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王妃归来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王妃归来 > 残花与试探

残花与试探

所属书籍: 王妃归来

夜,混乱而残酷的战场。狂风大作,尘沙飞扬,冰流涌动,兵戈声交击,遭遇伏兵,失了地利,焰国大军阵脚已乱。漫天火光中,箭如流星,带着破空之声朝她飞去,而琉羽的意外出现,致使他想也没想就改变了方向。

“夫人与定王早就认识?”雁初吃惊,露出促狭而轻佻的笑,“枉我将定王当成男人里的君子,原来一样会在外面偷腥。”

萧齐抓住肩头那只柔软的玉手,阻止她的动作:“当年我与牧风国交战时不慎中计,身受重伤,是琉羽救了我,我二人认识在前。夕落的条件是让我此生只娶一人,琉羽为我甘愿委屈自己,等了整整百年,她并非如你想的那样不堪。”

“定王与夫人的故事很动人,”雁初道,“但定王既然早已喜欢夫人,为何还要答应王妃?”

萧齐沉默,手却无力地松开了。

雁初明白了:“因为越军?先帝在立储之事上犹豫不决,与牧风国的争地之战能否取胜是关键,越军神勇,陛下与定王想获得支持,联姻是最好的办法。”

被迫迎娶不爱的女人,男人始终是耻辱而反感的吧,何况还是为了争取妻家的支持。

雁初叹道:“王妃何其无辜。”

“身处大局,许多事未必能自主,”萧齐艰难地开口,“是我负了她。”

雁初似也黯然了:“只娶一人,能答应那样的条件对男人来说已经难得,难怪王妃会选择定王,可惜越将军父子为此战死沙场,定王又心属他人,若知道代价这么大,王妃定然宁愿选择妻妾众多的南王吧。”

爱上他不值得,她会后悔吧?萧齐面无表情地点头:“没错,是我疏忽,让人混进营调换密信,致使援军去迟,越将军父子遇难,她为了报仇才会随我出征,我对不住她。”

雁初忙问:“是谁换了那密信?可抓到了?”

萧齐默然片刻,道:“是牧风国细作。”

唇角弯了下,一丝嘲讽的笑意滑过,雁初轻声道:“那定王希望我是王妃,或不是呢?”

“当然希望是,”星眸微亮,萧齐双手扳住她的肩,“夕落,是你吗?”

雁初不答反问:“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若真是,我自然会恢复你的名分。”

“定王又如何安置夫人?”

萧齐愣了下,慢慢地移开视线:“琉羽是经陛下赐婚的,已经进了门,她所求不多,我希望你容她一席之地。”

沉默。

“夕落?”轻轻的声音带着恳求,透着一丝紧张。

“我也希望我是王妃,”雁初叹了口气,莞尔,“可惜我真不记得了。”

见他要说话,她适时掩住他的口:“大仇得报,越将军已瞑目,越军归附定王,定王何必让死人束缚自己,倘若定王对王妃尚有情意,雁初不介意做替身。”

腰间,衣带无声松开。

风吹进,轻薄的衣裳层层滑落至腰间,细致的肌肤越来越多地呈现,白如玉,光滑诱人,看在眼里,就已知道触感。

春色即将完全呈现,雁初停住了动作,凤眸斜斜向上瞟着他。

星眸渐变朦胧,萧齐迟疑着,手慢慢下滑。

房间静谧,呼吸声清晰入耳,挺拔双峰随之起伏不止,沟壑半隐半现,其中满盛诱惑,令男人难以抗拒的诱惑。

记忆中没有关于那个身体的任何片段,夕落,越夕落从不会穿这种复杂华丽的衣裳,更没有过这么轻浮动情的时候,她习惯穿着宽松衣袍练越氏刀法,美得干净又简单,可是她自己不知道也不在乎,这或许就是他感激她喜欢她却没有选择她的原因吧,她是爱他的,但还不够,一个女人若爱极男人,不会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容貌,而琉羽做到了。

“夕落?”

终于,手指略一用力,最后的掩饰被扯去。完美的上身裸露在空气中,昙花一现般的耀眼。

就在他愕然的刹那,雁初重新扯上外袍:“定王看清了么?”

萧齐放下手后退两步:“我实在……想知道她是不是还活着。”语气透着歉意,隐藏着一丝失望。

“雁初身上没有箭伤,让定王失望了,”片刻工夫,雁初已整理好衣衫,媚态全无,微笑竟是一派端庄,“雁初没那么傻,从不会在不值得的人身上浪费时间,尤其是听了王妃的故事,就更不愿留在这里了,否则夫人一句话,定王将来说不定要怎么处置我呢。”

萧齐道:“琉羽她向来善良,只是……”

“只是女人都会吃醋,”雁初道,“如今证实了我不是王妃,定王会让我走吗?”

