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落花时节又逢君目录

第40章 瑶池会

所属书籍: 落花时节又逢君

  第二日清早,小妖被一阵闹声吵醒,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回到了花圃里,旁边许多人拿着工具铲土,还有许多人在搬石头。

  早就知道那是个讨厌的人,说话不算数!她既气又怕,蹲在那里不敢做声。

  远远的,公子领着韩管家走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在她面前停住,指点众人说:“可以动工了,就这片花圃。”说的时候还似笑非笑的瞟了她一眼。

  即将大难临头,锦绣知不知道?她开始掉泪。

  不远处,工匠们开始拆除破旧的矮墙,铲土。

  公子这才在她面前蹲下,探手摇摇枝叶说:“小红茶好像在发抖。”

  她哼了一声,抖得更厉害,却是想躲开他的碰触,当然这看在旁人眼里,只是风吹枝叶罢了。

  公子大笑,起身叫过韩管家低声吩咐几句,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去。

  可恶!她咬牙望着他的背影,心里恨恨地想:言而无信,真卑鄙,今后再没有美人喜欢他就好了!

  正在此时,耳畔响起韩管家的声音:“公子说了,这几面新墙要修得结实些。”

  修墙?她立即愣住,不是要铲了花圃修摘月台吗?

  工匠们闻言打趣道:“这么多石料,别说修几堵结实的墙,就是修城墙也够了。”

  “那就修得高一些,剩的用去修外墙。”韩管家笑道:“我也奇怪呢,公子怎的忽然就改了主意,偏要留着花圃修起墙来,罢了,他怎么说,你们照做就是,活又轻,工钱一文也不少你们的。”

  修几堵墙自然要比修摘月台简单省力,工匠们怎会不乐意,都应下。

  韩管家想起什么,叮嘱道:“还有,公子特地吩咐过,万万不可伤及这些花,就是碰坏了片叶子,也要加倍扣除工钱……”

  话还没说完,旁边一名下人就惊奇道:“公子喜欢美人便是,现下连好看的花儿也不放过了?”

  众工匠哄笑,韩管家也笑骂他。

  小妖气得朝地上啐了一口。

  入夜。听竹轩里琴声又响起,轻快,却带来更多冷清的感觉,公子坐在案前,身旁陪着一个新的美人儿。

  小妖趴在窗台上,托腮倾听。

  半晌,公子忽然停下,笑看美人说:“今晚我有点事,先叫他们送你回去,改日再接你。”

  美人儿满脸失望地走了。

  他不要美人儿陪了?小妖正在诧异,却见他站起身,惬意地舒展四肢,朝窗户这边看过来,目中满是笑意:“偷偷摸摸的在想什么?小红茶!”

  他看得见?小妖吃惊,只得显了形,嘴硬道:“我方才路过,见你弹琴还不错,过来听听。”

  公子顺手取过桌上的酒壶倒了杯酒问:“听出什么了?”

  小妖想也没想,说“你不快活!”

  公子道:“你怎知道?”

  “因为我听着不快活!”小妖垂首,这琴声牵动人心,让她对枯燥的生活备感无趣,修仙的决心竟差点动摇。

  “我不快活?”公子饮尽酒,叹息道,“我赚钱养活了很多人,可他们都只盯着我的钱,一心要我死,好把钱都留给他们。”

  小妖大怒道:“那你别管他们了!”

  “他们都是我的亲戚。”公子道,“姑娘们陪我,为的就是要我给她们买这样那样,找我的人,都想从我这里多拿些东西走。”

  小妖同情地说:“我不会拿你的东西。”

  “你也一样,只是想要我帮你度劫罢了!”公子搁了酒杯,忽然说道:“你好像不喜欢修仙?”

