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落花时节又逢君目录

第28章 复仇

所属书籍: 落花时节又逢君

  小小花瓣做成的帘子掀起又落下,杏仙从门内出来,吩咐几名仙娥做事,转眼就见陆瑶带着侍女顺游廊走来,忙笑脸迎上去作礼:“天女。”

  陆瑶问:“他在里面?”

  杏仙道:“在呢。”

  陆瑶回身吩咐侍女退下,然后似笑非笑看着她:“那丫头的封印好象被解除了。”

  杏仙惊讶:“谁解的?”

  陆瑶目光流转,口里叹息:“我正是在奇怪,所以过来问问你,他可有提起此事?”

  杏仙作寻思状:“我只跟梅姐姐提过,她做事一向谨慎,想来也不敢告诉别人,何况又有谁能解神尊大人的印?”她试探:“想是神尊大人改变主意,自己去解了吧?”

  陆瑶放心:“我猜也是这缘故,与她有关的事都不能卜算,难免要仔细些。”

  杏仙敷衍:“神尊大人现在里面呢,天女快进去吧。”

  陆瑶笑了下,果然掀起帘子进去了。

  花神令还真能解那封印,杏仙暗喜,当时的场景自己亲眼所见,昆仑天君之子命丧三味真火之下,那丫头恨极了九尾狐族,帝君虽赐了瑶池金莲露,但始终要被困千年,受千年天火的煎熬,何况那丫头执意不肯修仙,人的寿命不过短短数十年,二人此生再难相见,照她的性子岂会就此罢休?听说九尾狐族的胡月正在重州作案,如今梅仙果真笨到去替她解了封印,想来很快就能出点事,到时怪罪下来,可与自己无干。

  花神令你又能执掌多久?她越想越解恨,忍不住轻笑了声,快步离去。

  门内,仙娥上过茶。

  待她退下,陆瑶便起身走到案前,嗔道:“总是我来找你,前日还被九嶷神妃笑话。”

  锦绣合上卷册:“北界王安好?”

  “他老人家很好,就是近日忙了些,”陆瑶往他身边坐下,“因怕陆玖生事,所以总叫我留在家里看着他。”

  锦绣道:“如此,怎的今日有空过来?”

  陆瑶笑道:“他今日去见他表妹了,我才得空来看你。”

  锦绣皱眉:“可是胡家?”

  “可不是,”陆瑶拿手指把玩他的茶杯,“姨父姓胡,说起我那表妹,原本也极有灵气,可惜不知为何动了凡心,难度情劫,如今留在重州守着那凡人不肯回来,我想着叫阿玖去劝劝她也好……”

  锦绣打断她:“重州?”

  “我知道那丫头也在重州,她好象还记恨着阿玖,”陆瑶笑道,“你放心,阿玖被我教训过,绝不敢再出手伤她的。”

  锦绣不语。

  陆瑶待要再说,忽听得帘子响,方才那名仙娥匆匆进来回禀:“神尊大人,外头重州城隍有急事求见。”.

  火一样的衣衫,有一种女人似乎天生适合这种鲜艳张扬的颜色,单薄的身形因此显得风姿绰约,虽是小心翼翼垂着眼睛,然而那长长的睫毛颤抖着,居然也有几分妩媚,面纱下的脸若隐若现,带着几分神秘的诱惑。

  她捧着盘子从门内走出来,盘中有果品,还有一壶酒。

  陆玖半是欣赏半是疑惑:“这姑娘竟有些眼熟。”话是无心出口,他并没留意到,方才那女子的身形略僵了下。

  倒是胡月听到这句话,反而更相信红凝先前所说,也有心作弄他,忍住笑跟着打趣:“怎么会,这是我才认的一位妹妹,姓林,今晚特地介绍给表哥认识。”

  这副妆扮本就出格,加上朦胧的光线适当作了掩饰,陆玖果然不再多想:“我当你只顾自己作乐,总算还记得我。”

  胡月脸色微变,忍住没有发作,敷衍一笑:“怎敢忘了表哥。”

  “这就是姐姐说的那位表哥?”声音虽甜美,却懒懒的,有些漫不经心的味道,似乎并没将客人放在眼里。

  陆玖玩弄女子无数,头一次被忽略,对方还是个凡人,顿时来了兴趣,饶有兴味打量她:“初次见面,妹妹也不请我喝一杯?”