上赐之物转身就被抛弃,又会生出怎样的传言?何况影妃等人惯会煽风点火。萧齐没有直接回答,目光恢复清冷:“仅凭箭伤难以证实,也许我记忆有误,事情尚未确定,你先放心住下。”

这么快就要物尽其用了吗?雁初摸摸窗棂上的枫叶图案,转移了话题:“这是王妃生前居处?”

家常叙话使得气氛缓和下来,萧齐看着窗间绿叶许久,方才点头道:“她喜欢枫叶,问缘故,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短短十几日,传言满京城,定王新收一名绝色美女,容貌与已故王妃极为相似,定王对其百般纵容,甚至委屈新婚夫人,以至府中上下颇有怨言。

头顶阴云层层,雁初坐在池中心亭子里,无视丫鬟们小心翼翼的模样。

扮演这个角色对自己固然不利,甚至是相当危险的,但卢山老将军身边的消息渠道想必已被云泽萧齐控制,要觅得他的下落,必须表现出配合。

萧齐走上曲桥,身后跟着一名大丫鬟。

雁初这两日收敛了许多,主动起身作礼。

“这是……”不待萧齐开口,跟在他后面的那个丫鬟先就面露惊喜之色,扑到雁初面前跪下,“王妃娘娘!”

雁初不解地看萧齐。

丫鬟抬起泪脸,提醒她:“娘娘不认得我了?是我啊!我是红叶!”

“她的陪嫁丫鬟,红叶,”萧齐示意红叶起身,“这就是我今日让你见的雁初姑娘。”

红叶愕然:“雁初姑娘?”

雁初也打量她。

反应过来是认错人,红叶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呆呆地望着她半晌,才垂首道:“姑娘容貌与王妃太……相似,叫我忍不住……姑娘不要见怪。”

雁初笑了笑。

萧齐道:“今后你就留在枫园伺候雁初姑娘吧。”

红叶低声答应,站起来拭泪。

雁初转向萧齐:“我要出府走走。”

焰国京城,繁华自是不消累叙,看天上阴云更重,是要下雨的样子,雁初不慌不忙地转过几条街,偶尔停住看看杂耍,或是进店买几样东西,让两个丫鬟拿着。

身后,四名侍卫紧紧跟随,是保护也是监视。

对于这样的安排,雁初没怎么介意,自顾自地继续朝前走,行至路口,远处传来马蹄声响,有皇族车驾缓缓行来,数十骑开道,威风庄严,周围行人摊贩纷纷往街道两旁退避。

“是南王殿下。”

议论声中,雁初放慢脚步,侧脸观望。

就在此时,中间那辆华丽的朱轮马车里似乎有了动静,跟在旁边的一名身份较高的侍者忙侧耳贴近车窗,边听候吩咐,边拿眼睛瞟不远处的雁初,紧接着他便直起身喝令队伍停住。

路人们全都跟着朝这边望来,猜测是什么事能引南王上心。

半晌,那精美窗布被一只手掀起。

雁初立即沉下脸,扭头就走。

待看见车内那张俊美面容,侍卫丫鬟们反应过来,连忙跟上去,然而就这眨眼工夫,转过街角,前面竟失去了雁初的踪影。

奇峰悬崖,危亭流瀑,重新领略过世间繁华,永恒之间就显得更加冷清了,纵有和风丽日,春花如锦,依旧感受不到半点暖意,只有无限寂寞如水,伴着岁月流淌。

白衣使者礼貌地微笑:“是弈主让我来接姑娘的。”

“有劳引路。”雁初点头。

此事早在意料之中,不属于五灵界却闻名天下的人物,既让她养花,就一定会有周全的安排让她可以按时赶回来。

雁初边跟着他往前走,边随口问:“西聆君不在?”

使者道:“弈主去五色地乡未归。”

五色地乡乃地之国,与焰国互不相邻,两边素无太多往来,雁初不再多言。使者径直将她领上弈崖,那块刻字的巨石依旧巍然屹立,只是平台上的花大半已凋零,新叶满枝。二人走到悬崖边缘,便是上次西聆君抚琴之处,短短十数日,旁边那株矮枫变得更茂盛,叶片形状优雅,惹人喜爱。

崖下风烟飘荡,使者挥袖,悬崖间凭空现出一条栈道,通往风烟深处。

栈道宽不过三尺,用粗木打入石壁,再以竹块铺就,走在上面“咯吱咯吱”响,虽然外面有栏杆加护,仍令人感到不踏实。顺着栈道行至尽头,二人站在了一处洞府前。洞外石壁上遍结霜花,冰土石冻成一片,寒气侵骨。焰国人体质对这种环境相当敏感,雁初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暗暗惊异,在永恒之间居住多年,想不到还有这等奇寒之地。

入洞,眼帘中即是白皑皑一片,连地面也铺着白雪,踏上去发出轻微的“沙沙”声,由于太清静的缘故,听在耳朵里分外清晰。

“是极地冰国的凝雪石,凝水成雪,用来供养一叶花,”使者解释道,“未得弈主吩咐,任何人都不得擅入此地。”

雁初这才明白缘故,抬眼看,对面冰台上那片绿叶格外醒目,令她感到意外的是,旁边还摆着另一只相同的玉盆。

雁初道:“两盆?”

