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落花时节又逢君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落花时节又逢君 > 第38章 人间路难行

第38章 人间路难行

所属书籍: 落花时节又逢君

  拖着身伤走到宫门外,侍卫们认得她,见她这狼狈的模样都吃了一惊,正询问时,却见杏仙领着几名宫娥从宫里出来。

  这些日子经常被杏仙为难,她也十分不喜欢这个仙使,想能避则避,于是使个眼神和侍卫们道别,顺着墙悄悄往里溜。

  杏仙却看见了她,“站住!”

  她只得硬着头皮回来作礼,说:“小茶见过杏仙使。”

  杏仙上下打量她两眼,说:“还真的逃过了千年天劫,恭喜你。”

  此刻累极,身上又痛,听出话中那些讽刺,她忍了气不做声。

  杏仙吩咐左右递上一张单子,“这是近日花讯,你去帮忙传个信,再查查上次有没有迟误的,不可误了事。”

  旁边侍卫看她满身血迹,不忍,“小茶刚过天劫,是不是……”

  “谁没有历过天劫?”杏仙冷笑着打断他,“受了点小伤也这么娇贵,历来只有小仙下仙才有资格进我们花朝宫当值,哪里跑来只小妖,是神尊大人看她可怜所以额外开恩,如今宫内人人各司其职,都忙得很,唯有她成天不要脸地缠着神尊大人,不知给我们添了多少麻烦,做点小事都推三阻四的。”

  侍卫不敢再说。

  她沉默片刻,忽然一笑,抬脸看着杏仙:“小茶入宫时神尊大人亲口答应的,神尊大人吩咐我用心修行,别的差事不用管,是我想照顾他,所以该做的事情都在做,并没有闲着,平日里另外几位仙使也十分关照,说给他们添了许多麻烦是有的,但不知又给杏仙使添了什么麻烦?”

  杏仙再宫里向来跋扈,如今被这么骂一顿,反倒人人大快,只补过从未有谁敢当面顶撞,众仙娥侍卫都默不作声,暗地里替她捏了把汗。

  杏仙怔了怔,反应过来顿时脸涨得通红,指着她说:“你……放肆!”

  她依旧笑得愉快,“据我所知,花朝宫两季花事都是梅仙使负责掌管,内务有莲仙使打理安排,宫规赏罚都是兰仙使,花信拟旨有桂仙使,敢问杏仙使除了向四方传传讯息,指派别人做事,其他又在忙些什么?”

  杏仙气得怔住。

  她接过清单就走,“小茶这就去替神尊大人做事,告退。”

  四方花信十分繁琐,忙了大半日,总算照清单上的地址全部传出去,再将上次违令迟误的消息打探清楚,直到黄昏时分她才支撑着走回宫,却四处寻不见锦绣,侍女们也只知道他有事外出了,失望之下她又累又痛地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去。

  这一觉醒来,外面天早已黑了,想是半夜。

  他坐在床前看着她。

  大约在梦里的时候,伤口的疼痛感就已消失,遍体清凉十分舒适,知道是用了灵药,她重新闭上眼睛,忍住没做声。

  他微笑着问:“还痛不痛?”

  被他察觉,她忙睁开眼翻身爬起来说:“我要去瑶池会。”

  还惦记这事,他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半晌才轻轻叹息了声。

  她想起来,问道:“神尊大人去哪里了?”

  他点头道:“去办点小事。”亲眼见她度劫的艰险,比别人严重得多,实在难以解释这种奇怪的现象,因此他特地去拜会紫微星君,不出所料,紫微星君也无能为力,只得回来另想办法。

  自己苦苦撑过天劫,他却问也不问一声就跑出去办事,她未免失望委屈,别过脸不说话。

  曾是多情人,他当然明白缘故,忍笑谴责道:“不懂事。”

  她大哭,“方才我差点死了。”

  方才回来见她满身血污躺在床上,模样确实可怜,他隐约生出疼惜之意,轻轻拥住她,柔声说:“不怕,我不是看着你吗,伤很快就好了。”

  她很快明白过来,抬脸问:“是你救我的?”若不是那片金色的东西飞来挡了下,自己这次绝对不只受这点伤,后果可能更严重。

  不该救你,他摇头转移话题,“今日怎的顶撞了杏仙使?”

  她咬唇不语。

  他皱眉道:“纵然不满,也不该惹她生气。”

  她倔强地将脖子一扬说:“她骂我不要脸缠着你,我为什么要讨好她。”

  见她满脸不服,他不在多说。

  她紧张了,“神尊大人也觉得我是那些轻薄的花?”

  他摇头道:“怎么会。”

  仔细观察他的神色,确认不是在说谎,她这才放了心,低头想了想说:“你不高兴,我就跟她赔罪好了。”

  他微笑道:“罢了,下次不可以再这样。”杏杏平日行事太张扬,不能服众,也该用人提醒一次。

  她本不是真心想道歉,闻言便丢开,“你怎么不教我避第三道雷刑?”

