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所属书籍: 王妃归来

数日不见, 琉羽颜色憔悴,再无精心修饰的美貌,眼底是满满的恨,萧齐原本吩咐人看着她, 也不知道她怎么跑出来的,手里举着柄长剑,行动间真的不管不顾,几名侍者都被她砍伤了, 其余人也不敢阻拦, 当然这也有缘故, 所有人都知道这两个女人的事管不得,无论伤了谁都没好处, 反正一个身怀武功, 出不了大事, 所以才假意做出拦不住的样子, 先来报信。

萧齐只带雁初进宫赴宴, 琉羽就已经气个半死, 谁知紧接着又听到二人入家祠祭拜的事!除夕夜之礼,萧齐这是告诉所有人,他的妻子是越夕落!越夕落, 这个名字她恨之入骨。这个女人有什么妖法,没得到萧齐, 却能让他百年不忘, 掉进冰流都不死, 这么快又夺走了他的心?

她不明白,明明自己已经如愿以偿了,明明萧齐选择了自己,为什么越夕落回来,一切都变了样?她才是最爱萧齐的女人,萧齐是她的全部,没有萧齐,她就什么都没有了,都是因为这个越夕落!

因绝望而生出疯狂的念头,琉羽抱着同归于尽之心,隔着桌子就举剑往雁初砍去,只听“砰”的一声,碗碟酒菜被震得摔碎在地上,她虽然没有习武,但此刻拼命用尽全力,桌子竟被砍出了一条深痕。

雁初轻松地避开剑,待要动手,红叶挡在了她面前。

琉羽冷笑:“一个丫鬟,找死!”

手臂受伤,鲜血急涌,红叶忍痛将雁初推出门,边推着她跑边低声道:“她伤了我,定王必会安抚姑娘,若姑娘伤了她,定王难免要误会,姑娘还是先避一避的好……”

雁初似是烦躁,不等说完就推开她,侧身并指夺过砍来的剑,抬脚就将琉羽踢下了池塘。

众侍者吓得冷汗直冒,万万想不到她会来这一出,完全不顾萧齐的看法,对琉羽出重手,如今事情闹大了,就算萧齐再纵着这位,琉羽毕竟是侧妃,怎能容她出事?

两名侍者待要上去搭救,却见雁初随手丢开剑,看着水中挣扎的琉羽冷冷地说道:“要换我的命,你的命还贱了些。”

声音寒彻骨,众人听在耳朵里,只觉得自己也仿佛泡在了水里,哪里还敢去救?

琉羽已经呛了好几口水,跟来的几个丫鬟哭叫着要拉她,无奈力气有限,迟迟救不上来。

“发生何事,乱成这样?”严厉的声音响起。

救星到,众人自动让开路。

走来见到这场景,萧齐也是一愣,呵斥众人:“还站着干什么!”

众人这才慌忙将琉羽救起来,寒冬天气,琉羽泡在水里没多久,也已经冻得不轻,面色青白,浑身哆嗦,看到萧齐,她越发失神:“我又错了对不对?萧齐,我不这样做,你就不会见我是吧?”

萧齐不答,吩咐丫鬟:“送夫人回房,请医者。”

琉羽见他还是没有回房陪自己的意思,终于哭道:“萧齐!为什么这样对我,你忘了对我说过什么吗,你说你娶越夕落是情势所迫,你最喜欢我,会永远对我好……为什么到现在你还向着越夕落?她要害你,你为什么还护着她?”

她想起了什么,眼里又燃起一丝希望:“不,你要是真的护她,当初就不会救我了,是因为内疚吗?你从来都不爱她,只是觉得对不起她是不是?你爱的是我对不对?你亲口告诉我,我相信的!”

萧齐沉默。

是不是内疚,他也不清楚,他不能否认放弃了夕落的事实,却始终做不出亲手伤她的事,作为手握重兵的权王,心软是致命的,他自己也清楚,如果可以狠点心,她根本无半点机会。

没有人知道,他对夕落的维护其实很早就开始了,没有人知道。

雁初吩咐丫鬟收拾打扫,言语中只当旁边二人不存在:“去厨房叫她们再准备一桌酒菜吧。”

琉羽狠命推开搀扶的丫鬟,指着她:“越夕落,你为什么不死!”

