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玉楼春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玉楼春 > 第五十九回

第五十九回

所属书籍: 玉楼春     发布时间:2020-04-17

    王氏不料他真的应了下来。一怔过后,忙叫初念携果儿先回房,自己便领了徐若麟入内。下人奉茶后,王氏叫儿子继本出来拜见。

    司继本规规矩矩朝徐若麟见礼后,便立在一边没话了。不过是徐若麟问一声,他应一句而已。王氏见状,暗叹口气,发话解嘲道:“叫贤侄见笑了。我这儿子,实在是上不了台面。”

    徐若麟微笑道:“令郎乃是忠厚良善之人。年纪也小。往后再加琢磨,不愁不成大器。伯母勿妄自菲薄。”

    徐若麟话刚说完,那边得知了消息的黄氏便已领了初音喜孜孜地过来。张口便是一句“女婿,你可来了!你不晓得我和你岳丈日盼夜盼,早盼着这一刻了。怎的来了也不去我那边坐?”还没等徐若麟开口,又左右张望了下,不见果儿,又道:“我的那个乖乖外孙女呢?可怜的孩子,那么早就没了娘。我这当外祖母的,每每一想起来,便觉抓心挠肝地难受。正想着这两日过去探望呢,可巧你们便来了。”

    黄氏说一句,王氏便在心里冷笑一下。拿眼瞧了下徐若麟,见他神色果然淡然,等黄氏说完,微微欠了个身,道:“承蒙挂念。我和果儿都十分感激。”

    黄氏方才一听到徐若麟过来的消息,立即便催初音换一身刚新裁的鲜艳衣服,擦了胭脂唇彩后,急匆匆便领了她来。自知自家从前做绝,也准备好了他没好脸色。此刻见他态度比自己原本预计中的似要好些,忙将初音拉到自己身前,笑道:“客气什么。大家都是一家人。女婿,这是你小姨子初音。如今十六岁。当年你娶她姐姐的时候,她才□岁哩!你瞧瞧如今这模样,可认得出来?初音,快叫姐夫!”

    徐若麟看了眼司初音。见她穿了身水红的裙衫,眼如秋水,面带桃花,颇有些未笑先含情的样子。照她母亲的吩咐,朝自己羞答答叫了声“姐夫”后,便站在那里透过眼角看自己,两只手指飞快绞缠着衣带。略微点头,道:“一晃都这么大了,是有些认不出了。”

    黄氏笑道:“这不打紧。咱们从前便是一家人,往后更是。这眼瞅就要饭点了。你又难得到家里来。晚上定要留下。等你岳丈回来,叫他陪你好生叙叙话。”

    徐若麟微微笑道:“下回若是便宜,我再特意去拜访您二位。今日另有事,恐怕不大方便。”

    他的态度始终客气而冷淡。黄氏觑见一边的王氏仿似极力忍住笑的样子,压下心中泛出的恼羞之意。晓得即便再留下来,恐怕也只不过给大房徒添笑料而已。反正让女儿现身的目的也达到了。便咳了一声,笑道:“如此也好。那我便不叨扰女婿了。下回有机会,再好生叙个旧。”说罢扯了下初音,两人先后出去了。

    一俟边上没人了,初音便有些恼怒地撅了嘴,埋怨道:“娘,都怪你!我说我不要去,你非拉我来!你瞧他那样子,连正眼都没瞧我一下!这要是落入大娘眼中去告诉了二姐姐,她还不笑话我!”

    黄氏皱眉道:“你晓得什么!这人天生就这一副冷淡样子。女儿你花容月貌,在男人跟前,只要收收你的小性子,多学学你那个二姐姐的样儿,男人会看不上你?你且等着,我瞅个时机,带你去看下你姑奶奶,探探她的口风再说。”

    初音嘀咕道:“她就一晦气的寡妇,我学她?没得触了霉头……”

    黄氏低声喝道:“跟你说多少遍了,不要把这话挂嘴边。当心落入人耳传到你祖父耳朵里!”

    初音听她提起祖父,眼前闪过那个抱着黑猫坐在阴森暗处一动不动的干瘦老头子,打了个寒噤,这才终于闭了嘴。

    ~~

    黄氏母女二人离去后,徐若麟决定不再绕圈子了,望向王氏:“伯母,今日之所以叨扰,实在是有事相求。”

    王氏此刻对眼前说话的这个人,除了感激还是感激。听他这样开口,立刻便道:“贤侄言重。尽管讲来便是。但凡我能,必定无不允的。”话说完,见徐若麟目光看向了还立在跟前的继本,忙叫他退下了。

    徐若麟这才道:“伯母,我有一事需得说与令爱。恳请伯母允我与令爱相见一面,不胜感激。”

    王氏又是惊讶又是疑惑。万万没想到他提出的竟是这样一个要求。虽说他曾是初念在夫家的大伯,只这样让他就去见初念,总觉不妥。便试探着道:“这……,何事可否请贤侄告知?我可代为转达。”

    徐若麟摇头道:“此事只能由我亲口告她。”

    王氏犹豫了。

    答应吧,有些不妥。不应吧,人家屡次三番地出手相助,仿似又有些开不了口。

    徐若麟笑了下,道:“伯母,此事事关重大,所以我才定要见到令爱亲口告之。伯母何妨去问下令爱的意思?说不定她也愿意见我的。”

    “娘,我去小书房等,你让他过来便是!”