  他拍拍她的脑袋说:“避雷刑容易,躲在花朝宫就过了,但修仙求永恒总有代价,不历劫就成不了仙,所以避重就轻可以,却不能躲,这回躲了,只会加重下回的劫难,今后的天劫会越来越重,你要勤奋修行,不可松懈。”

  越来越重?她睁大眼睛。

  他不忍,“你……”

  目光马上变得坚定明亮,她打断他说:“我不怕!”

  没有忽略方才那双眼里浮现的恐惧之色,他有瞬间的犹豫,是不是让她留在花朝宫,在他的庇护下做个快活的小妖怪?不过这想法很快被否决掉,他不可能永远留下来庇护她,照她的性子,离了他,在花朝宫恐怕很难立足,何况妖族寿命顶多万年,她同样不能永远留在他身边。

  把这只小妖永远留在身边?他不由心中一动,想起紫微星君的建议。

  她命中本有散仙之缘,如今忽然模糊不定,一直当做是祸,难道就不能是福缘,说明事情还有转机?散仙是不能随意出入天庭的,归位之前为她求得下仙机缘,将来就能名正言顺进天庭留在他身边当值,由散仙升做下仙,莫非这才是她命数模糊不定的原因?

  他沉吟片刻,问她:“小茶,若是再历劫一次,便能叫你少修五百年,且能修得下仙机缘,你可愿意?”

  她不解:“修下仙做什么?”

  他答道:“只有下仙才能进天庭当差。”

  她更疑惑,“我为什么要去天庭当差?”

  他耐心地解释道:“因为我是从那里来的,暂且住在花朝宫,将来仍要回去。”

  她小心翼翼问:“你真的是被……派来的?”

  特意避开“被贬”二字,他怎会听不出来,失笑,也有点为这分心思感动,逗她说:“是,我办错了事,所以被派来这里。”

  原本还有一千年就可以成小仙了,猛然间听到这消息,她沉默半日,喃喃道:“下仙妖修五万年啊,你能不回去吗?”

  他摇头。

  她很失望,“修成下仙才能跟着你?”

  他点头说:“不是下仙,就不能自由出入天庭,只要这次你成功度劫,不仅可获得下仙机缘,还能少修五百年。”

  “那我修吧。”她不情愿地答应,随即整个人扑到他身上,“我听你的,你先抱抱我吧!”

  他没动,“将来再说。”

  她从他怀中离开。赌气:“那我不去了。”

  他无奈,“难得的机会,为何不去。”

  “是你安排的,你也想我快点成仙?”她这才重新抱住他的脖子,“放心,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快抱我。”

  “我比你老二十万岁。”声音里带了笑意。

  “不怕,老三十万岁也行!”

  小妖轻狂,他暗暗叹息,将她抱在怀里。

  她似乎有意要为难他,“走,我们出去看星星看月亮。”

  “外头没有星星。”

  “那就出去坐坐,现在是夜里,没人会看见的。”

  外面果然没有星星,时近拂晓,晨风轻拂,他抱着她坐在廊上,看着远处黑色的天幕。

  “神尊大人。”

  “嗯。”

  “我不喜欢修仙,前几次都差点过不了天劫,后来想到你,就过了。”

  “有这种事?”他微笑。

  她沉默片刻,抱住他的脖子低声道:“只要你能等我,我可以再修五万年的。”

  他看着怀里的小脸说:“修五万年不妨,能否求得下仙之缘才是最重要的。”

  “那我要怎么历劫,再受雷刑吗?”

  “不必,去人间一趟就好。”

  “人间?”她眼睛亮了,“什么时候?”

  “越早越好。”留意到她的喜悦,他皱眉提醒,“这次去人间是历劫,万万不可因此其凡心,更不能与凡人有情,否则必会自食其果,你可记住了?”

  她看了他半晌,似有点委屈,小声说:“我将来会做你的神后,怎么会喜欢凡人。”

  若说之前对她更多是兴趣与怜惜,那此刻再提起,他心中竟也五味陈杂,升起许多不详的预感,“你一定要做神后?”

  她很敏感,听出话中试探的意味,“你答应过我的。”

  他沉默。

  单纯得透明的小妖,原以为仅仅是因为迷恋他想做神后,没有任何别的缘故,可如今万万想不到她是真的。

  他本是天神之尊,暂且贬居于此,而她,就算这次成功历劫,最终也只有下仙之缘,她不知道这中间的距离,一味地傻乎乎地相信他,跟着他的安排朝前走,有朝一日她若是知道真相,发现受了欺骗,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而且她命数模糊不定,这是险象,稍有不慎便会殃及身边的人,一直忽略了这事,这只小妖的心是真的,神与妖,不该生的情,岂不就是她的大劫?天意不可违抗,千年后他将提前归位,重升天神,若不放心,势必会影响将来的天劫,中天历来是正宗神族的腹心之地,昆仑族觊觎已久,更不能出差错。否者正宗必遭牵制,作为正宗神族后裔,情势绝不允许他出任何错。

  这样下去太危险,对她是,对他也是。

  他放下她说:“天快亮了,回去睡吧,养好伤之后我会送你去。”