  女子毫不客气搁下托盘:“表哥慢用。”

  皓腕凝雪,陆玖看得心动,伸手就去摘她的面纱:“果然少见,既是表妹的妹妹,便也是我的妹妹,还避讳什么。”

  红凝巧妙地躲开,眼睛始终瞟着别处,语气微带嗔怒:“表哥这是做什么。”今日之事实在凶险,稍有不慎被识破便有性命之忧,因此她才决定自己上阵,说不紧张是假的,暗地里也捏了把汗。

  胡月当然不清楚内情,跟着作弄他:“表哥怎好无礼。”

  陆玖两眼弯弯,笑得风流倜傥:“既然已经叫表哥了,妹妹怎的连看我一眼也不敢?”

  红凝道:“胡姐姐说过,表哥的眼睛轻易是看不得的。”

  陆玖看了胡月一眼,倒没生气,反而显出几分自得,柔声:“你信她的话?我说看得便看得。”

  红凝提起酒壶斟酒:“表哥若肯喝我几杯酒,便让你看,否则就罢了。”

  对方只是区区凡人女子,加上胡月在旁边,陆玖半点不疑:“妹妹说话算数,我喝你十杯也行。”

  红凝举杯:“第一杯敬表哥。”

  陆玖奇怪:“敬我什么?”

  红凝道:“表哥见我眼熟,我见表哥也似曾相识,不是有缘是什么。”

  陆玖大笑:“好会说话的妹妹。”

  亲眼看着他举杯饮干,红凝不动声色,以长袖挡着脸喝了,接着又满满斟上:“第二杯要多谢胡姐姐,我年纪小,行事不曾考虑太多,将来若是叫姐姐失望,望姐姐能原谅。”对胡月,她的确有些内疚。

  胡月没听懂话中深意,陪饮两三杯,便推说照顾丈夫进屋去了。

  院中只剩下两个人,红凝心不在焉地倒着酒,陆玖在旁边越发看得心猿意马,渐渐朝她靠拢,一双眼睛光华照人,口里柔声道:“妹妹怎的还不敢看我?”

  红凝将酒送到他唇边:“偏不看你。”

  陆玖笑着捏住她的手,顺势接过酒杯放回桌上,伸臂去搂她:“原来是在骗我,这回我却不上当了。”

  美人入怀,隐约嗅到一丝处子香,九尾狐天生对这些敏感,发现味道熟悉,陆玖不由一愣,未及多想,就见怀中阳气大盛,凌厉带杀机,惊骇之下他立即放开她,就地一滚。

  那剑不依不饶,紧跟着刺过来,迅疾如电.

  “你是谁!”陆玖翻身跃起,惊怒。

  面纱被风吹得飞扬,红凝冷笑:“你看我是谁。”

  长长的睫毛抬起,那双明亮的眼睛直直盯过来,冷狠的目光让陆玖心中一颤,失声:“是你!”

  红凝又是一剑刺去,毫不留情。

  桃本属阳,本是镇妖的法宝,对付狐类尤其有效,陆玖忙闪身避开,冷笑:“你以为我怕你?若非我父王……”话未说完,他忽然变了脸色:“这是什么酒?”

  “上等的好酒,顺便加了千年桃妖的内丹,正好能克制极阴的三味真火,”红凝抚摸长剑,“这么贵的酒喂你喝,未免可惜,但至少让你明白报应两个字。”

  媚术与三味真火施展不出,体内五脏如受焚烧,陆玖心知不妙,想要遁走。

  “想走?”红凝挑眉,扬手抛出袖中早已准备好的灵符。

  四道灵符如有感知,迅速飞上半空,向四方散开,各自归位,刹那间地上涌现出数道紫光,一幅硕大的阴阳八卦图显现出来。

  被那紫光罩住,陆玖重重跌回地面,终于忍不住大喝:“胡月!混帐!还不给我滚出来!”

