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九州·天空城 > 第29章 全都有联系1

第29章 全都有联系1

所属书籍: 九州·天空城

  人类的信使来到了天空城。从消息在天启城炸开,到人类的信使抵达,前后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堪称神速。尽管这还不是正经的使节,但人类皇帝的亲笔信函也已经足够重要了。

  如同洛夜行和风天逸所预测的,翔瑞鸾驿的伙计们把消息在天启城散播开之后,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百姓们本来就为了数年前那场惨痛的战争而深恨羽族,现在算是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口子。这些人其实压根不关心简帆的死活,对于许多人而言,捕快这个职业天生惹人厌,要是在天启城里死个百八十个,他们搞不好还要放鞭炮庆祝庆祝。

  但是死在该死的扁毛羽人手里就不同了,被拿来背黑锅更是不可饶恕。新闻传开的当天,就有许多天启居民来到皇宫外情愿,其后附近市镇的人们也陆续赶到。皇帝刚开始还试图出动羽林天军驱散人群,但很快,他明智地意识到这股沸腾的民怨是压根镇压不下去的。唯一的选择,就是顺民心而动。尽管现在羽族强势,并不是招惹对方的好时候,然而,他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所以他很快派出信使,迅速跨海赶往宁州。

  谁也不知道这封信里到底写的是什么,对于人类皇帝而言,给羽皇写信也足够头疼的。作为战败国和弱势的一方,语气太强硬了似乎会显得色厉内荏;但是语气过于谦卑吧,恐怕又更会落下话柄,也起不到想要的效果。此中种种权衡斟酌之处,足够难倒一堆大学士了。

  但不管怎么说,收到信后,羽皇确实没有对简帆行刑,当然也没有放她。据小道消息,她将会一直被关押着,直到人类的正式使节抵达为止。而到了那个时候,可以预期的结果就是经过磋商之后,简帆被无罪释放。至于羽皇会不会另外找出点儿别的什么替罪羊,那就不得而知了。

  而在这一段时间里,先前被红色妖虫咬伤昏迷的人,果然陆陆续续产生了变异,好在虎翼司和防务司早已有所戒备,没有酿成大祸。但这些人无一例外全部死亡,谁也没能幸免。

  有些富贵人家重金请来秘术师,试图把伤者冰冻起来,等待日后寻找救治的机会。但冰冻对这些伤者也并不管用,即便是在冰块中,他们一样产生了变异,并且破冰而出。所以在妖虫面前,无论穷人还是富人,都享受着平等的待遇。

  天空城里人心惶惶。一些有钱人索性选择了离城暂避,但更多的贵族还是留了下来,因为羽皇并没有走。

  “只要天空城还在,我就在。”羽皇斩钉截铁地说。

  羽皇不走,贵族高官们也不便离去,只能提心吊胆地继续留在城里。有趣的是,许多高官都放弃了东陆风格的宅院,重新搬进了树屋里居住,大概是因为离地面越远越能给他们带来“我离妖虫远了一些”的心理安慰。

  但妖虫反而不再出现了。在给天空城制造了巨大的麻烦、混乱、痛苦、甚至引起了种族之间的纠纷之后,它们暂时消失了,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再在城内出现。尽管不再有新的受害者出现,人们的心弦仍然绷得紧紧。它越是蛰伏不出,人们就越发紧张,越发担忧,越发疑神疑鬼不可终日。

  对于幕后黑手的猜测也成为了全民性的行为,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猜度,还有人口沫四溅信誓旦旦说自己知道真相知道内幕,直到被虎翼司带回去问话才老实了。人们越是猜得热闹,虎翼司就越是脸上无光。

  而“妖虫是城务司散播出来让虎翼司丢脸的”的流言也不胫而走,让两司的人都格外恼火。不过处于这样的压力下,双方表面上也不好再搞些约斗争吵的勾当,只能暗中用劲。

  天空城里暗流涌动。

  “我不喜欢说太多谢谢,”洛夜行对风天逸说,“我虽然是个懒鬼,但如果你有什么吩咐,我一定竭尽所能。”

  “啊,你先欠着吧,等我想到什么事的时候再差遣你。”风天逸摆了摆手,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两人这时候已经离开了商铺,来到一座表面上和风天逸没有丝毫关系的住宅,但那实际上也是风天逸的产业。这个心思缜密的富商在每一座重要的城市都做了狡兔三窟的布置,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你好像有什么烦心事,是还在担心你的杀人嫌疑吗?”洛夜行问。

  “那件事的确很烦,不过,还有更要命的。”风天逸说。

  “翔瑞鸾驿的生意?”

