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和你的世界谈谈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和你的世界谈谈 > 第16章 千言万语不如一幅图(6)

第16章 千言万语不如一幅图(6)

所属书籍: 和你的世界谈谈

    还是上次那个会议室,祝瑾年也和上次一样,坐在最后一排角落的位置,撑着下巴、半眯着眼睛望着聂羽峥。

    的确赏心悦目,然而,高不可攀——刚才,她看到他把一叠名片毫不留情地扔进了电梯旁的垃圾桶里,廉价的杯垫被他带了上来,顺手放进茶水间的抽屉里,服务大众。

    他的目光飞快地扫过她的脸,“卢酬志的心理状态是此案的难点,同时,也是重点。我的助理祝瑾年是第一个发现嫌疑人可能存在心理障碍的咨询师,和嫌疑人接触的时间比我们在座每一位都早。”

    等等,他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我是他的助理??祝瑾年错愕地眨眨眼。虽然,她名义上是。

    “看守所里,她引导嫌疑人动笔作画……”聂羽峥用下巴指了一下幕布,“这幅画对我们来说,非常珍贵。我也相信她的一些判断和意见会使案情更加明朗。”

    这番话说得真漂亮,祝瑾年都忍不住要站起来为他鼓掌。原来他来接自己,是看在她引导小志画了这幅画的份上给她当一次免费司机,她差点感动得要忘记他们之间关于鲱鱼罐头的赌约了。

    希望他已忘记。

    “小祝,你坐到前边来吧。”沈子平笑着对她招招手。

    祝瑾年公式化地笑笑,坐到了前几排去。

    沈子平恢复严肃,“卢酬志对自己的溺水事件描述得太含糊,可以说,我们调查的难度很大。但是……”他话锋一转,拿出一个物证袋,里头装着一份半新不旧的剪报,“不知道是谁,给我们寄来了这个——”

    聂羽峥眉心一蹙,昨晚他只听沈子平在电话中说溺水事件有眉目了,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

    见他露出那种表情,沈子平释然,摇摇头,“查过了,检测不到指纹,也没能找到投信邮箱附近的监控。呵,这热心市民还挺神秘。”他不以为意地说,“我们试着顺着剪报查下去,还真查出点东西——这是关于卢酬志溺水事件的调查,不知道这次事件对他心理、精神上的变化有没有什么影响。你先看看。”

    聂羽峥接过报告,飞快地扫了一遍。

    祝瑾年挺好奇,盯着他手中那几张纸。抬眼,他发觉了自己的目光,直直和她对视,眉眼英俊,黑眸如潭,时间仿佛在那一刻静止,视线所及,都是他的特写镜头。她心跳略快,不禁移开目光看向别处,他却朝她走来。

    将报告放在她手边,聂羽峥未发一语,又走了回去。

    祝瑾年翻开,看了几段,不禁叹息。

    小志初三暑假那个时间段里,只有一条提及溺水的新闻。主角是一个平时挺能游泳的男子,三十来岁,新闻里头说,该男子是复员军人,见义勇为救上了掉入水塘里的两个人,自己精疲力竭游不上岸,留下家中一个三岁的大儿子和一个出生仅6天的小儿子。

    办案民警到当地走访了一些村民,找到几个目击者和知情人。他们说,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不听劝告到水塘游泳,不知怎么的溺水了,一个中年男子一边叫人救他儿子,一边自己跳进水塘救人,他明显不会游泳,二人一起在水里挣扎。见义勇为的男子路过,二话不说就下去救人,最后牺牲自己救上父子俩。可气的是,这父子俩醒来后竟然趁乱不声不响离开了,连句谢谢都没有。一个目击者记得很清楚,中年男子称呼自己的儿子为“x志”。

    “由此可见,被救的父子俩很有可能就是卢律明和卢酬志。剪报八成就是当时哪个目击者,或者舍己救人那位的什么亲戚朋友给寄来的。”沈子平说。

    林睿说:“我们在网上找到的新闻下面有很多网友评论,立场很一致,都大骂被救的两个人应该去死。”

    沈子平疑道:“我不明白的是,明明别人救了自己,为什么卢酬志会以为是被爸爸救了?”

