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王妃归来目录

还恩

所属书籍: 王妃归来

太古时流传下来的焰皇之印,上有九条火灵,关系焰国命脉,而焰邪元君则是皇印的守护者,在新皇登基受印祭天后即现世,随皇者驾崩或退位而消亡,每一转世均受焰皇之印控制,历代焰皇掌握焰皇之印,就等于控制了焰邪元君,使其成为皇者的特殊护卫。

当初萧齐率越军大败牧风国,先皇迫于压力,不得已打消传位南王的念头,其驾崩后,元君消亡,太子文朱重霄登基,祭天那日,元君再次降生,旧派大臣与萧齐以此为理由,称新皇乃天命所归,压下了朝中许多不满的声音。近百年来,边境战事渐少,国内乱民作反,皆被萧齐镇压下去了,焰皇的宝座好好的,倒无人追究这个特殊护卫的存在。

谁会想到,转世的焰邪元君竟脱离了焰皇之印的控制!

当今焰皇刚愎自用,民间多怨言,□□连年有,此时元君脱离控制的秘密若传出去,势必会对局势造成极大影响,尤其是南王那一派,定然很乐意见到这种局面。

雁初半撑起身,问道:“你怎么会摆脱皇印的控制?”

萧炎很配合地解释:“皇印上有九条火灵,我有九条邪火灵,所以受它控制,不过这次转世,我发现自己竟多了一条邪火灵,它就控制不了我了。”

身负邪火灵,怪不得叫焰邪元君,雁初暗忖,更觉得不可思议,邪火灵无故多出一条,想必是焰皇察觉异常,趁他初降生时力量未恢复,让萧齐父子用凝雪石封心制住他的。

“可他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你?”

萧炎扯了扯额前的头发,道:“因为我的存在关系着他的皇位啊,他怎么敢轻易杀我?”

焰邪元君与皇位传承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他脱离控制,是否就已经预示了将来要发生的事?雁初斟酌片刻,尽量将语气放得和缓:“多谢你救我,我想休息了,你先去外间吧。”

萧炎眨眼道:“师父,你身上还有伤,让我留下来照顾你吧,我可是个孝顺的徒儿啊。”

说完,他上了床,俯身朝她压下来。

察觉他不怀好意,雁初没有挣扎:“元君历经转世,莫非还不知道‘廉耻’二字?”

“廉耻吗?”萧炎摸摸她的脸,“男人爱慕女人,用这种方式延续后代,自古如此,有哪里不对?”

雁初道:“我们是师徒。”

“那又如何,”萧炎道,“师父与徒弟,本无任何血亲关系,你们却要以乱伦为理由来禁止结合,奇怪的规则。”

雁初断然道:“我不认为我想跟你结合。”

“作为猎物,被迫交合繁衍也是传承的一种方式,就像你们女人出嫁,并非都是自己愿意的,”萧炎撑着脸俯视她,“你有别的选择吗,师父?”

此人外貌美丽无害,手段之残忍却极为罕见,言行更加疯狂不可理喻,雁初哪敢抗拒,惟有想办法转移他的兴趣:“你不是想知道我的故事吗?”

萧炎瞧了她半晌,笑起来:“徒儿已经长大,不想听故事了。”

那只手开始扯她前胸的衣衫,带着比寻常人略高的体温,有点烫热。眼下别说真气受制,就是没有受制也逃不掉,雁初深深吸了口气,有点颤抖地闭上眼睛,似乎已经放弃反抗了。

薄唇落下,连吻也是烫的。

长睫在她脸上摩擦,有点痒,他吻得很文雅很入迷,动作中居然透出几丝爱惜的味道,若非清楚他惯于伪装,定会以为是真情所至。

雁初全身一僵,有片刻的失神。

很奇怪,好像有个人曾经也这么对她,那种感觉让她迷惘,想要跟随它去记忆中寻找,头脑又变得一片空白了,仅留下那么一丝奇异的感觉牵系心头,她只知道,那个人……不是萧齐。

