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落花时节又逢君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落花时节又逢君 > 第35章 遗失的故事

第35章 遗失的故事

所属书籍: 落花时节又逢君

  天气越来越暖和,园子里也越发热闹起来,段斐又恢复了以前的放浪生活,每日都有不同的美人陪着,游园,赏花,喝酒,笑看美人舞,醉卧美人膝,满园花飞,莺声燕语。丫鬟家仆们对此倒也毫不奇怪,在他们眼里,并不觉得这次和往常有什么不同,因为他们本来就不信风流公子会果真守着一个女人过一辈子。

  三月艳阳天,茶杏如火,桃花如霞。

  风吹过,落瓣纷纷,花英下,段斐白衣翩翩端坐琴前,两名盛妆女子左右倚着他,笑靥比花还娇艳。

  琴声并不那么平和,正如他的人,潇洒飞扬,带了点轻狂自负,透着点风流,还有一丝难以理解的寂寞。

  红凝远远看着,说不清是失落还是内疚。或许正如锦绣所说,二人前世早已认识,而且关系很亲密,所以才会有那种古怪的熟悉感,她没来由相信他,不仅相信,更了解,她知道他一直在找什么,却还是不能给予。

  他要找的,不过是真正了解他的那个人而已。

  琴声停止,两名美人拍手称赞。

  红凝镇定地走进去:“段公子。”

  段斐拥着美人看她:“我这曲抚得如何?”

  他早已发现了?红凝垂下眼帘:“红凝愚笨,琴棋书画更是一无所知,怎听得懂这些,但此曲既出自段公子,想来必定是高明的了。”

  段斐不再多问。

  红凝轻轻吸了口气,作礼:“蒙段公子搭救收留,在府上打扰多日,我如今也该走了,听说段公子明日一早便要动身去章州谈生意,所以特地早些来道别。”

  “要走了,”段斐顺口重复了一遍,微微笑了,不在意,“那就走吧,随时都可以走。”说完含笑喂身边美人喝酒。

  红凝几番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不住低声道:“世上不只一个红凝,段公子真有心寻找,将来终会如愿以偿的。”

  段斐立即抬眸,眼底重新泛出光彩,紧接着又黯下去,他推开怀中美人,起身,缓步走到她面前。

  红凝回过神,觉得这种安慰很可笑,赧然:“段公子保重。”

  “我说不会看错,你知道,”段斐盯着她的眼睛,“你只是不愿意,不想给。”

  为什么要拒绝?红凝转身就走.

  桥下行云如流水,空茫无际,远处可望见一座巍峨的宫殿,宫门紧闭,甚是冷清,二女一前一后行来,缓步走上桥头,站定。

  梅仙望着宫门:“莫非那就是中天王宫?”

  陆瑶含笑点头:“万年寂寞,自他被贬这里便闲置下来。”

  梅仙收回视线,恢复应有的恭谨之色:“所幸神尊大人晋升指日可待,将来王宫别有气象,小仙今日长了见识,多谢天女。”

  陆瑶笑执她的手:“客气什么,我们过去看看。”

  梅仙垂首推辞:“天女虽是好意,只是时候不早,花朝宫还有些事务未处理完,神尊大人天劫当前,既将花朝宫托付与我,我就更不能误事,叫他分心,还是先回去吧。”

  “罢了,那就改日再来,”陆瑶也不勉强,放开她的手,随口道,“这些时候我与兄弟都在宫外,听说杏杏要被禁足一年。”

  梅仙道:“她误了花事,神尊大人令她在水月镜里思过。”

  陆瑶叹道:“其实杏杏也曾叫人来求过我,但我想着此事不小,他待你们从不徇私,我若开口未免叫他为难,所以也没好为杏杏求情,很对杏杏不住。”专程去求情,恐怕会引他怀疑,那个没脑子的东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留在身边也没用。

  梅仙道:“天女一向通情达理,杏杏将来自会明白。”

  “你说的是,”陆瑶展颜,重新转回脸望着宫门,意味深长,“自他离去,中天王宫至今无人入住,你可知道帝君的意思?”