    “这恐怕是小志症状开始加深时一直洗脸的原因。”祝瑾年试着猜测,“我观察过,他在外头从来不洗脸,只有回家和爸爸见面时才会一遍又一遍洗。而且,他洗脸的方式跟我们不太一样,有时,整张脸都埋进水里。现在想来,也许并不是洗脸,而是不自觉地重复模拟当年溺水时的感觉。我猜想,卢律明出于别的什么考虑,非说是自己救了他,终于成功洗脑。”

    林睿不解,“出于……什么考虑?”

    这一点,祝瑾年一时还没想到。这时,只听聂羽峥回答:“卢律明是一个非常要面子而且对自身权威性要求很高的人,他一直想完全、绝对控制卢酬志,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让儿子相信是自己救了他一命,有助于让儿子完全服从自己。所以,他选择赶紧带儿子离开水塘边。因此,当时的卢酬志不一定知道事件真相,即便后来隐约从网上或者其他渠道看见新闻、产生怀疑后,也不得不选择相信父亲的谎言,这就是他高一开学后感到沮丧后来又渐渐平复的原因。雁过留声,这种心境,从他开学的字迹中清晰地反映出来。”

    “也太卑鄙了吧?”祝瑾年不可思议道。

    聂羽峥望着她微笑,“你早就说过,父子俩都不是省油的灯。忘记了?”

    “那只是我的感觉。”

    “你的感觉,很准。”

    聂羽峥居然肯定我,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祝瑾年眨眨眼,或许这是他另外一种讽刺人的方式吧。

    “可是……”祝瑾年刁难道,“你说的这些都是主观臆断,证据呢?”

    “你有没有想过,卢律明对卢酬志的所谓‘监控’并不是为了让他专心学习,而是怕他看到当年的那则新闻?”聂羽峥反问。

    “什么意思?”

    “单纯只是怕影响学习的话,可以通过规定上网、娱乐时间来实现,为什么卢律明要监听他的电话、阻挠其上网,并且严禁他看鹏市新闻和本地报纸?”聂羽峥环视一圈,眉头一皱,“我早就怀疑,鹏市新闻和本地报纸上有什么卢律明不希望让儿子看到的东西。”

    沈子平倒吸一口气,“鹏市新闻和报纸一般都关注本地发生的大小事件,遇到类似事件还会跟以前的新闻做个串联。”

    陈昱一拍大腿,“处心积虑啊……我看过一个电影,一个女的把毒\药放在某根水管里,花了一年时间盯住老公不要喝那个水管里的水。等到决定干掉他时才放任他从那里取水,结果成功毒死了他。”

    聂羽峥颔首,表情肃然,“卢律明是个偏执狂,妻子的自杀其实对他打击很大,激发了他的自卑感、孤独感和掌控欲,他把自己对蔡美淑的恨意和对碌碌生活的无力感加倍投注在卢酬志身上,他养的不是儿子,是傀儡。”

    “真相是不会被掩埋的。”祝瑾年笃定地说,“小志一定隐约知道了当年的真相,可迫于对卢律明的敬畏,强迫自己认同他的说法,洗脸时把头埋进水里既是对溺水的模拟又是对心理压力的纾解。”

    至此,小志频繁洗脸之谜终于有了解答。大家不约而同地叹口气,一时,会议室里的气氛变得几分压抑。

    站在白色幕布前的聂羽峥按了一下手中的遥控器,小志的画出现在幕布上,沉默被打破,底下的刑警议论纷纷。

    “画得也不是很好嘛。”

    “房子、树和一个人,我在电视上看过,一些心理专家会针对这几个形象作出很多分析。”

    “看起来有点乱。”

    ……

    白纸上的留白处很少,居中位置画着一个占据白纸三分之一面积的房子,树偏右,人在左侧。

    右边天空位置画着一个太阳,太阳中间有一只眼睛,左边天空画着一轮弯月和三颗星星。

    树是第一个画上去的,由粗大的树干、零星的枝桠和几篇摇摇欲坠的树叶组成,是一棵没什么生机的枯树。在树干中间位置,小志画了一个树洞,洞里还有一只什么动物,分不清是猫头鹰还是松鼠,或是其他什么。