半晌,萧炎放开她的唇,顺着玉颈往下吻去,而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忽然牢牢扣住了她的手腕,本已抵在他大穴上的银簪随之滑落。

雁初猛地睁开眼。

“师父,你不老实,”萧炎随手将那支银簪丢得远远的,“对待徒儿要温柔爱护,这样会伤害他的。”

心知斗不过他,雁初咬牙放弃:“帮我办成一件事,要我怎么做都可以。”

“要帮你报仇?那真是件无趣的事,”萧炎抬起脸,认真地劝道,“仇恨会损害你的美丽,师父,你该学会宽容。”

“当你的家人全被害死,再说宽容吧,”雁初讽刺地弯起嘴角,见他有考虑的样子,她轻声道,“那个人利用我,让我的父兄为他和他的主公卖命,可最后他不仅背叛了我,还跟他的主公合谋害死了我的父兄,夺走他们的一切,那人和他的主公也正是囚禁你的人,你为何不肯帮我?”

“啊,原来如此,”萧炎摸摸额头,忽然问,“你的家人不被害,也迟早会死,有区别吗?”

听到这么荒唐的问题,雁初怒极反笑:“这么说,我还应该感谢他们了?”

萧炎道:“同为受害者,我能原谅,为何你不能?”

“因为你没有过,就不知道失去的痛苦,”面对疯子,人反倒会因为不需要掩饰而变得真实,雁初咬牙,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滚!”

这种执著在别人看来是傻吧,不值得吧,那又如何?她不甘,不甘心付出许多却遭遇背叛,不甘心亲人白白丧命,不甘心越军被别人抢走,不甘心自己失去了一切,别人却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越家的东西!刑风箭与冰流寒气折磨着她,最初的十年里,她只能在永恒之间的那个石洞里安身,每逢伤势发作,她简直生不如死,不知多少次昏迷又醒转,不知多少次梦见死去的父兄,落得这样下场的她,要眼睁睁地看着仇人们在外面过得快活无比,这种刻骨铭心的恨,又岂是一个没心没肺的疯子能明白的!

“愤怒让你变得粗鲁,”萧炎握住她的手,“你太容易生气了,师父。”

雁初侧过脸,懒得再看他作戏。

更痛苦的事都忍过,还有什么不能忍受的呢,只要活着,所有的东西她都要一件件讨回来!

邪恶的目光停留在她脸上,俨然将她当作了猎物,考虑该从什么地方下口。

就在此时——

“永恒之间邀元君前去作客。”门外响起使者的声音。

这话听在耳朵里无疑是天降救星,雁初抬眼望着身上的恶魔,紧张地等待他的决定。

“永恒之主,值得一会啊,”细长眼睛里亮起光芒,萧炎仿佛记起了什么,终于将兴趣自她身上移开,“师父,允许徒儿先离开吧。”

待萧炎离去,雁初躺在床上,头脑逐渐恢复冷静,轻轻地吐出口气。西聆君会遣人来解围,实出意料之外,永恒之间从不插手外事,尽管他是因为那盆花才予以关照,但闯出这么大的祸,自己名义上还是永恒之间的弟子,到底连累了他。

经过这番折腾,精神上陡然放松,雁初只觉身上疼痛更加剧烈,连忙开口唤人。知道萧炎已走,红叶带着两个小丫鬟急匆匆地跑进来,三人小心翼翼替她褪下衣衫,见了伤痕都险些惊叫出声。因恐萧炎回来,雁初待她们擦洗伤口上完药后,便让她们退下去了。

外伤导致发热,雁初没用火疗之术,合了眼昏昏沉沉睡去。不知过了多久,忽听房间里有响动,她本就睡得不沉,立即睁开眼,发现是萧齐站在床前。

“陛下要如何处置我?”她主动开口询问。

萧齐道:“你虽是无意,却已构成大罪,陛下在等西聆君的答复,如今西聆君既肯替你周全,想来无事,但你毕竟是待罪之身,不可擅离此地,元君逃离的消息更不能对外泄露。”

雁初道谢,不再说什么了。

看她脸色苍白,双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有发热的迹象,萧齐俯身欲试她额头:“你……怎样了?要不要请医者……”

