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玉楼春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玉楼春 > 第一百零一回

第一百零一回

所属书籍: 玉楼春     发布时间:2020-04-17

    初念惊诧于他见到自己时所流露出的这种犹如劫后余生般的狂喜与激动,略有些不明。

    数月分离,他们乍然这样再次相见,自然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这一点就算是初念也感受到了。可是即便有再多激动,以他的性情,本也不至于失控到这样的地步——她可记得清清楚楚,他离去前与她告别时,分明就是那种“你爱闹就闹我拿你没办法我走总行了吧”的味道。而且,她听得清清楚楚,他刚才竟然当着徐家仆从们的面叫她“娇娇”。这个从前徐家二奶奶的闺中小名,下人们未必知道,但也未必都不知道。可是像他这样谨慎的一个人,本来决不至于忘情大意到如此的地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他的情绪如此激动?自己在家的这几个月,一切可都是好好的。

    初念想不明白。可是她却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来自于他的那种别后重逢的情绪——她情不自禁地被他感染了。任由他这样抱住自己,静静贴靠在他怀里,聆感着来自于他胸腔里的强有力的一下下心跳,甚至像是听到了血潮冲刷过他胸膛时的那种呼呼之声。

    徐若麟很快稳住了自己的情绪,稍稍松开了她,飞快地上下打量她一眼。见她穿了件淡紫绫纱的窄袖夹衣,松松系了条同色的百褶绫裙。脸庞比自己走前圆润了,肌泽唇润。不止脸庞,腰身处也臃肿了些,小腹已经隆显。

    他怔怔望着她。目光最后落在了她的腰身上,情不自禁伸手过去想碰触时,这才注意到自己还一身尘泥,连伸出去的那只手都不大干净,手背上还沾了一片不知道何时从马鞭上带过来的泥巴。而她整个人从头到脚,却是香馥馥白嫩嫩的,此刻正用那双能映出他倒影的乌溜溜的眼睛盯着他,一语不发。

    他知道她爱干净,恐怕是嫌弃自己了。忙缩回了手,歉然地道:“你没事就好……我身上有味道,熏着你了吧?”

    她确实在他身上闻到了一种尘土与汗水混合的味道。但她并不觉得讨厌,更没嫌弃他的意思。可是显然,他把她的沉默当成了嫌弃……

    她想起了片刻前他忘情地当众叫自己娇娇,跳上马车拥抱她时的一幕,虽然还不知道到底为了什么他会这样,但即便这样,她也能感受到那份来自于他的浓烈关爱。她有一种感觉,他之所以这样风尘仆仆困顿不堪地赶回来,一定是为了她的缘故。

    她那颗外头仿佛包了层壳的心终于像被什么砸开了道缝,缝隙渐次蔓伸,露出了里头的软肉——这一刻,她其实有点不忍让这个男人继续误解了她的沉默……

    她踌躇了下,正想朝他笑,对他说她其实不介意他身上的味道时,他已经放开了她,对着她温和地道:“我还是先送你回家吧。”说完这话,他朝她一笑,然后转过了身,像他来时那样跳下了马车。

    ~~

    “走吧,回府去!”

    周志见徐若麟下了马车,忙应了。驱开乞儿后命车夫再次启动马车,终于驶出了这条窄巷。

    ~~

    巷尾,一直隐匿在角落里的一双眼睛目送前头这一行车马渐渐离去后,目光里掠过一丝懊恼无奈,踌躇了下,转身飞快而去,身影很快便消逝在了暮色之中。

    ~~

    徐若麟真的太累了。

    过去这半个月里,他几乎不分日夜地赶路。饿了渴了,在马背上啃几口干粮喝口水,熬不住困,随便找个地方躺下闭一眼,爬起来便接着上路。撑着他的唯一念头就是初念的安危。现在见她安然无恙,整个人彻底放松了下来。回了国公府,几乎没什么机会和初念再说话,他先去司国太那里短暂停留后,回来洗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连饭都等不到吃,回房一沾那张仿佛弥漫了她气息的柔软床铺,疲倦便铺天盖地将他淹没。他闭上眼,立刻睡了过去。

    ~~

    桌上摆好了饭菜,果儿也高高兴兴地立在桌边等父亲的到来。初念亲自去叫他,才看见他仰面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不忍叫醒他,回去自己与果儿两人吃了晚饭,收拾过后,再次回了房。

    初念起先没上床,自己只坐在桌边,就着灯火做了会儿针线。觉到有些累时,她起身捶了下腰身,放下手上的活。吹了灯,然后轻手轻脚地爬上了床,躺了下来。

    徐若麟还在睡。她刚才就听到他不时发出轻微的鼾声。她躺在他身侧,闭了眼睛继续听他的鼾声。不知道多久之后,她仍睡不着,终于忍不住睁开眼,下去再次点了灯,然后回来,支肘在枕上,手掌托住自己的下巴,仔细地望着身侧的这个男人。

    剑眉,挺鼻、轮廓分明的下颌,线条挺翘的下巴——是不是小别真的要胜过新婚?第一次,她竟然也会这么仔细地盯着熟睡的丈夫。越看,越舍不得挪开眼睛。鬼使神差地,她忍不住朝他伸出手,轻轻摸了下他的脸颊。