使者笑着提醒她:“姑娘仔细看。”

雁初走到冰台前,果然发现了差异,那只玉盆中的确也生有一片叶子,只不过是半截断叶而已,似乎被人从中间掐断了,碧色消退,几无生机。

“那是弈主养过的,”使者道,“两百年前曾见它开花,眼看就要结果,谁知一夜间花竟被人折去了,如今不生不死,能否重开,恐怕要等十万年后才知道了。”

珍贵的一叶花被人折去,来人下手全无半点怜惜,丝毫不怕断其生机,可见此事不正常。雁初忍不住问:“谁敢冒犯永恒之间?”

使者摇头:“弈主从不提此事。”

二人没有忘记正事,将注意力移回那盆完好的花上,雁初只觉那粒花苞好像比上次所见时长大了点,待她喂过血,使者就领着她顺栈道走回弈崖,亲自送她出永恒之间。

即将走出幻门的刹那,雁初不经意回首望,忽见崖边那刻着古篆字的巨石旁,一名紫衣女子坐在轮椅上,手执团扇半遮面,冷冷地看着她。

回城时已入夜,天上下起了罕见的大雨,雨水冲刷着石板路,浇洗着街头老树,行人稀少,灯火阑珊,京城难得冷清起来,惟闻雨声潺潺。

阴暗长街,雁初独行。

雨水顺着头发脸颊往下流淌,心口作疼,运起火疗之术,疼痛也只稍有减轻,雁初吐出口气,克制住折元过度昏昏欲睡的感觉,尽量稳住步伐,好在这百年来早已习惯了,也不难忍受。

转过街角,数道黑影闪出,刀光带火色扫来!

习武之人有着警惕的本能,雁初下意识避开。

刀风翻涌,不依不饶地追随而至,对方出手极为凶狠,头顶的雨幕都被强悍的气浪隔断了。

雁初虽惊不乱,边闪避边凝神戒备,同时纤手扣上腰间,那里藏着柄无人见过的奇刀。

但凡刺客,出手通常都是走狠辣的路子,以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任务,而这些人虽是偷袭,所用招式却极正宗,打法更加光明磊落,难道……

雁初心头微动,迅速缩回手。

不出所料,对方个个高手,掌力幻化玄光,加紧攻势,仍迟迟未能伤她性命。

饶是如此,雁初也已经难以招架,很快腿上就受了伤,被迫跌坐在地。就在火光迎面扑来之际,斜刺里忽然飞出另一柄刀,两刀相撞,刺客低哼,料是虎口已被震伤,紧接着一道身影挡在了雁初面前。

雁初如获救星,抓住那紫袍下摆:“定王。”

原来萧齐及时赶到,见情势危急,他便随手拔出身边侍卫的刀掷出,恰好救了她一命。

刺客们见势不妙,快速而有序地撤走,萧齐示意侍卫追杀,然后回身看雁初。

视线碰撞,雁初仿佛意识到什么,连忙松开手,别过脸坐在地上喘息,疼得直皱眉,湿透的衣裳紧紧贴在身上,小腿伤口血水雨水混合流个不止,形状颇为狼狈。

眸中闪过一丝后悔之色,萧齐想也不想便俯下身,从自己的衣襟上撕了块布替她扎住伤处,然后脱了外袍裹住她,抱起就走。

雨里长街分外沉寂,步伐快而平稳,映着远处不甚明亮的灯光,俊脸上有雨水不停滑落,刚毅的轮廓变得柔和许多。

关切依旧令人心醉吧,可惜知道真相后,就剩不了多少感动了。

雁初脸色苍白伏在他怀里,无力地问:“定王怎会出来?”

许久,萧齐才开口道:“夕落有旧疾,每逢这种天气都会心疼,连出门也不能。”

“所以你见天气变了,就出来寻找?”雁初勉强笑,“我不但没有心疼病,还能打,现在你该相信了吧。”

说不像,逞强的个性仍然相似,萧齐低眸看她一眼,道:“焰国习武的女人不多。”

雁初道:“王妃不就是一个?”