“用过药了,”雁初微微偏开头,“我明白,你刚才是想救我。”

萧齐慢慢地缩回手,往床边坐下,望着桌上跳跃的烛光轻声道:“天快亮了。”

眉锋如削,那张脸不会令任何人讨厌,不是凶手,却是帮凶,所有的事都因他而起,他全都知道。

雁初道:“你回去吧。”

萧齐有点疲惫的样子,抬手示意:“你睡,我就坐会儿。”

弈崖之上,琴声随云雾弥散。

身着焰国宫服的侍者恭恭敬敬上前作礼,道:“贵门的雁初姑娘私放焰邪元君,陛下令我来问西聆君,当如何处置为好?”

手自琴弦上移开,琴声立止,黑眸中看不出任何情绪。西聆君道:“无心之失,我会处置。”

侍者迟疑:“这……元君身上的秘密非同小可……”

西聆君道:“此事不会外泄,我自有道理。”

先前听他将这等大事说成“无心之失”,未免护短,好在这句“自有道理”,已是答应出手补救的意思,侍者总算松了口气,陪笑道:“有西聆君这句话,陛下定然可以放心。”

待他告辞离去,西聆君站起身。

焰邪元君脱离皇印控制,早就注定了焰国之变。

萧炎没有回来,这让雁初很意外,卧床数日,身上的伤都结疤了,也不见他的踪影,而萧齐自那晚之后就没再过来枫园,雁初除了被限制出府外,生活与平时并无不同,照常吃睡,偶尔出园遇见琉羽,琉羽因受了萧齐嘱咐,虽恨她入骨,也只能远远地避开。

很快,萧齐派侍者将消息传达给了她:永恒之间答应处理,并保证元君的事不会外泄,焰皇自然也愿意相信这是意外。

这个结果其实不难料到,萧炎及时被请走,焰皇迟迟未下令处置,都间接证实了西聆君的介入,永恒之间承担了后果,所以她得以保全性命。确认事实,雁初并没因此松一口气,心情反而更加急切。

终于又到饲花的日期,永恒之间派使者前来接她,侍卫们没有拦阻,二人顺利地出了城。

外面正是暑天,永恒之间却飞着小雨,雨丝飘落,凉爽舒适,因为天色太昏暗的缘故,各处楼台都点起了灯笼,点点灯光,气氛更添几分寥落。接引的人还是以前那位白衣使者,雁初曾听人叫他岚使者,他领着雁初走上栈道,神情一如既往的温和,言语彬彬有礼。

雁初边走边问道:“西聆君不在?”

岚使者道:“弈主今日要会客,让我转告姑娘,有话下次见面再说。”

雁初早已看出他深得西聆君的信任,主动道歉:“连累贵门,深觉惭愧。”

岚使者果然只是笑了笑。

永恒之间本是道门清静之地,如今被一个毫不相干的外人牵连,被迫出力,修者们说不介意是假的,雁初默然,跟着他进雪洞喂花,这次花叶似乎又长高了点,颜色又绿了些,花苞的变化倒是不大。

让她意外的是,旁边那盆断折的花竟不见了。

雁初忍不住问:“怎的少了一盆?”

岚使者迟疑了下,答道:“弈主将它送人了。”

雁初闻言没再追问,划破手腕喂过血,然后跟着他走出雪洞,重新回到弈崖之上,身后云潮翻涌,那条栈道迅速消失不见。

岚使者道:“我送姑娘回府吧。”

雁初忽然道:“那盆花是送给了焰邪元君吧?”轮回之花,足以引起萧炎的兴趣。

岚使者只当她内疚,安慰道:“花已断折,多年来既不生长亦不枯萎,留着也是无用,姑娘不必放在心上。”

雁初却急切地问:“使者可知焰邪元君现在何处?”

