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落花时节又逢君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落花时节又逢君 > 第13章 前世今生

第13章 前世今生

所属书籍: 落花时节又逢君

  火光在面前跳跃,下一刻,它就能让人魂消魄散,永远从世上消失。

  急怒的声音满含痛意,红凝从绝望中清醒,一颗心猛然下坠,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绝望。眼睁睁看着那人影朝自己扑来,她惊恐地张了张嘴,却怎么也叫不出,只发出喃喃的声音,仿佛在自言自语:“别。”

  碧莹莹的火,拥有摧毁凡间一切事物的力量,彻底断绝它们的根源,了断人的轮回。

  红凝抬手想要阻止,却仍被那股大力扑倒在地。

  幽幽绿火沾上白色衣角,便迅速蔓延,最终凝集在他的心口,在他体内燃烧,看上去漂亮又诡异。

  地上,红凝立即翻身抱住他,眼见那小小火焰燃烧跳跃,仿佛同时也在煎熬她的心,或许是先前斗法心血耗损的缘故,心头一阵阵抽搐,疼得厉害。

  白泠转脸,冷冷道:“造下杀孽,你就不怕受天谴?”

  陆玖业已回神,知道这次犯下大错,脸色也变了,手一挥,茅屋前的石座轰然倒地,四周阵法随之撤去。

  “白泠!”一道白影疯狂地冲进来。

  白泠迅速直起身,伸臂将红凝挡住,语气带了几分恳求:“不要动她。”

  听到这话,白影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陡然停住,贺兰雪呆呆站在那里,看着他半晌,忽然微微笑了,笑得眼泪不停地流下来,她紧紧捂着胸口:“好,好,你始终还是惦记她,五千年的道行还不够,如今什么都要给她?”

  白泠微愣。

  贺兰雪伸手指着红凝,笑着摇头:“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么,一样的讨厌杏花,一样的不爱修仙,她还能是谁?是谁?”

  白泠也转脸看红凝,却仍是什么也没说。

  红凝木然抱住他:“你这是做什么。”

  碧火渐旺,身体逐渐变得透明,白泠沉默半日,漂亮冷漠的脸上露出了笑意,如同火光一样温暖,却又透着许多无奈与悲哀之色。

  “有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他轻声,“父王曾为我卜卦,你是我的劫。”

  红凝看贺兰雪:“救他,求你们。”

  贺兰雪木然不语。

  茶花!红凝挣扎着要起身。

  白泠拉住她:“小珂。”

  听到这陌生又熟悉的名字,红凝愣了愣,转脸看着他,神情半是不解。

  “你不记得了,”白泠看着她,惆怅之色渐渐散去,笑意反倒更多,“我记得,当初师父带你回来,看到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小珂。”他像往常一样握住她的手:“总是迟了一步,当初遇上你,你便已经喜欢那个人,让我等来世,父王说你是去报恩的。”

  红凝茫然:“什么。”

  白泠似很失望,垂眸:“第二世我找到你了,你叫小珂,你答应和我在一起的,可我……却没有保护好你。”

  “我杀了你!”贺兰雪冷笑,“人妖殊途,你不死,他迟早也会受天劫,这本是天意,没想到他……舍弃了五千年修行,又找到了你!”

  白泠看着她的眼睛,略带希冀。

  曾经有过这些事?红凝摇摇脑袋,竭力想回忆,却始终只有一片空白。

  他用五千年修行换得今生,她却已经不记得前世。

  白泠沉默片刻,语气变得愉快:“不记得才好,你已经忘记他,喜欢我了。”他伸手摸她的头发,略有些迟疑,终是轻轻抱住她:“等了三世,如今我还是能找到你,原打算就这么过一世,想不到你竟肯修仙,我只愿将来能与你同登仙界……”到底忍不住叹了口气。

  终于有希望同登仙界,他却难逃此劫。

  有凉凉的东西滴落颈间。

  我修仙,却不是为你。红凝心中剧痛,眼前迷蒙一片,眼泪滚滚而下,她紧紧抱住他,声音嘶哑:“可我不记得,什么都不记得!为什么我不记得了?”

