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落花时节又逢君目录

第2章 锦绣

所属书籍: 落花时节又逢君

  这当然不是意外,红凝早就知道是有人救了自己,因此也并不惊讶,只不过来人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极其美妙的香气,竟然让她觉得熟悉。

  一个穿着锦绣衣袍的年轻男人。

  说年轻,其实看不出他的实际年龄,双眸清澈如水波,一张脸美得难以描画,浅浅的笑容初看神圣高贵,再看却又艳丽无比,那是方才百花盛开都比不过的风华。

  他微笑着低头看她:“红凝。”

  没来由地升起亲切之意,红凝情不自禁“恩”了声,接着又惊讶:“你认识我?”

  锦袍男人含笑不答。

  红凝这才惊觉自己全身□躺在他怀里,顿时热血涌上脑门,虽然目前这身体只是个发育不足的、十二岁的小女孩,但心理上可不是。

  她尽量镇定:“能不能先放我下来?”

  锦袍男人果然放下她。

  红凝走过去拾起衣裳穿上,然后转身看他,虽说此行为已经表现得很冷静,脸上却还是忍不住发烫,斟酌了一下才道:“多谢恩公出手相救。”

  刚刚才经历一场惊心动魄的事,照理说,她的表现与年龄很不相衬,普通人难免会觉得奇怪,锦袍男人却没有:“我本是来救你的。”

  红凝听得奇怪。

  锦袍男人道:“修成不易,饶了它吧。”

  红凝总算明白他的意思:“可它还会害人。”

  锦袍男人道:“本非同类,自有天谴,不是我该管的。”

  一切顺其自然,这人和师父修的不同的道啊,红凝暗忖,因性命是他救下的,也不好再说什么,礼貌性地问:“恩公尊姓大名?”

  锦袍男人轻声叹息:“不记得了,果真不记得了。”

  红凝莫名。

  锦袍男人抬起右手。

  那手很漂亮,十指修长有型,随意舒展着,仿佛美玉雕成,红凝看得呆了呆,回神时,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立于一片花丛之中。

  漂亮的、艳红如火的茶花。

  红凝天生就喜欢这种热情的颜色,这让她感到愉快和温暖,于是心情大好,蹲下身去揽那花,谁知花在手中的触感竟实实在在,绝非普通幻术所能达到的效果,顿时惊讶万分,试探:“这是……上等幻术?还是搬移术?你也是修道之人吧。”

  锦袍男人摇头,接着却笑了:“算是。”

  红凝懒得再想文绉绉的话,干脆直接问:“你叫什么名字?”

  锦袍男人看着她:“连本身都不记得了,还是这么大胆。”

  红凝心中一动:“你认识我?”

  锦袍男人笑而不答,问:“既做了人,为何不跟你师父修仙?仙道永恒,长生不死,何必承受这轮回之苦。”

  谈起这问题,红凝莞尔:“仙道固然永恒,可依我看,轮回也未必就是受苦。”她边说边站起身:“转世重生,跟长生又有什么区别,与其清心寡欲无休无止地修行,不如永远留在人间,经历各种有趣的事,而且修仙实在太冷清了,我喜欢热闹,人间有情有义,不也很好?”

  锦袍男人道:“有情又如何,六道轮回,每一世轮回,便会将前世之情忘得一干二净,正如你,已经连自己转世的根由都忘了,岂非也是无情?”

  红凝反驳:“忘了,不代表它没有过,既然有过,就不能算无情。”

  锦袍男人道:“情也有悲苦,怎及神仙超脱自在?”

  他是想说服自己修仙?红凝暗笑,直视他的眼睛,反问:“能感受到冷暖悲苦也未尝不是好事,神仙夫妻就是天天一起修行双修吧,像那样无情无欲,不就和两根木头一样,长生又有什么意思?”

  这种话从一个十二岁小女孩嘴里说出来,未免显得怪异,锦袍男人微笑:“还这么想?”

