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九州·天空城 > 第12章 各行其是2

第12章 各行其是2

所属书籍: 九州·天空城

  也许是因为高悬于天空的缘故,从天空城抬头向上望,会觉得天空格外地蓝,蓝到近乎透明。萧轻盈坐在院子里,抬头看着这样的蓝天,就会觉得心情稍微舒畅了一些。

  洛夜行已经离开好几天了,这几天里,她把屋子里一切和雪严君有关的东西都收拾整理了一遍。雪严君的确留下了一笔不算太多也绝不算少的遗产给她,再加上这座宅院,假如她照单全收,倒是勉强可以过上一段时间不错的日子了。但她并没有这个打算,对财产多寡也并不在意,只是想找出父亲死亡的真相。

  她其实倒并不是非要查清这件事不可,然而除了此事之外,她好像也没别的可做的。这几天里,她也曾抽空出门,在一些路边所在留下血羽会的暗记,但并没有任何人来联络她。她好像真的被组织遗忘了,一个人被孤零零地扔在这座九州最高的城市里。

  就当是打发时间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她对自己说。

  她还真的去打听了一下和这桩案子有关的情况,但并没有太多新的收获。别人的说法,也和洛夜行的说法差不多。除了有一个人说,那个被认为是杀害王国麟的凶手的老驯兽师,最初坚决不认罪,一直在喊冤枉,直到被用刑为止。

  “我叔叔曾经在虎翼司做过低级衙役,”这个人说,“堂审的时候,他就在门口守门,一直听到那个老驯兽师在里面扯着嗓子争辩,坚称自己是被冤枉的。后来主审官大概也被他叫烦了,下令打他板子,打晕过去好几次。他毕竟年纪大了,那种刑罚熬下来简直是生不如死,所以后来终于还是认罪了。”

  这不就是刑讯逼供、屈打成招么?萧轻盈想。这种事儿对于一个血羽会的成员来说,可半点也不新鲜。不过他们从来不会办出“屈打成招”这种事儿,他们只是用严酷的刑罚逼迫手中的俘虏说出真相。然而官府很多时候却并不需要“真相”,他们只需要一个“结果”。

  官府比犯罪组织坏多了,萧轻盈得出了这个结论。她决定去探访一下那位并没有被判死刑的老驯兽师,但愿他还活着。

  她乔装改扮之后,带了些金银在身边,很容易就贿赂了监牢的看守,得到了见老驯兽师的机会。这倒并不是说羽族的监牢就漏洞百出容易攻破,而是因为这位老驯兽师实在是太不重要了,就算任他逃狱都无所谓。

  “真没想到,那么个老家伙还有人愿意去探访。”狱卒满意地把玩着手里的金铢,“去吧,他反正是一个离死不远的人了,你在天黑之前离开就行。”

  “你就不怕我偷偷杀死他什么的?”萧轻盈故意说。

  “你要是愿意杀死他,那更好,就算是为国家节省粮食了。”狱卒轻松地说。

  果然人类在羽人心目中压根不能算人啊,萧轻盈想。

  她来到老驯兽师的监牢外,还没有靠近就闻到一股恶臭味儿。狱卒捂住了鼻子:“老家伙的腿都烂啦,臭得很,我就不过去了。你自己去吧。”

  好在杀手一向擅长忍耐各种极端环境,这样的恶臭对于萧轻盈而言并不算什么。但现在她装的是一个普通的淑女,不怕臭反而显得可疑,于是她掏出手绢,捂在鼻子上,作皱眉状来到牢门口。

  作为一个杀人经验丰富的职业杀手,她一眼就能判断出,老驯兽师估计连一个月都活不了了。老驯兽师完全瘦成了一把骨头,面庞有若骷髅,双眼半开半闭。他浑身脓疮,右腿的整个小腿都已经溃烂,露出了白骨,无数的苍蝇围着他乱飞,而他似乎连驱赶苍蝇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的耳朵好像也不好使了。萧轻盈隔着牢笼叫了他好几声,几乎是要扯着嗓子喊了,他才勉强听到:“谁啊?”

  “我是来找你问一些事情的。”萧轻盈说。

  “问我……事情?”老驯兽师显得茫然而昏聩,脑子好像有些反应不过来,“我有什么事可问?”

  “我想问一下,两年前猎风馆馆主王国麟的那起案子……”

  这句话造成的反应是她意想不到的。一听到王国麟的名字,先前还毫无生气的老驯兽师猛然间睁大了眼睛。他就像是被注入了什么强心吊命的药物,竟然拖着伤腿像野兽一样在地上爬行,几下就爬到了牢笼边。萧轻盈见他来者不善,连忙向后退了一步。

  老驯兽师身体瘫在地上,用枯瘦的双手抓住牢笼,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张开嘴,用嘶哑而微弱的声音吼叫着:“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王国麟!我是冤枉的!冤枉的!”