“住口!”萧齐喝道,“还不送夫人回房,仔细看着,再出事,后院伺候的一个不留!”

出了这种事,原以为他定要追究怪罪,想不到这么轻易就算了,众侍者丫鬟都悄悄松了口气,哪里还敢怠慢,拖着挣扎的琉羽出园。

丫鬟们进屋去收拾东西,惟独红叶没走,一直咬牙站在旁边,紧捂着手臂处的伤,血不断自指缝间往外渗出,直到萧齐吩咐侍者带她去上药,她才跟着侍者走了。

周围再无外人,萧齐转向雁初:“你没事吧?”

“故意冷落她,你又是在担忧什么?想救她性命?”雁初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越夕落的命不及她重要,雁初这条命还是值点钱的,哪会乖乖让她砍?”

她这么以为?萧齐没有辩解:“我确实希望你能饶她一命。”

毫无顾忌地对琉羽出手,只因他的看法对她不再重要,他在她眼里已经什么也不是,想要挽留,终于还是将她越推越远了。

雁初道:“定王不该留下我,没有我,府内就不会变成今日这般景象。”她后退两步,再不看萧齐,朝门内高声笑道:“时辰到了,还不快拿爆竹和焰火出来!”

丫鬟们收拾完毕,嘻嘻哈哈地拿着东西出来,见萧齐还站在原地,连忙都噤声,其中一个壮了胆子问:“王上也要放么……”

萧齐回过神,笑了下:“不了,你们玩吧。”

说完他转身要走,没走出两步,就有侍者来报:“永恒之间的使者找雁初姑娘。”

来人是岚使者,白衣翩翩,笑容温和:“弈主让我给姑娘送年礼来。”

匣中是一粒药丸,送最实际的东西,做最实际的事,他原本就是这种人。雁初这才想起自己回来的事并未知会西聆君,忙令丫鬟接了盒子,试探道:“西聆君可有话吩咐?”

岚使者看看萧齐,答道:“弈主说没有。”

知道她会问,他连她的反应都料到了,没有就是没有,他说没有,意思就完全变了。她为萧炎回来,他恐怕不会轻易放过她,雁初咬了咬唇,硬着头皮道:“除夕佳节,永恒之间想必也热闹非常,使者且代我向西聆君问声好吧。”

岚使者笑道:“永恒之间并不过节。”

雁初这才记起自己在永恒之间那百年的确从未听到过爆竹声,于是不再多言。

待岚使者离去,四周仍是寂静一片,虽说外面都知道她是永恒之间的弟子,但堂堂永恒之主会送礼给寻常弟子?何况使者转达的话看似普通,其实亲密,令人遐想。

萧齐看着雁初,脸色有点白。

雁初也看着他,眼底一片静。

她始终是他名义上的妻子,没有休弃,没有和离,他若知道真相会是何滋味呢?想必与她知道秦川琉羽的存在时一样吧?夫妻恩爱原是她一厢情愿的梦,他与秦川琉羽偷情,她便爬上别人的床,享受完报复的快乐,却剩下更深的悲伤。

许久,萧齐生硬地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低声说了句什么,然后漠然地望望檐下的灯笼和壁间的年画,缓步离去。

众丫鬟望着他的背影,都有点莫名。

雁初却听到了,他说的是——

“也好,他定能保你无恙”

.

