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落花时节又逢君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落花时节又逢君 > 第15章 荒园之夜

第15章 荒园之夜

所属书籍: 落花时节又逢君

  见她眼神有异,那贵公子不免也有点吃惊,接着微微皱眉,俊目中闪过一丝鄙夷之色,显然他并不是第一次被女孩子看,只不过表现的方式有所不同,矜持自重的女孩子是绝不会这么不眨眼盯着陌生男人看个不停的,简直不知羞耻,何况正经人家的女孩儿哪会孤身跑到野外来过夜。

  “公子,真有妖精?”一个女孩子好奇地想要看,却又不敢上前,只躲在他身后探出头朝门内张望,再配上柔柔的声音,当真是小鸟依人。

  这类女人才能勾起男人们的怜爱之心,贵公子侧脸,目光仍有点严厉,声音却已柔和了许多:“什么妖精,是位姑娘罢了,休要跟着他们胡说,你两个先去收拾房间,我就来。”

  听到这番话,红凝立即回神,黯然一笑。不是他,他不会对别的女子这么好,在被她们纠缠不休的时候,他只会慢悠悠地抬起那双漂亮冷漠的眼睛,毫不客气地令她们“滚”,全无半点怜香惜玉的风度。

  那贵公子哄走爱妾,转脸见她看着自己笑,并不起身来见礼,顿时更加不快,勉强拱手为礼:“在下杨缜,京城人氏,经商路过此地,只因天色已晚,想在此借宿一夜,明日便走,望姑娘行个方便。”

  红凝皱了下眉,没有立即回答,打量众人。

  经商行走还这么惹眼,岂非明摆着说“我有钱快来抢”?这些随从一看就不似寻常高手,想是京城官宦子弟出门游历办事,不愿泄露身份,假借“经商”的托词罢了。

  原本为着特殊目的而来,如今突然多出这些人,到时候办起事未免有许多不便,而且此事凶险,或许会发生意外,因见他与白泠长得有几分相似,红凝心软,没有点破他的谎言,摇头提醒:“此地太简陋了些,转过前面山头便有田庄,天黑兴许能赶到,诸位不如去那边借宿。”

  再糊涂的人都能听出这是拒绝的意思,众人都看向杨缜。

  这院子分明是无主的,只因对方先来,故打声招呼以示客气,想不到反被无理拒绝,杨缜脸色顿时不太好看:“敢问姑娘可是这里的主人?”

  遇上这种专制独断的人,红凝心知再说下去也没用,索性道:“杨公子定要住下,请便,只是此地十分凶险,凡事须留神。”她有意加重了“凶险”二字。

  先前打听得这院子的历史,众人就很不安,如今听她这么说,一名下人忍不住上来劝:“公子,这园子恐怕真有些蹊跷,既然山头那边有田庄,还愁找不到乡绅人家借宿?不如尽快赶路……”

  杨缜忍怒,冷冷看着红凝:“既是凶险,姑娘为何还要住下?”

  红凝不答。

  “怕什么!”一名绿袍护卫识相地站出来,高声道,“人家小姑娘尚且敢住在这里,我们这么多人,就算真有鬼,又能怎样?”他特地瞟了门里红凝一眼,目光暧昧:“说不定那鬼正是个美娇娘!赵某倒有心要会一会她,就怕她不敢来!”言毕大笑。

  众人跟着哄笑。

  见他言语有挑逗之意,红凝皱眉。

  男人外面寻欢作乐本不稀奇,杨缜身份特殊,且早已娶妻纳妾,又认定这女子不正经,因此对手下人的无礼不以为然,呵斥:“还不去收拾!”

  众人不敢再多言,散去。

  “分明是当年有人作下命案,借鬼神之事掩饰,故弄玄虚,无稽之谈!”杨缜冷哼,“区区两句话就被吓住,一群饭桶!”

  这是暗指自己故意拿话吓人?红凝看着他的背影冷笑,多几个诱饵有什么不好,你非要送上来帮忙,我又何必客气.

  夜帷拉开,没有月亮,风却有点大,吹得墙外树木飒飒作响。

  蜡烛早已准备好,点燃之后,房间里影影幢幢,略显空旷,窗外却十分吵闹,那伙人已经生起了火,坐在院子里烤着打来的野味,吃着干粮,饮酒说笑。

  今晚人多,作怪的东西怕是不会出来了,红凝失望,回身从包袱里取出文信的手稿,忽略修行的内容,只取上面记载的那些新符咒和术法参看学习。

  门忽然被推开。

  红凝警惕,抬眼看,来人正是白天那个姓赵的绿袍护卫。

  “在下赵兴,京城人氏,”那护卫堆着笑自我介绍,躬身作礼,“外头热闹得很,姑娘怎地的一个人闷在房里?”

