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九州·天空城 > 第14章 各行其是4

第14章 各行其是4

所属书籍: 九州·天空城

  虽然打定了主意要替风天逸洗脱冤屈,但到底应该怎么做,白茯苓心里还是没数。虽然过去也曾和风天逸在一起应付过一些危机,并且屡屡在关键时刻展现出急智,但总体而言,让她自己一个人慢慢动脑子还是一件满痛苦的事情。

  好在风天逸只是被软禁,而且是软禁在他自己的豪宅里,还不至于受什么苦,这总算能让她得到一些安慰。而忠心耿耿的马旗也不断打探回来各种消息。

  风天逸这起案件的完整过程如下:那一天上午,虎翼司的副监察使汤擎取消了其他的事务,一直在他办公的厅堂里呆着,似乎是有重要客人将要到访。

  大约到了阳时之初的时候,汤擎从厅堂里出来,向外间捕房里的一名下属要了一份文件,又重新回去。两分钟之后,他的客人来了,那是富甲九州的翔瑞鸾驿大老板风天逸。

  风天逸径直进入了汤擎的厅堂,但进去之后只过了几十秒钟,他就在房间里喊了起来:“快来人!汤大人被杀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不过虎翼司一向纪律严明,所以多数人并没有乱动,只有几名职司较高的官员连忙冲进去,他们发现汤擎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胸口插着一柄直至没柄的匕首,却并没有血流出来。只有靠近了才能看明白,这把匕首实在是太轻太薄,所以伤口也极窄,血无法流出来。

  不过,这道伤口正好位于心脏位置,所以汤擎已经气绝身亡,无法救治了。而风天逸就站在一旁,脸上满是惊讶的神情。

  表面上看起来,风天逸应该只是无意中进入凶案现场并发现尸体的人。但经验丰富的虎翼司捕快们立即封锁了虎翼司进出的路径,并且火速勘探现场。他们发现,房间里并无外人进出的痕迹,风天逸是唯一一个进入者。

  而更加糟糕的,在于那柄匕首。匕首被拔出来之后,人们发现刃尖上用非常精密的工艺雕刻了一个小小的族徽——青都羽氏家族的族徽。而风天逸,正是羽氏大贵族羽国琮的义子。

  “这把匕首是我家的,”风天逸主动承认说,“这是多年前我义父委托河络工匠打造的,后来传给了我。不过这把匕首太短,实用性不强,所以一直只是放在我的收藏室里。”

  “他总说我是笨蛋,可我看他才是真正的大笨蛋!”白茯苓撅着嘴,“哪儿有那么乖乖地就认下那把匕首的!那样岂不是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没有用的。”马旗说,“既然匕首是凶器,以虎翼司的能耐,无论怎样都能找出它的来历,越是遮遮掩掩,越容易引人怀疑。”

  “倒也有道理……可是他还是被当成了头号嫌疑犯。”白茯苓没精打采地说,“除了他,就没找到别的可以被怀疑的人么?”

  “虎翼司并没有放松其他的调查,但确实没有第二个嫌疑人,所以,他们只能继续软禁主人。”马旗说,“亏得主人身份特殊,不到羽皇那个级别的人物不能轻易动他,所以才只是在自家的屋子里软禁。要是换成个普通人,受刑都不知道多少次了。”

  马旗还按照白茯苓的要求,托人打听到了虎翼司对汤擎的人际关系的调查。据说汤擎在官场上一向八面玲珑,本着“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的原则,对贵族高官们总是网开一面,这大概也是风天逸选择他作为行贿对象的原因。按理说,这样的人是不容易招惹到什么一定要致他于死地的仇家的。

  好处在于,虎翼司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件大案上,倒是没什么人再顾得上去寻找白茯苓了。她稍微改变一下形貌,已经可以大着胆子走上街,只是上街后该干什么,却全然没有头绪。她也很想去探望一下被软禁在家里的风天逸,却又怕招来额外的麻烦。

  我真是没用,简直什么忙都帮不上。她忧郁地想。

  这一天午饭过后,白茯苓心情烦乱,在天空城里信步乱走。这些日子以来,她对这座城市已经稍微熟悉了一点了,却仍然觉得,这不像是一座属于她的城市。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她是一个羽人的缘故。

  天空城的街道太宽阔、太干净。天空城的建筑太恢弘、太华丽。天空城的店铺太齐整、太堂皇。这里走在街上的人,一个个都穿着精美的绫罗绸缎,身上的饰品在阳光下足以闪瞎人的眼睛。除了那一小片可以供“下等人”们略微享受一下的贫民区,整座城市显得实在是太……虚假。这里不像是一个熙攘喧闹供人生活、享受红尘与人烟的所在,而像是一座精美的展台,供羽皇向全九州展示羽族强大的展台。

  所以一向喜欢朴素打扮的她也不得不尽量穿得华丽漂亮一些,使自己看起来更加符合这座城市,这总让她有一些沐猴而冠的羞愧感。从本心里说,她更喜欢穿着一身廉价却洗的干干净净的粗布衣衫走在街头。