时辰到,四面焰火升空,爆竹声震天动地,无奈今晚闹了这么一出,丫鬟们因此兴致大减,放完爆竹都去睡觉了,雁初早已觉得疲倦,没让丫鬟伺候,独自回卧室歇息,刚掀起帘子,她就看见里面桌子上燃着一团火。

那是个绘着枫叶的灯罩,做工极为精美,记忆中京城只有一家店卖这个,火光在灯罩里跳跃,红彤彤的更加神似。

雁初莞尔,走过去拿起灯罩细看。

往常每过除夕,大哥都会买上这样一个灯罩让秋影放到她房里,如今大哥和秋影已不在,会做这种事的只有红叶,夹在家人与主人中间的傻丫头,耍小心思想帮她,故意去挡刀,其实是多此一举。

红叶早就不是晚枫,她也不是越夕落。

雁初随手拉开屉子将灯罩丢进去,正要宽衣睡觉,忽觉旁边有冷风吹进来,她连忙转身去关窗户,哪知目光所到,房间里居然还有个人,顿时惊得她倒退了两步。

一个黑影幽灵般坐在窗台上,一动不动,好象连呼吸都没有。

认出那人是谁,雁初抑制不住地生起喜悦,她试探着走近几步,放轻声音唤他:“萧炎?”

不似宴会上无反应,萧炎微微抬了头,双睫颤了下。

厌恶规则而妄为半世的人,终究还是没能摆脱宿命。

雁初有点迟疑,面前人已变得危险,受焰皇控制,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她尽量保持镇定,一步一步挪到他面前,慢慢地抬起手抚上俊秀的脸。

手因为恐惧而颤抖,雁初紧张得几乎屏住了呼吸,她小心地拨开那两排长睫,盯着他的眼睛:“萧炎,你……还认得我么?”

没有回答,红色眸子里依稀有波动。

面前的人瞬间变回了熟悉的同伴,邪性收敛,模样反倒多了几分乖巧,雁初终于弯起了唇角,真正地笑了。

“我是回来看你的,我有很多事想跟你说,”忍住激动与狂喜,她轻声问道,“你还认得我,你是私下跑出来看我的,皇印其实不能完全控制你对不对?”

这次他又无任何表示了。

不论他是出于什么理由答应她的请求,他有今日都与她脱不了干系,雁初没有道歉,只用心地理了理他凌乱的长发,喃喃地说道:“我害怕啊,萧炎,你说中了,我好象不那么相信他了,你变成这样,他是不是早就料到了呢?我会去求你,他是不是也……”

萧炎是唯一能出入风火泽的人,却被他威胁离开,仅仅是因为在意她?冒险相救的举动如果带上了别的目的,是不是太可怕?

雁初紧紧地握住他的手:“怎样可以帮到你?”

萧炎忽然缩回手,转脸向窗外。

心意相通,何须太多言语?雁初顺着那方向望了片刻,道:“花要结果了,你想让我替你照料它?”

没等她说完,萧炎就闪身不见了

.

焰邪元君现身,表面上压下了流言,然而国之根本已动摇,岂是元君能逆转的?焰皇又能得意多久?他原本不算太糊涂,可惜运气太差,当年争着接了个烂摊子,不得天时,百年来不是旱就是涝,国无宁日,四处□□未平,流民无数,西北入秋以来就没下一滴雨,马上开春,局势只会更紧张,换作南王怕也一样头疼,加上焰皇本就刚愎自用,人心渐失,连最早支持他的元老们也因屡次进言而被他贬走或冷落,老天简直就是在帮南王,让他在百年后来做这个中兴之主。

难怪南王对争储失败的事并无介意,急着抢一个不稳当的皇位,不如静待时机。

除夕过,外面喜气依旧不减,因此雁初进入永恒之间时,感受到的清冷味道也比往常更加浓郁,她先按约定去雪洞饲花,然后由岚使者领着去弈园见西聆君,可巧西聆君在会客,二人就坐在亭子里等。

雁初心思一动,问道:“方才听使者说,这位贵客是冰国的?”

岚使者点头:“怎么,姑娘见过他?”

“这倒没有,只是想到西聆君出身冰国,随口问问罢了,”雁初移开话题,“地国那边,相王起兵造反已有好几个月,不知情势如何了?”

