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和你的世界谈谈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和你的世界谈谈 > 第98章 永别旧时光(3)

第98章 永别旧时光(3)

所属书籍: 和你的世界谈谈

    沉默许久, 贾亚烈不得不打断她的美好回忆:“你在家呆了多久?”

    “大概三四个月,从来没出过门, 也不敢出门。我的心情……又或者说是精神,渐渐恢复了正常,也不再做噩梦。我开始考虑以后的事, 因为总不能一辈子不出门。”

    饶锡说, “你可以选择报警, 继续读书,回归正常的生活。”

    禾诗蕊苦笑着摇摇头,“我不知道你说的正常生活是什么,大家都以为我死了,而我, 也不想对一个个认识我的或着想认识我的人去解释我的过去。我了解到,网络、科技发达了, 我这样一个失踪了7年居然还活着出现的人, 难免会吸引媒体,那么,我的遭遇岂不是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不想再受到关注了, 我不想面对别人看我的目光和可能引发的议论。”

    聂羽峥沉静地望着她, “所以,你决定隐姓埋名去昌朵地区的乌来村当义务教师?”

    禾诗蕊抬眼, “是的, 大学的时候, 我报过名。不过那时是想着去艰苦的地方锻炼、奉献一下再回来, 而3年前,我想的是,去了,就留在那里。乌来村很美,四面都是冰川雪山,只不过道路险恶,去的人少。所谓的条件艰苦,都是主观感受,对我来说,那里跟天堂一样,人不多,每个人都很真实,没有阴险狡诈、是是非非,我教孩子们写汉字、看书,告诉他们什么是美好,但从来不提我的过去,因为在那里,我都快忘记了。”

    从她那些记录上看,事实上她根本没有忘记。

    从昌朵那边发来的后续调查情况显示,禾诗蕊化名何诗心义务教书期间,对学生们一直很尽心,也从来没有要过学校一分钱,孩子们都非常喜欢她,学习的热情非常高,校长一再强调,诗心是他见过最好的老师,希望她还可以回去。

    利用黑魔法一般的负性情绪诱导,差点将三个讯问人员拉进心理控制陷阱的禾诗蕊,却对乌来村的孩子们倾尽所有关爱,她,真是一个极为复杂的人。

    饶锡些许动容,定了定神,问:“你对乌来村的孩子们那么好,是因为曾经失去孩子吗?”

    “这个问题你们上次问过我了。”禾诗蕊观察着对面三人的表情,咬了咬牙,坚持道:“我没有孩子。”

    贾亚烈拿出两个密封袋,一个装着一小截白金链,一个装着剩余的链子和吊坠。

    禾诗蕊愣住了,盯着它们,微张着唇些许颤抖。

    贾亚烈解释道:“曹义黎有收集女性丢弃物的癖好,这些年,曾大强将你用过的东西都送给了他。这条项链也是他的收集品之一,日期是你失踪后的第4年,2月份。另外一小截链子是同年9月份全市进行污染土壤摸底取样时,从一具女婴尸体上提取的,经过比对,你与那个女婴系母女关系,而她的父亲就是……”

    “别说了!”禾诗蕊忽然大喊。

    “禾诗蕊,请控制你的情绪!”饶锡厉声道,“警察问话,不是你说停下就停下的。”

    她焦虑起来,有些坐不住,一个劲儿深呼吸,目无焦距却到处乱看,双手紧握拳头,眼中戾色忽增。

    聂羽峥言中了,那个死去的婴儿,确实就是她的软肋,她的心理防线,有了松动的迹象。

    贾亚烈继续说:“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曹义黎和曾大强的矛盾就是从那一年开始的,这与你之前说的‘因为5万块和15万块的勒索,两人有了矛盾’不符。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曾大强对你超乎寻常地好,还给你买很贵的化妆品,几乎对你有求必应。你告诉我们,是不是因为你生下了曾大强的孩子,但孩子不幸夭折,曾大强对你产生了同情心?”

    禾诗蕊惨白着脸,声音尖利,“那又怎么样?他对我的同情心是一时的!我是见证他杀曹义黎的人!他还是打算杀我灭口!”

    聂羽峥抬手往下压了压,示意她注意克制情绪,看住她问:“白金项链是你被囚禁阶段最珍贵的随身物品。上次,我问过你它的事,你说,丢了。其实,你将它放在过世的孩子身上,交由曾大强埋葬。可你知道他将孩子埋在哪儿?一片荒地,遍布重工业厂区,四处是掩埋废料的大坑,连土壤原本的颜色都看不清楚。土壤受重金属污染,被划为第一批重点整治区域。要不是土壤取样,她还不知道要孤零零地躺在里头多久。”

    “现在呢?她……她在……”

    “已经在市郊的公墓安葬了。”