  别人从他这里拿走的东西已经很多,而自己也在变相的利用他的庇护,小妖升起许多歉意,“我不是故意的,因为我喜欢一个人,要成仙才能嫁给他。”

  “你不必内疚,这是我们谈的条件。”公子缓步走到她跟前,俯下脸,“小红茶,你答应过我不再想别人的,你在想他。”

  小妖心虚,“我没想。”

  公子道:“我不信,你骗我。”

  被逼得急了,小妖索性扬头,说:“随你信不信,你有那么多没人陪,我偷偷想以下别人也不可以吗?这不公平。”

  跟做生意的人谈公平二字,公子笑得很开怀,“这么说,我不要她们陪,你就不会想他?”

  小妖想也没想说:“当然。”

  “说话可要算话”公子抬脸离开,“我方才把美人儿送走了,你今天是不是可以陪我?”

  锦绣说要少回花朝宫,此刻独自待在冷清的花圃里多无聊,小妖点头。

  “陪我喝酒?”

  “我不喝。”

  “那就听琴?”

  “好”

  在人间的日子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熬,公子很有趣,会抚琴会下棋,还知道很多新鲜事,晚上经常带着她进城玩,然而时间一天天过去,她还是感觉不安,因为她已有几个月没见到锦绣了。

  这天夜里,她没去找公子,独自蹲在花圃发呆。

  他嘱咐过不许轻易回花朝宫,她就不能不听,可这么多日子过去了,她忍不住开始想他,难道他就一点儿也不想她吗?他会不会已经把她忘记了?

  当然不会,锦绣,他是神尊大人,却肯让她直呼名字,他是喜欢她的。

  想到这她才高兴了些,好在人间的生活也不是很无聊,至少比当初独自在深山修行好多了,公子时常会抚琴给她听……

  猛地回身,她终于发现不妙,公子这段时间真的没再找那些美人儿,他能守信,难道她这几十年就真的不能再想别人?

  悄悄想?始终还是会过意不去的。

  灯笼移近。

  “小红茶,怎的还不出来。”公子探手摇花枝。

  她更加不安,忙出声劝他道:“你快去找她们吧。”

  公子笑道:“你答应陪我的,可不能赖,快出来。”

  她低声解释道:“可我喜欢他,不能只想你,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公子没有计较,放了灯笼说:“照你所说,他是上神,你还是小妖,还要五百年成小仙,五万年才成下仙,什么时候才能修得跟他一样?”

  小妖烦躁,跳出来说:“要我陪你玩什么?”

  公子道:“我今日去城里,给你带回了好吃的。”

  小妖忍住口水,别过脸说:“不吃,人间五谷杂粮烟火气太重,吃多了就不能成仙了。”

  一支支莲花亭亭而立,莲叶闪着金光,清风仙乐,瑶池中充斥着喜气,上神,上仙们早已赶到,或立于桥头,或坐在席中,三三两两聚作一处谈笑。

  远处有人走来,当先是位上神,袖带起伏,风神俊美,身边跟着两名美丽的红衣女子,左边那位长相娇美,手执花神令,全身笼罩着淡淡的清气,显然是位下仙,而另一位却十分艳丽明朗,且毫不避讳地瞪着大眼睛四下张望,野性未除,竟是只小妖。

  谁会带只小妖来天庭?众神仙都有点惊讶,纷纷迎上去作礼。

  一位老者开玩笑道:“中天王千杯不醉,今日来迟,稍后定要多罚几杯。”

  他微笑拱手……

  从未同时见过这么多上神上仙,小妖有点胆怯,默默地躲在他身后,他不是花族神尊吗,中天王是在天庭的称号吗?这些神仙对他好像很恭敬……

  旁边的杏仙轻笑,十分不屑。

  知道她是在嘲笑自己没见过世面,小妖涨红了脸,立即挺胸站好,毫不示弱地反瞪回去,往常瑶池会都是梅仙与杏仙跟来,这次决定带她杏仙自然不乐意,最终还是梅仙主动请命留守花朝宫才罢,为着此时二女难免赌气,互相看不顺眼。

  “我要去朝拜帝君,你们自己玩,不可走远。”他回身吩咐过,便于众神仙一同朝凌霄殿走了。

  小妖有些不知所措,想要追上去叫他,却被杏仙拉住道:“神尊大人的意思就是让你四下走走,多见识见识,别不知好歹,天宫庄严,你这样大叫大嚷成何体统?