  红凝道:“我一直都这么想。”

  “那将来再说,”锦袍男人轻叹,抬手,“我叫锦绣。”

  红凝忙上前:“你……”

  人已消失不见。

  遁走了?心知对方必定有很高的道行,红凝也不奇怪,只是莫名地感到一阵惆怅,低头,周围那些鲜艳的茶花也随他的人一起,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喃喃道:“锦绣。”

  “越来越呆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白泠?”

  “没大没小。”

  白泠泡在潭水里,浑身衣衫却并不像普通人浸了水那样紧贴身体,而是和平地上一样,宽大的白衣自然而然舒展开,顺着水波抖动,整个人看上去仿佛和水融为一体了。

  红凝双手扶膝,俯身看他:“师兄越来越俊了,怪不得那么多花妖树精喜欢你。”

  白泠慢悠悠地抬眼:“你真不像个小孩。”

  这话他已经说过多次,红凝也没提起穿越的事,笑:“我现在是小孩,可再过几年,别人就会以为你是我师弟。”

  白泠的脸马上沉了下去。

  能气到三百多岁的老妖精,红凝抽抽嘴角,故意仰脸望天,长长叹气:“看你总是长不大,现在是不是觉得,长生也没那么好?”

  白泠不答,身体却已开始透明。

  换作别人惹恼他,早被冻成冰块了,可红凝不在意:“别现原形吓我,我早就不怕了。”想到当初那点见识,她觉得好笑:“跟你说实话,当初那是以为你被太阳晒化了,所以着急,你以为我真的怕你?”

  白泠愣了下,沉默,果然恢复正常的模样。

  红凝取过旁边的草药蓝子,起身:“你可是三百多岁的老妖,按年龄按辈分,我叫你祖宗也够了,哪敢要你这样的师弟。”

  白泠冷哼:“师父叫你午时后就回去。”

  红凝也暗自后悔,口里却道:“我不是正准备回去么,这么好的日子,你没有修炼?”

  白泠道:“方才这里好象有妖气。”

  红凝一阵感动,白泠虽然总对她没好脸色,可她知道实际上这师兄很关心自己,妖最能感受到周围的妖气,想是他发现不对,所以临时中断修炼,遁过来看视。

  想到这,她不再隐瞒:“这潭里真有一条恶龙,不过走了,一时应该不会再回来。”

  白泠皱了下眉,也不多问:“我想是出了事,先回去再说。”

  知道他并没瞧见锦绣,红凝点头,挎着篮子就走.

  第二日文信出关得知此事,十分吃惊,但见她安然无恙也就放了心,仔细盘问,红凝只含糊地解释两句,说是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同道所救。

  文信没怀疑,沉吟片刻:“此龙必非先天之龙,而是什么东西得了机缘修炼成的妖龙,不曾朝拜龙王,所以性恶食人。”

  红凝赞同:“多半是条蛇。”

  文信注意到另一件事:“据你说,它长出鳞角了?”

  红凝将那龙的模样详细描述了一遍,回想起来也后怕。

  文信回忆:“我初来此地时,听到这恶龙潭之名也曾怀疑过,后来打听才得知,此潭得名于五十年前,曾有人见一放牛小儿被巨蛇吞食,漆黑有足,想是只蛟,但这许多年来,我始终未在那潭中发现妖气,也未听说附近有人畜失踪,以为是被同道收去了,因此也没放在心上。”

  红凝道:“那洞肯定通往另外一个地方,附近没事,不代表它没在别的地方作恶,只不过今天它不知为什么跑这边来,遇上了我。”

  文信道:“蛟原要修炼五百年才能化龙,如今却只五十年光景,必是它得了什么神物相助,所以这么快。”

  白泠问得干脆:“是收是度?”

  文信叹息:“难得修到这地步,也是它的机缘,只是无人指引,错走了恶道,将来的天劫也重得多,恐难逃过,不如先行劝化,若它肯改过向善不再食人,也是件功德。”

  红凝本来觉得那龙凶恶,还是收了最保险,但想着锦绣说饶了它的话,于是点头:“这样好。”

  白泠道:“万一它将来又作恶?”