    禾诗蕊捂住脸,眼泪止不住地流。

    聂羽峥有意煽动她的怒火,“出生就夭折,本来已够不幸,为什么要让她沉睡在那种地方?你将自己随身的首饰给她又如何?你根本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了解凭什么这么说我!”禾诗蕊完全被激怒了,声泪俱下,近乎嘶吼:“你知道我在曾大强家里过的是什么生活吗?!我没被折磨成一个神经病就足够了不起!最初,连几只吸我血的蚊子都是我的精神支柱!我告诉自己决不能丧失意识!决不能求死!我要活着!因为还有这些蚊子需要我!后来,我怀孕了,曾大强和曹义黎谁都不敢确定孩子是不是自己的,没有人愿意为她负责!可这个孩子是我那段时间又一个精神支柱!那时候我已经完全屈从于他们了,他们就是我的天啊!我愿意生孩子,愿意照顾孩子,可他们不愿意啊!孩子我自己生的,你们都是男人,不会体会那有多痛!只要经历过那种痛,什么对你来说都已经无所谓了!可是,孩子生下来就不会哭,也没有呼吸,全身都是白的!我求曾大强带着孩子去医院看看,救救她!可他不肯!他不肯啊!!!”

    说到这里,她嚎啕大哭起来,饶锡有些紧张地看了看聂羽峥,他小幅度摇摇头,示意不要干扰她发泄情绪。

    “她就这么一点点!软软的!胳膊腿儿都细细的!闭着眼睛!不会呼吸!也不哭!也不睁开眼睛看看我!看看她的妈妈!”禾诗蕊哽咽着,上气不接下气,“我拼命地求啊!我下跪!磕头!我发誓我几辈子都做奴隶去伺候他!求他送孩子去医院!让医生救她!可他说什么都不肯,说孩子不哭更好!然后……然后我就眼睁睁看着孩子不动了,我抱着她,她却越来越凉!曾大强抢走了她,说,死了就埋了,埋到后山的墓地里,我用尽自己最后一点力气,把项链拔下来给她戴上,之后就晕倒了。再醒来的时候,曾大强已经回来了,说都处理好了,没事了。没事……怎么可能没事……我看清了他,我……”

    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合上嘴,红唇紧紧抿着,半晌,才说:“我不知道项链为什么到了曹义黎手里……他竟然连这么一点东西都不留给孩子……”

    聂羽峥起身,将一盒纸巾放在她眼前的桌子上,“你不觉得自己说的相互矛盾吗?”

    她握着纸巾的手顿了一下,抬头看他。

    “曾大强在你的描述中,是个狼心狗肺的人,连50%概率是自己女儿的都这么无情无义,之后又为什么对你出奇地好?你确定……”他问,“自己没遗漏什么?”

    “没有!”禾诗蕊飞快地答。

    聂羽峥没有给她狡辩的机会,马上说:“因为孩子的夭折,你其实对曾大强产生了强烈的恨意,这种恨意扭转了你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你从心理上摆脱了他对你的控制。在那时,你就可以趁他出门做工时求救或者逃走,可你没有!”

    “我……我没有,我……”

    “第4年看清了曾大强,就恢复了自我意识,你为什么到第7年才在一次火灾中‘正当防卫’杀了曾大强逃生?他害死了你的女儿,难道你还能顺从地跟他相处后3年?如果真是这样,你女儿的死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只是一个不足为奇的小插曲?她不该来,是她自找的?她的母亲在她夭折后竟然还跟那个拖延抢救时间的男人和乐融融?”

    “你们为什么要逼我!”禾诗蕊的心理防线在对女儿夭折的愧疚和委屈中全面崩溃,泣不成声,“我不杀他,我能逃出来吗?你们这些无能的警察找到了我了吗?你们早点找到我,我能这样吗?!”

    饶锡换了种语气,温和地说:“你对曾大强之死的来龙去脉乍一听有板有眼,但深究下去破绽太多,再这样耗下去,对你没有一点好处。对我们说出实情,勇敢地面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正是因为你受了那么多的苦,也有万不得已而为之的理由,法律不会苛责于你。难道你不想早一点了结,去公墓看看你的女儿吗?她在那里静静等了好几年呢,她也盼望着妈妈能去看看她,跟她说说话,让她知道自己不是孤独的,虽然这个世界上知道她存在过的人不多,可还是有个人那么爱她,也一直爱着她。”

    “我都说……我什么都告诉你们……”禾诗蕊抬起头,急切地说,“我说了之后,求你们带我去看看她……去看看她……”

    为攻破她心理防线推波助澜的聂羽峥忽然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讯问室,显然不愿再听下去。

    聂羽峥站在走廊窗口,问一个路过的刑警要了只烟,默默点燃。

    女人,无比软弱,又无比坚强。你知道她们的软肋,但她们的软肋同时也是钢铁战士的盔甲,是世界上最尖利的矛,是能阻挡一切攻击的盾。

    他不必听禾诗蕊的坦白,她做了什么,他早就了然于心。她依旧如当年叱咤风云时那般,美艳而高傲,她自救时的勇气和隐忍,同两个身强力壮男人较量时心理的巨大张力,都是那样让人震撼。她是高智商的罪犯,是令人悲悯的受害者,也是一个为自己当初的不成熟而付出巨大代价的可怜可恨之人。

    可是,有谁能要求一个年轻的生命凡事都成熟?

    或许,这就是人间百态。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和你的世界谈谈 > 第98章 永别旧时光(3)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小清欢作者:云拿月 2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3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4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作者:叶斐然 5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