  “我记得就够了。”声音渐弱,身形越发模糊,冰与火相抗,所受煎熬更非同一般。

  心火燃尽,便是形魂俱灭。

  白泠抬脸,看着贺兰雪:“不要再害她。”

  贺兰雪看了他片刻:“好。”

  白泠点头,微微一笑:“对你不住。”

  贺兰雪也笑。

  “来世便忘了我吧,省得难过,”年轻俊美的脸上升起无奈与怜悯之色,留恋,更多的是不甘,他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那是他守护了三世也错过了三世的女子,喃喃的声音似在叹息,又似责怨,“五千年修行还不够,不够么……”

  一阵风飞过,带来无数凉意。

  面前人影逐渐消失,仿佛被风吹散了,红凝下意识张臂想要护住,却什么也抓不到。

  摸摸肩膀,那里的手也不见了。

  眼泪被吹干,她独自坐在地上发呆.

  贺兰雪转身打破沉寂:“你敢动他。”

  陆玖恢复平静:“是他自己要代人受死,与我何干。”

  出乎意料,贺兰雪没有发怒,只挑了挑眉:“你也逃不过的。”

  话音刚落,她忽然飞身而起,一片浓云立即笼罩在上空,挡住头顶明朗的月光,须臾,无数铜钱大小的雪花飘散下来,落地即化。

  陆玖惊:“你……做什么!”

  雪尽云收,圆月重现,天地一片澄明,周围景物更加清晰,红凝仍是面无表情坐在地上,却再也见不到贺兰雪的影子。

  陆玖似难置信,喃喃道:“疯了,真是疯了!”

  遇上这种事,谁的心情都不会太好,他摇摇头,不想再多作停留,转身就要离开。就在此时,一道紫光倏地划过长空,紧接着大片乌云飞来,黑压压盖住了天空。

  天庭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惩罚更不该这么重!陆玖惊异,开始着慌,想要遁走。

  云中霹雳炸开,震耳欲聋,一道耀眼的紫色闪电劈下,其形若刀刃,看上去就是一柄巨大的弯刀,天威遑遑,纵是盘古开天辟地,也难形容比拟。

  陆玖跌倒于地,惊恐且绝望:“昆仑斩神刀!”

  天火为刀,散鬼之形,灭妖之魂,断仙之根,斩神之灵,紫色神刀毫不留情斩下,眼见就要将他劈成两半!

  一道金光自东南方飞来。

  “阿玖!”女子的急呼声。

  金光如剑,伴有瑞气,恰恰格开那柄紫刀,相撞时发出震耳欲聋的一声响,地面不住地晃动。

  金光紫电尽数消失,大地回归沉寂。

  满天乌云散去,周围光线却明亮如白昼,中间地上站着个男人,紫冠黑袍昭示着尊贵的身份,依稀竟有王者的威仪,眉挺鼻直,下巴蓄着乌黑的短髯,一双丹凤眼十分凌厉,其中满是阴沉狠怒之色。

  他身后跟着四个手执法器的随从,神情俱有些愤愤的。

  云头按下。

  锦绣与陆瑶并肩而立,身后跟着杏仙梅仙二人.

  见陆玖安然无恙,陆瑶松了口气,也不急着过去看他,反倒上前两步,盈盈下拜:“北界上仙陆瑶,拜上昆仑天君。”

  锦绣亦道:“天君别来无恙。”

  昆仑天君不理二人,踱到红凝面前。

  红凝抬脸:“救他。”

  昆仑天君不答,目中的狠厉之色却减掉了几分,隐约透出一丝黯然。这个倔强的小儿子,和他的母亲一样,一样可以做出蠢事,当初推算到他的劫数,所以强行将他带回,谁料到他又偷偷逃出来,只为与这女子道别,果真天意难违。

  半晌,他抬手,就在白泠消失的地方,有蓝紫色的微光聚拢,变作小小一团,缓缓飞入他袖中。

  见此情景,锦绣与陆瑶互视一眼,皆松了口气。

  当然,凡胎肉眼是看不见这些事的,红凝伸手,慢慢地在地上摸索:“白泠……”