岚使者摇头:“我虽不知,但姑娘尽可以放心,他绝不会再冒犯你。”

看来只有下次见到西聆君再说了,雁初满心失望,正要跟着离开,无意中视线移到了对面峰上。

云气飘荡,隐约现出一座小小危亭,稳稳地嵌在悬崖半中间,亭外一株老松,檐下挂着两盏灯笼。亭中石桌旁,两人对面而坐,虽然隔得远,雁初仍一眼就认出了那淡蓝色身影,不由一呆,脚步也随之停住。

雨丝飘摇,灯笼光映照,身影更加冷寂。

岚使者唤她两声不应,跟着望去,含笑解释道:“是弈主。”

雁初回神,略觉尴尬:“对面就是那位贵客?”

西聆君对面端坐一人,似乎是位老者,穿着较为华丽,就是隔得太远,容貌表情都看得不甚清楚。

岚使者道:“是五色地乡的地师。”

雁初先是意外,继而释然。

五色地乡的地师镜水明秋,地神坛祭师,负责执掌皇家的各种祭祀仪式,在地国威信极高,西聆君与他有交情也不奇怪。

地国形势令人好奇,新皇刚登基,那位重权在握的相王究竟会不会安分呢?

雁初忍不住再瞧了眼地师,这才跟着岚使者走下弈崖。

永恒之间阴雨霏霏,外面却是烈日高照,枫园浓荫重重,红叶见她回来,忙吩咐小丫鬟们打水伺候,又摆下新鲜的瓜果让她品尝,都是这时节的稀罕东西,萧齐专程叫人送进枫园给她的。

阳光映照枫叶,片片如翡翠,雁初独自在林间漫步,越发烦躁。

“是什么原因让你着急?”毫无防备地,一双手将她拦腰抱起,“为了我吗?”

最了解人心的总是恶魔,雁初正为他的下落发愁,哪知他竟主动现身了,简直是得来全不费工夫,雁初勉强忍住惊喜,道:“你回来了?”

“这是我的家啊,”长睫轻扇,额前几丝长发随之晃动,萧炎道,“师父,徒儿想念你了。”

雁初任他抱在怀里,小心地抚摸那凌乱的头发:“师父也想你的。”

萧炎道:“真的吗?”

雁初在他耳畔低声道:“你被关在地牢那么多年,就不想出去看看外面是什么样子?外面可比这里热闹有趣多了。”

萧炎道:“这么快就暴露了利用的目的,师父让我失望。”

雁初不再伪装:“只要你出去,让世人看到你脱离皇印控制,那个人就坐不稳皇位了,萧齐必定会跟着倒台,这也算替你报了囚禁多年的仇,你不用费半点力气,何乐而不为?”

“你说的没错,”萧炎貌似遗憾,“不过面对利益的诱惑,我愿意放弃仇恨。”

“利益?”雁初惊讶,随即微嗤,“永恒之间许了你什么利益?那盆残花?”

萧炎大笑:“愤怒吗?我获得利益的前提,就是阻碍你达到目的。”

看样子说不动他了,雁初心知惟有从西聆君处入手,于是也没耐心继续陪他作戏,主动离开他的怀抱:“打一叶花主意的人很多,你还不回去守着?”

“那是身外之物啊,师父更重要。”萧炎伸手去摸她的脸。

雁初避开他:“莫忘记了你对西聆君的承诺,不会再冒犯我。”

萧炎改为摸自己的脸:“我在考虑,需不需要遵守。”

“你会,”雁初道,“我相信他。”

能够保证萧炎不公开露面,仅凭这点就说明西聆君在较量中占了上风,他应该掌握了萧炎的弱点,印象中好像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

萧炎也不生气,兀自理了理长睫:“你知道我在期待什么?”

“什么?”

“你很快就不会再相信他了,我期待那一天到来。”

之后数日,又有西疆蛮族贡使入京,此番蛮王派了亲叔叔为使,意在向皇室求亲,西疆蛮族悍勇异常,每年向朝中进奉贡品无数,历代焰皇对他们都以笼络为上,公主下嫁也是有历史的,此番焰皇更为重视,萧齐每日辰时初入宫,酉末回来,不得闲暇。

转过两个街角,前面便是长情阁,京中贵妇常买首饰的地方。

琉羽转身吩咐几名侍卫在门口等着,只带了两个丫鬟进去,很快又独自走出后门,来到一条僻静的巷子里。巷内,一名紫衣女子坐在轮椅上,华丽的装饰显示着她不同寻常的出身。

琉羽打量她:“你是谁?”