  天上岁月无尽,人间朝代更替,顺德四年,春。

  凉州三王叛乱终于平息,连带着附近州县元气大伤,隐约显露萧条的景象,唯有最繁华的甘州依旧不减旧时的风貌,不仅丝毫未受影响,甚至还带动周边解州等地,渐呈复苏兴旺之势,甘州的富商乡绅们眼光似乎从来都很准,总会在该撤的时候先一步撤去。

  甘州城外冷清的山里,近几个月来,随时都可见许多人抬着巨石进进出出,引得周围百姓纷纷打听,知道缘由之后都咋舌,有人心血来潮要在山里修建一座别宅,光看这阵势就可以想象出宅子的规模了,听说这块地也是特意花高价从两个大乡绅手上买来的,如今它的主人,正是甘州有名的首富风流段郎。

  园内有片花圃,圃中生长着各式各样的花,旁边不远处堆着如山高的巨石,许多工匠拿着铲锄等工具聚在一处商量。

  “只剩这摘月台了,是不是现在就动工?”

  “总管已经去问公子了。”

  正说着,忽见一名穿着不凡的中年白胖男人走来,众人忙围上去问:“总管,公子怎么说?”

  那总管道:“公子稍后要在园子里摆酒,叫你们先歇着,明日再动工,工钱照算。”

  白赚一天工钱,工匠们都乐得散去。

  花圃中,一个小妖悄悄松了口气。刚来就差点被铲除,可见正如神尊大人说的那样,这次历劫十分凶险,如今法力受了限制,连他也不能插手,要在人间待上整整一年,守护现在这个脆弱的寄宿体,是该寻个恩人庇护,想到他的指点,她暗地里开始盘算。

  不远处传来笑声。

  女人撒娇的笑声,男人开怀的笑声。

  一个年轻的白衣公子左右拥着两名丽人走来,数名丫鬟嬉笑着跟在后面,有的抬着长凳小几,有的捧着酒壶果菜。女人固然漂亮,男人生得更是出色,属于站在人群中一眼就能挑出来的那类,高大的身材,闲懒的神态,天生带着富贵气。

  “细数甘州八面财,九成尽在段郎手”,而有风流段郎的地方,就一定有美人。

  小妖撇撇嘴,这个公子没有神尊大人好看,神尊大人只会抱她,不会抱这么多女的,当然在她之前神尊大人有没有抱过别人,她根本就忘记去追究这回事了。

  “这丛茶花开得真好,就摆在这儿吧。”一名丽人建议。

  “美人儿说摆在哪里好,就摆在哪里。”公子毫不迟疑回身,让丫鬟们收拾摆酒……

  花圃更热闹了,两个美人一时陪他喝酒,一时又赞茶花开得美,一时离座跳舞取悦他,小妖索性闭着眼睛晒太阳。

  须臾,有琴声响起。

  不似花朝宫的仙乐平和,轻快略显张扬,透着几许风流,不用想也能猜出抚琴人是谁。

  小妖好奇地睁开眼。

  原来看二女起舞,公子也来了兴致,叫人在茶花旁边设了张香案,他坐在花阴里,一边抚琴一边含笑欣赏美人的舞姿,仿佛心情很好。

  琴声越发欢快,美人舞得也越发开心。

  生动的琴声交织着笑声,五百年来清苦修仙的生活不由自主地浮上心头,小妖反倒莫名生出一丝寂寞,她不喜欢修行,不知道多少次看着人间美景心生向往,可为了当神后,她忍住了,如今终于走进他的身边。

  不知是谁说的,寂寞如春草,越生越多。

  一定要修成下仙才能跟他进天庭,那就只好修了,她更觉惆怅,忍不住抱着脑袋叹了口气,低头自我安慰,幸好有他陪在身边,否则今后还要忍受几万年的寂寞呢。

  “那朵茶花好看,不如剪来插瓶?”

  “剪来戴!”

  所有多愁善感的思绪立即飘走,小妖吓得抬脸看去。

  美人笑看段斐说:“我们剪一枝来好不好?”

  不好不好!见她指着自己的本形,小妖简直想哭,真被剪了花枝,肯定要折损十年修行!于是她立即望向公子。

  公子看不见身旁的她满脸哀求的模样,毫不迟疑地挥手道:“既然美人喜欢,剪来便是。”

  小妖恨得咬牙,差点没立即显形冲上去暴揍他一顿。

  幸好那美人转了念头,跟他撒娇说:“罢了,戴这些假花儿有什么好看。”

  公子一本正经,摸摸花朵,说道:“美人此言差矣,这才是真的花。”

  美人赌气转过脸。

  公子笑着楼住她问:“那你想要什么?”

  美人转怒为喜,低声在他耳畔说了两句。

  公子点头道:“明日我叫人给你买回来便是。”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落花时节又逢君 > 第38章 人间路难行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卷 列王的纷争作者:乔治.R.R.马丁 2人皇纪作者:皇甫奇 3第四卷 雾之卷作者:天下霸唱 4第一卷 梦之卷作者:天下霸唱 5乾坤剑神作者:尘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