  红凝已猜着他的来意,冷眼不语。

  见她并不责骂,赵兴更放了心,环顾四周,叹气:“姑娘只身在外,实在太委屈了,若有什么难处,尽管开口,只要赵某能办到,必定竭尽所能。”

  红凝点头:“多谢。”

  再泼辣凶悍的女人,在灯光里都会显出几分柔美,何况面前本就是个碧玉年华的美丽姑娘,此时衬着烛影,只觉颜色比白天更加艳丽,赵兴看得吞了吞口水,色胆更壮,上前去拉她的手:“姑娘若是……”

  酒气扑鼻,红凝不动声色退开。

  意识到自己性急,赵兴忙收了手,正色道:“赵某虽不才,家境却还勉强过得去,如今跟着公子办事,在京城也算说得上话的人,姑娘若无处可去,不妨……”

  红凝微笑着打断他:“要我跟你回去?”

  这种话能主动说出来,想是好上手了,赵兴两眼发亮:“我是看姑娘孤苦无依,着实可怜,不如早早寻个归处,拙妻贤惠,只要应了我,将来包你丰衣足食穿金戴银,如何?”

  红凝沉吟片刻,缓步走到他面前,抬脸:“是么,那我就跟着你了。”

  事情这么顺利,赵兴大喜,伸臂就去搂她:“既然你肯跟着我,不如我们先……”笑容骤然僵住,脸色逐渐变得白了,眼睛也越睁越大,露出无数恐惧之色,那双伸在半空的手再也落不下去。

  红凝抬眉。

  半晌,喉咙动了两下,赵兴终于用力挤出暗哑的声音:“鬼……有鬼!来人啊!”

  见他跌爬着跑出去,红凝平静地坐回桌旁,继续看书.

  须臾,门外便聚集了一群人,其中十来个执刀拿剑,紧张地朝门内望,却发现红凝仍是气定神闲坐房里看书,对外面的事似乎全无反应,不由都疑惑起来。

  没发现异常,两个人强拖过赵兴:“人家姑娘好好的在那儿呢,哪有什么鬼,鬼在哪里?”

  那赵兴只朝门内望了一眼,便立即后退,指着红凝颤声道:“她!就是她,她是鬼!”

  烛光映着侧脸,前额、鼻梁、唇,下巴,勾勒出柔和的线条,桌旁的女子看上去更加娴静,略显冷漠,但怎么也和传说中的“鬼”联系不起来,众人细瞧半晌,渐渐地不耐烦,没好气:“赵老大,你是眼花见鬼了吧!”

  本是为着一点色心想去调戏打野食,谁知就在他张臂搂抱间,面前的美丽姑娘竟忽然变作了一个面皮紫涨、两眼暴突、舌头长长的女鬼,赵兴差点没吓得丢了魂,谁知如今反被骂作眼花,他顿时也着急了,拍着胸膛发誓:“方才亲眼见她变身的,我赵兴的眼力几时那么差了!她就是那作祟的女鬼!”

  这么大的声音,屋里姑娘肯定听见了,骂人是“鬼”未免过分,众人都觉尴尬。

  有人咳嗽,低笑:“怪道方才不见,原来是跑人家姑娘房里去了,你不是要抓鬼来让我们大伙儿看么,如今反倒将人家姑娘当作鬼,没把尿吓出来,可知这鬼在心里呢。”

  众人明白他吃了亏,都暗笑。

  赵兴涨红了面皮,怒:“你们说,哪有姑娘家独自跑到这野外住着的?这儿的人都死光了,她却活得好好的,这也太古怪!生得这么娇滴滴的,不是鬼也必是个妖精,使妖法害人,何不拿下她审问一番!”

  里面姑娘顶多十六七岁,言行却大异常人,敢一个人住在鬼屋不说,外头闹出这么大动静,她却安然而坐,光这份镇定,就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众人也开始惊疑,远远打量红凝,有点头的,有摇头的,也有窃窃私语的,始终拿不定主意,未敢唐突。

  “公子。”有人往旁边退开.