    他刮过脸,所以脸颊还很光滑。她来回抚摸了几下,等惊觉过来时,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凑了上去,嘴唇轻轻碰了下他的唇。

    他的唇很柔软,带了舒适的热度,温温地熨着她微凉的唇。她觉得很舒服。

    以前他吻过她很多次,有时候是强行,有时候是情之所至。可是像现在这样,趁他睡着,她偷偷亲他,却还是第一次。

    她碰啄了几下,这感觉意外地好。忍不住想贴得更密。忽然见他仿佛有所觉察,眼皮微微一动,睫毛也抖了下。她仿佛做贼被人抓到一般,心一跳,慌忙飞快缩了回来朝里躺了下去,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

    放松地一连睡上几个时辰后,徐若麟的精力便迅速恢复了过来。她在他身侧爬上爬下时,虽然也尽量小心翼翼,但还是惊动了他。半睡半醒之间,他仿佛觉到妻子用她柔软的手在摸自己的脸,她甚至亲他的唇……

    他醒了过来。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在做梦。

    她怎么可能会主动碰他,甚至亲他?

    睁开了眼,他习惯性地侧头,果然看见她正卧在自己身侧,姿势也仍是她习惯的背对他朝里侧卧。背影一动不动,看起来是睡着了。但是屋里的灯火却还亮着。

    徐若麟已经睡足了,却怕扰了她的清梦,正准备下床去熄灯,视线却又被她吸引住了。

    她的衣领松松没结好,朝他袒露了半爿细腻雪白的后背,腰肢不复往日的纤细,带着些珠圆玉润感。

    不知道为什么,有了身孕的她仿佛比从前更抓他的想头。他对她的欲望不但没减,一直更浓。只是先前将近半年的时间里,她自怀孕后,因了阿令的事,便一直没怎么给他好脸色,加上妻子孕期须禁房事的固有观念,对于自己的欲望,他从来就不敢在她面前露出半分。

    但是今夜,或许是刚从黑甜乡中醒来太过放松,或许是被她肌肤身段所撩拨,又或许,是被方才那个梦境所扰,他一下竟觉得澎湃激荡,一时难以压制,忍不住便贴着她后背紧紧靠了过去,抱住了她腰身,手摸在了她小腹上,在她耳边低低唤她的名。

    初念早被身后贴来的那具火热男人躯体烫得愈发面红耳赤,再也装不了睡,动了□子,假意唔两声,伸手揉了揉眼皮,这才睁开转过了脸,望着他茫然道:“你睡醒了?”

    徐若麟见她脸颊绯红,星眸半闭,面上是久违少见的娇憨之色。转过身来时,胸口的春光又从睡衫半开的蜜色襟领中微泄,虽不过半抹雪痕,却也能看出那里比从前要丰盈许多,一时更口干燥热,手便不由自主如灵蛇般钻入她衣襟,紧紧握住了掩映其下的那一方柔软。

    “娇娇,我想你……让我就抱抱你,只摸摸你……你已经许久没让我碰了——”

    他搂着她,低声地恳求。

    被他掌心用力掌握的一刹那,初念半边身子都已酥软了,只顾嗯哼几声。徐若麟见她并不似从前冷淡模样,也没怎么反抗,一时备受鼓舞,胆气顿时海壮,没片刻两人身上衣衫便凌乱不整。只是怕压到了她肚子,更不敢真的入她身子里头,怕伤到了她和腹中孩子,只抱她压在自己身上,两人肌肤相触。

    初念觉得今天一切都不对劲。反正从在街上遇到他那样出现在自己面前开始,他不对劲,自己也跟着他不对劲。这样的时刻,她甚至不忍心让他再次扫兴,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脸红红地俯到他耳边,哼着道:“我听我娘说,这月份……只要别太狠……应当没事……”

    今天她回娘家,和母亲王氏说了一天的话。王氏知道女婿过些时日会回,房中也没什么通房,便对着初念说了些自己的房事经验,也算凑巧,女儿前脚出了娘家的门,女婿后脚便赶了回来。

    徐若麟以为自己听错了。见她说完,便把脸埋自己颈窝里,紧紧闭着眼睛十分羞惭的模样,压住心中的狂喜,几乎难以置信。

    “娇娇,你说的是真的?”

    他确实欣喜若狂。却不是因为知道自己能在她孕期与她做那事,而是她居然会主动对他说这样的话。

    她没有应,只是把脸埋得更深。

    徐若麟小心翼翼地扶正了她。

    虽有了她的话,他却也不敢大意。不过稍入即停,但这也足够销魂了。和风细雨般的缱绻后,他心满意足地拥她入怀,长长吁了口气。

    “娇娇,往后你都这样对我,好不好?”

    他轻轻抚摸她柔软的长发,温柔地凝望着她此刻如杏花滴露的脸,慢慢地道。

    初念终于睁开了眼,对他对视片刻,忽然问道:“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间就这样回来了?”

    </P>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玉楼春 > 第一百零一回
回目录:《玉楼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2 2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3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 4云中歌3 5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