“这个你不用知道,”紫衣女子道,“你会来见我,就代表我们能够合作。”

“我可没答应听你的。”

“萧齐已经不全是你的了。”

琉羽若无其事:“这轮不到你操心,你究竟想说什么?”

装得再像,眼睛里的愤怒却骗不了人,紫衣女子冷冷一笑:“我找上你,因为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

琉羽意外:“你……”

“我要她死,”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恨,紫衣女子伸手,纤纤指间夹着封信,“你的任务,就是将此信送与焰皇。”

琉羽迟疑。

“永恒之间不干涉外界政事,只要她暴露企图,就有了杀她的理由,永恒之间也不能庇护,”紫衣女子道,“一次机会,用不用在你。”

琉羽紧紧地咬住唇,下定了决心般,快步上前接过信,看清那信上印戳之后,她不由倒抽一口冷气:“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紫衣女子转动轮椅,“除去一个知道焰邪元君秘密的人,相信焰皇陛下会很乐意合作,只是欲行此计,必须瞒过萧齐。”

眼底闪过喜意,琉羽低声道:“我明白,但她恐怕不会轻易中计……”

紫衣女子打断她:“我自有办法。”

使女过来推走轮椅,琉羽目送主仆二人远去,转身回府。

枫园绿荫重重,雁初半卧在榻上乘凉,眼帘微垂,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出神。

路过园门,琉羽乍瞥见这场景,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步。

没有华丽的装饰,那个女人身上天生就有种令人嫉妒的美丽,不够柔和,偏又能吸引所有目光。

小几上摆着新鲜的瓜果,那是前日南边一位郡守进京送的礼,萧齐特地送进来让她尝鲜,却也没忘记给枫园这边留了一份。

谁更能把握萧齐,琉羽其实很清楚,若非自己在先,若非有患难中那段救命之恩,萧齐会爱上谁还说不定。

正因为如此,才会不甘。

这都是被她逼的!琉羽握紧袖中信,拂衣离开。

禁卫军都统领命而去,焰皇步出阁外,回到殿内。

如果说之前对那个女人还有几分笼络之意,那么在她放出焰邪元君之后,就已经彻底变作了杀心,此等大事,岂是一句“无心之失”就能敷衍过去的?

西聆君的承诺固然好,可惜只有死人才能让人真正放心。

何况这女人身份可疑,单凭酷似定王妃这点,留着始终后患无穷。私通敌国就是最好的借口,纵然追究起来,西聆君也迁怒不到自己,有人肯代劳提供如此周密的设计,看来永恒之间也没传说中那么安宁呢。

宫中有萧齐的人,他应该很快就会得信了吧?焰皇微笑着后仰,半倚在榻上养神,不消片刻,外面侍者就进来报影妃到,他抬抬眼皮示意让进来。

“什么事让陛下这样高兴?”影妃踏进殿门,见状不由娇嗔。

焰皇顺势搂过她的腰:“爱妃猜一猜?”

影妃瞟了眼那封信,惊讶道:“这是……”

焰皇没有回答,端详她。

娇艳的眉眼,面容修饰得恰到好处,纵然是撒娇,那媚态中也带着股子疏离的味道,后宫弄权,诋毁朝臣,处处针对萧齐,如今满朝谁不闻恶妃之名,这个女人在祸乱他的江山,却是仗着他的纵容。

手指抚过那精致的脸,焰皇将她拉入怀中,狠狠压在身下。

承受君恩,多少女人艳羡呢。

半个时辰后,皇者事毕起身,脚步声逐渐远去,消失。影妃睁开眼,慢慢从榻上坐起来整理衣衫,瞟了眼案上,信果然已不见。一名侍者进来悄声在她耳畔说了几句话,影妃顿时面色大变,飞快下了矮榻朝门外走。

