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16章 变异2

所属书籍: 九州·天空城

  天亮了。尽管墨沼上空笼罩着厚重的云气,阳光还是透过云雾照进了沼泽地,至少不必要使用秘术照明也能看清楚路径了。

  洛夜行疲惫地醒来,只觉得腰酸背痛,毕竟他是靠在户外的墙边睡了一觉。他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会儿筋骨,怀着一丝侥幸重新回到毒虫洛金那已经被毁得乱七八糟的屋子里。依然没有惊喜,即便是借助着白昼的日光,还是无法寻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事物。

  他叹了口气,在屋子旁边挖了一个坑,把毒虫洛金的尸体埋葬了。洛金死了,这一条线索算是断掉了,而他甚至连杀人者的样貌都没有看清楚。唯一能确认的是,那个敌人是个用剑的武士,而且剑术相当高明。

  不过这一趟也不算完全白跑,从有人专门潜入这里杀害洛金,可以推断出,洛金一定是干了什么招致他被灭口的事——说不定就是培育毒虫。然而,光知道这一点是没用的,洛金不会无缘无故去对天空城下手,多半背后有人指使收买。但洛金已死,从哪儿才能找到这个背后的指使者呢?

  “真是麻烦啊,”洛夜行捶了捶额头,“懒了这么多年,一遇到事儿就折腾得人没法清闲。”

  留在这里也没有办法可想,他只能郁闷地选择离开。白天看起来,那些死在地上的毒花毒虫显得越发狰狞,而那只巨蟾身外的冰块也已经融尽,此刻它巨大的身躯趴在地上,已经有不少蚊虫死在它的身畔——那无疑是追逐腐肉而来却中了尸体里残余的剧毒。

  只有一只通体碧蓝色的蜥蜴好像是完全不畏剧毒,正在巨蟾的肚腹处起劲地撕咬着。这可能也是毒虫洛金培养的一只毒物,不过并没有在昨夜被杀死,所以也并不怕巨蟾身上的毒质。

  洛金的货架上还真是花样繁多呢,洛夜行想着,从巨蟾身边走过,但突然之间,他停住了脚步。在阳光下,巨蟾身上那道被蜥蜴撕开的伤口中,赫然闪出了一道奇怪的光芒,血肉之躯不应该闪现的光芒。

  洛夜行回过头,仔细看了一眼,没错。就在蜥蜴的身下,蟾蜍的肚腹中,有个什么玩意儿正在发光,光线是近乎耀眼的金色。他伸指弹出一道微弱的寒气,蜥蜴受到惊吓,匆匆忙忙地逃走了。

  洛夜行用秘术护住双手,以防止毒气侵入,然后小心地切开那道伤口,把里面正在发光的东西掏了出来。那是一块拳头大小的水晶,在水晶的核心部位嵌着一枚形状不规则的细小碎片,比人的小拇指指甲还小,那耀眼的金色就是这块碎片发出来的。

  “这是什么玩意儿?”洛夜行很是好奇。不过一时之间也没有工夫去细细研究,他把水晶擦净,纳入怀里,继续赶路。

  白天的道路比夜晚好走很多,中午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墨沼的边缘地带。到这时候他才注意到,墨沼附近并非像养父所说的那样完全没有人烟,此刻在阳光下,他能够看到,墨沼外围隐隐有几道炊烟升起,说明那里可能有村落。

  正好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洛夜行决定去村庄里找些吃的。他朝着炊烟的方向走了没多久,穿过一片小树林后,已经可以看到房屋了。这果然是一个小村落,大概只有十多间房屋,但确实是有人住。不过这些茅草屋歪歪斜斜极为简陋,可见住在这里的人都很穷。

  洛夜行一脚踢开一只瘦骨嶙峋的黄狗,走向离他最近的那间屋子,敲了敲门。门很快开了,一个黑黑瘦瘦的中年女性羽人走出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眼神里充满警惕。

  “你要干什么?”中年妇人很不客气地问。

  果然是穷山恶水出刁民,洛夜行想。他把之前准备好的一套礼貌的说辞收起来,换回和中年妇人同样冷漠的面孔,伸手递给她一枚银毫:“买点吃的。”