  梅仙斟酌了下:“想是盼神尊大人早日归位。”

  陆瑶点头:“与凡人牵扯太多对他晋升没有好处,我很担心。”

  梅仙沉默半日,道:“天女多虑,神尊大人岂会失了分寸。”

  陆瑶道:“果真这样就好,但凡事都难预测,万一出了什么差错,你该清楚这中间的厉害。”

  梅仙道:“天女的意思?”

  陆瑶直言:“那丫头近日踪影全无,我竟不知道她去了何处。”

  梅仙愣了半晌,摇头,淡淡道:“自从上次害令弟重伤,我就没敢再插手此事,想是神尊大人另有安排。”

  见她神色不似说谎,陆瑶柔声安慰:“阿玖之事也是因我而起,若非我无意说出封印的事,杏杏也不会那么莽撞叫你去解,如今事情既已过了,你不必内疚。”停了停,她微笑:“你也快要晋升上仙了,父王曾赐我一粒灵珠,对修行大有助益,改日叫人送来给你。”

  梅仙规规矩矩道:“天女的好意下仙心领了,只是下仙无功于北仙界,不敢受此厚礼。”

  陆瑶笑道:“怕什么,我虽与你不同族,可你素日办事谨慎,叫他省了不少心,也算是为我分担,原该谢你。”

  梅仙沉默片刻,道:“天女既是为神尊大人好,有句话下仙不知当说不当说。”

  陆瑶看她:“但说无妨。”

  梅仙看着她:“神尊大人一番苦心逆天改命,是希望补偿小茶,助她重归仙道,谁知令弟之事使得他们误会更深,他如今只会更内疚,必不希望再横生枝节,天女认识神尊大人多年,应该很清楚他素日的行事,下仙能知道的他还会不知道么,天女何必让他失望。”

  说完,她低头作礼:“下仙告退。”.

  清晨,斜坡下茶花静静绽放,绿油油的枝叶挺拔精神,可惜不久之后就要被铲除,本是离开之前顺道来看看,无意中见到这样一副娇媚的图画,红凝爱极,探手就去攀那花枝。

  “既然喜欢,为何不替它求情?”一只手伸来拨开花朵,“你好象很喜欢装傻。”

  红凝意外,直起身:“你没去章州?”

  看看她肩上的包袱,段斐道:“过些时候再去,要走么,我送你。”

  红凝笑道:“算了,住你的吃你的,走的时候还劳你亲自送,这是什么待遇……”话说一半忽然顿住。

  一夜不见,他眉间竟隐约似有黑气流动!

  红凝暗暗惊异,再凝神细看了几眼,变色:“你最近有没有见过什么特别的人?”

  段斐挑眉:“你算不算?”

  “这不是玩笑,”红凝扣住他的手,试脉,“你身上有妖气。”

  段斐不动声色抽回手:“怎么会。”

  红凝当然相信自己的眼光:“果真没有?”

  段斐一本正经道:“没有。”

  红凝冷笑:“有些妖孽善以美色惑人,段公子不要只顾风流,到头来枉丢了性命。”

  段斐道:“我丢了性命,与你有什么关系?”

  红凝不答,掉头走。

  “要留下来替我抓妖怪么?”身后传来他的笑声。

  “替你收尸。”.

  不出所料,自那日后园子里又开始安静下来,段斐再也没带女人回来过,这让红凝更肯定心中猜测,段斐妖气缠身,用不了多久就会出事,她当然着急,然而每次问及,段斐总是言语敷衍,待她也更加客气。园子太大,那妖精平日里藏起妖气,很难察觉,她只好暗地里用了几道符,几个月下来倒也没出问题。

  水流花飞,西风落叶,转眼到了秋季。

  琴声如私语,仿佛是在向恋人倾诉衷情,寂寞荡然无存,红凝在门外愣了片刻,才大步走进去:“你动过我的符?”

