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和你的世界谈谈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和你的世界谈谈 > 第17章 千言万语不如一幅图(7)

第17章 千言万语不如一幅图(7)

所属书籍: 和你的世界谈谈

    她失望了,聂羽峥没有被难倒。

    “刚才说了,房屋代表家庭。家庭是大多数群居动物最初安全感的来源,人类也是一样。这幅画里,你们看到地平线了吗?”聂羽峥问大家,目光却正对祝瑾年,进而又马上作答,“——没有。一个没有基础平面的空间,卢酬志只能通过不断强调房屋的轮廓来告诉自己和他人,这是一个能给他带来安全感‘家庭’,其实在他心里,这种来自家庭的安全感根本不存在。研究显示,许多具有攻击性和躁狂症的精神病人都缺乏安全感,缺乏什么就渴望什么,人之常情。”

    聂羽峥拿起手边的一个档案袋,点了点袋子上“蔡美淑”三个字,动作潇洒自然,“年幼丧母,卢酬志的安全感随着母亲的离去已经丢失了大半,成长过程中,父亲对他的影响不是‘保护’,而是压迫。可以说,他是个‘心里没底’的人,就像这幅画一样,渴望稳固的家庭,却不得不站在一个没有地平线的地方。”

    听完他的这段分析,会议室里响起好几声叹息。

    “再说这棵树。”聂羽峥的思路还在继续发散延伸,“粗大的树干,枝桠却都是枯枝败叶,会画出这种树的人,都比较内向,甚至抑郁悲观,在现实和空想中挣扎,有强烈的攻击倾向。”

    沈子平直指前方,“那中间的树洞是……”

    “这不像一个成年人会画的东西。”祝瑾年插嘴,“尤其树洞里还有一只松鼠,这……”

    “猫头鹰。”聂羽峥纠正。

    “明明是松鼠。”

    “猫头鹰。”

    她瞪大眼睛看了又看,“哪里像猫头鹰了?”

    “好,松鼠。”聂羽峥看着她说,退让了一步,“这不重要。”

    知道他俩过节的林睿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用胳膊肘撞了撞陈昱,眨眨眼睛,陈昱也跟着笑了。

    祝瑾年忽然觉得有点尴尬,低头不语。

    “这幅画里有几处只有低龄儿童才会描绘的细节,所以我推断卢酬志的心理年龄远远低于生理。”聂羽峥言归正传,并一一指出具体位置,“树洞里的猫……松鼠、太阳星月同时出现在天空、所画人物分不清性别,还有,这里——”

    他再次指向树干。

    大家也再次把目光汇聚在那个位置,祝瑾年抬头,忽然发现了一丝反常,对,她之前一直没注意到。

    树干中段居然有两根细细的树枝。

    普通树木怎么可能在没有分支的树干上忽然长出枝条,枝条应该长在顶端的枝桠上才对。

    “卢酬志智商正常,这种‘节外生枝’的树体现出他心智的低龄化。”聂羽峥继续说,“一个成年人,画出具有幼儿画符号的作品,一方面是自我意识过于压抑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标志着他的行为跟不懂事的幼儿一样具有不可预测性。”

    见他有所停顿,祝瑾年举手示意了一下,“星星、月亮和太阳同时出现,我有不同看法。”

    聂羽峥颔首,看向她,眼中早已无初次见面时对立的冷锋,“请指教。”

    “小志将太阳画在右上角,星月在左上角。太阳中间有一只眼睛,看上去像妖怪似的,星星月亮却没有别的修饰,很普通,没什么怪异之处。我去看守所时,他说我是卢律明的眼睛,在这幅画里,他将眼睛分别画在太阳和屋顶中间,我觉得,这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祝瑾年语速比平时快了许多,但仍然追不上此时冒出来的滔滔思绪,她不得不停下,理一理思路再重新开口。

    “太阳被认为是万物生长的主宰,象征意义很多,在一个家庭中,太阳就是父亲,月亮是母亲,孩子是星星。画里的太阳,很可能就是卢酬志心里的卢律明。”

    沈子平急急地问,“屋顶呢?”

    “屋顶位于房屋的最上方,在这样一个封闭的房子里,就跟饼干盒盖子一样,一盖上,就不出也不进了。我觉得屋顶也是小志心里的爸爸,所以他也将一只眼睛画在上头。”祝瑾年翻了翻自己的笔记,顺手将一侧头发勾到耳后,眼睫低垂,鼻梁秀挺,圆型领口露出锁骨的轮廓,一条细细的白金链子穿着个珍珠吊坠,恰落在双峰沟壑上方,令人遐想。

    聂羽峥的视线一时凝住了,或许祝瑾年在车上一句调侃的话,一语成谶——“我成功引起了你的注意?”