  萧轻盈看着他激动的模样,忽然间有了主意。她贴到牢笼旁边,压低声音说:“我是虎翼司派来清查冤案的,知道你的案子有冤屈。你赶紧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我兴许能想办法还你清白。”

  老驯兽的喉咙里又是发出一阵怪响,看来情绪亢奋到了极处。他闭上眼睛,稍稍平复了一会儿心情,这才继续说话:“我是冤枉的。我并没有杀王国麟。他被杀的时候,我在家里睡觉,什么也不知道。被带到虎翼司去的时候,我一见到是雪严君大人亲自主理,先放下了一半的心,因为我听说过雪大人的名头,他一向秉公办案、明察秋毫,手底下没有出过任何冤案。我想,最多被关上几天,雪大人一定能找出真正的凶手,为我洗脱冤屈。”

  “可是,雪严君死了。”萧轻盈叹了口气。

  老驯兽师浑身颤抖:“是的,他死了,就在我被押到虎翼司没两天的时候。新接手的那个臭扁毛……那个臭扁毛……他竟然直接就对我刑讯逼供,逼我认罪。雪大人明明告诉我,他在尸体上发现了疑点,那个臭扁毛就像完全没听见一样……”

  萧轻盈身子一震:“你说什么?雪严君在尸体上发现了疑点?”

  “是的,雪大人亲口告诉我的,他说如果我真的是冤枉的,也许对那具尸体的检验结果就能说明问题。可是他死了,别人就再也不管了……”

  萧轻盈已经听不进老驯兽师的絮絮叨叨了。尸体,王国麟那具已经被狰吃掉了一大半的尸体,居然还藏着什么玄机?父亲从尸体里找到了关键的证据,却还没来得及公布出来,就已经遇害了。这会是巧合吗?

  恐怕不是巧合。作为一个职业杀手,萧轻盈最擅长把杀人现场布置成意外,或者栽赃诬陷他人,以掩盖杀人的真实动机和幕后买凶人的身份。当听到此案中可能有被掩盖的证据时,她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这一点。也许,就是为了这个关键的疑点,有人铤而走险杀死了雪严君,目的是让老驯兽师的罪行坐实。

  那样的话,就不会有人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了,也不会有人知道真正的杀人动机是什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萧轻盈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低头一看,老驯兽师瞪大着眼睛,却已经不再有呼吸,双手还死死地抓着牢门上的木栏。刚才那一番激动的诉说,消耗尽了他最后的一点生命力。

  “你放心地去吧,”萧轻盈低声说,“我会想办法弄清楚这件事的真相,还你一个清白。”

  离开监狱后,萧轻盈在街边信步闲走,心里琢磨着老驯兽师的话。现在她可以确定,雪严君的死绝不是简单的逃犯寻仇,那两个逃犯的身后,绝对有人指使,目的就是不让雪严君找到真正的凶手。可是,现在老驯兽师死了,那两个逃犯也被问斩了,王国麟的尸体更是应该早就化成枯骨了,到哪里去找证据呢?

  雪严君在尸体上发现了疑点,老驯兽师如是说。尸体……尸体……检验尸体?

  萧轻盈的眼前忽然一亮。以雪严君的身份,应该不会亲手检验尸体,而是会使用虎翼司专门的仵作。那么,短短两年时间,这个仵作不大可能改换地点,很大程度上或许仍旧在虎翼司里任职。

  这个仵作,应该就会知道王国麟的尸体上隐藏了怎么样的秘密。

  萧轻盈回到雪严君的家里,睡了一觉,等到天黑之后,钻进了虎翼司。凭借着出色的潜伏技能,她没有被发现,很快找到了验尸房。出乎意料的是,验尸房里居然还亮着灯。

  居然这么敬业,这倒是省了我的麻烦,萧轻盈想。她原本打算利用自己长期锻炼的隐藏术藏在验尸房里,等待白昼仵作来上工时记住对方的长相,然后等到下工后去跟踪,现在却可以直接和对方碰面了。

  她先谨慎地探查了一下周围,确认没有其他人在附近,这才悄悄来到验尸房门口,从门缝里向里面张望。她没想到,验尸房里竟然有两个人,这就稍微有些不好办了。不过她还是耐心地观望着,等待时机。

  验尸房里传出呛人的药物味道和尸臭。此刻呆在里面的,是一老一少两个仵作,正在各自检验一具尸体。

  “这两天怎么会那么忙啊?”年轻仵作抱怨着,“这帮贵族也真是的,没事儿做比什么武决什么生死?害得我下了工都被重新叫回来。”

  “仵作这个行当就是这样的啰,”老仵作说,“忙的时候忙死,闲的时候闲死。不过这两天确实不寻常,连着死了好几个人。”

  “可不是?尤其是昨天,汤擎那样的虎翼司副监察使,居然在虎翼司内部、在自己的厅堂里被杀了,这样的事情简直是闻所未闻——这里可是天空城啊!昨天的尸检是您负责的,发现了什么没有?”