    王氏还没开口,正这时,两人所处小厅被扇大屏风所遮的那出口处,忽然传来个冷若冰霜的女子声音。王氏听出来了,正是自家女儿所发。没想到她竟会立在那里。也不晓得有多久了。起身要过去看个究竟时,初念又已语带讥嘲地道:“这是咱家。你女儿也不是什么黄花闺女了。一个大活人,你还怕他能生吞活剥了我不成!”说完,转身便去了。

    这间会客小厅,为求夏日通透凉爽,东有入口,西亦开一出口。如今因秋渐凉,西出口前挡了一扇高大屏风而已。等王氏忙转到屏风后时,看见女儿人已经不见了。也不知道她是什么过来的。

    王氏回头,见徐若麟望着自己,晓得是拒绝不掉了,终于勉强点头,道:“也好,那贤侄随我来便是。”

    ~~

    王氏叫丫头婆子们都不要跟来,亲自带了徐若麟到司家两兄妹白日里时常去的那间小书房前。停于檐廊下的那架鹩哥笼前,这才指着门,道:“便是那里。贤侄可过去了。我便在此等着。”

    徐若麟笑着道谢,往小书房快步而去。刚挑帘进去,一眼便看见初念果然已经在里头了,正立于书房南墙的多宝格前。身上还是出去做客时的那套衣衫。此刻正直直地盯着自己。

    徐若麟上下打量着她,目光闪闪地赞道:“娇娇,有些时日不见了,你愈发地好看了!”

    初念勾了下红艳艳的嘴角:“我好看不好看,我自个儿自然清楚,用不着你提醒。说吧。你又要干什么?”

    徐若麟噫了声:“你这次和从前不大一样了。从前不是见了我便跟见鬼似的躲吗?今日怎的自己开口要我来了?是不是……”他露出了笑容,笑得连眉眼都弯了起来,“长久不见,娇娇你也想我了?”

    初念心中气极,反倒呵呵地笑了起来。笑完了,这才冷冷地道:“徐若麟,你也就在我母亲面前装样,骗骗她也就算了,你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你送果儿回徐家,和我家根本就不同路,怎的就那么巧,我家车子一坏,你就立马现身了?马车是你叫人弄坏的吧?”

    徐若麟点头道:“我承认是我弄坏的。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对你说。但是一直没有见你面的机会。所以……”他仿似无奈地摊手。

    初念心中的怒火在一点点地点燃。用力呼吸了几口气,这才勉强压下情绪,道:“好,好!我正也要找你!我问你,我表哥的事,你是不是从中搞了鬼?”

    徐若麟一怔,似乎没料到她会问这个。道:“他跟你说的?”

    初念冷笑道:“你也就只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已。他自然只字未提。我只问你,那事是不是你从中搞的鬼?”

    徐若麟笑了起来,“那是你自己猜到的?知我者,娇娇也。是。我是做过这事。不过没你说得那么难听。我不过和他交换了条件,各取所需而已。”

    初念手都要发抖了。恨不得尖叫几声才能发泄心中的怒火。只是怕声音太大会被外头的王氏听到,这才勉强压低声斥道:“我就知道是你干的!你这个奸猾的小人!趁人之危算什么英雄好汉?”

    徐若麟抬了下眉,不以为意地道:“他要娶你,你瞧着也是要应了。我不这样,还能哪样?难道叫我高高兴兴地看着你嫁给他?”

    初念被他的理直气壮给弄得彻底炸毛了。那种想狠狠撕咬他解恨的念头再次蹿了出来。见他肩膀一动,似乎要朝自己走过来了,一时怒不可遏,顺手抓起边上多宝格架上放着的一只花瓶,朝他面门便狠狠掷了过去。徐若麟忙一把接过放在了边上的书桌上,做出讨饶姿态,口中劝道:“娇娇,是我不好。我不跟你玩笑了。我真的有事与你商议。你听我好好跟你说。”

    初念一击不中,更是愤怒,哪里还肯听他说话,此刻更不管会不会被外头的王氏听到了,回头又抓起架上的一个黄玉七佛钵,再次狠狠砸去。再被他一把接住了。

    香椽盘、贝光、蜡斗、水丞,架子上但凡能捞得到的大大小小的东西,像流星雨般地朝徐若麟迎面不停飞去。徐若麟一边嘴里不停告着“娇娇你饶了我吧!我晓得错了”的话,一边不停地左右腾挪,像杂耍般地接过她不断砸去的物件,飞快放在桌上,然后继续去接飞过来的下一样东西。

    初念咬牙,再次回头去找能砸的东西,发现够得着的格架里已经被自己掏空了,对面那张桌上满满登登地摆着刚来用来袭击他的凶器。那个男人毫发未伤,此刻正小心翼翼地把最后接住的一个青玉荷叶笔洗放在桌上,然后回头看向她,眉眼里还是带笑,好脾气地劝着:“娇娇,动静别搞那么大。把你娘招来就不好了。”

    这掷物砸人,也是件体力活。初念最后终于停了下来,一边喘着气,一边恶狠狠地瞪着他,忽然噔噔地飞快跑向了他,一把抓住他的两边臂膀。徐若麟还没反应过来,肩膀一痛,见她竟已张嘴,啊呜一口便狠狠地咬了上来。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玉楼春 > 第五十九回
回目录:《玉楼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佛跳墙作者:念一 2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3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4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5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