  小妖怒视她,不好反驳。

  杏仙笑道:“天宫规矩森严,像你修行浅薄也就这点眼福,还不趁机多走走看看,今后就再也见不到了,我要去拜会南河神女,你仔细些,别给神尊大人丢脸。”

  小妖别过脸说:“有什么了不起,等我将来修成了下仙,神尊大人会带我来的。”

  杏仙冷笑道:“神尊大人原本就贵为天神,是帝君的师弟,如今虽然暂且贬居花朝宫,可说不定什么时候帝君就赦他归位回天宫了,你以为你真能当神后?做梦!”

  小妖道:“他答应过我,等我历劫得了下仙之缘,就会带我回天宫。”

  其实锦绣将来会不会归位,谁也不知道,杏仙原是胡乱编来气她的,谁知陡然听到这消息,顿时脸色不好看了,“他真的说过带你回天宫?”

  小妖暗悔说漏了嘴,“骗你的!”转身要走。

  杏仙哼道:“我说了,正宗神族最重血统,你不过区区小妖,就算修成下仙,也轮不到你当神后!”

  血统和神后有关?小妖从未听过这些,闻言站住。

  杏仙颇觉得意,走到她身旁说:“血统关系到神族命脉,你可知昆仑天君的儿子,就是昆仑天君和凡人所生,修行比别人都难,因此听说上神婚配都有天条规定,神尊大人是跟你说着玩罢了,将来他自会娶别的神女天女,不过看你可怜,或许几时收了留在身边也说不定。”

  小妖握拳,后退两步说:“他喜欢我,不会娶别人!”

  杏仙满意地看着她的反应,嘲讽道:“现在知道了吧,你只是区区一个小妖,神尊大人早就说过你没有上仙之缘,就算修成下仙,跟他进了天庭,到头来连个侧妃也不够格,还妄想做神后!”

  小妖看了半晌,白眼:“我才不信,随你怎么说。”径直走了。

  见她不在意,杏仙忍了气直是冷笑。

  雄伟的宫殿,精美的石柱,祥云掩拥,金碧辉煌,比之花朝宫的幽美,又另有一番气象,连台阶上都刻着飞云图案。

  小妖漫无目的地走着,早已没了来时的兴致。放才虽说在杏仙跟前没有输了气势,可听到这些话,心里的自信也没表面那么多了,他的确说过这次度劫成功方能求得下仙之缘,难道关于血统的事都是真的?难道他一直在骗她?

  他没有拒绝她,而且都让她叫名字了,再说她只是区区小妖,骗她能有什么好处?

  杏仙这么说一定是故意想要气自己,不该再多想,小妖狠狠点了下头表示决心,准备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却发现前面就是高高的天宫宫墙,还有高高的牌楼,气势极壮,牌楼上深深刻着“南天门”三个大字,数名天兵天将执戟把守。

  这就是传说中的南天门?刚刚并不是从这儿进来的,小妖好奇,试着靠近,那些天兵天将并没拦阻,于是她索性壮着胆子走过去,仰脸看着大字赞叹。

  牌楼旁边砌了个窄窄的高台,台上中央吊着一口巨大的金钟,形态古雅。

  钟上居然躺着个人。

  小妖好奇,见众天兵没注意自己,便悄悄爬上台看,发现那人十分年轻,身穿黄色宽袍,此刻闭着眼睛睡得正香。

  能在天宫当值的至少都是下仙,如今有人靠近他居然没有发现,真是睡得太沉了!小妖顿觉有趣,拿手在他面上晃。

  “误了时辰!”那人忽然跳起来,狠狠踢了脚底古钟几下,那钟立即当当响起来。

  小妖吓得想要溜。

  那人喝住她,“哪里来的大胆小妖,竟敢混入天宫!”

