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和你的世界谈谈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和你的世界谈谈 > 第92章 清醒梦(4)

第92章 清醒梦(4)

所属书籍: 和你的世界谈谈

    既然没人叫停, 讯问继续。

    “曾大强家中什么模样, 我们都知道。”聂羽峥转向禾诗蕊, 透着一种严厉的审视, “你试过呼救?逃跑?或者……跟曾大强谈一谈?”

    禾诗蕊抬眼,看向聂羽峥的目光中多了一丝嫌恶和防备,紧抿着唇,显得有些焦躁。

    沈子平望着她, 忽然感觉她跟印象中的禾诗蕊不那么一样了。刚才聂羽峥绝不会无缘无故碰掉杯子,或许他意识到了什么?现在,自己首先是个警察, 其次是沈子平,然后是个丈夫和父亲, 而她, 是他多年的一个情结,正因为如此, 更应该亲手挖出真相。

    贾亚烈灌了半瓶矿泉水, 一抹嘴,说:“……刚刚聂组长问的问题, 请你据实回答。”

    “呼救、喊叫都是没有用的, 只会让他下手更狠罢了。别说喊救命了, 我哭声大一点,他上来就是一巴掌, 打到我不哭为止。我爸妈都是文明人, 我从来没挨过打, 可以说,那几天几乎补上了我二十几年所有的皮肉之苦。”禾诗蕊虚望着一边,或许是太过悲伤,声音带着哽咽,“我被关在他家那个勉强可以叫厨房的地方,手脚都被捆着,他也不去上工,就负责看着我、威胁我,说我如果喊叫,就要割掉我的舌头和鼻子,他还说,他家附近其实住户不多,就算把我掐死沉到水塘里面,都不会有人发现。真的很可怕……我真的不想死……我发现,只要我不哭不叫,他就真的不会打我。也不知道过了几天,感觉大概有两个月的时间吧,我每天都盼着警察破门而入,把他带走,把我救出去,可门外安静得连个脚步声都没有。我绝望了,大家肯定认为我已经死了,不会来找我了。而且,谁能想到我会在这样一个人家里呢?在此之前,我从来没跟他有过接触,就算警察要查,也查不到。”

    贾亚烈问:“这段时间,你有没有见过曹义黎?”

    “没有,曾大强从他那儿要了一笔钱,具体多少我不清楚,每天吃饭是不愁的,还吃得挺好。”

    沈子平皱着眉,“他都给你吃什么?”

    “一开始饿着我,加上我也没胃口,几乎快饿死了……后来基本他吃什么,也会给我吃什么。他对我的要求就是不能喊叫,除此之外,并不会打我。”禾诗蕊答,“我只能天天蹲在厨房那儿的水池旁边,或者坐着,像关监狱一样。后来,也不想跑了,居然适应了那样的生活,他称呼我为‘老婆’,我也迷迷瞪瞪把他当成我老公。他试着离开一下,见我乖乖呆在里头,出去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出去做工,当然那点钱是不够的,他说曹义黎每个月会拿些钱过来。”

    沈子平大吃一惊,“你……都没试着逃跑?!”

    “并没有。”她答得坦然。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贾亚烈悄声说。

    沈子平释然,低声回应:“很有可能。你……你看呢?”说着,对聂羽峥使了个眼色,表示求证。

    “像。”他言简意赅。禾诗蕊遭到了长时间的囚禁,且受到过虐待,和外界断绝了一切联系,根本逃出无望,产生这样的心理状态不足为奇。许多受到挟持的人质在被解救时居然反过来帮助劫匪去对抗警察,就是这种心理作祟。

    贾亚烈接着问:“你知道曾大强和曹义黎背地里做什么交易吗?”

    “曾大强一直用我做筹码去勒索曹义黎。我觉得非常解恨,他就像个狗皮膏药黏着曹义黎,怎么甩都甩不掉,是个无底洞,只要我还在一天,曹义黎就没有安宁之日,一辈子受制于曾大强。他活该,都是自找的,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聂羽峥开口,言语犀利,“在勒索这件事情上,你似乎站在曾大强这一边。”

    禾诗蕊正襟危坐,斟酌了一番,回答:“当然,曹义黎从来只在乎他自己,在我顺从之后,可能是因为我能为他挣钱,曾大强对我还可以。”

    聂羽峥拿出几个用密封袋装好的空罐,“他是对你挺好的,你用的这些东西都是国外的名牌,不比其他同龄女性差。”

    “这些东西……”禾诗蕊一愣,认真看了看,“你们怎么会……”

    他不答,冷道:“请你解释一下。”

    “确实是曾大强给我买的,他从曹义黎那儿得到不少钱,加上他早就把我当成他老婆了,跟我说,希望我不要变丑。”

    聂羽峥点了点头,没有再问,只是眼中噙着那抹似有似无的笑意,让禾诗蕊感觉背后凉飕飕的,不禁移开目光,尽量不跟他对视。

    见他不再发问,贾亚烈就接过主动权:“曹义黎去过曾大强家里几次?你记得吗?”