  “我的钱再过一千年也花不完,耽搁几天生意有什么关系?”风天逸半闭着双眼,“你说你一向是个懒人,但为了所爱的女人,却可以突然变得很勤快。”

  “啊,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洛夜行说,“我听人讲起过,是为了那位姓白的人类小姐吧?她怎么了?”

  “失踪了,已经有十来天没人知道她到底去了哪儿。”风天逸说,“这么算起来,大概正好就是你把我从家里弄出来的那一天。”

  “那我去帮你把她找回来吧,”洛夜行说,“正好就算是还你的人情了。”

  “我都找不到的人,你能行?”风天逸看了他一眼。

  洛夜行一笑:“你们富人有富人的手段,我们穷人也有穷人的路数。有些事情,有钱人的手段未必比穷鬼的路数好使。”

  “如果有可能的话,帮我多找一个人。”风天逸把白茯苓和马旗的相貌都向洛夜行形容了一下。“他们俩几乎是同时失踪的,如果是被人绑架,也许是同样的敌人下的手。”

  把事情交代给老董之后,洛夜行再次潜入了虎翼司。这一次简帆的看守比之前松多了,或许是因为事情已经演变成了外交纠纷,羽皇也知道简帆不会逃走了。

  简帆依然还是老样子,好像不管处境是好是坏,都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她看了看洛夜行,轻声问:“是你干的吧?”

  “什么是我干的?”洛夜行问。

  简帆笑了笑:“别在我面前装了。也亏你想得出来,把这么一件小事搅和成了国家争端……不过倒的确是你的办事风格。”

  洛夜行也笑了起来:“国家争端什么的,反正和我没关系。只要能达到目的就好了。抱歉。”

  “你救了我的命,为什么要说抱歉?”简帆有些奇怪。

  “因为我太了解你了,”洛夜行说,“在你的心目中,国家比你的性命还重要。你或许宁可自己被羽皇关起来甚至于杀头,也不愿意造成外交上的动荡,更何况这件事已经不仅仅是高层层面的事情了,它还激起了民怨。也许就因为这样的民怨,会发生一些人族和羽族之间的民间械斗,甚至更糟糕。以你的性子,绝不愿意见到这些发生。”

  “原来你也想到了……”简帆的眼神有些奇怪,似乎包含着很复杂的情绪。

  “在做这件事之前,我当然想到了这一切,也许想的比你还清楚,”洛夜行说,“但我就是这样做事鲁莽的人,一不小心还是那么办了。我知道会让你生气,也许以后再也不会和我见面,我还是不能看着你死。”

  他顿了顿,接着说:“总之,我要做的事情做完了。这也是我最后一次来见你。再见。”

  他挥了挥手,转身准备离开。简帆咬了咬嘴唇,忽然开口:“等一等!”

  洛夜行停住脚步,扭过头来:“怎么了?”

  “我的确很生气,”简帆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的安定,你却偏偏为了我把这一切搅得乱七糟。但是,我也很高兴。”

  “高兴?”洛夜行微微吃惊。

  “我不是木头做的,有一个男人为了我这么拼命,我不可能不高兴,”简帆的声音带有一种独特的温柔,却也有几分凄然,“我不想骗你,也不想骗自己。你知道这些年来,我为什么一直都不敢见你吗?”

  “我觉得大概是你不愿意见我,因为你对我……和我对你,并不相同。”洛夜行苦笑一声。

  简帆摇摇头:“你错了,我只不过是一直在害怕一件事情。”

  “怕什么?”

  “怕有一天我会不得不亲手抓你。”简帆说,“我知道,你这几年一直缩身在小赌坊里,做出一副懒散模样,都是为了我。但那不是你的本性。在九州各地游荡骗人的时候,才是真正的你。我当然不会愿意看到你做出任何违反律法的事情,但是同样的,我也不想见到你郁郁寡欢。”

  “郁郁寡欢?会么?”洛夜行又是一声苦笑,“我忽然发现,您对我的了解,比我以为的要多一些。”

  “难道你自己没有注意到么?”简帆说,“这些日子天空城发生了各种事情,你因为我而被迫卷入,没法像前几年那样蹲在柜台后面装懒虫了,但你却好像比以前更快乐了。”

  洛夜行一怔:“更快乐了?”