  “劫数既完,你最好忘了他。”话音方落,昆仑天君已从她面前走开。

  陆瑶始终规规矩矩保持着行礼的姿势,旁边陆玖也垂首跪在地上,她低声:“舍弟实是无知,且看家父的面,求天君手下留情。”

  “好得很,姓陆的小子!”昆仑天君看着陆玖,皮笑肉不笑,“小儿道行不深,倒劳动北界小辈出手教训。”

  陆瑶与陆玖都不敢言语。

  锦绣摇头:“人妖殊途,本就是他命中的劫数,天君何必动怒。”

  昆仑天君道:“你的意思?”

  锦绣道:“陆玖确是罪有应得,当按天条处置,不若来日面见帝君……”

  “小儿命丧北界九尾狐之手,本王自与他算帐,”昆仑天君冷笑着打断他,双眉一扬,傲气尽显,“你早已不是什么中天王,如今区区花神也敢接本王的刀,我倒想问问昊天,当真是欺我们昆仑无人么?”

  见他话锋直指神帝,锦绣也不生气,微笑:“天君言重了,昆仑族术法独到,门徒鼎盛,能者辈出,连帝君提起也称赞佩服,锦绣怎敢不敬,方才实是情急失手,并无他意,若定要责罚,锦绣认罪便是,如今只望天君以令公子为重,不若先行归去,来日锦绣代为上奏,必为天君求得瑶池金莲露。”

  陆瑶何等聪明,忙道:“北界愿奉上灵泉一盏谢罪。”

  昆仑天君尚未答言,一随从怒道:“杀子之仇,竟要天君就此罢休?”

  “原是失手,天君何必与小辈计较,反倒误了大事,”说到这里,锦绣叹息,“闻夫人只此一子,天君不看锦绣的面,也该……”停住。

  昆仑天君果然迟疑,脸色阴晴不定。

  锦绣道:“天君信不过我么。”

  九界之水极为难得,六界交情都好,最难求的便是瑶池金莲露,昆仑天君明为臣子,底下却与神帝成分庭抗礼之势,本就担心神帝会为难,如今见他肯主动应承此事,思索再三,终是挥袖,冷冷道:“叫陆展去昊天跟前候着,本王再与他理论。”

  紫气升起,五人驾云而去.

  事情总算平息,陆瑶转脸看锦绣,嫣然一笑:“今日幸亏有你,想不到阿玖竟闯下这等大祸。”

  锦绣道:“也是他火候未到,尚能补救,须速速带他回北界。”

  陆瑶点头,低声责骂兄弟。

  见红凝仍坐在地上,锦绣缓步走过去,俯身扶她,轻声:“好了,起来。”

  “我不记得了,”红凝推开他,双手仍是在地面胡乱摸索,终于痛哭出声,“白泠呢?前世,今世,我为什么不记得?什么都不记得!”

  锦绣道:“他动了凡心,自当历劫,此乃天意。”

  红凝不理。

  “怎的还不明白?”锦绣拉她起身,安慰,“其实……世间万物都有循环转化之规,你何须难过。”

  “那又怎样,”红凝挣扎,“循环转化,我去哪里找他!我呢!”她忽然转向陆玖,恨恨道:“今天不是白泠,灰飞烟灭的就是我,杀人偿命!”

  锦绣道:“一切自有定数,你不会。”

  红凝看着他半晌,道:“你为什么要为他说情?”

  锦绣不语。

  陆瑶眼波微动,莞尔,上前作礼:“舍弟确有不是,陆瑶代他向姑娘赔罪,姑娘且看在中天王的面上,饶他这次吧。”

  红凝已知道中天王是谁,冷笑:“神仙也讲人情,赔罪就能让白泠回来么?你是谁,我为什么要看他的面子?”