  白茯苓扭扭捏捏地走了一阵子,心里实在不舒畅,在一座街边的小花园里坐下。这是只有天空城才有的独特设计,专门供来给城里身份高贵的人们歇脚。花园里除了花朵之外,还有一个很有趣的喷泉,利用机械让活水不停地循环流动,从一只人工铸造的铜鱼嘴里喷出。

  也只有在天空城,这样的喷泉才能始终保持清澈洁净,白茯苓想。在其他的城市,无论是人族的还是羽族的,如果有这么一大片地方,到了夜间就会睡满流浪汉,白昼则留下遍地的垃圾脏物。而在那些水源不足、饮水都需要收钱的地方,也绝不能维持这样一个喷泉。

  “这里真好啊……可是,真不像是人住的地方。”白茯苓自言自语地感叹着。她的眼神无意识地划过喷泉旁边的水池池台,忽然发现上面好像刻了一点什么东西。左右无事,她好奇地凑过去看了一眼,发现那是一种暗记符号,但这样的符号的风格,却恰恰是她认识的。

  “我们虽然是做正经生意的,但是为了防止树大招风,一般情况下,运送货物都不会太过张扬。你得知道,黑道上有很多阴险狡诈的劫匪,一直都盯着各处的商路呢。”那是当初找她帮忙运送货品的那个接头人告诉她的话。

  白茯苓忙不迭地点头表示明白:“嗯,我懂,大概就和过去那些镖局经常保暗镖是一个道理吧?”

  “没错,就是相当于暗镖!你真是一点就通!”接头人大加赞赏,“所以你需要学会一点联络用的暗号,这样才更加安全。”

  现在回想起来,白茯苓真是肠子都悔青了,什么叫做“防范劫匪”——这帮孙子比劫匪危险百倍!而自己就那么愚不可及地上了钩,成为了犯罪分子的帮凶……

  不过她顾不上去后悔了。现在看到这个记号,她立刻意识到,这极有可能是血羽会相互联络的记号。虽然比接头人教她的要复杂一些,但可以明白无误地判断出,二者源出同宗。想来是接头人只教了她一些最简单的,所以过于复杂的她无法解读。

  白茯苓突然眼前一亮,一个主意不可遏制地冒了出来:我能不能冒充这些杀千刀的血羽会成员,也留下一点暗记,然后骗血羽会的人见面,再然后……抓住他们?这世上最喜欢暗杀的组织,就要数血羽会了,说不定他们就是杀害汤擎的真凶呢?要是那样的话,就可以宣告风天逸的清白了。

  这无疑是个危险的主意。她并不知道藏在这几个暗号背后的血羽会成员有多少个,哪怕只有一个,能被派遣到天空城来执行任务,也必定非同小可,她未必能胜。更何况,从“血羽会喜欢搞暗杀”直接跳到“汤擎就是血羽会杀的”,步子未免迈得稍微大了点儿。

  但我们的白小姐是一个一旦情绪上来了就懒得过多思考的人,她兴致勃勃地在那个记号的下方,添加上了她所会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暗记之一。

  “明日正午,在此会面。”她写道。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来到花园里等待。枯坐了一上午,到这里来闲逛的人却寥寥无几。细细想想,这座带着喷泉的花园虽然漂亮,对于富贵人家而言,却也并不稀罕,他们或许更情愿呆在自己家的宅院里。而穷人……白天都在替人工作,大概也是不会有空上街的。

  那种奇特的疏离感又涌上心头了。白茯苓出神地思索着,连自己为什么坐在这里都几乎忘记了,直到她忽然感到有一个坚硬而寒冷的东西轻轻抵在了她的后颈。

  “你是什么人?”一个女人的声音问,“为什么要冒充血羽会?”

  白茯苓悚然。她刚才虽然有些走神,毕竟还是有着警戒和防御的本能的,否则也不会那么多年跑在危险的货运路线上却几乎从未失手。然而这个女人如此突兀地出现在她背后,直到制住了她的要害后她才发现,脚步之轻,动作之无声无息,实在令人畏惧。

  “我并没有冒充,”她决定装傻充愣,“只不过你没有见过我而已。”

  “别装了。”对方的声音十分冷酷,“我观察了你足足有二十分钟,这二十分钟里,你就像一只刚刚睡醒还没吃饭的母鸡,就算有老鹰叼走你的小崽子你都不会有丝毫反应。血羽会不可能把你这么笨的人派到天空城这样的地方来。”

  娘的,就这么被羞辱了!白茯苓悲愤不已,但不知怎么的,对方提到她笨,她却反而有一些隐隐的亲切感,就好像是风天逸正在训斥她一样。

  “起来,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跟我走。”这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女人说,“不然的话,你的脑袋随时搬家。”

  既然已经落入对方手里,白茯苓索性不再多想,乖乖地依照对方的指示站起身来,向着城中心方向走去。她一度胡思乱想地怀疑对方会把她带到风天逸家里,不过最后的目的地是一座远不如风家有气派的普通宅院。当然,这样的普通只是和风家比较而言,相比之贫民区的小酒馆,仍然算得上是上等居所了。