岚使者道:“地皇大势已去,相王入主京城是必然。”

两人随便说着闲话,没多久,一名白衣使者送了一位冰国装束的贵客出来,雁初见他身穿便服,举步动作颇有武将之风,不由暗忖。待他离开,雁初也没让岚使者带路,独自顺着小径行至木楼前,在门外踌躇了半日才走进去,见西聆君坐在桌前,她便低了头远远地站着。

一声轻响打破沉寂,是茶杯盖与杯沿碰撞发出来的。

“我的话你似乎早已忘了。”

雁初知道他的意思,他让她不再管萧炎的事,她却为萧炎重回定王府,违逆了他,然而她心底又何尝没有疑虑?

下巴被托起,蓝袍映入眼帘。

雁初之前还有些忐忑,此刻见到他反而冷静了,开口道:“你不想救萧炎。”

西聆君道:“焰国需要他的存在。”

“这样‘天意’二字才有信服力,但永恒之间不是不理外事的吗?”雁初喃喃道,“他激怒了你,也只是性情乖张罢了,并非针对你。”

西聆君道:“你想说什么?”

雁初沉默许久,道:“挑衅你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不是吗,就像将军府。”

萧炎失去了多余的邪火灵,所以焰皇能动用皇印重新控制他,可是焰皇又怎会突然知道这件事?既清楚失去邪火灵的后果,萧炎又怎会自投罗网去过那种早已厌倦的生活?是谁泄露了他的下落?

“你怀疑我?”西聆君反而微微笑了,柔声道,“难道说,你更相信那个不正常的怪物?”

“你也知道他不正常,何必……”雁初说到这里忽觉下巴力道一重,疼得她讲不下去。

西聆君道:“你今日来,就是对我说这些?”

雁初忍痛道:“我是个活不了多久的女人,又在西聆君掌控中,西聆君如此计较有失身分。”

“在我掌控中,”西聆君松了手,“不错,你逃不掉。”

雁初道:“我从未打算逃,无论之前发生过什么,你只报复我就够了,无须迁怒他人。”

“是吗,”西聆君抬眉轻笑,“我会让你看到我的报复。”

当年知晓她做的事,知晓她是如何报复他,他险些当场掌毙了她,她必须承受他的报复。

猜测被证实,他对她有着超出常理的恨意,因为那被遗忘的往事?对于他的报复与惩罚,雁初本能地感到害怕,情不自禁地瑟缩了下,一股大力却将她甩出,她整个人被他压在了桌上。

他制住他的双手,居高临下看着她,眼神不冷也不热。

雁初颤声道:“近日有些不适,西聆君医术高明,能否替我诊断一下?”

扯衣带的手顿住,西聆君露出明显的意外之色,过得许久,他慢慢地松开她,整理衣袍,重新往椅子上坐下。

手指搭在腕间,转眼间他已恢复素日的模样,凝神切脉,好象方才并未发生什么。

雁初垂首静静地坐在对面,长睫颤动,看不出多少情绪。

这件事告诉他是必须的,尽管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很快,她就感受到了他的视线,于是将头垂得更低,心跳越发急促。

沉默半日。

“今日就不必回去了,我会叫人知会定王府。”他淡淡地留下这句话,起身走出去了

.

他的反应比意料中的要好点,雁初悄悄地松了口气,至始至终她都没看到他的表情,反复回想他方才说话的语气,说不清是失望还是迷惘,更猜不透他会如何处理,因此雁初便有些魂不守舍,用饭也只是勉强敷衍,怔怔地在房间里坐到了天黑,直到使女进来点灯备水,她才醒过神。

洗浴过,雁初穿上准备好的宽松衣裳,迟疑着问:“不知弈园客房在……”

“弈主说,姑娘就在这里歇下。”

“他今晚……”

“弈主让姑娘先睡。”

见她再无问话,使女们抬起水悄然退下,留下她一人与满室烛影。

不知他今晚会不会回来,雁初半躺到床上,想这是他的房间他的床,他曾在这张床上要过自己,如今手摸着素净的床单,雁初更加不自在,哪有半分睡意。

终于,“咯吱”声响,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雁初下意识握紧了手,想要起身说话,却在瞥见来人之后愣住。

“想不到会是我吧?”来人坐在轮椅上,粉面含笑。

“扶帘公主。”雁初将身子重新倚回床头,并没有问她为何会来。

“你不必这般防备,我此番可是好意替你送药来的。”扶帘婉玉朝身后示意,一名使女立即奉上一碗药来。

雁初面上仍是平静,目光却多出三分凌厉:“你以为你能强迫我?”