侍者忙道:“陛下吩咐让娘娘留在这里,哪里也不能去……”

话没说完,他已失去了知觉。

定王府书房内,萧齐放下书札,揉揉眉心。

蛮王求亲之事最终敲定,择慧灵郡主封为公主远嫁西疆,送走使者,总算可以轻松一下了。

视线自然而然投向门外。

空气闷热,一丝风也没有,枝头叶片无力地垂着,看样子是要变天了。

萧齐略作迟疑,叫来侍从吩咐几句,自己信步至枫园。

红叶迎上来作礼:“王上,姑娘还没回来。”

萧齐皱眉道:“要下雨了,还不送伞去。”

红叶连忙答应。

萧齐摇头,重新走出后园,刚到前面就有侍者匆匆来报:“王上,跟着雁初姑娘的侍卫回来,说是……跟丢了。”

萧齐一惊,立即道:“速去寻找!”

侍者领命而退,萧齐沉着脸站在廊间,不知为何总感觉心神不定,有了永恒之间的承诺,看焰皇的意思是放过她了,因此这些日子他便没再过多限制她的自由,但愿不会出事。

“大哥在意吗?”磁性的声音。

看到来人,萧齐厉声道:“她是你兄嫂,你又要做什么!”

“大哥真是健忘啊,不记得你做过的事了吗?”萧炎扶额道,“她恨你,想报复你,你还想庇护她?”

萧齐道:“那是我的事。”

“大哥拒绝我的关怀,令我伤心,”萧炎叹了口气,语气转为愉快,“她死了,你就能高枕无忧了,你应该高兴啊。”

萧齐心中一凛:“你什么意思?”

萧炎只是躺在树上笑。

心知从他这里得不到答案,萧齐不再追问,快步赶往前厅,没多时,一名侍者进来低声禀报了几句话,萧齐听得面色大变。

京城外,景山上,黑云压顶,预示着暴雨即将来临,湿润的空气中莫名多出一丝丝腥味,令人感觉压抑。

雁初独立山头,远眺。

此番西聆君忽然约见令她意外,而她正好也想要见他。

相救,收留,再相救,他对她的维护远远超出了主人与饲花者的关系,她对他则是敬畏有加,同时又带有感激和信任,或许是因为他表现没那么可怕,又或许仅仅是因为“西聆凤歧”这个名字。

可是这次,她注定要辜负他的好意。

头顶云层越来越厚,脚下群山起伏,仍不见人影,雁初紧张之余,开始感到不安——方才知会自己的两名使者完全是生面孔,但他们手持永恒之间的信物青玉诀,理应不会有假……

正踌躇间,山下忽然有了动静,不知哪里冒出来许多军丁,如蚂蚁般密密麻麻地聚集在山脚下,将整座山围住。

京中禁军!雁初认住那独特的标志,面色一变,立即闪身至岩石后藏匿身形,再谨慎地察看,只见下面人头涌动,都朝这边围上来,看样子竟是早已认定目标。

惊疑之际,雁初也未忽视周围动静,倏地转身:“谁!”

来人没有回答,上来拉起她就走。

看清是谁,雁初忍不住握紧那手,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毫不迟疑地跟上。

无言的感激,也是无条件的信任。

影妃穿了一身不惹眼的青衣,没有相认的激动,甚至没有作礼,只是拉着她匆匆沿着山后的小径往山下逃,语气再无半分妖媚,清澈如水:“陛下手里有一封来自牧风国的密信,上面接头地点便是这景山,还有牧风国将军府的印信。”

一盆冷水泼下,雁初终于明白了真相。

那边查获牧风国密信,这边自己偏偏也来景山,一旦被拿住,就坐定了私通敌国的大罪,焰皇急于除去自己,分明是想先斩后奏,仅凭密信固然不能使人信服,但应付永恒之间的问责是可以的,顶多是错杀。

只是此计何等周密!为了陷害自己,来人竟不惜用牧风国将军府印信和永恒之间信物骗自己出来,敌国将军府印信,永恒之间的青玉诀,这两样东西岂是那么容易取得?是谁有那么大的本事?是谁?