  段斐低头抚琴,不看她:“听得懂么。”

  红凝不答:“你动过我的符?”

  段斐还是自顾自道:“有人听得懂。”

  怪不得这么久也没察觉半点踪迹,原来真是他在维护那妖孽,红凝心里明白了,立即问:“谁?”

  琴声骤停,段斐抬脸看着她微微一笑:“如你所说,我找到了。”

  红凝震惊:“你……难道是……”

  段斐笑而不语。

  红凝迅速扣住他的手把脉,发现一切正常,这才相信他的话,他动过自己的符,可见与那妖精交往已久,而那妖精确实没有害他的意思。

  段斐看她的手,语气带着惯常的戏谑:“你总这么拉着我,叫她知道会吃醋的。”

  女人很奇怪,一件东西真正属于自己时,不稀罕,当它真的转而投向别人后,心里又不舒服了。红凝放开他,自嘲地笑了声:“你还真舍得用心,就这么相信她不会害你。”

  段斐道:“生气了?叫你白担心这么久。”

  红凝道:“人妖殊途,你们……”迟疑许久,她艰难地说完后面的话:“你们不可能的。”

  段斐道:“会遭天谴?”

  红凝点头:“你不怕?”

  段斐起身收了琴:“正好我活得累了,既然已经找到,还怕什么。”

  红凝忍不住提醒他:“但这样下去她会被你连累,成不了仙也做不了人,甚至要灰飞烟灭,她是妖怪,应该知晓其中厉害……”

  段斐打断她:“若真有天谴,我会一力承担,绝不连累她。”

  知道劝不过,红凝不再说话了。

  人与妖相恋从没有过好下场,正如胡月与戚三公子,戚三公子为妻子挡了天刑,最终胡月还是难度情劫,多年修行换得凡间一世情缘。

  还有,那个护了她三世的人.

  事情既已弄清楚了,那妖精没有害人之意,红凝自然不会再去追究,不过她也没有急着离开,或许是因为心里隐隐升起的那一丝期望,竟然很想亲眼看看这场人妖恋将来会是什么结果,更想问一问了解的人,可惜将近一年,锦绣再没有出现过。

  段斐近日经常坐在听竹轩里抚琴,琴声里的寂寞又回来了,红凝也不怎么在意,恋爱中的男女能不闹点别扭么,难得他肯付出真心,被挑中的小妖怪必定不会太差。

  过了年,天气回暖,丫鬟小云闲时便拉她散步。

  “摘月台还没动工?”

  “什么摘月台,公子早就改变主意,采好的石料都用来砌花圃的围墙了,今日天气好,他正在里头摆酒赏花呢,说来也怪,那丛茶花开了快一年,竟还没谢。”

  茶花?红凝心中一动,立即朝那边望,果然高高的巨石堆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几堵高墙,想到自己很久没去看,倒让它侥幸逃过这一劫,顿时微笑。

  小云悄声道:“姑娘有没有觉得,公子近日有点奇怪?”

  红凝笑问:“怎么个奇怪法?”

  小云道:“他这半年都没找过别的姑娘,也不来看姑娘你,夜夜都歇在听竹轩不许我们过去伺候,我们都在奇怪呢。”

  红凝“哦”了声。

  小云道:“听韩管家说,这两个月公子推了许多生意,不出门,只是抚琴,好象在等人。”

  红凝看她:“你以为他在等谁?”

  小云红了脸,笑嘻嘻道:“听竹轩从来没有外人进去过,我们都在猜,若不是那里头藏了个美人,就是在等姑娘你吧?你也不去看他。”

  红凝莞尔:“这回你们可猜错了,他等的不是我。”

  混得熟,小云也不怕得罪她,摇头道:“她们都这么说,我看着也不像,依公子的性子,等不到他自己就会来找的。”

  红凝想起什么,若有所思:“难道他找不到了?”

