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玉楼春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玉楼春 > 第九十四回

第九十四回

所属书籍: 玉楼春     发布时间:2020-04-17

    过了年,太子十七,婚姻便提上了日程。按照先前礼部拟定,待皇帝后宫册封完毕后,便着手太子的婚姻之事。

    赵琚此次大收后宫,嫔妃多出身普通士绅人家。也没有哪个朝臣谋算着要将自家女儿送上去。但对于接下来的太子妃人选,朝中一些家族中有适龄对象的人家难免便有些意动。从先前历代太子妃的人选来看,她们中虽有出身普通士绅人家的,但也不乏出自名门重臣之家的。从去年底开始,大理寺狄家、鸿胪寺卢家、越国公、开国公,甚至廖家,纷纷都各显神通,或明或暗地频频出入宫中,举荐本家的人选。连同年底前萧荣特意预先拣出来留着备选的几户来自京外的人家,此刻她的案头前,已经陈列了不下十份的卷宗。

    太子妃的人选,虽是皇帝一家之事,但也不啻于国事,要权衡利弊。但话说回来,毕竟是要和自己儿子共渡一生的人。作为母亲,萧荣自然也希望自己与赵琚最后择定的太子妃能让儿子满意。所以在与赵琚最后商议决定人选前,这日,她先把赵无恙传了来,屏退人后,将十来份卷宗一一摊开,指着上头的画像和配字,对着他道:“你自己看看,有没有中意的?”

    赵无恙照了萧荣的吩咐,到了桌案之后,从第一份卷宗一直看到最后一份,始终没有发话。

    萧荣一直留意儿子,从头到尾,并未见他露出过什么特别表情,笑着摇了下头,“有看中的吗?倘若喜欢谁,跟我说无妨。只要可以,我会尽量在你父皇面前转圜。”

    赵无恙仍是沉默。萧荣终于觉到自己儿子的异样,便问道:“你怎么了?有心事?”

    赵无恙忽然抬头,问她:“母后,前些天你怎的忽然染恙?身子可好全了?”

    萧荣笑了下,道:“咱们都是俗人。五谷杂粮养大的,难免会有灾病。太医调理了几日,早养了回来。”

    赵无恙凝视着她,慢慢道,“是。都是吃五谷杂粮的,难免也有七情六欲。母后,你心里,其实对父皇还是很在意的,是吧?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替他弄这么多妃嫔入宫?”

    萧荣有些意外。看了眼他,皱眉道:“你怎的忽然问这种事?你父皇是皇帝,充盈后宫,也是我当尽之责。何来为什么?况且他也不是耽溺女色之人,索性一次把人弄齐,省得下回还要折腾……”

    赵无恙笑了下。

    “是。他不耽溺女色,他还情深意重,对春和宫里的人更是这样。母后,你以为我不知道?元宵夜时,你与父皇一道登上皇城墙与民同乐。后来你回宫,迟迟未落宫门,是因为他对你要到你这里是吧?可是他迟迟没来。父皇他去了哪里?他是去了春和宫。因为他在半道上遇到了二弟。他哭得很伤心,说他母妃病得厉害,就快死了,因为她不想活了。他很害怕,他求父皇去看一眼她,让她吃药。因为他不想失去他的母妃。然后他就跟着二弟去了。我猜她一定在父皇面前哀哭认错。然后父皇很晚才出了春和宫。他终于去你那里的时候,一定对你说是忽然收到紧急奏章,这才耽误了的,是吧?再然后隔天,他瞒着你偷偷又去了趟春和宫。其实你都知道,可你却装作不知道,不但不阻止,自己反而病倒了。母后,你为什么生病?我问过太医,他说你肝郁气滞。所以你心里其实还是在意的,是吧?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装大度?甚至主动把父皇往别的女人那里推?你就不能学学那些女人,用手段抓住他不放吗?”

    “住口!你越大,言语反倒越荒诞了!”萧荣脸色很是难看,压低声斥道,“我和你父皇的事,我自己心里有数,无需你胡言乱语!”

    赵无恙目光里渐渐浮出一丝悲哀之色。他低声道:“或许我是在胡言乱语。他疼惜我的二弟,待我寡淡。我数次被人行刺,他不过不了了之。我对此也并无怨言。因我自小就与他不亲。可是母后,我只是为你不值。你过得……太辛苦了……”

    萧荣凝视着自己的儿子,面上渐渐浮出一丝温柔的笑。

    “无恙,下面的话,我只对你说一遍,以后,再不会说了。”

    “你方才说得对,但也不对。我对你父皇,确实还有情份在。毕竟夫妻多年,在我看来,他并没有对我做过彻底绝情的事……”见他似要反驳,她朝他点头,示意他不必开口,接着又道,“我知道你为柔妃一事,为我不值。只是儿子,我告诉你,他瞒着我再去见柔妃,我说完全不在意,自然是假话。但也不至于难过到你想象中的地步。这其实并不是什么负心。他也没对不起我。我知道他。当初柔妃犯事,我留下她之后,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你二弟就是柔妃能够拴住他的一根线。当时之所以没借机彻底除去她,一来,是我不想多造杀孽,二来……为了你的缘故。”

    “我?”