  原来众人都围在这边吵闹,早已惊动了房间里的杨缜,此时他已经换了身月白色衣袍,剪裁做工都十分考究,举手抬足间,通身的贵气半点不减。

  他先是看看众人:“什么事这么吵。”

  “公子,那女的是……”赵兴抢着上来禀报,说到一半忽然想起他不信鬼神,忙将“鬼”字吞回去,支吾,“她……会妖法,来路不正。”

  “怎么回事?”杨缜沉声问众人,眼睛却直直盯着里面的红凝,秀美的面容依稀透着三分刚强的味道,不似其他女子那么柔顺可怜,让他从一开始就很反感,如今又闹出事,想当然也就认为是她的问题了。

  红凝就着烛光看书,并不理会。

  有人忙上前,将事情经过大略禀报了一遍。

  自己手下人的德性,杨缜岂会不清楚,但如今一个大男人被小姑娘吓成这样,未免太过蹊跷,他自然不信是赵兴眼花,更不相信有鬼,于是皱眉:“姑娘为何要作弄他?”

  红凝这才抬眼瞟他一眼,淡淡道:“如今是他在吵闹,扰了我的清静,杨公子不先责问自己的手下,怎么反倒来问我?”

  杨缜面沉如水:“既是我的手下,自然要弄清楚,以免他平白遭人戏弄,这里只有姑娘一个人……”

  红凝搁下书卷:“杨公子是在审问我?”

  “不敢,”杨缜全无愧疚之色,“或许有些误会,果真是其他人在装神弄鬼,查明真相,对姑娘也有好处。”

  红凝冷冷看他:“如今你们人多,杨公子定要护短,仗势欺人,我说什么都是没用的;若杨公子还知道‘道理’二字,如今你的手下擅闯我的房间,还骂我是鬼,坏我名声,未免太无礼,杨公子这是在跟我赔罪?”

  杨缜紧抿着唇,目中隐约升起怒火。

  红凝道:“有男人趁夜闯进我的房间,还让我跟他回去,他哪里来的胆子,想不到经商的人家也有这种狗仗人势的事。”

  杨缜立即拿眼睛瞟赵兴。

  赵兴不敢言语。

  杨缜很快恢复平静,拱手:“在下管教不严,代他向姑娘赔罪便是。”不待红凝说话,他接着又轻哼一声,语气略带不屑:“但正所谓无风不起浪,苍蝇不盯无缝的蛋,洁身自好者,是非自然远离,姑娘更应明白这个道理。”话中讽刺之意明显,显然是在暗指她不自重,招人调戏。

  红凝闻言冷笑:“那不过是苍蝇之见,未免把蛋看得太无能,只能等着苍蝇来选择叮不叮。”

  杨缜愣。

  “杨公子的逻辑我却不懂,自家的狗跑出来咬了人,反倒怪别人不走远些?”红凝动手一页页整理书稿,不看他,“蛋有缝无缝,都不是让苍蝇随便叮的,对于那些自以为是的苍蝇,蛋也会主动教训,人间处处有是非,为何要躲?”停了停,她直起身:“我要歇息了,杨公子若无事,还是早些回房去的好。”

  有生以来还没有哪个女人敢当场反驳自己,更没被人这么撵过,杨缜铁青着脸,道一声“打扰”,便拂袖离去。

  院子里安静下来,众人不知所措。

  红凝想起什么,转脸道:“此地凶险,今夜你们最好当心,万万不可单独行动。”

  漆黑的夜,飒飒的风声,使得这句话听上去多了几分神秘,带着些预言与警告的味道,让人潜意识里不敢将它当作玩笑,尽管说话的只是个小姑娘。

  分明是自己人无礼冒犯,如今对方不计较不说,反好言相劝,众人都有点惭愧,不知谁主动道了声“多谢”,接着便各自散了.

  深夜,“沙沙”的声音响起,院子里火堆已快熄灭,青烟阵阵,火光里地面润湿,竟是下起了小雨。

  门打开,一个人影骂骂咧咧地从房间出来,摸索着朝茅房的方向走。

  凉风卷来。

  离角落的茅房还有十来步距离时,那人忽然意识到什么,站住,开始不安。

  旁边分明有高高的墙挡着,照理说,这个方向应该是吹不到风的……想到白天的传说,他一时愣在那里,看着茅房黑洞洞的门,犹豫着该不该往前。

  正在为难之际,一双手悄声无息地从后面伸来,轻轻搂住他的脖子。

  修长柔韧的手,在昏暗的光线中显得格外白皙,带着细腻的光泽,完美无暇。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落花时节又逢君 > 第15章 荒园之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三卷 冰雨的风暴作者:乔治R.R.马丁 2冰与火之歌作者:乔治.R.R.马丁 3超神制卡师作者:零下九十度 4九州·斛珠夫人作者:萧如瑟 5司藤(半妖司藤)作者:尾鱼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