  妇人接过银毫,验看了一下,一声不响地把银毫收进怀里,转身回屋。过了一会儿,她重新走出来,递给洛夜行一碗汤和两个馍馍,然后砰的一声关上门。

  “吃完了把碗放门口。”妇人依旧冷冰冰地说。

  汤里漂浮了几片菜叶子,基本就等于一碗白开水;馍馍又粗又硬,颜色焦黄。洛夜行无所谓,正准备开吃,却忽然停住了。他想了想,把汤碗放在地上,伸手施放了一个秘术,他的耳边开始响起了模模糊糊的说话声响。

  “什么人?”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一个过路讨吃的羽人,我已经在食物里下了料了,他很快会晕过去,不会耽搁我们。”这是中年妇人的声音。

  “你就是心地太软!”男人听起来有些生气,“那帮人转眼就要到来,随时可能被看到。这种无关的外人,直接杀了就行了,还留他一条命做什么?”

  “你何必那么紧张?”妇人说,“你还真以为那么多年过去了,羽皇还会在意我们的存在?不必自己吓唬自己啦,少杀一个人也是好的。”

  “总之小心点没坏处,”男人哼了一声,“赶紧把他拖到屋后去,准备迎敌。”

  听到这里,洛夜行连忙一脚踢倒汤碗,再把一个馍馍藏进怀里,然后往地上一躺,佯装昏迷。其实这里发生的一切原本不关他的事,那个男人想要杀他的主意却一下子激怒了他。他决定打探一下这帮人到底想要做什么,然后好好地捣一捣乱。几天的辛苦找到毒虫洛金,却晚了一步而没有任何收获,他的心里正好有火。

  门又开了。中年妇人的脚步声来到洛夜行身边。然后他感到妇人抓住他的两条胳膊,把他拖进屋去,塞到床底下。他一直闭目装作晕倒,不加丝毫反抗。就在妇人放下他、走向屋外的一瞬间,他在妇人身上沾了一丝他自己的精神游丝。这样的话,这一群人在外间的对话他就都能听到了。

  妇人走出门去,身边很快聚拢了一群人的脚步声,听起来有将近二十个人。他们站在一处,并没有说话,但听呼吸可以判断出情绪都比较紧张。十分钟后,沼泽之外的远处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来的比这一群人要多得多,大约有四十来个。但洛夜行听得出来,这当中,有三十多个的步态都不大正常,听起来很僵硬,不像是活人的脚步声,只有五个人听上去没什么异样。

  不像是……活人?洛夜行隐隐想到了点什么。

  很快地,来人进入了这个小村落,双方各据一方,开始对峙。先前和中年妇人对话的那个男人率先开口:“不错啊,虽然你们只来了五个人,看上去声势比我们大多了。这操纵死人的法子果然好玩。”

  果然是尸舞术!洛夜行明白过来。也就是说,这新来的一行人只有五个活人,却驱动了将近四十具尸体。对于尸舞者来说,平均每人能操纵七八具尸体,已经算是不错了,不过,真正的高手一般能带十多具尸体,也就是说这五人还谈不上顶尖。

  比老头子还差得远呢,他略带一些自豪地想。

  男人说完话后,对方也有人开口了,这是一个清脆的少女的声音:“哎哟,二叔,你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的恐怕还是‘身为羽人竟然修炼污秽邪恶的尸舞术、实在是太丢家族脸面了’吧?”

  “你既然自己说出来了,我也就不必重复了。”男人回答。

  “行了行了,不必斗口了!”中年妇人插嘴说,“我们叶家分裂这百年来,斗口斗了无数次,打架也打了许多场了,分出过高下对错吗?现在是嘴上的输赢要紧,还是赶紧夺回法器要紧?”

  洛夜行从这一句话里听出了不少关键的元素。首先,这两拨人原本属于同一个叶姓的家族,由于种种原因,已经分裂了百年,并且彼此争执不断,甚至于动手。其次,这一次双方约在沼泽边上见面,却并不是为了要分高下,而是为了合力抢夺属于他们家族的失去的法器。

  会是什么人抢走了法器呢?难道就是墨沼中的毒虫洛金?而且,“叶”这个姓氏,虽然并不是十大贵族姓氏之一,却也似乎有些耳熟,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叶姓,叶氏家族,叶,分裂百年……百年……

  对了,叶姓!洛夜行猛然间想起来了。叶姓在羽族的历史里的确是留下了浓重一笔的,因为他们曾经参与了百年前的一场下三翼平民所发起的叛乱,叶姓正是主要的领导者之一。当然了,羽族历史上的平民叛乱,基本都是以平民的惨败而告终,因为贵族和平民之间飞行能力的巨大差异。当纯血统的贵族可以每天起飞、甚至于每天飞行好几个对时,而平民却只能一个月飞行一次、一年飞行一次的时候,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太过明显。