  文信也想到这点:“最好将它封印住。”

  白泠道:“手头并无封印之物。”

  文信道:“它这么快就成龙,赖的是那件神物,若知道是什么,我自有办法。”

  红凝道:“它平时在别的地方修炼,只怕已经吃了不少人。”

  白泠道:“我且去那洞内探一探。”

  红凝拉住他:“你一个人?”

  白泠略带鄙视地看她一眼,转身出门。

  文信微笑:“不妨,那龙尚未修得人形,可见道行还浅,何况白泠在水里更得利。”说完起身:“我们也去看看吧,趁早寻个万全之策,下月十五那妖龙或许还会出来。”.

  寒潭如镜,白泠入水便消失了,文信在岸上查看。

  红凝远远站着,想起昨日锦绣所施展的法术,不由问:“师父,我想让这地方到处都开满花,该用什么法术?”

  文信不解她为何问起这个,随口道:“自然是幻术,障眼法。”说完一挥手,周围所有景物立即消失,变作一片鲜美的桃林,落英缤纷。

  红凝抬手去接花瓣,却没有昨日那样的真实触感:“这些花都是幻像,是假的。”

  文信道:“自然是假的。”

  红凝道:“我要真的花怎么办?”

  文信毫不犹豫:“自己种。”

  师父真是言简意赅,红凝啼笑皆非,试探:“不如用五鬼搬运术从别处搬来?”

  难得她这么好学,文信收了法术,周围恢复原样:“五鬼搬移术的确可以将所要的东西从别处移来,但花木本身有灵气有精魂,且与山川地气相连,隶属花神,连上仙也不能轻易逾权召唤,皆因草木与我们人不同,全凭一脉地气滋养,离土则气断,气断则灵散,灵灭则根枯,所以拔出根须的草木是再不能成精的。”

  红凝道:“那我们吃菜采药,它们不是很无辜?”

  “此乃天意,也是它们的劫数,否则这世上岂不尽是妖精,”文信好笑,“便是我们人,也不是谁都有仙缘,神仙度不了劫便会大折修为甚至被打回原形,天道如此,对万物都是公平的。”

  神仙也要考试,红凝叹道:“那做神仙有什么好。”

  文信笑而不答。

  红凝回到原话题:“这么说,它们离不开土,五鬼搬运术是不行了。”

  文信点头:“离了土,依附的精魂便要散,草木虽不入轮回,但若非因生计需要,随意糟蹋采拔它们,也是件有损功德的事,别说鬼差不肯帮你,就算修道之人亲自作法去千里之外取来,也须谨慎,因一时兴致断了它们的修仙之路,必受花神惩处,神仙若如此,更会加重将来的天劫,何况你还要许多。”

  红凝道:“那我把它们连根带土一块儿搬来不就成了?”

  文信笑道:“如此,须号令土地山神,这等搬山撼岳的至上法力,岂是凡人能有的?”

  红凝愣了下:“凡人不能?”

  文信道:“有却有,只是我未曾见过。”

  红凝道:“你不行?”

  文信摇头。

  搬山撼岳的法力,锦绣却轻而易举施展出来,难道他也已经有几百岁高龄?红凝实在难以想象,不过接下来她又怀疑,当时他分明只一挥手,就召来了许多茶花。

  “除了搬山,没别的办法?”

  “你不妨设坛拜祭花神与众花仙,也曾有人借来的,但这法子未必都有用。”

  红凝干脆问:“有没有能随手召来花的?”

  文信道:“花木之族,花神,众花仙花妖,他们掌控花木之灵,可以办到。”

  花神花仙?红凝望天,这些年跟着修道长了不少见识,鬼怪不稀奇,但活的神仙还真没见过,怎么可能那么走运,多半就是遇上了一只高级妖怪吧,花妖?

  正想着,忽听文信道:“莫非是这个?”

  红凝忙问:“什么?”

  文信扬手指向对岸石壁。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一部 魔戒同盟作者:[英] J·R·R·托尔金 2绝代名师作者:相思洗红豆 3飞剑问道作者:我吃西红柿 4第四卷 雾之卷作者:天下霸唱 5逆天邪神作者:火星引力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