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和你的世界谈谈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和你的世界谈谈 > 第45章 万水千山(3)

第45章 万水千山(3)

所属书籍: 和你的世界谈谈

    头五分钟, 祝瑾年非常谨慎地揣摩着他话中深意。|

    中间五分钟,她极力压抑着内心的雀跃。

    考虑时限进入最后五分钟, 旁边一个才输液不久的年轻女子微笑搭讪:“那个是你男朋友吗?长得好帅啊,还对你那么好。我刚才在楼梯那儿听到他在问护士,哪里有小热水袋卖,护士告诉他, 有个24h超市大约得走十多分钟,天冷, 叫他不是特别需要的话就别去买了, 拿个空矿泉水瓶打点开水捂着就好, 他说不行,药水都是冷的, 你打针的手冷冰冰的, 一定用热水袋垫底下。我孤苦伶仃的,听了真是虐狗,我以后的男朋友有他一半,乐都乐死了。”

    心理专业出身,祝瑾年深刻地知道当一件事情令你犹豫做还是不做时, 其实你心里的天平是偏向“做”的。她开始审视自己的内心,当误会他是有妇之夫时心里的失落和愤慨,完全是因为已对他有所期待。

    这种时候还矫情,以后肠子都悔青。

    “他不是我男朋友, 不过呆会儿就是了。”祝瑾年回答, 低头看了看手机, 还有三分钟。

    所以,当聂羽峥一手端着杯咖啡,一手拿着小热水袋走进输液室时,她迫不及待抬起右手,向他比了个“ok”的手势,没忍住,噗嗤一下笑起来,正好表示自己欣然接受了他的“提议”。

    答案比预计得来得迅速,聂羽峥双眼微微一瞪,站住了,随即,淡淡一笑,眼眸透出清澈而又柔和的光,更显清俊。

    他加快脚步走来,坐在她身边,把热水袋放在她左手下面,郑重又轻柔地握住她的右手,一齐放进大衣口袋里,又改成十指交握。

    虽然此时二人的手都还是冷的,祝瑾年的心却涌动着一股暖流。他的手很快就暖和起来,在他的带动下,她的手也开始有了暖意。

    没有告白,只有心领神会。十五分钟不长,却好似已走过万水千山。

    只是,旁边那位无意中为聂羽峥打出神助攻的单身女子,又被虐了个够戗。

    “不知道这几瓶药水挂完,明天能不能好。”祝瑾年没话找话,打发着无聊。

    “明天,还有一针。”聂羽峥看她那眼神,分明写着“想得美”。

    “唉,真耽误事!之前我还一直在想,要怎么接触欣雪的父母呢。”

    “我不会开除你,这时候表忠心、装认真是画蛇添足。”他好整以暇喝着咖啡。

    祝瑾年无语地留下一滴冷汗,“你把我说得好像一个为了保住工作不择手段讨好上司的心机girl。”

    “很希望你是。”他饶有兴趣地挑眉,“有什么招数,尽管冲我来。”

    祝瑾年用下巴指了一下自己扎着针头的手,“我病好了,你就等着吧。”

    “恭候。”

    吊瓶结束已是凌晨三点,虽然困得眼皮直打架,摸摸已经恢复正常温度的额头,和一直十指交握的新晋男友聂羽峥,祝瑾年觉得,自己这次的发烧很是值得,怪不得言情电视剧中的女主角一定要生几次病呢,敢情治病的根本不是药,而是……爱情。

    送她至酒店客房门口,聂羽峥停下脚步,仍未松开她的手,眼中透着几分戏谑,低声问:“这位病人,需要我陪床吗?”

    “一次多少钱?”祝瑾年问。

    聂羽峥反将军:“是你给我,还是我给你?”

    “不谈钱,伤感情。”她摆摆手,狡猾地推掉了这个话题。

    他煞有介事地回答:“那就不伤。”

    “明天见。”她抬手摇了摇,他却又握住她的手,把她拉向自己。她抬眼,他眼中的幽深让她沉溺,烧已退,脸上的炙热却又被点燃,她赶紧别开头,半掩着嘴,轻声说:“别被我传染了……”

    “我就想被你传染。”

    祝瑾年无奈地看了看他,“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从今以后你整个人都是我的了,还不得好好爱惜身体?你说传染给你就传染?我不同意。”

    聂羽峥一时没开口,好像在品味着她这番话,一会儿后,扬起一边唇角,“遵命。”

    祝瑾年回房,简单梳洗完就躺下了,闭上眼,又睁开,感觉自己做了一场美梦,不知该睡该醒。

    她生病的这一两天里,聂羽峥独自去了解叶欣雪父母目前的状况,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叶母一年多前不顾危险做了试管,前几个月剖腹产下一个女婴。夫妻二人每天忙于照顾孩子,身体虽有些吃不消,可也暂缓了失去女儿之痛,毕竟,又有了个期盼和寄托。

    周晓老师告诉聂羽峥,叶母听说了鹏市的两位心理咨询师因受到乔怡潼的委托,到凉肃来询问一些过去的事,显得愤怒又悲伤,说,欣雪之所以走上不归路,全是因为交友不慎,一是结交乔怡潼这只白眼狼,二是结交卓磊这只中山狼。

    “她既然知道我们是帮乔怡潼做心理咨询的人,估计不会愿意接待我们。我们要想个什么由头去接触他们?”酒店的自助早餐品类丰富,祝瑾年却愁眉不展,生病已经耽误两三天,如果叶欣雪的父母久攻不下,还要在凉肃耽误更久。

