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和你的世界谈谈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和你的世界谈谈 > 第56章 蛇与剑(4)

第56章 蛇与剑(4)

所属书籍: 和你的世界谈谈

    ≈lt;ript ngua=≈quot;javaript≈quot; type=≈quot;tet/javaript≈quot; r=≈quot;/i/≈lt;/ript≈gt;

    秋闻梵扬了扬唇角, 依旧稳重,“我给你讲一个故事,这故事很俗, 充满了套路,你听了开头或许就能猜中结尾。【鳳\/凰\/ 更新快请搜索//ia/u///】很多年前, 某个制氧厂效益还很不错,是一些相关专业的大学生毕业实习的首选。有一个刚刚走出象牙塔的女学生也去了, 她很兴奋,很新奇,觉得工作虽然累但很有趣,前辈们教会她在学校里学不到的东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 但都待她很好。一个晚上, 轮到她值班,带班的是她所在车间的主任。那天很冷, 主任叫了几个外卖, 请她吃夜宵,喝酒。”

    祝瑾年瞪大眼睛, 似乎明白他指的是谁, 但仍不明白他为何说这个。

    “她也不是全然没有心眼, 大概五六瓶啤酒的量, 说自己最多两瓶, 那个主任果然就软磨硬泡要她喝两瓶, 接着手脚也不干净起来。她很清醒, 但毕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职场性骚扰,想到还在实习期,忍下了。但软柿子如果不硬起来,就永远没有被人最后一次捏的时候。随后,言语骚扰不断,身体的接触也不再用酒精为借口。这种骚扰持续了她整个实习期,在考评前,这个主任恰好要出差,很直白地要她以私人名义陪他去,并且住一间房。好在软柿子不傻,也终于想通一件事,有些疯狗不是你以礼相待就能感化的,该撕破的脸皮,迟早得撕。”他目无焦距,定定一个点,眼中流露出些许悲伤。

    祝瑾年可以确定,他说的那个主任就是邓涵希的爸爸邓建刚。

    “她冲到了厂长办公室,告了主任一状。厂长把主任叫来,当面对质,主任却反咬一口,说她自作多情,叫她拿出证据。当时的手机没有那么发达,动动手指就能录音录像。”他嘲讽地看了祝瑾年一眼,但目光仍是友好的,好像一个长辈在看恶作剧的孩子。

    祝瑾年问:“后来呢?”

    “不了了之。”他说,“她没能留下来,回家继续读书,专升本,又考了研。那个车间主任受此事影响,干脆辞职下海,生意起起伏伏,家境还算小康。他有一个女儿,是他的掌上明珠。每个人都有父母,当你在轻贱别人的女儿时,作为一个父亲,想没想过以后你的女儿被人玩弄时,自己是什么心情,开心?快乐?还是愤怒得恨不能将人碎尸万段?自己的女儿长大了,遇到一个像父亲一样禽兽的男人,是报应,还是轮回?”

    “这就是你染指邓涵希的理由?!”祝瑾年厉声问。

    “我只不过给你讲故事——我妻子的故事。再说染指?”秋闻梵笑,目光中几分报复性的狡狎,“你有证据吗?”

    祝瑾年眉头紧皱,“你俩的聊天记录难道不是证据?”

    “那些还不知道存不存在的证据对你来说是染指,对她来说可能只是一场不足为外人道也的恋爱。”

    “你不觉得自己为人师表,这么做很卑鄙吗?”

    他又避开了这个话题,认真地说:“我很爱她。”

    “邓涵希?”祝瑾年诧异。

    他纠正:“我妻子。”

    祝瑾年轻哼一声,表示不屑。

    “我心疼她,怜惜她,当年的一切给她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她很爱我,但我任何亲热的触碰都能引起她强烈的不适。即便如此,我对她一如既往,也可以为她不顾一切。禾诗蕊拒绝当我的模特后,女神赫斯提亚一直没能动笔,直到我遇到我妻子,才以她为原型画完了作品,现在,在我心中,她才是当之无愧的赫斯提亚。”他抿了抿唇,“或许我们一辈子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但是,如果我能有个女儿,一定会端正自己的言行举止,不去糟践别人的女儿,以免以后命运安排一个混蛋来糟践我的女儿。”

    他至始至终没有承认自己对邓涵希的玩弄,像邓建刚当年一样,令人抓不到把柄,可事实又包含在这个套路满满却令人痛心的故事里。他与邓涵希进行的应该是一些边缘性行为,否则她也不会一直保持完璧。这就是秋闻梵的狡猾之处,就算邓涵希某天醒悟过来,告他强奸之类,他也能以此为借口,推掉罪责。

    “可以停止这种行为吗?”祝瑾年正视他,“任何事都要适可而止,涵希是无辜的。”

    他置若罔闻,只是问:“我妻子生来就该被人轻贱?她心地善良,多愁善感,没做过什么亏心事,只不过当时年少,不了世事,稚嫩又胆怯,不擅长对人说‘不’。难道就不无辜?”