  胡月早已听到院子里有动静,正走出门来看,见状大惊:“你们做什么!表哥快住手,且看我的面上!”

  红凝挥剑就刺。

  法力大打折扣,陆玖勉强招架躲避,口里骂道:“糊涂东西,瞎了眼找的好姐妹,到现在还信她!”骂完转向红凝:“我碍着天规不想再动你,别不识好歹。”

  红凝冷冷道:“杀人偿命,果真天规那么有用,你还能站在这儿?”

  胡月听出不对,来不及细想,立即扬手祭出一道白绫,想要上前劝解,谁知白绫刚飞近八卦图,就似撞上一堵无形的墙,再也攻不进去,三味真火难以施展,她也不笨,一想便知道是方才喝的酒有古怪,反应过来上当,顿时大悔,指着红凝恨恨骂道:“我当你真心,你怎的反伤我表哥,可恶!”

  “我害他?这是他的报应,”红凝仗剑,“我师兄死在他手上,如今他活得好好的,我师兄却再不能回来,天上人间,何来公道二字?”

  胡月愣住。

  拖下去必定惊动城隍土地,速战速决最重要,红凝知道不能耽搁时间,趁机念诀祭出照妖镜。

  强烈的光芒罩下,将陆玖死死困在八卦图中。

  陆玖本是九尾狐妖,妖性未除,加上有北界王妃纵容溺爱,任性妄为的脾气半点不减,此时彻底被激怒,摇身现出原形,浑身银白的皮毛,身后甩着五条蓬松的雪尾,他望着头顶照妖镜冷笑一声:“这等破铜烂铁也想伏我!”

  利刃般的长爪扬起。

  “啪”的一声,半空中照妖镜炸开,四分五裂。

  红凝避开一块碎片,意外:“九尾狐果然厉害。”话虽如此,她并不惊慌,弹指又打出数粒木珠。

  木珠太多,来势太急,陆玖翻身躲开大半,仍是不慎中了一粒,疼痛难忍,试了几次都冲不出那八卦图阵,不由心下叫苦,硬着头皮支撑。

  红凝举起桃木剑,一口血喷在剑尖,直朝他削去。

  身在阵中,法力很快会耗尽,陆玖哪里甘心败在她手里,越发红了眼,再不管什么天条人命,咬牙将长爪一伸,桃木剑应声折为两段,当然这样一来,他也踉跄后退几步,口里喷出股血箭。

  红凝微惊。

  桃木剑被毁,陆玖的顾忌也去了一半,咆哮着扑来。

  长长的指甲极其锋利,仿佛银亮的钩子,红凝冷静下来,斜斜移开二尺,同时抬手从头上拔出簪子,变作三尺宝剑,回身刺去。

  陆玖扑了个空,长剑刺入肩头。

  眼前一黑,红凝被打得直直跌飞出去,伏在地上再难爬起。

  惨哼声里,鲜血狂涌,陆玖忍痛拔出长剑,反掷回来。

  红凝滚了一滚避开,眼见机不可失,她早已抱定同归于尽的决心,顾不得胸口剧痛,迅速摸出道灵符往地面一拍。

  地上八卦图开始缓缓转动,光芒爆涨。

  先前硬接桃木剑时已身受重伤,再受了一剑,陆玖终于难以支撑,倒地不起。

  “表哥!”胡月大急,向红凝求情,“我表哥纵然有不对之处,认罪让姑娘打一顿出气便是,姑娘细想,他总是我姨父北界王之子,若真杀了他,我姨父必不会罢休,姑娘既是修道之人,怎好与北仙界交恶?”

  妖力逐渐消磨尽,陆玖只顾作垂死挣扎,心里焦急,喘息着大骂:“混帐,还不去找我父王,这丫头疯了,跟她说什么!”

  红凝亦喘息,冷笑:“北界王又如何,我既然来了,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她努力挪动下身体,擦擦唇边血迹,将符按得更紧:“戚公子可以为你挡天劫,我师兄也是为了救我才命丧三味真火之下,你这位好表哥上有北界王庇护,为所欲为,至今还不思悔改,留着将来也是祸害!”