    聂羽峥接过服务生端来的两杯牛奶,礼貌地致谢后,看向祝瑾年,“在对咨询内容保密的前提下,有所保留地说一部分实话,告诉她,身在鹏市的乔怡潼化名‘欣雪’前来做心理咨询。”

    “可是……”

    “当一个母亲听说有个故人化名自己已去世的女儿,多多少少都有情绪波动,在不冷静的情况下,她会忘记自己不愿意跟我们沟通的初衷。没有任何言语比真相更打动人——这一点我本人深有体会,如果我能在校友会上用对你坦言喜欢之情来代替叮嘱你提防章靖鸣,你就不会因为他一次两次的挑拨而误解我是有妇之夫。”这一番表白,他说得面不红心不跳,眼神也没有丝毫闪躲,倒让对面的祝瑾年不好意思起来。

    “我那天……打扮得很出众吗?”她犹疑地问。

    他微笑地看着她,“我说过,很少人能做到对某人产生感情的下一秒就告白、产生怨恨的下一秒就动手伤人。”

    “哟,你还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酝酿啊。”祝瑾年受教地点点头,一会儿后又好奇地问:“从什么时候开始酝酿的?”

    他移开目光,轻巧地推开了问题,“这是我的秘密,不能告诉你,祝老师。”

    她不死心,“莫非一见钟情?”

    聂羽峥垂眸回忆了一下他们初见的始末,半晌,才答:“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正脸,你正在模仿小志的怪异表情。如果这样能让我一见钟情,不是你天赋异禀,就是我心理扭曲。”

    再追问下去显得太矫情聒噪,祝瑾年一笑带过,望着对面聂羽峥英俊的面庞,心里悸动同时,又不禁猜测,他是否跟郝易期一样只把她当成一个“适合”的人?只希望,他能有所不同。

    一个女服务生照例前来往桌子中央的小花瓶里插新鲜的花,瞅瞅他们二人,利落地放入一枝红玫瑰,微笑着说:“打扰,二位慢用。”

    祝瑾年托着下巴,“前几天他们从没往我们桌子上插过红玫瑰。”

    聂羽峥掸了掸玫瑰尚带着露珠的花瓣,“群众的目光都是雪亮的。”

    她这会儿偏偏非常较真,“可我们拿的早餐券号码明显是单人房啊。”

    “你在暗示我退掉一间单人房?”聂羽峥挑眉。

    “咱出差一趟,还是别那么节省了吧……”她装傻。

    “厉行节约,人人有责。”引经据典大触说。

    祝瑾年看向天花板,假装欣赏吊顶花纹。

    九点多,他们动身去往叶欣雪家。比起邹英的住处,叶欣雪家体面很多,深灰色的一幢幢高楼,绿树环绕,小区内设的幼儿园正在做早操,欢快的儿歌伴着孩子们稚气的笑脸和憨态可掬的动作,许多大人路过,都不禁驻足观看一会儿。

    巧的是,抱孩子出来散步的叶母也停在幼儿园操场栅栏边,带着慈爱的表情,对手中的小宝宝说话。她皮肤白皙,戴着副眼镜,显得很斯文。

    二人走近,祝瑾年先开口打招呼:“阿姨您好,我们是鹏市荒漠甘泉的……”

    “我知道,你们是心理咨询师。”叶母很快反应过来,打断了她的话,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巨大唱的变化,维持着基本的礼貌,“我可能帮不了你们,不好意思。”

    说着,转身就要走。

    “欣雪几个月前到我们工作室做心理咨询。”聂羽峥单刀直入,一句话迫使叶母脚步一顿,飞快地转身瞪着他俩,急待他说下去。

    他面色平静,从容接着道:“在鹏市,她也一直以这个化名与人打交道。综合她的叙述和后期了解,我发现她所化名的‘欣雪’另有其人,我们不明白的是,假名、艺名有千千万,为何她会选择自己已故的好友之名。”

    “她居然这么无耻……”叶母脸色大变,抱着孩子的手开始一阵阵发抖,“她和那个叫卓磊的吸毒犯把我们小雪害没了,还好意思用小雪的名字!她到底想干什么!!”

    祝瑾年问:“她去鹏市之后,你见过她吗?可曾给你来过电话或者短信道歉之类?”

    “我怎么可能跟她还有联系!她最好是死了!”怀中的婴儿吓了一跳,哼哼唧唧地哭起来,叶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深吸几口气平复下来,“……我不知道她要解决什么心理问题,如果你们能从我这里得到什么能帮她的办法,那我绝不会提供。这对一个母亲而言,是非常残忍的,你们也有父母,应该体谅。她有任何过不去的坎儿,都是咎由自取,你们要是有点良心,就不要赚这份不该赚的钱!”

    聂羽峥毫不退让,直视叶母,连续抛出两个问句:“难道你不想知道她为什么化名为欣雪?你愿意让她继续用这个名字在鹏市生活下去?”

    叶母嘴唇抖了抖,涨红了脸,一会儿后,摇了摇头,“我绝不同意。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你们能查出来吗?如果能,我可以说一些我所了解的。”

    祝瑾年心里暗暗佩服,她原以为要纠缠许久,叶母才能配合,没想到聂羽峥在对乔怡潼的咨询内容完全保密的前提下,三言两语就让叶母松了口。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和你的世界谈谈 > 第45章 万水千山(3)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2将军这样不得体作者:棠粒儿 3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4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5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