  小云听得莫名其妙。

  “说不定听竹轩真的藏了个美人,”红凝半真半假说着,移开话题,“好象要下雨了,回去吧。”

  话音刚落就有凉风吹来。

  小云望望天色;“云这么厚,看样子要下场大雨。”

  二人才匆匆往回走了几步,风就大了许多,沙石扑面。

  小云惊叹:“这才三月,怎会有这么大的风。”

  红凝也觉得很不寻常,随口笑道:“天有不测风云,说的就是这个。”

  小云想起来:“前日姑娘要走,不知打算去哪里?”

  红凝道:“我原本往沥州方向走的,谁知阴差阳错来到甘州,不知甘州过去又是哪里?”

  “沥州?”小云疑惑,伸手指了指,“这里过去,往南是章州,往北是解州,再过去是凉州,前年凉州三王叛乱姑娘听过吧,姑娘是从哪里来的?”

  三王叛乱?红凝早听苏小姐她们提过,此刻更觉得不对,当初自己与杨缜别过没走多远就昏倒了,应该还没出重州,至于后来被段斐所救,带回甘州别宅,一直都没人问起自己的来历,莫非这甘州不在重州边上?

  她忙问:“重州在哪方?”

  小云摸不着头脑:“什么重州?”

  红凝惊疑,自言自语:“这儿离重州很远?”

  小云笑道:“姑娘说什么呢,我虽识字不多,本朝的地名还是知道,哪里有个什么重州,便是先前姑娘说的沥州,我也从未听人提起过。”

  没有重州!

  脑子里轰隆一声,红凝总算明白那些不安的感觉从何而来,简直难以置信,呆立许久才喃喃道:“现在是哪年?”

  小云眨眼:“顺德五年啊。”

  顺德五年!哪里来什么顺德五年!自己记得清清楚楚,今年分明是泰和十年!而且国泰民安,几时有过什么三王叛乱!红凝几乎站立不稳,扶住身旁廊柱,脑子里乱成一团……

  “小红茶,怎么了?”

  “快出来,我给你买了好东西。”

  “……”

  声音在耳畔回荡,仿佛就在昨天,不知是埋藏已久的记忆,还是一场梦。

  小云拉她:“姑娘?”

  红凝忽然扯住她:“今天什么日子?”

  小云道:“三月十五啊。”

  三月十五!

  “不对,不要!”红凝面色惨白,倒退几步,猛然转过身,发疯似地朝花圃跑.

  不过一盏茶的工夫,云散风收,天空恢复了澄澈,阳光明媚,远远的高墙里传来哭声,真的有,假的也有。

  红凝冲进园门,跑了几步又站住。

  一群人抬着竹床朝这边走来。

  白衣沾了许多尘土,胸前更染上大片大片的血渍,可还是有血源源不断自他口里流出,顺着竹床间的缝隙淌下,洒了一路。

  那张脸依旧俊美风流,如若初见时的模样。

  路过身边,红凝痴痴地伸手,想要去摸他的脸,拿袖子替他擦拭那些血。

  如同触摸空气,虚无飘渺。

  红凝就这样直直地伸着手,发呆。

  似乎想要坐起,他努力抬了抬脸,没有看她,也没有看别人,那双轻狂又落寞的眼睛只努力望着一个方向,目光已渐涣散,却又显出一片痴迷,带着许多不解与遗憾,还有心愿未了的不甘,更多的是期待……

  一丛开得正旺的红茶花,瞬间枝枯叶萎.

  嘴角扬起,泪流下。

  红凝静静地望着那张脸,目送那些人抬着他越走越远,周围的景物逐渐变得模糊,正在消失,艳阳,茶花,巨石,竹林……

  记忆中,那个风流公子与小茶花的故事却越来越清晰……

  荒凉的山坡上,她独自伫立。

  身后轻轻的叹息声:“记起来了?”

  红凝缓缓转身,保持着那个痴痴的微笑:“神尊大人也记得。”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落花时节又逢君 > 第35章 遗失的故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诛仙 2逆天邪神作者:火星引力 3司藤(半妖司藤)作者:尾鱼 4飞剑问道作者:我吃西红柿 5第二卷 幻之卷作者:天下霸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