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和你的世界谈谈目录

第100章 尾声

所属书籍: 和你的世界谈谈

    一个月后, 聂羽峥递交了禾诗蕊案几个当事人的心理分析, 作为警方调查报告中的一个附件,由公诉人上交法庭。

    报告中提到, 隔绝、囚禁、虐待与死亡威胁让禾诗蕊出现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默认了曹义黎和曾大强对其施加的种种犯罪行为, 产子意外之后,禾诗蕊出现了典型的创伤后应激障碍, 主要表现为激惹性增高和攻击性.行为频繁, 并对创伤伴有的刺激作持久的回避,采用错误的方法进行自救与防卫。曾大强受其影响, 出现了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相对的一种罕见心理状态——利马综合症,但仍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没有主动释放人质, 导致了禾诗蕊最后的犯罪行为。禾诗蕊在被囚禁的7年中, 身心遭受了巨大的折磨,丧失了以正常逻辑思考问题的能力, 在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作用下,实施了报复手段。

    鹏市中院经过了三个月漫长的审理,终于做出一审判决,禾诗蕊犯故意杀人罪,考虑到她被囚禁多年,死者曾大强多次对其进行死亡恐吓、强.奸和残酷虐待, 判处有期徒刑3年, 缓刑5年。

    新闻一经媒体报道, 又引发社会一**讨论,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就渐渐被人淡忘了。生活总在继续,就像永不停息的列车,窗外或美丽或糟糕的风景,都仅仅是过眼一瞬,不会长久地留在不相干的人心里。

    康坚扬搬离逍遥游后,真的没再也没做过那个梦。这件事真的不知该如何解释。

    一大清早,奶包就在外头不停地挠门,不知是饿还是寂寞。卧室里传来一些响动,只听祝瑾年的声音传来——“别闹了,千惠说让我一上班就去她办公室……”

    聂羽峥仍旧没有松手,薄被下,紧紧拥着她。她薄薄的吊带睡裙阻隔不了来自他的体温,她的背贴着他的腹部,只感觉一片炙热。

    “哎,对了,我忽然想起,我们认识好像不知不觉超过一年了……”祝瑾年不再挣扎。

    聂羽峥低哑地应了一声,似乎这个日子并没有成为一个重要日印在他脑海里。“一年前,你能想到一年之后自己和你口口声声咒骂的‘出卷老头’一起躺在这里吗?”

    “简直不敢想。”祝瑾年捂住眼睛,“所以人一定要好好活着,谁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好事呢?”

    “是啊,谁知道呢?”他意味深长地一笑,松开了手,“但我知道如果你再不起床,就一定会迟到。”

    祝瑾年猛地从床上跳起来,急急洗漱好。赶到荒漠甘泉,恰好踏着点儿进了千惠的总监办公室。

    千惠潇洒地捋一捋流海,“是这样的——我们做的几个心理分析项目反响不错,前几天我们接到了芬兰一个心理咨询室的邀请函,想跟我们探讨心理分析在咨询过程中的实际应用。本应由我们的心理鉴定总监聂羽峥去,但我问过他,这一两个月根本走不开。你是他的助理,而且我看过你的英语成绩,六级过了,口语也不错,想不想去走走?”

    “可是芬兰……”

    “哦,语言的问题你不用担心,肯定有专门的翻译陪同。”

    祝瑾年有些受宠若惊,觉得这完全是他们看在聂羽峥的面子上,顺道给自己个出国走走的美差。“可是我的资历还不够,工作室的主心理师都可以代替聂羽峥去。”

    “可以用来跟他们交流的case全部都是你跟羽峥一起完成的,我想,你比其他人更有发言权。”千惠语气很是坚决,“就当一次出国推广……大概定在12月,来回一共一周。回头跟羽峥告个假,让他再过一周的单身生活吧……就是不知道他还能不能适应,可别来找我问责。”

    祝瑾年只得答应,“好吧……要准备什么材料吗?”

    “呃……”千惠思考几秒,这个问题似乎在她考虑之外,“让羽峥把那几份心理分析报告给你就行。”

    “那儿……挺冷的吧。”祝瑾年忽然缩了缩肩膀。

    千惠笑了,“相信我,绝对冷不到哪儿去。”

    芬兰啊……真的是太远了。祝瑾年几分雀跃几分紧张,把这事告诉聂羽峥,还旁敲侧击地问他到时候能不能抽空陪自己一起去。

    “我如果能抽得出空,还需要你代劳?”聂羽峥语气饱含笑意,“12月是我最忙的时候——我得出卷,亲爱的。”

    “好吧……”祝瑾年遗憾道。

    12月中旬,祝瑾年请了年假,登上飞机,去往赫尔辛基。中文翻译接机后,和她一起去往邀请方心理咨询机构,与芬兰心理学名师virtanen教授交流经验的同时,也学习到了先进的理念,不过这种理念要在国内普及,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几天的行程结束,祝瑾年也利用起年假,去萨利色尔卡,想看一看传说中的极光。车子经过拉普兰森林时,望着白雪皑皑的山脉风光,她忍不住拍了一张照片给聂羽峥,还说:“这么美的风景,真想跟你一起看。”

