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玉楼春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玉楼春 > 第二十五回

第二十五回

所属书籍: 玉楼春     发布时间:2020-04-17

    初念惊觉出事的时候,整个人已经随了轿子在往下翻滚了,死死抓住轿子里的杠,却是徒劳,不过才三两圈,整个人便被甩了出来,随即继续往下。唯一能做的,就是抱住自己的头,也不知滚了多少圈,身子的下去之势终于停了,等那阵几要呕吐的天旋地转感过去之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仿似已经到了坡底的一处涧坑里。

    因坡上密生草丛,运气也好,没被石头磕碰到,等渐渐缓过浑身的疼痛,坐起身动了下手脚后,发现自己其实不过被刮破了衣衫,掉了一只鞋袜,手脚、小腿以及脖颈处有擦伤而已,此外应该没别的大碍。松了口气,抬头往上看时,忽然听到侧旁一阵痛苦的□传来,辨出是青莺的声。

    她方才一直以为只有自己自己随了轿子滚落下来,没想到连小姑也一起掉下来了。急忙站起身,拨开树丛循着□声找过去,最后在数丈开外的一棵树脚旁看到了青莺。她脸色煞白地蜷着身子,白色裙角处一片殷红,看着十分吓人。

    “嫂子……”徐青莺看见初念,泪便滚了下来,痛苦地呻-吟道,“我的腿,好疼……”

    初念比她不过大了一岁,但感觉上,自己比她要大许多。此刻见她这惨烈模样,虽也吓得手脚发软,好歹还算能支撑,急忙蹲到她身前,掀开裙角看去,不禁倒抽一口凉气。见她穿在身的那条衬裤已被完全剐破,左边小腿侧鲜血淋漓,不知道有没伤到骨,但血一直在汩汩地流。

    “别怕,别怕,我在……”初念压住心中的恐惧,极力安慰青莺。用牙齿啮住自己裙角,狠命往下拉扯,清脆的嘶啦声中,扯下一段裙幅,将她受伤的那条腿轻轻摆正,在她的痛苦呻-吟声中,将伤口紧紧地扎裹起来。过了一会儿,见血似乎不再继续流了,这才松了口气,将她头扶着靠在自己腿上,安慰她道:“他们很快会过来找我们的,你别怕。”

    青莺瞧着终于镇定了些,忍住痛,枕在初念腿上一动不动。

    时令已深秋,白昼渐短,感觉没多久,四周仿佛便暗了下来,青莺再次恐惧,颤声道:“嫂子,他们会不会不管我们?”

    初念极力安慰小姑,自己心里的恐惧,其实比她也并没少多少。方才她已经朝着四面大声喊话,只一直没回应,此刻忍不住再出声大喊,声音惊动归巢的鸟群,扑啦啦一阵异响,远处的一团昏暗里,仿佛随时有东西会出来,顿时毛骨悚然。

    天色很快便暗了,更糟的是,又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

    初念原本的念头,是和青莺在原地等待,这样搜寻的人更容易找到她们。但现在显然不可能了。天要黑,又下雨,便是她可以忍受,已经受伤的青莺恐怕也不能这样淋雨,看了下四周,道:“咱们要找个地方先避雨。”

    青莺呜咽道:“我的腿一动就疼,走不了路……”

    初念道:“我背你。”说罢低头下去,继续用牙齿和手撕着身上衣衫,扯出一道道布条,递到了她手上。

    “嫂子,你做什么?”

    青莺不解。

    初念道:“等下你隔段路便往树杈上挂一条,这样可以指引他们来找我们。”

    在初念的记忆里,前世里与徐若麟一起时,几乎每一次,他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不厌其烦地要她,然后离去。只有一次,那天正好碰到她月事,他便搂住她讲了回闲话,提到他少年时初到北方,有一次遇险迷路,就是靠在沿途留下记号,最后才得救脱险的事——因为难得有那样宁静的相处时光,她印象深刻,一直没有忘记,所以此时便记了起来,跟着照做。

    初念吩咐完青莺,见她脚上正好也还剩一只鞋,便脱下来自己穿上,然后搀起,试着背她。

    青莺比初念要矮些,身量也苗条,于男人来说,这点重量自然不成问题,但对于初念来说,背她行走于没有路的涧侧,却不是件轻松的事,不但身上重,脚底也被硌得生疼,只一直咬牙坚持着而已,最后在跌跌撞撞中,几乎是拖着脚已着地的青莺,终于找到了山壁侧凹进去的一个浅洞,将她放下。薄薄的绣鞋底,哪里经得住这样的行走,此刻脚底早火辣辣一片,自己也跟着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不已。两个人浑身都湿透了。

    青莺□道:“嫂子……辛苦你了……”

    初念擦了下脸上混在一起的雨水汗水,再替她擦干脸,拧去身上衣衫里的雨水,嗯了一声,道:“没事。你放心,很快就会有人来了。”