  陆玖不作声,掌中碧光乍现。

  想不到在最后关头,他竟然以毕生法力,想要强使三味真火,红凝冷汗出来,咬牙死死按住灵符,同时开始念诀。

  八卦图转动更快,紫光更盛。

  掌中碧火忽明忽灭,显是法力不继,陆玖伏地喘息,服了桃妖的内丹,此刻勉强作法,体内阴阳之气互相碰撞,从未受过这等煎熬,他几乎就要昏死过去。

  谁先撤,谁就是死路一条。

  幽幽绿火越来越弱,终于熄灭。

  陆玖趴在地上再无动静。

  八卦降妖阵中,一样叫你精魂俱散!红凝抓起旁边的剑,用尽全力掷出。

  长剑闪着寒光,朝陆玖心口钉去。

  微笑刚浮现,就凝固在脸上。

  离陆玖尚有一尺远的地方,长剑猛然坠地,与此同时,地上的八卦图暗淡失色,凭空消失!

  “阿玖!”头顶传来女子的惊呼声。

  红凝缓缓地转脸,看向来人.

  阵法撤去,胡月急忙冲上前扶起陆玖,见他只是重伤昏迷,这才松了口气,陆瑶仔细检查过,拂袖将他变回狐形,身形也小了几圈。

  胡月甚是内疚:“表姐,我……”

  “不关你的事,”陆瑶摇头,轻声,“是他自作孽。”见胡月更加不安,她反倒笑了,安慰:“你且进去看看妹夫,外头这么大动静,不知吓着他没有。”

  他们都赶来了,自然不会再有事,胡月放心,起身进房间去了。

  陆瑶俯身,将变作狐形的陆玖抱入怀中,缓步走到锦绣身旁,柔声向红凝赔礼:“想是阿玖的不是,他竟敢不听我吩咐,又向姑娘下手,回去我必定狠狠责罚他,姑娘伤得重不重?”

  “不必这么客气,是我要杀他,”红凝淡淡一笑,“他竟然没死,可惜。”

  陆瑶垂首,默然。

  锦绣终于开口问:“他怎样?”

  陆瑶看看怀中陆玖,摇头:“不妨。”

  锦绣道:“你……”

  陆瑶莞尔:“你不必内疚,是我不该放他出来闯祸,我先送他回去,只是先要将他安置在你那里几日,省得叫父王知道了又生气。”

  锦绣点头:“有劳。”

  陆瑶低声嗔道:“跟我还客气。”

  说完抿嘴一笑,转身带陆玖驾云离开.

  眼见那双手伸来,红凝往后缩,避开,他已经不是她一见倾心的那个温柔的锦绣,也不是梦里那个多情的神尊大人,而是执掌中天的神王,维护的永远是仙界的利益。

  那手仍是扶住了她。

  她有点无奈:“人已经救走,中天王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还留在这儿做什么。”

  他强行将她从地上拉起来,拥住。

  红凝笑了:“未来王妃刚走,中天王就抱着别的女人,好象不妥。”

  锦绣皱眉:“凡人怎能与北仙界作对。”

  清脆的巴掌声响过。

  真能打到他,红凝有点意外,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又抬脸:“我做什么事,与你什么相干,我实在想不通,前世我怎么会喜欢你,这一巴掌前世就该送你才对。”

  面纱早已掉落,红衣如火,依稀变作记忆中的模样,锦绣看着她许久,道:“你没有。”一个嚷着要做神后最终却对他扬起巴掌的小妖,纵然在最恨他的时候,她也没有真打下去。

  红凝道:“因为那时她还是喜欢你的。”

  锦绣沉默。

  “现在我已经不是她。”红凝挣开那双手,摇摇晃晃朝院门走。

  巨响声中,院门被踢开,一群人涌进来,当先一个正是杨缜。原来她迟迟不归,杨缜怕有意外,派人出来寻找,找遍了满城大街都不见,后来还是他自己想起这条巷子,便亲自率人赶来搜查。

  红凝一笑,尽力将手递到他手里:“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三部 王者归来作者:[英] J·R·R·托尔金 2迷航昆仑墟作者:天下霸唱 3伏天氏作者:净无痕 4哑舍作者:玄色 5乾坤剑神作者:尘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