    “放心,早就说过,我不会再错过每一次跟你共赏美景的机会。”他很快回复道。

    “嗯,下次一起来。”祝瑾年望了望身侧空空的座位,还是觉得有些遗憾。

    按照中文翻译的建议,她乘车到了拉普兰东部的一个旷野。这里是欣赏极光的理想之地,游客不少,但跟国内的景区比,已经算是人少的了。周围矮小的树丛给人一种蛮荒之感,像一群小矮人簇拥着顽强对抗严寒,一座座玻璃屋像发光的金龟子,在雪地里洒下一小片淡金色的光。

    入夜,她裹着最厚的羽绒服,把自己包得跟个粽子一样,踏着冰雪,仰望苍穹。一抹蓝绿色的极光如同仙女跳舞时飞散的霓裳羽衣,自天边挥舞而来,整个天空像个不停变景的舞台,每一秒都有不同的色彩,近乎魔幻却又那样真实。

    祝瑾年微张着唇,双手紧握贴着胸口,怀着敬畏与惊叹,仰望漫天胜景,一次次感到天地浩淼之大,自我之渺小。

    她录制了十几秒的视频,发给聂羽峥。

    他回复:“刺激我?”

    “没办法,为难学生比较重要。”她回。

    “分享寓言一则:古希腊哲学家泰勒斯在草地上仰望星空,不料前方有个深坑,他一脚踩空掉了下去。”

    她不以为意,“这寓言说明什么道理?”

    ——“别总是往上看。”

    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祝瑾年愕然,下意识转身去看,恰好,一抹极光自天边忽然展开,横贯整片苍穹,忽然出现的聂羽峥仿佛就站在极光幕布之下,那一刻震撼得令人窒息。

    “你……”祝瑾年鼻子一酸,忽然有些想哭,“你怎么来了?!”

    “我不会再错过每一次跟我的妻子共赏美景的机会。”他脱下手套,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拳头大的冰球,双手捧着走到她面前,她才看清,这是一个钻石形状的冰块,只在这样的极寒天气,能保持不化。

    “比你晚一天的航班,我也来了。在你代表荒漠甘泉参加交流的时候,我没闲着,动手做了这个。”他把冰块放在她手心,她双手早就冻的麻木,但还是小心地捧着,举至眼前看了又看。

    “这一切都是你计划的!”祝瑾年终于识破,“从一开始千惠让我来出差,就是你授意的吧?”

    他神秘一笑,“我只能透露一点——跟你交流的virtanen教授,是我在斯金纳心理论坛认识的老朋友。”

    “我好像又被你摆了一道……”祝瑾年扶额,虽是无奈不甘,却满心甜蜜。

    “外面太冷了。”聂羽峥遥指了一下半圆形的玻璃房。

    “你订到了?”祝瑾年又是一惊,她没想过要看一整夜的极光,只订了普通酒店。

    “求婚之旅,怎能不计划周全?”聂羽峥一下子把她抱起来,目光灼灼专注,“你更重了,但是所幸我还是抱得动,一辈子都不会放手。”

    祝瑾年以前一直不理解别的姑娘被浪漫求婚时为何哭得稀里哗啦,今天这事降临到自己头上,却也一样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她像只大型宠物一般趴在聂羽峥肩头,由他抱着往一个玻璃房走去,小声地呜咽着,为他的用心,为自己的幸运。

    两分钟后……

    “你不是说你抱得动我,一辈子不放手吗?”祝瑾年呈“大”字型躺在雪地里,鼻尖通红。

    “我指的是国内。”聂羽峥摊手站在一边,明显刚才一不小心松了手,让老婆掉在了地上。

    “还好雪厚。”祝瑾年自己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也不计较,朝他招招手,忽然奸笑一下,“原来你在某些事情上,根本坚持不了两分钟。”

    “再给我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聂羽峥正色道。

    “成。”

    一分钟后……

    祝瑾年再次掉了下去,又摔了个四脚朝天。

    “在搬砖界你是什么水平我算完全了解了,请允许我脚踏实地自己走过去吧。”她双手合十。

    聂羽峥无言,牵着她继续走。二人的羽绒服摩擦出沙沙声,留下两行脚印和相携而去的幸福身影。

    玻璃房内气温高了些,钻石形状的冰块放在浅口瓷盘里,慢慢融化了。祝瑾年躺着看极光,睡意渐浓,忽然感觉手腕一热,只见聂羽峥托起她的左手,从瓷盘中拿起一个戒指,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戒指上还有刚刚融化的冰水,曼妙曲折的极光、沁凉的触感和钻石璀璨的光,默默诉说着这个男人所有关于爱的一片冰心。

    每个人都是渺小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收获属于自己的大幸福。

    全文完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2云中歌3 3第二部 光芒纪·斑斓作者:侧侧轻寒 4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5独身女人作者:亦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