  “因为你注定要做一个不平凡的人,不管是干好事还是干坏事。当你找到一件事可以发挥你的才华的时候,你才会真正专注,然后从专注中得到快乐。”简帆说,“但是你能找寻的快乐,往往和我格格不入。”

  洛夜行想了一会儿,颓然地叹口气:“你还真说对了。仔细一想,这段日子过得乱七八糟,心里还始终惦记着你的事儿,但我却……确实心情并不坏。”

  “所以啊,当你喜欢上一个女人的时候,不能光想着你喜欢她,”简帆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你总得想一想,如果你和她在一起了,你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你会快乐吗。你为了我,憋着当了几年天天睡觉的掌柜,你真的开心吗?”

  洛夜行一时间竟然无法作答。过了好一会儿,他轻轻地说:“我回去想想。”

  回到风天逸的宅子里,洛夜行把简帆的话翻来覆去也不知道想了多少遍,却依然难以理清头绪。他只能用“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来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虽然他知道,这也是简帆所说的自我欺骗,但除了自我欺骗,似乎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来排遣心里的烦闷。

  倒是在风天逸面前,洛夜行所说的话并没有成为欺骗。所谓猫有猫道,鼠有鼠道,老董还真替他打探到了一些很有用的信息。

  “我有一个兄弟在那一天见到过你所说的这两个人,”老董说,“他在赫赫有名的雁都风氏的宅子里当差。那一天中午的时候,正好他出门去布庄替女眷们买布,无意中瞥见有一个男人肩膀上扛着一个麻袋从一扇侧门走进了风宅,模样很像是你所描述的那个,而那个麻袋的大小形状,也像是装着一个人。但是后来他从来没有在风家见到过那个男人。”

  “风宅?雁都风氏?”洛夜行很是意外。他连忙回到藏身之所,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风天逸,风天逸大惑不解:“那个人如果真是马旗的话,那可奇怪了。他扛着的如果是狗熊,那就更奇怪了。”

  “狗熊?”洛夜行一愣。

  “啊,就是白茯苓,”风天逸摆摆手,“她太笨了,又贪吃,所以我喜欢叫她狗熊……马旗一向对我忠心耿耿,办事也从来没有出过差错。三年前我们在澜州遇到劫匪,他为了保护我中了好几刀,差点丧命。那一次之后,我再也没有怀疑过他。”

  “袭击有可能是马旗故意安排的局,即便不是,如果这个人有着很深的心机和极其要紧的重大目的,完全是可能冒死拼一把的。”洛夜行说。

  风天逸想了想,缓缓地点点头:“你说得没错,有这个可能性。如果你面对的是一个连生命都不顾惜的人,那么把生命作为衡量忠诚的标准就毫无意义了。我看错人了。”

  “有错就认,不推诿责任,我算是看出来你为什么能当一个有钱人了,”洛夜行笑了笑,“那么,假如我们确定就是马旗背叛了你,他为什么要绑架白茯苓?他和雁都风氏又是什么关系?说起来,你不也姓风吗?”

  “虽然都姓风,但并不是同一支,”风天逸说,“雁都风氏是目前宁州最古老、最有名望的大家族之一,或许可以去掉之一。我和他们当然时常会有生意上的往来,最近还刚刚从他们手里买了一块儿地呢。但也就仅限于生意,其他没有太多私交,更谈不上恩怨。我想,他们大概也会在心里看不起我这样的人羽混血,不过为了钱还是在表面上始终对我恭敬客气。”

  “但是现在你我的身份都是逃犯,不能堂堂正正登门拜访,”洛夜行想了想,“还是我半夜溜进去瞧瞧吧。”

  “一起去,”风天逸淡淡地说,“论半夜翻墙,我未必比你差。”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九州·天空城 > 第29章 全都有联系1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四卷 群鸦的盛宴作者:乔治R.R.马丁 2黑暗塔1:枪侠作者:斯蒂芬·金 3诡秘之主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4九州·斛珠夫人作者:萧如瑟 5第二卷 幻之卷作者:天下霸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