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玉楼春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玉楼春 > 第八十九回

第八十九回

所属书籍: 玉楼春     发布时间:2020-04-17

    初念眼前发黑,站立不住一头倒下去,把她边上的人给吓住了。等反应了过来,慌忙上去,叫的叫,掐人中的掐人中的。

    这一阵的发晕很快便过去了。初念茫然间,只听见耳畔各种嘈杂声在响不停。睁开眼,见果儿正拽着自己胳膊,神色惊恐,目中已经含泪。四顾了下,才发现自己竟倒在地上。

    “你怎么了?刚才吓死我了!”

    果儿见她醒了过来,急忙擦泪。话声里还带了点哭腔。

    碧霭和紫云急忙一道搀扶起她,也是惊魂未定的样子,七嘴八舌道,“奶奶赶紧先回房躺下。”说着便扶她往卧房去。

    初念回房换了衣裳躺下去,紫云早去司国太那里报信请郎中了。碧霭问:“可要送饭到房里来?”

    初念躺下去后,方才那阵不适已经消去,只是胃口仍是半点没有,摇了摇头。见果儿仍坐在榻沿上,一脸担忧地望着自己,便对她笑道:“刚才只是有点头晕而已,已经没事了。你先去吃饭吧。”

    果儿不肯走,“我也不饿。我陪着你。”

    ~~

    司国太知道初念忽然晕倒,问了详情,心中隐隐便有数了,只还不敢断定。立时便打发人去请相熟的太医,便是从前一向替徐邦达看病的那位。

    太医到了国公府,也算熟门熟路。被婆子领着到了嘉木院,入了内室,闻见幽香暗传,锦帐低垂着,知道徐家的这位大奶奶正卧在里头的榻上,也不敢乱看,只就着榻前放着的一个墩子坐下,道:“烦请奶奶伸手出来。”话音落下,便见帐隙间伸出一只生白的纤手,便搭了双指到脉上。不过片刻,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收了手,笑道:“无碍。恭喜奶奶了,乃是喜脉。”

    初念还在茫然间,尚未感受到一丝的欢喜,便听见屋里丫头们发出的此起彼伏的笑声。太医提笔写了太平方子,叮嘱照上头调养几日,出去后接过赏银,便被送出去了。

    太医一走,方才一直躲在屏风后的果儿便飞奔而出,一下扑到了初念的膝前,不停摇晃她手臂,欢天喜地地道:“我就要有一个弟弟了,是不是?”

    初念还没来得及开口,宋氏已忙将她的手拿开,笑眯眯道:“奶奶如今可是两个人的身子,娇贵得紧,姑娘可别再像从前那样看见就拉拉扯扯,要仔细着些才好。”

    果儿被提醒,吐了下舌头,忙缩回手背在身后,望着初念只笑个不停。

    那边厢,太医刚走没一会儿,司国太便知道了她确实有喜的事。没片刻,便打发身边的金针过来。金针送了些补身子的物件,笑道:“大奶奶,老太太晓得你有了身子,不知道多高兴。叫你明日起,便不用像往常那样过去早晚伺候了,先把身子养好。”

    金针走了没片刻,廖氏那边的珍珠也来了,说了几句差不多同样的话,无非是太太高兴,叫她好生歇着之类。再一会儿,青莺和二房那边的董氏等亦纷纷都来道喜。紫云用托盘送了碗甜羹来。初念仍是没胃口。但在果儿那种期盼的目光之下,终于还是一口口地吃光。

    “你累啦,躺下去睡一觉吧,我不吵你了,”果儿像个小大人般地叫初念躺下去,还有模有样地替她拉被角,“等一觉醒来,我爹就回来了。他知道的话,一定会高兴的!”

    果儿心满意足地离去,丫头放下了帐子后,也轻手轻脚离去。屋里安静了下来。初念面上一直挂着的笑容,此刻才渐渐隐去。

    她躺在枕上,目光落在头顶的帐顶上,一只手无意识地搭在自己的腹上。

    这里,现在还是平坦一片,丝毫感觉不到生命孕育的迹象,但是太医说,她有了。

    “我做梦都想你能替我生个孩子……”

    她忽然想起徐若麟对她曾说过的那些私话。

    这样的时刻,她本来应该欣喜才是。毕竟,她的腹中已经孕育了一个孩子。这一次,与前世的那一回,境况完全不同。那一次,那个孩子注定没有未来。现在却不同了,这是她作为徐若麟妻子所得的孩子,来得正大光明,而且是徐若麟期盼已久的。

    但是作为母亲的她,此刻却丝毫感觉不到欢喜,甚至有些烦闷——先前那段静好的日子太过短暂了。现在想起来,连她自己也觉得不像真的:丈夫大多时候虽忙碌,但待她深情而温柔,为她描绘了一幅幅美好的前景,婆婆廖氏忙于她自己的烦心事,也没空盯着她。她的日子过得安稳而舒服,甚至差点要忘记自己自己是司初念,而不是司初仪这件事了。

    但是就在今天,不过短短大半天过去,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变了味。她发现自己有孕了、国公府中的人关于她身份的猜测其实并未停止,而最叫她想起来便烦闷的,还是阿令的忽然现身。