萧齐将她裹紧了些,轻声道:“论武功,论性格,你远不及她,惟独生了张利嘴。”

雁初道:“人死了,记得的总是好处。”

说话的工夫,定王府大门已近在眼前,萧齐一面命人去请名医,一面抱着她往后园走,刚到园门口,迎面遇见了琉羽。自从住进王府,两个女人就没大见面说话,陡然撞见这情形,琉羽脸色有点变了。

萧齐随口吩咐:“她受伤了,你先回房。”

头一次被忽略,琉羽不满地盯着雁初,可巧对面那双凤眸也正看着她,里面泛起深深的笑意。

酷似越夕落的女人,心安理得地躺在萧齐怀里,还有意无意地侧过脸,找到一个安全的角度,慢慢地朝她张开嘴,仿佛一条吐着信的美女蛇,缠在她最爱的男人身上,向她示威。

琉羽冷笑。

她从不担心这些自以为是的女人,只要这女人当着萧齐的面开口,就输定了。

然而,那美女蛇并没有如预料中那样出言讽刺,或者说,她根本没有出声,只是保持着那个口型而已,清晰的口型,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的一个字。

瞬间,琉羽握紧袖中手,惊恐失声:“越夕落!”

见她当众直呼越夕落之名,萧齐皱眉提醒:“羽儿!”

“是你,”琉羽仍是步步后退,盯着雁初颤声道,“你就是她,你……没死!”

“夫人又认错人了,”雁初很自然地侧脸打量她,似是不解,“难道夫人不希望王妃回来?”

“女人总是敬怕鬼神,”萧齐半是解释半是责备,“琉羽,先回房!”

直呼“琉羽”,已有警告意味,琉羽蓦然醒悟,惊疑地打量雁初,想要确认刚才所见是真是假,然而那美丽熟悉的脸上神色已是平静无波,再也看不出什么了。

萧齐将雁初交到两个仆妇手里,吩咐先送她回枫园等候大夫,待人离开后,他才遣退所有丫鬟,转身问琉羽:“怎么回事?”

琉羽别过脸:“或许……是我看错了,我以为她是越夕落。”

萧齐道:“委屈你的不是夕落,是我,她之前并不知道你的存在,对不住她的是我们,如今人已经不在,你为何还那么恨她?”

琉羽闻言激动起来:“是我嫉妒,那又怎样!这么多年,我只能在背地里跟你私会,偷情!我成了什么?这都是她害的!她死就死了,地位却还在我之上,还能让你惦记,我受够了!”

“羽儿,你冷静些!”萧齐拉住她的手,“她叫雁初,不是夕落。”

琉羽摔手道:“那你为什么这样在乎?一个舞女受伤,用得着你抱?”

萧齐放开她:“我让你这么不放心?”

“我……”琉羽渐渐冷静下来,低头拭泪,“我只是怕她回来,要赶我走。”

修长手指替她拭去泪水,萧齐拥她入怀:“傻话,你是由陛下赐婚嫁与我的,云泽琉羽,谁能赶你走。”

“真的?”琉羽仰脸望着他,“不论发生什么,你都不会赶我走?”

女人无助的缺乏安全感的模样最令男人心软,更何况她为他付出太多,需要他的安抚。萧齐移开视线,点头道:“放心,一切有我。”

琉羽这才展露笑颜,双臂勾住他的颈。

萧齐抬眉,低头吻了下那娇艳红唇,打横抱起她朝房间走去。

枫园,漆黑雨夜中亮着一点灯火。送走大夫,两名丫鬟给伤口上过药,红叶又端着一碗药汁送到床前,轻唤:“姑娘,该吃药了。”

雁初睁开眼:“你倒很尽心。”

红叶道:“我是跟着王妃来这府里的,如今看到姑娘,就像看到了王妃。”

见她眼圈发红,雁初笑道:“我怕是比王妃难伺候多了。”

“怎么会,姑娘方才还为王妃冒犯夫人,我都听说了,”红叶低声道,“以后姑娘别一个人出门了,幸好今日王上及时赶到……”

窗外夜雨打池塘,枫园越发寂寞凄凉。

雁初闭了眼睛听雨。

没有他赶到,她也不会出什么事,那些“刺客”的目的,不过是想见到越家刀法而已,一场简单的试探。

※※※※※※※※※※※※※※※※※※※※

谢谢文云渚同学的长评

由于昨天忙,没能赶着更新,望大家原谅下:)做了点小修改,以免被说伪更,增加一点内容作补偿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王妃归来 > 残花与试探
回目录:《王妃归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 · 缥缈录1 · 蛮荒作者:江南 2琅琊榜作者:海宴 3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4九州缥缈录作者:江南 5长风渡作者:墨书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