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玉楼春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玉楼春 > 第一二四回

第一二四回

所属书籍: 玉楼春     发布时间:2020-04-17

    年轻的皇帝志存高远,对于迁都以安定北方局势之事也是势在必得。按照工部户部递交的计划,拟定最迟五年之内将开始搬迁。徐若麟作为现下毫无争议的首辅之一,愈发忙碌了。但是这几天,他却碰到了一件头疼的事。

    让他感到头疼的,不是旁人,正是他的妹子青莺。

    事情是这样的。袁迈率船队出使海外列国这件事,从一开始,朝中大臣的意见便分成了对立的两派。支持的一方,认为这样与外界保持交通往来,可以辟海疆,扬国威,而反对的一方,则认为此事劳民伤财,不过是好大喜功之举。双方各执一词,谁也无法压服对方,正要提到此事,必定争辩得唾沫横飞。赵无恙对此事,一向却是抱支持态度的。所以去年执掌朝政后,决定让袁迈继续率船队二次出海跨洋,这一次,可能要到达更远的未知所在。准备工作从去年底便再度开始了。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次自然更加顺利。如今万事俱备,按照钦天监择定,下月十六,便是宝船再次起锚扬帆的日子。

    上一次,青莺是随船女官。这一回,徐若麟以为她不会再想上船了。或者换种说法,他并没打算让这个年纪已经不算小的妹妹再次出海。不想这日,正好他休沐,忙了一早后,过午回家,她便找了过来,请求安排她再次上船。徐若麟自然劝阻,但她态度坚决。他也晓得她的性格,与她再三确认后,无奈去与初念商议。

    这一年多来,初念与这个小姑子朝夕相处。她虽从没明说过什么,但从她无意流露的谈吐口风中,初念也愈发感觉出来,她对袁迈此人,确实是怀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尤其是这次回来,对于那两桩婚事,她竟然连想都没想,当场就拒绝了。渤泥王子的求婚便罢了,只说是山高水阔风土迥异,山东老家的那桩婚事,却算不上不好。她却这样的态度,只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而已。她对此本就有些挂心,此刻听丈夫在自己面前再度提到青莺找到他说事儿,愈发觉得不安了。

    她发怔的时候,徐若麟还是摸不着头脑。毕竟是男人,再能干,于女孩儿的心思也没女人看得明白。何况袁迈身份特殊,他更不会往别的地方去想。见妻子没搭理自己,只好叹了口气,皱眉道:“我有些弄不懂四妹到底在想什么。女孩儿再聪明能干,这一辈子最好也要有个男人依傍。她应知晓这道理。她如今年岁虽稍大,但想嫁个好人家,也并非多大的难事。她却闭口不提婚嫁,还和从前一样,一门心思地只要上船出海。她到底在想什么?这种事,一次也就够了,难道一辈子都一直飘荡在外?”

    初念回过了神儿。张了下嘴,话都到嘴边了,怕他听了大惊小怪,也怕万一自己猜错了闹尴尬,还是吞了回去。只朝他笑了下,安慰道:“你莫急,晚上我寻个空,劝劝她。”

    徐若麟松了口气,点头道:“正是。我也是这想法。有些话我不好说,你当嫂子的却可以说。你赶紧劝劝,务必要让她打消掉这念头。”

    初念白了他一眼,“你放心就是。自打去年回京,家里接二连三出了那么多的事,后来你又去了外地,小姑帮了我不少的忙。真论处的时日,我和她比和你处得还要多。我自然也想她好。只是……”她摇了摇头,“反正我尽量就是。”

    初念不过是在丈夫面前说几句微微含酸的爱娇话,玩笑而已,徐若麟闻言,却是有所感触。先前自己去了外地就不用说了,夫妻自然两地相隔,如今即便回来了,这大半个月里,太子登基,事情千头万绪,自己早出晚归,几乎没片刻得闲,往后短期之内只怕也是一样。见她这样打趣自己冷落了她,顺势便搂住了,附到她耳边笑吟吟赔罪道:“是,夫人说的,自然是没一处错的。为夫从了教训就对了。这就和你多处处,省得你下回又埋怨我连你的四妹妹也不如……”