    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徐若麟不让阿令住到国公府了。先前自己数次提及阿令时,他总态度含糊,甚至顾左右而言他。如今想来,这完全就是欲盖弥彰。阿令说她的身子给了他。初念未必完全相信她的话。但反过来说,这也不是不可能。至少,从徐若麟先前的态度来看,他们有过牵扯,这是必定的。

    她现在心里非常不痛快。有几分,是因了阿令,但更多的,还是徐若麟对她的刻意隐瞒和撒谎、欺骗。

    ~~

    徐若麟此刻心情不错。他收到了被他派去燕京的邹从龙的一封密信。他想知道的事,虽然因了年代久远,当事人也十分谨慎,几乎没留下任何能被人捉拿的把柄。但事情既然发生过,只要有心,多少总是能寻到一些蛛丝马迹。

    邹从龙说,他终于查访到了当年在永平县的一个知情人,如今极有可能还活着。再给他些时日,他一定能秘密带他入京。

    徐若麟放下信后,抬眼见窗外暮色又至。虽是正月,但朝廷的事却丝毫没因节日而减少,反而因了皇帝诸多大事的逐步展开,事情更多。照样日日有早、午二朝,他也早出晚归。

    这段时日,他也觉得出来,她对自己已经软化了许多。甚至,只要他脸皮够厚,够会纠缠,两人在床上时,帐子一放下,对于他的一些出格恳求,她偶尔也会半推半就地顺了他。就像现在,他人虽还在衙门里,但暮色一至,这样的时刻,他自然而然便会想到她。脑海中浮现出她含羞带嗔的那种娇媚神情,下腹处便情不自禁地一阵收紧,忽然有种坐不住的感觉。

    天黑了,他也该回去了。

    “大人?”

    一边的常大荣见他半晌不动,试探着叫了声。徐若麟这才如梦初醒,哦了一声,顺手拿起信,投入一边燃着的火炉里,看着火苗将纸张吞噬掉后,道:“回吧。”

    常大荣瞥了眼案头还堆着的一叠公文,有点惊诧于上司的方才的这句话。在他印象里,这似乎还是第一次。

    徐若麟已经起身,道:“不是急事。且事儿也是永远办不完的。你应也多日没跟你家人一道用晚饭了吧?早点回吧。”

    常大荣情不自禁笑了起来。

    他和杨誉黄裳他们不同,已经娶妻生子。所以比起从前的徐若麟,他更喜欢现在这个带了点人情味的上司。

    “是,大人!”

    他很干脆地应道。

    徐若麟朝他略微点头,拿了外氅便往外而去。上了千步廊时,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唤自己,回头,见是太医院的于院使。

    太医的地位并不高,但于院使妙手回春,德高望重,加上先前自己的毒伤也是他治的,所以徐若麟对他颇敬重,私交也不错。见他匆匆赶上,便停了脚步,笑着寒暄道:“老院使也是要出宫回去了?”

    于院使呵呵笑道:“徐大人,恭喜啊!”

    徐若麟略微一怔,“何喜之有?”

    于院使道:“你还不晓得吧?尊夫人今日身子不适,老国太打发人来请看病,诊出是喜脉……”

    徐若麟猛地抬眉,一脸惊喜,一把抓住于院使的胳膊,脱口道:“喜脉!”

    于院使哎了一声,“大……大人,手劲轻些!我一把老骨头了,经不住你的力道!”

    徐若麟急忙撒手,赔了声不是,转身便大步而去,出了宫门,上马飞驰而去。等到了国公府,天色还没黑,急匆匆几乎是一溜烟地往里去,到了自己院门口时,迎面碰见个扫地的小丫头。那小丫头嘴巴响亮,还没等他开口问,已经先抢着过来见礼,笑嘻嘻道:“恭喜大爷,大奶奶有喜了!咱们往后就等着小公子满院跑了。”

    徐若麟心情极好,道:“会说话!去账房领十两银子,记在我名下。赏你的!”

    十两银子就是国公府里一等大丫头将近一年的月钱了。那小丫头月钱才五百,听到之后,哎哟了一声,差点没跳起来,连说话都不利索了,“谢……谢谢大爷!”

    近旁的几个丫头婆子见了眼红,急忙也跟着围了过来,纷纷朝着徐若麟道喜,徐若麟哈哈一笑,“这院里的都有赏,自己去领就是。”

    众人大喜,忙让出条道。紫云听见动静过来了,见徐若麟往房里去,悄声笑道:“大爷,奶奶仿似一直睡着。我正想唤她起身吃东西……”

    “我叫她吧。”徐若麟应了声,人已经几步跨上了台阶。到了房门前,轻轻推门而入。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玉bling扔了一个地雷

    落落扔了一个地雷

    灵兰雪扔了一个地雷

    长腿叔叔扔了一个手榴弹

    娇羞乱扭扔了一个地雷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玉楼春 > 第八十九回
回目录:《玉楼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作者:苏派 2佛跳墙作者:念一 3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4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作者:匪我思存 5至此终年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