    到了现在这时候,她先前的恐惧已经没了,心情只剩沉重。

    她相信一定会有人下来找自己和青莺的。但天越来越黑,雨还一直下,这对找人必定极其不利。他们会不会放弃等明天才来?如果这样的话,她应该无碍,但是青莺恐怕却支撑不住。她现在连□声也越来越轻了。她知道这不是因为她不痛,而是没有力气了。

    她默默再等片刻,湿透了的衣衫贴在肉上,一阵阵发冷,想必青莺也是,只好躺了下去,紧紧抱住了她,两个人相互靠着体温取暖。

    初念终于闭上了眼睛。满世界就只剩耳边雨打枝叶发出的窸窸窣窣声。眼前忽然浮现出了一张男人的脸,但很快,她便厌恶地将他从自己脑海里赶了出去。

    青莺渐渐没了声息,仿佛已经昏睡过去。初念搂着她,一直等,等了不知道多久,就在她绝望的时候,耳边忽然听到一阵脚踏碎石发出的“咔嗒”“咔嗒”声。

    这时候,雨已经停了,四下一片静悄。所以这种异样的声音一下便勾动了她的耳膜。她一阵狂喜,猛地坐起来正要呼喊,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会不会不是人,而是夜间出来的野兽?

    她被这个念头给吓住,一动不动,睁大眼紧张地注视着声音来源的方向。

    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终于,她的眼帘里跃入一道朦朦胧胧的灯笼光。这是自从陷入黑暗中看到的第一缕光,她如获至宝,几乎要发抖,颤声着大喊:“是谁?我在这里!”

    打着灯笼的人似乎微微一个停顿,随即如飞般而来,当那个黑色身影终于停到她面前时,初念已经要流泪了,也没看清是谁,只擦了下眼睛,哽咽着抬头便道:“可算是来了……”

    ~~

    徐若麟借着手上那盏防雨牛皮灯笼发出的昏光,照清楚此刻这个坐在地上的女子时,整个人便被心里涌出的狂喜和激动给攫住了。

    她此刻的模样极其狼狈,头发凌乱,脸上沾了污泥,身上的白色衣衫破烂,几乎看不出本色了,但于他来说,冒雨下到涧底,只凭借手上一盏灯笼的光苦苦寻了半夜,这一刻有了结果,终于找到了她。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事?

    他丢下灯笼,几乎是下意识地,一下便扑到她面前,单膝跪地抓住她肩膀便应道:“是,是我来了!娇娇你都还好吧?”

    初念吓了一跳,借了地上灯笼的光,终于看清是徐若麟,脸上的表情便凝固了,浑身僵硬。隔着半湿的衣衫,她冰凉的肩膀都能感觉到来自于他掌心的热力。这让她很是别扭。不安地扭了□子往后靠,想摆脱他的手。他却不放。

    她被肩膀处的热力终于灼得一个激灵,猛地抬臂拂开他的手,飞快地道:“我没事。青莺腿受伤了,晕了过去,你快送她上去。”

    徐若麟这才注意到一直缩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青莺,伸手搭了下她的额头,感觉微微地烫,一凛,起身从怀里摸出个暗哨吹了下,寂静的山地里,立刻便被这种尖锐的声音所充满,惊得夜鸟四下扑腾。很快,周志便与另个人提着灯笼循声赶了过来。

    “四姑娘受伤晕过去了,快送她上去,小心些。”

    徐若麟吩咐道,周志急忙应下,小心翼翼抱起青莺,飞快而去。

    初念终于吁了口气,目送青莺去了,等发觉这里只剩自己和徐若麟时,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朝着周志的背影喊道:“等等,还有我!”

    徐若麟此刻心情极好,听出她声音里的焦惶,忍住想笑的*,冲她道:“他们一个要打灯笼,一个要抱四姑娘,没多余的手搭你。”

    初念见前头的人转眼便消失不见了,无奈之下,只好扶着山壁慢慢起来,刚站稳,脚底一阵疼痛,身子便微微一晃。徐若麟立刻伸手去扶,却被她避开,低低地道:“多谢大伯找到这里。那就走吧,大伯请带路。”话说完,见他只盯着自己一动不动,心里一阵不安,咬牙忍着疼,迈步便往周志方才离开的方向跟去。

    徐若麟见她倔强,只好拣起地上灯笼,一边替她打着,一边慢悠悠跟在她一侧。初念觉到他不住打量自己,心中愈发烦躁,脚步加快,不想被地上的一段树根绊了脚,身子便往前扑,堪堪就在要扑到地上时,被他一把接住,随即脚下一空,整个人已经被他打横抱了起来。

    初念大惊失色。

    这种熟悉的记忆,她现在想起来就像被火烙了一般地疼。挣扎,指甲狠狠掐入他的胳膊,口中道:“我自己能走,你放开!”

    徐若麟皱了下眉,把自己手上的灯笼塞到她的一只手上,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对你怎样的。你帮我打着灯笼,我好快些送你上去。”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玉楼春 > 第二十五回
回目录:《玉楼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2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3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4佛跳墙作者:念一 5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