    夫妻两个正轻声细语着,门外头来了个丫头递信,说是外头刚传进来的,瞧着像拜谢函。徐若麟只好起身,理整理了衣衫去开门,接过来一看,落款人竟是袁迈。咦了一声开了封,看过之后,便把信递给了初念。

    初念在边上瞧着,见他似乎长松口气的样子,急忙看信。

    信确实是袁迈写来的。除了与徐若麟叙旧,说的事,重点还是青莺。在信里,他先是感谢了青莺一番。说自己上月收到了她托人转交的书稿,惊讶于她的细巧心思。连夜拜读后,更为其中的文理华彩所折服。交翰林院数友人同阅,亦无不交口称赞。待日后付梓刊印,足以列入史宬馆藏。赞完了,他话锋一转,说下月将奉天子之命再度出洋。对于前次她随书稿一道寄函问询之事,借此机会一并答复。徐家女儿身份贵重,四小姐蕙质兰心,宜春日赏花,宜秋时掬月,独独不合这出海行船之事。先前三年,已是万分委屈了她。他亦时时惶恐,生怕有所闪失屈待。所幸平安返回,明珠归里。如今他已择了另位适合的书吏,不敢再劳烦徐家小姐。感荷高情,非只语片言所能鸣谢,唯有遥祝早得佳偶,芳华永继。以上种种,烦请徐兄代为转告,等等诸如此类。

    初念看完了,这才恍然,为何徐若麟方才会露出轻松之色。

    “娇娇,四妹她写了什么书稿?”徐若麟问道。

    这事,初念倒是知道的。青莺回来后的这一年多时间,除了继续学习梵文,也在誊录她自己过去三年里的随船日志,最后分门别列,整理成册,润色成稿。其中包括海图志、各地各国的风土人情、地理杂记等等。便把情况说了下。

    徐若麟点头道:“她倒有心了。倘若真成书,便是我朝首册关于海外番邦的录志,可供后人参考。确实难得。如此也不算白出去了一趟。”看了眼初念手上还捏着的信,又笑道,“袁老弟果然是个细心的人,这时候来了这样一封信,倒省却了咱们不少口舌。你径直拿去给四妹妹看便是。她想必便会断了这念头。”

    初念哦了声,把信收了起来后,想了下,往青莺那院里去。过去时,廊外的丫头见了她,正要唤,初念示意她噤声。丫头便低声道:“大奶奶,你劝劝姑娘吧。接连几个晚上一直熬夜在写字,眼睛都熬红了。凝墨姐姐嫁人了,我们劝,她也不听。”

    初念点头,进去屋子,见青莺正伏案于南窗的桌前在写东西。到了她身后,她仍未丝毫未察觉。直到写完,她放下了手中的笔,甩了下有些酸的手,回头这才看到初念来了,急忙站起了身。

    初念拿过她放在边上刚晾干的一页纸,看着上头整齐娟秀的蝇头小楷,笑问道:“还没写完呢?”

    青莺嗯了声,道:“就剩最后一卷没给他了。从前以为空闲,便没抓紧。没想到这么快又要出海,所以最近紧赶着,快好了!”

    她眼圈微微泛青,眼中却掩饰不住兴奋之意。

    初念点头,小心地放下了她的文稿。还在踌躇怎么跟她开口好,青莺已经开口了,轻声问道:“嫂子,我的事,你跟大哥说了吗?他怎么应的?”

    初念看向她,见她一双眼睛中满是期待。更觉张不开口。带来的那封信,就如同一块石头压在她身上。

    青莺面上的笑意渐渐消去了,有些不安地道:“嫂子,大哥不同意对不对?”