  不过,百年前的那次叛乱,由于谋划周详、准备充分,还是给羽皇造成了不小的麻烦,这当中叶姓的先祖居功至伟。所以当叛乱被平定后,叶姓遭到了羽皇毫不留情的全面镇压,家族中的男丁一律处死,女性则发配给贵族家族终身为奴。

  不过,还是有少量叶姓后人逃掉了,他们逃离宁州,在九州的其他地方、在羽皇的翅膀到达不了的地方顽强地生存了下来,不过,再也没有掀起叛乱的能力了。

  也就是说,现在这两拨人,就是叶氏那些逃亡者的后裔了。不过,和一切人世间的常态一样,他们一面逃避着皇室的追缉,一面自己却还在内斗不休。烂泥糊不上墙啊,洛夜行轻蔑地想。就算是手里有什么法器,又有什么用呢……

  等等,法器?洛夜行忽然想起了自己怀里的那块水晶。这个发出奇异光彩的东西,会不会就是叶家人想要找的法器?

  难道我在无意之间捡到了一件宝贝?洛夜行自嘲地笑了笑,看来我的运气也不总是那么糟糕呢。

  双方的对话仍然在继续。嗓音清脆的少女说:“是啊,为了法器,我们万里迢迢从雷州渡海赶了回来。但是你们能不能确认,我们的法器的确是被那个叫做毒虫洛金的老河络偷到了这座沼泽里?”

  “确切地说,不是毒虫洛金偷的,是他唆使别人来抢夺的,”中年妇人说,“那帮人趁夜袭击,武功都相当高,我们不是对手,还被杀死了五个人。后来我们多方打探,才得知法器最终落入毒虫洛金的手里。我们知道光凭自己的力量可能打不过他们,所以一面给你们送信,一面占据了这个小村,冒险居住在羽皇的眼皮子底下。”

  她说得轻描淡写,洛夜行却已经猜到了“占据了这个小村”的含义。他在心里叹了口气,不愿去多想。

  中年妇人继续说:“但我没有料到,你们一共只来了五个人,我不知道是否能起到作用。”

  少女笑了起来:“我们当然要留一手了,免得中了你们的埋伏嘛,你们过去又不是没有使过计。不过,听了你刚才的话,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说完,洛夜行听到一声火药燃烧的轻响,接着有什么东西冲上天空炸开,那毫无疑问是一枚传递信息的焰火。焰火炸开后,很快地,又传来了一片庞杂的脚步声,洛夜行依稀分辨出,这次来的大概有十个活人和五十来具尸仆,可能是这些人的尸舞术没有先来的五人那么精纯,也可能是其中有人的技艺并非尸舞术。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叶家聚集了三十多个人,外带近百尸仆,声势也算不小了。但这帮人并不知道,他们如此声势浩荡地闯入墨沼,最终也不过是扑一场空,因为毒虫洛金已经死了,现场也并没有看到任何能和“法器”两个字联系起来的东西,多半已经被杀害他的人抢走了。除非……自己捡到的这玩意儿就是他们要找的法器。

  反正与我无关,洛夜行想,等你们离开之后,老子就带着这个鬼知道是法器还是什么的东西溜之大吉。你们自己慢慢去泥水里摸爬滚打吧。

  然而他脑子里刚刚转过这个念头,叶家人群中忽然想起一个嘶哑的男声:“屋子里有一个活人,怎么回事?”

  中年妇人连忙解释:“那是一个路过讨吃的行人,我已经把他药翻了,两个对时内都醒不过来。”

  嘶哑的男声哼了一声:“你用毒的本事难道能比得上我们成天和尸体打交道的人?我已经听出来了,那个人呼吸正常,根本就没有中毒。老六老四!你们两个进去看看。”

  这家伙好厉害!洛夜行微微一惊。他知道这下子躲不过了,突然之间,却产生了另外一个主意。这个主意虽然有些冒险,却有可能帮助他解开心中的一些疑团。

  “各位,不用进来揪我了,我投降!”他站起身来,高声喊道,“我这就出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一部 魔戒同盟作者:[英] J·R·R·托尔金 2镜龙战作者:沧月 3驭鲛记之与君初相识作者:九鹭非香 4完美世界作者:辰东 5黑暗塔7:黑暗塔作者:斯蒂芬·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