至复仇时发生什么意外,因此她故意没有处理伤口,任凭肩头鲜血长流,细声恳求,甚是可怜。

西聆君缓和了神色,道:“起来吧。”

雁初松了口气,刚起身手便被他握住,柔和而强大的力量注入身体,水流般无形,不可抵抗,只消片刻工夫,肩头伤口便已止血,愈合了。

“又在盘算如何杀她?”西聆君拉着她往回走,“你应该先做更重要的事。”

“我明白,”雁初道,“只是我与她究竟有何恩怨,难道不是因为嫉妒?”

西聆君道:“何解?”

雁初迟疑道:“定有不少女子想要走近西聆君吧。”

“惟独你得到了我?”

“雁初不敢妄想。”

西聆君道:“她想杀你,我也想杀你。”

语气难辨真假,雁初惊得手一抖,勉强笑:“西聆君真要杀我,当初又怎会救我?”

西聆君道:“害怕了?”

她恨他无情,却也能亲自买来胭脂丹,无情地打掉亲生孩儿,方才情景恍如往事重现,引得他动了杀意,有那一瞬间他几乎是作了决定的。然而,之前能容忍她,如今也照样下不了手,看着她受伤认错,怒气已不由自主地消了几分,记忆里嚣张任性的女人忘记了他,居然还会畏惧他了。

雁初道:“我不记得什么了,请西聆君容我先报了家仇,之后任凭处置。”

“任凭处置,”西聆君重复了遍,放开她,“这我可以答应你。”

回目录:《王妃归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四卷 蟠龙劫作者:寂月皎皎 2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3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4琅琊榜作者:海宴 5九州 · 缥缈录6 · 豹魂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