    初念叹了口气,终于摸出信,递了过去。

    青莺对袁迈的笔迹十分熟悉,即便没有那个落款,立刻便也认出了信封上他的字。急忙接过取出信瓤展开,飞快看完之后,整个人便僵住了,脸色渐渐变得苍白。

    初念望着她,柔声道:“四妹妹,袁大总管的话,并非没有道理。你哥哥他也是这个意思。你是女孩儿家,这样一直随船在外,并不妥当。等你手头的事忙完了,把文稿交给袁大总管,往后你便安心在家,可好?”她顿了下,又道,“你千万不要难过。袁大总管在信里也是一直夸你的。他之所以另寻了人,也是怕耽误了你。你当理解他的心意。千万不要让他为难。”

    青莺低头不语。半晌,忽然抬头,道:“嫂子,我明白了。你放心,我没事。”她说完之后,又笑着补了一句,道:“今日难得哥哥在家,嫂子你去陪他吧。我也赶紧把文稿给完结了,也算了了件心事。”

    初念方才说那话的时候,心中其实有些忐忑。

    她此刻已经肯定了,青莺必定是对袁迈有了不该有的念想。这太过惊世骇俗,于青莺更是件影响重大的终身之事。莫说徐若麟和廖氏了,便是在初念看来,也是觉得不大现实。所以刚才干脆把话挑明了说,盼她能够醒悟,却又怕她一时难以接受。不想她竟会这样淡然,一时倒惊讶了,仔细再看她一眼,见她似乎并无勉强之色,以为她真的因了袁迈的这封来信而灰心,打消了那念头,终于舒了口气,笑道:“你能这样想就好。那我不打扰你了。你也别太累。方才听你丫头说,你连夜都在熬。”

    青莺含笑点头,送初念出去,闭门转身之后,慢慢到了桌案前坐下,凝视着摊在桌上的那封信,身影凝滞了许久。

    ~~

    袁迈虽是内宦太监,但身份特殊,数年前,赵琚便曾赐他一座宅第,准他居留宫外。下月便要再次出行,最近他异常忙碌。这日一大早出去,一直忙到晚间才回,腹中也饥肠辘辘了。到了门前,门房迎了出来,他下马正要往里去,见门房往边上指了下,顺他手势看去,这才留意到一边的暗影里停了辆小马车,车前立了个人。脸模看不清楚,但能瞧出是男人装扮,外头裹了件披风,身形略瘦。

    只消一眼,他便立刻认出了这熟悉的身影。脚步一下被钉在地上,心也猛地一跳。

    “大总管,”门房道,“这位天擦黑时就过来了,说找您有事。我让他进来等,他又不进……”

    门房还自絮絮叨叨,袁迈便已经大步到了那身影的跟前站定,压低了声道:“你……怎么来了?”

    这等他的人,正是青莺。

    从船上下来到如今,一晃一年多过去了。这也是这么久以来,他们第一次面对面地再次相见。袁迈想要压抑住再次乍见到她时的那种浑身上下仿有针尖在密密刺他的热血沸腾之感,却显然不大成功。他连声音都有些飘忽了。

    青莺仰头,借了自己身后马车车辕上悬着的牛皮灯的昏光,看见他对着自己说话时,一张脸上的神情仍是那样严肃,仿佛不带丝毫感情,和她先前想象中的简直一模一样。但是此刻他望着她的目光却在微微闪动,和他的说话声一样,正悄悄泄露了他的心思……

    或许他自己还浑然未觉,她却捕捉到了。

    跟随了她一夜又一个白天的那种压抑和委屈忽然便烟消云散了。她的心情顿时好了些。咬了下唇,然后轻声道:“我找你,有话说。”

    袁迈的理智告诉他,越是这样的时刻,他越是不能心软。但是他的举动却悖逆了他的意愿。沉默片刻之后,他终于还是将男装打扮的青莺默默让到了一间靠门的外厅之中。趁着她好奇打量四周的时候,在侧的他也终于看清了她现在的模样。他发现她肌肤比一年前刚回来时白皙了不少。但是眼眶微陷,眼圈处微微泛青,瞧着竟像是没休息好的样子。迟疑了下,忍不住开口道:“你……最近睡不好?”