    赵无恙一怔。

    “是。为了你。”

    萧荣慢慢到了他身边,微微仰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叹了口气,“我不便多说。我也仍在等消息。有一天你便会知道的。譬如一个钓鱼之局,她便是其中的饵,断不可少。”

    赵无恙面上略现迷茫之色。半晌,想了下,微微吁出口气道,“母后既然这样说了,儿子便放心了。儿子只愿你能顾好自己身子,千万莫再病倒。”

    萧荣笑得颇是欣慰。点点头,目光旁落,再次扫过那些卷宗,提醒道:“无恙,这些人了,你真没有稍喜欢的吗?”

    赵无恙听到她再次提自己的大婚之事,压下心中的那丝不情愿,道:“能再推延几年吗?我……如今还不想娶亲。”

    他自己说完这话,也觉得断不可能。果然,萧荣道:“大婚可以到你十八岁。你父皇当年也是这年纪大婚的。只是太子妃人选,如今一定要定下来的,不能再推。”

    赵无恙脑海里飞快掠过他自少年时便一直牵系的那个身影,心中掠过一丝自责,忙将那身影压了下去。再次看向桌案上的一幅幅画像,忽然又想起了另个人,顿时如释重负,脱口道:“母后,倘若非要定一个下来,那就定山东芷城苏郡伯府上的那位县君,可否?”

    “世独?”

    萧荣没料到他居然会提她。

    “是。”赵无恙说,“倘若父皇母后都答应,那就她吧。”

    萧荣端详儿子片刻,沉吟了下,终于道,“无恙,苏姑娘在我看来,并非太子妃的最佳之选。但你若真中意她,我便当替儿子娶媳妇——好在也不是立刻成亲,尚有一年之久。若你父皇也应下,趁这一年里,教导她当知之事,想来也是可取的。”

    赵无恙面上并没露出多少笑意,只是恭敬地道:“多谢母后。”

    ~~

    毕竟是怀了身孕,精力不济。昨夜夫妻二人帐中一番叙话后,初念起先虽也毫无睡意,但那样静静卧于他怀里,闭上眼后,没多久便也睡了过去。

    身侧的妻已经睡去。徐若麟听着她平细的呼吸之声,却始终难以入眠。

    她说的那些话,他先前其实并非完全没有想过。但老实说,他确实是存了丝侥幸的念头,希望阿令能知难而退。对于阿令,或许正如初念说得那样,他对她的容忍度相当地大。不仅仅因为她是他母家的亲人,或许潜意识里,还因为他始终对度过自己童年时代的那个地方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而阿令,她就来自那个地方。

    但是现在,他忽然开始感到不确定,甚至不安了。因为他对阿令的容忍,似乎已经开始影响到前段时间他好不容易才与自己妻子建立起来的那种亲密和昵爱。

    现在,他觉得妻子仿佛已经原谅了自己,因为她显得很大度。可是他又有一种感觉,即便她已经原谅了,他们之间曾经有过的那种感觉却已经荡然无存了。妻子就睡在他身边,但他却感觉她离自己很远。他甚至有些不敢像从前那样性随所致地去与她亲近,博求她一笑。

    再强硬的汉子,心底里也有一块柔软田地。他的心情在黑暗里有些低落。这一夜几乎没怎么深睡过。到了次日的日光之下时,他自然又恢复了平日精神奕奕的模样,仿佛永远不知疲倦。

    但是运气却真的没站他这一边。被初念说中了,阿令竟然真的回来了。

    常大荣站在他跟前,一脸无奈地向他解释折回的原因。

    “大人,昨夜起她便发起高烧。到了今早,人已经迷糊了过去,水米不进。路上驿站简陋,又无良医,下官怕她万一有个闪失,不好交待,只好擅作主张将她连夜送回城中。”

    徐若麟眉头紧皱,“人在哪里?”

    “先前她住过的那家驿站。已经请了郎中替她看过。只是下官出来前,她还没醒,瞧着也没好多少。”

    徐若麟沉吟道:“我请于院使过去看看。”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玉楼春 > 第九十四回
回目录:《玉楼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2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3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4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5山楂树之恋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