  陆瑶笑而不语。

  杏仙怎会错过讨好的机会,娇声道:“这是北瑶天女,也是将来的中天王妃。”

  红凝倏地看向锦绣。

  锦绣没有说话。

  仿佛对着面镜子,照得心中一片雪亮,红凝忍不住低头笑:“原来是我自作多情。”她缓缓站起身,整了整衣衫,这才抬眸看着他,含笑道:“中天王不用内疚,你并不欠我什么,都是我欠你的,闭关实在无聊,那些药难吃得很,我竟坚持到今天,奇怪。”

  空空的地面,什么也没有留下。

  眼泪终于再次滚落,她摇头:“他一直以为,我修仙是为了他。”转脸看着陆玖,语气很平静:“我绝不会放过你。”

  那目光太狠,陆玖不安地看姐姐。

  红凝收回视线,冷冷道:“天意?我只相信善恶有报,有北界王罩着,有你们袒护,妖狐就能随意杀人,连天劫也不怕,什么仙界,一样的勾心斗角徇私枉法,比人间还恶心,是我糊涂了,那种地方怎会有我想要的东西!”

  锦绣道:“你……”

  清脆的响声打断他,玉簪一折两断,被掷于地上。红凝后退几步:“我红凝发誓,今生后世永不修仙,否则就和它一样,叫我魂……”发不出声音了。

  语气坚定,暗含嘲讽,发誓的人一如当初那般决绝。

  锦绣俯身拾起两段玉簪,轻声:“总是轻易为别人发这样的誓么。”

  凡人的感情,这样的神仙怎能理解?红凝看着他,渐渐地,唇角弯出浅浅的弧度,变作一抹嗤笑。

  她不再理会他,转身回房.

  杏仙碰碰梅仙:“那就是昆仑天君与凡人所生的儿子?”

  此事天庭明令禁止再提,但当年闹得沸沸扬扬,岂有不流传的,一万多年前,正宗神族与昆仑神族争拥天庭之主,分别是昊天帝君与昆仑天君,两族祖师约定互不插手,让二弟子闯天劫,能者为尊,谁知就在这当儿,昆仑天君却私自娶了一个姓闻的凡间女子,神与人怎能相恋,终于没能度得天劫,至使昊天帝君坐上天庭之主的位置。

  昆仑神族失败,此事原该到此结束,不想后来又牵扯出另一件秘密。

  当初昆仑天君为避劫,特意闭关修行,却不知是谁暗中将那名女子送上了昆仑山。

  得知此事来龙去脉,昆仑祖师立即卜算,果然是正宗神族的人,一时大为震怒,昆仑天君与昊天帝君都是各自族中首屈一指的人物,除了两派祖师,谁能知道他们的命数?因此他认定是正宗祖师指使,有违当初互不插手的约定,率部族登门质问,两派险些在南天门打起来。最终,锦绣主动站出来,承认自己无意窥得天机,不慎泄露,引得部族动心设计,正宗祖师得知,当即削去他天神之位,贬为花神,算是勉强给了昆仑神族一个交代,幸亏锦绣人缘甚好,能算出昆仑天君的克星,足见法力了得,昆仑天君也有些佩服,此事才平息下去。

  从天神被打回上神,昆仑天君重修五千年,晋升天神时又险遭大难,那位闻夫人为平息族中怒气,保住天君的道行,主动去了天火麒麟处,落得灰飞烟灭的下场。

  梅仙本不喜杏仙,但提及此事,不免动容,垂首:“想不到昆仑天君也难度情劫,父子都……”

  陆瑶蹙眉,见锦绣站着不动,立即瞟杏仙。

  杏仙领会,忙上前劝道:“神尊大人数次点化,已尽了主仆之情,是她自己冥顽不灵,与仙道无缘,何必再枉费心思。”

  陆瑶也扶住他的手臂,低声:“你还有两年就要晋升天神,天劫将临,若总被这些俗事缠身,帝君与我……很是担心。”垂首。

  锦绣默然片刻,点头,带四人驾云离去。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落花时节又逢君 > 第13章 前世今生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镜双城作者:沧月 2驭鲛记作者:九鹭非香 3至尊剑皇作者:半步沧桑 4诡秘之主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5紫川作者:老猪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