  “死因倒是一目了然,被一柄极轻薄的匕首刺入心脏,当场死亡。那把匕首的工艺很不寻常,就算是一般的河络工匠都不容易打造出来,像纸一样薄,却兼具硬度和韧性,刺入心脏后几乎没有流血。”老仵作回答说。

  “听他们说……汤大人……是被翔瑞鸾驿的大老板风天逸杀死的?”年轻仵作忽然压低了声音。

  “还没定罪呢,不能说得那么绝对,”老仵作说,“不过他确实有着最大的嫌疑。据说昨天上午,两人约定见面,就在风天逸走进厅堂之前的两分钟,汤擎都还活着;结果风天逸走进去后,很快喊起来,说是汤擎被杀了。虎翼司的人连忙冲进去,却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痕迹。风天逸自然就成为了头号嫌疑犯。”

  “这不就是贼喊捉贼么?”年轻仵作说,“总觉得风天逸这么做不合情理啊。那么多虎翼司的人就在隔壁,几乎就是当着别人的面杀人,是不是也太笨了点?”

  “的确不合情理,但办案讲的不是动机和情理,是证据。”老仵作说,“首先现场只有他一个人,其次,那把匕首,是风天逸的收藏品。”

  “这可真是说不清了……”年轻仵作摇摇头,“你还好,资历到了,检验的都是汤大人那种大人物的尸体,我就净捡些边角料,今天下午那一具差点没把我臭死。”

  “怎么了?他们在哪儿发现了死了很久的腐尸?”老仵作漫不经心地随口问道。

  “不是,新死的,不过也和腐尸差不多了,是一个关押了几年的老囚犯,全身流脓,又脏又臭的。”年轻仵作说,“本来直接卷上席子随便葬了也就是了,偏偏牢里有规矩,非要先验尸,真是毫无意义。不过这个囚犯,当初犯事儿的时候还蛮有名的呢。”

  “哦?什么案子?”老仵作来了兴趣。

  “你还记得两年前被推进笼子里喂狰的那个斗兽场老板吗?”年轻仵作说,“死的就是杀他的那个人类驯兽师。”

  老仵作放下手里的工具,面色显得有些阴沉。年轻仵作很奇怪:“您怎么了?”

  “那个驯兽师……那个驯兽师……”他嘴里低声念叨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啊,没什么。只是想到此人杀人手段如此凶残,有些不大舒服。还是继续干活吧。”

  萧轻盈松了一口气。就从刚才两人的最后两句对话、以及老仵作那极不自然的表情,她就可以可以判断出,老仵作没有说实话。他即便不是两年前配合雪严君验尸的人,也一定知道一些什么。

  她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一粒小石子,在手里掂了掂,左手把验尸房的门推开一条小缝,右手石子飞出,噗的一声正打在年轻仵作的太阳穴上。仵作两眼翻白,叫都来不及叫一声,就软软地倒在了地上,失去知觉。

  老仵作悚然回头,正看见萧轻盈走进来。她来到老仵作面前,直截了当地说:“我是雪严君的私生女。”

  听到雪严君的名字,老仵作一下子向后退出了两步,踉踉跄跄地差点摔倒。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镇定下来,扶着桌子慢慢走到萧轻盈面前。

  “嗯,你的眼睛,你的鼻梁,还有嘴角……的确很像雪大人。”老仵作端详着萧轻盈的面容,“你来这里,是为了找我?”

  “我想知道,两年前,在王国麟的那件案子里,你和我父亲究竟发现了什么?”萧轻盈此前从不愿意称呼雪严君为父亲。但此刻,似乎是为了取得老仵作的信任,她毫不犹豫地说出了口。

  不过,好像也并不算太为难,比想象中好很多。

  老仵作有些惊奇地看着萧轻盈:“你可能是弄错了吧?”

  “弄错了?”

  “当时和雪大人一起查案的,并不是我啊。”

  萧轻盈一愣:“可是刚才提到那件案子的时候,你的神态……很不寻常。”

  老仵作叹了一口气:“因为你所想要问的那个人……是我的徒弟。”

  “你的徒弟?”

  “是的,我的徒弟。而且你可能不知道,就在雪大人去世后没几天,他……他也死了。”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九州·天空城 > 第12章 各行其是2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噩尽岛作者:莫仁 2黑暗塔1:枪侠作者:斯蒂芬·金 3太古神王作者:净无痕 4人皇纪作者:皇甫奇 5一剑独尊作者:青鸾峰上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