扶帘婉玉笑道:“你言重了,没有主人的吩咐,我怎敢强迫贵客。”

雁初淡淡道:“你以为我会信?”

“你信也罢,不信也罢,事实便是如此,这碗药是他让送来的,”扶帘婉玉不紧不慢地摇动轮椅到床前,眼底是十足的快意与一丝不甘,“你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无论如何,你还能有他的孩子……也算运气,虽然很快就没有了。”

对上雁初冷冷的目光,扶帘婉玉笑得更加得意,刻意压低了声音:“是不是很奇怪他为什么会这样对你?因为我,他在报复你,报复你伤了我的腿,可惜你不记得了,但你身上的伤还在,普天下除了他还有谁会冰解之术?我倒希望你能记起来,我保证,那时你会更可怜。”

雁初若有所思:“他伤我,是因为我伤了你?”

扶帘婉玉道:“没错,你缠着他,他喜欢的是我,你为此就要害我。”她脸上又浮起怨毒之色:“我险些被你害得手足俱废,如今变成这个样子,他怎会不恨你!”

房间陷入沉默。

雁初盯着她半晌,忽然拍手笑起来:“公主手段高明,可惜不擅长说谎。”

她不紧不慢道:“别说越夕落不可能做出嫉妒害人这种事,就算他真喜欢你,你又怎会至今还称公主?又怎会嫉妒我腹中的孩儿?你根本没有得到他,我说的对不对?”

看着扶帘婉玉变色的脸,雁初一字字道:“没听到他亲口说出来,我绝不饮此药。”

扶帘婉玉冷笑,待要开口——

“是我的决定。”清晰的声音忽然响起

.

雁初的脸变得煞白,转脸看向来人。

他的脸色也不太好。

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注定了更难以接受的结局,令他的心更冷酷了几分。

房间的气氛陡然转变,使女们都噤声,一名使女连忙要解释,他却抬手制止了,从使女手中接过药:“都下去吧。”

唇角泛起得意的笑,扶帘婉玉低头,顺从地带使女离去。

房间只剩下二人,桌上烛花炸开,发出轻微的响声,摇曳的烛影里,他走到床前,将那碗药递到她面前。

是他的决定,他不放心让扶帘婉玉来,竟是要亲手喂她喝?

雁初紧紧地抓着被褥,控制着没让手发抖。

大仇未报,她也并不希望这种时候怀孕,只是又莫名地抱着一丝希望,尽管早就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这个结果仍旧比想象中要残酷,原以为对待亲生血脉,他会留情的。

终于,雁初将视线下移,落在那碗黑色药汁上。

西聆君看她长睫轻颤,不觉将声音放轻几分:“此药会令你昏睡,不会痛苦。”

也许是听错,那语气变温柔了,似乎在哄小孩子,只是对雁初来说,这种安抚并未激起半点甜蜜。他此刻的态度证实了许多事,这孩子纯粹是交易中发生的意外,风火泽舍命相救,再无感动可言,而是教人心凉,那根本不是为她,是带着目的啊……

雁初轻轻地“哦”了声,伸手接过药,饮尽,然后将碗递还他。

她的平静与顺从明显激怒了他,眸中的温柔化作怒火,碗在他手中“砰”然碎裂!他丢开碎片,冷冷地看她两眼,拂袖便走。

目送他离去,雁初扯了扯嘴角。

掌握一切吗?他的报复比想象中更可怕,可惜她的反应让他失望了,他是想看到她哭泣恳求吧。

回目录:《王妃归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四卷 蟠龙劫作者:寂月皎皎 2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3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4王妃归来作者:蜀客 5第一卷 灵鹤髓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