  “门没锁,推门进去。”背后的女人命令说。

  白茯苓依言推开门,当先走了进去,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荒草丛生、还有不少垃圾的大院子,和这座宅院的外观很不匹配。她走到院子里,耳听得身后的女子回手关好了门,猛然间一矮身,回腿向着对方的小腿扫去。

  女子反应也快,向后一窜,躲开了这一扫,两人终于正面相对了。白茯苓这才看清,站在对面的这个女子长得十分美貌,就是眼神太凶了,像是随时能从中射出毒针。

  “刚才那一脚……动作还算快。”女子说着,举起了双掌。阳光下,她的双掌居然是银白色的,闪烁着银子的光泽,白茯苓先是一怔,随即明白过来,这是一种特制的手套。刚才抵着她脖子的那种冰凉的硬物,大概就是女子戴着手套的手指。

  “我不只会动脚。”白茯苓冷冷地回应,也亮出了她的兵刃。那是一对长短不一的短剑,长的也不过一尺多,短的还不足一尺。

  两人僵持了一阵子后,白茯苓毕竟耐性差了一些,大喝一声,率先发起抢攻,双剑分别刺向敌人的两肩。对面的女子看来实战经验很丰富,脚下纹丝不动,直到白茯苓欺近到身前,突然迅猛地挥拳,直击白茯苓的面门。

  白茯苓万万没想到对方第一招就使出这样两败俱伤的招数,但算计下来,如果双方都不变招,自己不过能刺伤对方的肩膀,却要被狠狠打在脸上。看那双古怪的手套,直接把自己的整张脸毁掉也说不定了。她别无选择,只能硬生生变招,双剑回收和女子的拳头撞击在一起。当当两声响后,两人各自退出几步,发现手套和双剑均没有受损,不由都有些诧异。

  “你的这两把剑……还挺硬呢。”女子说。

  “彼此彼此!”白茯苓回应说,然后挥剑再上。刚才那一下险些中招,她已经知道对方出招狠辣异常,不敢大意,把两柄短剑舞得剑光四射,先求自保,不敢冒进。

  对面的女子反而开始招招强攻了。她双掌翻飞,几乎每一掌都攻向白茯苓的要害,招数阴毒狠辣。白茯苓毕竟心地良善,很少见到这样恨不能每招都取人性命的打法,手脚慢慢有些慌乱,左手的短剑也被打落在地。女子抢得先机,出手愈发凶狠,白茯苓左支右绌,疲于奔命。不过她生性倔强,从不轻易认输,虽然局面大为不利,还是凭着胸中的一口气苦苦支撑着。

  “看不出来,倒还挺顽强的。”血羽会的女子哼了一声,右手握成拳,突然从中路突入,一拳直取白茯苓的胸口。白茯苓连忙回剑格挡。不料女子这一拳并没有用上真力,眼见她回剑,立刻张开五指,一把抓住了剑刃。这副金属手套似乎带有某种古怪的吸力,白茯苓用力回夺,竟然抽不出来。

  而敌人的左掌已经伸出,抵住了白茯苓的咽喉,却并不吐劲:“你输了。”

  白茯苓不甘心地哼了一声,右手松开撤剑:“下次再打,我并不一定会输的。”

  “的确,你的武功不错,”女子说,“但如果我存心杀你,你已经不可能有下一次的机会了。你根本不具备一个杀手的素质。还不肯说实话么?”

  白茯苓闷闷地说:“好吧。我的确不是你们血羽会的人,但我是被你们骗了的。”

  “骗?骗什么?”女子有些诧异。

  白茯苓很不情愿地把自己如何被接头人骗来给血羽会传递消息的事情经过讲了一遍。女子听完之后,先是愣了一会儿,忽然把白茯苓的身子一扭,在她的后颈上的某个部位用力按了一下。白茯苓立刻觉得浑身酸麻,软软地趴在地上,然后莫名其妙地听着女子哈哈大笑起来。

  笑了好一会儿,女子蹲下来,在她的肩背处揉捏了一会儿,白茯苓觉得力气恢复过来,连忙跳起身,却发现对方压根没有和她动手的意思。她只是带着笑意不停地摇头:“我们血羽会里的人,总是说我喜欢莽撞行事,但是你不只是莽撞,简直就是……呆……”

  她忍不住又是一阵捧腹大笑。白茯苓明白过来,刚才女子是按压了自己后颈上一个特殊的气血节点,让自己暂时没有力气,然后……好方便她发笑。

  太过分了!白茯苓想要生气,却不知怎么的,忽然间跟着她一起笑起来。

  “没错啊……认识我的人都这么说……”白茯苓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九州·天空城 > 第14章 各行其是4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司藤(半妖司藤)作者:尾鱼 2永生作者:梦入神机 3驭鲛记作者:九鹭非香 4黑暗塔1:枪侠作者:斯蒂芬·金 5第一卷 权力的游戏作者:乔治.R.R.马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