  小妖慌忙辩解道:“我不是混进来的,我是跟着神尊大人来的!”

  “谁会带只小妖进天宫,当真无法无天,胆敢无视天庭法令。”那人揉了揉眼睛,冲她勾勾手指,“你,过来。”

  这里的神仙个个都比自己等级高多了,小妖哪敢不听,乖乖地凑过去。

  那人重新侧身躺下,单手支撑着脑袋,懒洋洋地看着她问道:“小花妖,你们现任花神是谁?”

  小妖想了想,悄声说:“锦绣。”

  “原来是中天王,我怎的忘了?”那人面色变了变,堆出一脸笑,“小花妖,今日我睡觉的事可千万别告诉他。”

  他真的是什么中天王,小妖点头问:“你是谁?”

  那人松了口气,重新闭眼:“我是这南天门的司时官钟仙,你走吧,我要睡觉了。”

  他是天庭当差的,应该知道很多天庭的事吧?小妖咬了咬唇,悄声问他:“钟仙大人,神族婚配真的又天条吗?”

  钟仙想也没想:“当然,正宗神族血统不容混淆!”说完发现不对,睁眼看着他笑起来,“小花妖你问这个做什么,想嫁谁了?”

  小妖只是发呆。

  钟仙颇觉无趣,闭眼又睡了。

  自凌霄殿出来,就不断有女神仙与他招呼,他也含笑应对,小妖远远躲在柱子后面望着,那些脉脉含情的目光让她看了很不舒服,甚至有点恼火,原来他这么风光……

  瑶池会即将开始,女神仙们终于都被打发走。

  她悄悄移到最近的墙角,待最后那位你女神仙走后,才跳出来拉着他的金色衣袖,满脸醋意地质问:“她是谁?”

  早已发现她,他忍了笑说:“东岳君之女。”

  她望望那女神仙去的方向,不悦,“你认识这么多仙女神女。”

  他柔声道:“花朝宫也有很多女的。”

  是啊,他似乎对每个女的都这样温柔,她不说话了,或者害怕继续想下去,他对她好应该是不一样的。

  他拉起她的手说:“各路神仙都已到齐,你不是专程来看瑶池盛会的吗?稍后人多,须跟紧了我,少说话,莫要闯出祸来。”

  她没有动,仰脸望着他的眼睛问:“什么时候我才能做你的神后?”

  带她参加瑶池会的承诺做到,今后应该推开了,慢慢地远离总比将来突然失望容易接受,单纯的小妖会明白的,他沉默许久,微笑道:“待你载入仙籍再说。”

  她有点慌,顾不得忌讳,“锦绣,你抱抱我好不好?”

  他拍拍她的脑袋道:“别胡闹,先去看瑶池会。”

  她不敢再多说,任他拉着走。

  仙乐飘飘,池上数名仙娥足踏莲叶,或抱琵琶,或扶洞箫,或翩翩起舞,池畔设着无数张精致的小几,上面摆满了各色鲜果琼浆,另有斟酒的仙娥往来其间,神仙们安然而坐,谈笑风生,互相劝酒,又举杯齐贺神帝神后。

  她站在他身边,羡慕道:“帝君和神后真好。”

  神仙们纷纷过来敬酒,接了数杯,他已微醺,瞅个空扭脸笑看她,“怎么?”

  凤目带着几丝醉意,少了平日的严谨,多出无限风情。

  听公子说酒后吐真言,喝醉了酒的人都会说真话,那喝醉了酒的神仙也一样吧?她打定主意,俯身凑到他耳畔,重新提起那话题,“我什么时候可以做你的神后?”

  未等她说完,他已转回脸,笑着与一位神仙喝酒了。

  隐约发现他在故意回避,她惊慌道:“锦绣……”

  “不得胡闹。”他沉声责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元尊作者:天蚕土豆 2绝代名师作者:相思洗红豆 3天道图书馆作者:横扫天涯 4帝霸作者:厌笔萧生 5第一部 魔戒同盟作者:[英] J·R·R·托尔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