    第二个画上去的房子被这棵树挡住了一些,房子由三角形屋顶和一个正方形墙体组成,没有门和窗,也没有烟囱,只在三角形屋顶中央画了一个眼睛,和太阳中间画的那个一样。从笔画上看,小志很用力地在描绘着这栋简单又诡异的房子,线条粗而黑,同一个线条画了不止一次,所以这栋房子在整张白纸上显得很突出。

    树和房子下角被一个类似围墙或篱笆的东西围了起来,看不见地平面的位置。

    左侧的小人画得也很简单,由头和四肢组成,不见躯干。圆形的头比例很大,一半被涂黑,底下用类似“介”的样子画了四肢,手掌和脚用了四个椭圆表示,其中,手上还画了五指,像一个土豆上插五支牙签。

    “通过对这幅画的解读,我推断卢酬志目前的状态为——”聂羽峥微微停顿了一下,“心理年龄远远低于实际年龄,兼具压抑和强烈的反抗性,陷于妄想不能自拔,精神、人格双双崩溃,内心充满罪恶感。”

    祝瑾年翻开笔记本,抿着唇,他的结论跟她差不多,不知他的思路和自己是否……正想着,她下意识抬眼,恰好他也看过来,就好像刚要提问的老师遇到主动对视的学生一样,他不怀好意地一笑,“对于这幅画,小祝可能认识、分析比我更加深入,所以,我想请你跟大家具体分析一下画中这些细节的含义。”

    “我哪有聂组长那么慧眼如炬,就不献丑了。”祝瑾年飞快地推辞掉。

    他接招,按了一下遥控器,画上忽然多了许多醒目的红色记号,“这些是我认为值得分析的地方,我一一说一下自己的想法,你随时可以叫停,补充或者说出你的看法,ok?”

    “ok”祝瑾年比了个“请”的手势。

    “整张白纸被填得比较满,没有大面积的留白。卢酬志第一个下笔的是树,其次是房子,最后是人。树代表着环境,房子代表家庭,人则代表自我。在他的潜意识里,环境、家庭对自我的影响非常巨大,甚至到了不堪重负的程度,‘自我’因此被压抑得沉到了最底下。树木与房屋的距离,从心理学分析角度上看,代表了家庭成员关系的距离,太远、太近都表示不和谐。这幅图里,树木遮住了几乎一半的房屋……”聂羽峥屈指敲了敲幕布上相应的位置,“这意味着什么?”

    林睿忍不住答道:“靠太近了,没有什么秘密,卢律明和他相依为命,好像成为一体似的!”

    “不是。”祝瑾年看向他,解释道,“这表示他潜意识里感觉自己受到了父亲过多的支配,亲子关系实则非常紧张。”说着,她指着幕布上的房子,“你们注意看,那房子非常怪异,屋顶和墙线条又浓又黑,但却少了几样必须品,现实生活中,不会有人搭个这样的屋子住。”

    沈子平点点头,“是啊,没有门窗,怎么透气?”

    “而且也没烟囱。”陈昱说。

    “封闭——就是这栋房子给人最大的印象。”聂羽峥接着说,“无门无窗,外来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也出不来,更何况,外面还有一道围墙。这就是卢酬志的内心世界,自我防卫心很强,同时拒绝交流,更拒绝情感的互动。”

    “物极必反。”林睿释然道,“几乎每天向爸爸做思想汇报,汇报得越多,不想说的东西也越多。”

    “屋顶和墙体轮廓线条太过粗重,只有精神崩溃甚至是精神病初期的人才会这么画。”这条结论是祝瑾年网上看来的,但她不太能将这种粗重的线条跟糟糕的精神状态联系起来,看来,她得把这个难题交给别人——“聂组长,为什么这类人会将这里的线条画得这么浓重?”

    她有点想看聂羽峥被难住、然后绞尽脑汁想移开话题的模样。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和你的世界谈谈 > 第16章 千言万语不如一幅图(6)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2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3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4温暖的弦作者:安宁 5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