    他说这话,是因为想起她当初刚上船时,因为不习惯,有一阵子也是这副这样。

    青莺转向他,嫣然一笑。“还行。就是知道咱们快要上船了,我怕往后出海后会没空,所以想趁这些天在家的时候,紧赶着把文稿完结了。昨晚熬到下半夜,终于全好了。这是最后一卷,给你。”

    她把手上那叠用牛皮纸包好的稿子递了过去。

    袁迈接了过来,展开看了一下,叹道:“徐四姑娘,太难为你了。累你这样疲累,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他望着她,眉宇间一贯的冷肃之色不由自主地消了去,取而代之的,是目光里掩饰不住的一丝怜惜之意。

    这么久了,他仍是一直这样叫她。恭谨而拘束。

    青莺再次盈盈笑,没有说话。落入袁迈眼中,她的双眸比烛火还要明亮,皎然而色转。他竟然看得有些忘神。直到她双颊微微泛红,眼波流转更甚,这才惊觉自己的失礼,有些仓促地后退了一步。

    他将手上的书稿放在了桌案上,过去推开了窗。带了露凉的夜风朝他迎面吹来,他心里的那丝躁动很快被风吹散。转过身去后,他又恢复了一贯的冷静和自持。

    “徐四姑娘,”他再次到了她近前,缓缓地道,“昨日我给你兄长去了封信。解释了一些事。方才听你的话,像是你还未得消息。是这样的,我已经寻了另个人代替你从前的事。往后你不必再随船了。这也是为你好。你与我们不同。我们这些人,性命轻贱,便是身死异乡也没什么。你却身份高贵,不能一直都这样在海上漂游,虚度青春……”

    他说话的时候,她便那样一直笑着,盯着他。直到他终于词穷,再也说不下去了,她才渐渐收了笑,道:“我过来,就是要告诉你,我在船上的位置不容旁人取代。那个人,我不管他是谁,他从哪里来,你就让他回哪里去!我是一定要上船的!”

    袁迈惊讶地望着她。做梦也没想到她竟会用这样强硬的态度与自己说话。她现在,完全就是命令的口气,容不得他拒绝。

    他自小随父祖游历四方,少年时经历过战事,这几年,统领如同一支庞大海军的船队,遭遇过穷凶恶极的海盗,也指挥过针对当地反对武装的惨烈战事,甚至有过千钧一发死里逃生的经历,也算是有点阅历的人。但是此刻,面对这个用强硬态度与自己说话的年轻女子,他一时竟词穷,不但词穷,连后背都开始冒汗了。

    他在与她的对视之中,终于落败。无奈地苦笑了下,避开她咄咄逼人的目光,低声道:“徐四姑娘,你很好。但你真的不再适合上船了。请你务必谅解我,勿要叫我为难……”

    “拿来!”

    青莺打断他话,忽然冷冷道。

    “什么?”袁迈有些茫然地看着她。

    “我的文稿!”

    她说道。

    他不解,一动不动的时候,青莺已经过来,一把抓过他方才放在桌上的那叠纸,撕拉一声,上头的几张纸已经变成两半,被她揉成一团,然后甩在地上。

    袁迈大惊失色,一个箭步过来,急忙要从她手里抢纸张。她死死捏住剩下的厚厚一叠,咬牙要撕开,却因了太厚,力气不够,只扯破了上头几页,终于被袁迈从她手中一把抢了下来。

    “你做什么!快别这样!”袁迈见她还要来抢,急忙举过头顶。青莺跳了起来也够不到,几次过后,拳头便落到了他的肩膀和胸膛,眼中也迸出了闪烁泪光。听她用带了哭腔的声音怒道:“你当我为什么辛辛苦苦地写这些东西?我全是为了你!既然你不领我的情,我还要这些做什么!你把这些,连同我先前给你的那些,统统都还给我!我全撕了才干净!往后我也死了心,再也不会让你为难了!”

    她说着,停了手,睁大眼凝望着他。

    </P>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玉楼春 > 第一二四回
回目录:《玉楼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2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3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4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5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