    王谦,他为数不多的至交,婚前曾跟他形容过喜欢一个女人的标志,说来非常肤浅——越看越漂亮,而后怎么也不腻,就算她冲你无理取闹、用平时你觉得很恶心的语调撒娇耍赖,你不仅不排斥,反而周身温暖。

    “陷入感情容易使人智商变低,逻辑感和判断力下降,进而出现这样的幻觉,这是激素和心理暗示双重作用的结果。”当时,聂羽峥以一个专业心理分析师的思维向王谦解释了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

    王谦笑而不语,转身携手一生挚爱踏进了婚姻之门,之后双双移民欧洲。

    那罐经王谦之手购买的鲱鱼罐头恐怕已经在途。

    自祝瑾年在车上准确地说出他的行动轨迹和原因后,他就对她多了几分想要深入探究的关注度,这个曾被他的试题难倒、事后还用“超级变态”来形容他的女人,很有意思。

    竟也越看越漂亮。

    这是相当危险的信号。

    “聂组长?”祝瑾年抬手摇了摇。

    没反应。

    “咳咳!”她清了清嗓子,“聂!组!长!”

    聂羽峥闭了闭眼,从走神状态恢复,下巴微抬,表示自己在听。

    “我刚才说的,你同意吗?”

    “再说一遍。”他面无表情地要求,“从屋顶上的眼睛那段开始。”

    奇怪,他没听懂吗?祝瑾年有点莫名其妙,深吸口气,重复了一遍,“对小志来说,卢律明既是像太阳一样供他成长的恩人,又是带给他压抑、封闭的始作俑者,可他自己并不渴望与爸爸‘捆绑’在一起,因此,代表‘自我’的小人并没有画在太阳那一侧,而是画在了纸张左侧,而且远离了房屋、树木、围墙。你……听得懂吗?”

    “继续。”他这次没走神,当然听得懂。

    “小人的上方,就是月亮和星星。潜意识里,小志是渴望着母爱的。”祝瑾年说,“可是,他画的月亮并不是满月,可见他对母亲的感情是复杂的,既向往,又可能因为从父亲那里听到些不太好的评价,而有所疏离和戒备,甚至……厌恨。和其他幼儿化表现手法不同,太阳、月亮、星星同时出现,是小志对父母的理解,很遗憾,无论是爸爸还是妈妈,在他心里都是混乱、缺憾的。聂组长……你怎么看?”

    会议室一时陷入安静,大家都在等待聂羽峥的回复。

    短短十秒,祝瑾年感觉好像过了一小时。

    “我同意。”聂羽峥扬扬唇角,慢慢踱到幕布另一边。

    明明同意,干嘛还叫我说两遍,哼。祝瑾年暗暗长舒一口气,刚才她还以为他要在自己重复时忽然指出什么矛盾、错误处,害她神经绷得死紧,生怕出丑。

    “画中唯一的人物。”他抬手示意了一下小人的位置,“寥寥数笔,足以让我对他的精神状态下最后的结论。”

    “这要怎么看?”沈子平好奇地问。

    “首先看性别,接着,结构,最后是细节。”聂羽峥抽出一只笔,指向小人的头部,“性别,刚才我已分析过,这个人物没有任何性别特征,发型、衣着、身材都没有显示出‘他’是男是女,甚至,‘他’连衣服都没有。”

    陈昱提出个疑问:“会不会是他画到最后觉得很烦躁,不想画那么具体?”

    “注意看人物的手。”聂羽峥的笔尖点在手部位置,“不但画了手掌,连五指都画了出来。如果真那么不耐烦,不必具体到手指部分。”

    “可‘他’没有身子。”陈昱不死心地追问,“只有四肢啊。”

    “是的,没有脖子,没有身体,只有四肢。”祝瑾年点点头。

    林睿啧啧两声,“根本就不是一个完整的人。”

    聂羽峥赞赏地点了一下头,“人物代表作画人的自我认知,头部巨大,比例失调,没有颈部和躯干,就是没有‘主心骨’,不是一个完整的‘人’的形象。卢酬志能刻画手指,却没有刻画一个正常活人必须有的颈部和躯干,这是自我躯体印象丧失的反应,说明他——毫无理智可言。他囚禁卢律明时也处于这种状态,这种行为,是他内心攻击大爆发的结果。”

    随即,他播放了一段音频,看向祝瑾年,“这是我们离开看守所后,小志和狱警的一段对话——”

    祝瑾年一怔,和大家一样,都沉下心注意听,生怕漏掉一个字。

    “我爸爸非常厉害,他会七十二变,但他没有告诉我他会变成什么,我是他儿子,我都知道。那个女的是他的眼睛,她来看我就是他来看我,他以为我不知道。爸爸!我看到你的眼睛,我还能看到你的手,你的嘴,还有你!我爸爸分散开了,分得很开,他要监视我,就要变成很多人、还把自己分成很多块……”

    之前在祝瑾年心里一直联系不上的两个点忽然接上了,小志是不是每发现爸爸变成一个东西或者一个人,都会画一笔,用‘正’来计数?祝瑾年想起小志的朋友说,他们一起打球时,小志总是忽然以“我爸来找我”为理由匆匆回家,或许,并不是卢律明跑到学校去找他,而是他看到了“爸爸”。

    这种场景,光想象一下就觉得很恐怖。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和你的世界谈谈 > 第17章 千言万语不如一幅图(7)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佛跳墙作者:念一 2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3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4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5第四部 光芒纪·星芒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