没有时间多想,身后动静越来越清晰,山腰林木稀疏,偏偏雁初又穿了一身白衣,极为醒目,禁军久经训练,以极快的速度包抄过来。

雁初终于停住:“秋影……”

刚叫出这两个字,她便觉全身一麻,穴道立时受制。

“稍后它会自行解开,我引他们上山,姑娘就快走,”影妃制止她开口,“姑娘能做的事比我多。”

她迅速脱下雁初的白袍披上,又将自己的青色外袍披在雁初身上,然后将雁初整个人推入岩石后的隐蔽之处。

“秋影入宫查探多年,当年真相,正如姑娘所料。”

她走了两步又停住,回身看着雁初,面有迟疑之色。

“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姑娘,但我若不说,姑娘恐怕再没机会知道了,你的旧疾……其实是两百多年前,你私自跑出去寻找什么东西,失踪三年,后来将军在越乙山发现了昏迷的你,诊治时才知道你的心脉被一种失传古术所伤,而且还……”

她忽然别过脸去:“哪知你醒后什么都不记得,将军怕你难过,便谎称你是自幼有疾,沉睡多年才苏醒,他一直为此事自责,所以分外疼你,直到你出嫁时才告诉我。”

每次请医用药都由她一手安排,心疾真相竟是如此!

雁初不是没察觉话中隐瞒,若是以前,她必会掰过那脸追问。

然而此刻,她只是面无表情看着面前的人。

耳畔,人声逼近。

影妃看了她一眼,微微垂眸:“千万……保重。”

短短四字,重若千斤。

保重,必须保重。

再无多余的话,白影窜出,朝山顶奔去。

风云急涌,滚滚雷声里,暴雨终于倾盆而下,追兵声在雨里近了又远。岩石底下,雁初木然抓住藤蔓,指甲不知不觉中已折裂,一缕缕血丝沁出,很快被雨水冲散。

愿将军大仇得报。

千万保重。

多年来,接近焰皇探察真相,离间君臣关系,当众刁难只为消除焰皇疑虑,借花传信救她免入陷阱……

人人尽知妖妃,有谁知道背后的那一句承诺?

犹记当年,落叶江边,明月高悬。她收了手中宝刀,含笑看着面前那个沉静的女孩,女孩长得很漂亮,更有着一双沉默隐忍的眼睛。

“你叫什么名字?”

灯影里,女孩垂眸答道:“我不记得了。”

“怎会不记得?”

“将军救了我,替我全家报了仇,我照顾姑娘,报答将军。”

她愣了下,拉起女孩的手:“好,把那些都忘掉。”

女孩看她一眼,又低下头。

她顺手指着江中月影道:“听说你姓江,那就叫秋影吧。”

人被逼至崖边,始终不肯就犯,萧齐终是喝退满面难色的禁军都统,得到消息后匆匆赶来,可是这样的结果并不比意料中好。

倾盆大雨里,影妃衣衫湿透,散乱的头发贴在脸上,不复旧日风光,极为狼狈。

那双眼睛没有丝毫畏惧,冷冷地盯着他,当发现他和琉羽的关系后,她就开始怀疑了,越家有今日下场,是从这个男人开始。

萧齐沉默半日,道:“你自己动手吧。”

回去必受折磨。

影妃没有道谢,侧脸望了眼越乙山的方向。

一团火光亮起,骤然又被雨水浇灭,飞灰迅速被雨水冲至崖下,无影无踪,惟留干干净净一片岩石。

※※※※※※※※※※※※※※※※※※※※

谢谢月城雪、yichencherry、奈何轻风吹起漪沦 几位同学的长评:)

微博看到一MM留言,说到留评回复问题,晋江留评不需帐号登陆,新浪微博留言我也能看到,但由于时间有限,只能从中选几条回,不过所有评我都能看到,请大家放心

回目录:《王妃归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 · 缥缈录6 · 豹魂作者:江南 2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3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4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5阿麦从军作者:鲜橙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