    “一事归一事,哪有什么‘父债女偿’的道理?”

    他不以为然,“别人的女儿、妻子、姐妹就能被轻贱,他的女儿就不能?”

    见他固执己见,祝瑾年说:“你这种行为也是在伤害你的妻子!”

    “你把现在的她,想得太脆弱了。”他意味深长地笑,似乎自己这种行为早已得到妻子的理解甚至是支持。

    祝瑾年使劲抿了抿唇,静心思考几秒,“据我观察,你并不是一个沉迷女色、内心猥琐的人,你对故事中的‘车间主任’充满了藐视,打心底是看不起这种人的,如此说来,你又怎么可能希望自己变得跟他一样呢?相信你做这件事时心中也常怀痛苦,你不放过他们的同时,也没放过自己。报复仇人是很爽的,但恐怕是伤人一万自损八千。你钻了牛角尖,是没有出路的。”

    秋闻梵沉着脸,一言不发。

    “你一定听过瞎子摸象的故事吧?”祝瑾年停顿一下,“摸了尾巴,以为大象像条绳子,摸了耳朵,以为它像把扇子。角度不同,看到的、想到的也不同。你只看到你爱人当年受到的委屈和现在留下的后遗症,而我看到的是一个受过挫折的女子终于找到了值得一生托付的丈夫,是一个苦尽甘来的故事,遇见你之后,她以前受过的那些苦难可能早就不算什么苦难了。至于心理障碍,并不是一生都难以破除的。我只能说……荒漠甘泉心理工作室欢迎你们。”

    “荒漠甘泉的咨询师都像你这样吗?”秋闻梵半眯着眼,看表情,似乎有了迷途知返的样子。

    “几位主心理师的水平远在我之上。”

    他又看了她好一会儿,一直不置可否。

    祝瑾年趁热打铁,“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无论怎么做都好像不用付法律责任。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你也有身败名裂的可能。到那时,你爱人所受的压力不比当年小。你会把她推到一个被人指点议论的焦点位置,她所受到的指责肯定不亚于你。”

    “翻出当年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鱼死网破而已。”他眼中似有寒冰,“你是心理咨询师,肯定知道这么一个道理——心结不解,就没有平静生活的可能。”

    “难道你以为心结的解开就是以暴制暴?报复了仇人的女儿,当年的事就能一笔勾销吗?我想,你误会了心理咨询的含义。”祝瑾年勇敢地与他对视,“心理疏导的作用不是让人的心理阴影彻底消失,而是教人学会跟这个阴影和平共处,心结一直都在,怎么看待而已。报复仇人是挺爽的,可这抹杀不了过去,车间主任也不会因为你的报复留下跟你爱人一样的心理阴影,知道女儿被玩弄,他最多就气愤、伤心一下,睡不着觉,等过几天,人家就跟没事人儿一样。而你们呢?有阴影的一样有阴影,没阴影的身败名裂,臭名远扬,还不如直接扇他几巴掌来得爽。不信你试试?”

    他严肃而沉静地看着她,忽然就这么笑了,摇了摇头。

    “笑什么?”一本正经的祝瑾年被他这么一笑,莫名其妙同时,有些不满。

    他把她的名片收进了钱包夹层中。

    这是不是代表着他会考虑带妻子去荒漠甘泉?

    “谢谢。”他伸手,目光平静无波。

    祝瑾年迟疑了一下,也伸出手去。

    秋闻梵礼节性地与她握了握手,很快松开了,转身离开。

    祝瑾年坐在回平岭市的班车上,不断回想秋闻梵说的话。他至始至终没有说出自己究竟对邓涵希做了什么,她不是警察或者律师,他这种行为算不算犯罪、又犯了什么罪,她无法说出个所以然。祝瑾年想,回去后要跟邓涵希谈谈,鼓励她大胆揭发秋闻梵。无论如何,只希望自己的一番话能让秋闻梵重新思考妻子的过去,停止对邓涵希的侵害。

    她又听了一遍录音,正要删除,一个来自康坚扬的电话打了进来。

    “小祝,你们什么时候上班!”听声音,他有些急切。

    “正月十六。怎么了,康总?”

    “唉,我昨晚熬夜拟了个项目预案,回到家都早上六点了,妈的!没睡几个小时,做那个噩梦了!”他气恼道,“还他妈跟以前一样,人不人,鬼不鬼,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醒了!等你们上班,我再去找你,你不要接受别人的预约。”

    “康总你别急,我绝对把时间留给你。”

    康坚扬慢慢舒一口气,“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和你的世界谈谈 > 第56章 蛇与剑(4)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作者:籽月 2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3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4云中歌2 5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