    “四五次左右。”说到这里,她又开始局促不安,“一方面是谈价格,还有就是……就是……对我……”

    因为用力握着拳,她的手指关节处已经泛白,脸再次因为羞愤而通红。

    大家都知道内情,没再追问细节。

    “暂停15分钟?”贾亚烈见禾诗蕊状态并不太好,就征求其他二人的意见。

    ——————

    聂羽峥:想你了。

    祝瑾年无意中瞟一眼手机,见这个信息出现在屏幕上,有些愕然和欣喜,不由得联想起自己曾经接待过一个女访客,说男朋友劈腿的时候就会发一条“想你了”给她,当时她蒙在鼓里,后来得知真相,这三个字只不过是那个渣男的掩耳盗铃伎俩,所以一看到这三个字就发自内心地想吐。

    这几天聂羽峥都在跟进禾诗蕊的讯问情况,为了随时应对突发状况,跟专案组成员们一起住在了支队附近的公安宿舍。他向来不吝对她表述爱意,但在工作时间忽然撒一把狗粮,还挺惊喜。

    “讯问结束了?”她回,还加了一个“羞涩捂脸”的表情。

    聂羽峥:中场休息。

    她还在打字,他的电话就进来了。唉,果然是不喜用聊天工具的男人啊……

    “她到底跟我长得像不像啊……”她一接起,就八卦地问。

    “不像。”

    “我想也是,不然你这几天几乎成天见着她,按理说应该不会想我才对。”

    “此言差矣,有些美食家几乎尝遍了天下珍馐,但最怀念的恐怕还是小时候奶奶最拿手的一道糖醋排骨,你能说,他吃过的别的糖醋排骨就不是排骨?”

    这个比喻让祝瑾年哭笑不得,“这么说,我就是你的糖醋排骨?”

    “你是我的鲱鱼罐头。”

    祝瑾年忽然长长地“哼——”了一声,“还不如排骨呢!鲱鱼罐头……真有你的!等你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尽管收拾,千万不要手下留情。”聂羽峥压低声音,“我都等不及了……”

    “没个正经,一会儿请你切换回高冷工作狂状态。”

    电话另一端的聂羽峥不禁笑着摇摇头,讯问室里不苟言笑的他只有面对祝瑾年才会接上地气。再看沈子平和贾亚烈几人,利用中场休息抓紧抽烟,瞥见走廊尽头低头打电话、表情温和的聂羽峥,都心照不宣,沈子平感叹:“我看啊,一个崭新的妻管严即将诞生。”

    祝瑾年挂下电话,刚要继续写咨询笔记,见屏幕又是一亮,发现聂羽峥发了个红包过来,点开,770三个数字出现在红包界面中。

    她留下热泪两行——就喜欢这样简简单单的爱情……但770是什么意思?难道770是最新的网络流行语?

    她怕自己落伍,赶紧百度了一番,却一无所获,所有关于数字的情话,出现频率最高的仍然是520,这多出来的250块是……?

    等等。

    我爱你二百五?

    “我恨你。”祝瑾年狠心回复,还把多出来的250发回给他。

    一个小伙子跑过来,“沈副,贾副,这个是昌朵那儿发来的新资料。”

    他俩接过看了一阵,纷纷皱紧眉头。

    聂羽峥挂了电话,也拿到一份。

    “不出所料。”对新的调查进展,聂羽峥只说了四个字。

    沈子平内心纠结了一阵,忍不住问:“你刚才打翻杯子,是故意的?”

    “如果是故意的,要原价赔偿吗?”他扬扬唇角,显然刚才一通电话,让他从绷紧的工作状态放松下来。

    “得赔我们一箱。”沈子平白他一眼,“说说看,为什么?”

    “负性情绪诱导。”聂羽峥笃定道,“利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负面偏好,对大脑施加有害刺激,把个体潜意识中最负面的情绪调动出来,从而利用无力感、绝望感去操控这个人——这种手段之于心理干预界相当于黑魔法之于霍格沃茨,对心理从业者来说,是绝对禁用的。”

    那二人听得一知半解,但想起杯子破碎前自己的心理活动,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只听他进一步解释道:“人类在进化过程中,形成了一种负面偏好。举个例子,对我们的祖先来说,一座山上能吃的野果再多,不及山里有一只饿虎来得引人注意,正是这种对所谓‘坏事’的关注,使人类获得了安全,才能繁衍下去。虽然负面偏好是为了生存,但生存不等于获得幸福。负面偏好能带给人很多相应的负面情绪,恐慌、焦虑,甚至抑郁。负性情绪诱导就是把这些负面情绪从你的潜意识里拽出来,打压一开始处在主导地位的‘正能量情绪’,人的心理失衡,就急于恢复平衡,这时,诱导者只要加一个砝码,就能让你觉得内心恢复了平衡,但这种平衡是虚假的,因为这是一种依托于诱导者的平衡,而不是自我心灵能量使然,如此一来,诱导者就成了你的心理操控者。”

    沈子平骇然,惊觉十年时光匆匆,日月依旧,但有些人已经完全改变了当初的模样。

    他不禁追问:“这可是讯问,主导权是我们警察啊!不可能让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啥就做啥!”

    贾亚烈点点头,“她回答的全部都是我们提问的内容,也没拿个什么工具来蛊惑我们,到底……”

    聂羽峥一脸勘破世事,“她对我们的浅催眠已经持续两天了,尤其是刚才,在杯子打破之前,我们都在清醒的状态下进入了她设置的梦里。这种状态叫‘清醒梦’,是心理诱导的第一步,如果不被打断,她就能随意增减心理天平两端的砝码,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危险的。这种手法在心理咨询中也经常被用到,不过咨询师的目的并不是操控来访者,所以不会让来访者进入咨询师设置的梦里,而是让来访者进入自身的内心世界,把心灵状态表达出来,帮助咨询师深入了解他们的心理状态。”

    贾亚烈愕然,“听起来像催眠。”

    “论深度,不及催眠。”

    “‘清醒梦’……她……是……是怎么做到的?”沈子平喃喃问。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和你的世界谈谈 > 第92章 清醒梦(4)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作者:匪我思存 2武林有娇气作者:白泽 3将军这样不得体作者:棠粒儿 4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5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作者:籽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